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西番雅書第二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呼籲選民悔改,免與外邦同受刑罰】

   一、勸百姓在神發怒的日子到來之前悔改(1~3)

   二、周邊列國必受刑罰(4~15)

         1.非利士人必受刑罰(4~7)

         2.摩押和亞捫人必受刑罰(8~11)

         3.古實和亞述人必受刑罰(12~15)

 

貳、逐節詳解

 

【番二1~2「不知羞恥的國民哪,你們應當聚集,趁命令沒有發出,日子過去如風前的糠,耶和華的烈怒未臨到你們,祂發怒的日子未到以先,你們應當聚集前來。」

  〔呂振中譯〕懦弱無恥的人哪,振作精神吧!振作!趁你們還未被粉碎,命令沒有發出,趁日子還未像糠秕過去,趁永恆主的烈怒還未臨到來攻擊你們,趁永恆主忿怒的日子還未臨到來攻擊你們,你們振作精神吧!

  〔原文字義〕不知羞恥」渴望,嚮往;「聚集」聚集,收集收割後餘留的作物;「命令」律例,法令;「發出」生產;「烈」怒火中燒;「怒」怒氣,鼻孔;「臨到」來,進來;「發怒」怒氣,鼻孔。

  〔文意註解〕「不知羞恥的國民哪」國民指猶大國或猶太人。「不知羞恥」則有正反兩面的意思:(1)正面的,指原非神所渴望刑罰的,或那不是外邦人所樂於親近的;(2)反面的,指不知悔改受教的,或不肯守法惹神發怒的。

         「你們應當聚集,你們應當聚集前來」意指應當振作自己,同心合意,尋求神的赦免。

         「趁命令沒有發出,日子過去如風前的糠」意指光陰似箭,日子轉瞬即過,要趁著神刑罰的命令發出以前,及時採取行動。

         「耶和華的烈怒未臨到你們,祂發怒的日子未到以先」意指要趁著神那難以承擔的怒火尚未臨頭,亦即神發怒的日子尚未來到以前聽勸。

  〔話中之光〕()

 

【番二3「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

  〔呂振中譯〕地上所有的卑微人,遵行永恆主典章的阿,你們要尋求永恆主;要尋求公義、尋求謙卑,或者當永恆主發怒的日子你們得以蒙隱藏。

  〔原文字義〕遵守」實行,製造;「典章」律例,判決,(判斷的)基準;「謙卑」貧窮的,卑微的;「尋求」渴求,堅求;「公義」公正,正直;「謙卑(次字)」謙卑,謙和;「隱藏」隱藏,遮掩。

  〔文意註解〕「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本句剛好與「不知羞恥的國民哪」(1)的反面意思相反,意指猶太人中素來遵行神律法、害怕惹神發怒的敬虔人。

         「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意指更當熱忱地求問神,以祂的公義和謙卑為職志。

         「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意指倘若能作到前句的勸勉,或者當神審判的時候得以被遮蓋起來,免去刑罰。

  〔話中之光〕()

 

【番二4「迦薩必致見棄,亞實基倫必然荒涼,人在正午必趕出亞實突的民,以革倫也被拔出根來。」

  〔呂振中譯〕因為迦薩(與『被撇棄』讀音相似)必被撇棄;亞實基倫必定荒涼;亞實突必在中午被趕逐;以革倫(與『被拔出根來』同字)必被拔出根來。

  〔原文字義〕迦薩」強壯;「見棄」棄絕,撇下;「亞實基倫」邪惡的火,我將被衡量;「荒涼」荒涼,荒廢;「趕出」趕走,驅逐;「亞實突」強而有力的;「以革倫」移民,連根拔起;「拔出根」拔出,連根拔除。

  〔文意註解〕「迦薩必致見棄」迦薩是非利士名城之一,位於猶大地西面的地中海沿岸;「迦薩」與「見棄」乃諧音,意指迦薩必被神撇棄。

         「亞實基倫必然荒涼」亞實基倫也是非利士名城之一,位於迦薩的北面約十六公里處的地中海沿岸;荒涼指被敵人蹂躪之後一片殘破情形。

         「人在正午必趕出亞實突的民」亞實突也是非利士名城之一,位於亞實基倫更北面約十三公里處的地中海沿岸;正午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分,指敵人在出人意外的時候發動攻擊,以致措手不及而被攻下並擄走。

         「以革倫也被拔出根來」以革倫也是非利士名城之一,位於亞實突的東北面約十二公里處的內陸;「以革倫」與「被拔出根來」諧音,意指以革倫必被剪除。

  〔話中之光〕()

 

【番二5「住沿海之地的基利提族有禍了,迦南非利士人之地阿,耶和華的話與你反對,說:我必毀滅你,以致無人居住。」

  〔呂振中譯〕沿海地帶的居民、基利提人的國有禍阿!有永恆主的話在譴責你們呢!非利士人之地阿,我必使你屈服(傳統迦南、非利士人之地阿)我必毀滅你,使你沒有居民。

  〔原文字義〕基利提」行刑人;「有禍了」哀哉;「迦南」低地;「非利士人」移居者;「反對」(原文無此字);「毀滅」消滅,摧毀。

  〔文意註解〕「住沿海之地的基利提族有禍了」基利提族乃非利士人的通稱或其中一分支,源自地中海的野蠻革哩底島人(參多一12);移居後住在迦南地中海沿岸地帶(4節註解);此處警告他們災禍即將臨頭。

         「迦南非利士人之地阿,耶和華的話與你反對」反對是敵對的意思;全句意指神將興起一股力量前來攻打非利士人居住之地,亦即迦南地的一部分。

         「說:我必毀滅你,以致無人居住」意指屆時非利士人所居住的迦南地將會變成一片廢墟,居民則被擄一空。

  〔話中之光〕()

 

【番二6「沿海之地要變為草場,其上有牧人的住處和羊群的圈。」

  〔呂振中譯〕沿海地帶阿,你必變為草場,牧人的洞穴,羊群的壘圈。

  〔原文字義〕草場」草地,牧地;「住處」水池,水井;「圈」羊欄,樹籬。

  〔文意註解〕「沿海之地要變為草場」意指非利士人所居住的沿海之地(5),將變為一片的荒野,日久野草叢生,成了供牧放羊群的草場。

         「其上有牧人的住處和羊群的圈」意指原來房屋連綿、熙攘熱鬧的居人之地,變成了僅有少數牧民的簡陋住處和羊圈。

  〔話中之光〕()

 

【番二7「這地必為猶大家剩下的人所得,他們必在那裡牧放群羊,晚上必躺臥在亞實基倫的房屋中,因為耶和華他們的神,必眷顧他們,使他們被擄的人歸回。」

  〔呂振中譯〕這地帶必為猶大家剩下的人所得;他們必在那裡牧放群羊,晚上必躺在亞實基倫的房屋中;因為永恆主他們的神必眷顧他們,恢復他們的故業。

  〔原文字義〕剩下的人」餘民,餘種;「牧放」看顧,餵養;「躺臥」躺臥,伸開四肢躺著;「亞實基倫」邪惡的火,我將被衡量;「眷顧」照料,臨到;「被擄的人(原文雙同字)」俘虜,監禁;「歸回」返回,轉回。

  〔文意註解〕「這地必為猶大家剩下的人所得」意指猶太人被擄之後,被容許回歸的少數餘民,他們佔領了原屬非利士人之地(參俄19)

         「他們必在那裡牧放群羊,晚上必躺臥在亞實基倫的房屋中」意指猶太人的牧民,白天在那裡牧放群羊,晚上就睡在被亞實基倫人所丟棄的敗樑殘柱之中。

         「因為耶和華他們的神,必眷顧他們,使他們被擄的人歸回」意指猶太人被擄之後餘民得以歸回故土,完全由於他們的神眷顧他們的緣故。

  〔話中之光〕()

 

【番二8「我聽見摩押人的毀謗,和亞捫人的辱罵,就是毀謗我的百姓,自誇自大,侵犯他們的境界。」

  〔呂振中譯〕我聽見摩押的嘲罵,和亞捫人的譭謗;他們怎樣嘲罵我的人民,自誇自大以侵犯他們的境界。

  〔原文字義〕摩押」他父親的;「毀謗」毀謗,責備;「亞捫」部落的;「辱罵」辱罵,辱罵的言詞;「毀謗(次字)」譏誚,嘲諷;「自誇自大」變大,向對方誇顯自己;「侵犯」(原文無此字)

  〔文意註解〕「我聽見摩押人的毀謗,和亞捫人的辱罵」摩押人和亞捫人都是羅得的子孫(參創十九30~38),與猶太人有血緣關係,彼此也毗連居住,但成了猶太人的死敵,經常咒罵、毀謗。雖然他們說的壞話是針對著猶太人說的,但神卻聽進去了,並且不能釋懷。

         「就是毀謗我的百姓」意指他們居然膽敢嘲弄神的選民,神必伸冤。

         「自誇自大,侵犯他們的境界」意指他們不肯守住分寸,而想擴大疆土,對此神必有所回應。

  〔話中之光〕()

 

【番二9「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摩押必像所多瑪,亞捫人必像蛾摩拉,都變為刺草,鹽坑,永遠荒廢之地。我百姓所剩下的必擄掠他們,我國中所餘剩的必得著他們的地。」

  〔呂振中譯〕故此萬軍之永恆主以色列之神發神諭說『我指著永活的我來起誓摩押必像所多瑪,亞捫人必像蛾摩拉,都被刺草和鹽坑佔據,荒涼涼到永遠。我剩下的餘民必擄掠他們,我國中餘剩的人必得著他們以為業。

  〔原文字義〕所多瑪」燃燒的;「蛾摩拉」浸沒;「刺草」一種野草;「鹽坑(原文雙字)」坑,鹽坑(首字);鹽(次字);「荒廢」荒廢,荒涼;「所剩下的」餘民,餘種。

  〔文意註解〕「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意指以色列人的神乃是統領天上眾天使的大能者,祂的話語具有無比的權能。

         「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意指祂的話永遠有功效,因為祂永遠活著,執行並確保祂所說的話,決不失信。

         「摩押必像所多瑪,亞捫人必像蛾摩拉」所多瑪和蛾摩拉因為罪惡滔天,神忿怒之餘,將這兩城傾覆,完全摧毀(參創十九24~26)

         「都變為刺草,鹽坑,永遠荒廢之地」刺草生長在荒野乾旱之地,鹽坑則寸草不生之地,故本句意指原來可以住人之地,因為天候改變,而成為無法再住人的荒野。

         「我百姓所剩下的必擄掠他們,我國中所餘剩的必得著他們的地」意指以色列餘民必掠奪他們的財物和地業,據為己有。

  〔話中之光〕()

 

【番二10「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驕傲,自誇自大,毀謗萬軍之耶和華的百姓。」

  〔呂振中譯〕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的狂傲,自誇自大以攻擊萬軍之永恆主的人民。

  〔原文字義〕驕傲」驕傲,升高;「自誇自大」變大,向對方誇顯自己;「毀謗」責備,蔑視。

  〔文意註解〕「這事臨到他們是因他們驕傲,自誇自大」意指他們如此結局乃是自作自受,一面由於過度高抬自己。

         「毀謗萬軍之耶和華的百姓」意指另一面則由於蔑視神的百姓,招來神的忿怒。

  〔話中之光〕()

 

【番二11「耶和華必向他們顯可畏之威,因祂必叫世上的諸神瘦弱,列國海島的居民,各在自己的地方敬拜祂。」

  〔呂振中譯〕永恆主必向他們必顯為可畏懼,因為祂必使地上眾神明都饑餓瘦弱,列國沿海地帶都各自從自己的地方敬拜祂。

  〔原文字義〕可畏之威」懼怕,敬畏;「瘦弱」瘦弱,變瘦;「敬拜」下拜,俯伏。

  〔文意註解〕「耶和華必向他們顯可畏之威」意指神必使摩押和亞捫人感到驚恐害怕。

         「因祂必叫世上的諸神瘦弱」意指獨一的真神必會削弱所有偶像假神的影響力。

         「列國海島的居民,各在自己的地方敬拜祂」意指各國、各族、各地的居民都將轉而敬拜這位獨一的真神。

  〔話中之光〕()

 

【番二12「古實人哪,你們必被我的刀所殺。」

  〔呂振中譯〕你們呢、古實人哪,你們也必給我的刀刺殺。

  〔原文字義〕古實」他們的黑;「殺」刺穿,殺戮。

  〔文意註解〕「古實人哪」意指那住在迦南地以南,曾經稱霸北非洲一帶地區的古實人,又稱衣索比亞人。

         「你們必被我的刀所殺」意指他們必被神制服。

  〔話中之光〕()

 

【番二13「耶和華必伸手攻擊北方,毀滅亞述,使尼尼微荒涼,又乾旱如曠野。」

  〔呂振中譯〕永恆主必伸手攻擊北方,毀滅亞述;他必使尼尼微荒涼,乾旱如曠野。

  〔原文字義〕伸」延長,擴展;「攻擊」(原文無此字);「毀滅」消滅,摧毀;「亞述」一個階梯;「尼尼微」一種假神的住處;「乾旱」乾旱,乾燥。

  〔文意註解〕「耶和華必伸手攻擊北方,毀滅亞述」亞述位於迦南地以北,是當時的強權,他們窮兵黷武,到處侵略,曾經征服中東不少邦國,但神定意扭轉局勢,利用巴比倫的興起,將其覆滅。

         使尼尼微荒涼,又乾旱如曠野」尼尼微是亞述國的首府,是當時極大的城(參拿三311),但神定意要使其傾覆,所以不久即淪於巴比倫的手,成為廢墟,且因灌溉系統被摧毀,最後整個地區變成乾旱如曠野了。

  〔話中之光〕()

 

【番二14「群畜,就是各國的走獸,〔國或作類〕必臥在其中,鵜鶘和箭豬要宿在柱頂上,在窗戶內有鳴叫的聲音,門檻都必毀壞,香柏木已經露出。」

  〔呂振中譯〕群畜必躺於其間,平谷(傳統國)中各樣走獸必臥在那裡;叫梟和箭豬必住宿在柱頂上;鴟才(傳統聲音)必在窗戶內號鳴,烏雅(傳統荒廢)必在門檻間啼叫香柏木都必敗壞露現。

  〔原文字義〕鵜鶘」一種已絕種的鳥;「箭豬」鸕鶿;「鳴叫」唱歌;「門檻」門檻,門口;「毀壞」荒蕪;「露出」赤裸的,剝光。

  〔文意註解〕「群畜,就是各國的走獸,必臥在其中」意指地上的各類牲畜、野獸(參創一24~25),生息在尼尼微城內。

         「鵜鶘和箭豬要宿在柱頂上,在窗戶內有鳴叫的聲音」箭豬可能古抄本和譯文有誤,應當是一種鳥類,而非走獸;本句意指空中的各種鳥類棲息在房頂,鳥叫聲穿過窗戶可以聽聞。

         「門檻都必毀壞,香柏木已經露出」意指房屋的各個部位都必破損、斑剝,而呈一片敗落景象。

  〔話中之光〕()

 

【番二15「這是素來歡樂安然居住的城,心裡說: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現在何竟荒涼,成為野獸躺臥之處,凡經過的人都必搖手嗤笑它。」

  〔呂振中譯〕這就是那素來歡躍的城,她自以為安穩而居住著,心裡想著說『我、我以外再沒有別的。』如今怎麼竟變為荒涼,竟成了為野獸的躺臥處阿!凡從那裡經過的都必指手嗤笑她!

  〔原文字義〕歡樂」狂喜的,歡天喜地的;「安然」平安,安全;「荒涼」荒廢,恐怖;「搖」搖動,搖晃;「嗤笑」發噓聲,吹口哨。

  〔文意註解〕「這是素來歡樂安然居住的城」意指尼尼微原來是人們可以歡然安居的大城。

         「心裡說: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意指尼尼微是當時首屈一指,唯我獨尊的大城。

         「現在何竟荒涼,成為野獸躺臥之處」意指現在不再有人居住,竟然成為野獸的棲息所在。

         「凡經過的人都必搖手嗤笑它」意指凡是看到它敗落情形的人,必然搖頭興嘆,它的變化何其巨大。

  〔話中之光〕()

 

叁、靈訓要義

 

【】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西番雅書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西番雅書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