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西番雅書導論拾穗

 

西番雅書提要

 

壹 關於先知西番雅

一 根據一章一節的記載,本書的著者顯然是西番雅。

二 關於西番雅的事,聖經中記的很是有限。我們只知道:()他是一位先知;()在猶大王約西亞年間傳神的話;()他是希西家的玄孫,亞瑪利雅的曾孫,基大利的孫子,古示的兒子。

三 他是猶大王室中的一位王子,因為他的高祖就是那位最著名的希西家王。可是也有一些解經家不同意這種說法,認為這裡的希西家必定是另一個希西家,因為:()希西家這名字的上面並沒有‘猶大王’的說明;()約西亞王是希西家的曾孫,還是一個少年,如何希西家的玄孫已經是一個傳神話語的先知呢?

讓我們從另一方面來看這問題:()每一次寫先知書的先知作自我介紹的時候,最多題及他父親的名字,(例如:‘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希勒家的兒子耶利米,’‘布西的兒子以西結,’‘備利的兒子何西阿,’‘毗土珥的兒子約珥’等等,)而絕不至於(也無須)題及他曾祖、高祖的名字。但西番雅在這裡特別題及他高祖的名字,這顯然是要表明他的家世,他是希西家王的玄孫。()‘希西家’上面所以沒有注‘猶大王,’是因為上面已經有一‘猶大王,’這裡不注,是要避免重複。同時希西家是猶大諸王中間最尋求神的一位,婦孺皆知,所以不必說他是‘猶大王’了。()至於曾孫和玄孫同一時代,甚至前者比後者年幼,這是極可能的事,並不希奇。

四 ‘西番雅’這名字的意義是‘耶和華所隱藏的。’他寫二章三節的話,可能是根據他名字的含義。

五 按時間的推算,西番雅是和哈巴谷、耶利米同時代,可能西番雅是三個人中最早作工的一個。

 

貳 背景

西番雅是在‘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在位的時候’開始作工。所以初讀聖經者讀本書時,必須先把王下二十二、二十三章和代下三十四、三十五章仔細讀過,才能明瞭先知作工時候的背景。

考查約西亞王年間的復興有三個階段:()‘他作王第八年,尚且年幼,就尋求他祖大衛的神。’那時,就開始拆除各種偶像和邱壇,直到()他作王第十二年,‘才潔淨猶大和耶路撒冷,除掉邱壇、木偶…拆毀巴力的壇,砍斷壇上高高的日像,又把木偶和雕刻的像、並鑄造的像打碎成灰,撒在祭偶像人的墳上,將他們祭司的骸骨燒在壇上…。’()他作王第十八年,猶大和耶路撒冷潔淨後,他開始進行修理聖殿、宣讀律法、守逾越節、恢復祭祀等等,帶領百姓回到神面前。(參讀代下三四311,三五115。)

先知西番雅工作的時候是在約西亞王復興的第一階段,那時在猶大開始除去偶像,可是尚未徹底除盡,還有剩餘的,所以他傳神的話說,‘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並基瑪林的名和祭司,與那些在房頂上敬拜天上萬象的…。’(番一45。)

他是一位王子,在朝輔導年幼的約西亞王尋求神。對於那一次的復興,他必定盡了最大的努力;他也必定是被王招聚的先知之一。(王下二三2。)

 

參 時間和地點

一 先知西番雅作工的時間約在主前六三○年。

二 先知作工的地點顯然是在猶大,因為:()他是希西家的後裔;()他稱猶大作‘這地;’(番一4;)()他熟悉耶路撒冷的情形,能夠指出‘魚門、’‘二城、’‘瑪革提施’(商業區)等地名;()他預言主要的對象是猶大和耶路撒冷。

 

肆 幾處可注意之點

一 西番雅論及亞述和它首都尼尼微的預言,(二13,)正和先知那鴻所說的預言相同。約在主前六一二年,他們的預言完全應驗,那時巴比倫聯合瑪代進攻亞述,把尼尼微消滅無存。

二 本書題到兩種遺民-剩下的人。一種是巴力所剩下的祭司和敬拜者,(一4,)另一種是猶大家剩下的人。(二7。)前者必被消滅無遺;後者雖然遭遇患難,終必蒙福繁榮。

三 本書中所題的偶像和猶大的惡行都是指瑪拿西及亞們年間的罪孽。瑪拿西和亞們是猶大列王中最惡的王,領導百姓拜偶像、離棄神。公義、聖潔的神要審判猶大的罪。

四 雖然神因約西亞王年間有(猶大最後)一次的復興而延遲祂的審判,(代下三四2428,)但延遲並不等於取消,神的審判終必臨到。西番雅就是為神傳這樣的警告。

五 雖然本書的主題是審判,可是裡面也充滿了應許;特別是在第三章中,我們可以看見:

()對於以色列的應許,(1416,)

()對於外邦的應許,(9,)

()關於彌賽亞的應許。(1517。)

六 ‘耶和華的日子快到。’(一7。)西番雅正和先知約珥、俄巴底亞等相同,也題及‘耶和華的日子。’那可怕的日子初步的(或是雛形的)應驗是在巴比倫侵略猶大的事上,完全的應驗是在末後的日子。(參讀本提要卷二第九一面。)

七 ‘耶和華已經預備祭物,將祂的客,分別為聖。’(一7。)‘祭物’指猶大,是神預備給祂的‘客’吞吃的。(參讀結三九1920。)這‘客’特別指巴比倫;是神挑選巴比倫,把它‘分別為聖,’(參讀耶二五9,四三10,)作神邀請的客,來吃猶大這分祭肉。(參讀撒上十六5;‘自潔’即‘分別為聖,’食祭肉者必須分別為聖。)

八 本書說到神的忿怒、責備、和審判,比任何先知說得更嚴厲、更可怕,幾乎使有些讀聖經的人感覺受不住。但是讓我們記得柯柏(Cowper)有一句名言:‘管教就是愛的另一副面目。’的確,一切的

管教都是神的愛的鐵證。本書的開始是災禍和絕望,結束又像前一卷書一樣,是一首最甜的詩歌。(三1420。)

九 本書中有好幾處的話和其他先知所說的很相像。例如:

()一章五節,比較耶利米八章二節。

()一章十二節,比較耶利米四十八章十一節。

()二章八節,比較以賽亞十六章六節。

()二章十四節,比較以賽亞三十四章十一節。

()二章十五節,比較以賽亞四十七章八節。

十 ‘那時,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的事奉我。’(番三9。)這榮耀的預言要在國度期間完全應驗。可是它也初步應驗在教會中,正像保羅所說的:‘但願賜忍耐安慰的神,叫你們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穌;一心一口,榮耀神,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羅十五56。)

十一 約西亞王年間,還容有巴力所剩下的、基瑪林的祭司等,還有一些最特異的人,一面敬拜耶和華並指著祂起誓,一面又事奉瑪勒堪(即亞捫神米勒公)並指著它起誓。(番一45。)神是一位忌邪的神,祂絕不許妥協,和兩面的事奉,祂要攻擊、審判、並剪除這些事。祂的警告是:若耶和華是神,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神,就當順從巴力,一人不事二主,基督和彼列沒有相和!(參讀王上十八21,太六24,林後六15。)

十二 ‘我聽見…。’(番二8。)神聽見並知道一切,這就是我們生活中無上的安慰,聖潔的行程中莫大的助力。

 

伍 信息

本書主要的信息是:忌邪的神()嚴責拜偶像的惡行;()警告‘耶和華的日子’的臨近;()預言國度期間的祝福。

 

陸 鑰字和鑰節

一 鑰字:()‘耶和華的日子,’(一7,)()‘中間,’(三11,)()‘忿怒。’(8。)

二 鑰節:

()‘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並基瑪林的名和祭司。’(一4。)

()‘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二3。)

()‘耶和華說,你們要等候我,直到我興起擄掠的日子,因為我已定意招聚列國,聚集列邦,將我的惱怒,就是我的烈怒,都傾在他們身上;我的忿怒如火,必燒滅全地。’(三8。)

()‘那時,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的事奉我。’(9。)

()‘錫安的民哪,應當歌唱;以色列阿,應當歡呼;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滿心歡喜快樂。’(14。)

 

柒 分析

本書根據內容可以分作兩大段:審判、拯救。

 

1 審判(一章一節至三章八節)

一 神忿怒、毀滅的火在以色列全地燃燒(一1∼二3,三17):

()小引。(一1。)

()審判的可怕。(一213。)

()耶和華的大日臨近,(一1418,)局部已應驗於尼布甲尼撒侵略的事上,全部應驗還在將來。

()悔改的呼召。(二13。)

()當時耶路撒冷墮落的情況。(三17。)

二 神忿怒、毀滅的火在列邦各地燃燒(二415,三8):

()神審判以色列周圍的列邦,在歷史上已經應驗了。(二415。)

()神審判普世的列邦,尚待應驗中。(三8。)

 

2 拯救(三章九至二十節)

一 外邦得拯救。(9。)

二 以色列得拯救。(1020。)

—— 倪柝聲《聖經提要》

 

審判──西番雅書

 

綱 要

 

生平背景

審判的偉大工作

神要隱藏他的寶貝

審判的宣告

尋求謙卑的呼召

借著愛來恢復

對得勝者的呼召

 

讀經:

 

「當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在位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希西家的玄孫,亞瑪利雅的曾孫,基大利的孫子,古示的兒子西番雅。耶和華說:我必從地上除滅萬類。我必除滅人和牲畜,與空中的鳥、海裡的魚,以及絆腳石和惡人;我必將人從地上剪除。這是耶和華說的。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並基瑪林的名和祭司,與那些在房頂上敬拜天上萬象的,並那些敬拜耶和華指著他起誓,又指著瑪勒堪起誓的,與那些轉去不跟從耶和華的,他不尋求耶和華也不訪問他的。你要在主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快到;耶和華已經預備祭物,將他的客,分辨為聖。」

(番一:17

 

「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乃是耶和華日子的風聲;勇士必痛痛地哭號。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急難困苦的日子,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是吹角呐喊的日子,要攻擊堅固城,他高大的城樓。我必使災禍臨到人身上,使他們行走如同瞎眼的,因為得罪了我。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肉,必拋棄如糞土。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他的忿怒如火,必燒滅全地,毀滅這地的一切居民,而且大大毀滅。」

(番一:1418

 

「不知羞恥的國民哪,你們應當聚集!趁命令沒有發出,日子過去如風前的糠,耶和華的烈怒未臨到你們,他發怒的日子未到以先,你們應當聚集前來。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

(番二:13

 

「錫安的民哪,應當歌唱以色列啊,應當歡呼!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滿心歡喜快樂!耶和華已經除去你的刑罰,趕出你的仇敵。以色列的王耶和華在你中間,你必不再懼怕災禍。當那日,必有話向耶路撒冷說:不要懼怕!錫安哪,不要手軟!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那些屬你、為無大會愁煩、因你擔當羞辱的,我必聚集他們。那時,我必罰辦一切苦待你的人,又拯救你瘸腿的,聚集你被趕出的。那些在全地受羞辱的,我必使他們得稱讚,有名聲。那時,我必領你們進來,聚集你們;我使你們被擄之人歸回的時候,就必使你們在地上的為民中有名聲,得稱讚。這是耶和華說的。」

(番三:1420

 

生平背景

 

西番雅這個名字的意義是耶和華所隱藏的,或者耶和華的寶藏。聖經告訴我們他是希西家的玄孫。我認為這個希西家就是希西家王——一個好王。換言之,西番雅這個人,是神從王族中興起來作為他的先知。神有主宰的權柄,他可以從各行各業中,從不同的社會地位中,興起人來作先知。那裡能找到一個人,他的心是向著神,神就要為著自己的目的來得著他。感謝神!這個從皇室中出來的人,乃是一個尋求神的人;而且被神使用作為他的出口。

 

他在約西亞年間說預言,當我們讀這卷西番雅書的時候,可以看見他公然的評擊猶大的罪孽,就是顯明在瑪拿西和亞們作王的年間所充斥的罪孽。很希奇的,他並沒有提到復興改革,就是約西亞作王在位第十八年,所臨到的一個復興;因此我們相信,很可能的,西番雅書是在約西亞作王的早年,就是在改革之前說預言的。借著他,神的話語臨到猶大的餘民,促成了約西亞王在位第十八年時的那次改革。

 

西番雅緊接著哈巴谷說預言,換言之,他和哈巴谷乃是同時代人。他們多少預言到同樣的事情,二位都公然評擊猶大的罪孽,也宣告將來的恢復。但是當我們讀這兩卷書的時候,會發現在他們之間有極大不同,哈巴谷的預言多半是他生命中深刻屬靈操練的發表。當他環顧四周的時候,看見在神百姓中間的邪惡事,就心中不安而且憂慮。因他顧慮到神的公平、公義、和聖潔,以致有了深刻的操練。所以他向神呼求,求神起來作一些的事;但是當神回答他,說到他要興起迦勒底人,作為管教他兒女們的杖時,使得先知哈巴谷裡面產生更深的問題;因為他知道迦勒底人比猶大的餘民更邪惡,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神使用那更邪惡的來刑罰較不邪惡的。因此,他就上瞭望樓,尋求從神那裡來的答案。我們知道神回答了他,說到他會刑罰迦勒底人;惟有義人必因著他的信心而活。所以哈巴谷書的內容,乃是因為神的審判,心裡所產生出來深刻的屬靈操練。

 

西番雅書卻是相當的不同。雖然二位都說到相同的事,哈巴谷的眼光比較主觀;西番雅的眼光較為客觀。換言之,他看見了神公義的榮耀,然後他也看見了神那極大的愛;所以他是比較客觀這一面的。

 

耶利米也是這兩位先知同時代的人。對我而言耶利米似乎綜合了他們兩種不同的光景。因著他生命中深刻的操練,他被稱為流淚先知;這好像哈巴谷一樣。另一面,他也啟示出神的審判和最終的恢復,和神要與他自己的百姓所要立的新約;而這好像西番雅。所以這三位先知實際上是一起工作的。

 

在這卷書的開始,他說:「耶和華話語臨到古示的兒子西番雅。」主的話語臨到他,所以整卷書啟示出臨到他的話語。那是什麼樣的話語呢?用一個詞來總結,就是「審判」。耶和華的大日子乃是審判的日子。我們都不喜歡聽到審判這個詞,因為它並沒有意味著屬靈的幫助。對我們來說,聽起來反有一些負面的意義;但是事實上,審判乃是神最大工作之一。我們親愛的倪柝聲弟兄說:除了創造的工作之外,審判是神另一個工作。

 

審判的偉大工作

 

我們都承認,創造是一個偉大的工作。神創造了諸天和地並其中的萬物,也包含了我們人類;那是極偉大的工作。但是神創造人有一個目的,就是為著他的榮耀。他創造了好使人能夠與他合作,他創造人好使他能夠使用人來恢復全地歸向他。很不幸的,因著人的墮落,罪進入了這個世界,人成了肉體——屬肉體的——魔鬼因此能夠藉人再回到這個世界,以致神創造的目的沒能實現。那麼神創造的目的,特別是關乎人的一面,怎樣能以完全實現呢?

 

當然,我們知道因著這個世界的罪,神打發他的獨生子來到地上。因著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來到,就有了救贖的工作,所以救恩就賜給了世人,好將人從墮落光景中救出來,最終全地能夠恢復進入神榮耀。這乃是一件榮耀的事。但是很不幸的,雖然救恩已經預備好了,但並非所有人都願意接受神所預備的救恩。那麼神將怎麼樣呢?神將如何來完成他所有榮耀的目的呢?而我們發現,最後的工作,就著一面的意義來說,能夠總結神為著他目的所作一切工作的那一件事,就是審判。因為在審判之後,神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

 

在創世記第一章中,當全地在毀滅空虛並且沒有目的光景中,神的靈覆育在眾水之上,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在六天之中,他恢復了地,使它成為可居住的。在第六天神創造了人,當一切都造好了之後,第七天神安息了。我們並不知道神安息了多久;按著,我們在第三章中可以看見,他又開始工作了。他必須來到那園中,呼叫說:亞當!你在那裡?神必須作一件事來拯救人,最終拯救了世界。換言之,雖然有那偉大的創造工作,罪仍然進入了這個世界。在啟示錄廿章中,我們看見大審判也完成了,在廿一和廿三章中,新天和新地與那聖城就是耶路撒冷降臨在這新地上,這裡不再有罪、不再有死、不再有眼淚也不再有黑暗,一切的事都成全了,每一件事都完成了。所有不要認為審判是那麼的可怕,審判乃是神一件偉大的工作。

 

為什麼審判是必要的呢?審判能成全什麼呢?首先,在審判中,神榮耀神自己;神要為他自己的公義和審判作辯護,人們是何等的誤解了神!正像在西番雅書中所記:「他們心裡說,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換言之,他根本不在乎,但神是在乎的。他是聖潔的,是公義的,借著審判,他榮耀他自己,並向我們顯明他是怎樣的一位。1·

 

(一)借著審判,神要顯㎜㎜明、彰顯、揭露一切隱藏的事物。他將一切事物的真實光景暴露出來;借著審判我們才得以知道自己真實的光景。我們永不會知道自己的光景;但是借著審判,就照著我們真實的所是被顯明出來;我們所在的地方,所站的地位,以及所有真實的光景都被暴露出來。

 

第三,借著審判,神要將罪結束。在罪完全受了審判之後,它就到了結局。所有我們相信審判乃是神極大的工作。我們實在為著神要實施審判感謝他!因為藉此,他向我們顯明他是誰?他是怎樣的一位神,也惟有借著審判我們能進入救恩,進入恢復;也是借著審判,實際最終要脫掉罪。

 

神要隱藏他的寶貝

 

有時候我們認為審判與慈愛或憐憫是彼此矛盾的。但是我們要記得,詩篇101篇第1節說:「我要歌唱慈愛和審判。」(原文另譯)換言之,作詩人要一起唱主的慈愛和審判,因為這兩件事情並不彼此矛盾或衝突,二者是互補的。神因為愛所以必定審判;借著審判,要將萬有帶回到原初設計該是的樣子。這是愛。

 

在這卷西番雅書中,所記從神那裡臨到他的話語乃是神要審判。神要審判全世界,神要審判他自己百姓;但那還不是全部,因為神除了給他「審判」這個字以外,還給了另外一個字,那就是「西番雅」。西番雅的意思就是神所隱藏的。神要在審判的日子,將神認為是寶貴的隱藏起來。你看見,在忿怒中仍然有憐憫。

 

若是我們思想審判,思想神的公義和聖潔;相形之下,我們都要被焚燒。誰能在神的審判面前站立得住呢?誰是這樣聖潔的呢?誰是公義的而可以站在聖潔並公平的神面前呢?在我們自己的感覺裡,有時要看人、看環境,雖然我們並不那麼公義,那麼聖潔,然而當我們看周遭一切那麼敗壞的時候,我們是如何的論斷這一切呢?你豈不感覺所有這些事應該完全被抹除?如果我們這一班不那麼聖潔、不那麼公平的人都如此感覺,而我們的神就是公義的本身,就是聖潔的本身,當神照著他的公義和聖潔審判的時候,我們可以想像有誰能站立得住呢?我們都要被銷毀。但是感謝神!與審判的同時,有另外句話:「他要隱藏」。有一些人神認為像寶貝一樣,在發怒的日子,他要把他們隱藏在他的翅膀底下。這句話是何等的安慰人!

 

西番雅正是神給他百姓的那一句話。在詩篇廿七篇5節說到:「因為我遭遇患難,他必暗暗的保守我。在他的亭子裡,把我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將我高舉在磐石上。」在患難的時刻神要隱藏他的百姓。

 

為什麼他要隱藏他們?乃是因為把他們當作寶貝。若只不過是廢物,讓它被焚燒;若是寶貝,就要保守它,將它隱藏起來。神說:我要審判!但是他又說;我要隱藏!我要審判所有邪惡,但是我要將那些尋求謙卑和公義的人隱藏起來。這就是西番雅這名字的意思。

 

這卷西番雅書有三章,照著內容可以作很清楚的區分。第一章是審判的宣告;第二章是呼召來尋求謙卑;第三章是借著愛來恢復。

 

審判的宣告

 

西番雅借著宣告神將要徹底的毀滅世界,來開始他的預言。他要從地面上除滅萬有。神說:「我必除滅人和牲畜,與空中的鳥,和海裡的魚,以及絆腳石和惡人;我必將人從地上剪除;這是耶和華說的。」為著全世界將有一個普遍的審判;因為這世界是邪惡的。當我們讀這幾節經文的時候,立刻我們就記得神曾經作過一次。在創世記第六章中,當地上的人增加的時候,地上滿有邪惡,到處都是敗壞,強暴橫行,人終日所思想的都是邪惡與敗壞。神察看人,也察看這個地,他後悔造人在這個地上,便說:我要除滅萬物!為什麼?乃是因為他是聖潔的,乃是因為他所創造的並不為他的目的而效力,乃是因為萬類並不照著神創造的目的為神帶來榮耀。神說:我要用水來除滅萬物。而我們記得,他怎樣用洪水來毀滅世界;但是同時,有一個人在神的眼中蒙恩,那就是挪亞。當洪水來的時候,神將挪亞和他的全家藏在方舟裡;他保全那個家庭。借著審判,神能夠把這個世界帶到一個新的開始。那就是審判所成功的。

 

在西番雅書的時代,我們看見世界再一次的越來越邪惡、越來越敗壞。當神再看這世界的時候,他說:我要除滅萬類。而從這個普遍審判,神立刻就轉向他的選民;借著亞伯拉罕,神揀選一個民族來作為他的見證,在這敗壞的世界中,作他聖潔公義的見證。但是他所揀選的百姓也敗壞了,他們變成邪惡,變成為拜偶像的人。所揀選的民族中只剩下少數的餘民,猶大的餘民還在,北國以色列已經滅亡。而南國猶大在一種非常衰弱的光景裡,只剩下少數餘下人在那裡;甚至這剩下的少數也變得邪惡和敗壞。神說:我必定要審判。即使是他自己的百姓,神也不會放過;相反的,神對神自己的百姓更加的嚴格。

 

所以神說:我要伸手攻擊猶大。因為他們敬拜偶像;有一些人崇奉偶像,有一些人崇奉真神,並且同時指著神起誓,也指著偶像起誓,更有一些人對神根本就不在乎。神說因此之故我要將審判臨到猶大國。在那時,上層社會的人們尋求奢侈宴樂,以金銀財寶作為倚靠,但是神說,我必用燈尋查耶路撒冷;換言之,神要徹底毀滅。當那時刻,金銀財寶都失去效用,他們不能住在自己所建的房屋中。我們知道,這個預言不久之後就應驗了。那就是巴比倫人入侵,並且毀滅了耶路撒冷,把百姓帶到被擄之地。但是在那個時候,我們還不能說神用燈尋察耶路撒冷;乃是大約上百年之後,(主後七十年)羅馬人來毀滅耶路撒冷,他們進入每一個家,搜尋每一個山洞,每一個地窖,找到人就把他們殺了。所以神的話是確定準確的,耶路撒冷被毀滅了。

 

先知按著就說到耶和華的大日:「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耶和華的大日乃是忿怒的日子,在舊約和新約裡我們都看到這個名詞。耶和華的大日子在聖經是一個特別的詞語。是指著神忿怒的日子說的。這詞語應用在耶路撒冷被巴比倫人滅亡的這件事上;也應用在耶路撒冷被羅馬人所毀滅的事上;並且可以應用在人類歷史中發生在世界上所有的毀滅事件上。但是所有這一切,不過是序曲,不過是一部分;耶和華的大日子完全應驗仍然是在將來。換言之,將來有一日被稱作主的日子,耶和華的日子,當那一天來到的時候,全世界要完全受審判。在人類歷史中我們所看見的每一個審判都不過是序曲,將來要臨到的那完全的審判,才是耶和華的大日子,或說是主的大日子;所以第一章講到審判。

 

尋求謙卑的呼召

 

第二章是以一個呼召開始。神正在呼召他的百姓:「不知羞恥的國民哪,你們應當聚集!趁命令沒有發出,日子過去如風前的糠,耶和華的烈怒未臨到你們,他發怒大日子未到以先,你們應當聚集前來。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番二:13

 

耶和華發怒的日子將要來臨,要臨到所有蒙揀選的百姓,卻仍然給他們一個機會,所以神說:「你們應當聚集前來。」但是神知道這些百姓不會悔改,所以他把注意力移到那些謙卑人身上。神呼召全國來悔改,若是他們悔改了,神就要在那些日子沒有來臨之前赦免他們;但是似乎這個局面時沒有辦法逆轉的,因為百姓仍然活在自己罪惡中,所以神就將他的呼召專注在國中那些謙卑的人身上。

 

謙卑人是指什麼說的呢?乃是那些心柔軟向神的人,儘管人們的心都剛硬如石時。感謝神!仍然有一些人的心是柔軟向神的;因為他們向神是柔軟的,神仍然能夠向他們說話,他們仍然能夠接受神的話語,所以神說:你們謙卑人哪!當尋求神的公義和謙卑。謙卑最能摸著神的心,是我們與神關係那對的態度。神向著謙卑溫柔人是滿有恩惠的,但是他反對那些驕傲自大剛硬的人。我們需要尋求謙卑,在神面前心裡柔軟敞開,容讓神在我們生命中作工。我們需要尋求公義,應該尋求在人的眼光中看為對的事。若是我們尋求謙卑和公義,那麼神要說:在發怒審判的日子,我要將你隱藏。這乃是逃脫的這路。

 

且讓我要來說明這事。我們知道,在耶路撒冷被巴比倫人毀滅之前,有一個文士名叫巴錄,他將耶利米所有的預言都記錄下來。他是一個善人,但是他也是一個有雄心的人。在耶路撒冷被毀滅之前,神借著耶利米向巴錄說話,說到:不要為你自己圖謀大事,這不是一個圖謀大事的時代。(參耶四十五章)但是因為他求尋求主,他說:我要保全你性命,我要將你的性命為掠物賜給你。換言之,當毀滅臨到的時候,巴錄的性命會得著保全。所以這是一個例子,說到那些尋求謙卑的人,神就將他們隱藏。

 

另一個例子就是巴比倫人入侵,將以色列人擄去,實際上乃是經過三個階段;在第二個階段,巴比倫王擄走了一些人——猶大王耶哥尼雅(即約雅斤)、王族和其它的百姓——到巴比倫去,而立瑪探雅(即西底家)代替他作王。那些被擄到巴比倫的人,從人的角度說,是被擄了;但事實上蒙神保全了。在耶利米書廿四章中講到神賜給耶利米一個兩筐無花果的異象,一筐是極好的;一筐是極壞的。而神說:好無花果是那已經被擄的人;壞無花果乃是那被留在耶路撒冷的人,而他們將會完全被毀滅。但那些被擄到巴比倫去的人,將得著保全,並且將要歸回。所以神隱藏他們。

 

這些乃是歷史上的說明,但是我們知道,屬靈的原則總是這樣的。在審判的日子裡,神總是將那些尋求他的人隱藏起來。怎麼隱藏我們不知道,很可能是早早把他們取去,或者要保全他們到底,我們不知道;但是神知道在審判的日子要怎樣保全那些屬他自己的。這乃是神的話。

 

在這章剩餘的部分,說到那些在猶大周遭民族。在西邊的領邦是非利士人,在東邊是摩押人和亞們人,而在南邊就是衣索比亞人,和在北漫的亞述及尼尼微城;神要一個一個的毀滅他們。神說:因為他將要毀滅這一切的事物;若你不悔改,你認為會被放過嗎?

 

借著愛來恢復

 

第三章是很奇妙的一章,因為它以「禍災」為開始,卻以「愛」為結束。「這悖逆、污穢、欺壓的城(耶路撒冷)有禍了!她不聽從命令,不領受訓誨,不倚靠耶和華,不親近她的神。她中間的首領是咆哮的獅子;她的審判官是晚上的豺狼,一點食物也不留到早晨。她的先知是虛浮詭詐的人;她的祭司褻瀆聖所,強解律法。」

 

「禍哉」已經向那一座欺壓的城宣告出來。就這座城來說,她是一無良善,她應該被毀滅;但是從第八節起忽然轉變語氣,並不是因為她,乃是因為神的愛和信實。神說:我要作一件事,就是要用審判煉盡我的百姓,甚至要用審判拯救這個世界。全世界都要受審判,我自己的百姓也要受審判,所以一切邪惡都要被除滅;惟有困苦和貧窮的人(就是在主面前謙卑柔和的人)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恢復他們,使他們在世界中得稱讚有名聲。同時,神在毀滅世界時,要將世界中一切的邪惡煉盡,他要給所有的人一個清潔的言語,「那時,我心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地事奉我。」(第9節)

 

這是審判所成就的。審判並不全是負面的,乃是將那一切邪惡的、不出於神的、也不服事神目的除去,卻將那些能榮耀神的事物引進來。有一天,神要審判全世界,當然,我們知道這事的應驗在將來。若是你讀先知預言——撒迦利亞書、但以理書、或是啟示錄——我們可以看見,有一日,列國都要聚集在中東,耶路撒冷要再一次的被分為二,將有最後的大戰——就是哈米吉多頓大戰——而主要回來,他要審判全地,他要潔淨一切,並要帶進千年國度,所有的人都要得著清潔的言語。清潔言語意味著他們都要講論神,都要榮耀神,都要敬拜神;這乃是審判將要成全的事。

 

在舊約中,西番雅書給我們看見神那最甜美的愛之歌,「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番三:17

 

通常讀到愛、歌唱或歡呼的時候,我們都會想到我們怎樣以神為樂,而向神歌唱。這是一般的想法;但是這裡所描述的,不是我們在神立喜樂,歡喜在他的愛裡,或者用歌唱向來他歡呼(那應該是非常自然的);而神說:「且因你喜樂而歡呼」。試想一想,他仿佛站在一個屬物質的地位上,結結巴巴的想要向人顯明他的愛。他不知道要怎樣來說明,只說他要在他的愛中安息。這裡的安息意思乃是在他的愛中靜默。我們認為愛是非常喧嚷,非常富有表情的;但是神說我要在我的愛中靜默(譯者注:中文翻作默然愛你),好像他沒有話說,他是如此的愛我們,不知道怎樣用言語來表達。我們是否經歷了呢?有時愛是如此的深,以致於我們沒有任何的言語,只要在一起愛就在那裡湧流。在愛中安息是怎樣的情形呢?乃是非常的平靜。豈不是嗎?那遠勝過僅僅用口頭的表達;有的時候口頭的表達是廉價的,但是那個靜默像黃金一樣。而在這裡神說,我要在我的愛中安息。換句話說,他注視著我們,他擁抱我們、他撫摸我們、他思念我們、他也讚賞喜愛我們;他不知道要說什麼,就什麼也不說了,在靜默中他表達了一切。神說:我要如此行,我要在我的愛中安息靜默,在安息了一段時間之後,他要暴發出歌唱。我們試想一想神的愛!誰能夠用這樣的愛來愛我們?我們的神是如此的感情豐富!我們為此讚美神!

 

所以西番雅書並不是令人沮喪的預言,有一些人認為西番雅書是非常令人沮喪的,甚至大解經家坎培摩根也承認說,當他開始讀小先知書的時候,他預期要讀到所有關於神那莊嚴嚴厲的審判。當他開始讀了之後,他發現比他想像的更嚴厲更嚴肅。然而在同時,他也發現在小先知書中,有著那令人驚異的神柔細的愛和慈悲與同情,我們是否看見了呢?神是在愛中來審判;神愛,所以神審判。而借著審判,他把我們帶回到神的愛中。那就是西番雅書。

 

在聖經中,耶和華的那日子或者主的那日子,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用語。我們在以賽亞書二章12節、約珥書二章31節、阿摩司書、瑪拉基書還有在新約中的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二章2節中都見到,它的意思乃是神忿怒的日子。請記著這點!在新約中還有另外的一個詞語稱作基督的日子。基督的日子和主的日子二者是兩不同的,請不要混淆了。基督的日子事實上是與教會、與我們有關的。我們在新約的三卷書中可以找到:腓利比書一章6節、10節、二章16節;哥林多前書一章8節、五章5節;哥林多後書一章14節。這些都是非常不同的用語。主的日子乃是忿怒的日子,而基督的日子乃是榮耀的日子。

 

我們期待什麼呢?作為神的子民,並不是期待主的那日子,乃是期待基督的日子。基督的日子單是指那一日我們都要顯明在他面前,就是他回來的時候,我們都要顯明在他面前。當我們顯明在他面前時候,那就是我們得榮耀的時刻。那是真的,在基督的日子也將有審判,就是基督台前的審判。我們若想要在那一日得榮耀,那麼今日就要柔和謙卑,到時候就不至於羞愧。所以那是教會子民們所期待的日子。我們期待著基督的再來,當我們顯明在他面前,與他面對面的時候,若我們對他衷心,那就是要得獎賞的時候;那是我們得榮耀的日子。

 

嚴格運用主的日子這詞語,在啟示錄是指著七碗說的。我們記得在那裡有七印、有七號,然後有七碗。在十六章中有七碗交給七位天使,代表著神的忿怒的七災。請記住,當主的日子臨到,那是可怕的日子;但是你和我都不會在其中,我們已經不在了;所以它和我們毫無關係。但是這個世界,甚至神屬地的子民們都有禍了;因為將有審判臨到他們,為要潔淨他們。所以在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二章中,我們看見帖撒羅尼迦人困惑不安;因為有一些人告訴他們,主的日子已經來了。他們說,若是主的日子已經來了,那麼我們都沒有趕上被提,所以他們都困惑了。因此保羅說:不!主的日子還沒有臨到;當主的日子臨到時,那大罪人必要首先顯露出來,並且有離道反教的事。所以我們不是等待主的那日子,乃是等待基督的日子。

 

對得勝者的呼召

 

最後,還有一個屬靈的運用。以色列作為神選民,乃是教會在一個預表。在這個世上,神揀選他的教會作為他的器皿。教會在這個世上作為背負耶穌基督的器皿,向世界顯明耶穌是神,並且將救恩帶給世人。但是很不幸的,教會卻沒有成功他的使命,甚至在使徒約翰的時代,就是在第一世紀末尾的時候,我們看見作為大祭司的主,察看並且行走在七個金燈檯中間。這燈檯代表在亞細亞的七個教會,而他在那裡審判他們(參看啟二∼三章)。換言之,審判是從神的家起首,甚至從第一世紀開始直到今天,主已經在審判他的教會。但是請記住,他審判他的教會,他乃是像祭司一樣的審判。祭司的審判與君王的審判是非常不同的;祭司的審判好像照顧燈檯,修剪燈蕊,他要作恢復和復興的工作。

 

在整個教會歷史中,我們的主一直在那裡審判;他呼召他的教會悔改,他要恢復他教會作為見證的器皿。但是教會不肯聽他的呼召,因此他就呼召得勝者。得勝者不是別的,乃是那些在他面前謙卑的人,那一班樂意接受他管教的人;對於這一班人他要隱藏。甚至在大災難要臨到這個地上之前,(這並不是主的大日子,乃是在主大日子之前)他說:若是你遵守我忍耐的道,我要將你取去,使你免受大災難,就是要臨到全地的大試煉。(參看啟三:10)「你們要時時警醒,常常祈求,使你們能逃避這一切要來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路廿一:36

 

弟兄姊妹!他要隱藏那些遵守他話語的人,他要在大災難臨到全地之前,取去那些向他警醒禱告的人,甚至那些被留下的,他也要隱藏他們。我們記得,當那男孩子被提之後,神要照顧那婦人。我們記得他印了以色列十二支派中十四萬四千人(參看啟七章)他在他們額上打上印記,在大災難中保守他們。他要隱藏他們。

 

神要審判,但是感謝神!他要隱藏那寶貝。在下墜衰敗的日子中,當有一些人在那裡彼此談論到主的時候,神要察看,要傾聽,要記錄在他的冊子上,並且神要紀念他們。在預備的日子中,神說:我心憐恤他們,如同人憐恤自己的兒子。(參看瑪三:1617)他要隱藏!所以願主幫助我們,使我們成為他獨特的珍寶。他要在忿怒的日子將我們隱藏。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實在感謝你,為著我們今日,有話語賜給我們。主啊,我們感謝你!因為審判的日子臨近,但是你要隱藏那些在你眼中看為寶貴的人。主啊!我們不配,但是我們實在願意在你面前降卑自己,來尋求公義和謙卑,好使我們借著你的恩典,可以在忿怒的日子被隱藏。奉我們主耶穌名。阿們!── 江守道《神說話了──舊約各卷精華》

 

靜默---西番雅書

再來就是西番雅書。西番雅這個字是[隱藏]的意思。

第一章第七節:

[你要在主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我們要隱藏、要隱藏我們的怨言。然後是第三章第十七節:

[ 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祂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這兩句話就把整本西番雅書提起來了:一是我們應當靜默無聲,第二是祂一直默然愛我們!

那這裡也講到耶和華的日子,第一章有,第二章有,第三章也有。主的日子應該是可怕的,但在西番雅書的最後,你發現主的日子是喜樂的日子,因為這裡告訴我們,祂在我們中間必因我們歡欣喜樂,因我們喜樂而歡呼,而且祂默然的愛我們……。你看!小先知書有一個特點,到最後果非常美麗,都是非常美的信心之詩。

“小先知”並不是他們的身份、地位比較小,只是他們的話語不如大先知多,篇幅比較短。先知是不分大小的,像約拿書只有四章,是小先知書裡的一卷。但主耶穌卻說:看哪!這裡有一個人比約拿更大!能和主耶穌在一起比的,一定是最大的。所以嚴格說來,約拿是大先知,不是小先知。不過小先知書是指著它的篇幅比較短說的。── 陳希曾《毗斯迦山——舊約》

 

西番亞書──耶和華日子的審判與拯救

 

西番亞之名意:神所隱藏的

  大綱:

      一,耶和華日子的審判     一章∼三章7

   二,耶和華日子的拯救      三章820

「耶和華的日子」有十二次:

   1. [一章7] 耶和華的日子是分別為聖的日子

    是以祭物為根基,神已預備了祭物,在命定的日子那祭物耶穌基督釘死在十字架上,成為全人類的祭物,打通人到神面前去的路,使全人類有二個分野,如同各各他山上

    三個十字架,接受主的強盜與主同在樂園,拒絕主的強盜永遠滅亡。

    接受耶穌基督十字架的人分別為聖歸於神,拒絕祂的人永遠滅亡。

   2. [8] 是耶和華獻祭的日子

        懲罰一切屬魔鬼的人,那獻祭的日子是耶穌基督釘十架的日子。救恩已經作成了,主耶穌已經為全人類接受了罪的死刑,釋放了全人類脫離撒但、世界、肉體的捆綁;主在十字架上除滅了魔鬼的作為,使人無可推諉。

        接受與否是人的責任,當主再來之時,主要審判一切拒絕救恩的人。

   3. [9] 是懲罰假神的日子

    耶和華的日子即主的日子,當祂再來之日,倒下七碗,要懲罰一切拜假神的人和作惡的人。

   4. [10] 那審判的日子是仇敵哀號的日子,是神兒女歡樂的日子。

    在近處的應驗是耶路撒冷被擄,貪愛錢財的人必受懲罰,貪財是萬惡之根。(提前六10)遙指主第二次再來審判外邦人。

   5. [14] 那日子是勇士痛哭的日子,因有戰爭臨到,勇士成為俘虜,是大災難的日子。

   6. [15] 是神忿怒的日子

    七碗倒下的日子,毀滅敵基督大軍,假先知,魔鬼,大淫婦。

   7. [15] 是急難困苦的日子

    三年半的大災難不得勝的基督徒落在患難中;不信的外邦人在戰爭,饑荒,地震,瘟疫,天災,人禍中痛苦地哀叫。

   8. [15] 是荒廢淒涼的日子,神審判地上的人,使地荒涼。

   9. [15] 是黑暗幽寞密雲漆黑的日子

天象改變,日頭像毛布發黑。是第六印神降災的時候。

  10. [16] 是吹角吶喊戰爭的日子

    那時候基督大軍與敵基督大軍爭戰,天上號筒吹響,哈米吉多頓大戰血肉橫飛,基督與忠心跟隨祂的人毀滅了敵基督大軍。

 11. [18] 是耶和華忿怒如火的日子

    從天降火,燒滅全地,七號七碗毀滅全地拜偶像的人。

 12. [二章3] 是耶和華發怒的日子

    隱藏敬畏祂的人。神拯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彼後二9

    敬虔的人是謙卑服在神管教下的人,是遵守神忍耐的道的人,在普天下受災難的日子,能免去試煉,因為神隱藏了他們。首先被提與主同在。(啟三10 

[三章17] 神要在祂的愛中靜默(默然愛你們)

  主的日子是審判的日子,藉著審判顯明神的自己,顯明一切隱藏的事,神要除去罪惡,主要作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 張向晨《聖經六十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