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阿摩司書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摩六1】「在錫安安逸無慮的有禍了。」

在以下幾章裡,作者描繪人民的奢侈與放任,他們躺在象牙床上,吃上等的食品,奏樂唱歌,用大碗喝酒,根本不在乎國家的危難,生命的鮮血流出。他們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第六節)。

在我們中間這樣的情形也極為普遍,我們常有這樣的試探。如果我們有生活的安樂與享受,就對窮人與不幸者沒有同情。我們的天地安全就好了,我們就在安逸與滿足中,不會關心周圍世界的需要。

約瑟的苦難使我們想起坑邊的情景,他的兄弟坐下吃飯,約瑟在坑中連水都沒有。然後他們把他賣給過路的商人,完全丟棄他。人心在每一時代都是這樣。

我們是否在錫安安樂呢?我們有豐富的財物,原是神託付我們去幫助別人的,我們是否不關心家人,也不去注意街上的人們?我們在園中睡覺,而主卻在流汗好似血滴。我們的生命只有一個,是否用得恰當?我們想想有什麼可以幫助——在患難中的人、窮寡婦、青年的妻子在丈夫疾病之時,或學生想作傳道的心願,他們需要別人輔導。──邁爾《珍貴的片刻》

 

摩六1安逸可慮】「在錫安和撒瑪利亞山安逸無慮的,有禍了。」

  該安逸而安逸不是問題,該憂慮而無慮才是問題。
  約半個世紀的安定生活,經濟發展,沒有外患,造成了領袖的心高氣傲。新興的資產階級,如雨後春筍,在風景幽美的山上,建造了宮殿般的豪華巨宅;入夜庭中火炬高燃,盛筵不絕,絃歌之聲,傳到好遠的街頭。先知向他們傳出信息:

國為列國之首,人最著名,且為以色列家所歸向,在錫安和撒瑪利亞山安逸無慮的,有禍了!…這些人必在被擄的人中首先被擄;舒身的人荒宴之樂必消滅了!(摩六:1,7

  不知道世事

  神不是不願意人歡樂,而是不願人只顧宴樂,錯誤的以為惟有我了不起,眼光短淺,想到自己“國為列國之首,人最著名”,全然不知道世界。其實,以色列如果可算得上與列國不同,是因為神的揀選,把律法賜給他們;違背了神,就算不得甚麼。看文明古國敘利亞,也曾威勢盛極一時,但他們的大城哪堨h了?非利士曾經是海上霸權,今天的迦特豈不已式微?同樣的命運,還不是照可臨到撒瑪利亞的頭上?

  不知敬畏神

  不敬畏神,也就不尊重人,因為看不見審判臨近,使他儘行強暴。“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箴一四:31)因為人無論貧富,都是神照著自己形像造的,向貧窮人行強暴,是眼中無神的表現。大衛製造了樂器,為了敬拜歌頌神,他們卻用來滿足聲色耳目之娛。

  只想到自己

  人只以自己為中心,儘情的享受,奢華浪費,專顧自己,是末世危險的記號(提後三:1-4)。因此古時的教會,以貪食過量為危險的罪。當社會富足了,人民的垃圾堆也變大了;把有用的物資,滿足並不必要的消耗,是不思念天上事。

  不關心別人

  他們這樣的滿足自己,卻不想到,窮人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就像約瑟的哥哥們,把弟弟丟在坑中,又賣去埃及為奴,他們卻坐下吃喝,全然沒有關心同胞的愛。是神不喜悅的。
  安逸的人是可慮的,因為不想到將來。── 于中旻《阿摩司書箋記》

 

【摩六1信徒的真平安】信徒有真平安與假平安,這並不在乎環境,乃在乎心靈。信徒的平安是心中與神的關係,如果與神的關係好,就算環境惡劣,他心中也是平安的。阿摩司看見這班人,吃喝快樂,心中自滿,他們沒有和神發生關係,他們的快樂是人與人之間的快樂。雖然他們有宗教和崇拜,國家興盛,但先知卻說:「有禍了。」換句話說:「哀哉!」這是他們不明白的。許多基督徒,常常在危險中過生活。

         前段時間我在越南,聽見一個消息,北越雖然多年受無神論者的統治,但仍有四十多間教會,常有不少人聚會,他們平安嗎?他們平安,他們的平安在乎看不見的神住在他們心中。世界上的人,只有基督徒有平安,有耶穌就有平安。如果外面平安,心裡不平安,這就危險了。── 包忠傑《阿摩司書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