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西番雅書第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番一1「當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在位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希西家的元孫亞瑪利雅的曾孫基大利的孫子古示的兒子西番雅。」

  〔呂振中譯〕以下是永恆主的話,就是當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執政的時候傳與希西家的玄孫亞瑪利雅的曾孫基大利的孫子古示的兒子西番雅。

  〔暫編註解〕“西番雅”有的聖經學者根據本書所列譜系,推斷西番雅大概二十九歲已開始先知的侍奉,那時約西亞雖繼承王位(主前639609年),尚未成人(只有八歲),到十八歲後才發動改革。西番雅說預言是在宗教改革前。

         西番雅” 的意思是“ 耶和華隱藏”。這堣儐曭漁a譜暗示西番雅的貴族出身,他的太祖是好王帝“希西家”。

         耶和華的話。這個信息不是西番雅的,而是神的(見撒下23:1,2;提後3:16,17;彼後1:21)。

         希西家Hezekiah)。一般先知如果涉及其先人的話,通常只提到父親,但西番雅卻追溯到第四代,這說明“希西家”是一位重要人物,很可能就是那個猶大國王。根據他們的生卒時間,西番雅完全有可能是國王“希西家”的玄孫。

         這個家譜上溯到希西家,很可能就是因為希西家王(有名的賢君)就是西番雅的曾祖父。如果這個希西家是一般人,就很難想像這裡為什麼要記錄比其他先知書開頭的家譜多好幾代的祖先。

         希西家王由西元前715-687年作猶大王。

         「亞瑪利雅」:字義是「主所應許的」。

         「基大利」:字義是「主是偉大的」。

         「古示」:字義是「深色的」,本字也可以譯作「古實」,不過西番雅顯然不是古實人。

         西番雅同時代的先知有那鴻、哈巴谷、耶利米;在他之前有幾位著名的先知有以賽亞、彌迦、阿摩司、何西阿,讓主前第八世紀末先知的傳統達到高峰,但是在主前第七世紀初期,先知的事工似乎沈寂下來,直到第七世紀結束西番雅的出現。相對時期歷史記載可參考  王下 18:1-24:20    代下 29:1-36:23 

         「臨到」:可翻譯為「發生」或「經歷」。

 

【番一2「耶和華說:我必從地上除滅萬類。」

  〔呂振中譯〕永恆主發神諭說『我必從地面上澈底掃滅一切。

  〔暫編註解〕從地上剪除。即“從地面上”,與本節前半句結合在一起,說明即將來臨之懲罰的嚴厲性。先知在這裡主要是指猶大。他的信息原是對其領導人和百姓發出的(見1:1,4,122:1)。

         「除滅」:原意是「阻止與消除」。原文此字重複一次,加強語氣之用。

         「萬類」:「萬有」,包含人以及其他的生物。

         神預告要除滅萬族,這次是火的刑罰( 1:18 3:8 ),和挪亞時代用洪水( 6:7 )不同。

     23神所預告的刑罰,除了消滅惡人,連地上的牲畜、空中的鳥和海裡的魚都被殃及。這是一次火的刑罰,與挪亞時代用洪水滅世界不同(18節;三8;參創六7)。“絆腳石”:亦作“石堆”,原文意義難確定,或指猶大國中的偶像。

         本段話 1:2-3 起頭為耶和華說,結束於這是耶和華說的,強調宣告的嚴重性。

 

【番一3「我必除滅人和牲畜,與空中的鳥,海裡的魚,以及絆腳石和惡人,我必將人從地上剪除。這是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我必除掃滅人和獸,掃滅空中的飛鳥、以及海裡的魚。我必使惡人垮倒(傳統倒下來的廢堆),將人從地面上剪除掉。』永恆主發神諭說。

  〔暫編註解〕「絆腳石」:可能指偶像(參結14:3-4, 7)。

         人和牲畜。罪的咒詛不但落在人身上,也落在其它受造之物身上(見創3:17;羅8:19-22)。

         絆腳石。一切偶像,陰謀,罪惡,欺騙,罪的結果都將與罪人一同毀滅。(見耶17:10;太7:17-19;羅6:21)。

         「絆腳石」:亦作「石堆」,原文意義難確定,或指猶大國中的偶像。

 

【番一4「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並基瑪林的名和祭司,」

  〔呂振中譯〕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所有的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將所有的巴力(即外國人的神)連巴力祭司的名字(此處有『同祭司們』一詞)都剪除掉到一無所剩;

  〔暫編註解〕“巴力”:迦南人所拜的農神,相信能掌生育和風雨。“基瑪林”指在異教邱壇中供職的祭司。

         關於“巴力”的膜拜,參看何西阿書二章13節的腳註。“基瑪林”。巴力的祭司(比較王下二三5)。

         「所剩下的巴力」:「巴力」為迦南人所崇拜掌生殖的神,參何西阿書。雖然約西亞王積極剷除瑪拿西王及亞捫王所遺下拜外邦偶像的陋習,但當時仍有人暗拜巴力。

         「基瑪林」:迦南人對他們祭司的尊稱,於此卻指以色列中非屬利未支派的祭司,他們在邱壇與偶像崇拜中供職(參串)。

         必伸手。手象徵能力,因為人要靠手發揮他的能力(見書4:24)。

         剩下的。指巴力的一切遺跡。七十士譯本為:“我要除掉巴力的名號”(見何2:17注釋)。

         基瑪林。指猶大國王所任命在邱壇上主持偶像崇拜的祭司(見何10:5注釋)。

         「伸手」:「舉手要擊打的姿態」,以賽亞  14:26 、耶利米 6:12 、以西結  6:14  都用這一個詞來表達神的懲罰。

         「耶路撒冷」:位於錫安山上,是聖殿所在的城市,也是猶大首都。此城西元前一千五百年即存在,但只叫撒冷 14:18 ,「撒冷」是平安的意思,「耶路」源自亞述語系,是「根基」或「城」的意思。

         「巴力」:這個字字面意義是「主人所有人」, 通常是指迦南人的神哈達(Hadad)

         迦南的宗教中,巴力是雨水與農作物的神,巴力的配偶是亞納,亞納是性、愛、繁殖與戰爭的女神。亞斯他錄也是女神,常常被當成是巴力的配偶(地方宗教中這種混淆很常見)。

         每年的雨季就是巴力戰勝大水與海洋帶來的雨水,每年乾季就是巴力被摩特(死與乾旱之神)殺害。而巴力的配偶亞納把摩特打敗之後,巴力又復活,重新帶給大地雨水。

         迦南人認為秋季的雨量與春季的作物發芽,都是因為巴力與其配偶性交所帶來的繁殖力量。當然,牲畜的多產、田園豐收也都跟這種繁殖的力量有關。所以為了促進巴力與其配偶繁殖的力量,迦南神廟中的神妓要與許多的男性發生性交。

         「所剩下的巴力」:指那些仍舊敬拜這個外邦神的人。敬拜巴力是以色列人長久的網羅。

         「基瑪林」:是亞蘭文「眾祭司」的譯音,敘利亞文也以此字表示「祭司」。舊約聖經使用此字,都是指外邦宗教的祭司。

         「祭司」:指外邦的祭司,而非耶和華的祭司。在七十士譯本中無此字,可能早期的抄本並沒有此字(基瑪林已經有祭司的意思了)

     46本節為西番雅的侍奉在約西亞作王早期的依據。宗教改革始於主前621年。約西亞把聖殿中和民間所立的巴力的像和邱壇,及為天上萬象所造的器皿都燒成灰(王下二十三章)。這裡仍提到偶像等物,可證改革尚未發動。

         4-6猶大因效法外邦敬拜偶像,必要遭罰。

 

【番一5「與那些在房頂上敬拜天上萬象的,並那些敬拜耶和華指著他起誓,又指著瑪勒堪起誓的,」

  〔呂振中譯〕剪除那些在房頂上敬拜天上萬象的,剪除那些敬拜永恆主,指著永恆主來起誓、又指著米勒公(傳統瑪勒堪[他們的王、亞捫人的神的名])來起誓的,

  〔暫編註解〕“在房頂上”:看《王下》二十三12。“瑪勒堪”亦名摩洛(利十八21)或米勒公(王上十一5),為亞捫人的神,祭祀儀式中有人祭。“敬拜耶和華…起誓的”:拜耶和華又拜他神。

         “天上萬像”。猶大中拜偶像的人許多都使用占星術(耶一九13)。“瑪勒堪”,或作摩洛。一個亞捫人的神,其膜拜儀式要求獻人為祭(比較耶三二35)。所羅門為摩洛築了一座丘壇(王上一一7),在西番雅發出警告後不久,約西亞便把它弄汙穢了(王下二三13)。以色列人所實行的是混合的膜拜,因為他們既指耶和華起誓,也指摩洛起誓。

         「在房頂上」:中東一帶的房子多為平頂,迦南人喜歡在房頂上觀看及敬拜星象。

         「敬拜天上萬象」:敬拜星宿是亞述和巴比倫宗教的特色。

         「瑪勒堪」:亦稱米勒公、摩洛(參串)。

         「指著 ...... 起誓」:指著某神明起誓是表示嚴肅地公開承認他為神,向他效忠。

         天上萬象。從古以來,太陽,月亮和星星就一直被人崇拜為自然能力的代表和地上事件的動因(見耶8:219:13;見申4:19注釋)。猶大國王瑪拿西,也許是西番雅的曾太叔父(見番1:1注釋)。他特別崇尚這種敬拜(見王下21:3)。

         房頂上。人們在房屋的平頂上修築祭壇,用牛羊獻祭和燒香,敬拜天體(見耶19:13注釋)。

         起誓。5節後半句指既拜神又拜別神的人。

         瑪勒堪。亞捫人的神,就是摩洛,是獻兒童為祭的殘忍的神(見利1821;耶491注釋)。

         「房頂上」:以色列人的房子通常是平頂,或者至少有一邊是平頂。因此敬拜天上萬象的人會在房頂設壇敬拜,以便接觸敬拜的對象。

         「瑪勒堪」:「瑪勒堪」:希伯來文直譯是「他們的君王」。有人認為指的是古代碑文上被稱為王的巴力,或任何猶大地拜偶像者接納為王的假神。不過,許多解經家是直接將此字看做「米勒公」,或亦名「摩洛」,是亞捫人的神,祭祀儀式中有人祭,例如將孩童放在偶像懷裡活活燒死,參考 王上 11:5,33 。摩西律法中明文禁止,並對把兒女獻給摩洛的說要治死,參考 20:2-5 

 

【番一6「與那些轉去不跟從耶和華的,和不尋求耶和華,也不訪問祂的。」

  〔呂振中譯〕剪除那些退轉而不跟從永恆主的,那些不尋求永恆主、不求問他的。』

  〔暫編註解〕轉去。先知在這裡譴責那些拒絕敬拜真神的徹底背道者。

         不尋求。6節後半句指那些沒有信仰,不在乎神的人。

         「轉去」:或譯作「背離」或「掉頭」,指成為背道的人,不再跟從耶和華。

         「不尋求....不訪問」:指在信仰上冷漠的人。

 

【番一7「你要在主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快到,耶和華已經豫備祭物,將祂的客,分別為聖。」

  〔呂振中譯〕你要在主永恆主面前屏息肅靜,因為永恆主的日子臨近了,因為永恆主已經豫備了祭物,將他請的客人分別為聖。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日子”。參看約珥書的簡介。即將來臨的被擄——猶大在當中要做“祭物”,而列國在巴比倫做客——這是將來在耶和華的日子塈鬎Y厲之懲罰的預演(比較太六24)。

         「預備祭物 ...... 為聖」:此處以主人家與客人共用某種祭牲為背景(參撒上9:22; 16:5),猶大如神所預備的祭物,敵邦如同客人,被神邀請赴這筵席;表示神要用外敵來懲罰猶大。

         靜默無聲。因為可怕的懲罰將要臨到各種各樣的人(7-13節)。參哈2:20

         耶和華的日子。先知在這裡指巴比倫的入侵所帶來的懲罰(見賽13:6)。但要記住,西番雅“有關懲罰猶大的預言,完全可以指基督複臨時臨到不肯悔改之世人身上的懲罰”。

         祭物。形象地描寫罪惡的猶大民族像被宰殺的動物(見賽34:6;結39:7-20)。

         將他的客分別為聖。即按照神的旨意,巴比倫人將被分別出來,對犯罪的人實施懲罰(見賽13:3)。

         靜默無聲是要他們注意神的審判日快到。此處和摩西在出埃及記時說,要以色列人靜默看耶和華為他們爭戰不同  3:14 ,因為西番雅先知雖說同樣的話,卻有完全不同的意義,此處顯示有一嚴肅的時刻來臨,也強調耶和華的日子臨到這時刻的嚴肅性了。

         14   1:14  表達不僅是耶和華的日子快到了,而且提到耶和華的日子「臨近而且甚快」。聖經中提到耶和華的日子臨近的相關經文: 13:6 7:7 30:3 1:15 2:1 3:14 1:15

         「他的客」:直譯是「他所召來的」或「他所揀選的」。這裡指的應該是猶大的敵國。

         這裡是把「審判」比喻為「獻祭」,祭物應該就是猶大,客的話則應該就是侵略者。因此此句話表達神要用外敵來懲罰猶大。此處可看到預備祭物的是神自己。

         此處以主人和客人共享某種祭牲為背景,請參考  撒上 9:22  撒上 16:5

         神預備祭物或祭宴,請參考  34:6 46:10 39:17-20

         因為耶和華要主持獻祭敬拜,所以在儀式正式開始前參與的人應該靜默。

     78作者將“耶和華的日子“的臨到描寫為一次獻祭。猶大國是祭物,祂所請的客人是將要征服猶大的異教國家。請來吃祭物的人要先潔淨自己,故須“分別為聖”。

         先知預言“耶和華的日子”來臨,可以分為兩個階段,一是巴比倫擄掠猶大,一是末世大災難。以本書為例,好比將遠近的事物放在同一深景中來看。一眼望去,但見山脈連綿,可以清晰見到的只是近處的山丘和遠處一二高峰;在山丘與高峰之間的起伏山巒,為近景所阻,無法見到。西番雅寫下了他所見到的最近期的耶和華的日子,就是迫於眉睫的耶路撒冷和猶大的毀滅,這是“快到”(7節)和“臨近而且甚快”(14節)的事,耶和華日子的最後階段,如今還是遠處的一座最高峰,要到基督再來時,那日子才來到地上。

 

【番一8「到了我耶和華獻祭的日子,必懲罰首領,和王子,並一切穿外邦衣服的。」

  〔呂振中譯〕當我永恆主宰祭的日子、『我必察罰首領和王子,以及一切穿著外族服裝的人。

  〔暫編註解〕“穿外邦衣服的”:追隨外邦邪神的人。國中首領與百姓沾染外邦習俗,表現在衣著上只是其一。

         “穿外邦衣服的”。顯出其叛逆,因為猶太人釘有藍色帶子的衣服是有屬靈意義的(比較民一五38,39)。外在的服飾能反映一個人內心的價值取向。

         「首領和王子」:指國內一切官長及王親國戚。

         「穿外邦衣服」:表示領導階層沾染外邦習俗。有關神所定下百姓衣服的條例,參民15:38; 22:11

         首領。包括國家的主要官員。

         王子。指王室成員。這裡沒有提到約西亞,很可能是因為他對神的忠心(見代下34:1,2,26-28)。

         外邦nakri)。外邦衣服可能指他們的風俗習慣(賽3:16-24)。以色列人的服裝是要提醒他們是特殊的民族,是獻身侍奉神的(見民15:37-41)。

         「懲罰」:原意是「訪問」。

         「外邦衣服的」:當時有能力穿外邦衣服的,應該是富有的人。穿外邦衣服,也顯示這些人對外邦習俗的羨慕,也有拋棄猶太固有習俗(信仰)的傾向。

 

【番一9「到那日,我必懲罰一切跳過門檻,將強暴和詭詐得來之物充滿主人房屋的。」

  〔呂振中譯〕當那日我必察罰一切跳過門限的,察罰那些將強暴和詭詐充滿於其主上之房屋的。』

  〔暫編註解〕古人迷信,認為門檻乃鬼神所居(比較撒上五5),出入大門時為怕驚動,故“跳過門檻”。

         “主人房屋”:假神的廟宇。

         “跳過門檻”。即衝進百姓的房屋去偷竊,避過門檻的目的是避免觸怒那些被認為是看守房子的神。

         「跳過門檻」:是當時異教徒的迷信行為,他們因怕鬼不敢踏在門檻上(參撒上5:5)。

         「將強暴 ...... 房屋的」:指掠奪人家財物以增添主人財富的下屬或僕人。

         「主人房屋」:或指假神的廟宇。

         跳過門檻。含意不明。可能指一種異教的習俗(見撒上5:5注釋)。一人認為這是是指僕人急於實行邪惡主人的吩咐。也有人認為門檻是指被劫掠的窮人的房屋。那些以“強暴和詭詐”幫助主人斂財的僕人,必與主人一同遭受即將來臨的懲罰。

         強暴chamas)。見哈1:2注釋。

         「跳過門檻」:可以指非利士人不踏過廟門的行為,因為當時迷信門檻是鬼神所居,為了出入大門不驚動鬼神,因此跳過門檻。請參考  撒上 5:4-5 。也有可能是第一個子句含糊不清之意義的解釋。(如下)

         「跳過門檻....房屋的」:指的應該是 1:8 那些人的手下,他們動作迅捷(或者怕觸怒家神)入侵受害者家中,用強暴與欺詐的手段或取不法的利益。 因為他們急於搶奪,以致於在忽忙中跳過門檻。

         「主人」:可以指異教神祇。

         「主人房屋」:假神的廟宇。

 

【番一10「耶和華說當那日從魚門必發出悲哀的聲音,從二城發出哀號的聲音,從山間發出大破裂的響聲。」

  〔呂振中譯〕永恆主發神諭說『當那日必有哀叫的聲音從魚門發出,必有哀號聲從第二區出來,有極大的破毀聲從眾山丘傳開。

  〔暫編註解〕“魚門”在耶路撒冷北面(代下三十三14;尼三3)。“二城”為耶路撒冷北面的下城(王下二十二14),為新建區域。這二地都在北面,預言敵人將從北方來。“山間”或指耶城北面的高地。“大破裂的響音”:敵人進攻的訊號。

         “ 魚門” 開向北面的推羅非安穀(Tyrophoeon Valley)(比較代下三三14;尼三3)。“二城”。指新的或較低的城(比較王下二二14)。

         「魚門」:位於耶京城北。

         「二城」:位於聖殿西北。二者暗示敵人從北面進侵。

         「從山間 ...... 響聲」:有學者認為「山」並非指環繞耶京的山巒,而是指錫安山北面的高地;敵人已佔據這地,逼近京城。

         哀號。描寫巴比倫人闖入商人和高利貸者的住處。

         魚門。可能在北城牆的中間。因為它靠近推羅人賣魚的市場(尼3:3注釋)。

         mishneh )。第二區(見王下22:14注釋)。

         「魚門」:耶路撒冷城北方的出入口,通往出外的山谷。推羅與西頓的魚獲就是經由此門送入耶路撒冷販賣。耶路撒冷其他面都是陡坡,以北面最容易受到攻擊。參考  代下 33:14  3:3 

         「二城」:新建的城,是耶路撒冷的第二區。參考 王下 22:14 代下 34:22 。此區地勢較低,在敵人侵略時較容易被攻陷。

         兩個地方都在北面,預言敵人將從北方來。

         「山間」:城北的高地。或指城內的小丘陵間,該區是聖殿與富人的住宅區。

         「大破裂的響聲」:敵人進攻的訊號,指城牆被攻破,城牆破碎的聲音在小丘間形成回聲。

 

【番一11「瑪革提施的居民哪,你們要哀號,因為迦南的商民都滅亡了,凡搬運銀子的都被剪除。」

  〔呂振中譯〕臼狀窪地的居民哪,哀號哦!因為迦南的商民都完啦;凡運銀子買賣的都被剪除。

  〔暫編註解〕“瑪革提施”:可能指摩利亞山南邊山谷中的市集,為外商居住和交易的地方。“搬運銀子的”指用銀兩進行交易的商人。

         “瑪革提施”。耶路撒冷的一個地區,位於一處凹地。這用語的意思是“研鉢”,可能包含一個寓意,比喻那些經商的居民會被打和被研碎。

         那些如迦南人一般以欺詐手法經商的猶太人(迦南的商民),終要滅亡。

         「瑪革提施」:意即臼狀窪地,可能指城東與城西之間的山谷。這是耶京商人交易的主要場所。

         「搬運銀子」:或作「在磅秤上稱銀子」,指經商。

         馬革提施。意為“研缽”,“臼齒”。許多學者認為瑪革提施是耶路撒冷一個街區的名字,上下文(見10節)似乎與這種看法吻合。

         搬運銀子。或“稱銀子”。指經商斂積財富,或稱銀子放高利貸的人。七十士譯本為:“凡靠銀子高舉的人會完全毀滅”。

         「瑪革提施」:地名,地點不詳,可能是抄本的問題,亞蘭譯本翻譯成「汲淪谷」,也有人認為這是耶路撒冷城內的工商業中心,或指摩利亞山南邊山谷的集中市場,為外商居住和交易的地方。

         「迦南的商民」:原文只是「一切迦南的民」。迦南人(腓尼基人)以經商聞名,所以本詞主要的含意就是指「商人」。

         「搬運銀子的」:指「商人」。以色列人在被擄前沒有錢幣,都使用金銀來交易。錢幣是亞述人發明的。

 

【番一12「那時,我必用燈巡查耶路撒冷,我必懲罰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他們心裡說: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

  〔呂振中譯〕那時我必拿燈探照耶路撒冷,我必察罰那些懶惰人(傳統人。今調換字母譯之),那些沉澱於糟渣上的,那些心裡想著說『永恆主必不降福,也不降禍』的。

  〔暫編註解〕“用燈巡查”是說將躲藏的搜查出來。“如酒在渣滓上澄清”:古時釀酒,用器皿把酒倒來倒去(耶四十八11)。渣滓沉澱瓶底絲毫不動,比喻沒有受過苦難對神的審判反應冷漠的人。

         “渣滓”。酒堛漕I澱物。這堛熒妝嶼O百姓都自滿自足,自鳴得意。

         「在渣滓上澄清的」:見耶48:11注。

         耶路撒冷。是全國的首都和代表。

         用燈。比喻敵人大肆搜查,為了殺害或俘擄猶大人。

         在渣滓上。指堅持走犯罪道路的人。在西番雅時代,自稱跟從耶和華的人,與今日許多基督徒一樣,沒有認識到在今生屬靈的戰爭中是不能有鬆懈的。誰也不可滿足於自己目前的屬靈成就。我們只有不斷地進步,才能用好神所賜的機會。自滿是活潑的基督徒經驗中最大的敵人。

         他們心裡說。對神的誤解總是會導致錯誤的行為方式。這裡所說的人實際上是自然神論者。他們相信有一位神,卻認為祂是抽象的統治者,一點兒也不關心自己的百姓。祂賜福的應許或懲罰的警告都是沒有意義的,與異教的神沒有區別。

         「用燈巡察」:指「將躲藏的搜查出來」。

         「澄清」:原文是「凝固」,George William 註釋解作「變濃」。指的是渣滓凝固成膠狀,上面的酒卻澄清起來的意思。者說酒在器皿中長久沒有移動而變濃的情形:兩者都是經長久擺著不動的意思,用來比喻那些對神態度已變為「靜止」麻木的人。

         「酒在渣滓上澄清的」:古時釀酒,用器皿把酒倒出來,參考 48:11 ,渣滓沉澱底瓶絲毫不動,比喻沒有受過苦難對神的審判反應冷漠的人,或指平靜安逸而失去警覺心的人。

         12-13   安逸無憂、對神的公義作為漠不關心的富人,將被搜出,要受懲罰。

 

【番一13「他們的財寶,必成為掠物,他們的房屋,必變為荒場,他們必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

  〔呂振中譯〕他們的資財必成為掠物,他們的房屋必變成了荒場;他們必建造房屋,卻不得居住,必栽種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

  〔暫編註解〕“他們”指用不法手段得財物,沾沾自喜的富戶。

         繼續違犯神律法的人將受到懲罰。正如忠心事主的人將得到獎賞。

 

【番一14「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乃是耶和華日子的風聲,勇士必痛痛地哭號。」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大日臨近了,臨近而來得極快;永恆主的日子比奔跑的人輕快,比勇士迅速(傳統永恆主日子的響聲悲苦,勇士那裡必沉痛地哭號)。

  〔暫編註解〕「乃是 ...... 哭號」:或作「聽阿!耶和華的日子真苦,勇士正在呐喊」。

         耶和華的大日。見第7節注釋。

         臨近。西番雅特別指出那些將遭受神懲罰的人以後,再次發出警告:懲罰已經迫近。它的聲音已能聽得見了。

         痛痛的mar)。該詞作為形容詞修飾聲音。RSV版聖經為:“耶和華日子的聲音是苦的。”

         「臨近而且甚快」:強調這日子不但是臨近, 且是迅速地臨近!指的可能是「西古提人」入侵迦南地的事件。也有可能是指猶大的滅亡。

         「耶和華日子的風聲;勇士必痛痛地哭號」:原文直譯「耶和華日子的聲音,勇士在那裡痛苦的大聲喊」。

     1418本段用詩歌描寫耶和華忿怒大日臨到地上的情景,有若大軍壓境(“吹角呐喊”),連勇士都必痛哭,世上物質、金錢無力挽救。

 

【番一15「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急難困苦的日子,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

  〔呂振中譯〕那日是永恆主震怒的日子,是急難窘迫的日子,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墨黑的日子,是密雲暗霧的日子,

  〔暫編註解〕「黑暗 ...... 烏黑」:象徵神的審判(參串),或神的所在(參王上8:10, 12注)。

         先知生動地描寫那日的可怕場面:神發出“烈怒”(見賽9:19)。有“急難困苦”臨到人身上(見伯15:23,24)。那是“黑暗,幽冥的日子”(見珥2:2;摩5:18,20)。

         「忿怒」:原文是「極其怒恨」的意思。

         「幽冥」:原文也是「黑暗」的意思。

 

【番一16「是吹角吶喊的日子,要攻擊堅固城,和高大的城樓。」

  〔呂振中譯〕是吹號角呐喊的日子,要攻擊有堡壘的城,攻擊高聳的城角樓。

  〔暫編註解〕「吹角呐喊」:表示戰爭的臨近。

         吹角。戰爭或敵人臨近的信號(見摩2:2;見耶4:5注釋)。這場戰爭將導致猶大的滅亡。

         堅固的城。指防禦堅固的城市。

         高大的城樓。通常建在城牆的角上,用來防禦圍城的人。

         「吹角吶喊」:指戰爭的衝鋒陷陣。

         「城樓」:兩面城牆交接處,加強加高的防守用堡壘。

 

【番一17「我必使災禍臨到人身上,使他們行走如同瞎眼的,因為得罪了我,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肉,必拋棄如糞土。」

  〔呂振中譯〕我必緊逼著人,以致他們行走像瞎眼的,因為他們犯罪得罪了永恆主;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內臟(意難確定。或譯他們的肉)必被拋棄如糞土。

  〔暫編註解〕“行走如同瞎眼的”:雖在日間行走如同瞎眼,無人幫助(參申二十八2829)。他們寶貴的生命“血”和“肉”要象灰塵一樣,毫無價值。

         「行走如同瞎眼的」:形容遭神審判時無助的境況(參串)。

         「他們的血 ...... 灰塵」:表示他們的血如灰塵般毫無價值。

         如同瞎眼的。描寫將臨到國家的可怕混亂。

         如糞土。未掩埋的屍體將在地上腐爛(見耶9:22注釋)。

         「行走如同瞎眼」:比喻無助。參考 28:28-29

         「血必倒出如灰塵」:表示人命賤如灰塵。

         17-18在這日,罪人孤立無援,終被滅絕。

 

【番一18「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他的忿怒如火,必燒滅全地,毀滅這地的一切居民,而且大大毀滅。」

  〔呂振中譯〕當永恆主震怒的日子、他們的銀子或金子都不能援救他們;但在永恆主妒憤的怒火中全地都被燒滅;因為他必將這地所有的居民完全毀滅,而且很可怕地毀滅。

  〔暫編註解〕「全地」、「這地的一切居民」:回應2-3節全世界要受審判的說法。

         金銀。人的財富不能使人逃脫毀滅(見賽13:17;結7:19)。在最深的苦難中,財富對人是毫無用處的!

         這地。或“在地上”。

         耶和華的日子是一個審判的日子( 1:8-3:8 ),也是一個盼望的日子 ( 3:9-20 )

         它是特別神和與祂立約的百姓有關的日子( 1:8-13 2:1-3 3:1-7|),也是對其他國家很重要的日子( 1:14-18 2:4-15 )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