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亞七1「大利烏王第四年九月,就是基斯流月初四日,耶和華的話臨到撒迦利亞。」

   〔呂振中譯〕大利烏四年九月、就是基斯流月、四日、永恆主的話傳與撒迦利亞。

   〔暫編註解〕“大利烏王第四年九月”:陽曆主前518年十一月。距夜間八異象不到二年。猶太人在巴比倫時每逢五月和七月,為國破家亡禁食,現在回歸故土,故有應否再繼續禁食的詢問。

         “第四年九月……初四日”即主前518年十二月七日,大概在八個夜間異象的兩年之後。

         「大利烏王第四年」:即主前五一八年。

     「九月」:陽曆十一月。當時跟聖殿竣工只差二年(見拉6:15)。

     第四年。約為西元前518126日,系得到前面異象的兩年以後(亞 1:1,7)。在大約兩年時間裡,聖殿完工了(見拉6:15),所以工程一定進展順利。祭司們已住在“耶和華殿中”(亞7:3)。由於樂觀的前景,人們自然會提出,在艱苦條件進行的禁食是否還應保留。

         時間:西元前518127日。這段可能是編者加入的紀錄。距離之前的異象,已經經過一年十個月左右。

     1-3  有關禁食的詢問:被擄至巴比倫的猶太人每逢五月七月等 (見58:19) , 必為亡國的慘痛而禁食,現在部分被擄者與後裔已歸回本土,著手重建聖殿,故有「還需禁食否」的疑問。

     1-3節講述伯特利的代表前來詢問(見2節),紀念耶路撒冷災難的禁食是否還要繼續。

 

【亞七2「那時伯特利人已經打發沙利亞和利堅米勒,並跟從他們的人,去懇求耶和華的恩,」

   〔呂振中譯〕原來伯特利人曾經托沙利色、王的貴族首長(傳統利堅米勒。今仿敘利亞譯本及耶39313稍加點竄作『拉墨米勒』[王的貴族首長]),和他屬下的人去求永恆主的情面,

   〔暫編註解〕“伯特利”:在被擄前為北國以色列拜金牛犢的兩個中心之一(王上十二2829)。猶太人回歸時,此城也有不少百姓回到故鄉(拉二28;尼七32)。伯特利城大概派人到耶路撒冷敬拜。這幾個人是代表。

         伯特利城的人差遣這代表團到耶路撒冷敬拜,並詢問有關全民禁食的事。

         「伯特利人」:昔為北國以色列拜牛犢的中心(王上12:28-29)。當所羅巴伯自巴比倫歸回猶太地時,不少原居伯特利的百姓亦返回重建故鄉(拉2:28; 7:32; 11:31)。

     「沙利色」:為亞述名字,大概此人生於巴比倫。

     「利堅米勒」:可能是王室的官銜,或譯作「王的貴族首長」(呂譯)。

     「跟從他們的人」:應譯作「跟從他的人」,大概是利堅米勒的屬下。

     伯特利beth-el)。KJV版為“神的殿”。

         沙利色。這是巴比倫人的名字,相當於阿卡得語的SharDusur。西拿基列一個兒子,同時也是殺死西拿基列的人,也叫沙利色(王下19:37)。取外國的名字說明沙利色是在流亡期間出生的。

         他們的人。可能是代表的助手。

         懇求。源於希伯來語chalah(“軟弱”“生病”)。但這裡用的是褒義,指拍拍臉放鬆下來,表現了一種溫和的態度,引申為“使人快樂”。故可譯為“懇求神的恩典”。

         「伯特利」:字義是「神的殿」,位於耶路撒冷以北二十公里左右,是北國的敬拜中心之一。

         「伯特利人已經打發沙利色」:很可能是「伯特利沙利色已經打發」。亦即這裡的提問跟伯特利人無關,而是一個人名叫「伯特利沙利色」。

         這些人可能來自巴比倫,因為巴比倫的鍥形文字中記載有類似此處伯特利的複合名字。而且此時(九月)與第一次禁食時間(五月)相差大約三個半月,這是巴比倫到耶路撒冷的時間( 7:7-9 )。況且,由伯特利那麼近的地方來問禁食問題,大概不值得記入歷史中,但由巴比倫長途跋涉來問禁食日期,就值得寫入歷史了。

         「利堅米勒」:通常被視為專有名詞,在烏加利發現這個名詞指的是君王的發言人。敘利亞譯本用一個指「外交或軍事發言人」的字來翻譯此字。

         「跟從他們的人」:原文是「屬他的人」,意義應該是「侍從」,而非「跟從他們的人」。

         「懇求耶和華的恩」:原文表示「使臉色婉轉」,表示去獻祭、崇拜。

 

【亞七3「並問萬軍之耶和華殿中的祭司和先知說:『我歷年以來,在五月間哭泣齋戒,現在還當這樣行嗎?』」

   〔呂振中譯〕請教於萬軍之永恆主殿中的祭司和神言人們說『我們是不是還要在五月間守著哀哭和離俗禮,像我歷年來所行的呢?』

   〔暫編註解〕猶大人被擄之後,每年“五月”都舉行禁食大會紀念耶京的毀滅(耶五十二1213)。如今遺留的問題是,聖殿已開始重建,百姓還需要不需要舉行這個五月的大會?(比較七5注;八19注)。“歷年”指已過去的七十年(參5節注)。

         他們的問題是:既然聖殿是在重建之中,那時是否需要保持在“五月”禁食,紀念第一所聖殿在主前586年被尼布甲尼撒焚燒(耶五二12,13)?

         「歷年」:即5節的「這七十年」(見1:12註)。

     祭司。是解釋律法的人(見該2:11)。

         殿中。見第1節注釋。

         先知。無疑是哈該,撒迦利亞等人。

         我……哭泣……,現在還當這樣行嗎?這裡的禁食(見第5節)是為了紀念西元前5865月耶路撒冷被尼布甲尼撒毀滅一事(王下25:8,9;耶52:12-14)。見亞8:19注釋。

         齋戒。就是禁忌食物和娛樂。

         「哭泣」:原文是單數,更顯示出這是一個官員,而非許多人的問題。

         「齋戒」:字義是「分別為聖」、「奉獻自己」、「成為拿細耳人」的意思,這裡應該是禁食的委婉說法。

         「五月間」哭泣齋戒:五月是耶路撒冷聖殿被毀的月份,日期是五月七日 王下 25:9 或五月十日。 52:12 。猶太人在這個月禁食紀念國難。

         ◎這裡應該是表示一個於政府任職的猶太人「伯特利沙利色」派遣發言人來詢問耶路撒冷的祭司與先知,聖殿既然將要建成,是否應該將哀悼聖殿被毀的禁食取消?雖說這好像是一個人的問題,應該也代表在巴比倫猶太社群的疑問,只是由其中較傑出的人派代表來耶路撒冷詢問。

 

【亞七4「萬軍之耶和華的話就臨到我說:」

   〔呂振中譯〕萬軍之永恆主的話就傳與我說

   〔暫編註解〕神的回答分成好幾個部分。每一部分都是用這句話引出(見第8節;亞8:1)。

         4-14  神責備百姓禁食的態度:百姓齋戒禁食並不蒙神喜悅(4-7),他們亡國是因祖先在昔日不聽先知的教訓,致遭神懲罰分散(8-14)。

 

【亞七5「『你要宣告國內的眾民和祭司,說:你們這七十年,在五月、七月禁食悲哀,豈是絲毫向我禁食嗎?」

   〔呂振中譯〕『你要告訴國中的眾民和祭司說你們這七十年在五月間和七月間禁食和舉哀,哪裡真是向我而禁食呢?

   〔暫編註解〕“七月”的禁食大會是為了紀念被擄後的猶大省長被殺(王下二十五2325;比較七3注)。

         神認為百姓舉行的禁食聚會,非神制定,徒有儀式,旨在吃喝,並非真正悔過,故不為神悅納。

         “七十年”:看一12注。七十年為一完整之數,若從耶城於主前587年被毀算起,此時已過了68年。

         「五月七月禁食悲哀」:見8:19註。

     眾民。這個答覆與所有的人有關,而不單是伯特利人。

         七月。根據傳統說法,這一禁食是為了紀念基大列的被殺(見王下25:22-26)。

         七十年。從西元前586年耶路撒冷被毀滅(王下25:1-4)至當時(見第1節注釋)約為七十年。如果按從秋天到秋天計算,西元前587/586518/517,正好是70年。

         向我禁食。種種禁食是人發明的,並不是實行神的命令。它們顯然不是出於真正的悔罪。這些罪造成了耶路撒冷和國家的毀滅。

         「七月」: 41:1-3  王下 25:25 記載巴比倫所派的省長基大利被殺,引起統治者的報復,且神的懲罰似乎更沉重的臨到,所以七月也列在禁食的月份中。

     5-6百姓的齋戒禁食並非神設立的,他們這樣做只是出於自憐,或企圖以此緩和神的怒氣,正如日常吃喝般,是為滿足自己,並無向神謙卑及悔過之意。

     7:5-6 提到以色列人禁食與吃喝的動機,都是自我為中心的。吃喝是為了自己的快樂,禁食也是為了自己的悲哀。而非是向神的悔罪。

         57 “七月”的禁食是紀念猶大的猶太人省長基大利被暗殺(王下二五2325)。雖然出於良好的動機,但這些禁食是出於人意,而不是神的吩咐,而且是一種自義的行為(6節)。百姓若聽了神借眾先知所說的話,他們就不用經歷被擄,就不需要禁食了(7節)。

 

【亞七6「你們吃喝,不是為自己吃,為自己喝嗎?」

   〔呂振中譯〕你們吃,你們喝,豈不是你們自己吃,自己喝呢?

   〔暫編註解〕即沒有想到神(見林前11:17-22)。

 

【亞七7「當耶路撒冷和四圍的城邑有居民,正興盛,南地高原有人居住的時候,耶和華藉從前的先知所宣告的話,你們不當聽嗎?」

   〔呂振中譯〕當耶路撒冷和它四圍的城市都有人居住、而且優遊興盛,南地和低原也都有人居住時,永恆主的話、由從前的神言人經手宣告的、你們不應當聽麼?』

   〔暫編註解〕“南地”是別是巴以南的地方。“高原”指以色列地中部地中海旁平原和猶大山區山腳一帶的地方。

         百姓若早聽神的話,便不會為亡國而禁食了。

     「南地高原」:即南面地方與西部山麓地帶(見俄19-20註)。

     你們不當聽嗎?七十士譯本為“不是這些話嗎?”“以前的先知”曾警告人不要單依靠遵守外表的儀式(撒上15:22;箴21:3等)。

         興盛。把以色列從前的興旺和現在的淪落進行對比,以提醒人們悖逆所帶來的損失。

         南地。見書15:19注釋。

         高原Shephelah)。見書15:33注釋。“南地”和“高原”是猶大三個組成部分中的兩個。另一個部分是耶路撒冷周圍的“山地”(見士1:9注釋)。

         「南地」:原文是「乾燥」的意思,指猶大南方,大約是迦薩經別示巴到死海這條線以南的地方。當時南地的荒涼跟戰亂有關,並非因為土地或氣候不良。

         「高原」:原文是「低地」,指猶大山地和海岸之間的丘陵地。此處的山坡盛產橄欖樹和小無花果樹,低谷則盛產穀類。

         7:7 的意思是被擄前先知說的話,現在的百姓也應該要聽。

         58:1-14 也提到類似的觀念。

 

【亞七8「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撒迦利亞說:」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話又傳那撒迦利亞說

   〔暫編註解〕8~10這裡說明宗教節期與儀式並非是信仰的核心,而是每日把神的公平正義實現在周遭,才是重點。重視禁食這種宗教節期是否繼續,是不錯的事,但最重要的公平正義可不能被忽略。

         8-12百姓亡國被逐前縱然遵守宗教上的儀文,但卻沒有秉公行義、憐憫孤寡,反硬心不聽神的話。

         813本段列舉以民是否為守約之民的四種考驗:按公平審判、以慈愛待同胞、不欺壓貧苦無依者、不謀害人。這都見於律法和先知的教訓中,可是以民(“他們”)被擄前並未遵守。“金鋼石”:硬度最高的寶石。

 

【亞七9「『萬軍之耶和華曾對你們的列祖如此說:要按至理判斷,各人以慈愛憐憫弟兄。』」

   〔呂振中譯〕『萬軍之永恆主曾對你們列祖這麼說你們要以真正的公平行判斷;各人都要以慈愛和憐憫待弟兄。

   〔暫編註解〕「至理」:即公正。

     先知列舉了聖經所經常囑咐的正義的不同方面(見出23:6-8;賽32:7;耶22:3;彌2:1,2)。

         「至理」:「公義」、「公平」、「公正」、「公理」。

         「判斷」:指「法庭的審判」或一般的「斷定是非」。

 

【亞七10「不可欺壓寡婦、孤兒、寄居的,和貧窮人。誰都不可心媬悎`弟兄。』」

   〔呂振中譯〕寡婦和孤兒、寄居的和困苦人、你們都不可欺壓,誰都不可心裡圖謀壞事以害弟兄。』

   〔暫編註解〕見出22:22-24;申10:18,19;耶7:5,6;賽58:5-7

         「謀」害:有計劃的預謀。

 

【亞七11「他們卻不肯聽從,扭轉肩頭,塞耳不聽,」

   〔呂振中譯〕你們列祖卻不肯留心聽從,反而扭轉肩頭,使耳朵沉重而不聽;

   〔暫編註解〕“他們”。被擄的上一代。“扭轉肩頭”。直譯作:所呈現的是頑固執拗的肩頭(尼九29)。

         「扭轉肩頭」:原指倔強的牲畜(參何4:16)不肯讓主人把軛放在肩頭上。

     扭轉肩頭。就像牛躲閃套在脖子上的軛一樣(見尼9:29;何4:16)。

         塞耳不聽。他們都不在乎神的旨意。

         「扭轉肩頭」:叛逆的肩膀,這比喻從牛而來。牛掉轉頭去,免得軛套在牠的頸上。

         「塞耳不聽」:直譯是「使耳朵發沉」、「讓耳朵重聽」。

 

【亞七12「使心硬如金鋼石,不聽律法和萬軍之耶和華用靈藉從前的先知所說的話。故此,萬軍之耶和華大發烈怒。」

   〔呂振中譯〕使心剛硬如金鋼石、不聽從禮節規律和話語、就是萬軍之永恆主用自己的靈所傳達,由從前的神言人經手所發表的;故此有大震怒從萬軍之永恆主那裡發出。

   〔暫編註解〕“金鋼石”。一種十分堅硬的石。

         「金鋼石」:即硬度最高的鑽石。

     金剛石shamir)。一種極硬的石頭(結3:9)。鐵石心腸是無法感動的。連最強烈的呼籲也不會有反應。他們“心硬”是故意的。

         律法torah )。“指教”(見箴3:1注釋)。

 

【亞七13「萬軍之耶和華說:『我曾呼喚他們,他們不聽;將來他們呼求我,我也不聽!」

   〔呂振中譯〕『我呼喚,他們既怎樣不聽,那麼他們呼求,我也就照樣不聞了。』這是萬軍之永恆主說的。

   〔暫編註解〕以民不遵守與神立的約,受到應得的刑罰(看申二十八3637,6468)。

         百姓的嚴厲懲罰本來是可以避免的。但到了不得不進行管教,以達到道德改革的時候,要求撤銷懲罰的呼求就不會予以理睬(見賽65:12-1466:4)。

         13~14 不順服的結果是禱告不蒙垂聽、被分散、土地荒涼。

         13-14   百姓得到應得的惡報──國亡家破,故土荒涼。

     7:13-14 到底是整理過去的預言,還是對當代以色列人的預言,我們無法確定。但是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出神的心意,凡是不聽神呼喚的以色列人,終究將被分散到列國去。

         ◎神要求的公平正義沒有被執行,導致猶大的被擄。荒涼的景象,當日的聽眾應該還看得見。今日的基督徒,是否也聽見了?

 

【亞七14「我必以旋風吹散他們到素不認識的萬國中。這樣,他們的地就荒涼,甚至無人來往經過,因為他們使美好之地荒涼了。』」

   〔呂振中譯〕『我用旋風吹散他們到他們所不認識的列國去。這樣、國土在他們去後也就變為荒涼,甚至無人來回經過;因為他們使可喜愛之地荒涼了。』

   〔暫編註解〕百姓被打散,流亡各國,耶城和猶大地本為應許美地,也一片荒涼。

         我吹散他們。悖逆和背道導致被擄到巴比倫。

         他們素不認識。參申28:33,49;耶16:13

         荒涼。見耶9:9-16

         美好之地。見申8:7-10;賽106:24;耶3:19;結20:6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