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導論拾穗

 

撒迦利亞書提要

 

壹 關於先知撒迦利亞

一 先知撒迦利亞是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他是生在被擄之地,隨著所羅巴伯歸回故國。

二 易多是第一批歸國的祭司,(尼十二416,)所以撒迦利亞既是先知,又是祭司,(亞七34,)和耶利米、以西結等相同。

三 以斯拉五章一節和六章十四節只題他是‘易多的孫子,’(原文作‘易多的兒子,’)而不題‘比利家’的兒子,可能的原因是撒迦利亞早年喪父,由祖父撫養。(比較王下九章十四、二十節,那裡‘甯示的孫子’按原文應譯作‘甯示的兒子。’)

四 本書一章一節所以說‘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先知撒迦利亞,’似乎默示聖經的聖靈在此有特別的意思。原來‘易多’的意義是‘在一個指定的時候,’‘比利家’的意義是‘耶和華祝福,’‘撒迦利亞’的意義是‘耶和華紀念。’這三個名字的意義合起來就是:‘在一個指定的時候,耶和華祝福,耶和華紀念。’這就是讀本書的妙鑰。誠然,神在一個指定的日子,必要祝福並紀念祂的子民。

五 因為撒迦利亞主要的信息是說到選民未來的復興和繁榮,所以解經家多稱他為‘復興的先知。’因為在他所傳的預言中有很多的異象和表號,所以也有解經家稱撒迦利亞書為‘舊約的啟示錄。’

六 先知撒迦利亞的預言不只幫助和鼓勵了當時代的以色列百姓,並且也安慰了末後從列國歸回的遺民,給予莫大的盼望。

 

貳 先知哈該與先知撒迦利亞

哈該和撒迦利亞是同時代的人,同為被擄後歸國的先知。他們在同樣的情形下說同樣的預言,鼓勵所羅巴伯、約書亞、和沮喪的百姓繼續建殿的工作,同時又給他們關乎將來復興和榮耀的指望。可是撒迦利亞比哈該年輕,(亞二4,)說預言比哈該較遲兩個月,(一1,比較該一1,)較長兩年。(亞七1。)據猶太人的傳說,撒迦利亞死後,是葬在哈該墓旁。

 

參 時間和地點

一 撒迦利亞作工的時間是在大利烏王第二年,即主前五二○年,正與先知哈該作工的時間相同。

二 撒迦利亞作工的地點顯然是在猶大。(七34。)

 

肆 體裁

從撒迦利亞所傳的預言中,我們可以看出他認識聖靈非常深刻,他所受的靈感非常奇妙,所以本書中充滿了異象、表號和默示。他所寫的體裁一部分是詩,一部分是對話式的散文。他所寫的辭句雖然生動,可是很不容易懂,和哈該的著作不同。

 

伍 幾處可注意之點

一 本書在舊約時代中可算是一卷難讀的預言書,似乎比但以理書、以西結書等更不容易明白。讀經的人都承認,在書中所用的表號非常深奧,頗為費解。曾有一位最著名的猶太拉比所羅門便雅基這麼說,‘我們對於撒迦利亞書的預言是很朦朧的,因為它包括許多夢境一般的異象。我們要去找出它的真意,絕不會成功,除非公義的教師來到。’還有不少的猶太解經家也有同樣的承認。

可是在今天,我們謝謝神,那公義的教師已經來到,就是真理的聖靈,我們可以靠著祂以及寶座上賜下的亮光和恩典,明白那‘將來必成的事。’

二 撒迦利亞書最難明白的部分就是一至六章裡的那八個異象。這八個異象都是關於選民以色列的預言,初步應驗在撒迦利亞的時代,完全的應驗還待將來。

()芭樂樹中間的異象(一717)-那騎紅馬的人,(8,)就是‘與我說話的天使,’(9,)先知稱之為‘主,’祂也就是‘耶和華的使者。’(1112。)‘耶和華的使者’在舊約聖經中是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說的。祂在這裡專為指示先知撒迦利亞而來。那些騎紅馬、黃馬、白馬的人是天使,奉神差遣在遍地察看,特別是察看選民和壓迫他們的仇敵的情況。

在這異象中,耶和華的使者為選民呼籲,神的答覆是:仇敵雖然一時安逸,然而到了指定的日期,祂要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中火熱,而施憐憫。同時祂要向仇敵惱怒,因為他們越過神的心意,對選民‘加害過分,’神要追討他們的罪。這個異象的應驗是在當時,更是在將來。

()四角和四匠的異象(一1821)-四角是指那些欺壓以色列並分散他們至普天下的仇敵,可能就是但以理書的異象中所題的四大帝國。(即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

四個匠人是指神擊破以色列仇敵的工具,可能就是啟示錄六章裡的四匹馬。

()準繩的異象-神對付以色列的仇敵之後,就重新興旺聖地。準繩是為量地而用,指神杖量、揀選耶路撒冷,並且住在其中。

()約書亞的異象-大祭司約書亞是預表以色列將來在列邦中恢復祭司的事奉,作一個祭司的國。當神興起它之前,必須先藉著大衛的苖裔,除去它的污穢,然後它才能執行它事奉的職務。

()金燈檯與橄欖樹的異象-金燈檯是指以色列得潔淨後在列國中作發光的器皿。不是器皿自己能發光,乃是器皿中的油發光,這油就是‘耶和華的靈。’這異象所包含的預言是指當時的,更是指將來的。兩棵滿有油的橄欖樹,一面是指當時的約書亞和所羅巴伯,一面是指將來的兩個穿毛衣的見證人。(啟十一34。)約書亞和所羅巴伯倚靠耶和華的靈建築聖殿,恢復神的見證;兩個穿毛衣的見證人是在將來被靈充滿傳道作見證。

()飛卷的異象(亞五14)-這飛行的書卷是指神的律法和公義。以色列得潔淨後,一面作發光的器皿,一面作施行神的公義的器皿。‘偷竊’和‘起假誓’是兩種代表的罪,前者得罪人,後者得罪神。

()量器的異象(五511)-施行神公義的結果,罪惡就得受審判。在這第七個異象中,量器是商業的用具,婦人是指罪惡。(8。)婦人坐在量器中,一面是指這罪惡是商業性的罪惡,如貪婪、欺詐、愛瑪門等,一面是指罪惡已滿盈,(創六13,耶五一13,)神必須執行審判。‘圓鉛扔在量器的口上,’是指神不再任憑這種商業性的罪惡繼續下去。這異象中的審判可能是專對猶太人的,因為從被擄歸回後,他們固然把偶像除掉,可是從巴比倫學會了作買賣,(參讀啟十九,)從此貪得無厭。到了指定的時候,神要審判這種商業性的罪惡,它的結局就是像大巴比倫那樣‘傾倒。’(示拿地即巴比倫。)

()馬車的異象(亞六18)-這四輛馬車是指天的四風,也就是啟示錄七章一至三節的四風,專為審判列邦的罪惡的。

三 接在列國受審判之後,就是基督作王,由約書亞加冕的事來作預表。(六915。)祂在位上有兩重職分-祭司和君王-施行和平。冠冕放在殿裡作紀念,使以色列常抱著對彌賽亞的盼望。

四 ‘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四6。)這是萬軍之耶和華所說的話,我們能背、能講、能教訓,可是自己常忘掉。這句話對於那些承認自己軟弱無能而專一仰望

神的人是何等的安慰和鼓勵,對於那些自命為能的人又是何等的警告!勢力和才能是人的,靈是神的。一切屬靈的事,絕不是倚靠人的能和力成功的,也不是因著人的不能而不成功的。(參讀何十一7,林後十二9。)

五 ‘歷年以來,在五月間哭泣齋戒,現在還當這樣行麼?’(亞七3。)以色列人在被擄期中自己立了一些節日,例如:十月間的齋戒,為耶路撒冷第一次被困而志哀;四月間的齋戒,為耶路撒冷城被攻破而志哀;五月間的齋戒,為耶路撒冷城被焚毀而志哀;七月間的齋戒,為基大利被刺而志哀。(參讀王下二四∼二五。)這些節日是人的發明和遺傳,沒有神的話和律法的根據。起初實行的時候,可能還有相當的誠意,後來成了一套虛妄儀式。他們現在來問,究竟這些齋戒節日是否應當繼續。神藉著撒迦利亞給他們的信息,包括五方面:()他們所有的哭泣、齋戒、節日都成了一種宗教的儀式,神根本沒有指示他們這麼作。他們應當聽從神藉著已往的先知所傳的話。(亞七47,太十五8。)()被擄後七十年來,神不聽他們禱告的原因。(亞七814,賽一1417。)()可是到了一個指定的時候,神要祝福並紀念祂的選民。這指定的時候就是千年國度。(亞八18。)()勸告他們要聽從‘現在’的先知-哈該、撒迦利亞-的話,剛強起來,並要施行公義,那麼,那些哭泣、禁食、志哀的節日,就都要變為猶大家歡喜快樂的日子和節期。(八919。)()同時也使他們確知,耶路撒冷到了將來指定的時候,要成為地上尋求神、敬拜神的中心。(八2023。)

六 本書九至十四章的內容和以前大不相同。它並不是接在八章之後,卻似乎是在歸回重建聖殿之前。例如:()十章七節中題及以法蓮,似乎那時十支派尚未被擄;()十章中論到以色列的仇敵埃及和亞述,似乎都是選民被擄前的仇敵;()語氣和體裁也和以前八章的不同。所以有些人懷疑本書九至十四章並非撒迦利亞所寫,乃是後來有人添附上去的。

其實,這些理由還不足以作懷疑的根據。我們深信本書九至十四章仍是撒迦利亞的手筆,因為:()以法蓮這名字是可以指以色列的。(何六4。)()亞述是可以指撒迦利亞時候的瑪代波斯的,所以以斯拉曾稱大利烏王為‘亞述王。’(拉六22。)()埃及是被擄期中許多猶太人逃亡之地。(王下二五26。)()前八章是講異象和信息,後六章是講預言,所以語氣和體裁自不必一致。

七 本書九至十四章是先知傳預言的部分,可以分作兩小段:

論哈得拉地和大馬色的默示,(九∼十一,)和論以色列的默示;(十二∼十四;)

前者預言的中心是一位受膏的王被棄,後者預言的中心是一位被棄的王登寶座。

()九章是講猶大地,特別是耶路撒冷,在希臘大帝國統治下的情形。八節中的預言是應驗在亞歷山大攻破了猶大周圍的列邦-哈得拉、大馬色、哈馬、推羅、西頓、非利士等地-而獨保留耶路撒冷,沒有損及。這就是神所說的:‘我必在我家的四圍安營,使敵軍不得任意往來;暴虐的人也不再經過;因為我親眼看顧我的家。’(九8。)

王的京城得蒙保守了,接下去就宣告王要進自己的京城。(910。)(可是祂是一位被棄的王,因為祂的百姓喊了‘和散那’之後不久,又喊‘釘祂十字架!’一可十一910,路二三21。)

九章十一至十七節的預言應驗在猶大馬克比戰勝希臘大帝國的‘四個非常的角’中間長出的小角-凶王安提阿克以比凡尼斯。(見本書卷二第七六面。)這就是神所說的:‘錫安哪,我要激發你的眾子,攻擊希臘的眾子,使你如勇士的刀。’(九13。)

這一次的得勝豫示在末後的日子將有一次更大的得勝。那時耶和華神要堅固祂的百姓,與他們同在,並領他們歸回。(十。)

()十一章所說的,和九、十章並不連接,也不相同。它是講猶大在羅馬大帝國統治下的情形。那‘猶太人的王’就在那時被棄、被賣、被釘了。

十一章一至三節講羅馬侵略、殘殺的火延及猶大。

撒迦利亞在此預表那被棄的王-首次降臨的基督。祂來時對選民帶著兩重使命:‘榮美’與‘聯索。’‘榮美’按原意應作‘恩慈,’所以祂來是帶著恩典而來的。(約一17。)‘聯索’說明祂來有一個目的,就是聯合祂的百姓,猶大和以色列不再分裂。(結三七1522。)祂是那‘好牧人,’所以祂來了,‘三個牧人’-祭司、長老、文士(太十六21)的牧職就被推翻了。可是因為他們的‘憎嫌,’以致祂被賣了,賣價僅值三十塊錢,一個奴僕的價錢。(出二一32。)從此之後,‘恩慈’和‘聯索’不再在以色列家;那愚昧、無用的僕人一直轄制他們,直到今天。

()從本書十二章起,我們可以看見那被棄已久的王在榮耀中再臨,受祂百姓的愛戴,登寶座作王,直到永遠。事情的過程是這樣:

哈米吉多頓的戰事發生,列國聚集攻擊耶路撒冷。(十四12,十三79。)

正在危急中,基督降臨,腳踏橄欖山。山因地震,裂成南北兩半,受迫的選民從谷中逃跑。那時他們抬頭仰望,看見拯救他們的彌賽亞‘就是他們所紮的’拿撒勒人耶穌。他們向祂說,‘你兩手中間是什麼傷呢?’(十三6,直譯。)祂回答說,‘這是我在親友家中所受的傷。’(十四48,十二10,十三6。)

以色列全家悔改,為他們的罪-特別是棄絕彌賽亞的罪-哀哭。神為他們開一個恩典的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十二1014,十三16。)

基督為祂的百姓爭戰,得到完全的勝利。(十二19,十四381215。)

國度開始,基督作王。(十四9111621。)阿利路亞!

八 先知撒迦利亞在十一章裡預表被棄、被賣、被釘的主基督。那麼,撒迦利亞既沒有這樣類似的經過,如何作預表呢?其實他自己也的確是一個殉道者。主曾說,‘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太二三35。)這個撒迦利亞,我們相信就是本書的著者先知撒迦利亞。至於代下二十四章二十一節的那個撒迦利亞,他雖是在殿內被害的,但他是大祭司耶何耶大的兒子,並不是巴拉加的兒子。聖經總是以父親的名字加在兒子的名字之上,藉以區別同名者的纏誤,例如:‘以色列王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在撒瑪利亞登基,作王四十一年。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一切罪。’(王下十四2324。)可是有人要問說,本書的撒迦利亞是‘比利家的兒子,’並不是‘巴拉加的兒子。’其實‘比利家’和‘巴拉加’是同一個名字,意思是‘耶和華祝福。’就如代上六章三十九節‘亞薩,是比利家的兒子’和十五章十七節‘比利家的兒子亞薩,’那兩處的‘比利家’當然是一個人,然而六章三十九節的‘比利家’按原文就應譯作‘巴拉加。’

九 ‘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亞一3。)在受管教中的神的兒女,如果要神再一次轉向他,他就必須先轉向神。如果沒有帶著悔改的‘轉向我(神),’就沒有帶著憐憫和恩典的‘轉向你們。’

十 ‘這是奉耶和華差遣,在遍地走來走去的。’(一10。)撒但和他的使者在‘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伯一7,)專門找隙攻擊聖徒。可是神也有祂的使者‘在遍地走來走去,’專門關心聖徒的事,並且保護他們。

十一 ‘與巴比倫人同住的錫安民哪,應當逃脫。’(亞二7。)在一個指定的時候,神要祂自己的百姓從巴比倫(混亂之地)出來。祂的呼召是:‘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林後六1718。)

十二 當我們來到神面前,尋求祂、親近祂的時候,撒但就在我們旁邊攔阻我們,和我們作對。(亞三1。)但是當他站在神面前控告我們有罪的時候,又有一位中保,就是義者耶穌基督,(約壹二1,)站在我們一邊為我們說話。祂不能說我們無罪,祂只說神已經‘揀選(亞三2)了我們,‘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羅八3335。)

十三 彌賽亞不只是大衛的苗裔,也是那塊神親自立的石頭。(亞三9。)當神用十字架親自雕刻這石頭的時候,果真‘在一日之間,除掉這地的罪孽。’

十四 教會在地上也是一個‘純金的燈檯。’(四2,啟一20。)燈檯是純金的,正像教會是純潔的,也是帶著神的榮耀的。燈檯是發光的,正像教會在地上發出見證的光。(太五1416,腓二15。)燈檯自己不能發光,需要油果樹的供應,正像教會自己不能發光,時刻需要聖靈的供應。

十五 ‘主阿,這是什麼意思?’(亞六4。)先知正和我們一樣,他看見了一幕一幕的異象,並不懂得。但他是何等謙卑的、耐心的、敬畏的、肯受教的向天使求教;他不肯也不敢憑自己的聰明和思想來領會這些屬靈的事。

十六 ‘你們這七十年在五月七月禁食悲哀,豈是絲毫向我禁食麼?你們吃喝,不是為自己吃、為自己喝麼?’(七56。)一切的事奉、敬拜、工作、持守等等,必須看清楚究竟是‘向我’呢,還是‘為自己’?如果‘為自己’是過於‘向我,’所有的努力就全屬徒然!

十七 ‘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紮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十二10。)真的,‘憂傷痛悔’必須先有聖靈的工作,也必須先看見十字架上的主。有了聖靈的工作,才會‘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看見了十字架上的主,才會發覺自己是何等虧欠主。這樣所產生的悲哀,必如喪‘獨生子,’(約壹四9,)又如喪‘長子。’(羅八29。)

十八 那日,神‘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亞十三1。)這話對於當時的猶太人,可能還是饃糊的,可是對於今天的我們,那太清楚了;這泉源就在我們主的肋旁,那裡流出水和血,洗淨我們的罪汙。這泉源是‘開’的,不是‘閉’的,每一個人都可白白享用。最可惜,許多人的眼睛正像在曠野中的夏甲的眼睛一樣,(創二一19,)看不見這寶貴的泉源,以致錯過得救的機會。

十九 馬太二十七章九至十節:‘這就應了先知耶利米的話,說,“他們用那三十塊錢,就是被估定之人的價錢,是以色列人中所估定的,買了窯戶的一塊田;這是照著主所吩咐我的。”’這裡究竟是引耶利米的話呢,還是引撒迦利亞十一章十一至十三節的話呢?從耶利米的書中,我們找不到這樣的話;從本書中,我們能找出類似那樣的話。因此有一些人認為聖經並不可靠,並非絕對沒有錯誤的。

是否馬太記錯了?不是的!他所引的先知耶利米的話,並不一定是在耶利米書或耶利米哀歌中的話。耶利米書和耶利米哀歌只是記載耶利米一部分的話,並不是記載他所有的話。先知耶利米曾幾次寫他的預言;有一次他寫好了,被約雅敬燒毀,以後重寫,(耶三六2728,)雖然補充了其他的預言,可是也可能遺漏了以前的好些預言。

我們也相信撒迦利亞所說的‘三十塊錢’的工價也是根據于他的前輩先知耶利米所說的。

陶瑞(Torry)曾見證說,在猶太人中有一句話-‘耶利米的靈是在撒迦利亞身上,’可知撒迦利亞必定很欽佩耶利米,常讀也常引他的話。

而且,本書一章四節是根據於耶利米十八章十一節,本書二章四節是根據於耶利米三十一章二十七節,本書三章八節和六章十二節是根據於耶利米三十三章十五節和二十三章五節,本書七章十一節是根據于耶利米七章二十四節…。無論在思想或是辭句上,撒迦利亞有許多地方是和耶利米很相似的。撒迦利亞所寫的關於那丟給窯戶的三十塊錢,很可能是根據於耶利米的思想。(參讀耶利米十八、十九章,那裡講到窯戶的事。)

 

陸 信息

本書共有五次信息,建殿期間有三次信息,建殿以後有兩次信息。(詳見分析。)每一個信息都充分說明神對祂的子民是何等熱愛和關切,保證在一個指定的時候,祂要祝福並紀念。

 

柒 鑰字和鑰節

一 鑰字:‘火熱。’(一14,八2。)

二 鑰節: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為耶路撒冷、為錫安,心裡極其火熱。’(一14。)

()‘所以耶和華如此說,現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憐憫;我的殿必重建在其中,準繩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你要再宣告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的城邑,必再豐盛發達;耶和華必再安慰錫安,揀選耶路撒冷。’(1617。)

()‘萬軍之耶和華說,在顯出榮耀之後,差遣我去懲罰那擄掠你們的列國;摸你們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二8。)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為錫安心裡極其火熱;我為她火熱,向她的仇敵發烈怒。’(八2。)

()‘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祂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十四9。)

捌 分析

本書按照內容可以分作兩大段:

建殿期間的信息、建殿以後的信息。

 

1 建殿期間的信息(一至八章)

一 小引。(一1。)

二 第一次的信息-勸勉。(一26。)

三 第二次的信息-八個異象(一1∼六8):

()芭樂樹中間的異象。(一717。)

()四角和四匠的異象。(一1821。)

()準繩的異象。(二。)

()約書亞的異象。(三。)

()金燈檯與橄欖樹的異象。(四。)

()飛卷的異象。(五14。)

()量器的異象。(五511。)

()馬車的異象。(六18。)

四 約書亞加冕的預表。(六915。)

五 第三次的信息-解答守節的問題(七∼八):

()問題。(七13。)

()解答。(七4∼八23。)

 

2 建殿以後的信息(九至十四章)

一 第一次的信息-論哈得拉、大馬色的默示,其中主要的預言,就是受膏的王被棄。(九∼十一。)

二 第二次的信息-論以色列的默示,其中主要的預言,就是被棄的王登寶座。(十二∼十四。)

—— 倪柝聲《聖經提要》

 

回轉歸向主──撒迦利亞書

 

 

 

生平述要

歸回

他的故事

撒迦利亞的異象

內在的實際

耶和華話語的默示

(一)世界歷史

(二)彌賽亞來臨的日子

賜給教會的信息

 

讀經:

 

「大利烏王第二年八月,耶和華的話臨到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先知撒迦利亞說,耶和華曾向你們列祖大大發怒。所以你要對以色列人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不要效法你們列祖,從前的先知呼叫他們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回頭離開你們的惡道惡行;他們卻不聽,也不順從我;這是耶和華說的。你們的列祖在那裡呢?那些先知能永遠存活麼?只是我的言語和律例,就是所吩咐我僕人眾先知的,豈不臨到你們列祖麼?他們就回頭,說,萬軍之耶和華定意按我們的行動作為向我們怎樣行,他已照樣行了。」

(亞一:16

 

生平述要

 

有三位先知是在被擄歸回之後說預言的。他們說預言的時間,是以色列人從巴比倫被擄之地歸回以後,所以被稱作恢復的先知。我們已經提過哈該。他是一位老人。神使用他來激動那一班歸回的餘民,開始重建在耶路撒冷的殿。

 

現在我們要一同來看第二位先知,就是撒迦利亞。他是一個被神興起的年輕人,來加強哈該所預言的話語。哈該是一個老人,曾經見過所羅門王所建的殿;換言之,他知道聖殿的榮耀,難怪他一心掛念它的重建。

 

但撒迦利亞是年輕人,事實上他出生在巴比倫,在還是嬰孩時,就被帶回到耶路撒冷。他從來未見過舊的殿,然而神的靈卻賜給他如此的負擔,為著聖殿的重建以至於被神使用來說預言,並且幫助聖殿的重建。所以,神可以使用老年人,也可以使用年輕人。神能夠將他的負擔加在一班曾經見過從前榮耀的人身上;也可以將負擔加在一班從來沒有見過從前榮耀的人身上,但是他們卻看見他將要作什麼。他們有同樣的異象,共同的向神的百姓作見證。所以願主為自己興起年輕人和老年人,有同樣的負擔、有同樣的看見,都是神所賜的,好使神的家得以建立。

 

撒迦利亞的意思是耶和華紀念,或者耶和華所紀念的人。聖經告訴我們他是易多的孫子、比利家的兒子。在記載恢復歷史的以斯拉記和尼希米亞記中,撒迦利亞被稱作易多的兒子,而本書卻說,他是比利家的兒子、是易多的孫子。為什麼如此呢?我們知道,易多乃是隨著所羅巴伯和約書亞從巴比倫被擄之地回到耶路撒冷的一位祭司。他也是大祭司,且是一個族長。很明顯地,比利家隨著他的父親,背著一個還是嬰孩的兒子回去。很可能地,比利家很年輕就死了;因此之故,照著猶大人的習俗,孫子被稱作祖父的兒子並非不尋常的事。這就是為什麼在撒迦利亞書中說他是比利家的兒子、易多的孫子,但是在以斯拉和尼希米亞記中,他被稱作易多的兒子。

 

撒迦利亞在哈該說預言之後兩個月開始說預言。哈該只在很短的時期說預言,總共只有四個月;但是撒迦利亞持續說預言。在尼希米亞記十二章中,我們看見有一個祭司撒迦利亞,在接續大祭司約書亞作祭司的約雅金時代。如果是同一位撒迦利亞,那麼他說預言就有很長的時期。

 

另一件值得留意的有趣事情,哈該是一個老人,他的話語簡潔卻滿有能力。他是一個謹慎的人,但有內在的深度;撒迦利亞是一個年輕人,充滿了活力和想像力,他的話語相當多。這說出,不論我們是謹慎的,或有活力的,神能使用我們,若是我們將一切向神降服,並且讓他的十字架來對付。所以神可以用一個年輕人,也可以用一個老年人;神可以使用他賜給每一個人的恩賜或才幹,只要在那人身上有降服的生命和十字架的對付。

 

一些猶太人的遺傳說,撒迦利亞乃是一個大會堂的成員,這個會堂預備了第二個聖殿裡面一切事奉的禮儀。有一些人認為撒迦利亞是詩篇一百三十七和一百三十八篇的作者。詩篇一百三十七篇是我們所熟悉的,因為它說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把琴掛在那裡的柳樹上;我們怎能在外邦被擄之地唱錫安的歌呢。詩篇一百三十八篇乃是在神的殿中一首讚美、敬拜的詩歌。很可能,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認為撒迦利亞是這兩篇詩的作者的原因。此外,他們還認為有一些哈利路亞讚美的詩篇是撒迦利亞和哈該所作的,但是對此我們沒有確定的把握。

 

雖然這個年輕人是生在巴比倫,而他的歸回並不是由於自己的決定,是他的父親帶他回到耶路撒冷,然而他卻得著了神家的榮耀異象,和那威嚴莊重的計畫,以至於在那個時刻,他能夠被神使用。事實上,乃是由於哈該和撒迦利亞的預言,使得聖殿的重建成為可能。

 

歸回

 

在撒迦利亞這卷書中,開頭的六節實際上可以作為全卷書的序言;或者用另一個方式來說,這整卷書的主題或者關鍵可以在這六節中找到。若是我們將其濃縮,則可概括為「歸回」一詞。在哈該書中,我們看見所用的詞乃是省察、追想;神呼召他的百姓來省察、追想他們以往的行為,來省察、思想他們目前的光景,然後來思想將要發生的事。在這一卷撒迦利亞書中,那鑰字乃是「歸回」。主說:「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主說:他曾向他們的列祖大大發怒,因為他們不肯聽從先知,從他們的惡行惡道中回轉而離棄了神。因此之故,他就向他們大大發怒,而容許他們被擄到巴比倫去。神說,你們的列祖的那裡呢?在那時說預言的先知們在那裡呢?他們豈不都過去了嗎?卻是證明神的話語是真實的。神用這樣的話來鼓舞在耶路撒冷的餘民。事實上,他們剛剛開始起來重建神的殿。我們記得,他們從巴比倫回來時,首先築了壇,然後立了根基,想要建造神的家。然後因為周遭環境所帶來的逼迫和壓力,那工程就停上了將近有十五到十六年。在那十五、十六年中間,他們沒有建造神的家,反而每一個而在建造自己的房屋。他們花費了精力、財力和時間在自己的房屋上,他們建造了有天花板既美觀又宏偉的房屋供自己居住,而這整段時期,神的殿仍然荒涼。

 

所以在大利烏王第二年六月,就是他們歸回之後第十八年,他興起了哈該來激動餘民的心,他們再一次動手來建造神的殿。這一班人不僅從巴比倫歸回,他們也已經開始了重建神殿的工作,然而神對這一班百姓的話語乃是你們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我們可能會認為這樣的話不必要,若是向那些仍留在巴比倫被擄之地的猶太人說這些話,倒是合宜的;或向那些在建造自己的房屋,而不管神的殿沒有被假造的餘民說,也是合宜的。但是這些言語乃是向著那些歸回已經重新開始建造神殿的餘民說的。

 

你認不認為這些話語是不必要的呢?這些話語乃是在大利烏王第二年八月份臨到他們的。哈該是在六月份說預言,在七月份他們已經建造一個月,而在八月份,這樣的話語臨到餘民們,你不認為那是不必要的嗎?你不認為這有一點奇怪,神何以向這些百姓說這樣的話嗎?這些人的手已經在那裡建造神的殿了。不是的!因為神知道人的心,雖然他們已經繼續在建造神的殿,但在七月份,就開始有了疑惑,有一些要放棄的意念;因為他們看著手中所作的工,覺得是何等沒有意義。即使他們可以完成它,也不能與所羅門所建造那榮耀的聖殿相比,所以為什麼要麻煩呢?那時已經有如此負面的思想。所以哈該被主使用來鼓舞他們說,主與你們同在,不要懼怕,繼續工作!雖然它看起來並不偉大,卻是神那偉大計畫的一部分。

 

在八月份,他們仍然在建造,但很明顯地,他們的心已經軟弱,很明顯地,在他們的心中開始有了懷疑,很明顯地他們的心已遊移不定;因為哈該書讓我們看見,在九月份,當他再一次說預言,就道出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他們已經動手建造神的殿,但在建造的時候,他們期望一開工,天就開了,甘霖要降在他們地上,得著豐盛的收穫。換言之,他們一直在期望有祝福。你看!現在我們在遵行神的旨意,所以神會祝福我們;但是這祝福卻沒有臨到。外表來說,這些人是在建造神的家,但是在他們心裡,卻奇怪祝福在那裡呢?

 

他們是對建造神的家有興趣呢?或者對祝福有興趣?試想想,你在建造神的家而卻不蒙福,你會作嗎?你的心在那裡?在神的家上面或者在神的祝福上面?神認識他們的心,就差遣年輕的撒迦利亞向百姓挑戰——省察你們的心,回轉歸向我!就著外表說,你們在工作,但是你們的心卻不對。你們的心不純淨。你不是以父的事為念,你們仍然對神的祝福有興趣,卻不是神自己。「若你們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這就是在那個時刻,賜給這一班餘民的信息。

 

他的故事

 

撒迦利亞書有時候被稱作舊約的啟示錄。他是一個盼望的先知。這本書共有十四章,可以分成兩部分:第一章第七節到第八章的末了是第一部分;第九到十四章是第二部分。你可以很容易地看見這些分段,因為第一段注明了日期。換言之,所有的預言都有日期;但在第二部分,就不再有日期及附注了。在第一部分,先知的名字被提起;但在第二部分,他的名字就不被提起。在第一部分,所有的預言仍然有地區性及時間的背景,我們可以從其中看見歸回余民和重建聖殿的背景;雖然造些預言超過了當時的環境。但是在第二部分,則似乎從地區性的環境中提升出來而進入了將來,給我們看見關於神國度的歷史,和世界國度對比的全貌。

 

雖然在這裡有兩部分,然而二者卻非常緊密相連的。不僅在預言的主題上是有關連的,並且他們特別是在關乎一個人,一個人位,就是彌賽亞的預言上連在一起。不論在第一或第二部分,那位元彌賽亞總是在裡面。

 

什麼是歷史呢?歷史乃是他的故事,也就是彌賽亞的故事、基督的故事;那就是歷史。所以你不能去研讀歷史而忽略了歷史真正所記載的那一位元。

 

什麼是預言呢?預言的靈乃是耶穌的見證。雖然預言講到許多事物、許多事件,涵蓋了很寬廣的境界,然而預言的靈只有一個,就是耶穌的見證。

 

所以我們看見撒迦利亞預言了許多,他的預言比哈該的預言要更豐富、寬廣並且更開闊;然而在他的預言中有一個中心,那個中心將所有的預言連在一起。不是這裡一點、那裡一點,所有那些獨立的事件都因著那一位的歷史而被結合在一起。那一位就是彌賽亞,我們的主基督。

 

在撒迦利亞書中有許多關乎彌賽亞的記載,例如:在第三章八到九節提到苗裔和有七眼的石頭。當然,我們知道那苗裔不是別的,乃是那坐在寶座上的君王和祭司。他乃是坐在寶座上的君王、祭司或者是祭司、君王。在第九章中,他乃是在謙和中來到的那一位,他騎著驢駒子,要將和平帶到世界來。然後在十一章中,他是那位被棄絕的好牧人,他們給了他三十塊銀錢作為工價;三十塊銀錢乃是一個奴僕的價值。我們知道,這點在我們主耶穌身上是完全照著字面應驗;因為猶大把我們的主作為奴隸賣了三十塊銀子。在十二章中,他乃是他們所紮的那一位,但是他卻將救恩帶給他的百姓。在十三章中,我們看見刀劍興起攻擊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換言之,神在十字架上將他壓碎。在十四章中,我們看見他要再來,他的腳要踏在橄欖山上,而橄欖山將分裂為二。所以這整卷撒迦利亞書向我們指明彌賽亞的降臨,以及他是世界的盼望。

 

撒迦利亞的異象

 

撒迦利亞書的第一部分可以分成兩個段落。第一段落是從一章七節到六章。這些異象乃是在大利烏王第二年十一月廿四日賜下的。先知撒迦利亞有一個非常忙碌的夜晚,在那個夜裡,他得著一連串的異象,神的話語在異象中臨到他,總共有七次,(也有人說是八次)——我懷疑那一夜他睡了多少。第一個異像是一個人騎著紅馬站在窪地芭樂樹中間。那騎的紅馬上的不是別人,正是基督,乃神格中的第二位;正如我們在舊約聖經裡所看見的那位主的使者。在這異象裡,我們的主站在窪地芭樂樹中。芭樂樹長在窪地,所以它代表神百姓們的低下光景。他們不是黎巴嫩的香柏樹,反而成了窪地中的芭樂樹。雖然他們在一種非常低下的光景中,不論是肉身的或是屬靈的,但是主在那裡。神掌握著世界的情況。神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他將要為著他自己的目的而採取某種行動。這位騎紅馬站在窪地香石榴樹中間的,和其它三位騎馬的人在遍地走來走去,察看世上有什麼事發生。

 

不要認為神不知道這世上發生什麼事;他知道,他也關切。當神的百姓在艱難中而全地都安息平靜,主的使者向主呼喊,並對撒迦利亞說:「我為耶路撒冷、為錫安、為我的百姓心裡極其火熱。」我要就這一個光景作一件事。這一個異象為著按著來的異象立下了根基。神仍在掌權。事實上,當他說:「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神就已經轉向了他的百姓。若是神沒有轉向他的百姓,他們怎麼能回轉呢?甚至怎麼能從巴比倫被擄之地回來呢?乃是神攪動了古列王的心,並不是那些在被擄之地的百姓的心回轉歸向了神。不!乃是因為神愛他的百姓,因為神向著他的約信實。因此他攪動了古列王的心,允許他的百姓能夠回到耶路撒冷重建神的殿。神說:我要回到錫安,我要回到耶路撒冷。

 

另一個四角的異象緊接著出現。在聖經中,角代表著能力,所以這四角是代表世界的能力。它與尼布甲尼撒王所見的夢象相同,就是世界的四大帝國;而世界的帝國是與神的國度相敵對的。然而神興起了四個匠人,他們要打碎這四個角。神已經準備好藥打碎這世界的國度,好使他的國度能夠建立在地上。

 

第三個異象乃是一個人手拿準繩,要量度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將要成為一座沒有城牆的城。就著一面意義來說,你有了城牆就有一個限制範圍。耶路撒冷沒有城牆,就沒有限制與範圍,因為神說,我要作他們四圍的牆垣,並要作其中的榮耀。這裡神應許說,他要使耶路撒冷的榮耀得恢復;他要回到他百姓中間。

 

接下去在第三章中,我們看見祭司事奉的恢復,不僅神的家需要被恢復,並且祭司的職分也需要被恢復。在第四章中,我們看見君王、王權的恢復。在君王、王權的恢復中,神的見證得著了恢復,好像精金的燈檯所預表的。接下來,我們看見那飛行書卷的異象,就是那咒詛;換言之,乃是審判。神是公義的,審判必定要來,他首先臨到神的家,然後臨到全世界。

 

接下來是一個量器的異象,「伊法」是一種量器。我們看見一個婦人坐在那量器中,她被稱作罪惡,有一片圓鉛蓋在這量器的口上,而被帶到示拿地,就是巴比倫去。換言之,罪惡將要在地上,但是神在它上面加上了限制。

 

最後,接下來的異像是有四輛車從兩座銅山間出來。在聖經中「銅」總是講到審判,所以這四輛車乃是被差遣出來審判這世界。審判要臨到這世界,神的國度要建立在這地上,以上乃是第一部分中第一個段落的異象。

 

內在的實際

 

第一部分的第二個段落乃是第七、第八章。乃是在大利烏上第四年間臨到的。那時正當有一些餘民回來,住在環繞耶路撒冷周圍的村莊中。有一些從其餘的村莊,比如伯特利來的人,向祭司詢問一個問題。撒迦利亞是一個祭司;他不僅是一個先知,他也是一個祭司,像尼希米亞和以西結一樣,所以他們向他詢問說:「我們是否仍應在每一年的五月禁食呢?」這乃是在被擄時期人們的一種習慣,在一年中的不同四個月份裡禁食。他們在四月份禁食,因為那個月乃是耶路撒冷城被攻破的時刻;他們在五月禁食,因為在五月中聖殿被人焚燒;他們在七月份禁食,因為那是基大利就是巴比倫人所立的省長被謀殺的時刻,並且因此,百姓就逃到埃及去。他們也在十月份禁食,因為這個月乃是耶路撒冷被用犁翻土耕種。所以在這四個月當中,他們守住了禁食的習慣。

 

當他們回來之後,他們問,我們是否應該繼續禁食呢?在這裡主給他們的話乃是:當你們禁食的時候,真是向我禁食嗎?當你們吃,真是為我而吃嗎?或是你們都是為著自己?換言之,神說,若是你們不行公義,若是你們不向鄰舍施憐憫,禁食有什麼意義呢?神對這外在的事情並沒有興趣,神所注重的乃是內在的光景;神對我們真正的道德光景有興趣,而不是這外在的形式。所以神說,不!在這些年來,你們的禁食是為自己而不是為我。現在,因為我已將你們領回,這些日子應該稱為節期的日子。他們應當是歡樂的時刻,為著主所替我們成全的而歡樂。

 

所以弟兄姊妹們!讓我們要一直記住,神對外貌是沒有興趣的,他所注重的乃是內在的實際。這就是撒迦利亞書的第一部分。

 

耶和華話語的默示

 

第二部分都沒有注明日期。我們猜想是否這些預言乃是在他晚年的時候賜給撒迦利亞的。我們記得,在但以理書中,那最大的預言乃是在他末期的時候所說的。他對神的認識,以及與神之間的關係是那樣的深刻,以致神能賜給他關乎他的計畫一個更大的眼界和景象。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撒迦利亞身上,注明日期的乃是他早年的預言,但是第二部分沒有注明日期,很可能這些乃是他晚年的預言;而他那時候的眼界已經大大地開闊了。神賜給先知一個全景,就是從外表上來看以色列人的歷史與這世界國度之間的關係。但是從內在來說,實際上,那乃是神的國度臨到造個世界的一個歷史。這是第二部分的預言。

 

(一)世界歷史

 

第二部分被稱作末世,耶和華所論的末世。第一部分是話語,第二部分是所論的末世。而這個末世可以分成兩部分。從九章到十一章乃是關乎哈得拉地大馬色和其餘地方的末世。哈得拉是靠近大馬色的一個地方。這是一個關乎外邦世界與神百姓之間關係的一個預言。在第二部分,則是關乎以色列與神國度之間關係的一個預言。若是我們想要明白,特別是第二部分的第一段,我們需要知道一點世界歷史。第二部分實際上是從九章開始,描述這些國家:推羅、西頓、大馬色,都被毀滅而耶路撒冷得以保全。這乃是預言關於亞力山大大帝的事。當他橫掃那一塊土地時,毀滅了推羅和西頓。這正吻合了歷史上的記載;而耶路撒冷獨得保全。很有趣的,那時,在耶路撒冷的大祭司穿著白袍出去迎見亞力山大,使他深受感動,所以他就沒有毀滅耶路撒冷而繞過了它。所有這些奇妙的歷史我們都可以在歷史書中找到。若是我們讀約瑟夫,就是那猶大歷史學家的著作,他有非常詳盡的記載。

 

以後,我們看見馬克比時代的歷史。那是在希臘帝國的時期。把這些交織在一起,我們可以看見彌賽亞和他怎樣像一位謙和的君王來到,卻被他自己的百姓所棄絕。接下來,我們看見羅馬人來了,而他們就被滅亡了。這一切都記載在第二部分的第一個段落。我們需要讀這一段並且參照歷史才能明白;因為這一切都交織的一起。

 

(二)彌賽亞來臨的日子

 

最奇妙的部分乃是第二段的第二部分,它的中心乃是那個日子。有一日要臨到,那是什麼樣的日子呢?乃是彌賽亞的來臨。彌撒亞的兩千年以前來了,但是神的選民沒有認出他來,他們棄絕了他;因此之故,他們就被分散的全世界。但是彌賽亞還要再來;當他再來的時候,他們要看見那位他們所紮的,他們要悔改,以色列全家都要悔改。全世界的國家都要為著那最後的戰爭集中在那個地區。那就是哈米吉多頓大戰。當基督再來的時候,神的腳要踩在橄欖山上,橄欖山要分為兩半。科學家已經告訴我們,在那裡有一條斷層,若是有一個地震,橄欖山可以裂為兩半。基督要來;這將是最後的戰爭,而撒但將要被捆綁扔在無底坑裡。神要審判他的百姓,他要審判列國,他要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所以這預言乃是說到只有一位神,就是耶和華。這就是撒迦利亞書。

 

賜給教會的信息

 

什麼是給我們今日的信息呢?以色列乃是神所揀選屬地的百姓,實際上,乃是作為神屬天子民——教會在一個預表。所以不論在以色列人身上發生什麼事情,對我們都是一個可學習的功課。神借著撒迦利亞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功課呢?我們要再一次強調,撒迦利亞書中的信息不是為著那些留在巴比倫神的百姓。我們盼望他們可能在無意中聽見,卻不是向他們說的。我們看看今日的教會,就能明白甚至到了這個時刻,從屬靈而言,教會大體來說仍然在巴比倫被擄的光景中,被轄制在一個宗教系統裡面,她並不是自由的,乃是在混亂的光景中;因為巴比倫本身就是混亂。神的家並沒有被建立,她被毀滅了;神的見證不在其中。在那一段被擄時期,神不再被稱作天和地的神;因為在那個時候地上沒有神的見證。

 

就屬靈而言,令人傷痛的,教會大體上仍然是在荒涼的光景,仍然在混亂的光景,仍然在被擄的光景中。沒有家;神的百姓好像漂流的猶太人一樣,沒有家。當我在外旅行的時候,當聽見從許多信徒中發出的呼喊:「我們沒有家,我們的家在那裡?我們沒有屬靈的家,我們看不見耶穌的見證。」但是感謝神!歷經許多世紀,神一直呼召他的百姓從巴比倫出來。「從巴比倫出來,回到耶路撒冷,回到專一,回到單純、誠實和純淨裡,歸回來建造並活出耶穌的見證。」

 

今日有許多人仍然為著自己的利益、為自己的興趣而活;但是誰願意為神的興趣而活呢?許多人全心為著自己的事業;但是有誰願意為著神的事業呢?感謝神,一班餘民,比較上是少數的,借著神的靈站起來並且歸回了。在教會歷史中,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在整個教會歷史中,每一個世紀,每一個世代,總有少數人已經回到了基督的單純裡,並且要為基督的見證而站住,來建造神的家。他們雖是一班被藐視的人;但是感謝神,總有這樣的人。

 

但是我們看看那一班歸回餘民的光景,雖然已經歸回了,但是他們的光景是很可憐的。不僅城是被毀壞的,不僅他們被仇敵所壓制,甚至他們的心中也有軟弱,以致那工程就停止了好多年。他們再一次回到老舊的生活裡,雖然不在巴比倫建造自己的房屋,卻在耶路撒冷為自己建造。我們是否也作同樣的事呢?我們是否從巴比倫出來,歸回到耶路撒冷,現在是否是一班在耶路撒冷的人呢?我們是否那一班站在基督的單純和誠實裡的子民呢?我們是否那一班歸同回為神而活的子民呢?為他的見證而活,建造神的家呢?我們今大在作什麼呢?我們是否像那一班餘民歸回了,卻為自己在那地建造房屋而讓神的家仍然荒涼呢?

 

這裡豈不有給我們的信息嗎?我們有沒有忘記為什麼我們歸回呢?我們是否忘記了我們在這裡作什麼呢?什麼是我們的職業?我們在這裡是建造神的家呢,還是建造自己的房屋?雖然因著神的恩典,我們已經開始動手建造神的家,但是在我們心中仍然有許多的懷疑、懼怕和戰兢,我們的心仍然遊移不定,我們可能覺得奇怪,為什麼神的祝福還沒有來到?若我們是為著他,為什麼他不為著我們呢?為什麼祝福仍然沒有臨到呢?我們繼續下去值得嗎?若是根本沒有祝福那怎麼辦呢?這豈不是浪費嗎?我們豈不是隱藏著這些意念嗎?神知道我們的心,我們卻不知道自己的心;我們的心比萬物都詭詐,誰能測透呢?沒有人!我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神知道。因此之故,今天對我們有一句話,主說:「回轉、回轉歸向我。」

 

弟兄姊妹們!我們必須回轉;很可能我們已經離開了起初的愛。當我們回來的時候,都有一個起初的愛;現在我們的手仍然在動,但是心在那裡呢?主的話語說,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裡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很可能我們從單純中墜落了,而變成非常複雜,開始看環境,開始看周圍的弟兄姊妹,開始為著這個、為著那個抱怨,而不是將我們的眼目注視在主身上,而因此被建造在一起。我們在那裡?我們實在需要回轉,用我們全心回轉歸向主。若是我們回轉,他要回轉向我們。事實上,我們今日所在的地位,乃是因著他在憐憫中轉向我們,我們豈不也應當全心的轉向他呢?讓我們不見一人,只見耶穌!讓我們在弟兄姊妹們身上看見主耶穌!讓我們的心只被神佔有!讓我們用一個純潔的心來愛神,沒有隱藏的動機。我們不是因著他的祝福才愛他,我們愛他乃是因著他是誰。若我們轉向他,他必定轉向我們;他要用豐盛的祝福轉向我們。而所有的祝福都要用來帶進神的國度到這地上。什麼是最大的祝福呢?最大的祝福乃是我們要與他面對面,而不至於羞愧。所有這裡為著我們今日有一個信息,那句話就是回轉。

 

禱告:主啊!你這鑒察人心的,求你鑒察我們,向我們每一個人說話。若是我們有偏離,主啊!轉動我們,好使我們能夠轉向你,以至於你能在豐滿中轉向我們,好使你為著你兒子那榮耀的計畫得以成全。我們奉我們主耶穌,就是我們的王的名的禱告。阿們!──江守道《神說話了──舊約各卷精華》

 

撒迦利亞書──透視主二次降臨

 

撒迦利亞之名意:耶和華必記念

 大綱:按日期分成四段

   一,主前5208月,呼籲百姓離開惡道惡行轉向神 第一章116

   二,同年11月:九個異象             一章7節∼六章

   三,主前5189月,四篇守節的信息              七∼八章

   四,主前480年,建殿後二個默示主二次的降世        九∼十四章

第一個異象:[一章717] 奉神差遣的神的七靈遍地巡行,

    把神的子民屬靈光景報告神,求告神的憐憫通行下來。(啟五6

 

第二個異象:[一章1819] 神使用四列國打擊祂兒女的罪行,

    按歷史是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是尼布甲尼撒夢見的大像。撒但是神手中的篩子,為了潔淨祂的兒女。(路二十二31

 

第三個異象:[一章2021] 神又使用四匠人轄制列國的權柄,

    不讓加害過分,在命定的時候撤去他們的打擊。(耶五22

第四個異像:[二章]  以基督為準繩,測量人對神的態度。

    基督釘十字架拯救全人類脫離撒但的奴役,神的救恩將臨,如同耶路撒冷恢復建造。

第五個異象:[三章] 大祭司約書亞,預表耶穌基督第一次降世,

    眾人的罪孽歸在祂身上,在一日之內祂釘死在十字架上除去眾人的罪,得著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參希伯來書)

  祂是大衛的後裔,從馬利亞得著人的身體,道成肉身,使神與人和好,建造教會,掌王事奉神的人必須除罪,遵守神的命令,若不除罪有漏洞,給撒但攻擊控告的機會,當及時回轉歸向神,求神抵擋撒但。(彼前五9;啟十二11)

 

第六個異象:[四章] 純金燈台與橄欖樹,是教會見證基督。

    燈台發光靠橄欖油的燃燒。(出廿七20

    主耶穌客西馬尼的祈禱是教會見證的根基,若是教會不時時經歷向己死向神活的那句話:「照你的意思,不要照我的意思。」教會就不能見證基督,不能吸引萬人來歸向主。

  教會的見證,不是靠人的勢力與才能,乃是靠聖靈的生命。油越充滿發光越強烈,神的生命(金子)佔有信徒越多,流出的油也越多。

  二棵橄欖樹,指耶書亞與所羅巴伯,遙指大災難中二個見證人,也指合乎神心意的見證人,殉道者。

 

第七個異象:[五章14] 飛行的書卷指神的話,

    要審判起假誓與偷竊的人。起假誓是撒謊的人,撒謊是出於魔鬼。

    偷竊神榮耀的人是路西弗的靈,要樹立己的名聲,建造巴別塔,傳揚自己,神要拆毀這二種典型的罪。

第八個異象:[五章511] 神的圓鉛要限制罪人的範圍。

    罪從巴比倫(世界)來,這罪要歸給世界的王撒但。

第九個異象:[六章] 銅山出來的四車,是神審判的工具,

    遙指大災難中的四印:福音,戰爭,饑荒,死亡。

 

本卷書預表「基督」之處:

  1. 神的使者          [一章10](來三1

   2. 神的准繩,以基督為標準   [16](林後一20

   3. 大祭司,為全人類釘十字架  [三章]

   4. 神的受膏者,點燈的金子油  [四章]

   5. 主騎驢進城         [九章9](太二十一110

   6. 主的三十元賣價      [十一章1213]  (太二十六1416;二十七310

  7. 肋被扎流出血與水,眾人仰望所扎的人  [十二章10](約十九34;啟一7

   8. 血的泉源,活水的泉源      [十三章1](約四14;太二十六28

   9. 在本家受傷,猶太人釘主十字架  [十三6](約十九18

  10. 擊打牧人,羊分散,孤單的路   [十三7](太二十六31

  11. 主再來哈米吉多頓,腳踏橄欖山與聖徒同來 [十四章18]

  12. 以色列全家得救                          [十二章10](羅十一2

  13. 作全地的王,奪回撒但掠地    [九章10節,十四章1621] (啟十九16)

—— 張向晨《聖經六十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