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西番雅書第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番三9用清潔言語求告神】「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耶和華的名。」

  巴別塔的殘址遺蹟,記認著人集結反抗神的惡行。就在那堙A神變亂了世人的舌頭,使人的言語彼此不通。人的語言是表達心意的;心中存的意念,就宣之於言。
  主耶穌說:“心堜狴R滿的,口奡N說出來。…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語言表現生命,正如果子之表現樹(太一二:33-36)。
  人的舌頭,是生命的標號。多少年來,醫生叫病人伸出舌頭來;從他的舌象,可以相當準確的測斷疾病。聖經說:“舌頭就是火,在我們百體中,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沒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死人的毒氣”(雅三:6,8)。
  聖經說到不敬畏神的人,就儘量的妄用語言:“他們譏笑人,憑惡意說欺壓人的話;他們說話自高。他們的口,褻瀆上天;他們的舌,毀謗全地。”(詩七三:8-9)因此,惡人“因他們驕傲,自誇自大,毀謗萬軍之耶和華的百姓”(番二:10),是因為他們先就目中無神。
  神藉著先知西番雅預言,到末後的日子,神要用火潔淨全地,除盡罪惡。經過潔淨的人,生命改變了,言語也改變:

那時,我必使萬民用清潔的言語,好求告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的事奉我。(番三:9

  不要以為人能夠控制自己的舌頭,守口如瓶;其實,人的口是制伏不了的。所以詩人以為是“急難”說:“耶和華啊,求你救我脫離說謊的嘴脣和詭詐的舌頭。”(詩一二○:2)大衛不得已向神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禁止我的口,把守我的嘴!”(詩一四一:3
  人如果沒有清潔的嘴,就不能在神面前禱告蒙悅納。所以經上說:“人若愛生命,願享美福,須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脣不說詭詐的話;也要離惡行善,尋求和睦,一心追趕。因為主的眼看顧義人,主的耳聽他們的祈禱。”(彼前三:10-12)人與人中間,需要用言語傳通;實際的情形,也是因為言語,使人不能傳通,不能和睦。求主使祂的教會,都有清潔的心,清潔的話,惡言一句也不出口;這樣,可以求告主蒙垂聽,也不至產生問題,而能夠同心合意的事奉。阿們。── 于中旻《西番雅書箋記》

 

【番三9時候到了,那些求告主名的人,必須用清潔的言語;反過來說,凡不用清潔言語的人,必不蒙垂聽。

         照本段經文看:矜誇的話,高傲的言語,虛謊的話,詭詐的舌頭,都是不清潔的,他們雖然禱告,多多的禱告,主不垂聽。求主潔淨我們的舌頭,就在現在,叫我們言語沒有過失,嘴唇清潔,可以向神說話。── 吳恩溥《沒藥汁》

 

【番三17】「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祂在你中間。」

這個宣告若比較前面幾章的經文,很明顯的是給予安慰,就是擁立為王的人們應蒙的福分。當以色列的王耶和華在中間,我們不必怕罪惡的困擾。整個的順服與奉獻,必使我們脫離罪惡的權勢,在我們最聖潔的時刻中所企待的。

你若在試探之中,時刻都在憂懼仇敵的困擾,似乎只有等著毀滅,不再有希望。其實你不必這樣看,只仰望你榮耀的主,祂必拯救。你要重複這些話,成為甜美的口語,要相信這爭戰不是你的,是祂的,不要怕,你的手也不可鬆弛。在世上盡力而為,讓神來保守你吧!

對信靠的人,神也不僅拯救,祂更喜悅那尋求祂的人,在神榮耀的性情中,有那樣的滿足,似乎心中都容不下,滿溢出來,而有歡樂的音樂。聽夜鶯歌唱已經好得不得了,聽天使不是更好嗎?聽見得救的人唱出新歌已經很好,神的聲音豈不更奇妙嗎?所以母親向幼兒低詠。我的神啊,願我的生命成為你的喜樂,不使你流淚,卻是歌唱。

神卻不這樣表顯祂自己,有時祂只默然愛我們,我們的心也可能蒙福很深,而只在隱秘處,好似洋海太深,沒有波濤。──邁爾《珍貴的片刻》


【番三17】「默然愛你。」
  耶穌卻一言不答(馬太福音十五章二十參節)。
  一個受苦的神的孩子讀到這兩句話,或許會希奇。你正在渴望主安慰的聲音你們可以放心(約翰福音十六章參十參節),或者不要怕,因為我與你同在,可是等了許久,一點得不著什麼——“耶穌卻一言不答。
  當神聽見我們哀聲哭訴的時侯,他的心常頂難受;因為他看見我們還是這樣軟弱,這樣急躁,還不能懂得他不答的美意,我們的目光還是這樣短視。
  主的不答,並非是拒絕,乃是表示他的默許和頂深的同情。
  失望的基督徒啊,你為何憂悶?(詩篇四十參篇五節)即使他靜默不答,你還要稱贊他。讓我們聽一個故事,並細細領會裡面的教訓。一個基督徒夢見參個同作肢體的姐妹跪著禱告。她看見主漸漸走近她們。
  當他走到第一個姐妹面前,他臉上帶著榮光和愛,俯下身去,用頂溫柔,頂甜蜜的聲音安慰她,勉勵她。
  隨後他走近第二個姐妹身邊,只伸出他的手來在她額上一按,點點頭走了。
  最末後,當他走過第參個姐妹那裡,他一聲不響,連看都不看,就去了。那個做夢的基督徒自言自語地說道,第一個姐妹,一定靈命頂深,所以主頂愛她;第二個姐妹也不錯,可是不及第一個;第參個姐妹,一定在甚麼事情上得罪了主,深深地傷了主的心,所以主不屑睬她。
  我不知道她究竟做錯了甚麼?為什麼主對待他們有這麼大的不同呢?當她正在猜疑之間,主站在她旁邊說︰無知的婦人!你完全誤會我。那第一個跪著禱告的女人最軟弱,最幼稚。她時刻需要我的扶持與眷顧,否則她在我的窄路上簡直一步都不能行。她時刻需要我的愛和幫助,否則她就會失敗,跌倒。
  那第二個跪著禱告的女人較好得多,她有較強的信心和較深的愛,我能夠信任她在無論甚麼環境中因我而站住。
  那第參個跪著禱告的女人,(就是我似乎不去注意,把她略過的那一個),她的靈命頂高,頂深,她的信心和愛心頂大,頂強,我正用一種猛烈的方法訓練她,為著她將來最高,最聖潔的事奉。
  她已經完全認識我,完全信任我,她不需要能聽,能見,能摸,能覺的幫助。她不因我所安排給她的環境而喪志,灰心,跌倒;雖然理由不能通過,天性不能佩服,她還是絕對順從我;——因為她知道我的用意是為她將來永遠的榮耀,我所作的,她如今雖然不知道,後來必明白。
  我默然愛她,因為我愛她的心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也不是人心所能領會的。
  如果你知道他默然的奧秘,贊美他,他就會行奇妙的事(出埃及記參十四章十節),因為每次他收回恩典,就是要你更認識,更愛那賜恩者。——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