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西番雅書第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番一1「當猶大王亞們的兒子約西亞在位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希西家的元孫,亞瑪利雅的曾孫,基大利的孫子,古示的兒子西番雅。」

         「西番雅」其名的原意為「保護者」。「西番雅」原意也可作「北方」解。「西番」為北方,「雅」為耶和華的簡稱,表明他是屬耶和華的,相對的有「巴力洗分」,北方是屬「巴力」的。可見這個名字確有信心的內涵。「耶和華的話臨到……」這也是先知書引言常有的,試比較耶利米書引言,曾兩次提及。可見時代的緊急,神有啟示的話語,焦急地向祂的選民說明。祂選召不同背景的人,成為祂的發言人,成為當代的見證。神的話是合時的,切合當代的需要,也是無時的,向歷代啟示,甚至現代的人們,仍可從先知書,聽見神的聲音。神的話有永遠的價值。——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西番雅書》

 

【番一1 年代與家譜】卷首語將本卷日期定于約西亞王統治年間(主前640609年)。因為約西亞年幼登基,一群祭司與宮廷官員攝政治理猶大,直至主前六二二年(參:王下二十二1)。因為在被擄前後有不少人名叫西番雅,加上一個簡短的族譜,能更清楚指明是誰領受這些神諭(比較馬里泥版與以撒哈頓的亞述年表,將先知的名字附在預言上的類似作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2「耶和華說:“我必從地上除滅萬類。」

         「耶和華說」,這是先知常用的語句,表明神的權威,信息的嚴重性。通常先申明「耶和華如此說」,十分嚴正。在信息之後,再加有「這是耶和華說的」,有時為表明鄭重,也可能是安慰,因為「說」字可譯為「低語」,神有無限的心意。這堶鴠i置於信息之後,也為鄭重的申明。「我必除滅」,「除滅」原意為阻止與消除,將罪惡帶至一個最終的結局,是神的行動促成的(原文的文法是Hiphil即有causative idea)。「除滅」這一動詞且重複一次,可譯為「我必除滅」。重複是為著重語氣,也是肯定的涵義,所以可加譯「必」字。神的審判是最終的行動,不能逃避,也無可否認,是歷史必有的結局。「萬類」不只是人類,而是包括一切的生物,其實是指萬有。這些都是神所造的,神要將所有被造的,全部除去,祂有自由,祂也有權利,要將一切除去,好似將桌上的東西一掃而空,將所有的都從地面上掃除,不復存在。這是先知彌迦的信息(彌一2及以下),是神對整個世界的行動。──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3「我必除滅人和牲畜,與空中的鳥,海堛熙翩A以及絆腳石和惡人;我必將人從地上剪除。這是耶和華說的。」

         這堹S別指出惡人,罪惡之輩當然是在審判之下,但是「絆腳石」是指甚麼人或甚麼事物呢?經學家有不同的見解。有的認為這是指審判本身,使惡人絆跌。有的解為毀壞的事,與作這樣事的惡人一同敗亡。也有的認為這是表示地震的後果,使地面毀壞,山石四散,成為絆跌人的石頭。有的因涵義不明,就將這句刪去,比較清楚。但有人仍堅持保留這句,卻將「惡人」改為「不法的人」,這是隨七十士希臘文譯本的譯詞。「不法的人」與「惡人」幾乎是同義字,似無爭議之處。這埵A重複用「剪除」,但是用分詞(Participle)的形式,似指正在進行的動作。所以「必」字附加的涵義仍舊存在,但重點在動作的過程:我「正」將人從地上剪除。審判不是只豫言將來的事,也可以是指目前已有的現實。「這是耶和華說的」與上節「耶和華說」相同,再重複,且在本來語句的次序,顯然是著重的語氣。──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4「“我必伸手攻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也必從這地方剪除所剩下的巴力,並基瑪林的名和祭司,

         耶和華伸手,是審判的動作。這在以賽亞書中屢次出現(九121721,十5,十四2627)。耶和華要審判世界,審判臺在猶大,在猶大的首都耶路撒冷。在審判列國的過程中,先審判猶大,因為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這是在猶大的以色列人很難接受的啟示,因為在他們的信仰中,耶路撒冷是聖殿的所在地,是耶和華居住的地方,所以神聖不可侵犯。

         在西番雅的時代,約西亞的宗教改革已有相當的成效,巴力異教的力量已經削弱了,但還有剩下的,不是剩下的巴力,而是剩下那些敬奉巴力的人。神必將那些「巴力的餘民」也全都除去,不容存在。「基瑪林的名」必是偶象的名,是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或摩洛,摩押人稱之為基抹(王上十一5-7)。這些敬奉異教的祭司存在,異教的罪惡必無法消除,所以神必須完全剪除。──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4 約西亞的改革】本節描述的敬拜禮儀紊亂以及拜偶像的情形,是約西亞在主前六二二年以後(見:代下三十四章注釋)採取改革行動的先聲。當約西亞成功地潔淨聖殿、消除外邦神祇,是打著重新守約的旗號而做(見:王下二十三2425)。八十年前,希西家王也推行過類似的改革(王下十八4)。兩次都是因為亞述王朝勢弱,促成猶大這種小國在政治與信仰上獨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4「巴力」:這個字字面意義是「主人、所有人」, 通常是指迦南人的神哈達(Hadad)

迦南的宗教中,巴力是雨水與農作物的神,巴力的配偶是亞納,亞納是性、愛、繁殖與戰爭的女神。亞斯他錄也是女神,常常被當成是巴力的配偶(地方宗教中這種混淆很常見)。每年的雨季就是巴力戰勝大水與海洋帶來的雨水,每年幹季就是巴力被摩特(死與乾旱之神)殺害。而巴力的配偶亞納把摩特打敗之後,巴力又復活,重新帶給大地雨水。迦南人認為秋季的雨量與春季的作物發芽,都是因為巴力與其配偶性交所帶來的繁殖力量。當然,牲畜的多產、田園豐收也都跟這種繁殖的力量有關。所以為了促進巴力與其配偶繁殖的力量,迦南神廟中的神妓要與許多的男性發生性交。── 蔡哲民《西番雅書查經資料》

 

【番一45基瑪林,天上萬象,瑪勒堪是什麼?】

答:基瑪林Chemarins這一名詞的本意,無從考定,在舊約聖經中用以概指一般妄奉偽神之祭司,(王下廿三5)。如南國猶大王約西亞廢去列王所立崇拜邱壇偶像之祭司(王下廿三5)。北國以色列先知何西阿所指撒瑪利亞居民崇拜伯特利牛犢之祭司,因主降罰,驚恐戰慄(何十5)。以及猶大國先知西番雅告誡猶大與耶路撒冷必將除滅所剩下之巴力(參八四題),並其同類諸偶像之祭司(番一4)。至於天上萬象,概指日月,十二宮的甯P(參一二七題)為亞述國所崇拜的偶像。(王下廿三5),瑪勒堪Malcham是亞捫人所崇拜的摩洛神(王上十∼7,參五九,一○二題)。以上所述這一切的偶像與其祭司,都為神所恨惡而禁絕的。——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番一5「與那些在房頂上敬拜天上萬象的,並那些敬拜耶和華指著他起誓,又指著瑪勒堪起誓的,」

         這堣摒O繼續上節的指責。敬拜天象在瑪拿西與亞們在位的時候十分普遍(王下廿一3521),甚至在約西亞王的時期仍有這樣的現象(王下廿三512)。這是先知們屢次嚴責的(耶七18,八2,十九13,四十四17-25;結八16;參閱申四19,十七3)。他們既敬拜耶和華,指著耶和華起誓。另一方面又指著瑪勒堪起誓。他們似乎不認識耶和華是獨一的主,除祂以外,不可有別的神。他們卻同時事奉幾個神,瑪勒堪即米勒公。他們不專一誠心實意的事奉真神,混合宗教是耶和華所憎惡的,因為耶和華是忌邪的神,不能容讓假神存在。本來假神是虛無的,並不存在,是人自己敬奉與信從,更證明人們的罪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5 敬拜天上萬象】指的是星象神祇(太陽神、月神以及特別是我們稱之為「維納斯」的金星。這些神祇的巴比倫名字分別為「沙馬士」、「辛」、「伊施他爾」),普遍見於所有遠古宗教。這些神明主掌曆法、時間、季節、天候,是眾神之中法力最高強的,睥睨眾生,賜下占卜的徵兆。主前第二千年紀末葉,有人搜集了星象兆頭,製作成七十塊泥版,以《埃努瑪、亞奴、恩裡勒》為人所知。近東人編纂、徵詢這些資料有一千年之久。從以色列出土的該時期印章得知,這些星象神祇很普遍。美索不達米亞星相學家認得不少星座(很多也傳至希臘,不過與今人的認知不同),但是還不知有黃道十二宮。進一步資料請參:歷代志下三十三5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5 摩洛】請參:利未記十八21與申命記十八10。很多學者認為摩洛是冥界的神,其敬拜儀式可能源自迦南,主要是拜死去的祖先。主前第八世紀的腓尼基碑文提到,西利西亞人(Cilician)與其敵人打仗前,獻祭給摩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5「瑪勒堪」:希伯來文直譯是「他們的君王」。有人認為指的是古代碑文上被稱為王的巴力,或任何猶大地拜偶像者接納為王的假神。不過,許多解經家是直接將此字看做「米勒公」,或亦名「摩洛」,是亞捫人的神,祭祀儀式中有人祭,例如將孩童放在偶像懷裡活活燒死,參考 王上十一5,33。摩西律法中明文禁止,並對把兒女獻給摩洛的說要治死,參考二十2∼5── 蔡哲民《西番雅書查經資料》

 

【番一6「與那些轉去不跟從耶和華的和不尋求耶和華,也不訪問他的。」

         現在先知更進一步指責另一些人,比上述的更變本加厲。他們完全離棄神,去事奉假神,他們的背道是公然的,毫無忌憚。不尋求也不訪問,對耶和華不再敬拜與信奉。這確是可怕的現象。但是這已經成為事實!──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7「“你要在主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快到。耶和華已經豫備祭物,將他的客分別為聖。」

         在耶和華面前,是敬拜的舉動,必須敬虔,靜默是虔恭的態度(可參閱哈二20;亞二13;摩六10)。阿摩司論耶和華的日子是審判的日子,特別強調人們道德的失敗,必須服在審判之下。西番雅的重點是在審判的普世性,先從耶路撒冷起始,再普及全地。兩者都認為那大而可畏的日子不只有外邦的侵略,因為除戰爭之外,還有饑荒、旱災及自然界的變故。這些都會帶來超自然的現象。「耶和華已經豫備祭物」以獻祭的事比喻審判。西番雅書論述的是首次才有的。祭物是指猶大,他們成為祭牲,被宰殺,成為犧牲品。那麼「客人」是指外邦的侵略者,如迦勒底人,西古提人等。要將客人分別為聖,為使他們分享供物,他們若未潔淨,就無法享受聖物。──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8「到了我耶和華獻祭的日子,必懲罰首領和王子,並一切穿外邦衣服的。」

         「我耶和華」在涵義上比較明確,也可作第三人稱,不必用「祂」字,只論「耶和華的日子」。可將「我」放在行動上:「我必懲罰……」,與第二節起相同。耶和華的日子是獻祭的日子,獻祭就是審判,這點曾在上節解釋。「懲罰」原意是「訪問」,人們既不訪問耶和華,耶和華就來訪問他們。只是第六節的「訪問」原意為敬奉與尋求,而此處的「訪問」是懲罰。這一用字是在耶利米書中常見的(五9,九25,十一22,廿五12,卅六31等)。耶和華懲罰的是首領與王子,他們是從政者,應該對社會罪惡負責。這堥瓣ㄟw對君王,可能他還太年青,無法掌握完全的治權(王下廿二1)。恐怕也不是指他的眾子,卻是對王室的。西番雅既是出身王室的貴族,必洞悉內情,對他們失望。──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8 外邦衣服】猶大已經被外族統治(亞述、埃及、巴比倫)一百多年,因此猶大政府官員為了討好宗主,採取他們的穿著方式與文化習俗,也就不足為奇。但是猶大與巴比倫在這一時期的穿著,沒有完善的文字記載,因此無從詳加比較。兩個民族的服裝差異可能包括件數、風格、材質、織布與染色的手法。後來在希羅時代,有採用外族衣著的例子。大祭司耶孫強迫耶路撒冷的貴冑戴上與希臘神赫密士(Hermes)有關的寬邊帽(馬喀比二書三1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9「到那日,我必懲罰一切跳過門檻,將強暴和詭詐得來之物充滿主人房屋的。

         「到那日」仍指耶和華的日子,神的懲罰是針對那些信奉異教的以及在道德上失敗的人。「跳過門檻」的行動,使人聯想起撒母耳記上第五章五節,那些拜大袞神的,避免碰聖所的門檻。因為這是不敬的舉動。大袞曾在耶和華的約櫃前僕倒,頭與手在門檻上折斷。所以就有這樣的禁忌。耶柔米(Jerome)認為這是指敬拜耶和華的不可任意踐踏聖所,以表虔恭。──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9 跳過門檻】當時的門檻通常是一塊石頭,橫亙於門口,稍微高於地面。朝外的方向有一些孔,可以卡住門,而門檻的高度也可以防止門擺動的太厲害。入口常被人視為神聖又危險的地方。按照迷信說法,跳過門檻會讓徘徊於門口的鬼魂進來。這種迷信的看法風行於近東、遠東、敘利亞乃至中國。不過,古時這方面的信息卻十分稀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10「耶和華說:“當那日,從魚門必發出悲哀的聲音,從二城發出哀號的聲音,從山間發出大破裂的響聲。」

         照原文的字句次序:「當那日,這是耶和華說的。」在形式上仍與第二節與第三節相似。真正的重點仍在那日──耶和華的日子。「聽阿,有呼喊從魚門發出!」魚門是耶路撒冷城的入口,在城北,可能與大馬色門相似,通往外出的山谷。從二城發出哀號的聲音,二城實則為新建的城,稱為耶路撒冷的第二區(王下廿二14;代下卅四22)。這一區地勢較低,在外患侵略時首當其衝,容易陷落在敵人手中。「從山間發出大破裂的響聲」,山間不是在城外,而是城內的小阜,在南方及西南方,是聖殿及富戶的住宅區,現在因城牆破裂倒塌,響聲在山阜間震動有回聲。耶路撒冷大遭毀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0 魚門】耶路撒冷有很多城門,供各區居民進出。魚門是北面城牆的出口,就在哈楠業樓以西(尼十二3839)。考古學證實魚門是建在從聖殿到便雅憫山丘的地脊上。至於名字,可能是源自推羅商人在那裡所建立的魚市場(見:尼三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10 新區】(新譯;和合本:二城)耶路撒冷的這一區是希西家修建城西山區的防禦城牆時所建(代下三十二5)。瑪拿西在位之際,似乎也補修過這些牆(代下三十三4)。考古學家阿維加德(Nahman Avigad)發現了一道二百二十五呎長,二十四呎厚的主前七世紀城牆。當時很可能環繞著整個西部山丘地帶,作為城北額外的保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10「魚門」:耶路撒冷城北方的出入口,通往出外的山谷。推羅與西頓的魚獲就是經由此門送入耶路撒冷販賣。耶路撒冷其他面都是陡坡,以北面最容易受到攻擊。參考代下卅三14尼三3── 蔡哲民《西番雅書查經資料》

 

【番一11「瑪革提施的居民哪,你們要哀號,因為迦南的商民都滅亡了!凡搬運銀子的都被剪除。」

         瑪革提施這一地名,無非確定其地點,有人認為是西羅亞穀,亞蘭文譯本作汲淪穀。也有的學者依據耶利米書第二十一章十三節,認為是指耶路撒冷的城內外,可能是這地區的工商業中心。迦南的「商民」,已將「迦南」地的居民作一註解。迦南常被指為腓尼基的貿易商人,他們的居民大多從商(可參閱何十二8;賽廿三8;結十六29,十七4;箴卅一24;伯四十一6;也包括亞十四21)。搬運銀子的,未必只是兌換金銀的,而是指一切的商人。以色列人在被擄之前沒有貨幣,全用金銀,需要稱秤。錢幣還是亞述首創的,在錢幣上鑄出女神像,又成為異教的產物。因此,先知不僅對商人沒有好感,認為他們不誠實,以詭詐的手段來騙取。他們對商業交易的用幣也不滿意,認為是異教文化所導致的複雜與奢侈。──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1 市集區】NIV;和合本音譯為「瑪革提施」)先知呼叫耶路撒冷的每一區輪流哀慟,西邊市集區(或作「臼狀區」)的人要大聲哭號。根據該希伯來字 maktesh(「碗」或是「臼」,見:箴二十七22),該區可能位於泰路平山谷的窪地,在主前七世紀已經圍於城牆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番一11瑪革提施的居民為何地之民?】

答:瑪革提施--是臼的意思,系耶路撒冷的一部分,可能是其西部商業區,或因地凹且與魚門相近(10),故以是名。有謂是城的北部某一窪處,如在士師記中,該地就是這樣作窪處的譯法(士十五19)。那裡的居民好像是愚妄人與打碎的麥子,一同被揚在臼中,被敵人捶打(箴廿七22)。先知西番雅在這裡得神的啟示說:「瑪革提施的居民哪,你們要哀號,因為迦南的商民都滅亡了,凡搬運銀子的都被剪除。」(11)由此可知患難就要臨到他們,他們乃是屬於耶路撒冷搬運銀子的人;當神的刑罰日子來臨,他們的財寶必定成為掠物,他們的房屋也要變為荒場(1213);他們一切哀號毀滅悲痛之狀,在本章中描寫殆盡。――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番一12「“那時,我必用燈巡查耶路撒冷;我必懲罰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他們心婸﹛A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

         那時,仍是耶和華日子的危機中,神要徹底搜查,無人可以逃脫。祂好似守夜者提著燈,照明每一個角落,藏汙納垢之地都會暴露出來,不能隱瞞。沒有人與物可以逃過神鑒察的眼睛。祂比征城的侵略者搜查得更加透徹(參閱賽四十五3及路十五8)。神所要懲罰的,是那些貪圖安逸,漠視神公義的人。「他們心婸﹛G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他們完全漠視神滿有恩典的旨意與作為,認為神不能起甚麼作用。神似乎也完全不關懷人的禍福,無可作為。他們這樣想,就不再有任何的信心,認為神是否存在,也不在乎。這是實際的無神論,正如詩人與先知所指責的(參閱耶五12及以下;瑪二17;詩十4,十四1),這樣的人必受耶和華懲罰。──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2「澄清」:原文是「凝固」,George William 注釋解作「變濃」。指的是渣滓凝固成膠狀,上面的酒卻澄清起來的意思。或者說酒在器皿中長久沒有移動而變濃的情形:兩者都是經長久擺著不動的意思,用來比喻那些對神態度已變為「靜止」麻木的人。

「酒在渣滓上澄清的」:古時釀酒,用器皿把酒倒出來,參考耶四八11渣滓沉澱底瓶絲毫不動,比喻沒有受過苦難對神的審判反應冷漠的人,或指平靜安逸而失去警覺心的人。── 蔡哲民《西番雅書查經資料》

 

【番一13「他們的財寶,必成為掠物;他們的房屋,必變為荒場;他們必建造房屋,卻不得住在其內;栽種葡萄園,卻不得喝所出的酒。”」

         這些話似乎重複先知阿摩司的豫言(五11)。人漠視神,只憑一己的力,建設等於拆毀,栽種實則破壞,一切的勞力必歸徒然。在其他先知書中也有類似的豫言(彌六15;賽六十五21及以下;結廿八26;參閱申廿八3039)。在先知的心目中,耶和華的日子已經臨近,建造房屋及栽種葡萄園不會有太大的功效,因為一切全都毀壞,人的努力必沒有美好的後果。──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4「耶和華的大日臨近,臨近而且甚快,乃是耶和華日子的風聲;勇士必痛痛地哭號。」

         本段又是新的詩句,論耶和華的日子臨到普天下。在語氣上無疑是加強了。這個日子是大日,大而可畏的日子(可參考珥二1131以及瑪四5)。直譯出來,這大日比賽跑的還快,比得獎者更加敏捷。這日子真的臨近了,臨近而且迅快得幾乎刻不容緩。耶和華的日子有風聲,這風聲也可譯為呼喊,使勇士痛痛的哭號,因為實在太可怕了。「痛痛」也可形容那日子的呼喊,那呼喊好似十分悲慘的呼嘯,連勇士都會心驚肉跳,情不自禁地痛哭起來。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來到,實在太迅速了,好似迅雷不及掩耳,甚至勇士雖能奔跑,卻無法逃脫,無論有怎樣敏捷的行動,也不能躲避。這是神審判的日子,臨到遍地,臨到萬民,人們必須儆醒,隨時準備,要豫備迎見公義的神。──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5「那日,是忿怒的日子,是急難困苦的日子,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

         耶和華的日子是審判的日子,表明神公義的忿怒,在本章十八節還再提及外,其他書卷也有說明(賽十三9;結七19;箴十一4;伯廿一30)。神的忿怒表現在自然的現象中。這是急難困苦的日子,因為審判帶來大災難,所以連勇士都痛痛哭號。但是人們不信神,只貪圖安樂,在罪中享樂的時候終於過去。在人想不到的時候,災難來到,那只是審判的開端。

         這是荒廢淒涼的日子,正如約伯記所描述的,但在那書所描繪的不是最後的審判,卻是世界的現狀(三十3,卅八27)。那在創世時的空虛混沌似乎又回復了。神的創造與救贖,原是使混亂變為秩序,現在由秩序又變為混亂,因為審判世界,使自然都變色。這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在約珥書已有說明。耶和華的日子,有可怕的黑暗,日月因蠶蝕而無光,暴風雨即將來臨,必有無限的幽冥,密雲滿佈,一片烏黑(類似的描寫見摩五1820;賽十三10;結廿四12)。

         密雲烏黑的景況,在以西結書第三十四章十二節也有描寫,是指耶路撒冷的陷落,人民被擄至外邦。以雲來形容公義的神顯現等類似的描述,有五十八次以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6「是吹角吶喊的日子,要攻擊堅固城和高大的城樓。」

         先知現在轉向戰爭的恐懼,吹角與吶喊的聲音,在其他書卷中描繪得甚為詳盡(參摩一15,二2;耶四19;書六5;又可參閱士七1822)。猶大為防禦外患的侵略,必須建築堅固的城牆及高大的城樓。根據亞述的西拿基立記載,他曾攻擊希西家王,奪取了四十六座堅固城,其他保障堡壘無數。神的審判還不只利用外患的侵略,有戰爭的恐懼,而且人們不再有居住的地方,安全的處境。一切都不可靠,所以都必毀壞,沒有一樣是不更動與破損的。耶和華的日子從自然的現象至社會的情況,都起了極大的變遷,人完全無法來阻止與挽救,事前既不能豫防,事後也無能補救。人們完全陷在一種無助與無望之中,無可奈何,這是多麼悲慘的景象!神救贖的恩典不再實現,祂公義的作為只有毀壞,除滅一切的罪惡,消除一切的罪人。──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7「我必使災禍臨到人身上,使他們行走如同瞎眼的,因為得罪了我。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他們的肉,必拋棄如糞土。」

         審判的災禍臨到眾人,不僅是罪人,也是整個的人類,因為全世界都在審判之下。人們慌亂地逃難走避,但是漫無目標,東闖西走,在驚懼與無助中,好像瞎眼的人走路(類似的描述見申廿八29;鴻三11;賽五十九10;伯十二25)。審判確將臨到全世界人類,但神並非不公平,使義人與罪人一同滅亡,事實上神還是要除滅罪人「因為得罪了我」。得罪神的,還有甚麼可以獲得寬宥的呢?他們的血必倒出如灰塵(參閱詩八十三13及十八42)。人的生命毫無價值,好似街上的灰塵。他們的肉也必拋棄如同糞土(參考耶九21,十六4;詩八十三10;伯二十9)。「肉」必指人的精力,在戰場上遭殺戮,而失去生命。沙場作戰中,人的生命就如糞土一樣,也沒有甚麼價值可言。所以在大而可畏的日子中,審判也必除滅人的生命,一同歸於滅亡。──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

 

【番一18「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他的忿怒如火,必燒滅全地,毀滅這地的一切居民,而且大大毀滅。」

         在整段的結語中,先知的信息將審判的必然性與全然性,作一番清楚的交代。耶和華的日子是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不再有救贖的作為,恩典的安排。人完全服在審判之下。人們看為最珍貴的是金銀,但是那時金銀的價值不再存在,完全失去效用。以賽亞書第十三章十七節說,外邦人(如瑪代人)只來攻擊他們,既不著重銀子,也不喜愛金子。外邦的侵略無非搶奪財物,但是有時財物也無濟於事,更何況是神的審判,祂的目的是懲罰,「發怒的日子,貲財無益,惟有公義能救人脫離死亡」(箴十一4)。在公義的審判中,沒有拯救。「祂的忿怒如火……」可比較以西結書第七章十九節:「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現在連全地都必燒滅,金銀財物與人當然全被除去。在第三章八節也有類似的話:審判是神在全地上施行滅絕的事(賽廿八22)。神要燒滅全地,又毀滅這地的一切居民(類似的信息見賽十23;耶五18,四十六28;結十一13及二十17)。神燒滅的全地,也包括「這地」。這地是否指猶大與耶路撒冷呢?全地與這地二者都是一起的,如果這地只指猶大,也應包括在全地之內,因為神的審判是普世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註釋──西番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