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瑪拉基書第三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瑪三1萬軍的耶和華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面前預備道路。你們所尋求的主,必忽然進入祂的殿;立約的使者,就是你們所仰慕的,快要來到。”

         原文有「看哪」,與第二章三節相似,是指將來。這裡是答覆人們的問題:公義的神在那裡呢?答覆的話是:公義的主即將來到,幾乎是突然的、意想不到的令人驚奇。雖然有使者預備道路,王的來到仍是令人驚異(路十八8;帖前五2)。這位君王就是耶和華,該受人們的尊崇(一6),祂是統管萬有,是大能者(亞四14,六5)。祂要回到殿來,是眾人所仰慕的。

         立約的使者,與預備道路的使者,似乎並非同一位。立約的使者,必與立約有直接的關係,他是專司聖約的祝福與咒詛,所謂咒詛是給予審判的警告。可見這使者帶來的是審判。這裡強調的,是主降臨的確實性,在新約所應驗的,是主耶穌降世,也是等候祂再來。——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 使者的預備角色】預備耶和華的道路也見於以賽亞書四十3。這種觀念可能源自古代近東的習俗。國王出訪,先派使者前往通報當地人國王即將到臨,好讓他們準備開路(移除障礙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2祂來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祂顯現的時候,誰能立得住呢?因為祂如煉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堿。

         這是以問語的方式,正針對第二章十七節的語句。這也是修辭的問語,希冀否定的答覆,沒有人當得起,沒有人站得住。這是主來的日子,是顯現的時候。這又是另一個同義的對句。祂是主,是立約的使者。

         以金屬為喻,極需火的煉潔,沒有火,污穢之處無法除去。以衣服為喻、極需堿的洗淨,不然也無法除汙(可參考賽四4;結廿二18;詩六十六10;路三16,廿一22。)煉金是一個過程,因為煉金者必須耐心將浮在表面的渣滓除去,有時火力必須加強,渣滓纔會浮上來。煉淨的標準,是他俯身看下去,溶液成為明澈的鏡子,清晰地反映,才可稱完成,十分屬靈的涵義。——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2 漂布人的堿】堿用來清洗衣服或其他東西的污濁不潔。此處的堿是出自叫作冰葉日中花(iceplant)的植物,生長於巴比倫,但是不見於敘利亞─巴勒斯坦地區。該字另一次則出現於耶利米書二2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3  他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

         他必坐下,「坐」是完成式,可有兩種解釋:這是過去的事,他已經做完煉淨的功夫。但是這完成式的動詞也可指將來,是先知預言式的(Prophectic Perfect),更有肯定的涵義(Perfect of certainty)。他必將坐下,繼續提煉與潔淨,這兩個用詞為分詞(Participle),有繼續不斷的意思。先是「提煉」,後是潔淨。

         他們得著潔淨之後,纔會有正當的態度與正當的方法來獻祭。「公義」一詞是指正當合宜的樣子。有人以為這裡不是指正當的態度,而是指正當的方法,甚至指正當的禮儀,不能像祭司那樣的錯謬(一813)。——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3 煉淨與熬煉銀子】在古代世界,銀子是藉由稱作「灰吹法」(cupellation)的過程淬取檢驗。在初步熔煉過程,將鉛礦裡百分之一的銀淬取出來。鉛放在容易透風的材料──諸如骨灰或泥巴──製成的低淺容器裡熔化,然後用吹風器在熔化的鉛上吹氣,產生鉛氧化物(鉛黃)。有些氧化物被骨灰吸收,有些可以從表面刮下來。理想情況,銀子會留在上面。瑪拉基也可能是指檢驗過程,就是把銀子樣品與大量的鉛一起加熱,以便去除雜質。──《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4那時猶大和耶路撒冷所獻的供物,必蒙耶和華悅納,彷佛古時之日,上古之年。

         猶大和耶路撒冷,專指被擄之後的社會,尤其是歸回者餘民。他們應代表這個多難的民族,必須有真正的復興。他們所獻的供物要潔淨,獻得要合宜,合乎公義的準則,是耶和華要求聖約之民獻上的。這樣才可蒙耶和華悅納(耶六20;何九4)。「古時之日,上古之年」,大多是指以色列歷史中兩個重要的時期,出埃及的摩西時代(賽六十二911;何二14;彌七1415),以及大衛代(摩九11)。但是未必只可限於這兩個時代。事實上,瑪拉基提到神的愛,甚至提到族長時代(一2-5)。——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5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必臨近你們,施行審判。我必速速作見證,警戒行邪術的、犯姦淫的、起假誓的、虧負人之工價的、欺壓寡婦孤兒的、屈枉寄居的和不敬畏我的。

         「我必速速作見證。」原意為「我必成為迅速的見證人。」「迅速」一詞也可譯為「技巧」、「專家」,神的見證是有所依據,經過查考與研究,可能是因有技巧,經過訓練,才可立即採取行動。

         此處神見證以色列的不是,是指宗教與道德的敗壞。行邪術的,原是律法所嚴禁的(出七11;申十八10)。犯姦淫的,多指與有夫之婦姦淫,不僅嚴禁(出二十14;申五18),而且淫夫淫婦均被處死刑(利二十10;申廿二22;結十六40;約八5)。起假誓的,是極大的罪,因為他是妄稱神的名(出二十716;利十九12;耶廿九23;亞五34)。「不敬畏我的」不是另一種人,另一宗罪,可能是一項總結的概要。從語句方面(circumstantial clause),將一切的罪,都包括在不敬畏(「不虔」)之中。——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5 行邪術的】此處的專有名詞指那些精于咒語的專家。他們熟知觀兆與解夢的作品,施行感應巫術(認為每件物體與其代表的東西相關。例如:對某個人的畫像下什麼手腳,那個人會遭到同樣的下場),並且召喚鬼神。他們認為魔法維繫造物界不墜,人或神明都會用來防衛或攻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6「“因我耶和華是不改變的,所以你們雅各之子沒有滅亡。

         「因」似只是解釋上文(二17-5)。最好的譯詞:「實在」。「這是真實的,我耶和華……你們雅各……」這可成為十分強烈的對比。

         雅各之子沒有滅亡,沒有因他們的罪而失去選民的身分。但在另一方面,他們好似與列祖一樣,沒有真的離棄罪惡。在這事上他們也沒有改變。神的恩慈沒有改變,他們罪惡也沒有改變,這就成為相反的對比。另一方面,此處說明以色列人雖然繼續叛逆,但神對他們的愛始終不變,祂的愛是琱[的。——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7萬軍之耶和華說:從你們列祖的日子以來,你們常常偏離我的典章,而不遵守。現在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你們卻問說:‘我們如何才是轉向呢?’

         列祖的日子是否從族長時代開始呢?因為雅各的名在這裡提說。但很可能是指被擄之前的以色列人(參閱亞一2-6,七7-14)。

         「偏離我的典章」,類似的指責只在撒母耳記下第廿二章廿三節(詩十八22)。大衛說,「祂的一切典章,常在我面前,祂的律例,我也未曾離棄。」典章與律例常相提並論,是神所鑒定的律法(申五31,六1,七11,廿六17;王上八58;王下十七37)。他們根本沒有遵守,離棄律法典章,就是離棄神,他們必須回轉。——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8人豈可奪取神之物呢?你們竟奪取我的供物。你們卻說:‘我們在何事上奪取你的供物呢?’就是你們在當納的十分之一和當獻的供物上。

         「奪取」一詞在舊約中甚少應用,在猶太解經書中,認為是自暴力強行奪取的,將這字(qa{ba~)涵義發揮得更明確。七十士譯本譯作欺騙(qaba`改為`a{qab),為符合「雅各」其名的諧音,因為雅各向以詭詐著稱。耶路撒冷聖經譯作:「人豈可欺騙神呢?」在動詞用法是分詞,有繼續奪取的意思。

         關於什一奉獻,這字(ma`ase{r)是指第十部分,即十分之一(結四十五1114)。在摩西的律法中,人須將出產的十分之一,分別出來歸於主(利廿七30),又為利未人(民十八28)。——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810 什一供給食物】在古代近東,什一與繳稅沒什麼差別。兩者皆從村鎮抽取,繳付政府,儲存於聖殿建築裡。然後這些穀類、油、酒均分、供養王室與宗教人員。收集或是均分什一,聖與俗的界線變得模糊不清。此處提及的什一是義務奉獻,以維持古代以色列的政府與敬拜禮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9因為你們通國的人,都奪取我的供物,咒詛就臨到你們身上。

         「咒詛」一詞有疏狀詞(adverbial sense "with a curse"),可譯為「大受咒詛」。七十士譯本稍為不同:「你們存心離棄我。」極大的咒詛臨到他們身上,是一種長久的事,現在仍得承受這咒詛。看以下的語句,就知道咒詛是指歉收,沒有榖物的收成,必臨饑饉的危險(參閱該一4-11的內容。)歉收可能是因乾旱,也可能是蝗災。但是人們卻不覺察這是神的刑罰。這是他們不照著律法的要求獻上供物,是奪取神的一種行為,完全是得罪神的惡行。——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0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

         「全然」是指全部的十分之一,不可自行留下一些,「全然」不僅指供物,也指通國的人,上節提到通國的人奪取,現在要求通國的人奉獻,所以這裡的要求,不是只指個人,而指團體。

         什一奉獻只送入倉庫。在聖殿的廣場上專築有倉庫,為積聚供物之用(參閱代下卅一11;尼十38,十二44,十三512等)。這是在被擄後的設置(尼十37,十三512),雖然希西家也有這樣的作法(代下卅一11)。

         「使我家有糧。」我家是神的家,就是聖殿(參閱賽五十六57;耶廿三11;該一9;亞一16,三7),這糧食是為供利未人與祭司(結四十四29-31)。神要打開天上的窗戶,是降雨的現象(創七11)。福分如同大雨降下(參閱結卅四2627;申十一14,珥二2324;亞十1,十四17)。傾福下來,無處可容(可參閱賽五14。)應許地多有雨水,就是神的福分。——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0 聖殿資金的短缺】古代近東很早就發現把屬於聖殿的公物挪為私用的問題。在一篇向恩基神發出的蘇美文禱詞,一名信徒否認私吞了獻給神明的祭物。

  波斯王薛西統治年間,中止了聖殿資助,意謂著供養祭司、敬拜活動,與維修聖殿的擔子更加落在人民身上。這些額外的經濟濟責任造成人民眼中的苦境,使得減少聖殿花費似乎更合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11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必為你們斥責蝗蟲,不容他毀壞你們的土產。你們田間的葡萄樹在未熟之先,也不掉果子。

         這裡所提的福分,是專指地上的出產。神先除去蝗災的威脅。「斥責」一詞指控制,阻止,使其失去效能。蝗災常在乾旱之後,施以暴虐(參閱珥一19)。由於乾旱蝗蟲產卵之後,得以保持繁殖,若不降雨,更不住滋生,會造成極大的災害。葡萄樹可說應許地最主要的果樹,神保守果樹不致掉落果子(參閱該二16;王下二19)。以蝗蟲與葡萄樹的壞收穫,都是末事審判的現象(參閱珥二1122;何十四8;摩九13-15;該二20;亞三10,八12)。——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2萬軍之耶和華說:萬國必稱你們為有福的,因你們的地必成為喜樂之地。”

         喜樂之地是指這地蒙神喜悅,有的認為這地被人們看為喜樂有福的地方,不再被外邦譏笑了(參閱結卅六15)。在其它經文中,這喜樂之地稱為「雅各的榮耀」(詩四十七4),這地稱為有夫之婦(賽六十二4),這美地是萬國中肥美的產業(耶三19),在萬國中是有榮耀的(結二十615),榮美之地(但八9,十一1641),美好之地(亞七14)。——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3耶和華說:“你們用話頂撞我。你們還說:‘我們用甚麼話頂撞了你呢?

         這裡繼續是以對語的方式,原來人們卻矢口否認,而且說完全沒有意思頂撞神(動詞的涵義Niphalreciprocal):我們沒有自行頂撞神,也沒有彼此對談,蓄意頂撞神。——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4你們說,事奉神是徒然的,遵守神所吩咐的,在萬軍之耶和華面前苦苦齋戒,有甚麼益處呢?

         「徒然」是指無價值可言。這字與謊言同義(參閱結十三6-9,廿一34),又好似欺騙與詭詐(詩一四四811;伯卅一5)。這真是奸惡(詩四十一6),又是枉然(詩一二七1)。

         「益處」是利益,原是指織布者割斷經緯的線,以此取利,當然,這不是循正當的方法。但是,他們敬拜神的動機,就不純正,以取巧得利為目的,結果一失望,就心懷不滿。——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4「益處」:簡單的說就是「利益」、「一份利潤」,「不義的獲利」,「用暴力取得的獲利」。是一個專門術語,指織工將一塊布從織布機裡割下來。這邊是反面的含意。表示人期望/要求他的「分一份羹」。就像非法取錢財的人或歹徒為了他的惡行而要求他的那「一份」。(需參考創卅七26 )這也顯示以色列人在神面前「順服」、「苦苦齋戒」的目標居然是獲取「利益」,並非是出於真誠。所以只要沒有獲得所圖謀的利益,就心存不滿,嫉妒起那些根本沒有「順服」、「齋戒」的惡人。── 蔡哲民《瑪拉基書查經資料》

 

【瑪三15如今我們稱狂傲的人為有福,並且行惡的人得建立;他們雖然試探神,卻得脫離災難。’”

         所謂「狂傲人」不僅驕傲,而且殘忍,非常兇暴(出十八11,廿一14;申一43;尼九1629)。他們是行惡的人,是狂傲的人(本節上),惡人(18節,四3),他們不事奉神,將來必被火焚毀(四1)。試探神,是對神有褻瀆的行為,他們竟然可以逃脫神的審判。逃離或脫離,是他們自行避免的(動詞Niphal有這樣的涵義),好似他們可以控制與支配。他們根本不在乎神的公義,他們的狂妄竟到這樣的地步。——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6那時敬畏耶和華的彼此談論,耶和華側耳而聽,且有紀念冊在祂面前,記錄那敬畏耶和華思念祂名的人。

         「那時」是在「現在」:末後的日子,人是否敬虔,必然顯露出來,在耶和華的日子只有兩種人,可以很明確地分別出來。

         他們是敬畏神的,是以色列中的餘民,真正復興以色列民族的核心,他們體驗耶和華的聖潔與榮耀,因為祂是他們的父,他們的主(一6)。他們彼此談論,內容實在是見證,見證神側耳而聽,垂聽他們的談論與禱告,有的譯詞是:敬畏耶和華的彼此談論:耶和華實在留心垂聽。——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6 紀念冊】這個用語在聖經只見於此處,不過其他經節也提到神有記錄冊(例:出三十二32;詩一三九16;賽四3,六十五6;結十三9)。古代近東國王通常保有他們在位的大事記錄(見:斯二23)。以色列與其他近東國家都相信神保有書卷。

  在出埃及記三十二3234,摩西情願自己的名字從生命冊上塗去,下場就是死。耶和華則回答說,犯罪的人才會從生命冊上塗去。這個象喻表達神好比有本帳,上面記著活人的名字。

  恩基杜在他的陰府夢境看到一本冊子,上面記著命定死亡的人,有著類似用意。美索不達米亞文獻提到寫著惡行的泥版,與寫著善行的泥版。請參:詩篇五十一8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瑪三17萬軍之耶和華說:“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屬我,特特歸我。我必憐恤他們,如同人憐恤服事自己的兒子。

         在耶和華所定的日子,就是神要完全啟示與顯現的時候,他們必屬於神,並且有特別強調的語氣。特特歸神,原意為特作神珍貴的產業。

         「憐恤」還有拯救的涵義,使他們得免于災害,蒙神保守,不在審判之下。這些忠信的以色列人與耶和華的關係,是兒子尊敬父親,父親愛護兒子,父多麼欣賞殷勤服事的孝兒。——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

 

【瑪三18那時你們必歸回,將善人和惡人,事奉神的和不事奉神的,分別出來。”

         「那時」就是耶和華的日子,他們不是歸向神,有真實悔改的心,實際上,他們才真正有不同的見解。有的認為,他們才回心轉意。但是,先知無意再勸導他們,只是告訴他們,應有確切的認識。那時,他們才知道人們的區別,因為審判的事,向他們都顯明了。

         這裡就有十分明顯的區別。善人與惡人,他們以服事與事奉為標準。事奉神為善人、不事奉神的才是惡人。真實事奉神的,符合聖約的要求。——唐佑之《天道聖經注釋—瑪拉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