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拿書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拿四4合乎理嗎?】「耶和華說:你這樣發怒合乎理嗎?」

  人常是用不公道的天平,衡量自己與別人的標準不同。
  先知約拿,不是一個完全人,但真正是神所重用的僕人。我們看見他的人,他的行動,也仿佛看見他的心。他天真,他誠實,是像加利利人彼得,拿但業一樣的性情中人。他不論對人對神,是就是,非就非,不歡喜就是不歡喜,卻不肯陽奉陰違,也不敷衍應付;他除非不要作,要作就全心全意的去作。他不同意的時候,就向神講理,戇直的講理,似乎是有些頂撞神;我們總難以鼓勵人向神這樣禱告。他知道神是真實的,他把神當神。不過,這可愛的“真以色列人”,不明白恩典。
  神不跟先知約拿講神學理論,只同他論理;而且表演給他看,要他親身體驗。神這樣的耐心,這樣的俯就人,顯明人內心的情形,這是我們極少了解的部分。神這樣下工夫,是要向人顯示:甚麼是神的恩典。
  先知約拿宣告了審判的信息,就出了城,到城東方一個安全的距離,大約是高地,在那媟f了一座棚,耐心的等,花四十天的時間在等,“要看那城究竟如何”(拿四:5)。
  原來約拿並不是另有約會日程。但他為甚麼只在尼尼微用一天的時間?如果說,他怕在尼尼微過夜不妥當;他又知道了城中人悔改的消息,也知道神不降罰的事。他與其在城外棚下面,耗那多時間枯坐等候觀察,進城去向初信悔改的人,作些跟進培訓的工作,豈不是應當的?且不說種族了解文化交流。

“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耶和華啊,現在求你取我的命吧!因為我死了比活著還好。”(拿四:2-3

  這算是甚麼禱告!他是向神說:“你讓這些人活著,就給我死吧!”這當然難說是出於愛的動機,倒仿佛是要爭個你死我活,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原因是他不願見先知言不應驗,有損自我形象,潛伏的種族成見,就乘機滋長。約拿還說: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實際上他不知道“恩典”!
  神安排蓖麻生長,安排蟲子咬死蓖麻,安排炎熱的東風,顯示祂有完全的主權;也顯示約拿的孩子氣,而他的“草菅人命”,觀念何等錯誤。要明白神的恩典,作與神同心的僕人。── 于中旻《約拿書箋記》

 

【拿四5傳道卻不顧念人】約拿到城外要看看那城到底如何,這是幸災樂禍之表示。在第一章我們可以看見,當風浪如此大,他卻到底艙去睡覺,他總不介意。現在他傳道後,如果神將城毀滅,他就喜悅,但如今他見神不降所說的災,他就大失所望。他到城外去看看,那時他巴不得尼尼微毀滅,我們有如此嗎?我親眼見過一位弟兄,他信主很久,但他的妻子兒女都沒有信。他從來不叫家人來聚會,但卻與別人講道,而沒有勸妻子來聽福音。有一次我問他,你妻子兒女為何不來聽福音?他說:不要理她們,她們太無用,不要給她們聽福音,他是何等自私,只是顧自己。── 楊濬哲《約拿書七講》

 

【拿四6~8】「耶和華安排。」

這書屢次提起主安排的恩典,他會預備安排大魚、蓖麻、蟲子以及東風。

他安排大魚(一章十七節)當我們智盡力乏,臨近毀滅的時候,他來幫助我們,將我們帶回到他的面前。

他安排蓖麻(四章六節)。它的影兒可遮蓋我們的頭,脫離苦楚。友誼,產業以及其他的成就好似蓖麻一般,使我們歡悅,雖然我們沒有即刻承認這些是天父恩慈的安排。

他安排蟲子與東風,約拿情願看見尼尼微傾覆,卻捨不得蓖麻枯槁,他不會有所覺醒,看見屬靈的真相,所以神讓蟲子與東風來作成這份工。約拿必須受教,他看重蓖麻,好像神看重尼尼微城一般。但是神工作更多,他先造那些人,還要使他們人口增多(十一節)。

多少時候,神允許蓖麻死去,好教導我們深切的功課。雖然我們保持它青綠,但是葉子越來越枯黃,最後終於死去。它們凋落在塵土中,東風是來自大能的手,結果我們知道若是蓖麻還沒有枯死,還可保護我們,神的兒女啊,在東風中發昏,不要求死,到磐石的蔭下,那裡是疲乏之地的青綠處,那裡有人子,祂是炎熱中遮蓋的蔭庇。──邁爾《珍貴的片刻》

 

【拿四11「我豈能不愛惜呢?」本書以問話作為結束,表示要我們經反覆思想而看見自己就是本書的主角。從前有位先生,很喜歡批評別人。他有著高度的「進視眼」,一次,他同他的太太到一家飯店,剛要進大門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人,他覺得非常不順眼,就批評起來了。「你看那個人,大腹便便,走起路來搖搖晃晃,一付非常不對稱的模樣。」他大聲的講。他太太在旁邊一直拉他,叫他不要講啦!說:「前面是一面鏡子,你所罵的那個人就是你自己呀!」約拿書就像一面鏡子,其目的不只是讓我們知道一點約拿的故事,更是要把我們帶到這卷書堶情A並提醒我們──我們就是那個人。── 陳希曾《與主同軛──約拿書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