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基督的能力例證

 

【兩種能力】傳說非洲最初修築鐡路,一般土人還未見過火車,鐡路修好了,運來一隻大火車頭,土人莫明其妙,不曉得這大怪物怎樣推得動。他們召集了九十個黑土人,齊心合力,才把車頭推動一步。他們都得意洋洋,自誇氣力大。機師來了,看見他們這樣用力推,不免好笑。就請他們都走上車廂坐下。黑人都搖頭說:「這樣大的車,再加上我們這些人,怎樣推得動?」那機師不和他們辯論,走上車頭,開了機器,在他們前面風馳電挈地走動起來,嚇得那些黑人都心驚膽戰。

    文明人與野蠻人,最大的分別就是在身軀以外應用的工具和能力。野蠻人多用自己的體力和畜牲的力量,以及簡單的工具!文明人使用汽力,電力,原子力和複雜的機器。作基督徒,傳道人,他們的成就怎樣,也看他們使用那種能力而有分別。有神力與人力,或上頭的能力和下頭的能力的大分別。——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席子直改名席勝魔】清光緒初年,山西大遭旱荒,李修善和德治安二位傳道人,帶著賑款來到山西,一面散發賑款,一面傳揚福音。適逢太原府鄉試到了。他們豫備了許多書籍,一包一包分好,堶惜S附了六個論文題目:一是真道根源;二是正心;三是禱告;四是賞善罰惡;五是偶像;六是戒鴉片煙;等候士子出來,每人奉送一份。論文作好之後,寄到平陽府李修善評閱。頭獎銀三十兩,次者二十兩,又次者十五兩,最少者十兩。那些士子鄉試回來,把包打開,有人拿去鼓勵席勝魔(原名子直)作論試試,以得獎賞。

        席氏是個秀才,但因抽了鴉片,無法斷癮,十分潦倒。這時或許能得一些獎金,以濟燃眉之急。他就寫了三篇寄去,都得頭獎。於是就去平陽府領獎。見了李修善,相談甚歡。李氏請他作中文教師;二人天天查讀聖經。席氏也看李氏言行很有見證,也就信了耶穌,立志戒煙,但是立志容易,成功很難,一連七天不能喫飯。他就跪在地上,求主救他脫離煙鬼的捆綁。主聽了他的禱告;他得勝了,脫離了鴉片煙癮,得以自由了。真是『…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6)。因此,他就改名席勝魔。此後他就竭力廣傳福音,並設戒煙所,叫人認罪悔改,信靠救主,脫離煙魔。

 

【我的脾氣不知到那堨h了】有一次在煙台,好些人過了得勝的關。倪弟兄說:我碰到一位弟兄,他的脾氣頂厲害,發起脾氣來,他家堛漱H都怕;他的妻子怕了,他的兒女怕了,他店堛犒棜p也怕了。連弟兄們也怕他,因為有時在聚會的地方,也鬧起來。他對我說,我的脾氣一點辦法都沒有。我說,如果你接受基督作你的得勝,你立刻就得勝了。感謝讚美神,他接受了,他得勝了。有一天,他問我說,倪先生,我得勝有多少日子了。我們算算纔一個月。他說,在這一個月內,有一天,我的妻子病得立刻要死。要是從前,一個小孩子病,我都急死了,急得從這間屋子走到那間屋子,臉上沒有好顏色,很容易發脾氣。這次我的妻子病了,脈息跳得頂不好。我小聲音對神說,你如果要她早去也好。我的脾氣也不知到那堨h了。他的妻子有一點起色,請了一個針炙醫生,扎了幾針;他也耐心服事他的妻子。我動身的那一天,他趕來送我的行。他對我說,有一件事情就是在過去的二十個鐘頭之內,好像是別人的妻子病了一樣,一點不發急了。

        他是作花邊生意的。他說,那些女工,不知多難辦。這一個月之內,不知發生了多少事情。要是從前,我要大吵大鬧了,這次好像不是我的事一樣。我還笑著說,你們怎麼作得這樣呢?哦!我的脾氣不知到那堨h了。

        這就是得到。如果是達到的話,再花二十年工夫,還不知達到抑達不到?感謝讚美神!得勝是得到的,不是達到的。今天在這堙A如果你要得到的話,你就立刻能得到。你一在基督奡N得到了。

        保羅說:『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A…』(林後二14)。保羅常常經歷基督,在基督婺堻荂C這位弟兄也是在基督埵V脾氣誇勝,在基督堨L的脾氣不知到那堨h了。

 

【喜歡零食】有一位姊妹,盼望要得勝,她在神面前對付的許多問題。她天天寫信,向人賠不是,天天整天上山去禱告。每一次她上山禱告下來,倪弟兄就問她說,關過去了沒有?她說,我在山上又挖了一個墳墓,把自己埋進去了。第二天,倪弟兄又問她;她說,神又給我找出我的罪來,我又埋了,我對付了許多事情。就這樣有二十多天,她天天都對付罪。倪弟兄問她,現在總差不多了罷?她說,哦,對付了許多,現在差不多得勝了。倪弟兄私下對一個同工姊妹說,看她作,看她作。有一天,倪弟兄到她家堙A看見她頂憂愁。倪弟兄不問她為甚麼;憂愁總是好東西,不要停了它;所以倪弟兄不說。就是這樣一連六天,看她都是憂憂愁愁的。

        過了六天之後,我們中間有一位弟兄請大家喫飯,這位姊妹也在內。她也喫飯,頂勉強地喫。她坐在倪弟兄對面,面孔是笑的,但是實在是在那媦~愁。那一天,弟兄有二十多個,姊妹只有三個。喫了飯之後,因為倪弟兄寫了一首詩,就請她彈琴。她唱了兩節,眼淚就流下來了。倪弟兄讓她流淚;倪弟兄不說。等了一會兒,倪弟兄問她說,到底怎麼一回事?她說,一點辦法都沒有,有一件事情我不能勝過,怎麼對付也不能勝過。她是一個臉皮頂薄的姊妹,但是她在二十多個弟兄面前哭。沒有辦法,一直哭,一直哭,倪弟兄問她,到底是甚麼事情不能過去?她說,有一件事情,我弄了一個禮拜都不能過去。她說,倪弟兄,你知道,在這幾個禮拜堶情A我天天對付我的罪,我把我所有的罪都對付過去了。倪弟兄承認,她實實在在對付她的罪。她說,但是我無論怎麼作,都證明我這一個禮拜不能對付罪。倪弟兄想,這一位姊妹的罪一定是不得了的罪。倪弟兄就問她,到底有甚麼罪不能對付呢?她說,小得很,但是沒有法子對付,我這個人從小起,有一個習慣,就是喜歡零食。早飯喫了,喜歡零零碎碎喫一點。中午沒有到,先要零零碎碎喫一點。喫完了午飯,又要零零碎碎喫一點。晚上要睡覺了,還喜歡零零碎碎地喫,這幾天,我覺得我在主的面前,這一件事情不能過去。我不應該這樣零零碎碎地喫,所以我就對付這一件事情。她說,我對付了六天,六天都失敗,我比我的三個孩子還會喫。一看見零零碎碎的東西,手就去拿了。我沒有法子不喫。她一面講,一面哭。但是倪弟兄聽了,頂快樂,在那堹滿F他真是快樂,在那塈祤硊奶F。那些弟兄姊妹,有的弟兄就到前面去了,有的姊妹避開了。她在那堣@直哭;哭得不得了。倪弟兄在那奡N一直笑,笑得不得了。她在那堣@直哭,倪弟兄就在那堣@直笑。她說,到底是甚麼事情?倪弟兄說,我心塈祤硊奶F,我心塈祤硊奶F。某師母,你今天纔知道你不能麼?你作了二十天,纔知道你不能麼?感謝神,也有一天,你不能。我告訴你說,你不能,就有辦法了。你要看見整個原則都在這堙C再過一點多鐘,她完全過了得勝的關。

 

【叫我不喫煙的是主耶穌】在煙台,有一位弟兄,是從東三省來的,名叫史再臨,差不多是七十多歲的人。他在軍隊媢L了十多年的生活,當大夫。當他在東北的時候,弟兄們引導他信主。信主之後,他就來到煙台行醫,有一年多的工夫。倪弟兄在煙台有一個禮拜的聚會;他也在那堙C倪弟兄在聚會的時候,題起得勝的問題。有一天,他來找倪弟兄,頂急地說,好不好明天來找你?倪弟兄說,恐怕明天早起有事情,今天夜埵n不好?他說,我的事情頂要緊,今天夜堮伅﹞茪痋A非有一個長的時間不可;所以就定規明天早起。他說,我明天早起九點來找你,你明天不要再約別人,明天整個上午都要給我,我有一個頂大的問題。這一個人真是像個軍人,又高又大,頂魁梧的。好,他們約定明天早起到X弟兄家婼矷C倪弟兄在九點鐘前到那堙A他已經早在那堣F。他們見了面,他一坐下來,就說,倪弟兄,我的故事長哩!他就說,他從前怎樣在軍隊媢L日子;後來怎樣信主,怎樣來煙台。他告訴倪弟兄現在怎樣把所有的罪都勝過了,從前在軍隊堜狾釭爾o都勝過了;但只有一件事情沒有辦法。倪弟兄一聽,心奡N快樂了,又有一件了,總有一件,不能說一件都沒有。倪弟兄問他是甚麼事呢?他就把手拿給倪弟兄看,告訴倪弟兄是吸煙的事勝不過。他說,各種各樣頂厲害的罪,頂不好的罪都勝過了,但就是這一件勝不過。他吸煙已經有五十年了,相信主已經有三、四年了,在煙台已經有一年了。在這三、四年之中,甚至一年戒七、八次,總是戒不掉,沒有辦法。他說,我在這塈l煙頂苦,煙台地方又小,弟兄姊妹又多,如果給他們知道我史某人吸煙的話,就不得了了,所以只得偷著吸。如果在家塈l的話,不行,因為我的師母又是一位姊妹,在家媞妗礸菕C如果在外面吸,又怕被弟兄姊妹碰著。所以這煙不能公開地吸。我把煙放在口袋堙A如果在醫院堙A我還能在我的房間堜漶A但是又不能明抽,總是在門口那堜漶C聽見人的聲音的時候,就只好把煙偷偷弄熄了。因為在醫院堣]怕護士們知道,去通知弟兄姊妹。如果給師母知道了,那又要鬧,所以喫煙真是苦得很。弟兄姊妹又是很親熱,兩下子又有人來看看你。這一邊在抽煙,聽見弟兄們來就只能把仁丹放在口堙A怕口堛熒洠給他們聞到。這一年在煙台,被這煙弄得真是苦。我不喜歡抽,但是想盡方法總是不能戒。他坐在倪弟兄面前,頂高的身體,頂魁梧的身體,真是像軍人,但是他在那堶,哭,真是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在那堶。

        倪弟兄就對他說,這是一件可快樂的事情。為著這一件事情,你該感謝讚美神。他說,你不知道,別人戒煙戒得掉,我戒不掉;你如果看見我在那塈棶洁A你就知道我的苦了。我有一次成功了三天,沒有抽煙,手堥S有拿煙;但是思想堙A頭腦堙A無論到甚麼地方去,都是充滿了煙;沒有辦法,後來只好再抽。我恨我自己,我沒有法子。倪弟兄說,這是可快樂的一件事,這真是可快樂的一件事。他問倪弟兄說,這話到底是甚麼意思?倪弟兄就對他說,你史大夫是一個國手,醫道頂好,但是你碰著我倪某人,就沒有用處,我身體頂好。你是全煙台頂好的醫生,我是全煙台身體頂好的人,我也用不著你,你也用不著我。如果你今天能把煙戒掉了,你對於主,也就像我與你一樣,你就用不著主。但是如果我是一個軟弱的人,身體多病,任何的大夫都醫不好,而你是一個國手,那麼我到你這堥荂A你就有機會,有地方顯本事了。倪弟兄又對他說,史大夫,你敢不敢在你醫院的門口掛一塊牌說,專醫絕症?他說,我不敢;如果醫不好,怎麼辦呢。倪弟兄說,但是主耶穌別的病,一個都不醫;主耶穌只醫一種的病,就是絕症。主耶穌只醫絕症。今天你是不是一個絕症?你今天戒煙是一個絕症。他說,當然是絕症。我四年以來,一年之內戒七、八次,都戒不掉,這不是絕症麼?倪弟兄說,那麼,好,主耶穌能醫治你了。那是不是可以快樂呢?你要感謝神,因為你有資格給主耶穌看病,你的病絕了。你對主耶穌說,主耶穌,我不能戒煙,我沒有辦法。主耶穌,我把我自己放在你面前。耶穌肯收留你這一個病人,所以你要心塈祤痋C但是他問倪弟兄說,倪弟兄,你不要和我開玩笑,你要知道,我真是沒有辦法。他又在那堶了。

        後來倪弟兄就把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十九節打開來給他看,念給他聽。倪弟兄問他說,那對於你的軟弱應該怎樣?流淚麼?不必流淚。怎麼辦?我喜歡我的軟弱,我誇我的軟弱。因為我的軟弱,基督的能力就能覆庇我。倪弟兄說,你今天能不能到主耶穌的面前去,對祂說,我五十多年了,我一直吸煙。主耶穌,我感謝你,我不能戒煙。主耶穌,我感謝你,我戒了四年都完全失敗了。主耶穌,我感謝你,讚美你,因為我去年戒了七、八次,還不能得勝。主耶穌,我感謝你,我一點辦法也沒有。主耶穌,我感謝你,我軟弱。從今以後,我不能戒煙,我自己也不打算能戒煙,你替我戒煙。你不替我戒,我自己也不戒了。我無論如何,不要用自己的力量來戒了。你替我戒。感謝你,讚美你,因為你的能力要顯在我的身上。好,我們跪下來禱告。

        他就說,好!我禱告。他真是像一個軍人一樣,頂快地跪在那堣F。倪弟兄就先禱告。倪弟兄禱告說,主,我感謝你,因為今天有機會在一個絕症的人身上顯出你的能力來。他真是沒有辦法。我們在這堶n看你行一個神蹟。倪弟兄禱告完了,後來他自己禱告。他禱告得頂好。他禱告說,我讚美你,因為我自己吸煙,我也不會戒煙。因此,我來到你的面前。主,從今以後,我不戒了。你替我戒罷;我也不打算戒了。我把事情交在你的手堙C感謝你,讚美你,你能。禱告完了,他真是快樂。他爬起來,把桌子的帽子拿了就走。倪弟兄就說,慢一點,我還有話要問你。你從今以後會不會再吸煙呢?他給倪弟兄一個頂好的回答,他說,我會吸煙?我當然會,史再臨會吸煙。我這個人會;但主耶穌替我戒煙。說了他就走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又來聚會。他對倪弟兄見證,他告訴他的師母說,一年多來,你一直和我吵,一直說我吸煙不對;但是我怎麼戒都戒不掉。你看我昨天早晨到神的面前去,只有半點鐘,煙就不吸了。你吵沒有用處,到神的面前去,半點鐘就好了。倪弟兄問他,你還會不會吸煙呢,他說,我怎麼不會?會阿!倪弟兄說,你還會吸那怎麼辦呢?他說,我永遠是會吸煙的,我史再臨再過五年、十年,還是會吸煙的。叫我不吸煙的是主耶穌。倪弟兄聽了這話,心奡N平安了。倪弟兄知道事情好了。他認識他自己,他也認識他的神。

        他知道這不是他改變,這是主耶穌把他改換了。一個禮拜聚會完畢之後,倪弟兄離開煙台,過了兩個月,他一枝煙都沒有吸。弟兄們說他一直進步,進步得頂快。

 

【噴泉與白雲】有一絕望青年,躺在噴泉旁的草地上,眼望泉水噴上,而又落下,就對自己說:『我一生正像這個噴泉。我定意要作好,從罪中出來,卻又下去,墮落罪中;幾次起來,幾次跌倒。』再往上看天空一片白雲,潔如白棉。他就想到:『那雲原來不過是地上的污水,被陽光吸上而成。』於是感歎地說:『阿!天上有力把我吸上罷!』

        罪在我們身上有一個律,叫人犯罪,叫人往下墮落;人憑自己掙紮,無法勝過那個律。善雖願意作不來,惡雖恨惡反倒去行。惟有基督在我們堶惕@生命,這個生命有一個律能勝過犯罪的律,有力把我們往上吸!保羅經歷了這個;他說:『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願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媕Y的罪作的。…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因為賜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穌媊孺韙F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七18-2)

 

【罪惡假自由之名以行】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時,強調自由的可貴,高舉『不自由毋寧死』的口號。後有一位貴婦被判死刑,當她走上斷頭台時,曾感歎地說:『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這是何等慘痛的經歷。

        『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加五13)。世上許多人高喊自由,卻把他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也就是那個貴婦走上斷頭台時所說的:『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他們口說的是自由,其實是作了罪的奴僕。主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約八34)。但是我們這些蒙召的人有基督作生命的人,就能憑這得勝的生命,勝過罪惡,而向罪惡自由,不作罪惡的奴僕,這纔是真自由。『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6)

 

【四十哩通往自由】解放奴隸戰爭之前,慕迪有位朋友在納契茲教書。某週末,他和他的一位朋友外出。路上有個老黑人,年紀大約八十歲,迎面而來。他們想和他開個玩笑,就指著靠近他們的叉路口上的一個標示牌說:『你認識不認識那個標示牌上的字麼?』他說:『認得,上面寫道『四十哩通往自由』。』他們說:『那你為何不沿著那條路走,藉以獲得自由呢?那婸﹛A只要往那條路走四十哩就可到達自由,現在你為甚麼不走那條路以達到自由呢?』老黑人這時面呈嚴肅,鄭重地說:『那堣揭陴菾d。小主人(老黑人對年青白人的尊稱),但是,這一條路若通往那堙K』他舉起微顫的手指向天上說:『那埵陸繴坐在神的右邊,祂使我們得著真正的自由釋放,不會有任何羞辱。』

        主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436)。美國南北戰爭乃是為著解放黑奴。然而黑奴可得解放;人被罪惡捆綁,作了罪的奴僕,卻未得著解放。惟有天父的兒子,主耶穌基督,能使我們脫離罪惡的捆綁,不作罪的奴僕,而得真正的自由。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堛煽N不定罪了。因為賜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穌媊孺韙F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八12)。基督釋放我們在於祂釘十字架成功救贖,死而復活成為賜生命的靈,進住我們堶惕@生命。這生命有無窮的大能,能勝過罪的律,也就是罪的能力,而叫我們脫離了罪,不作罪的奴僕了,自由了。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一20)。基督是我們的生命,不僅使我們脫離罪的律了,不作罪的奴僕了,自由了;並且還使我們脫離死的律了,叫我們能活出基督,讓基督在我們身上照常顯大,就沒有羞愧了,滿有榮耀了。

 

【基督的權能】大皇帝司歐豆撒加冕時,大赦囚犯,很得意的說道:『我若是神,我叫所有的死人都活起來』。(但主耶穌的權能和恩典是無限量的,祂不但救贖人的靈魂,也救人的身體,脫離罪的捆綁)

 

【更大之王】有一次雷鐵莫博士在英王享利第八面前講道。他在臺上看見了英王就自言自語的說道:『雷鐵莫!雷鐵莫!你要小心,因為大王在台下』。他停了一會兒就又對自己說道:『雷鐵莫!雷鐵莫!你要小心,你所講的,因為有一位更大之王就是萬王之王在這堙z。(按現在的牧師講道多要迎合人的心理,而不知有一位萬王之王,真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在那堙C討人喜歡的講道,是不能救人的)

 

【基督拯救之力】有一絕望的青年,倒在噴泉旁的草地上,眼望著泉水噴上,而復落下,他就自己說:『我一生真像這泉,我定意要作好,由罪中出來,可是不久又回去』。又往上看,見天空白雲,潔如白棉,就想到『那雲原來不過是地上的污水,被陽光吸上,啊!有力把我吸上吧!』(基督就是那能力,祂是忠實的,公義的,祂能饒恕,也能洗淨,祂能把人從屢犯之罪中救出,到祂極光明的清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