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那鴻書導論拾穗

 

那鴻書提要

 

壹 關於先知那鴻

一 關於本書著者那鴻的生平,除了一章一節之外,聖經中並沒其他的記載了。他是一個先知,神給他默示,專論亞述國和它的首都尼尼微的滅亡。

二 先知那鴻是伊勒歌斯人。伊勒歌斯究在何處,這是研究聖經者所難斷定的問題。有的說伊勒歌斯就是尼尼微城北數裡的一個小鎮,那裡還有一個古墓,就是那鴻的墳墓。有的說伊勒歌斯是在猶大南部。可是這些傳說都不十分可靠。根據教父耶羅米(Jerome)和一些考古家的證明,伊勒歌斯是加利利的一個小村,靠近迦百農。‘迦百農’的意義是‘那鴻之村,’就是後人紀念這位先知而命名的。

三 那鴻是北國人,卻在南國說預言。

四 ‘那鴻’的意義是‘安慰,’又作‘報復。’所以在他所傳的預言中充滿了‘安慰’和‘報復。’例如:一章七節是安慰的話,一章九節是報復的話。對於受壓迫的百姓,神藉先知給予安慰;對於殘忍、兇暴的亞述,神必給予報復。

 

貳 先知約拿與先知那鴻

先知約拿去尼尼微作工是在主前八六二年。那次因約拿傳的信息所產生的悔改是非常真摯的,也是為神所悅納的。可惜的事就是,尼尼微的良善在神仍如‘早晨的雲霧’和‘速散的甘露,’(何六4,)不能持久。過不多時,尼尼微又遠離神,甚至背叛神。於是神興起先知那鴻,在約拿傳道之後約一百五十年,藉著他宣判亞述和它的首都尼尼微的命運。那鴻所說的預言,在一百餘年後全部應驗,那時巴比倫聯合瑪代毀滅尼尼微(主前六一二年),把亞述消滅無存(主前六○九年)。

 

參 背景

那鴻是在猶大王希西家年間作先知。他原是北國加利利的伊勒歌斯人。可能是因著亞述的侵略和十支派的被擄,(王下十八912,)他就從北方逃到南方,住在耶路撒冷。那時候亞述是一個最強盛,又是最殘忍的侵略國,近東各民族對之無不栗栗危懼。尤其是猶大,剛見她的姊妹國以色列滅亡於亞述(主前七二一年),又見埃及國被亞述擊敗(主前七一一年),(參讀賽二十,)所以對於這個可怕的仇敵,晝夜提心吊膽。那鴻在這個時候和這個情況下起來作先知,安慰神的百姓不要懼怕驚惶,並告訴他們神對亞述的審判不久將臨到。本書一章的預言是指‘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事(主前七○一年)。(王下十八13。)本書二、三章的預言是指亞述後來亡於巴比倫和瑪代聯軍。

 

肆 時間和地點

一 先知那鴻說預言的時間可能是在主前七○一年,就是希西家王十四年,接下去就發生亞述侵略猶大的事。

二 先知作工的地點是在猶大。

 

伍 體裁

那鴻書是詩。那鴻的詩品在先知中是很高的,所以本書的詩非常美麗、生動,並且含有極大的力量。曾有一位著名研究先知書的學者這麼說,‘在“小先知”中,沒有別位能比那鴻那樣勇敢、懇切。他的預言是用完全合乎規律的詩寫出來的。它的開始,不只寫得壯麗,也是偉大。他對尼尼微的毀滅、傾倒、荒涼,是用最生動的彩色描出來的,既勇敢、又鮮明。’

 

陸 幾處可注意之點

一 讀本書一章時,應該同時參考王下十八、十九章,因為本書一章的預言是指亞述侵略猶大的事。

‘尼尼微人哪,設何謀攻擊耶和華呢?’(一9。)這是指‘希西家王十四年,亞述王西拿基立上來攻擊猶大的一切堅固城,將城攻取,’他又‘差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率領大軍,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裡去。’(王下十八1317。)

‘有一人從你那裡出來,圖謀邪惡,設惡計攻擊耶和華。’(鴻一11。)這是指西拿基立統率大軍來攻擊猶大,在事實上他是攻擊耶和華,並向祂挑戰說,‘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麼?’(王下十八35。)

‘耶和華如此說,尼尼微雖然勢力充足,人數繁多,也被剪除,歸於無有。猶大阿,我雖然使你受苦,卻不再使你受苦;現在我必從你頸項上折斷他的軛,扭開他的繩索。’(鴻一1213。)這是指‘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王下十九35。)此後猶大不再受亞述的欺淩了。

‘耶和華已經出令,指著尼尼微說,你名下的人必不留後;我必從你神的廟中,除滅雕刻的偶像,和鑄造的偶像;我必因你鄙陃使你歸於墳墓。’(鴻一14。)這是暗示西拿基立的結局,他‘在他的神尼斯洛廟裡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王下十九37。)

二 神藉先知約拿給尼尼微悔改的機會,因為那時尼尼微人並不認識神,他們所行的只是得罪神。神藉先知那鴻宣告祂對尼尼微的判決,不再給他們機會,因為他們認識神之後,故意背叛、辱駡、褻瀆神,(王下十八22303235,十九4610,)又故意攻打選民,侵略聖地。神對於悔罪者可以給他得恩典的機會,對於後退者可以給他悔改、回頭的機會;惟獨對於背叛、褻瀆者,神只有給他嚴厲的審判。

三 在本書中,先知說明神兩重的特性:一方面祂是‘忌邪施報的神,’‘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一23;)另一方面祂是‘不輕易發怒,’祂‘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祂的人。’(37。)這兩重的特性在信徒身上都是事實。祂是忌邪的,也就是恨惡罪的神,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因此祂要赦免他們,還得先在祂獨生子主耶穌身上討罪。同時,對於信靠祂、仰望祂的人,祂是滿有憐憫和慈愛,不輕易發怒;即或發怒,‘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詩三十5,)目的還是叫他們得益。祂也是他們在患難日子中的保障,凡信靠祂的,必不至羞愧。

四 除了先知那鴻之外,神還藉著其他的僕人預言到亞述的審判和結局。例如:

以賽亞七章十八至二十節,十章十七至十九節,十四章二十五節,三十章三十一至三十二節,三十一章八至九節,

以西結三十二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

彌迦書五章六節,西番雅二章十三節,

撒迦利亞十章十一節等等。

五 挪亞們(鴻三8)是埃及的京城。因為以色列王何細亞與埃及王梭結盟,向亞述背叛,所以亞述王在攻破撒瑪利亞之後,派遣大軍攻打埃及,擊破挪亞們。

六 ‘看哪,有報好信傳平安之人的腳登山,說,猶大阿,可以守你的節期,還你所許的願罷;因為那惡人不再從你中間經過;他已滅絕淨盡了。’(一15。)這裡不只預言到西拿基立被神擊打後,猶大人中間所傳的好消息,這也是預言主再臨後選民中間第一個喜信,並且也指主在信徒身上完全得勝,佔領後的實況,他們從此可以守屬靈的節期,(林前五8,)並還所許的奉獻的願。

七 尼尼微是建於希底結大河(創二14)之旁,城的四周盡是河流,作它的天然保障,正像埃及京城所倚靠的一樣。(鴻三8。)可是當神施行審判時,尼尼微所誇口的屏障都變成它的致命傷。那時尼尼微被圍,巴比倫聯合瑪代的軍隊引水倒灌入城,以致不能再固守,亞述遂亡。這正應驗先知的預言:‘但祂必以漲溢的洪水淹沒尼尼微,’(一8,)‘河閘開放,宮殿沖沒。’(二6。)尼尼微人所驕傲的,所有恃無恐的,反而成了神審判的工具。

 

柒 信息

本書主要的信息是:背叛神者的可怕的、無可挽回的命運、以及投靠神者在患難中的保障。

 

捌 鑰字和鑰節

一 鑰字:()‘施報,’(一2,)()滅絕淨盡。’(9。)

二 鑰節:

()‘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祂的人。’(一7。)

()‘尼尼微人哪,設何謀攻擊耶和華呢?祂必將你們滅絕淨盡,災難不再興起。’(9。)

()‘看哪,有報好信傳平安之人的腳登山,說,猶大阿,可以守你的節期,還你所許的願罷;因為那惡人不再從你中間經過;他已滅絕淨盡了。’(15。)

玖 分析

本書根據內容可以分作兩大段:審判者、審判。

 

1 審判者(一章一至七節)

一 引言。(1。)

二 審判者就是耶和華。(23。)

三 審判者的威嚴。(47。)

 

2 審判(一章八節至三章)

一 判決(一81114):

()宣告滅絕。(810。)

()尼尼微背叛的罪行。(11。)

()名被塗抹。(14。)

二 宣判中對猶大的安慰。(一121315。)

三 異象(二)-先知在異象中看見了尼尼微被圍、傾倒、滅亡、荒涼的景象。

四 必有的結局(三)-尼尼微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無可挽回。

—— 倪柝聲《聖經提要》

 

神的嚴厲──那鴻書

 

 

 

時代背景述要

對尼尼微的審判

神的性格

神是忌邪的神

(一)為神的榮耀而忌妒

(二)為神的名而忌妒

(三)為神的愛而忌妒

神乃是審判者——他是一位施報的神

尼尼微代表世界

神對世界的負擔

 

讀經:

 

「論尼尼微的默示,就是伊勒歌斯人那鴻所得的默示。耶和華是忌邪施報的神。耶和華施報大有忿怒;向他的敵人施報,向他的仇敵懷怒;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約為無罪。他剩旋風和暴風而來,雲彩為他腳下的塵土。他斥青海,使海幹了,使一切江河乾涸。巴珊和迦密的樹林衰殘;利巴嫩的花草也衰殘了。大山因他震動;小山也都消化。大地在他面前突起;世界和住在其間的,也都如此。他發忿恨,誰能立得住呢?他發烈怒,誰能當得起呢?他的忿怒如火傾倒;磐石因他崩裂。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他的人。但他必以漲溢的洪水淹沒尼尼微,人驅逐仇敵進入黑暗。尼尼微人哪!設何謀攻擊耶和華呢?他必將你們滅絕淨盡;災難不再興起。你們像叢雜的荊棘,像喝醉了的人,又如枯乾的碎禾皆全然燒滅。有一人從你那裡出來,圖謀邪惡,設惡計攻擊耶和華。耶和華如此說:尼尼微雖然勢力充足,人數繁多,也被剪除,歸於無有。猶大啊,我雖然使你受苦,卻不再使你受苦。現在我必從你頸項上折斷他的軛,扭開他的繩索。耶和華已經出令,指著尼尼微說:你名下的人必不留後;我必從你神的廟中,除滅雕刻的偶像和鑄造的偶像;我必因你鄙陋,使你歸於墳墓。看哪!有報好信傳平安之人的腳登山,說:猶大啊!可以守你的節期,還你所許的願罷!因為惡人不再從你中間經過,他已滅絕淨盡了。」

(鴻一:115

 

禱告:

 

     親愛的天父!當我們停留在你面前,我們為著你可稱頌的話語感謝讚美你。我們感謝你!因為你是一位說話的神;你已經說了話,而且你仍然在說話;而我們也盼望借著你的話語向我們說話。我們將這段時間交給你,並且求你借著你的聖靈,來作你打發這話語來,所要作成的工作,好使你的榮耀得著稱頌。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時代背景述要

 

那鴻這個名字的意思是同情、安慰或者受安慰的。我們不知道他的背景。在舊約中通常當一位先知被介紹的時候,總會告訴我們,他是誰的兒子;但對那鴻卻不是這樣,我們只看到那鴻是伊勒歌斯人。直到今天,我們仍不能確定伊勒歌斯在那裡,有一些人說它可能是在加利利一帶的地方,但是也有一些人說它是靠近在尼尼微一帶的地方。我們惟一知道的,那鴻是神在南國所興起的一位先知。

 

通常,在小先知書裡,甚至是所謂的大先知書中,聖經例行的會記載先知說預言的時代。例如:在某某人作王的年代。但是在這卷那鴻書中,就連這個也沒有記載;然而從內在的記述顯示,我們可以近乎知道先知那鴻說預言的時代。在那個時候,北國以色列已經滅亡了,它乃是在希西家王第六年時被亞述王所滅;而南國猶大仍然存在,卻是在非常軟弱的光景中。

 

在希西家王年間,亞述王西拿基立來到猶大,並且攻打它的城邑,甚至差遣他的軍長到耶路撒冷,命令他們投降。希西家向耶和華禱告,而借著先知以賽亞發出預言,說到神要作一件新事,來催毀亞述的軍隊。神果真用一個神跡的方式成全他們。西拿基立回去了以後,被他自己的兒子們謀殺了;然後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作王。以撒哈頓再一次開始遠征,到地中海的地區,在歷代志下三十三章中你可看到他的將帥們捉拿了瑪拿西,就是希西家的兒子,並且用銅煉鎖著,將他帶到亞述王所居住的巴比倫城去。希西家的兒子瑪拿西是一個惡王。

 

當你讀歷史的時候,可以看見有一次神告訴希西家將他的家整頓好並且留遺命;因為他的時候到了。但是希西家不願意死;所以他就轉臉朝牆向神呼求,神垂聽了他的呼求,而加增了他15年的壽數。就在道15年當中,發生了兩件悲劇:一件事他的兒子瑪拿西出生,兩另一件就是當巴比倫王派使者來慰問他的時候,他把自己所有的財寶都展示給他們看。最終巴比倫入侵,並且滅了猶大國。

 

瑪拿西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生的。他是猶大國所有列王中最邪惡的一個。他引進了各式各樣的偶像來敬拜,甚至在神殿的院中設立偶像。他將全國都帶離開了神。他是一個最邪惡的王。因此之故,神就差遣先知來警告他和百姓,但是他不肯聽;最後神許可他被擄、被捆綁,並且被帶到巴比倫。但是感謝神!當他落在最深的難處中的時候,他悔改了並且向主呼求,神就垂聽了,並且將他釋放。他回到了耶路撒冷,就重新建立這個國度,除掉了所有的偶像,並且恢復了在聖殿中的敬拜。但是很可惜,百姓仍然在邱壇上敬拜,只是獻給耶和華他們的神,所有在他末了的年間,有一種的恢復。很可能的,那鴻就是在那段時期,被神興起來向著猶大國作一個先知。乃是在瑪拿西從被擄之地回來之後,猶大國才有那一種的復興。即使如此,猶大仍然非常衰弱,只有一些殘餘的人民留在領土內。在以撒哈頓的治下,亞述的軍事力量幾乎已經達到了高峰,所以總有一種的懼怕不知道什麼時候亞述人會回來滅亡他們。因此之故,神就打發那鴻到猶大國去。

 

對尼尼微的審判

 

前此約一百三十年之時,神從北國以色列打發先知約拿到尼尼微去,宣告那鴻所要宣告相同的信息。約拿到了尼尼微,並且宣告說,再等四十天,尼尼微就要傾覆。但是通國都悔改了,神就赦免並放過了他們;然後神再興起了另一位先知那鴻。而神賜給那鴻的就是關乎尼尼微的默示,而卻沒有被打發到尼尼微,去向尼尼微人宣講;反而,他留在猶大,同猶大國說預言;所預言的內容乃是講到尼尼微的滅亡。這對猶大國來說是一個真實的安慰;因為當時百姓正恐懼戰兢,害怕有一天亞述要來滅亡他們。但是先知說,神要摧毀亞述,亞述人再不會來了。這對神的百姓來說,真是莫大的鼓舞;因為他們回轉歸向主,主就安慰了他們的心,應許要摧毀他們的仇敵,並且拯救他們。

 

同時,這個預言不僅是一個鼓舞,並且是一個警戒。尼尼微因著他們的罪要被毀滅,卻因著悔改而得赦免;但是當他們又回到罪中,審判最終追上了他們。所以對猶大來說,這乃是一個警誡,同樣的事也將發生,若是他們肯回轉歸向主,主會赦免他們;若是他們又回去犯罪,那麼神是公平的,審判仍然會臨到他們。所以那鴻的預言對於猶大來說是鼓舞,也是一個警誡。

 

要明白那鴻書,必須把約拿書和那鴻書放在一起;因為那鴻書實際上是約拿書的延續,也是約拿書的一個補足。這兩位先知所得著的默示都是同樣關乎尼尼微的。約拿被打發到尼尼微去,而借著他的宣講,尼尼微被饒恕了,亞述國因著悔改而得以保全;但是一百三十年之後,尼尼微又回到他們的強暴、罪惡、驕傲和自大的光景裡,而忘記了神為他們所作的,和向他們所顯的大憐憫。他們又開始了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力量,而向神挑戰;他們設計對神謀反。正因如此,那鴻的信息講到尼尼微將要被毀滅。

 

事實上,那段時期,尼尼微正在國力的高峰。我們瞭解一點關於尼尼微城的事,它乃是亞述帝國的首都,是一座大城。在舊約中,只有對這座城說它是極大的城。我們知道尼尼微在許多年以前是由背叛著寧錄所建造的。它是世界帝國的起始,是一個獨裁者所建立的國度。它也與巴別塔有關連。那是尼尼微的開始。

 

在那時,尼尼微有城牆高一百尺,而城的周圍有六十英哩。你能夠想像嗎?牆寬度足夠三輛戰車並行其上,且有超過一千兩百個城樓,周圍並有護城河;沒有誰可以攻取尼尼微。所以在主前第七世紀末期,當巴比倫被興起來,就與瑪代人連合來攻打尼尼微;尼尼微忍受包圍有兩年之久,城卻始終沒有被攻破。雖然敵人切斷了那城外面的一切聯繫,並且團團地包圍著,但是尼尼微人卻屹立不動超過了兩年;在第三年下了一場暴雨結果河流氾濫,城裡淹水,有一部分的城牆倒塌了。在尼尼微城中有這麼一句古老的諺話說:「除非護城河首先成為這座城的敵人,就沒有人能夠攻取尼尼微城了。」果然這回因著大水的緣故,有一部分城牆倒塌,尼尼微王認為那個殲話應驗了,所以他就放棄希望,召聚了自己的百姓,和所有的皇室家族,並且聚攏皇宮中一切的財物,放一把火都燒盡了。那就是尼尼微最終的覆亡。很可能是在主前六百廿五年。雖然尼尼微是這樣一個堅固極大的城池,最終卻完全被毀滅,這預言就應驗了。

 

神的性格

                               

當我們研讀那鴻書的時候,我認為在這卷書中,最重要的事情是能看見神的性格。我們才讀完彌迦書,而彌迦的信息是:「神啊!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饒恕你產業之餘民的罪過;不永遠懷怒,喜愛施恩;必再憐憫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你必按古時起誓應許我們列祖的話,向雅各發誠實,向亞伯拉罕施慈愛。」(彌七:1820

 

彌迦書的信息乃是講到我們的神是有憐憫、有恩慈的。他喜愛施恩,要將我們的罪投於深海。他乃是信實的神,永遠紀念他與自己百姓所立的約。他是何等有憐憫、有慈愛、並且饒恕人的神!這乃是我們所認識的神!有誰像他呢?他乃是獨一的神!

 

但是當你讀那鴻書的時候,卻很可能得到一個相反的印象,因為他說:「耶和華是忌邪施報的神;耶和華施極大有忿怒。」那不是有矛盾嗎?讓我們讀新約裡面的一節:「可見神的恩慈和嚴厲;向那跌倒的人是嚴厲的,向你是有恩慈的;只要你長久在他的恩慈裡;不然你也要被砍下來。」(羅十一:22)這裡你看到使徒保羅提到神對付人方法的兩方面,一面你看見是嚴厲的;另一面你看到是良善的。對那些跌倒的人是嚴厲的,但是對那些住在他良善裡的乃是良善的。二者是不矛盾的,乃是神性格中的兩面。事實上,在彌迦說到神赦免我們的罪孽,喜愛向我們施恩慈的同時,他也提到他並不永遠懷怒。換言之,他有怒氣,卻不永遠懷怒。

 

在那鴻書中,你發現神是一位忌邪施報的神,但是他又說他不輕易發怒。而在彌迦書中,你可以看見神向著與他立約的百姓,向著回轉歸向他的人們,同著那些住在他慈愛良善中的子民,他乃是滿有憐憫的。而且在那鴻書中,你看見神的怒氣要倒在他的對頭和他的仇敵身上。這乃是神性情中的兩方面。他乃是嚴厲的,一點不軟弱,也不縱容,不輕忽;但他是堅強的,是公平的,是公義的。然而另一面,對那信靠他的人乃是有憐憫、有恩慈、良善並且信實的,所以這並非矛盾而是互補。這乃是我們所認識的神。這乃是我們所敬拜的神。這乃是我們所服事的神。我們需要認識我們的神,他乃是有憐憫、有恩慈的神;並且我們不要忘記,同時神也是忌邪施報的神,而過敬虔的生活,乃是照著神所是的認識他!

 

神是忌邪的神

 

「耶和華是忌邪施報的神。」我們不喜歡聽到忌妒這個詞,(譯者按忌邪在原文乃是忌妒)在我們的意念中,它有一種不好的含意。一面來說,在墮落的人裡,這詞確有不好約含意;但是我們知道,忌妒本身乃是中性的,所以需要看上下文是怎樣的。這裡頭他是忌邪的神,乃是在好的一面。在聖經中提到他是忌邪的神乃是在出埃及記第廿章五節:我們記得當神將十誡給以色列人,在第二條誡命中,他說:「你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心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這是在聖經中,我們第一次看到「神是忌邪的神」。

 

1.為他的榮耀而忌妒

 

那麼他的忌妒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他的忌妒乃是為著他的榮耀。什麼是神的榮耀呢?我們的神乃是獨一的神!他是惟一的那一位。他是獨特的,是在萬有之上,是惟一配得敬拜和事奉的。為著那個榮耀,他是非常忌妒的。換言之,他不會與任何人分享那個榮耀;若有任何事物來奪取他的榮耀或分享他的榮耀,你會發現,他是烈火的神。在申命記四章24節:「因為耶和華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沒有人能夠干犯神的榮耀;那就是說,沒有人能干犯神所是的。我們知道神的榮耀實際上就是神所是的,他不容許任何事干犯那個榮耀;因此之故,他就為著那個榮耀而非常的忌邪。這是我們所需要學習的一件事。我們需要認識我們的神是忌邪的神,我們需要非常的小心,免得在不覺察的時候,或多或少侵入了神榮耀的境地。神是非常忌邪的,當他的榮耀被干犯的時候,會用他的烈火來焚燒。

 

2.為他的名而忌妒

 

不僅如此,我們也發現神也為他自己的名而忌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使雅各被擄的人歸回,要憐憫以色列全家,又為我的聖名發熱心。」(結卅九:25)神為他的名而忌邪。他將他名託付以色列人;但是很不幸的,他們卻沒有保守神聖潔的名,相反的,他們使神的名受羞辱受指責。而神對於他自己的名是非常忌邪的,所以就刑罰以色列人;因著他自己名的緣故,他責罰雅各;為著他自己名的緣故,他甚至興起外邦人作為管教的杖,來管教他自己的百姓,好使他自己的名不受羞辱,使人們不至於這樣說,你們看這一班稱作在神名下的人,他們的神就像他們一樣。神必須在他的百姓中,來保守並且洗雪他自己的名所受的汙損。然而神所興起的那枝作為管教自己百姓的杖,卻自大超過了神所允許他們的程度,而開始信靠自己的力量,認為他們可以作得到,甚至褻瀆神;他們說:你所服事的神算不得什麼,我們毀滅了其它的神和國度,所以我們也要毀滅你們的神和你的國度。因此,他的手就轉向這些國家,並且審判他們;因為神是忌邪的神。他為自己的名是忌邪的,神不能容許自己的名受到褻瀆。

 

我們記得,在舊約裡,人們如何在神面前懇求。例如:但以理和摩西都知道,在自己裡面是沒有權利來懇求的;然而有一件事是可以作的,他們為著他自己名的緣故來懇求神的憐憫和恩典。摩西說,主啊!你用你大能的作為,將自己的百姓從這埃及地領出來,列國的人也聽見了;若是現在你滅絕他們,人們要說,你不能將他們領進應許之地,那麼你的名將會受怎樣的議論呢?神就聽了摩西的禱告。

 

但以理也用同樣的事來懇求:我們沒有權利,我們犯了罪;但是神哪!這一班乃是稱為你名下的百姓,請你紀念你自己的名。神就垂聽了他的禱告。所以請記住,我們的神乃是為著他自己的聖名而忌邪的。

 

3.為他的愛而忌妒

 

「與我說話的天使對我說,你要宣告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裡極其火熱。」(亞一:14)神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裡極其火熱,乃是因著他的愛。神把他的愛放在耶路撒冷,放在錫安之上。神有他自己為著耶路撒冷,為著錫安他的目的,而神定意要看見,在他自己的愛中所定的目的能夠完全應驗。當那個目的受到干犯或者干擾的時候,他是非常忌邪的。換言之,他要留意讓他的愛、他的目的能夠成全,我們為著神這樣的忌邪,感謝他!

 

又有時候,我們認為忌妒不是一種表達的方式,但是若沒有忌妒怎能說是一種愛呢?愛是如此的專注,如此的純潔,愛不容許任何事來與其共有,即使其中分取一點點;愛要得著全部。那就是神對我們所要的。他是用如此的大愛來愛我們,不容許任何事把我們從他的愛中奪去,或是把我們在他的愛中,所定意為我們預備的挪開。我們要為著神的忌邪感謝他!若神不是忌邪的,他會說,你可以走你的路,即使你是屬於我的;如果你飄離了,不能成全我的目的,不要緊,我會放過你,讓你流失。不!那不是神!神乃是一位忌邪的神!他要留意使他的愛能夠完全,他要在他揀選的人身上完成他自己的工作。所以我們的神是忌邪的。為此,我們感謝神!

 

神乃是審判者——他是一位施報的神

 

在我們墮落的心思中,施報又是一個很壞的詞彙,如果容許我們對仇敵施行報復,那將是極其醜陋行為;因為我們不夠資格。只有神是全地的審判者;假若地上沒有審判者,全地會成為什麼樣子呢?而全地的審判者總是行公義的;這就是亞伯拉罕所以在神面前懇求的緣故。當神定意要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時候,亞伯拉罕向神懇求說:全地的審判者豈會行不義,而容讓義人與罪人一同滅亡嗎?當然不會!你是一位公平、公義的神!你是全地的審判者!神就應允了亞伯拉罕,而拯救了羅得。神乃是那獨一有智識者。惟他有審判能力;我們不夠資格來審判,或者來報應。

 

我們的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約翰福音五章裡記載,主說:「我憑著自己不能作什麼;我怎麼聽見,就怎麼審判;我的審判也是公平的;因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在我們主從死裡復活並且升天以後,神設立他作審判活人和死人的主。(見徒十:42)他乃是那獨一有資格來審判的,這就是為什麼在羅馬書十二章裡勸我們: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不要自己動怒,要把自己交給神;因為主說:伸冤在我,他也必定報應。所以我們知道,神是全地的審判者,是公平公義的,他當然要報應和伸冤;若是他不作這件工作,那誰能作呢?

 

神正常的工作乃是施憐憫,傾倒忿怒乃是他特殊的工作。他喜歡施慈愛,而不願意來審判,但是因著他是全地公平的審判者,當被強逼的時候,就必定要審判,而不寬貸。但是在這裡,你也看見他不輕易發怒;神是何等的長久忍耐!他的長期忍耐,乃是盼望所有的人都得救,而沒有一個人沉淪。他不輕易發怒。

 

他向誰傾倒他的忿怒呢?這裡說到:耶和華向「他的敵人施報,向他的仇敵懷怒。」換言之,若你不是他的仇敵,不是他的對頭,他就不會將怒氣傾倒在你的身上。相反的,你發現在這卷那鴻書中,他說:「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他的人。」(鴻一:7)若你投靠他,即使在患難中,他要作你的保障;因為他是良善的。他只將怒氣保留為著他的仇敵;所以不要作他的仇敵。

 

我們必須認識神性格的兩面:一面認識神的嚴厲;另一面認識神的良善。一面我們需要認識他的良善,他的憐憫和他的同情;另一面我們需要認識他的公義,他的公平,他的怒氣,他的憤恨。很可惜的,大部分人只認識他的一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神的知識不平衡的原因。若是我們對神的知識是不平衡的,就會影響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使我們過著一種不平衡生活。所以我們需要照著神所是的認識他。我們不要認為這只在舊約中如此,在新約中你發現同樣的事,在哥林多後書五章14節:「原來基督的愛激勵。」(譯者按:激勵原文為約束)換言之,我們認識基督的愛;我們都知道基督的愛約束我們,他愛我們到極點,愛我們直到末了。但是我們很容易輕忽,保羅在同一章中也說,要知道主是可畏的。我們需要從兩方面來認識神:需要認識基督的愛約束我們;也需要認識主的可是,免得因為輕忽而落在神大能的手中。但是感謝神!「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他的人。」

 

尼尼微代表世界

 

關乎尼尼微的預言已經實現了。那鴻說預言的時候,大約是在主前六百五十年左右,而尼尼微是在主前六百廿五年左右覆亡,而應驗了他的預言。但是,我們知道,預言總有立刻的應驗和遠期的應驗,以及部分應驗和完全應驗的講究。這乃是預言的特性。即使如此,就歷史來說,尼尼微的傾覆在主前第七世紀就已應驗;然而它和我們今日仍然有關係;因為尼尼微不僅僅是指那座稱作尼尼微的城市,在聖經中,尼尼微或者亞述是世界的一個預表。

 

聖經用不同的城或者國度來代表這類的事。例如:埃及也是世界的一個預表,乃是預表世界財富的一面。埃及是物產豐富的地方,當各處都有饑荒的時候,那地卻有食物;但在那裡有壓制。雖然有財富,卻都是這個世界所賜的。

 

巴比倫也是這個世界的代表。通常巴比倫代表世界的偉大,然而它是混亂的;特別是在宗教方面的混亂最為突出。以色列人從埃及蒙了拯救,但是被擄到巴比倫去。換言之,正如聖經所記的,他們從物質的世界中被拯救出來,卻落進了宗教的世界裡。所以你看見巴比倫代表世界中極大的宗教系統。

 

這裡我們看見亞述,就是那邪惡的謀士,實際上是指敵基督;所以尼尼微因它極大的力量和強暴,而代表這個世界。它也代表自己力量裡的驕傲;不僅反對神甚至污蔑神,不僅背叛神並且與神爭戰。這就是世界的所是。那就是尼尼微。

 

神對世界的負擔

 

神對尼尼微的態度說出他為著世界有一個負擔。神創造了世界,且愛這個世界,但是世界卻背叛了神,變成一個強暴抵擋神的地方。它輕看神,與神為敵,且在撒但的統治之下;撒但就是神的對頭。這世界已經如此墮落,但神還是如此愛世界。他對世界有一個負擔,所以打發先知到世上來,呼召世界回轉、悔改,就可饒恕他們。因此,我們看見神怎樣借著約拿的預言,饒恕了尼尼微;但是得饒恕的原因乃是這個世界確實地悔改了。那一回,尼尼微全國都披麻蒙灰,認真地悔改,神果真饒恕了他們。

 

不僅如此,在兩千年之前,神因為深愛世上的人,就差遣他的獨生子來到世上,流血捨命,要呼召地上的人回到他自己面前;然而世界拒絕了他,將他釘死。雖然如此,他仍然不輕易發怒。我們知道,神的忿怒臨到了這個世界,臨到那些向他不虔不義的人。正像羅馬書第一章所講論的,從一面看,神的憤怒即將發作;但另一面,他仍然忍住他的怒氣,仍然給世界有機會。不是因為我們的主耽延,乃是因著他不願意看見有一個人沉淪,而願意所有人都悔改而得救。那乃是神琱[的忍耐。但是不要認為這個世界最後可不要受審判,主的話語很清楚的告訴我們,那個日子很快的就要來到;基督要回來審判這個世界。審判要臨到這個世界。當羔羊的忿怒臨到時,誰能站立得住呢?

 

若是你讀啟示錄第六章,就會看見羔羊的忿怒臨到。我們認為羔羊是非常的溫柔,從不會動怒,我們可以向羔羊任意而行,而羔羊只會默默受苦;但是有一天,羔羊要滿有怒氣,誰也站立不住!人們要向山呼喊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羔羊的忿怒。有一天,審判要臨到全地;因為他們不肯悔改。神是公平的,他向那些跌倒的人是嚴厲;但是感謝神!他是良善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神的人。

 

就著一面意義來說,神的忿怒已經在這地上發作了。今天我們看見,在世界中有許多的難處。這乃是艱難的日子;而我們正生活在其中。你是不是認為神忘記了我們,丟棄了我們?不!他是良善的!在這患難的日子中,他要作我們保障;因為他認得我們。他認識那些投靠他的人,所以我們只要投靠他。雖然我們生活在這個患難的時代中,但我們有把握說,神是我們的保障,我們藏在他裡面;他認識我們這些投靠他的人。當全世界都在害怕和戰兢中,當世人像即將全地的災禍而惶恐不可終日時,我們要抬頭仰望,因為我們的救贖主已經近了。

 

弟兄姊妹們!我們的神豈不是良善的嗎?感謝神!借著信心和盼望,我們可以活著經過這一個患難的時代,並知道它不會太長的。那應許要來的必要快來。主耶穌!我願你來!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因著你先知的話語得了安慰。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雖然審判的日子已經快要臨到,然而我們知道你是我們的保障,在你裡面我們有安息和平安。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你知道怎樣分別那義的和不義的。雖然在我們裡面,我們是那不義的;但是在基督耶穌裡,你已經算我們為義的。所以今天我們來到你的面前,裡面是充滿了盼望;因為知道你拯救了我們,並且要拯救我們到底。我們感謝你!我們知這所信值的是誰,並且也深信,你能夠保全我們所交托你的,直到那日。主啊!我們感謝你!奉主耶穌基督名。阿們!── 江守道《神說話了──舊約各卷精華》

 

那鴻書──毀滅神的仇敵

 

那鴻之名意:安慰與報復

   鑰節:滅絕淨盡神的仇敵,神的兒女不再受災苦害。 [一章15]

   神有三仇敵:世界,撒但,肉體(弗二13),舊約中一切的仇敵指向這三種。

  大綱:

    一,尼尼微滅亡的宣告

    二,尼尼微滅亡的執行

    三,尼尼微滅亡的原因

  本卷書與約拿書同讀。拿鴻在約拿以後 200年出現,約拿時代尼尼微曾暫時悔改,神延長滅亡它的日子。

  仇敵是神手中的篩子,藉此來潔淨管教祂的兒女。(路廿二31

  亞述是神手中的篩子,惱怒的杖,攻擊神惱怒的百姓。(賽十5

 

[第一章] 神是聖潔的,非聖潔無人能見神 (來十二14

    神是忌邪施報的神,祂的名,祂的愛是嫉嫉的,祂不願意祂的兒女三心二意,另有所愛,因為要他們得著永遠的福分。(弗一3

    祂的心是慈愛的,祂的作為是公義的,祂的性情是聖潔的,祂的話語是信實的,祂的自己是榮耀的。

    祂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要審判祂的兒女罪惡,藉著祂的仇敵來潔淨祂的兒女,又把仇敵滅絕淨盡。

  祂的權柄統管萬有,能調動整個宇宙為祂效力,祂愛祂的兒女到無微不至的地步,連落一根頭髮都經過祂的允許,祂保守敬虔的人脫離試探,認識投靠祂的人(林後八3),在患難中保守挪亞,羅得不遭滅命的刑罰。(彼後二59

[二章] 尼尼微滅亡的執行,

    藉著巴比倫與瑪代波斯,打開水閘護城河的暴漲,使城棜侀礡A王宮燒毀,眾人逃跑,屍首成堆,廟妓赤體蒙羞,以殘暴出名的亞述受到報應。

[三章] 尼尼微滅亡的原因是敵擋神,

    殘暴不仁攻打神的選民,對俘虜挖眼砍肢,暴曬而死,對首領剝皮,對孩童祭在火柱上燙死,廟妓引誘人歸向鬼魔。

 [1119] 預言尼尼微的結局比挪亞門更慘,喝神忿怒的杯,

    逃亡無處藏身,保障倒塌,人民無力抵抗,城門敞開,仇敵涌進,受困被殺,主前612年,尼尼微滅亡。

—— 張向晨《聖經六十六卷》

 

壹、書名

 

【本書書名】本書以先知那鴻的名字名書。“那鴻”的希伯來文(nahum)有“安慰”或“同情”的意思,為“尼希米”(Nehemiah義為“主安慰”)的縮寫。──《啟導本聖經註釋》

【卷名】《那鴻書》以其作者先知那鴻命名。“那鴻”原文 Nachum 的意思是“被安慰的”或“受安慰者”。在舊約聖經其他地方沒有出現這個名字,但它與“尼希米”(耶和華已安慰)和“米拿現”(安慰者)有聯繫。──《SDA聖經住釋》

 

貳、作者

 

【本書作者】從本書的標題(一1)知道那鴻是伊勒歌斯人。但伊勒歌斯在何處,無法確知。一般相信為南國猶大一城,但也有人說可能是後來耶穌工作的中心迦百農(原文含有“那鴻”一字,有“那鴻之村”的意思)。《路加福音》的耶穌家譜所記祖先中有“拿鴻”一名(路三25),當與先知那鴻無關。──《啟導本聖經註釋》

 

叁、寫作時地

 

【時間和地點】

一 先知那鴻說預言的時間可能是在主前七○一年,就是希西家王十四年,接下去就發生亞述侵略猶大的事。

二 先知作工的地點是在猶大。

── 倪柝聲《聖經提要》

【寫作時期】本書很可能寫於主前663612年的半個世紀中,根據考古學家的資料,尼尼微城在主前612年為巴比倫人攻陷,而本書多處預言此亞述首都的滅亡,可見他說預言的時候至少早過主前612年;而本書三810提到挪亞們被擄及遷徙的事。挪亞們即底比斯(Thebes),為埃及國在南部的首都,距開羅約660公里,城甚大,橫跨尼羅河兩岸,早在主前十一世紀即已建立,現只剩一些村落。據考古學家所得資料,此城在主前663年為亞述王攻陷,可見寫作時期當在主前663年之後。──《啟導本聖經註釋》

【時間】介乎664 B.C.  612 B.C.之間,即瑪拿西、亞們、約西亞做猶大王的時候。
      1.本書三章8節提供寶貴的資料:那鴻著書時,挪亞們(底比斯)已經淪陷了。根據亞述的碑文,挪亞們是被亞述在664 B.C. 663 B.C.所攻陷。
      2.本書乃預言尼尼微的荒涼,可知成書日期在尼尼微淪陷之前,亦即在614 B.C.612 B.C.之前。

      3.成書時間約在約拿書之後100年。── 蔡哲民等《查經資料》

 

肆、主旨要義

 

【本書信息】本書透達出的主要信息是神的公義。尼尼微的淪亡是神的刑罰,懲治它圖謀邪惡、殘忍無道(一11;二1)、壓迫世上弱國(三17)、欺淩以色列(一1213)等等罪行。亞述的滅亡給了當時受壓迫的民族重睹天日的希望。增加了人民對正義必可伸張的信心。

詩人那鴻熱愛他的國家和人民,表達了對強權終必受到神膺懲的歡樂,因為神是慈愛,不輕易發怒,但也決“不以有罪的為無罪”(一3),凡不以公義立國,而以強暴、謊詐和血腥來統治的國家,都會象亞述一樣,終必敗亡(三1,57)。──《啟導本聖經註釋》

【主題】本卷聖經的主題是尼尼微城即將面臨的厄運。所以這個預言和約拿的信息處於同一時代。約拿向尼尼微傳悔改的道。由於城裡的居民在神面前自卑,這座城得救了。但後來亞述人又陷入罪惡之中。那鴻的任務就是預言神的判決,就是尼尼微的毀滅。尼尼微的傲慢、殘暴和拜偶像之風已到了惡貫滿盈的地步。亞述的諸王長期以來侮辱天上的神和祂的統治,把宇宙的創造主放在與周圍列國的偶像同等的位置上(見王下18:33-35;王下19:8-22)。因為這些國王在與其他國家作戰時自以為是在執行他們的神的旨意,亞述對神的侮辱必須停止,要麼藉著這個國家的悔改,要麼藉著它的滅亡。以賽亞原來已預言亞述軍隊在猶大的失敗(賽37:21-38),那鴻則預見到亞述帝國首都的最後陷落。──《SDA聖經住釋》

 

伍、寫本書的動機

 

【為什麼要讀那鴻書?】

任何人若想要認識的屬性──祂的公義、公平、怒氣和憤恨,並且祂的良善、憐憫和同情就必須讀本書

那鴻的意義是「安慰」,又作「報復」。本書在那鴻所傳的預言中充滿了「安慰」和「報復」。對于受壓迫的百姓,神藉先知給予安慰;對于殘忍、凶暴的亞述,神必給予報復。──楊震宇《每日讀經》

【目的】本書目的,為說明神的公義、審判必臨到外邦,尤其是尼尼微,亞述是外邦異教的代表,罪惡的化身,必須滅絕淨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那鴻書》

 

陸、本書的重要性

 

那鴻預言的應驗

    預言最佳的試驗就是看它能否應驗,亦是這一點叫我們確信聖經是神的啟示,因為它堶捱﹞F都是應驗了的預言。那鴻對尼尼微城的預言就是最佳的一個明證。二章六節先知把此城將怎樣被毀滅的方法也寫了出來——「河閘開放,宮殿沖沒」;這是否一字不改地應驗呢?我們且看下面「講壇釋經」的一段節錄便可知曉:

   「這預言能如此準確精細,又怎能是出於人的構想?當那鴻作此預言時,亞述的勢力仍然如日中大。鄰近各國無不按時納貢的,連遠遠的埃及也要臣服,腓尼基和賽普路斯日夜驚惶,猶大年年進貢。他們之富有足以雄視天下,誰敢在這時候預言她會速速滅亡?但在亞述巴尼普王駕崩之後,他們的國勢就如江河下瀉,一去不返了。埃及揭竿反叛、巴比倫不服,而新興的瑪代還備軍要攻擊尼尼微。亞述巴尼普的承繼人派拿布普拉撒(Nabopolassar)去安撫巴比倫,拿布普拉撒成功了,被亞述王封為巴比倫王。他處事極有技巧,又積極備軍,就在短短十五年間,他已有足夠的能力來掙脫亞述的軛而獨立。他與亞述的每一敵對國建立邦交,聯成一陣線,共同對抗他們的公敵。這一聯盟包括了瑪代、波斯、埃及、阿米尼亞和別的小國。每國都有一共同的火熱願望,就是要打倒亞述;但開始時他們失敗了,亞述仍然維持短暫的優勢。後來聯盟國得到比翠亞(Bactria)的增援,他們就成為一支無敵的大軍。尼尼微人自知不保,就想棄城而逃,卻給聯軍圍困,只好逃入大城暫避。他們在尼尼微城困守達二年之久,直到他們守無可守。這趟是輪到他們仰息於強敵的憐憫下了。當時適值底格奡答e氾濫,把他們城堡的一大段沖毀,盟軍就乘破口而沖入,把城佔據了。尼尼微於是被陷,無數的居民被屠殺,時維西元前六○八年,正如那鴻先知所預言的。」

    尼尼微之被毀是那麼徹底,到主前二世紀時,連其城址都無法追尋(請參結三十二22  23)。── 巴斯德《聖經研究──歸納性研經》

 

柒、本書的特點

 

由於本書體裁之突出,使人研究本書是否有特別的用途。作者是否因豫言尼尼微城傾覆的事,作為感恩的詩歌頌讚神,或可用作戰爭用的軍歌,以鼓勵士氣。在死海古卷中有這樣的解釋。

於是經學家在聯想中研究,有一個假設,認為這本書有可能是禮儀用的詩歌,專供在禮拜儀式中詠唱,歌頌耶和華得勝的大能。第一章的離合詩可能有這樣的用途,第三章一至七節可能成為另一首禮儀的詩歌,甚至其他哀歌,也可以充禮拜詩。

這是基於兩種假想。第一,本書不是為傳講的,對象既為尼尼微城、亞述人,又怎能有機會向他們直接口傳呢?所以這本書不是口傳的,而是書寫的,是著作,不是記錄。以後可充禮拜的儀式之用。第二,這本書如果為禮拜之用,那鴻是否為祭司出身,好像耶利米一樣?那鴻是集祭司與先知兩種職分於一身,是祭司型的先知(Cultic Prophet)這兩個假想雖無結論,但可能是有的,這樣想法尤其為近年學者所堅持。──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那鴻書》

 

捌、本書與其他聖經書卷的關係

 

神藉先知約拿給尼尼微悔改的機會,因為那時尼尼微人並不認識神,他們所行的只是得罪神。神藉先知那鴻宣告祂對尼尼微的判決,不再給他們機會,因為他們認識神之後,故意背叛、辱駡、褻瀆神,(王下十八22303235,十九4610,)又故意攻打選民,侵略聖地。神對於悔罪者可以給他得恩典的機會,對於後退者可以給他悔改、回頭的機會;惟獨對於背叛、褻瀆者,神只有給他嚴厲的審判。── 倪柝聲《聖經提要》

【與新約的關係】

  一、本書(特別是1:2~8)描繪耶和華的屬性,跟新約的耶穌基督的屬性是一致的。首先,那鴻提醒人,耶和華是他們的救主,祂認識信靠祂的人,在患難時保護他們,作他們的避難所;同樣地,耶穌基督也認識屬祂的人(約10:14~15),因為主受死復活,信靠祂的人得以脫離人生極大的患難──撒但的權勢,不至滅亡。

  二、第一章3節:雲彩是他腳下的塵土,這跟啟示錄形容耶穌基督是坐在雲上的(啟14:14~20),互相呼應。

  三、那鴻形容 神的忿怒像火一般噴出來(1:6),在祂的盛怒之下,沒有人能站立得住。彼得形容主的日子來到的時候,所有元素都因烈火而熔化;地和地上所有的,都要被燒毀(彼後3:10)。

  四、本書顯示耶和華 神是一切受造之物的主(1:3b~6);同樣地,福音書也顯示耶穌基督是掌管大自然的主。風和海聽從祂的命令,靈界的惡魔也被祂征服;祂更是生命和死亡的主。 ──《聖經新譯本》

 

玖、鑰節

 

【本書鑰節】

「耶和華是忌邪施報的神。耶和華施報大有忿怒;向他的敵人施報,向他的仇敵懷怒。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鴻一2~3)

「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他的人。」(鴻一7)

「尼尼微人哪!設何謀攻擊耶和華呢?他必將你們滅絕淨盡,災難不再興起。」(鴻一9)

──楊震宇《每日讀經》

 

拾、鑰字

 

【本書鑰字施報(2),滅絕淨盡(9) ──楊震宇《每日讀經》

 

【鴻一1何謂那鴻書?作者是誰?】

答:1  那鴻書Book Of Nahum是舊約十二小先知書的第七卷(何、珥、摩、俄、拿、彌、鴻)。書中論到神為公義審判之主,對猶大人之勸慰。敘述尼尼微因罪惡將被傾覆毀滅之景況,至為深刻而淒涼悲慘。本書題及尼尼微一名有十次之多,是以尼尼微的傾覆為主題,它與約拿書所敘述尼尼微之悔改,實成一種強烈的對比。約拿所傳的信息是出於神的恩典,那鴻所傳的信息是出於神的刑罰。二人所說的預言,前後相隔約150年,(主前785630年),皆以尼尼微的事為主。故讀本書時應與約拿書一同研讀,才能明白其前因後果,以及神的慈愛和公義。

2  本書是用詩的體裁寫成,非常美麗生動,而且字句等齊,頗有規律,筆鋒銳利,含有極大的力量,是一首充滿愛國熱情的長詩。在當時北國以色列已經亡於亞述(主前721年,王下十七6),南國猶大亦正走向滅亡之路,(王下十八3,主前713),因此本書甚為兩國人民所重視,而相傳誦讀之。他們為神對尼尼微未來的審判毀滅的信息而高興,這個預言在其他先知書中亦曾多次被提到(賽七1820;十1719;十四25;卅31;卅一8;結卅二2223;彌五6;番二13;亞十11)。然本書對於尼尼微的毀滅傾倒,荒涼的情景,描寫最為生動,莊嚴偉大,驚險詳盡而鮮明,在先知書中佔有極高的價值。

3  尼尼微城是亞述帝國的首都,建於希底結大河之旁,(創二14),四周盡是河流。當那鴻作先知的時代,它是世界的後城,兇殘強暴,(鴻二1113)。其外城長約30哩,寬10哩,共有五層城牆。牆高100尺,城樓高1200尺,並有三層護城河,乃由外國擄來千萬的奴隸所築成。其中有一道護城河,寬140尺,深60尺,由1200座城樓所監視。尼尼微的內城長約3裡,寬1裡半,周圍長約8裡,此城在那鴻所發出預言後約廿年,被巴比倫軍隊進攻,戰爭經過二年之久。最後護城河水閘忽然陡漲,將成牆一部分沖毀(二6),以致敵軍直撲城中,大施毀滅,刀光劍影,殺氣騰騰,屍橫遍野,十分淒慘(二34;三17)。

此正應驗了那鴻先知的預言,其時間約在主前607年。這個罪惡滿盈強暴好戰之城,從此遂永遠淹沒。在主後1820年,英國考古學家黎雅各James Rich經過四個月的時間,觀察而發現尼尼微城的原址,掘出亞述王宮及無數碑文與藏書樓等珍貴物件,此足證明聖經之記載真實無誤。

4  本書系伊勒歌斯人那鴻Nahum(意安慰或憐憫,與亞摩斯父親拿鴻原文同名,路三25)于猶大國所寫,約在主前663607年間。其發言對象為尼尼微,時當猶大王希西家秉政的時期(王下十八913)。他與猶大國以賽亞、彌迦、西番雅為同時代的先知。關於那鴻的故鄉伊勒歌斯Elkosh究在何處,其說不一,難以斷定。惟據拉丁學者耶柔米Jerome和一些考古家的證明,其地點是指在加利利的一個小村,靠近迦伯農Capernaum(意節那鴻之村,安慰之鄉,太四13;路四31)。那鴻可能住在迦伯農,或是此城的創建人,因此而命名為拿鴻的故居,則他與約拿,耶穌同是屬於加利利省的。那鴻可能是因當時亞述的侵略和北國十個支派的放逐,而逃到南國猶大之地,住下耶路撒冷,於是乃為猶大的先知。——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著者】這卷小書的作者是那鴻;他的名字帶諷刺地含有『安慰』的意思,但是在他的話堿O很少有安慰的成分。他是伊勒歌斯人,從尼尼微的廢墟向北約二十裡,那埵陪荍瓛羉椄高爾庫斯(阿拉伯文為Al-Kush);根據當地的傳說,那鴻的墓位於那堙A但是這傳說的歷史可靠性並不高。在所有各種假設之中,最有可能的是伊勒歌斯是在猶大南部的一個小村莊,不過它的準確名稱和地點現在已經遺失了。

         無論如何,雖然那鴻的家鄉還一直不甚明確,他很可能是猶大的居民,而表達的感想是那些處於西元前第七世紀後期的猶太人的感情。雖然我們不能確定這些預言準確的日期,但它們很可能在主前六六三至六一二年間宣講的,而極可能是在主前六一二年以前數年,亦即尼尼微最後崩潰的日子。——《每日研經叢書》

 

信息】那鴻書的信息是關於神的屬性,並祂與世人的關係(不僅是祂自己的百姓,甚至是那些不承認祂的人)。本書開頭的詩歌(一28)標出了整個預言的背景。耶和華既有神的獨一地位,就要求絕對的忠貞,祂也必嚴厲地對那些敵擋祂、逼迫祂子民的人施加報復(一2)。雖然祂有時延遲刑罰而顯出祂的忍耐,祂卻是公義的,祂的公義至終一定要得著滿足,否則審判就必來臨(一3)。連神自己的百姓,無論是以色列人或是教會,都不能免於審判。神所要的不是因神這一方在過去所成就(無論是在西乃山或加略山)而帶來的地位或關係,而是要求人這一方持續以信靠與依賴來回應神(一7)。

         耶和華使用祂普世的標準來敵擋邪惡,無論要對邪惡負起責任的是誰(參︰摩一3∼二16)。雖然神曾揀選亞述成為祂的工具,來刑罰頑梗悖逆的以色列(賽七17,十56),祂卻堅持此一國家必須為它在執行這任務時所犯的過度殘暴負起責任(賽十719;參︰番二1415)。神藉著那鴻所傳的信息,乃是要鼓勵祂的百姓。以色列人面對著曾征服尼羅河到底格裡斯河廣大區域、似乎無法抵擋之敵軍的侵略,不能倚靠自己的勢力,只能仰望神的拯救。然而,就在幾年之內,那無敵者就被神的手所打敗,沒有一個國家能站在祂面前。教會面對著勢力或意識形態的脅迫,也只能站在以色列同等的地位上,信靠那位「大有能力」的神(一3)。──《丁道爾聖經註釋》

 

【那鴻書的信息】那鴻書沒有甚麼有仁慈的話,並不愛護尼尼微的居民,也不關注他們的命運。著者採納了一種神義論(theodicy),為上帝命定按人類的邪惡和殘酷給予報復的理論辯護。較早的先知,包括彌迦和以賽亞在內,曾經宣佈亞述是上帝對祂的選民施行審判的工具。在一定意義上,這種神學理論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在選民之中對上帝忠心的人看見國家在墮落,因此合理地接受他們該得的審判。但是亞述這個審判的工具不只邪惡,而且實際上比她所判決的國家更壞。他們能不受懲罰嗎?那鴻說:不!法官也要受審判,因為邪惡為上帝所厭恨,無論是外邦人或者選民都要為邪惡承擔刑罰。

         這樣,那鴻慶幸上帝的公平得以圓滿地成全;所有的國家,凡是追隨邪惡和殘暴,將要收割他們自己所撒的種子。然後,在某一方面來看,那鴻書可以被視為在信心動搖的時候的一次信心的勝利。它仍然不是一本討人喜歡的書,而是關係到一個可怕的世界;它指出,如果人繼續追隨邪惡,多行不義,肯定不能永遠逃避審判。——《每日研經叢書》

 

【先知那鴻】那鴻其名在舊約中除本書外從未出現過,只有在歷代志上第四章十九節有「拿含」,以及其他相似的字根。那鴻是伊勒歌斯人。這地名也是只在本書出現,近代學者大多認為是在猶大南部,離彌迦的家鄉不遠,雖然由於他熟悉尼尼微城,很可能是北方人。更何況迦百農曾稱為那鴻城。但看歷史的背景。他是南方人。

         他是一個熱切的愛國者。他有深切愛同胞的情懷,看到自己的國民在長期列強之壓迫下受苦,使他真是有無限的憤慨。他充滿了公義的怒氣,不能忍耐敵人的猖獗,尤其是亞述的侵略者。他切望尼尼微城早日服在神公義的審判之下。他有十分敏感的觀察力,大自然的一切景象,都是神公義的顯示,所以海洋、高山、風雨、河流、雲霧都是神忿怒的表徵。他是詩人,有屬靈的感應力,又有詩情的激發,能活潑地描繪出來。

         在他的信息中,只有一個主題,就是尼尼微城的傾覆。信息中只有神公義的忿怒,沒有慈愛的憐憫。尼尼微的命運已經註定,甚至連悔改的機會都沒有。如果比較約拿書,正好相反,因為在約拿書,尼尼微也是神所眷顧與愛憐的。所以約拿那種偏狹的民族主義思想受了譴責。但是那鴻具同樣偏狹的觀念,卻是他屬靈的感受與情操。──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那鴻書》

 

【書之要旨】本書要旨是論“背道者的受罰”。尼尼微乃世界最古之大城(創十11),為亞述國之首都,是世界第一為王之寧錄所建築,周圍一百八十英里,“有三日的路程”。尼尼微人從來過於殘暴,神曾命定降罰於尼尼微——過四十天城必傾覆(拿三4)。幸尼尼微人信服神,全城悔改各離惡道,但之後仍遠離神,仍去犯罪。所以,神又命先知那鴻宣佈,尼尼微必要受更重的刑罰。這不只是專論尼尼微的命運,也是藉著尼尼微,表明一切離經叛道、失去信仰的教會將有的結局。尼尼微人第一次經先知約拿宣告他們的命運,而悔改蒙赦;第二次又經先知那鴻宣告他們的命運,就再沒有悔改的機會。因為人既悔改以後,若再離棄,就不能叫他們再從新懊悔了。——賈玉銘《聖經要義》

 

【目的】本書目的,為說明神的公義、審判必臨到外邦,尤其是尼尼微,亞述是外邦異教的代表,罪惡的化身,必須滅絕淨盡。本書有可能是禮儀用的詩歌,專供在禮拜儀式中詠唱,歌頌耶和華得勝的大能。──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那鴻書》

 

【耶和華的性格】本書主題是為維護神的公義(Theodicy)。耶和華是忌邪的神(一2),這是祂自承的,正如出埃及記第二十章十誡中第一條:「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神不能容納異己,神是獨特的,祂的愛獨特,祂要求人們對祂也有獨特的敬畏與忠貞。祂是施報的神,祂有報應的公義。因此祂向仇敵懷怒施報。祂有忿怒,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

         在另一方面,耶和華不輕易發怒,祂有能力,也有豐富的憐憫。如果祂發忿恨烈怒,誰能當得起,站得住呢?但是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祂的人(一7)。──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那鴻書》

 

【寫作背景】本書作者為伊勒歌斯人那鴻。那鴻一名,其含意為「安慰」,而本書主題之一,恰如作者之名,就是安慰飽受亞述侵略淩辱的猶太人。新約耶穌家譜中所記載的拿鴻(路三25,此字于原文與先知那鴻同名),大概不是先知本人。

先知那鴻的出身地伊勒歌斯,今天無從稽考;有可能是新約時代的迦百農(其名意為「那鴻之村」),但亦可能是猶大國(南國)的一處地方,因本書寫于猶大國獨存的時期,其信息亦是針對猶大國的人(見一15)。

有關成書日期 ,三8提供寶貴的資料。那鴻著書之時,挪亞們(即底比斯)已經淪陷了,因此先知能引以為例。挪亞們為當時埃及南部的首都,是膜拜亞們神的中心。根據發掘出來的亞述碑文,挪亞們是被亞述王亞述班尼帕所攻陷,時為主前六六四年或六六三年。而本書乃預言尼尼微的荒涼,可知成書日期必在尼尼微淪陷之前,亦即在主前六一四年或六一二年之前。換言之,本書成書時間大抵介乎主前六六四年至六一二年之間,也就是瑪拿西、亞們及約西亞作猶大王的時候。

那時,正值亞述王朝的黃金時期,在亞述班尼帕的經營下,連埃及也在她的掌握之中(參三810), 而首府尼尼微城更是穩如泰山。尼尼微城一名可指城本身,或泛指與他城連合而成的大城(參創十1012),希伯來人常以尼尼微城來稱呼後者。城分內外兩層,內城長約十三公里(八英里),而外城則長約四十八公里(三十英里),共有五層城牆,牆高三十公尺(一百英尺),闊十六公尺(五十英尺),城樓則高六十公尺(二百英尺),還有三層護城河。就在這個時候,先知那鴻卻敲響亞述的喪鐘,宣告尼尼微城的毀滅。當時的人,誰會料到,如此強大的亞述帝國,竟在亞述班尼帕死後十多年就化為烏有,消失於歷史之中,而尼尼微也一直荒涼,成為歷史廢墟,供人憑弔。 ──《串珠聖經注釋》

 

【主題特色】那鴻被稱為敲響尼尼微喪鐘的先知,肯定地宣告強暴者的厄運,並從三方面來描述。

   第一方面,神的屬性:尼尼微的毀滅,跟神的屬性有關。因神忌邪施報,秉公行義,凡是作奸犯科的,神必定追究;而且神大有能力,作惡的難逃劫運,必要服在神的刑罰下。然而神卻明察秋毫,認得投靠 的人,作他們的避難所。

   第二方面,尼尼微的罪惡:尼尼微之所以危在旦夕,全因她已惡貫滿盈。亞述人以殘忍著名,崇尚武力強權,加上他們陰險狡猾,言而無信,進行不少無恥的商業貿易;如此行徑,簡直與神為敵,漠視神的公義審判,所以,亞述的首府尼尼微城變成荒場廢墟,乃罪有應得。

  協力廠商面,安慰受苦者:神傾覆尼尼微,一方面是秉公行義的審判,另一方面卻安慰了受苦的猶太人,表明神並沒有忘記 的百姓,那些迫害神子民的,神必與他們為敵。 ──《串珠聖經注釋》

 

【歷史背景】整本書都表明,尼尼微已經危在旦夕,但它還未淪陷。基於這個原因,本書的寫作時間應是接近西元前612年。我們把它定為西元前615年,這樣,那鴻就與西番雅和耶利米同屬一個時代;可能和約珥也是這樣。西元前701年,西拿基立進攻耶路撒冷,在此後的一個世紀中,亞述控制了亞蘭-巴勒斯坦地區的政治。他們的殘暴統治臭名昭著(這可能是和世界上的其他任何統治勢力一樣)。尼尼微城宏大而堅固,並且城內裝飾華麗。考古發掘證明了這是一個建築宏偉的城市。在亞述巴尼帕的統治期間,人們收集整理了大量的古代文獻資料。迄今為止已經發現了大約20000塊石版,其中包括有關洪水和創世的記載。在西元前612年,尼尼微在瑪代、巴比倫和西古提的夾擊下陷落。——佚名《那鴻書筆記》

 

【本書的信息】和俄巴底一樣,那鴻的信息都是反面的信息,預言尼尼微要受到懲罰。書中沒有譴責猶大的罪惡,但這出現在其他的地方。尼尼微以其傲慢地反對耶和華而出名(參賽3637)。她必定要因其對所有人,尤其是上帝的子民的殘暴行為而受到懲罰。耶和華掌管天下各國,他的權能在他毀滅狂傲、殘暴的亞述的都城中顯明出來。——佚名《那鴻書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