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十一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亞十一1利巴嫩哪!開開你的門,任火燒滅你的香柏樹。

         先知在呼喊利巴嫩高山,那常象徵著榮美與堅固。利巴嫩在巴勒士坦北端之邊界,有一萬四千呎之高度,終年積雪,被稱為皓白者,如白頭老翁。

         開門迎入,是表示不再防範與保護,不再抵抗與拒絕。利巴嫩已經失去天然屏障的地理優勢,以致任憑侵略者毀滅的力量。火一侵入,必將香柏樹燒毀。

         香柏樹是堅強與貴重的樹木。在以西結為王宮之象徵。這是萬樹之王,十分驕傲地屹立著(結十七3412;賽二13)。當斧子砍伐時,竟會完全砍下,因為香袙樹有時也象徵異邦的權勢,或指不倚靠真神的以色列(結31章,賽10章)。──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利巴嫩」:位於以色列與腓尼基之間,這裡的香柏樹為巴勒斯坦地最高的樹木,大概象徵首領。

         「火」:象徵審判的來到。——《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一13 森林與草原的毀滅】在資源稀少的地區,森林與草原非常重要。如果綠地被毀,大片原來可以出產豐碩的土地就會變得荒廢無用。現今以色列政府在一些荒地植樹,重新恢復土地的用處。古時敵軍入侵,會刻意摧毀農田、草地、森林,使一個國家長期積弱不振(見:王下三25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一2松樹啊!應當哀號,因為香柏樹傾倒,佳美的樹毀壞。巴珊的橡樹啊!應當哀號,因為茂盛的樹林已經倒了。」「佳美」一詞原指「寬廣」、「偉大」、「有能」(參閱賽卅三21;詩九十三4,一三六18;結卅二18)。巴珊是在約但河東之北部邊界,是在利巴嫩山地下之盆地,往南可到基列(申三10;書十二4)。

茂盛的樹木原指樹葉之多,密密樹叢,好似不能穿越。這可能是指他們防禦之周密,使敵人無法攻入。這樣的樹可作高牆(申廿八52;賽二15),可作堅城(民十三28;申三5;書十四12)。但是仍舊站立不住,已經倒了。

──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3「聽啊!有牧人哀號的聲音,因他們榮華的草場毀壞了。有少壯獅子咆哮的聲音,因約但河旁的叢林荒廢了。」

         牧人是外邦的君王,他們的榮華必被毀壞,因為主耶和華使他們的草場變為荒場(35節)。草場是指他們的國家。那草場原是榮華的,因為草原豐盛,但是歷經烈日如火的炙曬,以致曬得枯乾,被火燒過一般(1節),全部毀壞了。獅子指暴虐的外邦君王,為耶利米(五十44)與以西結(十九1-9)所強調。──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4耶和華我的神如此說:“你撒迦利亞要牧養這將宰的群羊。

         這是預言的信息,以表徵的語言或動作,說明先知的職任,也必須牧養那些羊群,而羊群的結局,將被宰殺,是在不久的將來。牧養原意應為照顧、飼養、引領、看管(詩23篇)。「將宰的群羊」也在詩篇第四十四篇廿二節有類似的用詞。耶利米書第十二章三節,將宰的羊,叫他們等候殺戳的日子。耶和華的審判必在以色列人身上。──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4 準備宰殺的羊群】聖殿存有大群當作初熟的祭(或其他原因)獻上的牛羊,是獻給耶和華、待宰的牛羊。聖殿需要用很多牧人照顧這些動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一5買他們的,宰了他們,以自己為無罪;賣他們的說,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我成為富足。牧養他們的,並不憐恤他們。

         「買他們的」是指外邦侵佔者,將被擄者當作貨品一樣取利,好似買羊來,宰殺以食肉出售。「他們」為陰性,是母羊,原為生育所畜,並非專被宰殺供肉食的,卻遭侵略者如此殘害。但是更令人髮指的是那些「賣他們的」,是猶太的首領們,濫用職權,竟圖利出賣他們,欺壓他們,只為中飽自己。──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6耶和華說:我不再憐恤這地的居民,必將這民交給各人的鄰舍和他們王的手中。他們必毀滅這地,我也不救這民脫離他們的手。”

         這地的居民是指以色列的民,他們備受壓迫與欺淩,像將宰的群羊。以色列人被逼害遭毀壞,是首領的罪,也是眾人的過犯,神藉著歷史的環境來管教他們,甚至藉外邦的侵略者加害于他們,也不是偶然的,都是出於神公義的作為。他們本國的君王首領沒有保護他們,反而逼害他們。鄰邦(鄰舍)的外地人更對他的暴虐,不遺餘地。如果耶和華不拯救他們,他們就完全沒有希望。──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6 將百姓交給鄰舍】在希伯來文,鄰舍與牧人兩字非常相似。在這一節因為與「王」並用,因此有些學者主張「鄰舍」一字原本應作「牧人」。不過,這裡也有可能是刻意的文字遊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一7於是我牧養這將宰的群羊,就是群中最困苦的羊。我拿著兩根杖,一根稱為榮美,一根我稱為聯索。這樣,我牧養了群羊。

         這兩根杖是牧人領導的主旨。一根稱為「榮美」,是指恩慈與完美,是耶和華的特性(參閱詩廿七4,九十17)。耶和華親自為牧者,看顧羊。這是聖約的祝福,是耶和華為祂選民預備的。

         另一根稱為「聯索」,是愛的連結,好似慈繩愛索,將以色列人系在一起,尤其因南北二國以前是分裂的,必須再連在一起,不可再分開。所以,這裡的涵義是合一,相合成為一體。──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7「群中最困苦的羊」:可能指民中信靠神的人(參11)。本節下根據古譯本或作「於是我替販賣群羊的人牧養將宰的群羊」。

         「杖」:牧羊人用以保護群羊。

         「榮美」:原文或解作「恩惠」。

         這「兩根杖」象徵神愛護及恩待百姓,並使他們聯合(「聯索」)。——《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一8一月之內,我除滅三個牧人;因為我的心厭煩他們,他們的心也憎嫌我。

         「除滅」:即廢除。有些學者認為這被廢的三個牧人象徵先知、祭司、君王三個職位;日後主耶穌這真牧人負起了三個職位的功能。

         「一月」:意思不詳。或許指一段短的時期。

         「厭煩他們」:「他們」是指神的百姓。——《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一9我就說:“我必不牧養你們。要死的,由他死;要喪亡的,由他喪亡;餘剩的,由他們彼此相食。”

         群羊就憎嫌牧人,牧養的工作是無能為力了。三種災禍就必臨到。他們必在審判的咒詛之下。死亡的是指死於饑荒與瘟疫。喪亡是指死於戰亂,在侵略者的手中,也可能因自相殘殺而遭致的,彼此相食。

         牧人不再照顧,群羊與牧人的關係就斷絕了,以色列不再在耶和華的聖約之中,聖約是完全被破壞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0我折斷那稱為榮美的杖,表明我廢棄與萬民所立的約。

         以色列失去耶和華恩惠的約,不再有祂的榮美。「神與萬民所立的約」,萬民是指分散萬國的以色列人,並不包括外邦人(如王上廿二28;珥二6)。另一種解釋,萬民是指萬國的人民,因以色列而蒙福。牧人折斷牧杖,完全停止他的工作,卸脫他的責任,他就置群羊於不顧,那是羊厄運的開始。──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0「萬民」:通常代表外邦;與萬民立的「約」是指神禁止外邦加害祂的選民,這約被廢表示神將選民交與外邦。另一方面,「萬民」在此可能指分佈列國中的選民。——《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一11當日就廢棄了。這樣,那些仰望我的困苦羊,就知道所說的是耶和華的話。

         「廢棄」是完全破碎支離,不能完整(利廿六44;賽卅三8;結十七16,是以背約而廢棄),這樣聖約就不再有效,歸於無有(賽八10;耶卅三21)。這些困苦羊看出牧人既已失敗,他們必遭宰殺,是無可逃避的命運,認為這是出於耶和華。──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2我對他們說:“你們若以為美,就給我工價。不然,就罷了!”於是他們給了三十塊錢,作為我的工價。

         牧人雖然失敗,沒有盡責,仍想求得工價。他向誰求呢?向羊販子。但是他也自知沒有好好盡責,所以在要求時口氣沒有那樣肯定:「你們若以為美……不然就罷了。」結果那些販賣群羊的,還是給了他三十塊錢,是相當於希伯來奴僕的身價(參閱出廿一32)。──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2 三十塊銀子】(和合本:三十塊錢)到了第12節,已經難以斷定撒迦利亞究竟是以牧者的身分收取牧者的工價,還是以先知的身分收取工價(見11節)。根據主前兩千年的法律條文,牧羊人一年的工資是十舍客勒,至於先知則因自己的能力而有優厚的待遇。一名奴隸值三十舍客勒,對此處的解釋沒什麼幫助,因為撒迦利亞並沒有被當成奴隸帶來。

  蘇美人說「值三十舍客勒」,是個片語用法,表示根本沒有價值。這種意思固然合乎此處的文意脈絡,但是從蘇美文逕自跳接到被擄後的希伯來文,過於突兀,是不可靠的作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一13耶和華吩咐我說:“要把眾人所估定美好的價值,丟給窯戶。”我便將這三十塊錢,在耶和華的殿中,丟給戶了。

         匠也是屬於聖殿供職的人。先知耶利米特別被神差遣去到匠家去觀察(十八6),且到聖殿附近去買窯匠的瓦瓶(十九1)。「戶」原意也可作銀匠,專為鑄造銀器的。──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3戶」:連於聖殿,以製作新器皿供獻祭之用;「丟給」可能是鄙夷的說法。另一方面。

         戶」有古譯本作「銀庫」(于原文這二字非常相似)。聖殿的銀庫不但貯藏百姓獻上的什一奉獻與貴重器皿(尼7:70; 6:24; 2:69),亦可作私人儲蓄的地方。把這三十塊錢放進銀庫即歸給神,因祂是百姓的真牧者。——《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一13 丟給窯戶】學者提出三種解釋,而且難以取決。第一,聖殿附近可能有間燒K店,以供聖殿所需。但是,為什麼要把錢扔到那裡呢?第二,「K戶」的希伯來文意思僅是指「工匠」,因此有學者主張此處是指金屬工匠,可能用銀子打造一座像。這可能說明為什麼要扔銀子,但是這種解釋是把不尋常的意思加在一個意思廣泛的字。第三,有人主張「窯戶」這個希伯來字稍作更動,可作「財庫」解。

  早期有些譯本即採取這種譯法,而新約聖經也有佐證(太二十七56,不過在馬太福音也有K戶的意思)。三種解釋都有難題,而古代近東的信息對解釋此處先知的舉動沒什麼幫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一13我將這三十塊錢在神的殿中丟給窖戶,有何啟示?】

答:先知撒迦利亞遵行神的吩咐,作以色列民的好牧人,從事牧養羊群的工作(4);但以色列國民雖蒙看顧和愛護,好牧人的工作卻不被領受。在這裡撒迦利亞清楚地是預表基督,他的百姓竟以仇敵的姿態,來回答他的慈愛,直到他的心厭煩他們(8)。在他未離開羊群之前,他們卻給他三十塊錢作工價(12),這是輕視他的一種表示。但現在耶和華吩咐他說:「要把眾人所估定美好的價值,丟給窖戶。我便將三十塊錢,在耶和華的殿中丟給窖戶了。」(13)那工價乃是一個卑賤工匠製造器皿所得的代價,極其低微;這錢是在耶和華殿中丟的,他是真正的被羞辱者。

    以上所述乃是一種豫言,到了五百多年以後,在基督被賣的事上,完全應驗了(太廿七319)。當時賣主者把所得的卅塊錢丟在殿中,就出去吊死了;最後被用來買了窖戶的一塊田,叫作血田。據馬太所記,是出自先知耶利米的話(太廿七9);但在耶利米書中,並無記載這豫言,那就要歸咎古時文士抄寫上的錯誤了(參拙著新約聖問題總解--上冊太廿七310解題)。――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亞十一14我又折斷稱為聯索的那根杖,表明我廢棄猶大與以色列弟兄的情誼。

         那棄絕耶和華牧者的另一個後果,是失去合一,所以第二根杖必須折斷。猶大與以色列失去弟兄的情誼,自從主前325年,撒瑪利亞人再重新住在北國的地界,自建聖殿在基列心山,為與耶路撒冷完全分開,說明了這歷史的背景。

         情誼(Ha~ahawah)在七十士譯本作「產業」(當作Ha~ahuzzah),可能「情誼」較為正確。有情誼的仍會破裂,所以神不再維持他們,只有廢棄與折斷。──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5耶和華又吩咐我說:“你再取愚味牧人所用的器具,

         愚昧牧人是道德敗壞的人,輕忽神的命令者。在舊約中,尤其在智慧文學中,所謂愚昧,是指道德失敗的人。箴言(一7)說,愚昧人藐視智慧與訓誨。牧人的器具,可能指牧杖(撒上十七40),笛(士五16)。──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6因我要在這地興起一個牧人。他不看顧喪亡的,不尋找分散的,不醫治受傷的,也不牧養強壯的;卻要吃肥羊的肉,撕裂他的蹄子。

         喪亡」是指那些離群的羊因受寒冷或被野獸侵襲,他竟然毫不注意。其次是說他不尋找分散的,「分散」是指那些迷失的。受傷的不醫治,「受傷的」原意為「破碎的」,可能是指斷骨的傷損,需要包裹與矯正。

         「強壯的」原意為「站立的」,說明體健的羊,他不牧養,「牧養」或譯為「餵養」或「養活」(創五十21;撒下二十3)。肥羊的肉拿來享用,又撕裂他的蹄子。「撕裂」是以強烈的語調述的,可譯為「暴力來撕裂」,可謂殘忍之至。──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一16 撕裂蹄子】羊很少用來作食物,不過羊毛遠為有價值。牧人的主要責任就是維護羊的生命與健康,能夠一直多產羊毛。吃羊肉表示那些不知節制的老饕,為了口福而目光短淺,沒有智慧看見長期的收穫。蹄子撕裂可能是牧人要羊主相信,羊是被野獸吞吃,因此他自己不必負責。另一種可能是牧人拿羊蹄去賣錢,得點利潤。──《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一17無用的牧人丟棄羊群有禍了!刀必臨到他的膀臂和右眼上。他的膀臂必全然枯乾,他的右眼也必昏暗失明。”

         「無用」是指弱無能、失敗而沒有價值的。神興起他,原籍他來管教以色列人,但是他本身又是惡者,現在是他應承受刑罰的時候了。牧人以膀臂來持杖牧放羊群,以膀臂必須有力。牧人也需要眼睛觀察草原,看管羊群,眼睛必須明亮。但刀砍傷手臂,使手臂好似枯乾的樹枝一樣,等於虛設。眼睛受傷,就昏暗不明,終於完全盲目,毫無視力(創廿七1;申卅四7,伯十七7)。──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