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哈該書第二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該1 年代小注】應該是發生在主前五二○年,十月十七日,第一則預言發出後七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1~2七月是住棚節,在廿一日,應是節期的末後幾天(可參閱利廿三32-36),那時大多會眾集中在一處,向耶和華獻火祭。以西結書說明這節自七月十五日起,守節七日(四十五25)。現在一定是將注意力集中在重建聖殿的事上。耶和華的話臨到哈該,要哈該向他們以及這些歸回的餘民,作重要的宣告,而且語多勉勵,要他們不可失望,在建殿的事上再接再厲。──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3「你們中間存留的,有誰見過這殿從前的榮耀呢?現在你們看著如何?豈不在眼中看如無有嗎?

         當時可能有些虔敬的老者,他們曾經見過以前的聖殿,仍記得那種華麗與宏偉,所以引起無限的感慨甚至傷感。也有些人可能參予首次發動重建的事,就是他們剛從巴比倫歸回,特在主前538年,但是這件事諸多阻礙,沒有建成(參閱拉三8-13)。所以這兩種人都十分失望,現在雖興建的工程在進行著,仍不免消極,對現實既不滿意,對將來也不懷希望,他們極需要先知的鼓勵。這殿從前的榮耀,大概是指外表的華麗與壯大。但是正確的觀念:榮耀是耶和華的同在。人們可否只以聖殿的外表,來聯想內裡的榮華?所以先知必須詳加解釋,使他們超越物質的觀念,而看到屬靈的內涵(二9)。──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34 聖殿的榮光與神的同在】將聖殿造得美輪美奐,主要原因是要配得神的同在,借著建築與擺設的豪華輝煌來尊崇神。有人甚至以為如此方能使神居住其中。哈該在此消弭他們的恐懼,向他們確保耶和華打算住在這「不太輝煌」的殿,但是將要給這殿帶來威榮。──《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4「耶和華說:“所羅巴伯啊!雖然如此,你當剛強!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啊!你也當剛強!這地的百姓,你們都當剛強作工,因為我與你們同在。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哈該傳耶和華的話,以領袖為首,再向當地的百姓。聖殿毀壞之後,他們也任其荒廢。現在哈該與撒迦利亞都登高一呼,重建聖殿的事是人人的責任,無可推諉,所以都要參與。先知一定要他們澈底地負責,動機正確,信心堅定,才有工作的力量。他們必須剛強。「因為我與你同在!」這給予確據的保證話,在第一章十三節已經提過,現在再重複,更加有力。這是救恩的聖言,原為祭司的宣告,現更強調,尤其是第一人稱「我」是加重語氣的。在這一連串的命令詞,「當剛強」,反復題出,也是顯出神的心意,使他們百折不撓,始終不可灰心,再接再厲,努力作成這事。──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5「這是照著你們出埃及我與你們立約的話。那時,我的靈住在你們中間,你們不要懼怕。”」

         不要怕,因為我與你們同在。神的同在除去懼怕。「我與你們同在」「我的靈住在你們中間」是有相同的涵義。在用詞方面都表明繼續不斷的動作,神的同在是痡`的(Hebrew participle denotes continuous action)。「立約」的「立」字在希伯來文為「切」或「刻」,因為約是兩造的,但此處沒有「約」字,只有「話」字來取代,更是表明聖約是神的聖言,是祂的啟示。──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6「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過不多時,我必再一次震動天地、滄海與旱地。」

         經過一番安慰與確保之後,這裡更加強語氣,以耶和華直接的言詞,說出祂將要採取的行動。「過不多時」有若干不同的譯詞:「再等一下,很短的時間」這是照字面譯出。「等一等,只一會兒的短暫間。」「再一次,立即就可實現。」英文新譯本(New English Bible)作:「還有一件事」(One thing more and that a little thing)「只一件小事而已」是加注的。在舊約的經文中,有些是帶末時的意味,如詩篇第卅七篇十節:「還有片時」,「再過片時」(耶五十一33;何一4),「還有一點點時候」(賽十25。新約可參考的經文在約十四19,十六1619以及十二26)。

         「我必震動」,這動詞是繼續不斷的動作(希伯來文法的分詞Participle)。地震是表明神的干涉,是祂直接的行動。主前第八世紀曾有一次大地震(摩一1),帶來重要的信息(八8及九15)。以賽亞曾提起這事(賽二13-21,十三13,廿九6)。──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7「我必震動萬國;萬國的珍寶,必都運來〔或譯:萬國所羡慕的必來到〕,我就使這殿滿了榮耀。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震動大地,主要是在震動萬國,這樣萬國的財寶會集中在聖殿,使聖殿有極大的榮美。

         神怎樣震動萬國?祂先震動波斯帝國,波斯王康比薩斯逝世,引起王位之爭奪。哈該是否一個發動政變的人,還是他只以一個宗教家的見解,看這些成為聖戰的現象,神要干預世界列強的政事?但是這確為末時的事,可能哈該在期望這日的來臨。過不多時,耶和華的日子已經臨近,神的子民得贖日子就將來到。──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7萬國的珍寶都必運來,或是所羡慕的必來到,何意?】

答:耶和華說:「我必震動萬國,萬國的珍寶必都運來」,下有小字:「或作萬國所羡慕的必來到」。修訂英譯本為The Precious Things,意思是珍貴的物品。猶太人英譯本為The Choice Things,意思是最精選的物品。神的話是兌現的,如同以賽亞先知書中所說:「大海豐盛的貨物必轉來歸你,列國的財寶也必來歸你。」(賽六十5)神聲稱聳對萬國有最高掌管操縱的權威,並且使用震動來達成他自己國度的進展。這裡「萬國所羡慕的必來到」,文理本譯作:「亦將鼓蕩列邦,列邦之企慕者將至。」其意願猶如古猶太釋經學者的見解,認為這裡就是預告彌賽亞基督而說的,因他為萬國萬民所想望者。――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該二8「萬軍之耶和華說:“銀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

         耶和華說金銀都是祂的,祂具所有權,當然祂有自由可以使用。金銀不是為個人積鑽堆緊的,只為神國聖工的需要。

         參考撒迦利亞書,金銀來自巴比倫(六9-15),那是出於自由樂意的捐獻。但是此處哈該似乎不是著眼於個人的捐獻,而是著重神的干預,使聖殿重建時財源滾滾而來,好似出於自然,不是由於人力。在哈該看來,聖殿的興建是神跡,並非不需假以人手,而是遠超人力所能成就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9「這殿后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在這地方我必賜平安。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聖殿重建,並不比第一次的遜色,因為有更大的榮耀。這似乎不再在外表與物質的標準上。真正的榮美不是物質的,而是屬靈的。有神與他們同在。耶和華是他們的榮耀。

         「在這地方」是指聖殿(可參考耶卅三1-13,十四13)。

         平安在此處是否指沒有戰爭而有的安靖?還是物質的豐富?可能在屬靈方面的安樂,這是被擄歸回之餘民最大的需要,他們一直在不安中,為前途擔憂,因為現實令他們失望,以致對前途不敢樂觀,其實他們的問題在重建聖殿的事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10「大利烏王第二年,九月二十四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哈該說:」

         這裡的日期再引起若干的猜測。首先,這是本書第一次提說,這日期(九月廿四日),在第二章十八節以及二十節再提。但是這並非甚麼特殊的節期,有甚麼敬拜的禮儀。廿四日倒在第一章十五節提過,那時是六月,可說整整三個月,聖殿重建的工作還在進行

         耶和華的話臨到哈該,而不是藉著哈該來傳出(參閱一1),也不是奉命傳講(一12)。這是否有甚麼特殊的意義?此處似乎哈該只向少數人講(二10-14,又二20-23),尤其是以祭司的團體為對象。──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10 年代小注】與其相等的日期是主前五二○年十二月十八日,第一則預言發出後的三個半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11~12向祭司問律法只指有關聖潔的條例,是律法的一部分。這律法也可作教誨,是祭司需要解釋而教導他們的,使他們真正應用在生活之中。或者說,這是祭司照著神的心意,指示人們信心的生活原則或生活方式。

         聖肉是獻祭的肉,已經分別出來,成為聖潔。有關贖罪的祭牲(利六26-27),祭司只可在聖處吃,凡摸這祭肉的要成為聖。兜著聖肉的衣襟,也帶其它的食品,那些食品接觸聖肉,是否可成為聖。聖的能否傳染給其它的物件?再論衣襟,只有祭司的衣袍才是潔淨的,因為祭司的衣袍在聖處洗淨(利六27),但是一般人的衣服沒有潔淨的過程,就不潔淨。所以即使沒有其它食品,用普通的衣服兜著聖肉,就不能保持祭肉的聖潔。所以祭司的答覆是否定的:「不稱為聖。」似乎沒有甚麼商榷的餘地。這裡說「有人」,大概不是指祭司,只是普通人。可能祭司制度在這裡強調,聖殿與祭司的制度,必須為以色列所尊重,不可輕慢。──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12 聖潔的散播】「聖肉」碰觸過的東西都成為聖(例如衣襟),但是碰觸到衣襟的東西並不能成為聖。此處形容的是當時常見的情況。歸回不久(主前535年)祭壇即已建好,但是還沒有建造聖殿,因此不能按照常規,在固定的聖殿地點吃祭肉,因此需要送到專門吃祭肉的地方。聖經沒有將潔淨物搬移的規矩,因此一定是以色列人的口傳傳統。利未記六27說到,只要觸摸到贖罪祭肉的人就成為聖,若是血濺到衣袍上,就一定要洗乾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13「哈該又說:“若有人因摸死屍染了污穢,然後挨著這些物的那一樣,這物算污穢嗎?”祭司說:“必算污穢。”」

         接觸聖的,除祭司以外,一般人不會有機會因此成聖。但是接觸不潔淨的,即被玷污,原來污穢是可傳染或感染的。人摸了死屍,不潔淨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華的帳幕(民十九13),除非有水除去污穢,如不潔淨,這人必從以色列中剪除,可見事態的嚴重。人可玷污,物也同樣成為不潔淨,成為污穢,這是祭司可以肯定的。哈該在談論這事,聖殿還未建成,祭壇一定已經立定,是否也已成為聖潔,不然,照以西結書第四十三章,祭壇仍未潔淨。──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13 不潔的散播】禮儀上的污穢則像傳染病一樣,因著接觸而散播(參:利十一8,二十二39注釋)。接觸屍體會引起最嚴重的污穢。因為屍體而禮儀不潔的人,不准參加正式敬拜(例:民九6;又見:民十九11注釋),並且常常被打發出到營外(民五2)。因此,食物被污穢的人觸摸過,就被污染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14「於是哈該說:“耶和華說:這民這國,在我面前,也是如此;他們手下的各樣工作,都是如此;他們在壇上所獻的也是如此。」

         民這國是指猶太人,不分留居的及歸來的,也可包括北方的以色列人,雖然這是次要的,但在神看來,北國與南國是一個整體,是「這國」,其實被擄之後,「國」不再存在,他們不再有政治的主權,但是神的國永不廢去。

         這裡提到三項「也是如此」──必算污穢,不算為聖。首先是這民這國,其次是他們手下的各樣工作。第三是他們在壇上所獻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15「“現在你們要追想,此日以前,耶和華的殿,沒有一塊石頭壘在石頭上的光景。」

         此日是奠基的日子。在以斯拉記,也提起這事:匠人立耶和華殿根基的時候,有禮儀,穿禮物,吹角,大家站讚美耶和華(三1011)。「此日」可能有禮儀舉行,是奠基的奉獻典禮。

         這裡石頭壘在石頭,可能是奠基的舉動,或是禮儀的動作,作為奉獻禮。這也可能是指建造聖殿的牆,將石頭堆砌起來。此日以前,聖殿不能算是真正重建,只有一些修葺的功夫,沒有完整的工程。──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16「在那一切日子,有人來到穀堆,想得二十鬥,只得了十鬥。有人來到酒池,想得五十桶,只得了二十桶。」

         這裡是已經在收割之後,收藏時好似無形中減少。看起來,一堆谷應有五十鬥之多,但是實際稱起來,只有十鬥左右,葡萄收割後放在酒池,照說榨起來應有五十桶,但結果只有二十桶,真是令人十分失望。

         「在那一切日子」是在「此日以前」,七十士譯本希臘文譯詞,再以「追想」與「省察」的涵義,所以仍是回憶過去的失敗,不可再重複,免致遭受耶和華的忿怒,降禍而不再賜福。──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17「在你們手下的各樣工作上,我以旱風、黴爛、冰雹攻擊你們,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如果上節是指收割以後的情事,那麼本節的災害似乎對農田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這裡未必只指一時的狀況,只是籠統地提說自然界的困境,說明神管教的厲害,示儆為促他們悔改。

         在聖經中,旱風與黴爛二者是相連的,可在若干的經文裡發現,(如申廿八22;王上八37;代下六28以及此處)這些似乎都是神刑罰的行動。至於冰雹,也是天災(出九25;詩七十八4748,一○五32),也確知神降罰的行動。有時是指神顯現時可怕的景象(詩十八13)。旱風、黴爛與冰雹都是在農作物收成之前的災害。──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17 旱風、黴爛、冰雹,作為神的審判】此處描述的三種審判,是神糾正古代以色列民的慣見手法(參:摩四9注釋)。旱風的希伯來文指沙漠吹向陸地的熱風,也指旱風的損毀效應,使作物枯萎而死。黴爛是指黴菌引起的病,水災或過量的雨通常是其肇因。第三種壞天候是冰雹,隨著強風而來,會破壞農作物。冰雹與其他兩種現象一樣,被視為神的審判(參:書十11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18「你們要追想此日以前,就是從這九月二十四日起,追想到立耶和華殿根基的日子。」

         大利烏王第二年六月,重建的事開始(該一124),到第六年十二月正式完成(拉六15),為時四年半。第一次聖殿建造,所羅門用時約七年半。可見聖殿被毀,並非完全毀壞,尚有若干部分只須用木料(該一8),稍作修葺。所以根基重新奠基可能只為感恩奉獻的典禮,並非實際的工程。第二章十五節只為追想過去,第十八節憶往以外,再展望面前,對前途抱有非常的樂觀。──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18 年代小注】此處以主前五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與二章10節所提的同一天)為耶和華的聖殿奠基日。因此這一天對哈該極為重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19「倉裡有穀種嗎?葡萄樹、無花果樹、石榴樹、橄欖樹,都沒有結果子。從今日起,我必賜福與你們。”」

         這裡提說倉裡與田間。在倉裡,榖種可能黴爛,在田間,一切果樹可能因枯旱而沒有結果。但是倉裡沒有榖種,因為都已撒在田間了。這裡其實不是說沒有榖種,而是減少榖種,因為不需要全部充作糧食,也不必全部來撒種。無論如何,現在只是靜候收成,看是否有豐收。無花果樹、橄欖樹、石榴樹,只是果樹一般的情況,他們結果的時間並不完全相同,有些早,有些遲,前後有序也靜待收成。這裡提到的果樹,都是有重要的經濟價值。無花果是重要的出口貿易。以西結書第廿七章十七節:有麥子、餅等,餅很可能指無花果餅。無花果與石榴樹也是表徵應許之地的豐富(如民十三23;及申八1-8。)。神賜福,是指果樹及榖類的豐收。這是神的應許,也是以聖約為依據的(利廿六3起;申廿八2起)。──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20「這月二十四日,耶和華的話二次臨到哈該說:」

         第二次臨到,與第一次不同,因為第一次物件是一般人,但是第二次的對象,不僅向祭司說,主要是對政治的首領,有家系遺傳的背景(從大衛家)之所羅巴伯。

──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21「“你要告訴猶大省長所羅巴伯說:我必震動天地。」

         耶和華必震動天地,在第二章七節也提祂震動,只震動萬國,但震動萬國之前,祂震動天地滄海與旱地(6節)。在七十士希臘文譯本,本節也與六節一樣,加上「滄海與旱地」。

         這是末事的情況。震動天地是神的作為,因為天地原是祂的,祂有權能,在天地作王,祂是無所不在的,因為天地之間,有祂的顯現。但是最重要的,祂是天地的主宰,萬物服在祂的腳下,萬國也在祂的統治之下。──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22「我必傾覆列國的寶座,除滅列邦的勢力,並傾覆戰車和坐在其上的。馬必跌倒,騎馬的敗落,各人被弟兄的刀所殺。」

         馬與騎馬的必跌倒敗落,這是出埃及的經驗,好似出埃及記十五章一、五節所描述的:將馬和騎馬的投海中,他們如同石頭墮到深處。

         傾覆與除滅,是神曾對所多瑪、蛾摩拉的審判(申廿九23;賽十三19;耶二十16;摩四11)。列國的寶座與列邦的勢力都可除去。以賽亞書耶和華伸手震動列國,施行審判(廿三11)。這是先知們的信息。

         「各人被弟兄的刀所殺。」(參閱士七22;結卅八21;亞十四13。),可是這裡仍是先知信息的論調。 ──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二23「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啊!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這是對所羅巴伯個人的信息。「到那日」以上的願望,就是耶和華所應許的,到那日就要實現了。那日是在將來,是耶和華的日子,必有耶和華公義的作為。

         耶和華以所羅巴伯為印,因為他的祖父約雅斤(奇尼雅),曾是耶和華右手上帶印的戒指,必從其上摘下來(耶廿二24)。現在要重新帶上,執行耶和華的任務。

         這是復興的信息。猶大必然更新,大衛的王朝仍舊繼續,與其說是政治的,不如說是宗教的,他們當時雖在波斯的治權下,其實他們真正的地位,是在耶和華權能下,是天國的部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哈該書》

 

【該23 印】「印」應該是指封印,可能是圓筒形,用鏈子穿起來戴在脖子上;或是刻在戒指上,此處應為後者。圓筒形印章在美索不達米亞非常普遍,印戒則通行於以色列。在美索不達米亞和敘利亞─巴勒斯坦兩地發現了數以千計的這兩種封印。封印代表著權威、身分,與擁有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該二23神必以所羅巴伯為印,有何意義?】

答: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僕人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阿,到那日,我必以你為印,因我揀選了你。」(23)這所羅巴伯為猶大的省長,曾與祭司長耶書亞等,於主前五三八年,率領被擄的猶太人回國。到耶路撒冷第二年,即開工建造神的聖殿(該一114,二21,拉二12,三19)。到了五一五年,大工才告完成。神在這裡說到「我必以以你為印」。在東方人的心目中,印戒是十分寶貴的,它也是權柄的蒙征。在新舊約聖經中,皆有好些地方提到用印的事(創四一42,王上廿一8,斯三12,八810,約六27,林前九2,約三33,但六17,啟廿3,林後一22,弗四30)。其意思不僅表示有權柄,並且也含有證明,保證封閉,不能更改,以及以聖靈為印記的意思(林後一22,參加六17)。神答應使所羅巴伯,以大衛後裔的身分重登寶座的應許,使用這個印的象徵,是有其精美的意義。先知耶利米曾經宣告:「耶和華說,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哥尼雅,雖是我右手上帶印的戒指,我憑我的水生起誓,也必將你從其上摘下來。」(耶二二24)由此可見,帶印戒指所代表的權柄,是在乎神的應許賜或舍而定的。神在此以所羅巴伯為至寶,並且賜他大有權勢的地位,使他如前所述能作領袖所行的重要大事。神產揀選了亞伯拉罕、大衛和所羅門為首領、為王,他也照樣揀選了所羅巴伯,列入這被選立者的行列中。在他們的後嗣耶穌的身上,這應許達到最高的實現(太一1213)。――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