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基督與我們的關係拾穗

 

【同情】

“他們在一切若難中,祂也同變苦難。”(賽63:9

詩:在你的愛埵釵w息,一切道路你走過,

   我們艱苦你體恤,滿表同情備居所。

一個人越在恩中與神同行,他對於別人的過失出就越能體恤同時也越明白在許多事上,神實在是用這方面的恩典,恩待了他。

主耶穌在地上時,是完完全全的進入那四周憂患之中,且因此被稱為一個“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的人,同樣每一個聖徒,也當按其本身的程度,進入因世界,罪惡,重擔而產生的感覺堙A與主一同變成憂患之子。

心靈的喜樂,在於享受與神同在那種不變的福氣。無論在任何環境之下,縱使儘是遭遇苦難與試煉,其結果也必使神因祂向著我們的大愛,把豐富的同情送到我們堶情A因此苦難與試煉,就是迎接神進來的一個門戶。

基督一看見苦難,就動慈憐之心,祂不願我們對苦難冷心,或不關痛癢,也不願意我們只向自己難過,祂要我們向著受苦的人,表現充足的同情與憐憫。基督給我們留下榜樣,叫我們跟隨他腳蹤行。

我常常感到,家庭中第一次發生親人離世的事,是最傷感而絕痛的!但基督已經進來,補滿死亡的缺,且把生命賜下。他用他的恩典和慈愛,召我們活在永遠的生命堙C他知道如何安慰。由於祂就是復活,也就是生命,所以祂比我們更曉得死亡是什麼,祂曾為死的事流淚,也曾親自死過。祂必安慰你們,祂的安慰,雖然也能覺得死亡的可悲,卻是死亡所不能摸著的。

基督永遠產全然可親,人人可近的主,什麼罪人都能親近他,因為他從世人分別出來,他的媕Y是絕對歸給神,完全捨己,只照著神所吩咐他的話來生活的。……這個就是神在地上時的生活,……如果我們媕Y是真的得到自由,我們就能同表外面的一切。

我們的主,對於我們在道路上難免的遭遇與憂患,總是多表同情與滿有恩慈的。倘若祂拿去我們多年所認為物件的東西,或者最少也是我們心中所依靠之物,祂總會給我們靈堛漲w慰和勉勵。只有祂是永遠不會失落的。祂對於我們,實在比所有人世的聯繫更親密。

基督已經歷過我們所能經歷的一切,祂曾深深的進處人類的苦難中,為要拯救你們出來。人的同情,固然是一種安慰然而人往往愛莫能助。神的同情,都是帶著能力的,得著神的同情是多麼的好!― 達秘《基督是我們的滿足》

 

【讀經拾遺第十五題  求告主名的生活】

【問】

「所以我告訴你們,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十二3)。

根據這一節聖經,當我們傳福音的時候,只要人願意開口說:「哦,主耶穌!」就可以確定他已被聖靈感動了,故他是一個得救了的人,可以立刻給他施浸。這個說法對嗎?

【答】

聖經第一次提到「求告主名」,是在創世紀第四章第二十六節。那時,亞當和夏娃已經墮落了,被趕出了伊甸園。神雖然一面把生命樹封鎖了,但也一面應許賜給他們「女人的後裔」,是要傷蛇(魔鬼)的頭的。因此當夏娃生下頭胎的男孩子時,以為他就是神所應許的那個後裔,就給他起名叫該隱,意思是「得到了」。不久,他們想必發覺錯誤,所以在生下次子時,便起名叫亞伯,就是「虛空」之意。該隱殺亞伯被趕逐離開神的面之後,夏娃又生了第三個孩子時,將他起名叫賽特,意思就是「代替或苗芽」。後來,賽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意思就是「脆弱必死的人」。賽特在生下以挪士的時候,必然因為深深的感到人墮落之後的光景,實在是虛空、脆弱、必死,若沒有什作人的拯救,就無法活下去;因此,從那時候起,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

我信人類的第二代賽特,就是開始過求告主名生活的人,以挪士是繼承父志求告主名者。得到啟示的人,就是第一個照啟示生活的人。這就如後來以諾得了啟示,知道神要審批那一個兇暴不法的上古時代,便給自己的兒子起名叫瑪土撒拉,意思是「當他死的時候事情比要發生」;其後,他就與神同行三百年,活著被提。

二、求告主名的意義

1、認定耶和華神是惟一的救主

賽特一定是從他的父母親亞當和夏娃,聽到他們當初在伊甸園時的美好光景,如何活在神的面光中,享受美滿的人生。後來他們如何不夠謹慎,受了撒旦的欺騙,中了牠的詭計,吃了神吩咐不可吃、吃的日子必定死的那棵知識善惡樹上的禁果,以致遭受了災禍,失去了得著神生命的機會。後來神又如何應許為人預備救贖,叫他們憑信心等候那日的來臨,應許得成就的日子。

賽特有了他父母的慘痛經歷和神的應許作背景,想到人墮落之後失去了神的同在,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為著生存,人類互相殘殺、摧殘,身不由己的可憐光景;又因蒙神的憐憫和啟示,認識人生的虛空、脆弱、必死,覺悟到若沒有神的同在和拯救,活著也是枉然,虛空的虛空,是極重的勞苦,毫無指望。他既知道耶和華神就是創造者,是自有永有的全能者,是那一位「我是」的神,因此祂必然是人生一切問題的答案。於是,他認定了耶和華是惟一的拯救;神的應許是人生的寄託,也是惟一的指望。這是他求告主名的緣由。

2、叫我們得救

「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徒二21;羅十13;珥二32)。

3、激勵聖徒追求救恩

「你要逃避少年是私欲,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提後二22)。

4、得蒙保守,離開不義

「凡稱呼主名的人,總要離開不義」(提後二19)。

「祂使我的靈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二十三3)。

5、得蒙保守,脫離患難、痛苦

「我一生要求告祂。死亡的繩索纏繞我, 陰間的痛苦抓住我;我遭遇患難愁苦。那時,我便求告耶和華的名,說,耶和華啊,求你救我的靈魂。……祂救了我。……主啊,你救我的名,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詩一百十六2~8)。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詩一百二十1;參詩十八6,一百十八5)。

「他們在苦難中哀求耶和華,祂從他們的禍患中搭救他們」(詩一百零七6)。

6、得蒙厚恩

「祂也厚待一切求告祂的人」(羅十12)。

「那時,我便求告耶和華的名,……耶和華又恩惠,有公義;我們的神以憐憫為懷。……因為耶和華用厚恩待你」(詩一百十六4~7)。

7、得以親近神

「凡求告耶和華的,就是誠心求告祂的,耶和華便與他們相近」(詩一百四十五18)。

「那一大國的人有神與他們相近,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在我們求告祂的時候與我們相近呢?」(申四7)。

「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祂,相近的時候求告祂」(賽五十五6)。

8、百事得蒙神成全

「我要求告至高的神,就是為我成全百事的神」(詩五十七2)。

「你們若向父求什麼,祂必因我的名,賜給你們。向來你們沒有奉我的名求什麼,如今你們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約十六23~24)。

三、求告主名的榮耀

1、主耶穌的榜樣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來五7)。

「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求;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二十二44;參可十四34~36.;太二十六39~42)。

「約在申初,耶穌大聲喊著說,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就是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太二十七46;可十五34;詩二十二1)。

「耶穌大聲喊著說,父啊,我將我的魂交在你手裡」(路二十三46)。

「正當那時,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路十21)。

「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候;但我原是為這時候來的。父啊,願你榮耀你的名」(約十二27~28)。

「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約十一41~42)。

「耶穌說了這話,就舉目望天說,父啊,時候到了……」(約十七1~26)。

2、舊約世代古聖徒的榜樣

「亞伯蘭……築了一座壇,求告耶和華的名」(創十二7~8)。

「以撒就在那裡築了一座壇,求告耶和華的名」(創二十六25)。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啊……」(創三十二9~12)。

「法老臨近的時候,以色列人舉目看見埃及人趕來,就甚懼怕,向耶和華哀求」(出十四10)。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為什麼向我哀求呢」(出十四15)。

「那一大國的人有神與他們相近,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在我們求告祂的時候與我們相近呢?」(申四7)。

「約書亞就禱告耶和華,在以色列眼前說,日頭啊,你要停住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住在亞雅侖穀……」(書十12~14)。

其他尚有參孫(士十六28),大衛(撒下二十二4;詩三4,五2),以利亞(王上十八24),以利沙(王下四33,六17),雅比斯(代上四10),約伯(伯十二4),耶利米(哀三55)等等,求告神的例子真是不勝枚舉。其實詩篇的大半都是求告耶和華神的表白。

3、新約聖徒的榜樣

「門徒叫醒了祂,說,主啊,救我們,我們喪命啦」(太八25)。

「那婦人來拜祂,說,主啊,幫助我」(太十五25)。

「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跪下,說,主啊,憐憫我的兒子」(太十七14~15)。

「司提反呼籲主說,求主耶穌接受我的靈。又跪下大聲喊著說,主啊,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徒七59~60)。

「現在你為什麼耽延呢?起來,求告祂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徒二十二16)。

「以及所有在各處求告我主耶穌基督之名的人;基督是他們的主,也是我們的主」(林前一2)。

四、求告主名必須是內心的發表

主耶穌說,「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太十二34)。賽特蒙神啟示,認識人是虛空、脆弱且必死,又認識那一位元「我是」的耶和華神,是人惟一的拯救,自然就求告耶和華的名。人若蒙恩,認識自己的敗壞、軟弱、無能、危險,且認識除祂以外別無拯救的時候,自然就會過求告主名的生活。喜、怒、哀、樂,如何是人內心感受的發表,照樣,求告主名是內心需求的自然發表。第三大項所列舉的榜樣和經節,都很清楚地讓我們感受到這一個事實。口裡承認心裡所相信的,就是求告主名的真正意義(羅十9~10)。

林前十二章三節是說,「若不是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是靈裡感動在先,然後口裡承認這個事實。若是把這個順序顛倒過來,把「求告主名」當作一種方法、技巧,或是口號,作為人是否得救的證據,是極其危險且不切實際的。比方說,一個人住在加州,我們就可以斷言他是住在美國的;但一個人若說他住在美國,他並不一定住在加州的。一個沒有得救的人,雖然沒有靈的感動,也很可能會礙著情面敷衍了事。還有些人是存不正動機而呼喊主名的,例如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就曾經像那被惡鬼附的人,擅自稱主耶穌的名,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勒令你們出來。結果惡鬼回答他們說,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惡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勝了其中二人,制伏他們,叫他們赤著身子,受了傷,從那房子裡逃出去了(徒十九13~17)。

保羅在未 之前,曾經殘害並捆綁過一切求告主名的人(徒九11,14,二十六9~11)。那時的聖徒們的確為主名擺上一切,存著殉道的心志,冒死傳揚主耶穌的名,過求告主名的生活(參徒四17~20,五28;林前一2)。所以難怪他會說,「若不是被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

五、結論

「求告主名」是認定主耶穌是惟一的救主,也是救贖我們的主,我們的主人,主權的所有者。求告主名的人,一面凡事依靠祂,仰望祂在凡事上拯救我們;另一面,承認是祂捨命流血,用重價買回我們,因此我們愛祂,甘心樂意把一切主權讓給主,從今以後,或甘、或苦,或生、或死,不問禍福,專心跟從主。當我們有這樣的看見,有這種的態度的時候,自然主的名就會離不開我們的生活。在白天,在晚上,在家中,在路上,在工作場所,在聚會中,我們會不斷的求告祂的名。並且不一定要出聲或大聲才算求告祂;或有聲,或小聲,端視身處之環境而異,最要緊的是發自內心的求告,如同呼吸那樣地自然。使徒時代的信徒們,沒有如何求告主名的信息和帶領,卻有求告主名的實際生活。

在已過的二、三十年,有人把呼喊著名搞成了一種運動,以致跟隨他的人,近乎喊口號似的,在聚會中大喊特喊,有時全體會眾,同聲呼喊「哦,主耶穌」達十分鐘。結果,喊來喊去,不但未曾被聖靈充滿,反而造成了教會的難處,真是應驗了聖經所說「字句是殺死人的」(林後三6原文)之話。據說中國大陸有一派基督徒被人冠以「呼喊派」,恐怕就是那些盲目跟隨其偏差之帶領的信眾。其實,大喊大叫並不就表示有生命的活氣。當以色列百姓在西乃山下製造金牛犢,坐下吃喝,起來玩耍時,摩西和約書亞遠遠就聽見百姓呼喊的生音(出三十二17)。可見胡鬧的死亡,並不下於死氣沉沉的死亡。聚會是否屬靈,既不在乎裝模作樣的安靜,也不在乎外面的興奮、活躍;若說 是宗教,則後者可說是世界。如果大喊大叫才算屬靈,那麼運動場上那種萬眾喝彩、歡聲雷動的情景,豈不更要屬靈了。聚會固然不該死氣沉沉,但也不該激動人的魂使之熱鬧,有時在靈裡有一段時間的等候與安靜,也無不可。除非會眾意識到正面臨一場屬靈的爭戰,需要攻陷耶利哥城(參書六20),不然大可不必大喊大叫。以色列人在紅海邊,因親眼看見了神大能的作為,才擊鼓跳舞,唱歌,大聲讚美神(出十五120;詩一百零六12)。

一個真正愛主 基督徒,不必要有人為的鼓勵和操練,自然就活出求告主名的生活。主的名是那樣的可親可近,他們的作息、服事,都與主的名息息相關,以致主業稱讚這樣的人說,「為我的名勞苦,並不乏倦」(啟二3);「你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啟二13);「你略有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啟三8)。他們如此在日常的生活中,不斷的經歷求告主名的實際,主的名酒會在不知不覺中,刻在他們的額上。主說,「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啟七3)。印什麼呢?就是印主的 。那些和羔羊一同站在錫安山的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寫在額上(啟十四1),作得勝的印記。主應許得勝的人說,「我又要將我的名,和我神城的名,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三12)。但願求告主名成為我們的生活,藉此讓主把祂的名寫在我們上面。──《查經輯要》黃共明

 

     主耶穌與我們距離之近,遠超我們的想像,祂從來不使我們失望。―― 戴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