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對聖靈的經歷例證

 

【你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倪弟兄在開封時,遇到一位外國的傳教士,曾經聽過倪弟兄講道。倪弟兄發現他是一個隻與基督的道理有關係,而與基督沒有關係的人。他對倪弟兄的一個同學,也是主裡的同工說,應當如何實行基督的道理,如何講解聖經的理論。倪弟兄的同工就問他說,你這樣作,能不能叫人受感動?有沒有人因著你這樣的講說,悔改了?離棄罪惡了?生命改變了?你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倪弟兄的同工問了他,他無言可答。

我們所信的就是基督,與一般人信宗教不一樣。各種宗教的著重點都是在道理,而不在教主。教主所講的道和教主不發生多大關係,把那個人從那個宗教裡拿走並沒有多大關係。那個人不過是把那個道理說出來了而已,說了之後就和那個道理沒有什麼關係了。你可以在那個宗教中守得頂好,頂合那教義,而不一定和那個教主有關係。你不必管那教主,卻能夠應用那個道理,那個道理與講那個道理的人並不發生關係。我們信基督就不是這樣,道理和基督是合一的,不能分開的。如果道理與基督不發生關係,就沒有能力。基督的道理完全與基督連在一起的。道理的寶庫在基督那裡。如果光在外面推想,理論,一點用處都沒有;必須回到靈裡,用靈接觸基督,才有功效。──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把公寓保持清潔正常】公寓的房東都知道教會中的聖徒是最好的房客,他們把公寓保持得清潔和正常,不會損壞。這是耶穌的見證,這是國度的生活。我們不是在任何人為管治之下,我們是在恢復的生命,恢復的調和之靈和恢復的教會生活之下。如果我們只是在聚會中讚美主,卻損壞我們所住的公寓,那我們只是個唱戲的人。我們教會的聚會必須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彰顯,而不是表演。我們乃是基督國度裡活的公民。國度是我們日常的生活。一切事都在內裡的生命,調和之靈和主耶穌的直接管治之下。如果主不在教會中建立這個國度的生活,如何能回來建立他的國度呢?──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我需要付你兩個牛肉餅的錢】一位姊妹進了一家餐館,叫了兩個牛肉餅;但是拿牛肉餅給好的人叫她一個牛肉餅的錢。這位姊妹裡頭有一位,提醒她是神的兒女。這位姊妹想,如果她說出只收她一個牛肉餅的錢,別人也許會笑她。但是當她考慮該怎麼作時,她不斷地感覺那靈提醒她是神的兒女。因此,她告訴賣她牛肉餅的人說:「我是神的兒女,我需要付你兩個牛肉餅的錢。」這就是經歷那靈。那靈與我們的靈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這也是神聖的供應。──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得回那筆錢照主所指定的去用】有位姊妹,有一天進了一家商店,那店是賣羊毛織品的。有一件毛衣,是特價品,顏色非常好,料子也不錯,英國羊毛,英國樣式,實在合身,價錢又便宜。這位姊妹雖然錢不多,但是錢包裡面還有足夠的錢。她非常清楚主要她把這錢送給一位元需要的姊妹;但是還沒有拿出來之前,她見到了這麼一件毛衣。看看這件毛衣實在是好。可是主對這筆錢早已指定了用途。她真是受試探。末了,她還是付了錢,把毛衣買回去。回去之後,她的心非常受攪擾,那件毛衣使她非常為難,放在這裡不安,放在那裡也不好,丟到馬路去不安,留在家裡更不安。她真受攪擾,連禱告也沒法禱告,這樣一連痛苦了好幾天。到了最後,她來找弟兄們,要他們幫助她來對付那件毛衣。弟兄們實在為她禱告,不知道怎樣才能取回那筆錢,照主所指定的去用。讚美主,許久之後,主開了路,有一位姊妹把那件毛衣買下來了。這位姊妹得回了那筆錢,就照主所指定的,送了出去,心裡方才有了平安。──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布買來了又賣去】有一位同工姊妹,到布店裡買布,看見一匹布十分便宜。一面她裡面覺得不應該買,一面又覺得布太便宜了。最後她順從她的心思,把布買回來。回到家裡,心裡覺得不平安,與神不能交通,讀經禱告也不能正常。後來有一位元弟兄需要那一匹布,這位姊妹就把布賣給他,然後把錢用出去。這樣她裡面才恢復平安。所以我們不要在頭腦裡分析,只有在靈裡的感覺才是正確的。──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裡面有聲音說「不要買」 】有一位年老的弟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已經信主了;但是作了幾十年的基督徒,還不知道神在裡面的說話。有一天他要去買一件東西,裡面有聲音說:「不要買。」後來他就發覺,想要買的東西原來是偷來的贓物,假如買去,他就要犯法。這位弟兄把這件事告訴他的牧師,對他說:「神在我裡面對我說話。」牧師說:「神在聖經裡面說話就夠了,不必再在人裡面說話。」

我們要知道,神今天仍然能夠藉著聖靈對人說話;聖靈在人裡面替神說話。一面來說,今天跟隨主的人,不能違背,也不能越過聖經;但是比這個更寶貝的,乃是神在裡面的說話。神在裡面所說的話不可能違背聖經。一個人假如沒有學過跟隨神在裡面的說話,他的生活和工作是沒有任何價值的。──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柴堆下埋屍首】一天早晨,奧尼爾牧師突然裡頭有一意念,要他到某鎮去,這地離城有二十八裡。看看外面要去的這條路很壞,交通不很方便,沒有汽車通行,只有馬車可坐,並且接連下了幾天雨剛停,路面一定更壞,更難走,那連也沒有什麼朋友,又無特別事故,要去幹什麼,越想越沒有去的理由。可是不去,裡頭總放不平,那個意念總在裡頭起伏。一想要去,裡頭就感輕快一些。但是怎麼想都無去的理由,因此他就一再猶豫。裡面有個聲音好像在說:「去罷,不管怎樣,到了那兒就會知道。」至終,他為體貼裡面的要求,勉強雇了一部馬車前往。

到了鎮上,快到十字路口之時,他突然看見前面有個十八、九歲的少年人橫街而過。這個少年人是他認識的,名叫弗來弟,是個孤兒,平時到處給人作點散工過活。他高聲咕中「弗來弟!弗來弟!」那少年人停止,回過頭來一看,是他認識的奧尼爾牧師。牧師向他招手,要他過來。少年人遲疑了一會,走了過來,手裡拿著一條繩子,神色不對,顯得慌張。牧師立刻意識這個少年人必有什麼難題,拉他上車,親切地問他。少年人把繩子拿給他看,說道:「我正準備跑到那連那棵樹下去吊死。……」牧師聽了,吃了一驚,問個底細。少年人就把事情經過一一說了出來:

去年秋天,史提夫太太叫他去她家裡劈柴,劈好把它放在後面那個空地上,挨牆堆疊起來。她吩咐他作這事情後,就說她有事情要到城裡去,若有什麼需要要,可向女傭要。第三天黃昏時,他剛把柴都劈好,堆放在她指定的地方;她也回來了。她看他已經把工作好,就把工錢給了他;他也就離開好的家走了。不過兩天,聽說史提夫先生失蹤了。再過不到一個月,史提夫太太竟在一個下雪的夜裡服毒自殺了。大家都說,這是因她丈夫失蹤找不著下落,才自殺的。

後來,那所有房子就由史提夫的弟弟搬進去住。到了今年春天,他們把那堆柴用光了。前兩天,史提夫的弟弟準備把那塊空地開墾出來種菜。哪知挖到那個堆過柴的地方。赫然發現史提夫的屍首埋在下面,頭是給斧劈開的。這樣一來,他們都說這是他劈的柴,也是他堆好的,必是他劈死史提夫,將其埋在那裡。少年人說到這裡傷心地哭了起來,說道:「牧師!請你想想,我怎麼能夠把這事解釋清楚呢?所以不如我先去吊死算了……」牧師安慰他說:「好,你別著急,只要真不是你,我可替你申辯。」少年人哀懇著說:「你知道我是一個老實可憐的人,最怕作錯事,史提夫先生和我又無仇恨,我為什麼要殺他喲?牧師!請你救救我,我今天遭遇這種不幸,不明不白的冤枉。」牧師安慰他一番,就帶他到警署,詳細向警方說明,並且保證這個少年人過去的行為的確規規矩矩,沒有作過壞事。

警方根據牧師的報告,仔細調查史提夫夫婦生前來往的朋友。查出史提夫未失蹤前,他的太太就秘密地和一個名叫比爾的青年人過從甚密。這人是個匪徒,曾經犯案兩次,嫌疑最大。警方把他逮捕。審問之後,承認他用斧頭劈死史提夫,好和他的太太結婚,並可得到史提夫一筆可觀的銀行存款。那知史提出夫太太和她的情人共同謀殺丈夫之後,發覺比爾並非真心愛她,目的是為了那筆存款;對於丈夫這樣慘死,良心也過不去,因此羞憤自殺。這樣一來,案情大白,弗來弟宣告無罪。

這時,奧尼爾牧師深感主愛無微不至,他不願看著一個無辜可憐的少年人,遭受不白之冤,打發他來為其申辯。於是他就跪下來禱告說:「主阿!我幾乎誤了你的心意,求主時時在我裡面提醒我,引導我。從今以後我要更加學習聽從主的聲音,遵照主話去行,讓主在我心中作主。」──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毯子不披頭髮剪短鬍鬚刮掉了】一九六八年在洛杉磯,教會忽然來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男嬉皮,大約二十一、二歲。他不光是頭髮長,鬍鬚長,並且身上披了一床大毛毯。這塊毛毯是花的,各色都有,髒得不可再髒。感謝讚美主,教會連稅吏娼妓都接待,對他自然不能趕,也不能告訴他說,你不要披那床髒毯。他每一次來都是披著毯子,真是叫人受試煉。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阿利路亞,有一天,這個男孩子毯子不披了,頭髮也剪短了,鬍鬚也刮掉了,變成一個很漂亮的少年了。他進了會所,眾弟兄姊妹看見他完全變了一個人,大家都歡呼起來,快樂得不得了。弟兄們,你看見了麼?聖經沒有說,你可以披毯子,或者不可以披毯子;聖經也沒有說,要把頭髮剪短一點,還是要刮鬍鬚;乃是人活在主的面光中,他在生命中自然有這些改變。這不是遵守死的字句,乃是跟隨活的靈。──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把嬉皮搞活變作聖人】在美國的洛杉磯,就是世界聞名的好萊塢城中,原來是充滿了撒但所搞的故事。但是現在神來了,教會出現了。神在那裡也搞,把嬉皮搞活了,變作聖人,還同被建造,成為最好的弟兄。主用他的豐富,把他們作到無論撒但怎麼搞,神都有辦法。好萊塢城影響全世界,洛杉磯教會也影響全世界。阿利路亞!神容許撒但在這裡作惡;因為這樣愈能顯出神的經營,顯出神萬般的智慧。──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再到那裡看完全兩樣了】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全印尼在職青年訓練聚會中,張晤晨弟兄說,一九七○年我們第一次到美國參加特會,在那特會裡,什麼樣的人都有,長頭髮的,大鬍子的,並且有些男的,有穿紅的,有穿綠的。更特別的是鞋子不是穿在腳上,乃是掛在肩上,赤著腳,背著鞋子。毯子不是蓋在床上,乃是作了一個洞,套在身上。他們以為衣服有鈕扣,太麻煩,索生不要,就在毯子中間作了一個洞,從頭上套下來,就可以了,真是奇形怪狀。那個聚會地方上有半樓,前面有個欄杆。人很多,半樓上也坐了一部分人。那個特會是開放的,誰都可以來。我們都不大敢往樓上看。一往樓上看,欄杆上面好多大腳掌在那裡。我問X弟兄,這個特會是什麼特會。連李師母也說,X弟兄,你看那些人也來,這怎麼辦呢?X弟兄就說,你們不要著急,慢慢來,慢慢來。真是感謝主,那些人得救了之後,慢慢地樣子都改了、變了。X弟兄從來不講你穿什麼,你怎麼打扮。他們得救了,基督進來了,撒但趕跑了。慢慢地鬍子刮掉,慢慢地頭髮也剪短了,慢慢地衣服也改變了,慢慢地鞋子穿到腳上去了,不再掛在肩上了。你們今天再到那裡看看,完全兩樣了。──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回到三藩市剪了長髮和鬍鬚】一位弟兄,他是從三藩市來的一個少年人,當主得著他的時候,他是一個嬉皮,是三藩市一位少年姊妹的男朋友。在一九六八年冬季特會中,這位少年姊妹來到洛杉磯,這位嬉皮男孩也來了。但在他來此以前,他決心在聚會中不表示任何的回應。在一次聚會中,我們大家突然站起來邊唱,邊拍掌。在那時以前,我們沒有拍過掌。但在那次聚會中,我們都拍掌。他站在會中,但他自己說,他永不要拍掌。等了一會兒,他開始拍掌了。他事後告訴我們,當他一拍掌,他就被神的七靈抓住了,他燒起來了!當他回到三藩市,他真是變了。他剪了長髮和鬍鬚。他裡頭改變到一個地步,影響了他的雙親。他是怎麼被主得著?不是藉講道教訓,乃是藉著呼求主名,摸著聖靈,這真是奇妙!──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