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九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亞九1耶和華的默示,應驗在哈得拉地大馬色(世人和以色列各支派的眼目,都仰望耶和華)。

         「默示」原意為負擔。「負擔」大致為主人對僕婢或下屬交付的差使責任,要他們來承當。承受者完全是被動的,應命而遵行,不容推辭與卸脫,也無選擇的餘地(參閱耶二十9;路十二4950)。

         「默示」含有緊急的意味、嚴正的立場,重要的檔,先知必須傳遞,應當澈底執行這傳遞的任務。──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默示」(massa)原意「舉起」,卻有多方面的涵義(1)恐嚇性的聖言(oracle)或預言(Prophecy)(參耶廿三33-40)(如Lowe);(2)恐嚇性的宣告(utterance)(如Hengstenberg);(3)一個使人心情極其沉重的預告。——馬有藻《撒迦利亞書詮釋》

 

【亞1 哈得拉與大馬色】哈得拉不見於其他聖經記載,但是在主前第八世紀中葉新亞述帝國的文獻,經常以哈塔瑞卡(Hatarikka)出現。哈得拉位於阿勒坡與哈馬之間的奧朗底河上游。這是波斯稱為「阿巴爾拿哈拉」(橫跨河水之地)的轄區最北端。大馬色掌控了奧朗底河與敘利亞沙漠之間的東北部轄區。當時,大馬色與哈得拉皆為波斯國的省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1~2哈得拉、大馬色、哈馬位於何處?有何事蹟?】

答:哈得拉--意即包圍,為古時一城名,與大馬色、哈馬並提,在亞述的碑文中同有記載。這地系屬來蘭所管轄,與大馬色相去不連。亞蘭亦有被稱為哈得拉地,其原因不太清楚。這哈得拉一名,有人認為是亞蘭某王;有人說是指亞蘭之神;又有人認為是亞蘭之城或地區。雖然確實的位址未高詳,但作者認為最後一點的見解,是極為可能的。大馬色--意即審判者,位於黑門山西肥沃的高原上,高出海面二百三十丈,為古代敘利亞的一座名城,離耶路撒冷四百里,建立在平原的中間,四圍以外各三十裡,有亞罷拿、法珥法兩河的水由平原經過,為古代的一個大商埠(結二七18)。亞伯拉罕的僕人以利以謝,是這大城的人(創十四15,十五2)。這城原是亞蘭的京都,被大衛王攻克以後,便在這城設立防營,亞蘭人給他進貢(撒下八56,代上十八57)。到了所羅門年間,瑣巴人利遜興起,在大馬色立國,作亞蘭人的王,常與以色列人為敵(王上十一2325)。新約時代,大馬色為阿拉伯人亞哩達王所管轄,亞哩達亦隸屬於羅馬(林後十一32)。保羅曾在大馬色的路上,蒙主的光照,大受感化(徒九全)。大馬色自古到今仍是一個通商大埠,現常稱為大馬士革Damascus者,即敘利亞之首都也。哈馬--意即要塞,系屬亞蘭地方的一區域,位於利巴嫩山的北境,又名哈末(意溫泉,創十18,書十九35)。按神所定古時以色列人要得的產業,此地是屬於北疆之內,所以摩西打發十二個人窺探迦南地時,一直上去直到哈馬(民十三21,摩六14)。關於哈馬的事蹟,聖經記載甚多(撒下八9,代下八4,王下十四28,賽十9,耶卅九5,四九23,五二9)。――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亞九2和靠近的哈馬,並推羅、西頓,因為這二城的人,大有智慧。

         哈馬可謂應許地的邊界(民十三21;書十三5;士三3),在阿摩司的時代算是一個大城(摩六2),在阿立坡(Aleppo)與大馬色之間的重要通道。

         推羅與西頓,是腓尼基的城,這二城的人大有智慧。二城是多數,但是智慧只指單數。推羅西頓為兩個城,但動詞是單數,可能將這二城視為一體,一個完整的單位,因為二者常相提並論。──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2 主前第五世紀初的哈馬】哈馬可以是地區或是城的名字,位於奧朗底河沿岸,大馬色以北一百三十哩外。哈馬在當時若是如某些學者主張是一省分,其疆域可能包括奧朗底河與地中海之間的地區。哈馬完全沒有主前第六與第五世紀的考古學資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2 主前第五世紀初的推羅與西頓】這兩座城代表利坦尼河與地中海之間的腓尼基各省。推羅與西頓是港口城市,對波斯的西方軍事活動非常重要,可是有關該時期這兩座城市的資料相當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3推羅為自己修築保障,積蓄銀子如塵沙,堆起精金如街上的泥土。

         推羅雖以智慧著稱,但是過分驕妄,為先知們所指責。他們的財富的確驚人,數量很大,好似塵土一般。塵沙是在天氣乾燥的時候,而泥土卻在潮濕的時候,所以無論晴雨,沙塵與泥土必比比皆是。他們財富也那麼多,幾乎是遍地黃金。「推羅」原意為磐石,他們的防守之事尤其完備,地勢又居高臨下,可說固若金湯,但是他們在神的審判之下,必都歸毀滅。──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4主必趕出他,打敗他海上的權力;他必被人燒滅。

         公義的主必施行審判。「權力」可能指財富,神將他們的財富全都扔在海中。「權力」也可指軍隊,使他們全軍覆沒,好像埃及的軍隊被覆沒在紅海之中。這樣他們海上的權力全都消滅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5亞實基倫看見必懼怕,迦薩看見甚痛苦,以革倫因失了盼望蒙羞。迦薩必不再有君王,亞實基倫也不再有居民。

         非利士人聽見推羅的毀滅就大受驚惶,尤其是以革倫,是在這四大城市最先受禍的,她雖在極北端的地區,竟首當其衝,令人難解。──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56 主前第五世紀初的非利士城鎮】古時的非利士地區,如今稱為亞實突省。迦薩是波斯攻打埃及的基地,亞實基倫則是繁榮的港口城市。從亞實突的考古發現來看,該城在波斯時代相當發達,但是歷史資料則付之闕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6私生子必住在亞實突;我必除滅非利士人的驕傲。

         「私生子」照猶太拉比的解釋,是指亂倫所生的,正如亞捫人與摩押人。「非利士人的驕傲」是指他們的狂妄,尤其是他們妄自尊大,而且過分著重他們外面的榮華,以賽亞嚴責迦勒底人的狂妄(十三11),以西結斥責埃及的驕傲(卅二12),何西阿責備以色列的驕傲(五5)。驕傲無疑是罪惡(賽十六6;番二10;結七20)。非利士人的驕傲是指他們誇耀國家及政治之獨立主權,但他們很快就會消失。──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7我必除去他口中帶血之肉和牙齒內可憎之物。他必作為餘剩的人,歸與我們的神;必在猶大像族長,以革倫人必如耶布斯人。

         非利士人是敬奉異教的神,他們吃祭偶像之物,是帶血的肉,和可憎之物(參閱賽六十五4及六十六317)。這樣他們怎可與猶大人來往,因為這是神的子民完全禁忌的,所以神為他們除去,使他們也蒙潔淨。

         「族長」應譯為一族,一族以千人為單位,當然餘民不止千人,且有族長管理,他們仍有自主的權利。以革倫人必如耶布斯人。耶布斯人原為耶路撒冷的居民,當大衛攻取那城,並不殺滅他們,卻使他們與猶大人同化,歸屬他們(撒下五6-9;代上十一4-9)。──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7 血與禁忌的食物】此處說的是非利士人按照猶太律法改變他們的飲食。以色列人不能吃沒有放血的肉(見:利十七1112的注釋),而且有哪些肉可以吃,或不可以吃的規定(見:利十一章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7 以革倫像耶布斯人】約書亞征服迦南地時,耶布斯人是耶路撒冷的本地人。他們掌控耶路撒冷,歷經數世紀的士師時代,直到被大衛征服。沒有什麼經文提及他們到底是融入以色列人,還是被消滅(見:撒下二十四18注釋)。學者認為離耶路撒冷西南方二十哩、離地中海十五哩的梭烈山谷(Sorek Valley),其中的「米克納遺址」就是以革倫,該處有四十公畝的下城、十公畝的上層遺址,還有兩公畝半的「衛城」。以革倫盛產橄欖油,有上百處榨油廠。一九九六年發現一塊碑文,年代為主前七世紀,允為首宗西部閃族的非利士方言使用腓尼基文字的例子。尼布甲尼撒於主前六○三年毀滅以革倫,之後即鮮有人在該處居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8我必在我家的四圍安營,使敵軍不得任意往來,暴虐的人也不再經過,因為我親眼看顧我的家。

         「我家」必指聖殿,但可能有更大的範圍,包括整個的地土(正如耶十二7起及何八1,九15。)從此異族的軍隊不可再踐踏猶大的地土,因為耶和華自己守著(參閱亞二5),強權也無法來侵佔,因為有祂的眼目來看顧(本章1節也有這涵義)。

         「安營」是軍事名詞,軍隊停頓在那地方駐防。四圍安營是以色列人在曠野的經營(民二34;出十八5;撒上廿六5;詩卅四78)。這樣就阻止了敵人來侵。──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9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裡!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的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

         王騎著驢駒,可謂十分謙卑的姿態,通常是騎馬,表明英勇的戰士。

         「施行拯救」是指耶和華的作為,或是耶和華藉他所作成的工。他是謙和的,毫無驕傲與狂妄。這是彌賽亞所特有的態度,柔和謙卑,好像摩西的溫和(民十二3),也像僕人受苦時那種的忍耐(賽五十三4)。──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9「你的王」:指百姓所盼望的彌賽亞。

         「施行拯救」:原作「被拯救」,即得勝之意(參詩33:16)。

         「驢的駒子」:即少壯的驢。

         主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一事,正應驗了這裡的預言。(見太21:5; 12:15——《串珠聖經注釋》

 

【亞9 國王騎驢】在古代近東國王騎騾子很尋常(見:王上一33),然而這裡指的是普通的驢。亞喀得文雖然有國王駕驢的例證,但絕不是皇室的座騎。新國際本將這裡的動物譯作「驢駒」,與士師記十4士師的兒子騎的動物一樣。以驢為座騎,代表謙卑,而非尊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10我必除滅以法蓮的戰車和耶路撒冷的戰馬,爭戰的弓也必除滅;他必向列國講和平,他的權柄必從這海管到那海,從大河管到地極。

         本節有三大要項:

         一、王必除滅一切有關戰爭的工具利器,因為這是末事的現象,戰爭必定止息。

         二、王必向列國講和平。和平是因他公義而建立的。

         三、他統治普世的權力,因為耶和華所設立的王是普世的。

         「大河」是幼發拉底河,聖經譯詞為伯拉大河。──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10 戰弓】主前第七世紀(以撒哈頓)的亞述作品中,神祇折斷敵人的弓,是形容征服。在這節經文,同樣的行動卻表示防止未來有戰事。聖經其他經文以將刀劍打成犁頭,表達同樣的觀念(見:賽二4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10 這海到那海】此處沒有說出名字,例如地中海與死海,因此具有更廣泛的含義,意指包含一切土地的宇宙之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10 河流到地極】「河流」一字加定冠詞,通常是指幼發拉底河。此處沒有定冠詞,因此泛指河流。在亞喀得文學,宇宙大河稱作阿普蘇apsu),與地極正好成對比。「地極」用來指人所知道最遙遠的地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11錫安哪!我因與你立約的血,將你中間被擄而囚的人,從無水的坑中釋放出來。

         聖約是用血訂立的,所以聖約的血就更有意義,是以獻祭的血使聖約有效,如亞伯拉罕的約(創十五9-11),摩西的約(出廿四5-8),在會幕中每日獻祭,表明繼續的更新,作為續約之用(出廿九38-46)。

         「從無水的坑中釋放出來」是指以色列人被擄的狀況,神拯救他們免致死亡。──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12你們被囚而有指望的人,都要轉回保障,我今日說明,我必加倍賜福給你們。

         以色列人雖被擄,成為被囚的,必仍有指望。他們必從禍坑裡從淤泥中被拉上來(詩四十23)。他們有指望,因為耶和華沒有把他們丟棄,仍舊救贖他們,使他們回到保障,得以安全。

         「加倍」原指頭生的特權(申廿一17),是指悲痛之後補償的喜樂(賽六十一7)。「加倍」未必指數量,而是指性質,表明十分多,無法勝數,多而又多。──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13我拿猶大作上弦的弓,我拿以法蓮為張弓的箭。錫安哪!我要激發你的眾子,攻擊希臘的眾子,使你如勇士的刀。

         「眾子」指居民,錫安的居民要去攻擊希臘的居民,希臘原文作「雅完」,原屬雅弗,是雅弗的兒子(創十2)。耶和華激發他們,即喚醒他們,以能力充實他們,使他們有力來攻擊希臘人,在主前175163年瑪可比戰爭,確有耶和華的大能,使他們抵擋希臘的侵略。──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13 主前第五世紀初的希臘】這裡所用的希伯來字「雅完」,可能就是希臘文的「愛奧尼亞」,亦即土耳其西海岸與愛琴海諸島的希臘地區。愛奧尼亞希臘人在主前第一千年紀以先就在此定居,主前第八世紀則有他們與亞述人來往的證據。到了撒迦利亞的時代,希臘已經與波斯交戰(見:斯二1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14耶和華必顯現在他們以上,祂的箭必射出像閃電。主耶和華必吹角,乘南方的旋風而行。

         耶和華顯現,是表露祂的忿怒,祂斷不以有罪為無罪,祂的審判必然急速而行,好似閃電與旋風,所以無人可以逃避。這是祂公義的作為,在歷史中施行,卻以自然的景象來說明,更加生動活潑,事實上祂是自然與歷史的主宰,這二者都啟示祂的公義。──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14 神聖戰士】神祇以天兵的形像,制服敵軍的神祇。亞述的戰爭之王是匿甲,伊施他爾是女戰神。迦南的巴力與巴比倫的瑪爾杜克也是神聖戰士。在這種世界觀中,人類的戰爭只不過代表了眾神之間的爭戰。不管人類或強或弱,只要神明法力強大,就會勝利。當神明出現,特別是在戰場,常有雷電交加伴之。從蘇美人的《因南娜的頌詞》、赫人有關風暴神的傳說,到亞喀得與烏加列的神話,神明總是向敵人發出雷霆萬鈞的審判。巴力則手執霹靂。赫人與亞述國王形容自己是神的工具,也使用雷電措詞,對著觸犯條約或阻礙帝國擴展的物件發出雷電的攻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15萬軍之耶和華必保護他們,他們必吞滅仇敵,踐踏彈石。他們必喝血吶喊,猶如飲酒;他們必像盛滿血的碗,又像壇的四角滿了血。

         「彈石」:指用投石器射出的石塊(參撒上17:49)。

         「踐踏彈石」:可能指敵人所發的彈石射不中他們,亦可譯作「靠彈石征服」。

「他們必喝 ...... 滿了血」:原文為「必吃喝鬧嚷嚷,如同喝酒;盛滿滿如同祭碗,如同祭壇角濕透著血。」這可能是描寫選民凱旋後的慶功宴,亦可能是借用野獸撕吞擄物,啜飲其血,以及祭壇四角澆滿祭牲鮮血的境況,象徵百姓徹底挫敗敵人。——《串珠聖經注釋》

 

【亞15 灑祭壇四角的碗】祭壇的四個角灑上祭牲的血,因此碗裡裝的是血。用碗作比照,表示流血眾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九16當那日,耶和華他們的神必看祂的民,如群羊拯救他們,因為他們必像冠冕上的寶石,高舉在祂的地以上。

         當那日,是末事的情況,耶和華神必看祂的民如群羊。

         他們在神眼中那麼珍貴,好似冠冕上的寶石,在神的地土上發出光輝。

         冠冕(nezer)的字根(nazar)是「分別」、「成聖」,不僅君王有冠冕,而且大祭司也有冠冕(出廿九6,卅九30;利八9)。當以色列恢復祭司的職分,甚至有華冠戴上(亞三1-10)。以色列再恢復他們的榮華。──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九17祂的恩慈何等大!祂的榮美何其盛!五穀健壯少男,新酒培養處女。

         「建壯培養」原意為「結果」,他們不但使種族延續,而且很精壯優秀。可見這裡有物質與屬靈的福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