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七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亞七1大利烏王第四年九月,就是基斯流月,初四日,耶和華的話臨到撒迦利亞。

         基期流月既是被擄之地猶太人應用的名稱,他們回到耶路撒冷,仍舊沿用。這是主前518年。如果月朔是初四,則這裡初四、實際是初七,即照計算為十二月七日。──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1大利烏王第四年」:即主前五一八年。

         「九月」:陽曆十一月。當時跟聖殿竣工只差二年(見拉6:15)。——《串珠聖經注釋》

 

【亞1 年代小注】與其相等的日期是主前五一八年十二月七日,相距第一章的最後一個日期幾乎有兩年。無論是猶太曆法,或是大利烏的事蹟,沒什麼與此日期相關的特別事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七2那時伯特利人已經打發沙利色和利堅米勒,並跟從他們的人,去懇求耶和華的恩。

         沙利色是人名,而伯特利是地名,因此中譯詞為「伯特利人」打發這兩個使者。第二個人名利堅米勒,這也是全名,雖然「米勒」原是「王」,但不作「利堅王」,而是利堅米勒。

         「求恩」大都以遵行敬拜禮儀為求恩的形式與實際,瑪拉基書就強調這事(瑪一9)。懇求神的恩,也是同樣的涵義(代下卅三12;耶廿六19;但九13)。──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2「伯特利人」:昔為北國以色列拜牛犢的中心(王上12:28-29)。當所羅巴伯自巴比倫歸回猶太地時,不少原居伯特利的百姓亦返回重建故鄉(拉2:28; 7:32; 11:31)。

         「沙利色」:為亞述名字,大概此人生於巴比倫。

         「利堅米勒」:可能是王室的官銜,或譯作「王的貴族首長」。

         「跟從他們的人」:應譯作「跟從他的人」,大概是利堅米勒的屬下。——《串珠聖經注釋》

 

【亞2 伯特利的人】伯特利在耶路撒冷北方十二哩外,位於波斯葉胡德省(猶大)的邊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七3「並問萬軍之耶和華殿中的祭司和先知說:『我歷年以來,在五月間哭泣齋戒,現在還當這樣行嗎?』」

         五月是耶路撒冷及聖殿被毀的月份。列王記下第廿五章九節注明為五月初七日,耶利米書(五十二12)的日期為五月初十日。所以在以色列人的觀念中,五月為國難的月份,應以哭泣悔罪與齋戒的禮儀。──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3 五月禁食】尼布甲尼撒王於五月摧毀聖殿(見:王下二十五8),因此定在這時候禁食理所當然。可是現在聖殿已重建,一定會有人思忖是否還需要禁食。撒迦利亞則質問,禁食是為了祈求重建聖殿,還是為了導致國破家亡的罪而悔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七5「你要宣告國內的眾民和祭司,說:『你們這七十年,在五月、七月禁食悲哀,豈是絲毫向我禁食嗎?』」

         「國內的眾民」原意為這地的眾民,當然是指以色列人,因為他們是有耶和華的地土為他們的產業。──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5 七月禁食】七月發生需要禁食的事件,我們惟一所知的是基大利被暗殺(耶四十一章)。耶路撒冷被毀後,尼布甲尼撒任命他為省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5 禁食的目的】在近東世界,除了聖經,很少提及禁食。通常是在哀傷的時候所發的行為。在舊約聖經,宗教性的禁食通常與請求神相關。重點在於請求的事情是如此重要,因此關注自己的靈性狀況,而身體的需求則退居幕後。如此,禁食是在神面前潔淨、謙卑的過程(詩六十九10,一○二4)。禁食不是最終目標,而是為著重要的事情操練紀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七7「“當耶路撒冷和四圍的城邑有居民,正興盛,南地高原有人居住的時候,耶和華藉從前的先知所宣告的話,你們不當聽嗎?”

         在被擄之前的先知所有的環境,那時如果人們肯聽受,也不會發生以後的災殃。看那荒廢之地,南地是從迦薩之南,從別是巴到死海,成為三角地帶,以加低斯巴尼亞在南端。它的荒廢不只因自然的環境,也因戰爭所破壞。至於高原,在山上有橄欖樹與桑樹,在山谷有榖類,都是神所賜的豐富,卻因戰爭而遭破壞,沒有甚麼出產了。這些地方極需要重建與復興。──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9「萬軍之耶和華曾對你們的列祖如此說:『要按至理判斷,各人以慈愛憐憫弟兄。』」

         「要按至理判斷」,這是司法的公正。公義與公正,是聖約必具備履行的條件(何二19)。真正的公義必須恩慈慷慨(結十八6),謙卑(詩廿五90)。

         「慈愛憐憫」,又是聖約履行的條件,也是忠貞信實的涵義,可指夫婦、友朋的關係(創二十13;撒上二十15;撒下十六17)。何西阿書第四章一至三節,先知責備以色列人無誠實、無良善,不認識神。他勸導他們謹守仁愛、公平(十二6),前者為信實與憐憫,後者為公義。撒迦利亞從先前的先知汲取屬靈的真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10不可欺壓寡婦、孤兒、寄居的和貧窮人。誰都不可心裡謀害弟兄。

         寡婦與孤兒本是無告者,在經濟上貧困,在社會中低微,容易遭人唾棄與欺淩(彌二9)。寄居的是外地人,不僅受歧視,而且在經濟上無保障,職業上又不能享受平等的權利。貧窮人受別人輕視,尤其受富豪者欺壓。神的百姓若真要行公義,不僅不可有任何不義或不公正的事,而且應有友好樂助、慷慨助人的精神,給予他們切實的幫助。──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11~12他們扭轉肩頭,這是悖逆的舉動,好似牲畜不肯就範,不願背上重軛(參閱出卅二9;申九61327;王下十七14;耶七26)。他們又塞耳不聽,表明故意不願聽,充耳不聽。「塞耳」原意為「重聽」聽不進去,聽不下去,故意不聽,當作耳邊風。故此萬軍之耶和華大發烈怒。──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13萬軍之耶和華說:我曾呼喚他們,他們不聽;將來他們呼求我,我也不聽!

         神呼喚,他們不聽,這是以色列的叛逆。他們呼求,神不聽,這是以色列的刑罰。──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七14我必以旋風吹散他們到素不認識的萬國中。這樣,他們的地就荒涼,甚至無人來往經過,因為他們使美好之地荒涼了。”

         旋風表達神忿怒的行動。耶和華曾藉異族的侵略,他們來如旋風,將以色列人分散(哈三14)。到素不認識的地方,失去保障,沒有社會地位。現在以色列人好似種子一般在地上,被風吹起,散落在各地,到素不認識的萬國之中。這裡是指萬國,別處也指偶像:素不認識的別神(耶七9;申十三2)。──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