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六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亞六1我又舉目觀看,見有四輛車從兩山中間出來;那山是銅山。

         車輛常有表像的涵義:耶和華的車輦像旋風(賽六十六15;耶四13)。車輛也與神的顯現有關,「神的車輦累萬盈千,主在其中,好像在西方聖山一樣。」(詩六十八17兩山是代表天的門,正如第五節說,是在普天下的主面前出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兩山」字之前有定冠詞,特指某兩座山。從地理境域看,這兩山必是讀者所住耶路撒冷附近的兩山,一是錫安山,另一是橄欖山,這是大部份學者的意見。

         「銅」在聖經象徵學中一貫代表「審判」之意(如銅制的洗濯盆、燔祭壇、曠野中的銅蛇),既然兩山是銅山,代表審判,故這從兩山中出來的四車輪就是為審判而來。而它們從兩山中的谷地出來,那正是約沙法谷(意「神的審判谷」)的所在(約沙法谷是舊約中多處預言最後審判邦國的所在地。參珥三2,四21216;亞十四4)。── 馬有藻《撒迦利亞書詮釋》

 

【亞15 神的馬車使者】他們被稱為四風(原文作「四靈」),與二章6節的「四方」相同。詩篇一○四4將風稱作耶和華的使者,這也是風在此節的功用。第一章的騎士好比波斯帝國的馬騎信差,不過馬車並無此用途,很少見使者用馬車,因為反而更慢,馬也更累,無此必要。在古代近東,神祇在馬車裡,表示載送神祇,並沒有使者的意味(見:王下二11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六2~3這裡四種顏色的馬仍與戰爭和平有關,黑色表徵死亡,斑點或作灰色可表徵饑荒與瘟疫。

         以車輛與戰爭相連,是舊約的思想。在第一異象中,有馬無車,因為坐騎者為巡行。在最後異象(此處6章)不是只為巡行了,有戰爭的狀態。尤其再看出處,由銅山出來,是耶和華公義的審判,在歷史中實行。──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4~5這些車輛是風,引用的是詩篇第一四八篇八節:「成就祂命的狂風」,風是神公義的能力。為施行全地的審判。「我要使四風從天的四方刮來……將他們分散四方。」(耶四九36)天的四風陡起,刮在大海之上。

         四風是從普天下的主面前出來的,全地都是屬主的,普天下一切也都在祂的管治之下。世界是整體的,神的能力要實行在地上也是整體的,祂的行動也是整體的,那些馬匹及車輛也以整體的行動,執行神囑咐的任務。──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6著黑馬的車往北方去,白馬跟隨在後;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

         「黑馬」象徵著死亡,這車往北方去,北方是以色列仇敵的地方:巴比倫亞述在歷史中常來侵略以色列(參閱耶一14,四6,六22;結一4)。

         「白馬跟隨在後」,似也向著北方。如果白馬象徵著勝利,神要為以色列取勝,以除去北方的威脅。所以在北方有安慰(8節),可能有這用意。

         「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南方大概是指埃及。斑馬如果是象徵雜色的,是時戰時和,常在不穩定的狀態之中,在以色列的歷史中,北方的威脅與南方的擾亂,常使以色列極為不安。埃及在猶大國敗亡前,曾常與巴比倫爭雄,受害的是以色列。──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6「北方」指亞述、巴比倫、波斯等地。這些外邦國是以色列的世仇,現今神吩咐其僕役向他們施行審判。

         「南方」則指埃及,這是以色列的另一世仇,在此時亦受神特派使者的審判。

── 馬有藻《撒迦利亞書詮釋》

 

【亞六7壯馬出來,要在地走來走去。天使說:“你們只管在遍地走來走去。”牠們就照樣行了。

         「壯馬」是指所有的馬,「壯」只是一個形容詞,描寫他們的強壯,賓士快速。所有的馬都在地。他們這樣做,是受命令而遵行的。

         當這些馬車在地走來走去,似乎有急切的心要立即執行任務,散佈審判。

──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8他又呼叫我說:“看哪!往北方去的,已在北方安慰我的心。”

         那往北方去的,就是黑馬的車,白馬跟隨在後,也同樣朝這方向去。審判要施行在北方。神的怒氣已經發作,當北方受了報應,怒氣就可以止息。

         「安慰我的心」,「心」原意為金或風,也可作怒氣。「安慰」可作寧靜,或靜上,怒氣靜止了,就不再發作。神的怒氣就此停止。──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0 “你要從被擄之人中取黑玳,多比雅,耶大雅的金銀。這三人是從巴比倫來到西番雅的兒子約西亞的家裡。當日你要進他的家,

         第九節是先知直接領受耶和華啟示的話語,他的任務主要是去收集金銀,為製作大祭司的冠冕。──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0「黑玳」、「多比雅」、「耶大雅」:他們大概負責從巴比倫帶來為建聖殿而籌得的金銀。

         「這三人是從 ...... 他的家」:原文為「這三人是從巴比倫來的,你即日去到西番雅的兒子約西亞的家」。

         「約西亞」:大概負責保管建殿的經費。──《串珠聖經注釋》

 

【亞六11取這金銀作冠冕,戴在約撒答的兒子大祭司約書亞的頭上。

         「冠冕」多數的形式,但是只強調具華貴的性質(Majestic plural)──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1「冠冕」:原為複數,可能指數層的,或數圈繞成的冠冕(參啟19:12)。──《串珠聖經注釋》

 

【亞六11「冠冕」(ataroth)是複數詞,但「戴」與「頭」卻是單數字,引致批評家增刪版本的字句,說此處應加「一冠冕為約書亞而作,另一給所羅巴伯」兩句,可是這複語詞亦可解作「偉大」、「尊重」(如「神」字)之意(如他爾根譯本),或可解作一個帶有雙重目的的冠冕(Composite Crown)(如啟十九12)。——馬有藻《撒迦利亞書詮釋》

 

【亞11 大祭司的冠冕】這裡的冠冕是圓形的,偶爾雖有皇親貴冑戴,但一般是賜給受表揚的人。可能以寶石製作,一如此處,也可能以鮮花或綠葉編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六12對他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看哪!那名稱為大衛苗裔的,他要在本處長起來,並要建造耶和華的殿。

         這苗裔是指彌賽亞,他必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義(耶廿三5也有類似的話)。所以這位成長起來,行公義在於他建造聖殿。──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2「苗裔」:指源出大衛後裔,將要來臨的彌賽亞君王。

         「在本處長起來」:指彌賽亞出於猶大地,初時無人知道,後來興起為人認識。

         「建造耶和華的殿」:所建的乃是屬靈的聖殿──包括外邦人在內的國度(參15)。——《串珠聖經注釋》

 

【亞六13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並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

         地上的王有尊榮(詩四十五4,廿一5)。他在位上不僅治理,他也在位上作敬拜的事,成為祭司。本來政治與宗教──君王與祭司是完全分開的。但是現在卻有理想的綜合,在君王與祭司的兩職之間。這樣他們不但合力建造聖殿,而且也同心建立兩職的協調與合作,二者可以互相協助,可說是被擄歸回後最大的成就!這是和諧的關係,使兩者都在神和平的計畫之內。──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4這冠冕要歸希連、多比雅、耶大雅和西番雅的兒子賢(賢就是約西亞),放在耶和華的殿裡為紀念。”

         冠冕的用詞原意是王冠,只為君王的,雖然這是華美的冠冕,卻不是給祭司來使用。祭司的冠冕是「祝聖」用的(或稱「就職」的冠冕)crown of consecration。這冠冕要歸希連,希連就是黑玳。──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六15遠方的人也要來建造耶和華的殿,你們就知道萬軍之耶和華差遣我到你們這裡來。你們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話,這事必然成就。

         「遠方的人」是指在遠方被擄之地的人們,他們現在還未回來,但以後仍會歸回的。

         他們這些遠方的人雖在被擄之地,仍蒙耶和華眷顧,在異邦甚為發達,經濟豐餘,他們有力量來為聖殿重建的事來奉獻,他們也實在樂意捐助,共襄盛舉。──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