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迦利亞書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亞七5】「禁食悲哀,豈是絲毫向我禁食嗎?」

伯特利的人們向祭司問這個問題,由先知來答覆。在五月的禁食是紀念耶路撒冷淪陷,七月紀念基大利被謀殺,最後在猶太獨立運動時遭受打擊。問題是複國的猶太人是否應該繼續這些禁食的事;在國家復興的新氣象中,是否應該遺忘以前的情況?這是有關遵守外表禮儀的問題。先知對答說,人為的宗教禮儀在遵守上很多麻煩,但是道德的事應同時注意,除去罪惡,這是老先知們所提出的警戒,主題曾多次強調的。

神所要求的信仰,並不包括外在的禮儀,而是內在的靈性。祂要求真正的審判,顯示恩慈,捨棄罪行,這對未得救的人是無法應付的。

但是這一般的問題,我們不必紀念赦罪前的恐懼,神若赦免我們,我們也無需再想到刑罰的事。祂赦免與復興我們,我們不再記得過往的苦楚。我們應脫去麻衣,穿上過節的吉服,這是最重要的功課,可惜我們常在過去的墳墓邊,每個月都有日子可以追念失落的事物。「不看背後」該是我們信徒的口號。──邁爾《珍貴的片刻》


亞七5禁食的真義】「你們這七十年…豈是絲毫向我禁食嗎?

  宗教的禮儀,必須發於宗教心,才有意義。正像人的一哭一笑,必須出於真實的感情,才有價值;否則只是表演,叫看的人難受。
  聖殿重建完成,已經二年了。猶大和耶路撒冷的情況,也大致安定了。在大利烏王第四年九月四日,準備例行的禁食日子又快到了。伯特利差了代表來,見祭司和先知,請問是否仍要守禁食的日子。因為巴比倫滅了猶大,卻給國破家亡的難民們,帶來一批“國恥紀念日”;不是經上所吩咐的,是先人留下的:十月十日,尼布甲尼撒率軍圍困耶路撒冷(王下二五:1;耶三九:1-10);四月九日,耶路撒冷城破(王下二五:3-4);五月七日,聖殿和耶路撒冷被燒(王下二五:8-9);七月,巴比倫王立為省長的基大利被殺(王下二五:25;耶四一:1-3)。在這些代表國家苦難的日子,猶大的遺民照例禁食,實在成為煩瑣的重擔。現在雖然仍沒有復國,所盼望的彌賽亞也沒來,總算有了聖殿,有了政府,有了秩序;那麼,還有必要禁食嗎?
  耶和華藉先知告訴他們:災禍的臨到,不是因為巴比倫的侵略,基因是因為他們違背神,許多年代,沒有接受先知的警告,不行公義和憐憫(亞七:1-12)。所以亡國以來七十年的禁食,並不蒙神的記念;神要的是真實悔改,離惡行善。
  主基督耶穌來到世間,有人質問祂,為甚麼門徒不禁食,像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的門徒一樣。主耶穌回答:“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時候,陪伴之人豈能哀慟呢?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時候他們就要禁食。”(太九:14-15)因為禁食是盼望彌賽亞:耶穌是彌賽亞來臨,應當歡樂接受祂。
  不過,主耶穌並不廢棄禁食。因為禁食還有禁制私欲,操練敬虔的作用,是當實行的宗教義務。耶穌吩咐門徒,不要故意裝模作樣給人看,而是向天父禁食(太六:16-18)。
  另一種禁食,是表明不靠自己,單靠賴神的大能,為了恆切禱告,就如要趕逐某類的惡鬼,“若不禱告禁食,它就不出來”(太一七:21):耶穌所說的,是堵住破口禱告以至忘食。
  先知撒迦利亞預言到末後的日子,基督榮耀再臨,與祂的子民同在(亞八:19-23),向他們施恩,就要成為歡喜快樂的日子,是神子民的盼望。── 于中旻《撒迦利亞書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