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十二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亞十二1「耶和華論以色列的默示。鋪張諸天,建立地基,造人裡面之靈的耶和華說:」

         本節顯示神的權力範圍包括天、地與人的家,能夠克服列國,保護耶路撒冷(2-9) , 以及使選民為罪痛悔,並得蒙潔淨。(12:10-13:1

         「以色列」:泛指神的選民。——《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二2我必使耶路撒冷被圍困的時候,向四圍列國的民,成為令人昏醉的杯;這默示也論到猶大。

         耶路撒冷是令人昏醉的杯。昏醉原意是「搖動」,因醉酒無法站穩,東倒西歪。這是指外邦人,就是四圍列國的民。他們起初因勝利狂歡而酗酒,現在是神忿怒的杯使他們昏醉,這是他們自作自受,自食其果的情況。──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2「昏醉」:這裡有震顫搖晃之意。

         「杯」:比喻神賜予世人的命運。

         「這默示也論到猶大」:或作「對猶大也必如此」,大概是指猶大如耶城一樣受列國圍攻。——《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二2 令人昏醉的杯(碗)】這句話也出現在以賽亞書五十一1722。不過,這裡用的是「碗」(saph)而不是杯。作者的用意可能是作雙關語,因為希伯來文 saph 也有「門檻」的意思。正如大碗喝酒會醉得步伐不穩,門檻高出地面,也很容易絆倒人。猶太人的門檻是一塊石板,兩端有凹處,剛好卡住門面(大的城門凹處在地面)。門關上,會頂住門檻。石板門檻也可能就是下一節的難以搬動的重石。──《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二3那日,我必使耶路撒冷向聚集攻擊他的萬民,當作一塊重石頭;凡舉起的,必受重傷。

         耶路撒冷成為一塊重石頭,大家(列國)想集體來舉起,他們想搬起,在過程中就受了重傷,以致不得已放棄這舉動。──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3「那日」:在本章與13; 14章多次出現 , 大概指彌賽亞時代要發生的事。

         「重石頭」:比喻列國沒有加害耶路撒冷的能力,僅自招損傷。——《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二3 重石頭】如果上一節的「碗」有雙重意思,亦指門檻,那麼這就是石板門檻了。門檻是一扇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城門若是被毀,門檻也會脫落,因此是敵軍攻城的主要目標。新巴比倫帝國文獻提到拆城門,卻沒有特別提及把門檻拉出來。蘇美人有一篇埃裡杜城的哀歌,提到門框被拆。亞喀得文獻提及用高品質的石頭,並且用門檻作為城門與城牆的基礎。西拿基立摧毀巴比倫的時候,把神殿與城牆的地基挖出來,扔到運河裡。神殿的門檻通常刻有禱詞,祈求神明庇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二4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使一切馬匹驚惶,使騎馬的顛狂。我必看顧猶大家,使列國的一切馬匹瞎眼。

         這裡以「馬」為中心,因為馬是以色列敵人的力量,他們的馬兵十分兇猛,無法使以色列抵抗。但是耶和華的能力強過一切,兩次述及我要擊打:擊打一切馬,使他們驚惶;再擊打一切馬匹,使他們瞎眼。──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5猶大的族長,必心裡說,耶路撒冷的居民,倚靠萬軍之耶和華他們的神,就作我們的能力。

         猶大的首領看出,居民是真正的能力,而能力出於萬軍之耶和華。「首領」原意為「千」,即以千人為單位,如千夫長。他們在治理中,心裡真有這樣的信念,倚靠耶和華必有能力。──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6那日,我必使猶大的族長,如火盆在木柴中,又如火把在禾捆裡;他們必左右燒滅四圍列國的民。耶路撒冷人,必仍住在本處,就是耶路撒冷。

         火盆是盛有炭火的容器,火盆為引火所用。火把是在禾捆中,禾稼可能太幹,容易火,所以這也是可作引火之用。他們為要燒滅四圍列國的民。

         猶大雖成為燒的火,使四圍列邦的民毀滅,但他本身卻十分安全,耶路撒冷人仍住在本處,完全不受侵擾。──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7耶和華必先拯救猶大的帳棚,免得大衛家的榮耀和耶路撒冷居民的榮耀,勝過猶大。

         「大衛為王裔的大衛。本節表示首當敵人攻擊的猶大百姓先被神拯救,他們的勝利使耶城居民的傲氣受挫。不過神稍後也拯救耶城的居民(見8)。——《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二8那日,耶和華必保護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中間弱的,必如大衛;大衛的家,必如神,如行在他們面前之耶和華的使者。

         「保護」一詞原意為遮蓋,好似鷹鳥的翅翼覆蓋在上,保謹雛鷹。

         他們中間弱的,是指餘民中有的因懼怕而站立不起來,或衰弱得無法振作,他們甚至僕倒(這動詞的原意,賽五十九14;耶四十六6),卻可像大衛那樣的剛強,大衛是常勝的將軍。──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9那日,我必定意滅絕來攻擊耶路撒冷各國的民。

         「定意」原意為集中注意力,專一地向著既定的目的採取行動,決不遲緩。──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10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必為我悲哀,如喪獨生子;又為我愁苦,如喪長子。

         「懇求的靈」也指求赦罪的心靈。「我」是指耶和華,則「他」是神的代表,應驗在主耶穌身上,為眾所公認的預言,為加爾文所強調,4也是一般學者所認可的。

         「扎」字在希臘文的譯詞為「羞辱」,在亞蘭文譯詞為「棄絕」,有人以為「扎」字的涵義是褻瀆。──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11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的悲哀。

         「如米吉多 ...... 悲哀」:米吉多的哈達臨門可能是約西亞王陣亡的地方(王下23:29),姓為這位賢君哀悼,持續頗久。(代下35:24-25)但本句或指在米吉多有類似哀悼搭模斯神的宗教儀式(見結8:14),因「哈達」及「臨門」是敘利亞二位神祗之名(見王下5:18)。——《串珠聖經注釋》

 

【亞十二11 哈達臨門的悲哀】這個名字並不見於舊約他處,但是兩個字分開來則為人所知。哈達是迦南風暴神,是亞蘭人的眾神之首,通常稱作「巴力」。

  乃縵在列王紀下五18提到臨門廟(或是「拉門」,意為「雷電神」),據說就是風暴神哈達的頭銜。我們確定這兩個名字有關聯,但是聖經以外並沒有同時出現。有些學者認為他們是在一個叫作哈達臨門的地點哀哭,但是此處很有可能是指與哈達臨門神相關的哀悼儀式或哭喪日。若是雨水沒有按時降落,一個方法就是哀悼風暴神,好在農耕季節得到需要的雨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二11 米吉多平原】也就是耶斯列谷地。如果此處指的是哀悼風暴神的儀式,那麼耶斯列是以色列最肥沃的地區,想當然耳是舉行儀式的所在地。如果哈達臨門是耶斯列谷地的一個地方,那該地可能是一個發生了浩劫的地方。例如,主前六○九年,敬虔又前途無量的約西亞王,為了幫助自身難保的亞述帝國阻止埃及大軍,即戰死于米吉多(見:代下三十五2425注釋)。這次慘敗令人難忘,甚至為此設立了定規的哀悼日(代下三十五202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二11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的悲哀,何因?】

答:耶和華神要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10),豐豐富富的澆灌耶路撒冷他的百姓,使他們禱告悔改認罪,仰望「他們所紮的」(10),為他悲哀和愁苦,如喪獨生子或長子。這裡所描寫那位被紮的,無疑就是豫言彌賽亞的被紮,在新約中確已應驗了(約十九343637)。基督的被捉拿、被鞭打、被紮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是一件驚天動地,最悲哀且最淒慘的事。先知在此對這悲哀作一比較,一方面表明它的深度,一方面也表明它的普遍性,好像父母為獨生子或長子之死而悲哀。並且又說:「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達臨門的悲哀」(11)。這米吉多(意即軍區),位於耶斯列西北廿七裡之處,為巴勒斯坦之一要鎮,為古時兵家必爭之地(書十二21);而哈達臨門(意即石榴的音響),則位於米吉多平原之一個城市,與米吉多相近。猶大王約西亞曾在那裡與埃及王尼哥爭戰,身受重傷而死,當時的猶太人和耶路撒冷人,都為他悲哀不已(參代下卅五2224)。這樣的悲哀也是顯明整個國民的悲哀,所以先知在此引用,作為殷鑒。――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亞十二12境內一家一家的,都必悲哀。大衛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拿單家,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

         這悲哀的情況是普遍的,不僅在耶路撒冷,也在猶大境內。一家一家各自承受這種悲痛的經歷。

         悲哀是個別的,也是單獨的,無人可以分擔,雖然親愛如夫婦,也得分開。所以男的獨在一處,女的獨在一處,各人擔當自己的罪,承受自己的後果,而只有獨自悲哀。──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

 

【亞十二1213 具名宗族的歷史含義】大衛與利未是公認的皇室與祭司家族。拿單與示每則比較難辨識,因為聖經裡同名的人太多。由於拿單也是大衛的兒子(撒下五14),示每是利未的孫子(民三21),不少學者認為是講到宗族與下面的分支。還有另一饒有興味的可能性,亦即這些宗族皆與所羅巴伯有關係。他是從拿單與利未而生的大衛後代(路三2931),而所羅巴伯的兄弟也叫示每 (代上三1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亞十二13~14先是政治的家庭,然後是祭司的家庭,是宗教方面的職責,但他們的情形也一樣,因為他們也切實需有真正的悔改認罪,有極大的悲哀。

         王室的家庭與祭司的家庭都需切實認罪,真正悲哀。其餘的各家也是一樣,都不例外,不可倖免。男女分開各自承擔罪惡的痛苦,獨自認罪悔改是需要的,因為這是個人的事。同時照猶太拉比的規定,男女不可在一起舉哀,必須分開。── 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撒迦利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