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彌迦書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彌六3神在何事惹你厭煩?】厭煩就是討厭的意思,因神的恩典太多,我們不但不感謝神,反而厭煩神,這是合理的嗎?

         每個小孩,總是愛找她的父母。我們學校有些老師,夫婦都是教書的,所以上課時,他們的孩子因為沒有人照顧,常常在課室門口走來走去,等到一下課,雖然只有幾分鐘,但孩子們總愛媽媽抱一抱,這是天性。正如向日葵朝向太陽一樣。可是當他們長大之後,就不要父母了,拒絕父母對他們的愛心,而且討厭父母。結婚之後,更與父母疏遠,不常回到父家,但父母的心,總愛看看兒女。我小時,每天晚上,定要與胡教士和石醫生親嘴問安。但長大,有時就不願去。今天我們的靈性也是如此,我們知道要感謝神,但不願去,或去一次,以後就討厭神了。聖經叫我們要長大像基督耶穌的身量,如不願朝見祂,怎能效法祂,怎能像祂呢!——藍如溪《彌迦書信息》

 

彌六3~5不可忘恩負義】巴蘭是貪愛錢財的先知,但神卻改變他想咒詛以色列人的話,成為祝福的話。這些都是神向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是忘記,乃是忘恩負義。

         今天在座各位,個個都比以前好。這不是神的恩典嗎?先講伯特利,一九四七年我們回到嘉林邊道,因為被日軍佔住,電線沒有留下一條,衛生設備全無,只剩下一扇門。我們入去第一晚,不能關門,我們十幾人,睡在地板上。但今天,我不是誇口,只是見証神的恩典,有學生一千九百多人,以前的可憐,今天的豐富,這不是神特別的恩待嗎?

         再講我自己吧,我三歲喪父,六歲喪母。我三歲時便成為孤兒。幾十年前,我國重男輕女。要不是神感動我母親,留下遺囑,要家人不可從胡教士與石美玉醫生領回兩個女兒(因我還有一個姊妹。)我怎能在伯特利的創辦人胡教士與石醫生手中養大成人。我一回想這些,心堳K存感恩的心。

         當日軍入香港,我們分三隊返內地,當時有位三十歲的太太,有五個兒女,她的丈夫在菲律賓,父母則在大陸,因此要求我們帶領她與兒女一同入大陸,其實我們沒有幫助她作什麼,只答應她和我們同行。但以後她因為常存感恩的心,不住恩待伯特利同工,那知她這樣作,神也大大賜福給她和她的兒女。可見感恩是蒙恩的先決條件。——藍如溪《彌迦書信息》

 

6~7我當獻上什麼?我們朝見神,不可空著雙手。那麼我們當獻上什麼!纔能討神喜悅。若我們所獻上的,是照人的方法,是不能討神喜悅的。「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麼?」(七節)神只有一法,我們要贖罪,單靠神的羔羊,不是靠千千萬萬的公羊。神要的是主耶穌的寶血,不是要我們的油河。我們獻上的,不在乎量多,也不在乎價值高貴,乃是在乎神所要的,才蒙神喜悅。

         有時我們以為將功贖罪,勞勞碌碌,東奔西走的傳福音,目的不是拯救靈魂,而是要減少良心不安,這不是神所喜悅的。有時我們又以金錢去買平安,獻上金錢,如千千萬萬的公羊,以為可以買平安。從前我們有位同工,每月將收入的十分之二獻給神,我以為他是為愛神,輕看金錢。但不久他便要離開,後來我查明他行了不義的事,心中不平安,想用金錢賄賂神,來求平安,這是人的方法。

         神所要的只有一件就是聽命、順從。順從是基督徒在生活上對神存著永不改變的態度。時刻對神的旨意有敏感。——藍如溪《彌迦書信息》

 

【彌六8「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獻祭的事不僅在以色列,也在列國,鄰邦獻祭有牛羊、油河甚至幼童,實在令神憎惡。外在的禮儀確沒有聖潔的目的,正如孩童對父母外表的順從,只是並不長明孝敬的心,如果他們只有外表的禮儀,實在是嚴重的問題。這些問題是巴蘭所發出的,也是神的靈放在他心中的,值得我們深思。我們要有仰慕與感謝的心,因為神從無限中出來,指示我們何為善,看祂向我們所要的是什麼。

行公義是保持公平的均衡,雇主與工人間要有公平。製造者及銷售者應以公平將貨品售與消費者,符合他們的需要。工人也應付以時間與精力,換取應得的工資。

好憐憫是關懷一切不幸者,有疾病與憂苦,我們應幫助他們,濟助他們,或其他的方法,在乎我們的作為。

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包括警醒禱告,有單獨的時間,不容任何事物阻礙我們與祂靈交。我們與神交往,不是獨語、自言自語,而是對談,與神同行交談,你要求問祂,使這些事成為你生活的常例。

──邁爾《珍貴的片刻》

 

【彌六8按神的標準生活】在今天混亂的世代中,我們聽見很多意見和聲音,我們很易把世人的生活,成為我們生活的標準。彌迦說:世人不論怎樣說和怎樣作,如果他所作的不合乎神的標準和神的話語,我們便有責任不去遵行。我們應當行正直的話語,按神的標準生活。

         一九七七年美國總統卡特就職宣誓的時候,卡特總統把手放在這節聖經上,在宣誓前他說:「我靠著神的恩典,在未來四年中行事正直,能真正行出神要我們行的標準。」在他離職時,一本雜誌報導他與內閣的談話,他表示很失望。他說:「有些事情我們知道應當怎樣做,但在這種環境和社會中卻行不通,是非常可惜的事。」在一個不尊敬神的社會堶情A沒有可能照神的話行得通。

         一百年前英國大主教湯普威廉,他見當時的首相時,首相表示應按登山的寶訓來治理國家,但湯普威廉說不可能,怎麼一個主教說用聖經治理國家不可能呢?湯普威廉說,登山寶訓是神給屬神的人生活的標準。今天我們國家的人不全都屬神的,你不能用神的話來治理一個不屬神的社會,這說話是很普遍。但最可惜的今天許多屬神的人也不能用神的話來生活,這是多麼大的悲劇和可惜的事!

         今天在教會和基督徒圈子堙A許多時候也不能按神的標準來過生活,有許多不正義的行動,我們看見有某教會與某教會打官司,教會埵陷裗F的行為。神責備百姓說:「在你們中間有可惡的小升鬥麼,你們仍然用不公道的天平和囊中詭詐的法碼。」在社會詭詐欺騙非常普遍,但可惜在基督徒圈子中也常常發現這樣。最近我與一位在市政局圖書館工作的弟兄談話,他工作了兩年多,而每週平均失書三十多本;甚至在基督教學校也有失書,為甚麼如此?有一位在超級市場工作的人表示,在他們營業額的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三是被人所偷竊成了很普遍的事情,故此他們訂價錢時也把這損失列入預算之內。有很多方面有時不是很明顯的,但卻有許多方面卻顯明是不公平的。現時地產市道較好,他們不是按成本和利潤定價錢,而無理將價錢提高,除非你不買。專利的大機構,是按照自己的方法,可以定出很高的利潤,這都是不公道的天平和法碼;——鮑會園《亂世中的呼召──彌迦書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