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西番雅書第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番一12】「我必用燈巡查耶路撒冷。」

在聖城中的情況不理想,人們敬拜天象,在屋頂上作這樣可憎的事。在聖殿的院子內充滿了拜偶像的祭司,宮廷中衣飾習俗都受異教所影響,所以他們無法抗拒迦勒底人的侵略,因為神藉外邦人來刑罰。他們是可怕的賓客,是神呼喚來赴宴的,宴席是城中的擄物(第七節)。

神的百姓若犯罪,無法逃脫神的目光。祂點著燈在我們心中巡查,看有什麼邪惡沒有。祂看見,也要我們看見,使我們自己憎惡,而除去這些罪。這是良心的燈,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有的人有燈,卻沒有點著。別人的等點亮,是由於聖靈的力量,是有著旺的火光。

有環境的燈,是神藉著世俗的言談,報章的記述,突然照亮我們生活中的情況。我們小心翼翼的藏在黑暗中,當巡查的光照在隱藏的角落,對我們說:你就是這人!

有聖潔的燈,聖靈帶著火,有何等大的能力,沒有神的靈點亮的講道,好似沒有點著的燈一般。但是神話語以祂的靈光照,必搜查人的心思意念,看到自己生活的實況,就切實悔改。──邁爾《珍貴的片刻》

 

【番一12】「他們心婸﹛G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

  真正教條的無神論者,終究是不太多;有一種人,是實際的無神者,是口頭上承認有神的存在,甚至宣講辯證,但在行動上,表現出他們看待神如不存在。在耶路撒冷,有以色列人敬拜中心的聖殿;但神知道他們生活的態度。
  先知西番雅,宣告神的審判將要臨到。猶大末代的好王約西亞,領導全地的復興,恢復聖殿的敬拜禮儀。但神並不以為外表的復興,和熱鬧的禮拜為滿足;他指出猶大和耶路撒冷,有三種罪:1. 未徹底對付罪,留下了殘餘的巴力崇拜和假神的祭司;2. 推行混合的宗教,表面上尊崇耶和華的名,但也指著亞捫的火神偶像瑪勒堪(代上二○:2)的名起誓,他們到聖殿禮拜,回家卻上房頂去拜天上的萬象;3. 對真宗教冷漠,“不尋求耶和華,也不訪問祂”(番一:4-6)。
  不過人無法逃避神的鑑察(詩一三九:1-16;摩九:1-4)。神如同火焰的眼睛,能夠洞察人的心腸肺腑。

那時,我必用燈巡查耶路撒冷;我必懲罰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的。他們心婸﹛G“耶和華必不降福,也不降禍。”(番一:12

  這是以釀造酒為比喻。以色列家是神的葡萄園,應該結出美好的果子,釀成使神和人喜樂的酒(賽五:1-7)。收採下的葡萄,經過壓榨,放在罈中發酵;然後要作過濾的程序,倒在另外的容器中,棄去渣滓,才可成為醇酒。耶路撒冷的人,懂得夠多的敬神禮儀,心底卻從來未曾被聖靈攪動過,讓罪沉積在下面,人既不知道,他就不用認罪悔改。他們認為神對於道德上的是非,並不會在意,過的是只口頭上有神的生活;心中既沒有主,行動上的表現跟教條的無神主義相似,是實際的無神主義,不敬畏神,也不懼怕人,成為最可怕的情形。
  因此,耶路撒冷的宗教界,成為昏天黑地一片,無從彰顯神的公義,聖潔和真理。他們成了一群餓狼,只知積聚金銀,在地上發達,宗教改革蒙神的賜福,使社會安定,他們卻以為是發財的機會。耶路撒冷的商業區,迅速的擴展,人們忙碌的搬銀子,建房屋,栽葡萄園,卻不曾想到將來,他們把神擠出了思想的外面,只限制在殿堙A而且僅給祂一部分的位置。
  神必須用燈來巡查,知道人真實的敬虔,施行審判。── 于中旻《西番雅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