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亞一1      「大利烏王第二年八月,耶和華的話臨到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先知撒迦利亞,說:」

   〔呂振中譯〕大利烏王二年八月、永恆主的話傳與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神言人撒迦利亞、說

   〔暫編註解〕“八月”合陽曆十至十一月間,神首次召撒迦利亞傳達祂的話語,勸勿效以民列祖離背神招罰,速速回頭,遵神命令,重建聖殿。

         “第二年八月”即主前520年十至十一月。“易多的孫子”。原文作:易多的兒子。“兒子”可解作後裔,在這堳o解作孫子(比較7節)。

         「大利烏王第二年八月」:即公元前五二○年,陽曆十至十一月間。此時哈該先知已對百姓講完第二個信息(該2:1-9)。

     八月。在被擄以前稱為布勒月(王上6:38)。後來稱為赫舍汪月,就是現在的10-11月。

         大利烏第二年。西元前520年。

         「大利烏」:「主」的意思,指Darius Hystaspes

         「大利烏王第二年八月」:西元前520年,猶太人歸回本土已經十七、八年了。八月開始於陽曆十月二十七日。

         「易多」:易多是祭司  12:4-7

         「撒迦利亞」:意義是「耶和華顧念」,這是舊約中很普遍的名字。

         5:1  6:14 中提到撒迦利亞是「易多的孫子(原文是後裔)」。1:1 中提到他是「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易多」列在跟約書亞與所羅巴伯自巴比倫回來的祭司與利未人之中  14:4 ,所以撒迦利亞很可能就是一個祭司。

         16 預言以強烈呼籲百姓悔改作開始;悔改是得著書中之祝福的先決條件。

         1-6  呼召國民回轉悔改:先知勸勉百姓悔改歸向神(3),警告他們勿仿效列祖悖逆神(4),以免重蹈覆轍,受神懲罰(5-6)。

     1:1-6 中出現四次「萬軍之耶和華」。

 

【亞一2「耶和華曾向你們列祖大大發怒。」

   〔呂振中譯〕『永恆主向你們列祖大大震怒。

   〔暫編註解〕以民列祖背逆,招來被擄巴比倫刑罰,宗教和政治中心耶路撒冷被毀成荒場(主前587年)。

         大大發怒qasaph)。這是一個強調詞,常譯為烈怒(見申9:19;賽47:6)。

         「耶和華大大發怒」:只有一次是向列國發作 1:15 ,其餘大部份都是對其列祖,但是並未說神的忿怒向衪的聽眾發作,因他們仍有時間悔改。

         1:2 本節原文只有五個字,強調憤怒的意思。

 

【亞一3「所以你要對以色列人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如今你要對人民說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你們要回轉來歸我,我就轉而向你們這是萬軍之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轉向。神很喜歡百姓悔改,得到祂的悅納,以便可靠地進行重建聖殿的工作(見本卷注釋)。撒迦利亞經常強調需要悔改歸正(見亞3:76:157:7-108:16,17)。

         耶和華如是說。這個短語重複了三次,是為了強調。

         「轉向」:指「悔改」。

 

【亞一4「不要效法你們列祖。從前的先知呼叫他們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回頭離開你們的惡道惡行。』他們卻不聽,也不順從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不要像你們列祖;從前的神言人呼叫他們說『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你們要回轉離開你們的壞行徑、壞作為』。他們卻不聽,不側耳聽我永恆主發神諭說。

   〔暫編註解〕“從前的先知”:例如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都曾勸勉百姓回頭(賽四十五22;耶十八11;結三十三11)。

         “從前的先知”,如以賽亞、耶利米和以西結,他們都曾為巴比倫的擄掠預先發出警告。

         見王下7:13,14;代下36:5-17;耶25:3-9;參耶35:15。人要吸取前人的教訓(見羅15:4;林前10:11)。

         「列祖」:指「被擄前的以色列人」。

         「回頭」:原文與「轉向」一樣。

         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被 3:7 引用)-不是轉向神的律法或生活方式,而是神自己,過去就可一筆勾消( 44:22 )。

         1:4 引用耶利米的話  35:15  18:11  25:5 的話(回頭離開)

 

【亞一5「你們的列祖在哪堜O?那些先知能永遠存活嗎?」

   〔呂振中譯〕你們列祖在哪裡呢?那些神言人能永遠存活著麼?

   〔暫編註解〕你們的先祖。要想一想他們的命運。不要讓他們的不幸發生在你們身上。

         永遠存活。先知和他們傳道的對象都是會死的。但他們的話出於神。這些話是永存的,定能實現。

         敘利亞譯本將「那些先知能永遠存活嗎?」當成是百姓對先知的反駁。不過不管這句話是來自百姓或先知,答案都應該是「死了、不能永活」,亦即列祖與先知都死了,但神的言語卻是永恆的。

         56以民的列祖和警告過他們的先知都已過去。“他們”指被擄以前的以民和被擄期間的後裔。“他已照樣行了”:神說的話應驗,他們受到刑罰。先知要聽眾回顧往事,切勿重蹈覆轍。

         5~6 這堛熒妝嶼O:要留意神的話,因為先知雖然會死去,神的話卻長存,而證明它長存的,就是當中警告的實現。

 

【亞一6「只是我的言語和律例,就是所吩咐我僕人眾先知的,豈不臨到你們列祖嗎?他們就回頭,說:『萬軍之耶和華定意按我們的行動作為向我們怎樣行,他已照樣行了。』」

   〔呂振中譯〕但是我的話、我的律例、就是我所吩咐我僕人眾神言人的、豈不是趕上而捉住了你們列祖,以致他們回轉來、說萬軍之永恆主定意怎樣照我們的行徑和作為來辦我們,他已經照樣辦我們?』

   〔暫編註解〕「我的言語和律例」:指有關神刑罰惡行的律法。

     「他們就回頭,說 ...... 照樣行了」:意思是列祖受到懲罰,承認神的確按他們的惡行報應他們。

     臨到nasag)。參創44:4;申28:2,15,45。神的言語和律例最終將帶來可怕的懲罰。

         悔改shub)。王上8:47譯為“回心轉意”;結14:6,18:30譯為“回頭”。本節也可以這樣譯。

         「回頭」:也指「悔改」,原文與「轉向」一樣。

         「臨到」:「趕上」,打獵用語,表示神的咒詛追趕犯罪者,直到抓住他,施以懲罰為止。

         ◎先知用百姓才剛剛經歷不久的「被擄」來提醒百姓要悔改。

 

【亞一7「大利烏第二年十一月,就是細罷特月二十四日,耶和華的話臨到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先知撒迦利亞,說:」

   〔呂振中譯〕大利烏二年十一月、就是細罷特月、二十四日、永恆主的話傳與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神言人撒迦利亞、說

   〔暫編註解〕“大利烏第二年十一月”:陽曆主前519年一、二月間。“細罷特月”:巴比倫曆法中的月分名,猶太人在巴比倫居住近七十年,已採用其名稱。

         “十一月”。發出第一章16節之悔改呼籲後的三個月和哈該書二章1023節的話說出之後,百姓悔改了。

         「十一月」:即今陽曆一、二月間。

     「細罷特月」:巴比倫月分名稱,為被擄的猶太人所採用。此時哈該已說完最後一個信息(該2:10-23),百姓業已悔改並積極建殿。

     按儒略曆推算約為西元前519215日。大約三個月以前,撒迦利亞開始了他先知的工作(亞1:1)。本卷的下一個日期出現在7:1。亞1:86:8所記錄的八個異象無疑發生在這兩個日子之間。有人認為這幾個異象都發生在同一天晚上(見第8節),但無法證實。

         「細罷特月二十四日」:是巴比倫的曆法的名稱,「細罷特月」就是十一月。波斯沿用巴比倫的曆法。此日是陽曆西元前519年二月十五日,是初春的時間。還是雨季,但已經可以在戶外活動了。

         「二十四日」:聖殿開始重建是在六月二十四日  1:15 ,而哈該在九月二十四日兩次得到神的話  2:10,20 ,撒迦利亞在十一月二十四日看到異象。

         717先知夜間所見八個異象中(一7∼六8)的第一個,都是在一夜之中見到,異象和夢不同,是人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中所見(看四1)。神的子民受壓迫,陷在痛苦中,欺壓他們的國民卻得享安逸。先知在異象中看見猶大有神的使者看守,知道神非常關心祂的子民,一定會重施憐憫,恢復聖殿,復興猶大城邑。

         7-17  番石榴樹中間神的使者:撒迦利亞看見猶大有神的使者看守,知道選民雖然受到外邦壓制,但神仍切切關心他們,並要使他們復興。

 

【亞一8「我夜間觀看,見一人騎紅馬,站在窪地番石榴樹中間。在他身後又有紅馬、黃馬,和白馬。」

   〔呂振中譯〕我夜間觀看,忽見一個人騎著紅馬,站在窪地的桃金孃樹中間;他後面還有紅馬、粟色馬、和白馬。

   〔暫編註解〕“一人騎著紅馬”:他就是11節的“耶和華的使者”,與和先知說話解釋異象的天使不同。站在芭樂樹中間騎著紅馬的是神的代表(看創十六7,9;出三2)。“芭樂樹”:一種生長於巴勒斯坦山谷中的長青樹,高約十公尺。“紅馬、黃馬和白馬”:可能是傳信息的使者。

         撒迦利亞的八個異象,全都在同一個晚上看見(直到六8)。異象跟做夢不同,在異象中,人是清醒的。那“人”是“耶和華的使者”(11節;參看創一六10的腳註),與解釋異象的天使不同(9節)。“芭樂樹”。高約三十英尺的常青樹。“黃馬”。紅褐色的馬。

         「一人」:這人就是11節所提的「耶和華的使者」。 舊約聖經常提到作為神特別代表的一位使者(見串20)。

     「窪地」:大概是聖殿附近的地方。

     「番石榴樹」:或譯作「桃金孃樹」(呂譯)。此樹常綠,生長於巴勒斯坦及地中海地區的潮濕山谷中。

     「黃馬」:可能是粟色或紅褐色的馬。這裡馬的顏色大概與啟示錄6章所說的無關。

     我見到。第一個異像是要讓人相信神復興祂子民的慈悲旨意。異教的國家終必傾覆。不管以色列的現狀如何,只要人盡到自己的本份,神仁慈的旨意定會實現(見亞6:15)。

         在解釋撒迦利亞的異象時務要記住,雖然異象總的教訓是清楚的,但一些細節的意思並不很明朗。這是因為異象和寓言一樣,有些方面需要說明,但不一定需要詳解,而有些方面先知和其他靈感作者並沒有解釋,所以意思就不明確(見結1:4注釋)。

         1:7-6:8所記錄的八個異像是互為連貫是預言,表達了神要猶太人擺脫巴比倫的奴役,迎接彌賽亞的來臨和祂永恆國度建立的旨意。撒迦利亞見異象,正是在大失望的時候。祂子民的敵人似乎要使重建的工程完全停頓下來。這些信息是要鼓舞歸來的流亡者憑著信心把所指定的工作繼續進行下去。

         第一個異象(亞1:7-17)指出神對於以色列的計畫停頓了下來,而地上的異教國家得享“安逸”。但神宣佈祂要恢復祂的聖殿,並揀選“耶路撒冷” 作為祂實施拯救人類計畫的工具。第二個異象(亞1:18-21)展示以色列民族因被擄而蒙受的損害,並宣佈神將彌補一切的損失。第三個異象(亞2:1-13)向猶太人保證,在重建工作和實行以色列對世界的使命時有神的同在和祝福。神在第四個異象(亞3:1-10)中向祂的子民保證,祂要出面保護他們免受大仇敵撒但的攻擊,並寬恕他們的罪。這些罪曾使撒但有機會破壞神對於祂選民旨意的實施。第五個異象(亞4:1-14)說明重建耶路撒冷和改變品格,“乃是依靠我的靈”,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見第6節)。第六個異象說明從神的子民身上除去罪孽的過程。第七個異象(亞5:5-11)描寫罪和罪人從選民中最後徹底清除。第八個異象(亞6:1-8)說明神監管地上的事務,以實施祂在上述異象中所表達的旨意,確保以色列完成自己的使命。

         先知在八個異象以後,展示了一幅靈感的畫面,表現彌賽亞的來臨,“坐在位上作祭司”(亞6:13),以及地上萬民都來敬拜真神(15節)。只要以色列人留心聽從神的話,亞1:7-6:15所說的一切都會實現(亞6:15;參申28:1,14)。

         紅色的馬。先知沒有解釋顏色的意義,故無需猜測。

         芭樂樹。一種開白色花的常青植物,其芳香性果實可以製作香料。這種樹在巴勒斯坦很常見。

         窪地mesulah)。“深淵”,“懸崖”。這裡可能是地名或山谷。

         黃馬seruqqim)。或“栗色”,“鮮紅色”。顏色的意義不明顯。注釋家曾作過不同的猜論。如說三種顏色代表巴比倫,波斯和希臘三個屬世的勢力。由於異象的講解者沒有提到這方面的預言特徵,我們最好不要對顏色進行解釋,把它們理解為各組使者就行了。

         「夜間」:原文前有定冠詞,應該翻成「今夜」或「那一夜」。

         「窪地」:「峽谷」,可能是在耶城的東邊的汲倫溪谷(The Valley of Kidron)或耶城南方的欣嫩子谷(The Valley of Hinom)。

         「番石榴」:是當地主要的果實之一,廣泛的被當成食物,也被當成是愛情藥劑(催情劑)使用。

         三色,可能未必有特別的含意。

         「紅馬、黃馬和白馬」:原文都是複數,表達這是三種顏色的騎兵隊,而不是單一匹馬。

         817 異象的意義是:雖然以色列受欺壓,但神仍然很關心祂的子民,並且祂會復興他們。

 

【亞一9「對與我說話的天使說:『主啊,這是甚麼意思?』他說:『我要指示你這是甚麼意思。』」

   〔呂振中譯〕我對那跟我說話的天使說『主阿,這些是什麼?』那跟我說話的天使對我說『我要指示你這些是什麼。』

   〔暫編註解〕「與我說話的天使」:與上節提到的使者不同,乃是解釋異象的天使(見串)。

     與我說話。指講解的那位天使。把他與“站在芭樂樹中間”的人區別開來(見10節),那人也被稱為“耶和華的使者(第11節)。

         「與我說話的天使」:可能是另一個天使,或者就是「站在番石榴樹中間」的天使。

 

【亞一10「那站在番石榴樹中間的人說:『這是奉耶和華差遣在遍地走來走去的。』」

   〔呂振中譯〕那站在芭樂樹中里間的人說『這是奉永恆主差遣在遍地走來走去的。』

   〔暫編註解〕本節的「人」即「耶和華的使者」(見11)。

     這些使者向宇宙的君王彙報地上的事務,特別是有關神的選民以色列人被擄和受異教民族的壓迫。他們已經完成了使命,準備彙報。

 

【亞一11「那些騎馬的對站在番石榴樹中間耶和華的使者說:『我們已在遍地走來走去,見全地都安息平靜。』」

   〔呂振中譯〕那些騎馬的對站在芭樂樹中里間永恆主的使者說『我們已在地上來回巡邏;看哪,全地都安居著,都很平靜呢。』

   〔暫編註解〕“全地都安息平靜”:此時的波斯帝國政局已趨穩定,一片升平氣象(15節),但猶大地仍在外人統治下呻吟(參拉四1216)。

         神的巡邏報告是: 全地“ 安息平靜”。即外邦列國仍然繁榮,而且自信安全,以色列卻被蹂躪。

         「全地都安息平靜」:雖然波斯帝國在大利烏登基時叛亂四起,但不久即平定,帝國呈現太平景象,惟猶太人仍深受外敵欺壓(拉4:7-16)。 然而神曾應許震動天地、傾覆萬國,高舉選民 (該2:6, 21-22) , 所以下文即記載耶和華的使者就此提出疑問。

     神的計畫似乎停頓了下來。各國都在袖手旁觀,沒有向神的子民伸出援手。重建聖殿的許可好象要撤銷了。

         「平靜」:大利烏王在位第二年統一了波斯帝國,為地上帶來和平。

         「安息平靜」:原文表示「沒有軍事行動」的意思。

 

【亞一12「於是,耶和華的使者說:『萬軍之耶和華啊,你惱恨耶路撒冷和猶大的城邑已經七十年,你不施憐憫要到幾時呢?』」

   〔呂振中譯〕於是永恆主的使者應聲地說『萬軍之永恆主阿,對你這七十年所惱怒的耶路撒冷和猶大諸城市你還不施憐憫、要到幾時呢?』

   〔暫編註解〕“七十年”:看《耶利米書》二十五1112;二十九10。並參《代下》三十六21注。猶大亡國,以民被擄,此時百姓已回歸故土。

         “七十年”。聖殿荒廢七十年(主前586516年)。

         「七十年」:此為先知耶利米所預言猶太人服事巴比倫的年限(耶25:11-12; 29:10)。此年限可指猶太歷史中兩段時間:1.從猶大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納入版圖(主前六○六年)起,至波斯王古列下旨讓猶大歸回故土(主前五三六年)止;2.從聖殿於尼布甲尼撒王手下被毀(公元前五八六年)起,至聖殿重建竣工(主前五一六年)止。就算按第二種計算法,神懲罰猶太人的七十年亦應快要結束。

     不施憐憫。神的子民處在危險與沮喪之中。聖殿依然荒涼,耶路撒冷仍是廢墟一片。

         猶大的城邑已經七十年。有人認為這是指耶利米所提到的七十年(耶25:1229:10)。也有人從見異象的西元前519年(見亞17注釋)追溯到西元前589/588年,即尼布甲尼撒攻打耶路撒冷的時候(見王下25:1注釋)。

         「耶和華的使者」:指「天使」,不過有些地方也可能是指「三一神的第二位(也就是耶穌)」。

         「七十年」:應該是由西元前586年聖殿被毀開始計算。耶利米首先預言(參 25:11 ),而但以理也相信那時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也快滿了(參 9:2 )。

         「憐憫」:複數,代表多方的憐憫。

         ◎天下太平正好對照出以色列沒有聖殿與城牆的荒涼景象,顯得特別的淒涼,因此天使會回頭向神呼求:以色列為什麼還沒蒙憐憫?

 

【亞一13「耶和華就用美善的安慰話回答那與我說話的天使。」

   〔呂振中譯〕永恆主就用溫良安慰的話回答那跟我說話的天使。

   〔暫編註解〕異像是要給百姓帶來鼓舞和快樂。

         「美善」:恩慈。

         「美善的安慰話」:也可以翻譯成「憐恤的安慰話」。

 

【亞一14「與我說話的天使對我說:『你要宣告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媟巨鉹齞騿C」

   〔呂振中譯〕那跟我說話的天使對我說『你要宣告說,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我妒愛著耶路撒冷、妒愛著錫安、大發熱情妒愛。

   〔暫編註解〕極其火熱。參珥2:18

         錫安。這裡顯然指耶路撒冷全城(見詩48:2注釋)。

         「火熱」:「狂熱」、「熱心」、「嫉妒」。與 20:5 忌邪的神及 9:7 耶和華的熱心同一字根,這個字表達耶和華中有豐盛的愛與強烈的情感,但也因為忌邪而帶來刑罰。

         14-17神指出祂仍愛以色列(14),且甚惱恨那些壓制以色列的列邦(15),祂又預言耶路撒冷及聖殿將獲重建,得以興旺繁榮(16-17)。

     14~17本異象包含七個特點,似乎也表達出後面異象的大綱: (1)大發熱心( 1:14 )-第六、七、八異象; (2)惱恨列國( 1:15 )-第二異象; (3)重回耶京( 1:16 )-第三異象; (4)聖殿復建( 1:16 )-第五異象,聖殿主前516年完工; (5)城市必建( 1:16 )-第三異象;尼希米於聖殿完工後60多年後完成城垣; (6)城邑發達( 1:17 )-第三異象; (7)堅定揀選( 1:17 )-第四異象。

 

【亞一15「我甚惱怒那安逸的列國,因我從前稍微惱怒我民,他們就加害過分。」

   〔呂振中譯〕我大大惱怒列國,那些安逸懶散、不可一世的國家;因為我只稍微惱怒我人民,他們竟助長了我所降的災禍。

   〔暫編註解〕神對以色列民的刑罰,是懲治性的,只屬暫時,等他們覺悟後,便予以安慰(賽五十四78)。但為神使用懲罰以色列民的那些國,卻矯枉過正,暴虐橫施,過分加害。

         “安逸”:強大自恃,自以為安穩永不動搖。

         “他們就加害過分”。雖然外邦列國被神使用來懲罰以色列,但他們試圖把以色列殲滅的做法卻是太過分了。

         「安逸」:指高傲無顧忌(參詩123:4)。

     「加害過分」:昔日神因百姓的罪稍微惱怒他們,藉外邦施以懲教,但那些充當神施罰工具的國家卻大肆暴虐,幾乎滅絕神的子民。

     列國。或眾國。

         安逸。見第11節注釋。雖然神因以色列的罪而懲罰了他們,祂只是“稍微腦怒”,並準備限制祂的懲罰。而“列國“卻過了神的旨意,要永遠奴役以色列人(見賽10:5-19)。

 

【亞一16「所以耶和華如此說:現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憐憫,我的殿必重建在其中,準繩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因此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我懷著憐憫的心回到耶路撒冷;我的殿必重建于其中,萬軍之永恆主發神諭說;準繩必拉開在耶路撒冷之上。

   〔暫編註解〕聖殿(“我的殿”)在主前516年竣工(比較結六15)。“準繩”在毀滅或重建之前用來量度耶路撒冷(在這情況下,應是後者)。

         「準繩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準繩」於建築時供量度用;本句意指耶路撒冷必獲修葺重建。

     「準繩必拉在....」:重建的最初步驟,必須先量度,才能開始重建。 31:38-39

         1617拉“準繩”為施工前必須有的測量步驟,象徵耶城的復興。民眾聽到先知的信息,激發起熱心,恢復重建聖殿工程。“我的城邑”指猶大地的城邑。“揀選耶路撒冷”:看二12;三2。這裡預言的幾件事大半在基督降生前應驗。新殿於四年後完工(主前516年);未幾,耶城的城垣獲准重建,猶太人可以返城居住(尼六1516;十一12);在馬加比主政時,猶大有短暫獨立。

         16-17節的預言日後局部應驗了:四年後聖殿的重建竣工;稍後尼希米重建城牆,使百姓重回耶路撒冷居住;兩約之間瑪加比時代,猶大脫離外邦的轄制,得以獨立。不過,預言的完全應驗仍有待彌賽亞國度來臨之時。

     16,17節顯示了神對於餘民的仁慈計畫。這個預言部分地應驗了。聖殿和耶路撒冷得到了重建,但這裡所預言的繁榮一直未能實現。百姓不願意履行物質繁榮所取決的屬靈條件。異象的目的就是鼓勵和促使他們善用所忽視的特權。神對於以色列的計畫,因巴比倫之囚而暫時中斷,現在要繼續實施。以色列要恢復聖約所包括的特權和責任。

 

【亞一17「你要再宣告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的城邑必再豐盛發達。耶和華必再安慰錫安,揀選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你要再宣告說萬軍之永恆主這麼說我的城市必再漲溢著昌盛興隆的景象;永恆主必再安慰錫安,必再揀選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我的城邑」:指猶大眾城邑。

     「豐盛發達」:此原文多半解釋成「失敗、分散、漲溢」,但在此處是解釋成「漲溢」、「豐盛發達」的意思。

 

【亞一18「我舉目觀看,見有四角。」

   〔呂振中譯〕(希伯來文經卷作亞1)我舉目觀看,忽見有四個角。

   〔暫編註解〕“角”是牛羊用以自衛的武器,代表能力。在聖經中常用“角”來代表外邦君王(但七24;啟十七12)。這裡的“四角”代表那曾叫以色列、猶大和耶路撒冷分散的四個國家:亞述、埃及、巴比倫及瑪代波斯(19節)。也可以是散處四方的敵對力量或者一個國家的象徵。

         「四角」:在舊約角象徵力量或國家,於此代表打散猶大的敵人。有學者認為「四角」象徵歷史上猶大的四個敵國(參但2:36-44; 7:3-7),或是泛指四方八面的敵對勢力(參2:6)。

     第二個異象(亞118-21;原文是亞2:1-4)表明神實施祂旨意的方法。四角要“打散猶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勢力(見19節)。“四”可能表士四面八方,就像羅盤的四角(亞1:21;參亞2:6;見亞1:8注釋)。

         「角」:指「政治與軍事力量」。如  22:21  王上 22:11 4:13  6:13 其中 48:25 「摩押的角砍斷了」形容摩押的敗落;約瑟支派以「野牛的角」來形容( 33:17 )。

         「四角」:應該是泛指外邦國家的政治、軍事勢力總和。而不是代表特定的四個國家。

         1821第二個異象讓先知看見過去毀壞以色列的邦國,現在也要為別國所擊打。

         1821 “四角”。折磨和“打散”以色列的外邦勢力(也許特別指亞述、埃及、巴比倫和瑪代波斯)。“匠人”。神用來傾覆以色列之仇敵的民族和國家。“威嚇”。這異象加強創世記十二章3節的警告和應許。

         18-21  四角與四匠──猶大的仇敵必滅亡。

 

【亞一19「我就問與我說話的天使說:『這是甚麼意思?』他回答說:『這是打散猶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角。』」

   〔呂振中譯〕我就問那跟我說話的天使說『這些是什麼?』他回答說『這些就是那使猶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四散的角。』

   〔暫編註解〕“猶大、以色列”:指南國和北國。

         「猶大,以色列」:分別指南國和北國。

     18節注釋。

         「打散」:原文的時態是「加強式」,表達強烈或蓄意的動作。

 

【亞一20「耶和華又指四個匠人給我看。」

   〔呂振中譯〕永恆主又指著四個匠人給我看。

   〔暫編註解〕「四個匠人」:象徵克制敵人的力量,如結14:21提到的四種審判(參啟6:1-8)。

     匠人charashim)。包括石匠(出28:11),木匠(撒下5:11)和鐵匠(撒上13:19)等。對於四匠有過多種猜測。“四”可能代表“地的四方”,從那裡“招回以色列被趕散的人”(賽1112)。匠人代表“神恢復祂子民和聖殿的媒介”。

         「匠人」:熟練的技工。指的應該也是另外的地上力量,只是被神所用來摧毀毀滅猶大的力量。

         2021“四個匠人”:代表擊打以民的敵人的那些力量,例如埃及、巴比倫、波斯和希臘。但也有人解釋指《以西結書》十四21的四種審判:刀劍、饑荒、惡獸、瘟疫。本段的意思是說猶大一切敵人終必遭擊敗。

 

【亞一21「我說:『他們來做甚麼呢?』他說:『這是打散猶大的角,使人不敢抬頭;但這些匠人來威嚇列國,打掉他們的角,就是舉起打散猶大地的角。』」

   〔呂振中譯〕我說『這些人來作什麼?』他告訴我說『他們就是那使猶大四散的角,使人(稍經點竄翻譯的)不敢抬頭的;這些匠人來、使列國驚惶,打下列國的角,就是那曾舉起角來抵觸猶大地、使它四散的。』

   〔暫編註解〕“角”是力量的象徵。

         不敢charad)。“害怕”。見18節注釋。

         「打掉」:原文的時態也是「加強式」,表達強烈或蓄意的動作。

         「威嚇」:直譯作「使人戰憟」。

         「就是舉起打散猶大地的角」:直譯是「因為他們舉角打散了猶大地」。

         ◎神向撒迦利亞溫柔堅定地指出,衪在掌權,衪會化解以色列的問題。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