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俄巴底亞書導論拾穗

 

俄巴底亞書提要

 

壹 著者

一 本書著者是俄巴底亞。對於他的生平,經內、經外一無記載,我們也一無所知。

二 聖經中有十多個俄巴底亞,(中文和合本聖經中有時譯作俄巴底,有時譯作俄巴底雅,有時譯作俄巴第雅,其實是同一個名字,)我們不能肯定本書的著者是否就是其中之一。有人說,先知俄巴底亞就是亞哈王的家宰,暗中保護神的先知的俄巴底。(王上十八3。)也有人說,他就是約沙法王的大臣,被遣往猶大各大城教訓百姓的俄巴底。(代下十七7。)也有人說,他就是作督工的利未人俄巴底。(三四12。)不同的傳說雖然很多,可是總嫌缺少確實的證據。

三 似乎著者在這裡只要人注意他所傳的預言是神的默示,並不要人注意他這傳預言的人。所以在本書開端,他並不多介紹他自己,只說,‘俄巴底亞得了耶和華的默示。’(1。)

四 ‘俄巴底亞’這名字的意義是‘耶和華的僕人。’我們只知道他是耶和華的僕人,傳說耶和華所默示的預言。

 

貳 概略

一 本書是舊約聖經中最短的一卷,但它的內容是非常重要的。它宣判了以色列的世仇-名義上還是以色列的弟兄,實際上是約沙法的死敵,無時無刻不想消滅神的選民-以東的前途和結局。

二 本書的體裁很接近詩體文。雖然它的並行句的結構並不精美,它的話語卻是強有力量,帶著說服的能力。

 

參 以東的歷史

以東一名以土買,(可三8,)處在迦南地的東南部,北接死海,東接沙漠,南接以拉他、以旬迦別,(申二8,)西面界線極為錯綜,不易分明。全境多山;以東所居之地原稱為西珥山。(5。)

雅各的長兄以掃,一名以東,就是以東人的始祖。(創三六9。)以東人中起初有族長,(15,)以後有君王。(民二十14。)當以色列流蕩曠野時,以東人不許他們過境。(1421。)因為神曾囑咐摩西,不可和以東爭戰,所以以色列人只能繞道而行。(二一4。)神看以東原是以色列的弟兄,所以寄居在以色列人中的以東人,第三代子孫准入耶和華的會。(申二三78。)可是以東一直和以色列為仇。掃羅年間,就有戰爭。(撒上十四47。)大衛曾在鹽穀擊滅以東人一萬二千人,(詩六十題注,)那時以東人歸服大衛。(撒下八14。)所羅門年間,以東王又開始為患。(王上十一142225。)其後曾一度與猶大、以色列聯盟,攻擊摩押。到約沙法的兒子約蘭作王時,以東又背叛,約蘭率軍出征,不勝,敗回。(代下二一810。)此後以東一直伺機騷擾,又助雅各家的仇敵為患。尼布甲尼撒第三次攻陷耶路撒冷時,以東歡欣、喜樂;(詩一三七7;)但四年後(主前五八三年),以東亡於巴比倫。主前一六三年,以東被耶路撒冷祭司猶大馬克比(Judas Maccabeus)所征服;主前一二五年時,以東複為馬克比之侄約翰許翰(John Hyrcanus)所征服,並強之受割禮,歸化作猶太人。羅馬帝國時,該撒猶流(Julius Caesar)任命以土買省總督安提帕德(Antipater)兼作猶太、撒瑪利亞及加利利三省總督;以後其子升作王,即希律王。所以希律王是以東人。

 

肆 時間和地點

一 先知俄巴底亞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傳說神的默示,這是很難斷定的。解經家對於這些問題往往抱著距離極遠的意見。披爾孫認為俄巴底亞作先知的時候早則在主前八百年之前,遲則在主前五八八年之後;有的人則認為他在巴比倫攻佔耶路撒冷之後說預言。司可福認為他是向北國以色列說預言的;有的人則認為他是向猶大說預言的。其實時間和地點並不算是重要的問題,否則聖靈早在經中明確的說明了。主要的問題還是預言的來源和內容。

二 根據我們所學習的一點,我們認為他作先知的時間可能是在約阿施早年,約在主前八八○年。本書十一節‘為耶路撒冷拈鬮的日子,’不可能是指尼布甲尼撒的侵略,因他攻破了耶路撒冷,城是他的,不需要拈鬮。拈鬮是為了解決二人(或更多的人)同爭一物的難處。這裡的拈鬮顯然是指約蘭年間非利士和亞拉伯兩國聯軍攻破耶路撒冷的事(主前八八七年),(參讀俄19,代下二一1617,)它們兩國為耶路撒冷拈鬮;那時以東背叛約蘭不久,(王下八2022,)懷仇仍深,看見耶路撒冷陷落,自然歡喜,幫助侵略者為虐。按照猶大歷史,兩國同時攻陷耶路撒冷,只有約蘭年間的那一次。根據上述的事實,我們相信俄巴底亞不是被擄後的先知,而是在約蘭後的先知。

三 他說預言的地點和主要的物件,根據十一節、十六節、十七至二十節,我們相信是猶大。

 

伍 幾處可注意之點

一 雅各家有三個最厲害的仇敵:亞述、迦勒底、以東;其中尤以以東最為可怕。有一位研究聖經的學者說,雅各家再沒有一個仇敵像以東那樣殘忍,雖然他們還是近親。

在‘小先知’有三位先知的職事是傳達神對三大仇敵的審判:那鴻專對亞述(按:那鴻書中的尼尼微即亞述首都),哈巴谷專對迦勒底,俄巴底亞專對以東。

二 以東和以色列原是骨肉,同為以撒的後裔。以東也是蒙神眷顧的,神曾賜給他們西珥地為業,成為列邦中的一國。神嚴禁以色列侵犯他們,並給他們機會入耶和華的會。他們理應一面敬拜神,一面善待他們的弟兄。可是他們始終與以色列為仇。尤其是以色列遭受外邦蹂躪的時候,以東不只沒有予以同情或援助,反而幸災樂禍,助紂為虐,巴不得他們的弟兄在地上立時被消滅。這是神所最痛恨的事,祂要審判他們的罪。俄巴底亞書就是以東的判決書,他們的名號要從天下被除去;果然,地上再沒有以東族或以東國了。(1018。)

三 如果俄巴底亞是寫書的先知中最早的一位,那麼他是第一個寫‘耶和華的日子’的先知了。‘耶和華的日子’包括何等重要的、嚴肅的預言,對於列邦、選民、教會有極大的關係。因為時間的緊速,日子的臨近,巴不得萬民早日信主,選民早日歸神,教會早日自潔。

四 以東以為有恃無恐的是:()自己的聰明;()結盟的鄰國;()山寨的保障;()大能的勇士。可是到了神審判的日子,沒有一件能作他的倚靠。因為那時候:()神要在他中間除掉智慧和聰明人;(8;)()並使列國起來攻擊他,因此與他和好的都要欺騙他、勝過他;(7;)()並除去他高處的保障,將他拉下來;(34;)()並使他的勇士驚惶。(9。)

五 除了本書專論以東的可怕的結局之外,還有下列經節,也是題到以東的審判,初讀聖經者最好能夠仔細參考:詩篇八十三篇六節、十二至十八節,以賽亞三十四章八至十五節,六十三章一至六節,耶利米四十九章七至二十二節,哀歌四章二十一至二十二節,以西結二十五章十二至十四節,三十二章二十九至三十節,三十五章,約珥書三章十九節,阿摩司一章十一至十二節。

六 ‘你怎樣行,祂也必照樣向你行。’(15。)這是神審判的原則,顯出祂的公義。對於沒有神的話和神的律法的外邦,神就憑他們所行的照樣對待他們。迦勒底搶奪許多的國,神就使它也遭受列國的搶奪。(哈二8。)以東因以色列荒涼而歡欣、喜樂,神就照它所行的待它,使‘以東全地必都荒涼。’(結三五15。)不只對外邦如此,對於信徒也是如此。‘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太六1415。)‘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七2。)‘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六31。)‘因為那不憐憫人的,也要受無憐憫的審判。’(雅二13。)

七 ‘以掃的隱密處,何竟被搜尋!他隱藏的寶物,何竟被查出!’(俄6。)當耶和華的日子,不只以東所隱藏的,就是任何人所隱藏的,都要赤露敞開的顯在光中,因為主‘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林前四5。)被人所信從的虛謊,捨不得割棄的罪惡,秘密的奸謀,不可告人的勾當,今天也許能隱藏得非常嚴密,可是到了那一天,再也遮蓋不住了。‘因為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的;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可四2223。)

八 本書雖然是一卷預言以東的專書,可是它的結論和其他的先知書一樣,仍是題到在千年國中以色列光榮的前途。(俄1721。)

 

陸 信息

本書的信息是判決那驕傲的、狂妄的、自以為有恃無恐的、一貫迫害神的選民的以東;神要為祂自己的百姓申辯,並要施行公義的審判,照它所行的報應它。

 

柒 鑰字和鑰節

一 鑰字:()‘以東,’(1,)()‘報應。’(15。)

二 鑰節:‘你怎樣行,祂也必照樣向你行。’(15。)

 

捌 分析

本書根據內容可以分作四大段:以東的羞恥、以東的罪惡、耶和華的日子、以東的結局。

 

1 以東的羞恥(一至九節)

一 神興起列國攻擊以東。(1。)

二 神使以東成為小國,並被藐視。(2。)

三 它要從所倚靠的避難所被拉下來。(34。)

四 它要被掠奪。(56。)

五 和它結盟的鄰國要背約,出賣它。(7。)

六 它所倚靠的智慧人和勇士都被消滅。(89。)

 

2 以東的罪惡(十至十四節)

一 向弟兄行強暴。(10。)

二 對雅各家的遭難不予同情和幫助,反而像仇敵的同夥。(11。)

三 因雅各家的遭難而歡喜,並加嘲笑。(12。)

四 乘人之危,掠奪財物。(13。)

五 最可恨的就是:迫害逃亡者,捉住他們,交給仇敵。(14。)

 

3 耶和華的日子(十五至十六節)

一 審判以東的原則。(15。)

二 審判萬國的原則。(16。)

 

4 以東的結局(十七至二十一節)

一 雅各家必得拯救、成聖、承受產業,(17,)並且得勝,(18,)得著以東等地。(1920。)

二 這些預言都應驗在馬克比年間猶大擊敗以東的事上。然而還有一個更完全、更榮耀的應驗,將發生在‘國度就歸耶和華’之前。(21。)

—— 倪柝聲《聖經提要》

 

國度必歸於耶和華——俄巴底亞書

 

讀經:

 

「俄巴底亞得了耶和華的默示。論以東說:我從耶和華那裡聽見信息,並有使者被差往列國去,說:起來罷,一同起來與以東爭戰!我使你以東在列國中為最小的,被人大大藐視。住在山穴中、居所在高處的啊,你因狂傲自欺,心裡說:誰能將我拉下地去呢?你雖如大鷹高飛,在星宿之間搭窩,我必從那里拉下你來。這是耶和華說的。盜賊若來在你那裡,或強盜夜間而來,(你何竟被剪除)豈不偷竊直到夠了呢?摘葡萄的若來到你那裡,豈不剩下些葡萄呢?以掃的隱密處何竟被搜尋?他隱藏的寶物何竟被查出?與你結盟的都送你上路,直到交界;與你和好的欺騙你,且勝過你;與你一同吃飯的,設下網羅陷害你;在你心裡毫無聰明。耶和華說:到那日,我豈不從以東除滅智慧人?從以掃山除滅聰明人?提幔哪,你的勇士必驚惶,甚至以掃山的人都被殺戮剪除。因你向兄弟雅各行強暴,羞愧必遮蓋你,你也必永遠斷絕。當外人擄掠雅各的財物,外邦人進入他的城門,為耶路撒冷拈鬮的日子,你竟站在一旁,像與他們同夥。你兄弟遭難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猶大人被滅的日子,你不當因此歡樂;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說狂傲的話。我民遭災的日子,你不當進他們的城門;他們遭災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他們受苦;他們遭災的日子,你不當伸手搶他們的財物;你不當站在岔路口,剪除他們中間逃脫的;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將他們剩下的人交付仇敵。耶和華降罰的日子臨近萬國;你怎樣行,他也必照樣向你行;你的報應必歸到你頭上。你們猶大人在我聖山怎樣喝了苦杯,萬國也必照樣常常地喝;且喝且咽,他們就歸於無有。在錫安山必有逃脫的人,那山也必成聖;雅各家必得原有的產業。雅各家必成為大火;約瑟家必為火的人必得以掃山,高原的人必得非利士地,也得以法蓮地和撒瑪利亞地;便雅憫人必得基列。在迦南人中被擄的以色列眾人,必得地直到撒勒法;在西法拉中被擄的耶路撒冷人,必得南地的城邑。必有拯救者上到錫安山,審判以掃山;國度就歸耶和華了。」(俄121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來親近你施恩寶座,乃是借著你愛子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寶血,並且借著他為我們開通的那又新又活的道路;因為我們知道他是我們大祭司。我們是坦然無懼的前來,因為我們在愛子裡已蒙悅納。我們的父啊!我們渴慕你能將你的話語能向我們開啟,好使我們能聽見你的聲音。我們願意討你的喜悅!我們願意跟隨你!為著這一天我們將自己交托給你。願榮耀歸給你!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關於先知俄巴底亞

 

俄巴底亞書在舊約聖經所有的先知著述中是最短的一卷,只有廿一節。著名的聖經學者耶柔米說:「俄巴底亞書是最難讀的一卷書」。然而另一位學者桑維克德修則說到:「俄巴底亞書的語言是簡單的,意念卻是多元的;話語不多但其意義是豐富的。」照著字面看,是神釋放他的預言以攻擊以東,但是在寓意上,則是反對這個世界;而就著道德層面來說,卻是重在反對肉體。俄巴底亞書中暗示到主耶穌的降臨。在他降臨的時候這世界將被毀滅,肉體要被制服,而自由就得以恢復。

 

在舊約中有好幾位俄巴底亞,但是我們無從知道寫這卷預言的是哪一位。通常聖經以某某人是某某人的兒子來辨識一個人,我們才得以知道他是誰。關於這一位俄巴底亞,聖經沒有提到他的父親,所以我們實在不知道他是誰。這可能有它的意義在,也許是要這一位先知被隱藏,好使他的預言更彰顯。有一件事是我們知道的,他是一位先知。俄巴底亞的意義是耶和華的僕人,或是耶和華的敬拜者。作為主的一個僕人和一個敬拜者,他蒙賞賜得著一個異象,所以這一卷預言是從俄巴底亞的異象開始的。

 

在舊約時代,先知也被稱作先見,那就是說他們看見了一些事物;他們用屬靈的眼睛看見神的意念、心懷和心意。他們不僅看見並且也聽見,所以隨著俄巴底亞的異象之後,就是主耶和華如此說。換言之,他不僅得蒙賜看見一個異象且也得著了話語。他不僅看見並且也聽見;這對每一個先知的職事都是必需的。如果他是一位先知的職事,那麼這位元傳遞信息的人,就不僅是看見而且也是聽見的人。

 

摩西曾在曠野中,看見燒著的荊棘火焰,那是一個異象。然後他聽見那位在這焚燒荊棘火焰中著聲音。又如以賽亞,有一天他正在聖殿中禱告,看見主的榮耀、主的寶座並且他也聽見聲音。這情形也同樣的發生在拔摩海島上的約翰,他蒙賜看見一個異象,就是人子行走在七個精金燈檯之間,並且也賜給他話語要他寫信給在亞細亞的七個教會。所以不論在何時、何地,若是有一個先知的職事,那麼在他的背後,必定是有一件事物是被看見且被聽見的。

 

我們不僅不知道這一位俄巴底亞是誰?甚至也不確定的知道他是在什麼地方說預言的。判斷一個先知在什麼地方說預言的方法,乃是借著察看內在和外在的證據。外在的證據乃是比較他與耶利米之間的關係。這可能給我們一個暗示,因為我們發現他們二位預言的話語有相同之處;不論是耶利米引用了俄巴底亞或是俄巴底亞引用了耶利米。這能幫助我們判定他是在什麼時候說預言的。從內在的證據看,我們所需要知道的乃是耶路撒冷被攻陷是一件預言上的歷史或者是一件已經成為事實的歷史?換言之,當他提到耶路撒冷的淪陷或者被擄,是指一件已經發生的事實,或者是預言到一件將要發生的事情?所以借著這兩件事情,我們就可以粗略的判斷俄巴底亞說預言的時刻。

 

你若比較俄巴底亞書中的頭五節和耶利米書四十九章的722節,會發現前者是分散在後者的那十六節中;論到關乎以東的預言。除了這五節完全一樣或幾乎相同的經文之外,在其他的十一節中有一些語句和表達的方式是耶利米所獨有的。所以用這點來判斷,可以說是耶利米引用了俄巴底亞書,而不是俄巴底亞引用了耶利米書。所以他必定是在耶利米之前說預言,或者至少是同時代,比耶利米稍微早一點的人。

 

查看內在的證據,發現俄巴底亞所提到的不是耶路撒冷的被毀或者被擄,乃是耶路撒冷的被攻陷和搶掠。我們回顧歷史,在耶路撒冷被毀並且在以色列人被擄去前,事實上,有五次的耶路撒冷的被攻陷並且被搶掠。第一次是在羅波安王的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取了耶路撒冷(參看代下十五章)。第二次是非利士人及亞拉伯人進入耶路撒冷城並且搶掠了那城;這發生在約蘭作王的年間(參看代下廿一章)。第三次是以色列王約阿施上來攻取了耶路撒冷;這發生在亞瑪謝作王的年間(參看代下廿五章)。然後是第四次、第五次,耶路撒冷被迦勒底人攻陷並且擄掠,一次是在約雅敬王的年間;而另一次是在約雅斤王的年間(參看代下卅六章)。所以耶路撒冷有五次被攻取並且被搶掠。

 

這裡不在細節上推敲,找出先知所指關於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是什麼時候,我只把結論告訴你們。先知所指的應該是第二次,因為那乃是在非利士人和亞拉伯人攻取耶路撒冷的時期;先知提到外人和外邦人進來。你讀歷代志下廿一章,會看見那正好在以東從猶大的權下背叛的時刻。當亞拉伯人和非利士人進到耶路撒冷的時候,以東人就想趁機報復,那就是他們對雅各家所行的。所以我們可以作結論說,這裡的耶路撒冷被攻陷是指著第二次說的。

 

把這些線索合在一起,我們可以結論說:俄巴底亞很可能的是在耶利米之前說預言的。很可能耶利米是他同時代的人,因為他在一段很長的時間中說預言;但是另有一些學者認為,俄巴底亞乃是十二小先知中的頭一位,把他擺在最前面。

 

先知在什麼時候說預言並不重要,重要的乃是他說了什麼預言。換言之他的信息是非常重要的,而說話的時刻或者那一位先知說話則不重要。

 

一共有十二位小先知都被神使用來說預言,有一些是關乎南國猶大的,有一些是關乎北國以色列的;有一些預言是攻擊反對以東,有一些是攻擊反對尼尼微;這裡我們看見俄巴底亞的預言乃是攻擊反對以東。但是我們要記住,他乃是一個猶大的先知。所以即使他預言反對以東,他乃是因為約瑟家與以東之間的關係而有的預言。

 

為著要明白這個預言,我們應該知道有一些有關以東的歷史。以東的歷史是非常有趣的。而我擔心許多人並不知道他的歷史,所以我必須用一點的時間說一些它的大概。

 

神的主宰權柄

 

以東的歷史實際上是從創世記廿五章開始的。你記得當利百加懷孕的時候,她發現在她腹中有兩個孩子在彼此相爭。她到主面前去求問,而主說:「兩國在你腹內,兩族要從你身上出來,這族必強於那族,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果然生了雙子;在生產的時候,頭一個生出來的渾身有毛,並且身體發紅;這就是為什麼他被稱作以掃的原因,意思就是渾身有毛。第二個隨後出來,手抓住第一個的腳跟,所以他被起名叫雅各——抓腳跟的人,取而代之者。

 

在他們沒有出生之前,就有預言說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在羅馬書第九章,就是說到神主宰權柄的那一章,說;「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說:到明年這時候我要來,撒拉必生一個兒子。不但如此,還有利百加,既從一個人,就是從我們的祖宗以撒懷了孕(雙子還沒有生下來,善惡還沒有作出來,只因要顯明神揀選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神就對利百加說: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正如經上所說:「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羅九:713)。在孩子還沒有生下來之前,在他們還沒有行善惡之前,神已經揀選了雅各而拒絕了以掃。所以聖經說,這乃是神照著他揀選的旨意。這裡我們看見神聖的揀選。事實上,我們知道神聖的揀選乃是在創立世界之前。換言之,甚至在創立世界以前,神已經揀選了一些。這乃是神聖的揀選。這乃是神的旨意。這乃是神主宰的權柄。所以他這樣記著「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在舊約聖經中,不再看見有這樣的話,直到最後一卷書——瑪拉基書第一章23節說:「我卻愛雅各惡以掃」。

 

在神的話語中,有一件事被稱作神主宰的權柄。神是主宰。神乃是宇宙的主宰。因此之故,他有權利做任何他所喜悅的事。換言之,他行作萬事乃是照著他自己所喜悅的,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來質問他;若神要作某一件事情,神的確作了,而沒有任何人可以質問他。當然,因為我們的神是全智的神,神絕不會作任何錯的事情,神絕對是對的。神所已經成就的必定有某些原因,但是他可能並不向我們解釋那個理由。在神的話語中,這乃是一些非常基要的真理。這乃是我們信心的一部分。我們相信神,我們相信神是至高無上的。我們相信神有主宰的權柄。我們相信神有一切的權利來作他所要作的任何事情。這乃是作為自己的特權,而我們不能質問他。我們所需要作的就是向他的主權降服,這乃是我們所必須學習,所應採取的態度。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因為神的主權而人就可以免除他自己的責任。絕不是這樣!神聖的揀選乃是神的特權,但是人有應盡的本分和責任。我們這被神所造的,有被賦于道德的本分和責任,甚至在以東以掃的一生中你可以看見這個原則。因為聖經說到,他輕看了長子的名分。事實上長子的名分原先是賜給了以掃的,因為他先被生出來。他輕看了長子的名分,因此之故,他就不能承受祝福。所以那乃是人的本分與責任。

 

以東人

 

以掃是一個獵人。有一天,當他從田野回來,又累又餓又渴之時,他的兄弟正在熬紅湯。以掃進來向他說:「我累昏了,求你將這紅湯給我喝。」雅各說:「若是你起誓將長子的名分賣給我,你就可以喝這湯。」以掃說:「這長子的名分與我有什麼益處呢?我累的幾乎要死,請你把紅湯給我喝,你可以得那長子的名分。」那就是為什麼以掃被稱作以東的原因;因為以東的意思就是紅,給我那紅湯喝,為著喝那一碗紅湯,他就放棄而轉讓了他的長子的名分。但是當祝福來到的時候,你記得以掃他想要得著祝福。當然,雅各已從他那裡偷取了祝福;因此之故,他就恨惡他的弟兄。

 

弟兄姊妹,你需要看見這個,長子的名分是他的,但是他確輕看了這個。然而當長子要承受祝福的時刻,他卻想要,但他已經不再有權了。因著他沒有得著它,就同他的兄弟發怒;他忌妒他的兄弟並且恨他。你記得他說:「為我父親沮喪的日子過了,到那時候,我要殺我的兄弟雅各!」雖然在廿年之後他忘記了;很不幸的,他的後裔卻向雅各永遠懷恨。

 

以掃因為沒有得著祝福而流淚痛哭。希伯來書告訴我們,以掃是一個貪戀世俗的人,他輕看了長子的名分,卻試圖用眼淚來得回祝福,但是不能。所給他的祝福是;「地上的肥土必為你所住,天上的甘露必為你所得;你必倚靠刀劍度日,又必事奉你的兄弟,到你強盛的時候,必從你頸項上掙開他的軛」(創廿七:3940)。換言之,神將迦南地賜給雅各,就是應許之地。但是他將西珥山賜給以掃,就是從死海的南端一直到紅海,除了迦南地以外的整個地區。

 

在以土買之地(以掃就是以土買)的西北部分是非常肥沃的但其東部則是貧脊的沙漠和山脈,景色非常的壯麗。居民住在西珥山的山洞裡,他們甚至在山洞裡及山岩上建築了城市,幾乎是無法穿透的。那就是在俄巴底亞書裡面的描寫。此處乃是遊獵之地,而以掃的後裔就在那個地區中盤桓流蕩。在預言中所賜給他們的福氣就是西珥山。

 

事實上,以掃後裔以東人比雅各後裔發展得更快。我們讀創世記卅六章就知道以東人變成一個混合的民族。以掃不僅娶了希未人(就是迦南人)的兩個女兒,並且也娶了以實瑪利的一個女兒為妻,因而成為一個非常混雜的種族。但是他們卻有高度的文明以建立了族長和首領制度。當以色列人還在埃及地為奴隸的時候,你看見在他們中間已經有了族長;此後又有了君王。所以就著文明來說,他們的發展是高度的。

 

聖經中的頭一卷書是約伯記,但是約伯不是一個以色列人,很可能他是一個以東人;不僅如此,在約伯記中,你看見提幔人以利法,他乃是來自以東地;所以那個偉大的神學家也是以東人。因此,你可以看見,他們的文明發展得非常的快,甚至領先雅各家。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神吩咐他們不可以恨惡以東人。以東人的第三代,無論男女是可以進入神子民的會中;因為他們乃是弟兄。但是很不幸的,當以色列人來到他們的邊界,並且請求他們容許借道經過(參看民數記廿章),以東人不僅拒絕了(這乃是到應許之地一條又快又直的路線),他們甚至召聚了一支軍隊與他們爭戰,以致以色列人不得不撤退。所以有卅八年之久,他們圍繞著西珥山飄流。在環繞卅八年之後,他們到了它的東邊。這是雅各家因著以東人的仇恨所受的苦難。

 

在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之後,你看見他們經常與以東人爭戰。在大衛的統治之下,以東人被制服,但是以後他們又重建。最後,我們再看不見他們的記載;而今日,我們不知道誰是以東人。在基督的時代,希律王是一個以東人,所以當「君王」降世的時候,在猶大有一個以東人作王,那就是以東人的歷史。

 

你若詳讀俄巴底亞書,可以看見它可分作三部分;一到九節是以東被毀滅的預言;十到十四節說出一個原因;十五到廿一乃是關乎耶和華日子的預言,就是主的日子。當那日臨到的時候,以東人並所有的列國都要被毀滅,國度將要歸給耶和華。

 

國度必歸給耶和華

 

俄巴底亞的信息到底是什麼呢?若是你不經意的讀,可能會認為它是攻擊反對以東的一個預言,說到以東將要被完全毀滅。這卻不是那個信息;實際上,這個信息可以在最後一句話上找到

 

——國度就歸耶和華了。那就是這信息。換言之,不論以東是如何的憎恨雅各,最終以東要被滅亡而雅各將被建立。為什麼?因為雅各代表神的國度,所以他對神的子民乃是一個安慰。我們可以擴大地說,以東所代表的世界,或者以東所代表的宗教世界,總是憎惡神的教會。在整個歷史中,神的真實的兒女們總是在這個世界的手中,並且在整個宗教世界的手中受苦。但是有一個安慰,因為主的日子將要臨到,神要審判這個世界,甚至宗教世界。他要在他選民中建立神的國度。那才是真正的信息。

 

屬靈的應用

 

(一)肉體對抗聖靈

現在我們要來看俄巴底亞書屬靈的應用。俄巴底亞不僅是一個預言,並且他還向我們顯示出一個屬靈的原則。所有的聖經學者一致公認,以東的屬靈意義代表肉體。你知道肉體的意義是什麼嗎?它乃是屬靈雙胞胎。屬靈的並不是頭生的,屬天然的才是頭生的(參看林前十五章)。那屬肉體的總是先來,並且總是逼迫屬靈的。

 

當神創造人的時候,給他一個長子的名分,來管理萬有,但是因著罪,人就失去了長子的名分。在創世記第六章中,人是如此的犯罪,以致於主的話說:「人變為肉體了!」

 

從肉體生的就是肉體。我們乃是從肉身生的,因此我們是屬肉體的。並不是因為我們沒有靈,但是我們的靈卻是在罪惡過犯中死了,我們的靈與神不能接觸;神乃是個靈。我們在肉身中生活,乃是照著魂的欲望和身體的情欲而行;我們乃是屬肉體的。這並意味著在我們裡面沒有良善;從人的角度來說,在肉身中有許多好的事物,也有許多不好的事物,但是在肉體中的一些好事物,對神來說卻是一點也不好。因為聖經告訴我們,天人的人不能接受神的事物,因為對他來說那是愚拙的,而且也不能明白,因為這需要借著神的靈來分辨。聖經也告訴我們,肉體的心思原來是與靈的事物為仇的;因此就著肉體來說,不論在它裡面有一些好的事物或者一些壞的事物,沒有一樣是神能夠悅納的。屬肉體的是不能討神喜悅的;這乃是主的話語告訴我們的。對付肉體的惟一方式就是讓它在十字架上被釘死;這乃是神對肉體所作成的。

 

在信主耶穌以前,我們乃是肉體。我們用肉體去犯許多的罪,但是有些時候我們用肉體去行許多的善。我們的行善;認為借著許多善行,神可能會悅納我們。然而我們的義不過像污穢的破布,神不會悅納的。任何從肉體出來的事物都是神所拒絕的;然而肉體還充滿了驕傲。肉體病症是什麼呢?第一就是驕傲:我們都自以為傲。第二乃是忌妒:若是你發現一個人比你更好你就會忌妒。第三乃是怨恨:我們憎恨,我們特別是恨惡神的事情,因為我們並不具有那些事情,所以我們就忌妒具有的人而且也恨惡他們。那就是肉體。

 

當我們來到主耶穌面前而且得救了,就是說:從靈生的乃是靈。感謝神!在我們裡面有一個屬靈的生命,但是那並不意味著我們的肉體改變了。在我們裡面的肉體仍然是肉體;那就是為什麼在我們屬靈的經歷裡,肉體與聖靈相爭,而聖靈與肉體相爭。在靈與肉之間有一個爭戰。但是很不幸的,肉體似乎是更長久、更強壯,許多時候我們的靈是被逼迫、被壓制。我們何等容易被蒙蔽,我們認為因為我們已經信了主耶穌,因此我們的肉體就被改變了。以往我們是用我們的肉體來犯罪,現在則用我們的肉體來事奉神;我們用屬肉體的智慧、屬肉體的才幹、肉體的力量、肉身的經驗或者我們的背景,無論它是什麼,我們將這些改用來事奉神,認為現在神一定會喜悅。但是請記住,肉體不可能得神的喜悅,而神的判決乃是,肉體必須死;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他已經釘死了肉身的罪案。

 

弟兄姊妹們,我們是怎樣的故事呢?因著肉體和我們的靈是親屬,那樣的親近;他們乃是孿生兄弟。我們經常發現我們乃是照著肉體來生活,而不是照著靈來生活。在靈和肉體之間有一個永不止息的爭戰,不要認為肉體會愛靈,對於靈的事物它有一種永不止息的憎恨。有些時候,肉體可能看起來很屬靈,但它卻是假冒的;事實上它乃是在逼迫靈,乃是在反對靈。這乃是我們必須學習的一個功課;而學這個功課需要花費時間,可能要經過許多失敗。這就是使徒保羅在羅馬書第十章中所學的功課。他起初認為他的肉體是良善的,能夠行神的旨意,能夠行神的誡命,能夠得神的喜悅,所以他非常努力的一試再試,但是他再三的失敗之後,他來到這個結論——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裡面沒有良善。直到那個時候,我們才從我們肉體裡面蒙拯救;我們才開始明白,凡屬基督的已經將肉體連同它的邪情和私欲都一同釘死了。這是我們必須學習的功課,這是非常重要且是該學的一個功課。我們浪費了多少的時間和力量,因著我們並不知道肉體和靈之間的區別;只有靈才能代表神的國度。

 

    (二)一個系統對抗活的信心

 

前面所說乃是應用在我們個人身上,但是還有另外一個應用;你可以把以東應用在團體上面。團體的來說,以東代表著與神的家非常接近的某些事物,然而那卻是神家的仇敵。在第一世紀中,神的教會的仇敵乃是猶太教。在開頭的時候,它乃是神在西乃山上的啟示。但在什麼時候,以色列人那活潑的信心變成為一個主義、變成猶太的主義,一個系統,變成猶太的系統呢?最可能是發生在被擄的那一段時期。那活潑的信仰逐漸的墮落,首先是經過背道離教,然後進入一個系統,就是猶太教。猶太教與神的教會是如此的接近,他們好像孿生兄弟一樣。猶太教先來,然後才是神的教會,然而它是何等的逼迫了神的家!它恨惡,因為它失去了長子的名分。

 

在廿世紀的今天,我們怎樣應用它呢?我們能不能說基督教好像一個宗教的系統呢?曆世歷代以來,基督教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宗教的系統;它變成一個主義。而當活潑的信仰變成一個主義、一個宗教的系統,它就變成屬於神事物的仇敵。若是你讀教會歷史,會看見當羅馬天主教的教訓變成一個系統後,便如何的逼迫真實的信徒。因著失去了長子的名分,他是何等的仇恨!另外有人得著了長子的名分,它就有了忌妒、憎恨和驕傲。在改革以後,當新教也變成一個主義,同樣的事又發生了。若是你讀新教的歷史,你看見它如何的逼迫真實的信徒,正像羅馬天主教一樣,並不更好。他們殺了多少人呢?他們將那些重浸派的人抓住,在他們脖子上綁了一塊石頭丟入水中讓他們淹死。他們說你想要受浸嗎?好!我們就讓你們受浸;成千的人被淹死。當一個活潑的信仰墮落成一個主義、一個系統、一個宗教的系統,它總是恨惡那出於神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感謝神!以東將要被毀滅;不論是指這個世界或者是宗教的世界,它將要被毀滅。在啟示錄十七、十八章,你看見那奧秘的大巴比倫,就是那宗教的世界,她怎樣喝了聖徒的血;在第十八章裡,你看見那大城巴比倫,那個政治和經濟的世界,在那裡作靈魂的交易。但是巴比倫將要傾倒,而新耶路撒冷要被及建立,國度歸於我們的主。所以要受安慰!因為若是你想要向主忠心,若是你想要跟隨羔羊;無論他往那裡去,那乃是十字架的道路,但是最終將會達到國度。我相信這乃是俄巴底亞書的信息。願主幫助我們!

 

    禱告:

 

親愛的天父!求你開啟我們的悟性,好使我們能看見,你向我們團體的和個人的所說的是什麼。我們求你賜給我們一個關乎肉體的異象,並且你對肉體判決,好使我們能站在你的這一邊,將它交付給十字架,使我們能過一個屬靈的並且蒙你喜悅的生活。我們也求你使我們得著一個異象,就是神的教會是什麼,她就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好使我們能跟隨你。主啊!我們禱告,使我們得以最終看見那新耶路撒冷發出光來,因為國度是歸於主的。求你使用這些話語來激勵我們,使我們在這末後的日子中能夠忠心。我們奉主耶穌基督名禱告。阿們!── 江守道《神說話了──舊約各卷精華》

 

審判以東一俄巴低亞書

俄已底亞書是俄巴底亞寫的。特別是論到以東(就是以掃)的後裔。 掃是雅各的哥哥,雅各用紅豆湯騙了他哥哥長子的名分,從此以後以掃一直成為以色列的難處。所以等到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他們就袖手旁觀。第十二節:

[你兄弟遭難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猶大人被滅的日子,你不當因此歡樂;他們遭難的日子……。]這裡“遭難的日子”一共題了十次,都是指著耶路撒冷遭難來說的。

詩篇一百三十七篇第七節:“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所以,耶路撒冷遭難,和以東人有著很大的關係。

用屬靈的話來說,以東永遠代表肉體(情欲),而聖靈與肉體(情欲)是永遠相爭的。(加五1617

俄巴底亞書最重要的一節就是二十一節:“必有拯救者上到錫安山,審判以掃山,國度就歸耶和華了。”所以,什麼時候以掃山經過審判,什麼時候拯救者上到錫安山,國度就歸耶和華了。這就給我們一個秘訣:什麼時候我們的肉體被審判,什麼時候國度就歸耶和華了。我們再看第十五節:“耶和華降罰的日子臨近萬國……。”因為俄巴底亞書是先知書裡面最早寫成的,所以這是聖經裡第一次題到耶和華的日子。

“耶和華降罰的日子”是指著將來主耶穌要回來說的。所以俄巴底亞的預言真正的應驗,乃是要等到我們主的腳踩在橄欖山,那時主要審判以掃山,然後國度就歸耶和華了。── 陳希曾《毗斯迦山——舊約》

 

俄巴底亞書──毀滅以東,國度歸神

 

俄巴底亞之名意:事奉神的人

  以東就是以掃,是雅各的雙胞胎長兄,屬血氣的在先逼迫屬靈的,以掃的後代亞瑪力人,逼迫雅各。(參詩137篇;申二十五1719;瑪一25

  舊生命與新生命在信徒堶悸屁唌C(林前十五46;羅七章)最終舊生命毀滅,新生命基督為主為王。

 大綱:以「耶和華」分五段

    14節  狂傲者必拉下

    57節  隱藏寶物被搜尋

    814節  滅亡之因,八個「不當」

    1518節  雙胞胎的毀滅與復興

    1921節  國度歸耶和華

 [814] 屬血氣的人,反對十字架的道,貪圖個人享受,視捨己的門徒為敵人。

瞪眼看兄弟遭難,幸災樂禍兄弟被滅。

      遭難的日子說狂傲的話,定罪毀謗,趁機進入城門奪權,看他們受苦袖手旁觀,伸手搶財得利,趁機剪除眼中釘,向仇敵告密,出賣兄弟。

 [21] 必有拯救者耶穌基督來到,審判亞當堛漱H,除滅魔鬼的作為,國度歸於神。

—— 張向晨《聖經六十六卷》

 

壹、書名

 

【卷名】《俄巴底亞書》以其作者俄巴底亞命名。“俄巴底亞”意為“耶和華的僕人”,是舊約時代猶太人的常用名(見王上18:3,4;代上3:21;代上7:7;代上12:9等)。──《SDA聖經註釋》

 

貳、作者

 

【俄巴底亞其人】聖經埵雂硒ㄗ鴗@打相同名字的人,但沒有人能說出他是其中的哪一位;最多只知道這名字的意思是;「神的僕人」,因著他寫這卷書,也知道他是一位先知:神藉他所傳遞的信息,亦即他從神所得的默示內容。── 陳希曾《見證的失落與回歸──俄巴底亞書剪影》

【著者】書之著者,即先知俄巴底亞,意即神的僕人。一個先知,當然即神的僕人。或說此俄巴底亞即亞哈時藏匿先知的俄巴底亞。他即隱藏了一百多位先知。保全了他們的性命(王下十八13~14),因而神也就把他興起來,作了一代的先知。——賈玉銘《聖經要義》

   「俄巴底亞」的意思是「耶和華的僕人」,這名稱在舊約屢屢出現(參王上十八3;代上三21;七3;八38;九16;十二9;代下十七7;卅四12;拉八9;尼十5;十二25原文均同名),所以我們無法知道作者是那一位俄巴底亞。

【俄一1何謂俄巴底亞書?作者是誰?】

答:1  俄巴底亞書Book Of Obadiah是列為舊約十二小先知書的第四卷(何、珥、摩、俄)。全書僅二一節,是舊約聖經中最短的一卷。但因其內容是專一對以東預言的信息,極為猶大人所重視,書中論及以色列人的世仇——以東的羞辱,罪惡,與其受報應遭毀滅的結局,故本書是以東的罪惡與毀滅為主題。

2  雅各Jacol(意抓住,創廿五26)的長兄以掃Esau(意有毛,創廿五25),亦名以東Edom(意紅,創廿五30),就是以東人Edomites的始祖(創卅六89)。其以東地亦名以土買(可三8),位處迦南地的東南部,全境多山,草地肥美。以東人所居之地原稱為西珥山(申二5),他們是以掃的後裔,與以色列原為骨肉的親族。主曾吩咐以色列人不可厭惡以東人(申廿三7),但他們彼此卻是成為世仇(創廿五23;廿七41;民廿1421);撒上十四47;詩六十題注;王上十一142225)。且當以色列遭受外邦入侵的時候,以東非但不予同情援助,反而幸災樂禍,助紂為虐,極力破壞,此為神所最為痛恨之事(詩一三七7;俄1114)。神要審判以東人的罪,所以俄巴底亞書乃成為以東的判決書,神將他的名號從地上除去。(俄1521)。

3  從歷史的事實看來,當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王進攻耶路撒冷時,以東人曾協助其軍隊一同進城。以後巴比倫轉而進攻以東地,使之成為荒場,(主前582年)。以後餘剩的以東人,局限於猶大南部的山地,繼續存在約四世紀之久,仍常與猶大人為敵。至主前165年,以東被猶大的革命領袖,即耶路撒冷的祭司猶大馬喀比Judas Maccabeus所征服。主前126年,以東複為馬喀比之至約翰許爾堪納斯John Hyrecanus所擊敗,並迫之受割禮,使其同化作猶太人。主前63年,羅馬東征巴勒斯坦時,任命以東族希律家管理猶大,這是以東人在歷史中最後出現的一次。主後70年,耶路撒冷被毀之後,以東不復存在,而今日猶大已經得國,由此可見先知的預言完全得著應驗了。(俄18)。

4  本書體裁接近詩體文,內容那個精簡有力,一至四節與耶利米書四九章1416節完全意思相同。這或許是俄巴底亞抄襲耶利米先知的話,亦未可知。其他如詩八三61218;賽三四815;六三16;耶四九722;哀四2122;結廿五1214;卅二2930;卅五115,珥三19,摩一1112等處經節皆有論到以東的審判。以東人所犯的罪,是狂妄自欺,偷竊強暴,擄掠搶奪,陷害弟兄,剪除難民。神按照祂的審判原則來刑罰他們(俄15),顯出祂的公義來。本書雖是預言以東的一卷專書,但其最後的結論,仍與其他先知諸書觀點相同,乃是題到將來以色列在千年國度中的榮耀與復興(俄1721)。

5  本書著者系俄巴底亞Obadiah(俄1,意耶和華的僕人),其生平事蹟無法得知。聖經雖有多處題到此名字(王上十八3;代下十七7;卅四12),但非指其一人。本書寫作年代難以確定,從114節看來,提及猶大的毀滅,通常認為那是耶路撒冷已被巴比倫人所焚毀,(主前586年)。本書乃於此時之後完成,為西底家作猶大王的時候,(參代下卅六1121)。其寫作地點和主要物件,根據111620節,可知乃在耶路撒冷,是向猶大人所發的預言。——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参、寫作時地

 

   本書寫成的日期,根據所描述耶路撒冷的遭遇,大多數聖經有兩種不同的意見:一是俄巴底亞書寫成在前,耶利米書則在後;另一是耶利米書寫成在前,俄巴底亞書則在後,或至少大約相同的時間。前者約在主前八百五十年左右,後者約在主前五百八十六年。

【本書的著作時間】在俄巴底亞書前後21節的經文中,並未提及寫書的時間,但是根據聖經的內證,10~14節發現這把鑰匙:「他們遭難的日子,…(他們)為耶路撒冷拈鬮的日子」,「他們遭難的日子」就是「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因此之故,聖經學者便推斷,俄巴底亞書大概是在耶路撒冷遭難不久後寫的。

耶路撒冷先後遭難四次:第一次是埃及王示撒率兵攻打耶城,記在王上十四25~28,代下十二1~12;第二次是在約蘭作猶大王時,非利士人擄掠王宮所有的財寶,記在代下廿一16~17;第三次是在猶大王亞瑪謝時,以色列王約阿施5陷了耶城,記在代下廿五17~24和王下十四8~14;第四次是在猶大王西底家時,迦勒底人攻陷耶城,記在王下廿五章和代下卅六章。

讀聖經的人推斷俄巴底亞書寫作的時間有兩派:一派說是在約蘭的時候寫的(第二次),另一派說是在西底家時候寫的(第四次)。俄11節說:「外邦人(原文指陌生人)進入他的城門,」所以不可能是第三次的以色列人。第一次也不可能,因為當羅波安時,以東根本還沒有獨立,仍服在所羅門的手下。

我們可以下個斷案:俄巴底亞書是在第二次約蘭的時候寫的,俄巴底亞親眼看見當時的情形,也說了有關耶路撒冷的預言。到以西結的時候,耶路撒冷被巴比倫蹂躪的情形(第四次),果然就和俄巴底亞所說的一樣。俄巴底亞在前,以西結、耶利米在後,而那時他們所發生的事,正好應驗了俄巴底亞所說的預言。── 陳希曾《見證的失落與回歸──俄巴底亞書剪影》

【時間】先知俄巴底亞,大約是西元前586年南國猶大陷落之後不久開始對以東說預言。西元前312年,以東地已經確定被阿拉伯人佔領,所以本書著作時間不可能比這個時間還晚。最近考古學發現一個西元前第六世紀的以東官員印章,因此可知阿拉伯人佔領以東地,也不會早於西元前550年。因此本書大概就是在猶大陷落後,以東淪陷前的時間寫成的。── 蔡哲民《俄巴底亞書查經資料》

 

肆、主旨要義

 

【要旨】書之要旨,是論“以東受刑”,以東是代表異邦,此言:在主的日子”,一切苦待神子民的人,或種族、或國家,都不免受神的判斷。按歷史所載,以東對於神民有兩件事最惹神的震怒:一則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以東人阻礙以色列人的去路,令以色列人繞道遠行(民廿14~21),以致會眾因此犯罪。二即當選民被擄時,即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詩一三七7)。此乃因以掃生時,雅各抓住他哥哥的腳跟(創廿五21~34)。其後世子孫每想加以報復,但是他們如此乘人之危,而苦待神的子民,公義的神,怎能不為選民伸冤呢?此也表明信徒,在這不信的時代中,每受人虐待,遭人逼迫,終有一日,主要為他們復仇,因為經上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賈玉銘《聖經要義》

【俄巴底亞書的中心焦點】以東之所以受審判,最要緊的是和耶路撒冷發生關係。換言之,神審判以東的角度和標準,是根據耶路撒冷遭難時以東的心態。當耶路撒冷受困時,以東人幸災樂禍的態度就是他們被審判的原因(參結卅五1~9;詩一卅七7)。所以耶路撒冷才是這卷書的中心焦點。── 陳希曾《見證的失落與回歸──俄巴底亞書剪影》

【本書信息】俄巴底亞書向神的子民呈現了希望的信息。相應於本書預言的兩部分,這信息也分為兩個階段。首先,猶大可以確知神的公義審判必臨到以東。因為當猶大遭難時,以東先是袖手旁觀後又苦害她(1114節),所以以東終將遭到同樣的災禍和羞辱(210節、15b 節)。這審判不僅因著以東的幸災樂禍,也因著她的狂妄自大。以東自認地位高於鄰國,天險也使他國難以入侵(24節),但她忘了以色列的神是超乎萬有的神。其次,更廣泛而言,萬國均將受審,而猶大則可取回被奪的產業(15a 節、1621節)。神的子民在遭逢挫敗時,也許會懼怕被神離棄,但神未曾如此。神會繼續幫助祂的子民,因為祂是在西乃與他們立約的神耶和華。

耶和華不僅願意幫助祂的子民,同時祂也具有這種能力,因祂是至高無上的君王(1節),而且祂不只是以色列的王;祂更是萬國之王(21節)。耶和華在歷史中的直接干預也顯明了祂的主權。耶和華常會運用人作為代理,來施行祂審判或祝福的計畫。雖然這些人不見得承認祂是神,但控制、打發他們實行計畫的卻是祂(參7節)。耶和華從前如何幫助及替以色列爭戰(例如取得迦南),祂在俄巴底亞的時代也必如何抵擋以色列的仇敵。無論這仇敵是像以東般微不足道,或是強大如巴比倫,她們都是屬耶和華掌管的國度。以東和巴比倫這兩個國家的子民無一留存;而被這兩國摧毀的耶路撒冷卻有後裔存活迄今。──《丁道爾聖經注釋》

【信息】借著譴責以東積極參與毀壞耶路撒泠的暴行,並將來以東也要落入審判的異象,提醒以色列百姓神的國度在掌權:神審判了以色列人的罪惡,也必審判其他的國家,國度歸於耶和華。俄巴底亞的史觀是認為人類一方面要對所引起的歷史事件負責,但又要借著信心,相信一切都在上帝掌權中。── 蔡哲民《俄巴底亞書查經資料》

         這是舊約最短的一卷書,只有一章。先知俄巴底亞的生平不詳。他警告以東,在敵人進犯耶路撒冷,有手足之情的以色列人面臨大難時,竟不出兵馳援,反幸災樂禍,趁火打劫,因此必被毀滅,全民無餘剩。被擄的以色列人將回到神所賜應許之地,並在以東的土地上居住。──《啟導本聖經註釋》

 

伍、寫本書的動機

 

        本書乃針對以東在耶路撒冷淪陷時對猶大的惡行,預言他必受罰。另一方面,本書的信息給予當時亡國的猶大百姓鼓舞和安慰,因為作惡的以東不會強盛安逸下去,他將來的滅亡正是神公義的彰顯,猶如神百姓亡國之痛乃是神刑罰的結果。不單如此,神要將情勢扭轉,復興猶大,叫列國受審判,神要作王,大大彰顯祂的主權和王權。

 

陸、本書的重要性

 

【為什麼要讀俄巴底亞書?】

任何人若想要知道神審判肉體的原則,以及如何藉審判以東顯出祂的公義,就必須讀本書。

        本書醒我們在肉體中有驕傲和仇恨的特徵。願我們受教導,在神面前謙卑自己,不照著肉體來生活,而是照著靈來生活:愛弟兄,彼此相助,才能蒙神的喜悅和賜福。── 楊震宇《每日讀經》

【本書說出以東的前途和結局】在整本舊約聖經中,最短而又似乎最難讀的一卷,應是俄巴底亞書。古教會一位對聖經有深刻認識的教父耶柔米(Jerome346~420)告訴我們:「俄巴底亞書是一卷非常難讀的書。」

         在小先知書中,有三位先知的職事是傳達神對以色列史上三大頑敵的審判:那鴻專對亞述、哈巴谷專對迦勒底、俄巴底亞則專對以東。

以東是以掃的後裔,以掃是雅各的哥哥,從以掃的譜系延續下來的這一批人,就稱為以東人。今天我們再也找不到以東或以掃這個民族,因被耶和華永遠斷絕(10)。大概是主後七十年,那時耶路撒冷再度被拆毀,從此在也不見以東的名字出現在歷史中了。

         毫無疑問地,聖經中的以實瑪利人、摩押人、以東人等等,是用來描寫我們身上多元化的肉體,但問題是:在肉體的面面觀中,聖靈要藉以東人來突出肉體的哪一方面呢?以東所代表的肉體,不是指著那些墮落、犯罪、不認識神的人說的;這肉體是發生在以撒的家中,是發生在嚐過主恩滋味、有過恩典的人身上。很明顯的,以東在這堜狴N表的肉體,特別與神的見證(耶路撒冷)有相當的關係。

         嚴格說來,以東所代表的肉體就是「肉體的驕傲」;如達秘(Darby)弟兄所說的,他認為「屬靈的驕傲是最難死的罪,也是最後死的罪。」特別是現今一些愛主、有追求、在教會熱心服事的弟兄姊妹,他們堶悸漲覂憿A神往往用以東來代表。── 陳希曾《見證的失落與回歸──俄巴底亞書剪影》

 

柒、本書的特點

 

【特點】
一、本書是舊約中最短的書卷
二、本書的主題與結構與阿摩司書相像,與(摩九1∼15)的結構更是相近。只是阿摩司書針對「列國」,俄巴底亞書針對「以東」
三、本書的內容與(耶四九7∼22)非常相近
四、以「日子」一個關鍵字眼貫穿全書
五、本書運用了剛健的詩歌體,以挽歌的格式寫成

── 蔡哲民《俄巴底亞書查經資料》

【主題特色】本書乃針對以東在耶路撒冷淪陷時對猶大的惡行,預言他必受罰。另一方面,本書的信息給予當時亡國的猶大百姓鼓舞和安慰,因為作惡的以東不會強盛安逸下去,他將來的滅亡正是神公義的彰顯,猶如神百姓亡國之痛乃是神刑罰的結果。不單如此,神要將情勢扭轉,復興猶大,叫列國受審判,神要作王,大大彰顯 的主權和王權。──《串珠聖經注釋》

 

捌、本書與其他聖經書卷的關係

 

    (一)本書的主題與結構與《阿摩司書》相像,與 摩九1-15 的結構更是相近。只是阿摩司書針對「列國」,俄巴底亞書針對「以東」。
    (二)本書的內容、詞藻多處與《耶利米書》四十九14-22相似, 可互為參考。

【俄巴底亞書和耶利米】從時間來看,俄巴底亞發預言早於耶利米;而在耶利米預言中有關以東的部分(耶四十九7~22),則和俄巴底亞書非常相似:如耶四十九14對俄1,第15節對第2節,第16節對第3~4。足見耶利米先知確實根據神已經說過的話,來發表他靈堛熒P覺;對我們而言,這是非常重要的屬靈教訓。── 陳希曾《見證的失落與回歸──俄巴底亞書剪影》

 

玖、鑰節

 

「耶和華降罰的日子臨近萬國,你怎樣行,他也必照樣向你行;你的報應必歸到你頭上。」(15)── 楊震宇《每日讀經》

 

拾、鑰字

 

以東、報應(15) ── 楊震宇《每日讀經》

 

 

【俄巴底亞書的應用】在俄15~16中,明明提到以東受審判,萬國也要受審判;意即當神啟示俄巴底亞時,乃是用以東做教材,提醒我們將來萬國所得的結局和以東相同。萬國要喝神憤怒的杯,就像以東曾經喝過的一樣。

預言必須按著字面來解釋。因此就字句來說,俄巴底亞的預言毫無疑問是應用在以東身上;但因著神是用以東來做教材的緣故,所以祂應用的對象就不是那麼狹窄了。神用以東來做預表,就是用這堛漸H東來預表我們的肉體,尤其是肉體堶掬熄う漯穛{。── 陳希曾《見證的失落與回歸──俄巴底亞書剪影》

 

【以東簡介】俄巴底亞的預言是關乎以東這國家的。以東人是以掃的後裔,一直與以色列人為仇(以色列人源出雅各──以掃的兄弟,參看創卅六;民二十18;撒下14;王下20十四7;代下二十一8二十五11)。

在俄巴底亞的時代,以東的首都是西拉(後稱彼得拉,Petra)。西元前六世紀末,以東人逐漸霸佔了先前猶大的南方,在那裡(後稱以土買,Idumea)建立勢力。至於他們的本土──死海以南的西珥山地帶,在西元前五世紀已逐漸被阿拉伯人入侵,到第四世紀完全被拿巴提人(Nabateans)吞併,仍以彼得拉為首都。西元前三世紀至西元一世紀,彼得拉是非常繁榮的城市和貿易中樞,但西元\cs16106年,拿巴提被併入羅馬帝國的版圖,彼得拉從此消沉,到最後完全荒廢湮沒。到西元1812年,這個在玫瑰紅色的山岩上雕出來的城市才再度被人發現,見證了俄巴底亞預言的真確。至於以土買的命運則略有不同,在新舊兩約間,它時有興衰,主耶穌時代的希律王便是以土買人。西元70年耶路撒冷被羅馬人攻陷後,以土買也隨之在歷史上消失了。──《靈修版聖經注釋》

 

【寫作背景】「俄巴底亞」的意思是「耶和華的僕人」,這名稱在舊約屢屢出現(參王上十八3;代下十七7;卅四12;尼十5),所以我們無法知道作者是那一位俄巴底亞。

         至於本書寫成的日期也是很難確定 。 學者的意見是根據1114節的解釋而定:有些以為這兒是描寫主前五八六年耶路撒冷淪亡、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的事(參王下二十五章);另一些學者則以為這兒是指約蘭作猶大王時,非利士人和亞拉伯人劫掠猶大的事(代下二十一16, 17)。 另一方面,一些學者認為 1214節 是預言將要發生的事,而別的學者則認定這幾節是目擊證人對一些歷史事實的描繪。此外,學者對於俄巴底亞書和類似經文(如耶四九722;珥三19;二32)的關係 ,也有不同的解釋。不過,詩篇一三七7明顯提到  : 當耶路撒冷為巴比倫攻陷時,以東人落井下石的態度,根據這點以及本章的上下文,似乎較合情理的看法是:作者目睹主前五八六年的慘劇後不久,寫下他對以東的信息。

         以東人是以掃的後裔,歷代一直與以色列人為仇(以色列人源出雅各── 以掃的兄弟) , 參看創卅六章; 民二十18; 撒下八14;王下八20;十四7;代下二十一8;二十五11 。 在俄巴底亞的時代,西拉(後稱彼得拉)是以東的首都。主前六世紀末,以東人逐漸霸佔了先前猶大的南方,在那兒(後稱以土買)建立勢力。至於他們的本土──死海以南的西珥山地帶 ,主前五世紀已逐漸被亞拉伯人侵入,到第四世紀,完全給拿巴提人併吞,仍以彼得拉為首都。主前三世紀至主後一世紀,彼得拉是無比繁榮的城市和貿易中樞,但主後一○六年,拿巴提歸入羅馬帝國版圖,彼得拉從此消沉以至完全荒 ,直至主後一八一二年,這從玫瑰紅色山嚴雕成的城市才再度被人發現,默然地證實俄巴底亞預言的真確。至於以上買的命運則略有不同,在新舊兩約間,它時有興衰,主耶穌時代的希律王便是以土買人。到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羅馬人攻陷時,以土買也從此在歷史上消逝了。──《串珠聖經注釋》

 

歷史背景】以東人是雅各的哥哥以掃的後代。自從有一次以東人拒絕以色列人行軍通過他們的領土後,兩個民族之間就產生了無法消除的敵意。以色列在大多數時候控制著以東人。以東地區在貿易和采銅方面佔有很重要的地位。

         現在的Petra是以東人最初的居住地。他們生活在那裡的岩石叢中,並形成了一定的文化基礎,其他民族的人又在此基礎上繼續發展。大約在西元前580年左右,以東人開始滲透進猶大南部,那個地區在尼布甲尼撒擄掠了大批百姓之後變得人口稀少。一個名叫Nabataeans的新興部落緊隨其後佔據了Petra。這些人屬於阿拉伯人,但說的是亞蘭語。我們今天在Petra 看到的由石頭堆砌而成的建築都是他們遺留下來的,他們同時也留一許多碑文。

         在瑪加比王朝時期,以東人被John Hyreanus(西元前134104年)所征服。他強迫他們行割禮並皈依猶太教。這一地區的希臘文名字是Idumea。亞歷山大(Alexander Jannaeus)任命安提派特(Antipater I)為Idumea的總督,他就是大希律的祖父。── 佚名《俄巴底亞書筆記》

 

預言的背景】先知俄巴底不太出名。本書也沒有記載有關他的家庭及其相關的背景情況。他的名字的意思是“耶和華的僕人”,因而可能是一個常見的名字。曾遇見過以利亞的亞哈的酒政(王上十八章),他的名字也叫俄巴底。本書沒有提供的足夠的資料使我們能瞭解當地那時的歷史處境。當時在猶大發生了一場大災難,以東人因此而幸災樂禍。這場災難最有可能就是尼布甲尼撒毀滅聖城和聖殿。當然,這也可能是更早些時候;但我相信,這肯定是一場猶大歷史中最大的浩劫。── 佚名《俄巴底亞書筆記》

 

【物件——以東】以東位於今日約旦南部,為昔日以色列的鄰國,有充足的雨水,農業與貿易發達。它的城市可藉山上的要塞得到保護,軍事上的防禦相當牢固。在本卷書寫成之前,以東常與其他國家攻打猶大。以東是以色列人的血緣兄弟( 創 25:19∼45 ),但是當時以東卻是猶大的心腹大患,因為當別的國家打猶大時,以東必定加入幫忙別的國家。照理兄弟有難應該要義不容辭去幫忙,但是以東卻是幸災樂禍,並且還趁火打劫,劫掠以色列的邊境。以東人在西元第五世紀也被另一敵國逐出國土。── 蔡哲民《俄巴底亞書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