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哈該書第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該一1 「大利烏王第二年,六月初一日,耶和華的話藉先知哈該,向猶大省長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和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說:」

         初一日在陰曆是新月之日,有證據顯示,這一天常為假日,甚至是聖日(詩八十一3;賽一1314,六十六23;何二11;摩八5)。這是讓當日以農為生的團體聽神話語的好機會,因為耶路撒冷會有節慶。這段時期的六月,相當於我們的八、九月,是葡萄、無花果和石榴收成的時節。

         耶和華的話藉哈該(直譯「藉……的手」)臨到。這是很普通的希伯來片語,意為「藉……為器皿」。但在先知書裡卻很少出現,只有一次在瑪拉基書一1。一般的表達方式為「耶和華的話臨到……」——《丁道爾聖經注釋》

 

【該一1哈該的時候,以色列早已敗亡,猶大也已敗亡。那時是以色列人從被擄之地歸回猶大,在復興時期第一個先知的聲音。在此處只有述明外邦的王,因為波斯是當時世界的強權,所以為重要的歷史日期,提出大利烏王第二年。這個大利烏王大概是大利烏王一世(Darius I Hystaspis)。他在位是在主前522486年,他是波斯的王。——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1「初一」:是月朔之日,在當時是假日。「初一」是陰曆的「新月」開始。按猶太教的規定,決定「新月」屬公會的責任,當新月的開始決定之後,就立刻派人在全國宣告,燃點火堆報告此消息。因此當天算是一個吉慶的喜日,有設宴慶祝的習例,而哈該就是在這喜慶宴席的日子宣告上主的話。也就是說這一天常為假日,甚至於是聖日( 八一3一13∼14六六23二11八5),算是一個節慶的日子,也是讓以農為生的團體聽神話語的好機會。

   「省長」:是波斯的行政官員,不過當時所羅巴伯與撒馬利亞省之間的關係目前並無法確定。很可能所羅巴伯只是暫時性被任命的省長,而非一個常設的行政長官。巴比倫於主前五八七年擄掠耶路撒冷後,開始立省長(四十5)當時立基大利作猶太城邑的省長,可是基大利於當年七月被殺,殺害基大利的眾人因畏懼怕報復而逃往埃及(四一1∼四三13 ),自此猶大省的名稱就不再見,直到西元前五二零年六月初一日在此再行出現。古列滅掉巴比倫建立波斯帝國後,曾叫將從前巴比倫人在聖殿所擄的器皿「按數交給猶大的首領設巴薩」(一8 ),設巴薩便將這金銀器皿和被擄的人帶到耶路撒冷(一11 ),大利烏王追述此事蹟時又稱設巴薩為省長,且說他建立了耶路撒冷上帝殿的根基(五14∼16 )。哈該書說的則是省長是「所羅巴伯」,很有可能設巴薩是古列王給所羅巴伯起的波斯名字。── 蔡哲民《哈該書查經資料》

 

【該1 年代小注】以精確日期引出一段先知敘事,是被擄歸回後的常見寫作手法。此處提到的君主是大利烏一世,於主前五二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得到波斯王位。之前帝國問題叢生,先是高馬他於三月十一日反叛,並於七月一日篡位,直到剛比西斯逝世,為時七個月。即使大利烏鞏固政權以後,反抗活動依然繼續,記載于聞名的貝希思敦銘文。哈該記載的日期是主前五二○年,八月二十九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1 所羅巴伯】是大衛王位的繼承人(約雅敬的孫子;參:王下二十四章注釋),在波斯王大利烏一世之下擔任猶大省長。周遭的人對他寄以厚望,把他當成民族救星。當然有些人指望他能建立應許的國度,帶領人民脫離波斯的奴役。所羅巴伯的職責雖屬凡俗,但是以斯拉書卻將他與祭司約書亞相提並論,許為重建耶路撒冷聖殿的幕後主力。所羅巴伯得波斯王授權治理,他的責任是保障法律與安定民心,並且徵收稅金。他固然是大衛繼承人裡最後一位作省長,考古學家發現一枚示羅密的印章(在代上三19列為所羅巴伯女兒),上面稱她為艾拿坦的妻子或手下。一般認為是艾拿坦繼任所羅巴伯為省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1 約書亞】是被擄後初期的大祭司。祖父西萊雅在耶路撒冷淪陷於巴比倫手中,被尼布甲尼撒處決(王下二十五1821;請注意,以斯拉也來自西萊雅家族,參:拉七1)。猶大王位繼承人所羅巴伯作省長,但是因為猶大仍受波斯掌控,因此他的權力有其限制(免得逾越波斯王權)。因此以色列群體的統治權分別歸屬于省長與大祭司,給了後者顯要的地位。我們對約書亞所知不多,只知道他是率領建造聖殿的領袖之一,當時的經外作品並沒有提及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一2「“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這百姓說,建造耶和華殿的時候尚未來到。」

         所謂「萬軍」,不只指以色列的軍隊。也可指天上的眾星。萬象是萬軍(賽四十26,四十五1213也再提「萬象」。)在被擄時及被擄後,不再有約櫃與聖殿。

         「萬軍」就成為宇宙性的範圍。又有人認為「萬軍」既是陰性多數字,只作「權力」解,應譯為全能的神,祂有一切的權能,可見的與不可見的,在天地之間,又在高天之上,祂的權能是無窮盡的。

         「這百姓說」,是指以色列人。「我的百姓」是神對他們親密的稱呼。「這百姓」就不然,是一種譴責的口吻(賽六9)。

         他們說,建造耶和華殿的時候尚未來到。這是很現實的看法。事實上,他們的確有太多的事沒有做。百物待興,不知從何做起。他們要忙於生計,自顧不暇,那有餘力來建造聖殿呢?──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 一3「那時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哈該說:」

 

【該一3~4他們認為建造耶和華殿的時候尚未來到。現在神責問他們,難道他們自己住天花板的房屋已經到了時候嗎?「天花板的房屋」一種是指以木板作房頂(列王記上六章十五章的「棚頂」),另一種是指香柏木板作為牆壁的表面(七7)。聖殿荒涼,仍是一堆廢墟,是在主前587年焚毀的(耶卅三10-17;結卅六3538,尼二317)。

         「你們」是在加重語句的口氣,兩次重複,更加著重。如譯出來可作「你們」要住在天花板的房屋,對你們真是時候嗎?神無意要人們住在破漏無房頂的屋子,但祂不願人們忽略聖殿。他們應該注意優先的次序。先重建聖殿,然後再造自己居住的房屋,兩者都不能因陋就簡,都要造得好,只是次序有先後,不可將本末倒置。──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4「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嗎?」

         「天花板的」(希伯來文 sa{p{an)這字,既指「蓋住」,也有「鑲板」(參 RSV)之意,其字根提供了「天花板」(參 AVRV)這名詞。哈該或許是指,百姓已經建築了他們的房子,而不是說他們要用板子裝璜他們的家;但也有可能指省長的住所正在重建,且要像所羅門宮殿的華麗。若是如此,這信息針對所羅巴伯與約書亞,便格外有意義。而花錢住華廈和支援神的工作之間的衝突,今天還存在於我們中間。──《丁道爾聖經注釋》

 

【該一4「天花板」的房屋:原文是「遮蓋」,引申為「用木板或鑲板遮蓋」。這裡既然是責備,指的應該就不只是「有屋頂的房子」,而是「用高貴木料遮蓋牆壁或屋頂內面的房子」。哈該並不是批評人住在天花板的房子,而是提問他們既然能裝潢自己的家,怎麼任憑神的聖殿荒涼,是把神放在怎麼樣的地位上?── 蔡哲民《哈該書查經資料》

 

【該4 鑲蓋的房屋】(呂譯)「鑲蓋」一字也有「覆蓋的」、「有天花板的」(和合本)意思,重點在於已經完工。他們的家並不是還在「施工中」,而是已經完全建好,然而聖殿還是一片殘垣。這個字並沒有華麗或奢侈的意思,但是鑲蓋的東西也確實如此。當時的民宅用木頭鑲板是不尋常的。所羅門的王座也是「鑲貼的」(王上七7,和合本:「遮蔽」)。──《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一5「現在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省察自己的行為。」

         「要省察」在本書中出現好幾次(在一7,二1518)。這是有責備與警告的話在後面。「省察」是指細心思想,詳加視察與分析。摩西說,「我今日所警教你們的,你們都要放在心上。」(申卅二46)省察是放在心上,不可等閒視之,應當鄭重其事,十分認真與謹慎。省察的是當時的情勢,可否隨意推辭?可否自圓其說?可否自找理由?可否逃避責任?你們要省察自己的行為,你們所作的是甚麼?為甚麼?為誰辛苦為誰忙?經過思想之後,就有自知之明,確認自己的錯誤,自己的失敗、自己的輕忽。──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6「你們撒的種多,收的卻少;你們吃,卻不得飽;喝,卻不得足;穿衣服,卻不得暖;得工錢的,將工錢裝在破漏的囊中。」

         如果他們可以住天花板的房屋,似乎不致那麼窮困。首先,這裡所說的,是指經濟的衰退,通貨膨脹,物價高漲,工錢好似裝在破漏的袋中,很快地消耗殆盡了。這裡又可能指著他們在物質生活不滿足,正如阿摩司書第八章十一節:人饑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

         這裡先知好似說:你們建造房屋,卻得不著真正的安全。所以這裡與其描述實際的情形,不如說是一種咒詛,好似在申命記第廿八章卅八節:「你帶到田間的種子雖多,放進來的卻少,因為被蝗蟲吃了……」:「他們吃,卻不得飽;行淫,而不得立後,因為他們離棄耶和華不遵祂的命。」(何四10)這些都是咒詛的話,是聖約所具有的條款。這些咒詛不是警戒的話,呼籲他們悔改,而是追憶歷史的往事,確有事實例證。猶大敗亡的事足可證明,以色列人背約,而遭受咒詛。──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7 先知的建造聖殿角色】主前第七世紀的亞述先知勉勵以撒哈頓王與亞述巴尼帕王,重新建造某些神明的廟宇。國王一定要有神明來的訊息,才能自由開始準備工作。只有居住在那座廟堂裡的神明,才有權下令動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一7~8這裡再重複第五節的話,但是重點不同。第五節省察,在心中仔細考查過去的行為。現在的省察,是在心中確實定意上山取材,作建殿的工作,不容遲延,應該切實在決意中有行動。重建聖殿使神因此喜樂,好似獻祭蒙神悅納,所以喜樂是悅納,神接受他們的奉獻。神而且得著榮耀,此處是指人榮耀神(參閱賽廿六15;結廿八22,卅九13)。耶和華的榮耀,常指神在敬拜的禮儀中顯現,在聖所與敬拜者同在。這是耶和華的應許,重建聖殿,必蒙神的悅納,必顯現祂的榮耀。這段話就此結束,有結語:「這是耶和華說的。」原意為:「耶和華低語」,表明祂的心意。有時安慰,有時譴責,有時保證,都有祂無限的心意。──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9「“你們盼望多得,所得的卻少;你們收到家中,我就吹去。這是為甚麼呢?因為我的殿荒涼,你們各人卻顧〔原文是奔〕自己的房屋。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經濟衰退,一般人收入並未增加,反而減少。物質的豐富,在於屬靈的佳況,忽略神的殿,怎會不窮困呢?(參閱何二8)。

         應當知道一切美物都是神所賜的。家與殿是有密切的關係,神的殿荒涼,人的家也不可能興盛。顧到家的怎麼會消失呢?是神在背後鑒察,祂也採取行動。但是我們不可單顧自己的家。「你們各人卻顧自己的房屋。」在中文有小注:「顧」原文作「奔」。原來可這樣翻譯:你們奔跑,各人到自己的房屋。那就是說:你們奔走忙碌,各人只為自己的家,對神的家卻置之不理,這是神不喜歡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10「所以為你們的緣故,天就不降甘露,地也不出土產。」

         所以這是你們應負責的,無法推諉,不可佯作無知,因為神的手已經向他們施行審判,農作物收成不佳。他們應該明白,為甚麼在收割的前三月,神使雨停止,又以旱風黴爛攻擊他們,菜果被剪蟲所吃,這是阿摩司所描述的(四6-10)。

         甘露十分重要,尤其在八、九月,正在成熟的榖類不致被炎熱烘乾,沒有汁漿而枯乾。所以土產要有豐收,要靠天上降下的甘露。──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11「我命乾旱臨到地土、山岡、五穀、新酒和油,並地上的出產、人民、牲畜,以及人手一切勞碌得來的。”」

         (h]o{reb[)與荒涼(h]a{reb[)兩個字音十分近似,可能作者有意以諧音說明信息的內容。聖殿荒涼,人就只好期待著神的刑罰,地上乾旱,樹木枯乾,糧食缺少,生計斷絕。不在心靈敬畏神的,怎可希望神在物質上賜福呢?

         這裡的描述,由植物至動物,再至人類,都會遭災,以致人一切的努力都歸徒然。乾旱不僅無水,也表明地土失去生產力,動物沒有生殖力,繁茂興盛的現象都不可能有了。

         這都是說明神的怒氣,因為祂的公義是罰惡的,祂斷不以有罪為無罪。人的勞碌又有多少效果呢?人手也指人力,人力本是十分有限。──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12「那時,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和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並剩下的百姓,都聽從耶和華─他們神的話,和先知哈該奉耶和華─他們神差來所說的話;百姓也在耶和華面前存敬畏的心。」

         先知哈該奉命傳道,主要的對象是政治領袖所羅巴伯,和宗教領袖約書亞,並剩下的百姓。這些人是餘民,他們的歸回是神的應許。

         他們在耶和華面前存敬畏的心,因為他們不敢輕忽,知道神罰惡的公義。敬畏神是有兩種涵義,在智慧文學中(如箴言、約伯記等),敬畏是有道德的性質,因敬畏神的人遠離惡事。但在申命記的觀念,敬畏是敬拜的禮儀方面,有敬虔的態度與行動。──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13「耶和華的使者哈該奉耶和華差遣對百姓說:『耶和華說:我與你們同在。』」

         哈該是耶和華的使者,除此處以外,是其它別的經文所沒有的。以賽亞曾提神的僕人是祂差遣的使者(賽四十二19)。以色列人是神的僕人,不可再耳聾眼瞎,最後總該有回應了。

         耶和華的使者,常指天使。於是有人將這節經文譯作:「哈該說,耶和華的使者奉差遣對百姓說……」這是可能的譯法。在撒迦利亞書中,確有使者為先知解釋異象,但是哈該書並未提及天使。

         耶和華說,我與你們同在。這常是祭司的言詞,特別是救恩的信息。常為保證的言語,使人有信心的確據。神與人同在,還不只是保證安全的話,而且這也含有祂恩慈的行為。──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一14~15看見哈該的信息發生功效,眾人都願意聽從耶和華的話。但是真實的行動,還得再由神做進一步的工作,祂激動他們的心,神曾激動瑪代人從事戰爭(耶五十一11)。他曾激動亞述人攻擊以色列(代上五26),激動非利士人攻擊猶大(約蘭王)(代下廿一16)。現在神激動這些余民來興建聖殿的工作,必更加積極。

         他們為耶和華的殿作工,「為」字或譯「在」(be),好似聖殿的外殼仍舊保存,他們進行的是修復的工作。那時是大利烏王第二年六月廿四日,距原有的信息共相隔廿二日(參閱一1)。──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15 年代小注】此處的日期大約為主前五二○年,九月二十一日,亦即第一則預言的三周半之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