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聖靈的內住和運行例證

 

【藉膏油的塗抹叫我們明白神的旨意】約翰一書二章廿七節,這堜珨〞獄I油就是指聖靈。這膏油在我們堶惇O一直運行,一直塗抹的;這個運行的目的,就是要把神的成分塗抹到我們堶惆荂C神的成分就像油漆一樣,聖靈在我們堶措B行,就像人把油漆塗到器具上一樣。我們明白神的旨意,明白神的帶領,不是照著一種明顯的話,不是照著一種的字句,乃是照著堶悸熄謕晼C比方說我是油漆匠,在一間房媔謇o漆,你問我塗甚麼顏色,我不說話,只把油漆塗一塗,你一看就明白了。今天聖靈在我們堶悸犒B行,堶悸熄謕晼A叫我們更多有了神的成分;神的成分一加多,我就更懂得神的旨意,更明白神的帶領。

 

【聖靈的運行如同抹膏】聖經說道聖靈在人靈堛漱u作,所用的字是運行和塗抹。這種運行和塗抹,雖是很有力的,卻不是兇猛的。這就好像人在皮膚上抹膏一樣。沒有一個人在皮膚上抹膏,是像打架那樣,很兇猛的捶打。抹膏總是很輕微的,文文雅雅的,卻又是非常有感覺的。聖靈在我們靈堛犒B行,也是這樣溫柔,這樣文雅。聖靈不像一隻老虎,聖靈乃像一隻鴿子。許多時候,你粗野一點,鴿子就飛掉了。

 

【白糖與鹽】李弟兄年幼的時候,一次隨他母親到外婆家過五月節。吃飯的時候,擺出各種美味,還有許多粽子,另有一盤白鹽和一盤白糖;糖是為醮粽子,鹽是為調味。李弟兄只見又白又細,以為兩盤皆是白糖,於是拿起粽子在鹽堶惜j大的醮了一下。一口咬下,鹹得要命,又不好當眾吐出,只好勉強咽下,吃了大虧。這個可以給我們一個證明;知識與感覺的不同。知識是出於頭腦,照人的想法,又白又細,定是白糖;但是鹹味的感覺告訴我們說那個是鹽。我們基督徒斷定是非,不可憑知識,不可憑眼見,要憑內心的感覺,作為斷定真是非的標準。小孩子頭腦幼稚,不知道什麼是苦,什麼是甜.什麼是辣,什麼是鹹。但是他對苦的東西,辣的東西,生來就有一個感覺,覺得不舒服會把她們吐出去。對於那些甜的,他就笑著吃下去。知識雖不夠,卻有一種生命的感覺,告訴他什麼是診要的,什麼是該棄絕的。我們作基督徒,遇見不該作的事,堶探N有一個拒絕的感覺;對於該作的事,堶探N有一個平安喜樂的感覺。生命的感覺是高過良心的感覺的,認為不對的,生命的感覺固然定他是罪;但是有的良心認為可行的,而不是出於神的,生命的感覺仍會定它為罪。倪弟兄見證說:『我在一個地方,碰著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個字都不認識,聖經也沒有讀過。但是沒有碰著一個人得著神的引導,像她一樣。她信主只有四個月,一個字都不識,一點聖經知識都沒有.如果講起律法來,她一點都不知道,一條誡命都不會背。但是她堶悸器D,她堶捧|告訴她。是非是從堶惆茠滿A是非不是從外面來的。』

 

【無理要錢六萬八】倪弟兄說,有一次,我有某一件事,和某一個弟兄來往,按著規矩,我不欠他的錢。但他卻向我要錢,大概是要六萬八千元。我第一個反應,是心媊控o氣,一點道理都沒有,怎麼這一個人能轂作基督徒?因為是差太多了,一個公義的人,怎麼能夠來要錢。第二個反應,我就歡喜;雖然他不對,我還是歡喜給他。我就問他說:『弟兄,你真要麼?』他說:『真要。』當時,主就給我一句話說:『他是給你一個機會作基督徒。』這是第一次,主對我說。我說對。我就豫備一下,給了他。『有人奪你的外衣,連埵蝷]由他拿去。……因為她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加福音六章二十九,三十五節)

 

【先車滿別人田】有弟兄兩人,是農民,也是基督徒。他們種的是稻田,位置在山腰。弟兄兩人天天車水,天天發現山下的農民把他們車好的水用巧法引到山下的田堨h。一連七八天的工夫,他們忍耐不說話,但是心媮`是不喜樂。後來他們去問一個作工的弟兄,他就告訴他們說:『你們光是忍耐還不夠。你們明天應當去把那偷你們水的人的田先車滿水,然後再為你們自己的田車水。』弟兄二人;真的這樣作。希奇得很,他們越作越快樂。結果,那偷水的人心堥了感動,不止再也不偷他們所車的水了,並且來向他們賠不是。當他們先車水到別人田堨h時,所得到的快樂,就是膏油的塗抹,神的成分就塗到他們媕Y去了。他們有了神的成分,就能喜樂,作人所不能作的事,感動別人。

 

【教他開表法】湖南一個弟兄,睡覺的時候,突然發現一個小偷正在偷他桌上擺著的表。他立即起來,想要抓住小偷。但是堶惕i訴他說:『你就讓他拿去罷。』他正在猶疑作難,堶惜S告訴他:『你應當告訴他開表的方法。』原來他的表很特別,開發條的方法和普通的表不一樣。他想,既然堶惜G次對地說話,定規不會有假。於是叫住小偷,很溫和的對地說:『這個表你拿回去,每天十二點時上發條一次,上的時候,耍從後面用那錶鏈上的小匙來上,旋轉八次就可以了。』小偷回去,越想越覺奇怪.世上竟有這樣好人。過了幾天,堶惆感動,把表送回給那弟兄,以後也信主得救了。

 

【你還有二元呢】一位弟兄,有一次缺一百五十元的用度,那時住在鄉下,時已禮拜六,用度是下禮拜一必需的。輪船往來,一禮拜中只有定規的幾次。禮拜六後,禮拜一前是沒有船來的,他口袋堨u有二元了。他去禱告神。神的靈在他堶接馴L一個感覺,說你還有二元呢,今天才是禮拜六,等那二元用完了,到下禮拜一再說。他就順服神,看這二元怎樣用法。他出去佈道,碰見一位木匠,對他說,有一天我修理你的窗戶,還沒有向你取工資;他就照例給他一元,現在口袋堨u有一元了。再往前去,碰見一個討飯的,向他討錢,他想,只有一元了,這一元變得特別寶貴了;他打算換成角子,把一半給討飯的。但是靈堥茪@感覺,另一轉念就知道這是錯了,就把一元全部給他。這一元一出去,神就進來了。他頂快樂,他說,他在世上一點倚靠都沒有了,神必要顧念祝福他。他回去睡覺,主日照常作工。頂希奇,到了禮拜一,一位朋友電匯給他一筆款子,剛好一百五十元,所花的預費卻有三五十元之多。到了用款時候,應當付出的,一點也不缺少。

 

【怕東西給土人搬光】有一傳道人,到非洲傳福音,並把聖經譯成非洲土話。當他翻到路加六章三十節『有人奪你的東西去,不用再要回來。』時,就不敢翻了。因他清楚這些土人,老早看上他的許多好的東西,巴不得變作他們的;若將這節聖經翻譯出來,他的東西定規會給土人全部搬光。但是聖靈還是感動他,要他翻譯出來。他被聖靈迫得沒有辦法,只好照實翻譯出來。土人讀到這節聖經.當天就去搬他的東西,有的拿皮箱,有的拿棉被,有的拿家俱……把他東西通通搬光了。他在空空的房子中,整夜跪在那媄咩i。這夜聖靈就在每一個拿東西的土人心塈@工,使他們個個都不平安。結果一個一個又把東西通通送了回來。第二天,傳道人開門一看,全部東西都堆在門口。

 

【怕喜樂不能長久】芬蘭佈道家牧若馬先生,當他於一九一二年蒙主恩召之時,心堨R滿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樂。但他卻怕這種喜樂不能持久,就向一位牧師談討這事。那牧師說:『你的喜樂可以持久,但有一個條件,就是必須與主常有交通,凡事順從她的旨意。若是不順從,喜樂必要消逝;若是你不與她常有交通,喜樂亦必歸於無有。若是你能與主不斷的有來往,在凡事上都以她的旨意為依歸,你在主堛熙葝眱K能永無止息。』

 

【不買票講理由】有一弟兄,送一傳道人到車站去。途中神感動他,替那傳道人買車票。他不順服,和神講理說:『昨天很多人來見這位傳道人,必有很多的人送錢給他。也許已經有人替他買了車票。所以到車站時,我若看他坐著不動,我就不買;若是看他買票;我才替他買票。』到了車站,他看見那傳道人坐著很像沒有事情一樣。他想:『傳道人一定已買了票,才坐著候車,幸而我沒有替他買。』此時忽然看見一個少年弟兄,騎腳踏車趕來,快快替他買票。他便瞪著眼睛,啞口無言,心中有極大的責備說:『神已感動我買票,我用諸多理由來辯論,現在多難過阿,因我不肯順服哪!」

 

【外面要回去堶掩﹞ㄜn】當倪弟兄訪問英國屬靈交通中心貴橡的時候,有一個弟兄從別的地方來到貴橡作客。他對貴橡的批評多得很。他曾當過牧師,很會講道,也知道貴橡有頂多屬靈的東西可以給人,但他心堣ㄗ堛A。他碰著倪弟兄的時候,總是說,在他的地方是怎樣怎樣作的,但是在貴橡是這樣這樣作的,意思是他作的好得多。有一天,實在說得太多了,倪弟兄就對他說:『你說貴橡這樣不好,你走好了,為什麼還在這堜O?」他指著心說;『原因在這堙A因為它(心)要在這堙C』他每一次到房間收拾皮包要回去的時候,心奡N不平安。有的時候.一天到房間去收拾行李三次.但是每一次要走的時候堶採控o不該,覺得不能。有一次已經回去兩個禮拜,還得寫信說要再來。

 

【堶捧礄a的不許】有一位俞弟兄,在沒有信主以前,是很喜歡喝酒的。每年冬天,他都要喝大量的酒;並且他所喝的酒還是自己釀造的。後來他得救了;他的妻子也得救了。可是,他識字不多,不大會讀聖經。有一天,他豫備了一點菜,也豫備了酒,像往年一樣,要喝酒。他起來謝過了飯,問他的妻子說:『基督徒到底可以不可以喝酒?」他的妻子說:『我不知道。』他說:『可惜這堥S有人可以問!』他的妻子就說:『酒也豫備好了,菜也豫備好了,今天先喝了再說,以後再問好了。』後來他又謝飯。謝飯完了,仍然覺得不對。他想現在是基督徒了,總該知道基督徒到底可以不可以喝酒才對。他就請他妻子把聖經拿來,但是打開一看,也不知道該從那堿搯_,無從解決問題。後來有人遇見他,談起這事,問他那天到底喝了沒有。他說:『那天到底沒有喝,因為堶捧礄a的不許,所以就不喝了。」

 

【不喝提摩太酒了】有一個弟兄,很會喝酒,並且喝得很厲害。這位弟兄有一個朋友,也是很會喝酒的。後來他們兩個都得救了。有一天,年青的那一個請年長的那一個吃飯,桌上也擺上了酒。年長的那一個就說:『我們得救了,恐怕不能喝酒罷。』年青的說:『少喝一點沒有關係,因為我們喝的是「提摩太酒」,這是聖經所許可的。』後來他們問一傳道人說;『人得救了,到底「提摩太酒」可喝不可喝?」那個傳道人說:『我作工作了十幾年,從來沒有聽見過有什麼「提摩太酒」。』過了幾天,他們來對那個傳道人說:『我們不喝「提摩太酒了」。』那個傳道人問他們說:『有沒有人教導你們呢?」他們說:『沒有。』『那麼是不是聖經教導你們呢?」他們說:『不是,聖經反而是說提摩太可以稍微用點酒。我們的不喝,乃是因為我們的堶惜ㄢ\可。』弟兄姊妹們,這時面的不許可,就是生命的律不許可。生命的律是活的,是有能力的,是它不讓喝,是它不許可喝。這生命的律會說話,會起作用,會給我們感覺,所以我們要尊重它。

 

【帶拉子】蓋恩夫人,曾對膏油塗抹的教訓之感覺和性質說了一個比方:當一個一歲的小孩子剛學走路的時候,母親常在他的腰間扣著一根帶子,另外一頭拉在自己手堙A讓小孩子學習自己走路。當小孩子走動自如的時候,她就放鬆這根帶子,任其自由行動;惟當小孩快要跌倒,或者快要碰著危險,臨近火爐子之時,就立刻將帶子一位,使他不致遭遇危險。聖靈在我們堶惜]像母親的那根帶子一樣,當我們的行動,言語,思想,不離開主的道,她便讓我們堶捧P覺平安。若是我們說錯,行錯事情的時候,或者將要說錯的時候,堶探N有一個那樣的感覺,好像母親拉小孩子身上的帶子一樣,這種感覺就是膏油塗抹的教訓。

 

【世亂無主我心有主】古時,我國有一個人,一天,旅行遠方;走到一個涼亭,口渴得很,看見路旁有一梨樹,結實累累,嬌嫩滴滴。路人看他口渴得很,就問他說:『你何不摘下梨來解渴。』他說:『梨不是我的。』路人說:『世亂無主,盡可摘下來吃。』他很肯定的說:『世亂無主,我心有主,我必不為。』世八有良心在堶惟w是非,替神管理他們。基督徒更有基督在心中作主,藉百膏油的塗抹,一面將神的成分塗抹在人堶情A一面在凡事上教訓我們。

 

【怎麼可拜馬利亞】有一位姊妹,她疑惑她的得救,就去請教一位老年姊妹。那位老年姊妹實在知道她堶惘陸繴的生命,不過她自己尚不感覺而已。這位老年姊妹就用一個辦法,她說,我們來拜這位馬利亞的像,請她幫忙我們得著救恩罷。這位少年姊妹非常驚訝的說,我們只可敬拜主耶穌,怎麼可拜馬利亞?老年姊妹問地說,你說的很對,你心埵p何感覺呢?他說,剛才你說要拜馬利亞的時候,我心堨艅隢D常難過,堶惘酗@股力量,不許我去拜它。老年姊妹就告訴她說,這就是膏油塗抹的教訓,這就是聖靈內住的憑據,也就是你得救的見證。因為每一個得救的人,邸有聖靈住在他心堙C當你違背她的時候,你就覺得痛苦;當你順從她的時候,你就感覺舒服,就得著育油塗抹的滋潤。

 

【禁止與牧師拉手】有一個基督徒,很喜歡接待信主的人,尤其是對於傳道人,如果遇見了,不是請他吃飯,就是送他東西。有一次,他在某處聽一位牧師講道;這位牧師所講的,有些不合聖經,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他聽了,一面覺得不舒服,一面又照著平素的習慣,想夫和這位牧師拉拉手,談談話。但是要去拉手談話的時候,堶掄`覺得有個東西在那婺T止他;他猶豫再三,結果只好不拉手就回家去了。這個基督徒,並不知道約翰堙A也不要問他安的話;但是,他堶悸漸糽R所說的,卻正與此相合。

 

【到底說了真話】有一個弟兄,敍述他的一個經歷。他說:『有一個弟兄,得罪我很厲害。有一天,他來找我談話。我說,弟兄,不要緊。但是我的堶惘酗@個感覺說,這一件事不對,因為他專門作這樣的事,不止作在我的身上,也作在許多人身上。於是我的堶探N有一個意思,要重重的說他一下。同時我又想到,如果我重重的說他,他豈不要說我這個人不肓饒恕人麼?他豈不是會受傷麼?不如我和他拉拉手,請他吃頓飯,這豈不是表示我能愛弟兄麼?但我堶惘酗@個很大的力量說:「你今天必須對他說貪話,指給他看,他這種行為是錯的。」我掙扎了一刻多種,到底對他說了直話。』有的時候,外表的和氣有用處;有的時候,責備人比和人拉手更有價值。問題乃在於我們的行為是憑著死的道理去作的呢?或者是憑著聖靈的引導去作的呢?

 

【代買面盆】有一個弟兄,為教會買一個面盆;買的時候,想到自己也有需要,同時覺得那種面盆狠好,自己也買了一個。回家以後,發現有一個面盆上面有一點缺疤,他就想把這個面盆算作替教會買的;那個純淨沒有疤的算作自己買的。當他要往教會送去之時,堶採控o非常不安,好像有聲音說,你為什麼把壞的算作教會買的呢?他想把好的送給教會,可是肉體又捨不得。最後決定抽籤,抽到那個,就把那個給教會;結果抽到一個壞的。當他又要送去之時,堶惜朝瞻ㄔ郎w。最後為著內心的平安,就順服堶悸熒P覺,把那個好的送到教會,自己留下那個壞的。這樣,他的堶惜~平下來。

 

【揩油坐電車】徐弟兄在交大讀書時,原來是位教友,後來清楚得救,知道基督住在堶掩☆靰漪G事。此後,他的行動就與從前不同,大有改變。從前當他上學之時,乘坐電車,喜歡多揩油兩站,到站不下,假裝睡著,可免再次買票,良心並無感覺,就是感覺,也不注意。後來認識膏油塗抹的教訓,再有這類事情發生,立刻不安。從此寧願多花錢,不敢再揩油。

 

【閉眼看戲】有一位姊妹的先生,還未信主,常常要求她,陪他去看戲。這位姊妹屢次推脫,實在不好意思。有一次,就陪他去了。一到電影院堶情A心堳D常不安,她就閉著眼睛陪先生看戲。但是聖靈在她堶情A還是叫她過不去。看了一半,就對先生說,我實在受不了,請你准我回家罷。她以後再也不敢進電影院去。一個虔誠愛主的人,稍沾染一點點污穢,聖靈在他堶探N有感覺,與從前沒有信主之前迥然不同。從前是巴不得有人請她看戲,越看越喜樂;現在貼她錢去看戲,也不願意。聖靈一次過一次將神的成分塗到她媕Y去,使她產生一種分別為聖的感覺。

 

【排除買影票】張鋪弟兄,在他未信主前.是一個劇本的編著人。有一天,走過電影院,正在放映他所編的電影。他便想看看演得如何。於是前往排隊買票。等許久,剛剛擠到視窗,堶惇だ惜ㄕw,看見那些看電影的人,好像要往地獄去的樣子,面孔顯出鬼的形狀來。但他心媮椄O說,看電影也不能說是犯罪,為什麼神不許我看呢?但是外面雖然講理,內心卻很痛苦。當時幾乎就要暈倒,趕快出隊離開。一同買票的人覺得這位先生真是奇怪,排了一個鐘頭,剛剛到視窗,卻又溜走。張弟兄離開電影院後,連忙跑到淡水河邊無人之處。大大認罪禱告,內心方才恢復平安。聖靈的教導常與我們的理智欲望相反。聖靈才是是非的絕對標準,我們必須跟從,才有真正的平安。

 

【俞弟兄打算回家】俞弟兄一人來到上海,已經三年,沒有回家,照理應該回去。一次已經定規了,並且什麼都已豫備好了,信也寫回去了,定規有人來接了;但是堶惚D常不安,像去犯罪似的,良心說可以去,但直覺說不可。後得教會幫助,知道神不是要他回去,乃是要他家眷出來。後來證實是神的旨意。自他家眷出來之後,他的家鄉十分之七的房子都被炸毀燒掉。

 

【蔡姊妹上太平輪】有一位蔡姊妹,當上海撤退的時候,她的父母在臺灣,叫他乘輪來台。親友用盡方法,替她買了一張頭等艙票,上了輪船。和她一同上去的,還有一位同伴。但是蔡姊妹一到船上,就覺心驚肉跳,看看船上四園的環境,好像地獄一般;決意要下船登岸。同學親友都去勸她說,(一)票不易買;(二)而且父母等你回家;(三)上海的情形又是這樣緊急;無論如何不可下船。但是蔡姊妹內心有種痛苦的感覺,幾乎要死,非登岸不可。後來她和她的那位同伴,回到岸上,心堨艅镼倣R。那艘輪船就是後來剛出港口就出事沉沒的太平輪。全船三千餘人,遇救者不過十餘人而已。按環境說,按人情說,按時局說,都不應該下船;但是堶掘t靈給她的感覺卻拯救了她脫離了災難。讓我們學習脫離理由,脫離自己的看法,絕對順從她。同船的另一位沈弟兄,他在登輪之前,堶惜]會覺得不安,不該前往臺灣。他會與一位李姊妹談過;李姊妹勸他,你既然堶採控o不平安,就不該住臺灣去。但他顧到他在臺灣的太太,又顧到要辦的事情,和其他種種情形,而不顧到聖靈在他堶悸熒P覺,竟在太平輪上罹難了。

 

【鴿人】阿拉伯的大沙漠堙A有一嚮導員,永不迷途,他的著名綽號叫作『鴿人』。因他行路之時,總在懷娷繭菑@隻歸家鴿子,鴿子腳上,縛了一根細繩。每當響導捉摸方向不定之時,立刻放出鴿子,牽著繩子,對準鴿子飛翔的方向領路。照樣,聖靈是天上鴿子,他能絲毫無錯的領導我們。但是這樣的領導,仍然需要一個條件,就是我們『積極的跟隨』。換句話說,只有在完全降服的生命堙A才能清楚感到聖靈的同在。

 

【謀綁傳道人】有一傳道人,講道很出名,常到各地領會。一班專幹綁票的土匪看上了他,想綁他的票,敲他竹杠;於是寫信約他前去講道,說:『我們要悔改信耶穌,請你於某日某時來到某地講道。』傳道人不知是計,按時前去講道。到了目的地,剛剛舉手要按電鈴,堶捧P覺不平安。他認識聖靈,伶經多次學過功課,就順服感覺回去了。事後法院傳他問詢,要他那一封信,他想他從來沒有犯過法,為何法院會傳他呢中.原來這班土匪案發被捕,說出他們的罪行,並說他們曾綁傳道人的票,沒有成功。所以法院傳他問詢,查明事實,他才恍然大悟。

 

【田弟兄離川】四川有一教會負責人田老弟兄,當重慶淪陷後,有一天,心堜艙M覺得非常不安,吃不下,睡不著,以致病倒床上,覺得非離開四川不可;但是外面的局勢並不嚴重,堶悸熒P覺卻催促他立時離開。他又顧慮了四點,第一點,他獨生的女兒嫁在四川,不能偕行;因為老夫妻兩個人一向是隨女兒行動的,女兒到上海讀書,他們全家就到上海,女兒到成都;他們全家就到成都,實是難分難舍。第二點,經濟非常困難,沒有路費。第三點,通行證非常難辦,因為他會得罪了那位辦通行證的主管人。他曾想借會所開會,被田老弟兄拒絕了,懷恨在心。第四點,從四川往京滬的人把三年內的船位都已定完了。像他這種的人,要想買到一張船票,絕不可能。所以堶掄鰣n他走,自己卻是想著各種的難處。最後因為催逼得沒有辦法,姑且照辦,打算拜託朋友買船票。就在定意要離開的時候,病就立刻好了一半,堶惜]平靜下來。當即托人去買船票。恰恰遇見一隻貨船,沒人知道,也沒有官差,當晚就要上船。正在那一天,他多年不通信的侄兒遇見他,送他一筆款子,正好付了船票錢。同時,那個通行證也毫無留難的送給他了。幾件問題逐一解決。當他到了上海之後,獲悉當他離開重慶的第三天早晨,就有軍警前往捉拿。幸好他已離去,便把家中的僕人捕去,不久即行放釋。他從前是位地主,若是不走,必遭慘禍。可見生命的感覺何等寶貴,順服感覺何等重要!

 

【林弟兄出牢】林福泉弟兄,因被誤會,關在牢內。將近一年之久,審查結果,無罪釋放。當他入獄之時,情節非常嚴重,很有性命的危險;但他是屬主的人,不怕誤會,內心仍舊平安。當他快要出獄的前幾天,一無所知,求神給他一個啟示。他看著自己房間的號頭,堶探N有一個意思,照這號頭讀詩篇第九篇第九節:『耶和華又要給受欺壓的人作高臺,在患難的時候作高臺。』他非常高興,就對同住的人宣告說,我不久要出獄了。他們問他說,你怎麼知道呢?他說,我有高臺;神是我的高臺,神是受欺壓人的高臺。你們有後臺,有前臺;但我有高臺。他的內心覺得,三天之內,神一定要他出去。但在外面,一點消息都沒有。他就與同房的人說,請你們幫我的忙,作出獄的演習。因為出牢的人必須在兩三分鐘之內,把所有的用具,立即捆紮起來離開,也不許與同住的人說話,免得帶出消息。林弟兄因為在牢已久,物件很多,所以要在幾分鐘之內出去,是不容易的事;所以他請同伴的人分三組演習,第一個人給他捆行李,第二個人給他裝箱子,第三個人給他整網籃。這樣演習過一次,因為時間花了十幾分鐘,林弟兄認為不滿意。第二天,請他們再演習一次,時間還是太長,不合規定。他們又演習一次,把那些不合用的東西送給人了。自己趕緊去洗衣服,正洗的時候,心媊控o,也許這衣服還沒有幹,就叫我出獄。果然到九點鐘的時候,有一個職員告訴他說,法官找你講話。他知道有希望。法官對他說,你的事情已經查清楚了,你可以離開,即刻拿行李,不許與任何人說話。兩個刑警仍舊把他架同房間,趕緊整理行李,照著前兩三天所演習的,不到兩分鐘,拿著行李離開牢獄。弟兄姊妹,你看神膏油塗抹的教訓,有何等準確清楚,在敬畏安靜等候她的人身上,格外顯得明白。

 

【吃西瓜煽扇子】有一位有永泉弟兄.他在銜陽被人誤會,關在牢堙C多方禱告,祈求,求神給他一個啟示。忽有一個感覺告訴他說,到吃西瓜掠扇子的時候,就要釋放你了。等了半年,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忽然聽到窗外喊賣西瓜的聲音;他說,主阿,時候已經到了,賣西瓜的己經來了,怎麼沒有看見人煽扇子呢?又過了兩天,在牢埵P住的一位,用草紙編成扇子,在那媞插F他說,主阿,西瓜有了,扇子也有了,我怎麼還不出獄呢?忽然來了一位警員,對他說,你的案子查清楚了,現在可以出去了。他就讚美不盡。神的話在他堶扈S別顯為真實。

 

【三月六號】張弟兄因有微故被禁牢中。他讀使徒行傳,保羅在羅馬的監牢堶惆洧泵矰F兩年,一看心媊控o非常難過,難道我在牢堶n住兩年麼?又過一些日子,忽然堶惘酗@感覺,好像有聲音對他說,三月六號出牢;於是就對眾人宣佈說:『三月六號我會釋放出去。』可是到了三月六號並沒有出來,大家完全不相信。又過了一年的三月六號,又沒有出來,自己也覺得灰心,認為堶悼糽R的感覺不準確。到了第三年三月五號,收到釋放的命令。那天因為沒有車,又延了一天,到了三月六號才送他出獄。但是那時他已忘記神的啟示。出獄之後,把兩個啟示加起來,方才真正明白,神要他足足住兩年,到三月六號出獄。

 

【母親一叫放下遊戲】某博士,看見幾個孩子在巷中遊戲。其中一個為領袖的小孩說:『我們換一種更有趣的遊戲罷?』遂即詳細述說這種遊戲的玩法,及有什麼趣味。博士站著專心觀看。這位孩子玩得高興時,旁邊一屋窗戶開了,有一婦女在窗中說:『卡爾,你父親叫你。』說完閉上窗戶。博士心想!他們正在玩得高興,未必聽見這位婦人的呼叫,就是聽見了,也未必肯丟下遊戲就去。那知,那個孩子立刻停止遊戲,去了。博士說:『這是孝子,他將是有福的人,幼時能夠順服,大了必有指揮人的力量。』是的,這位小孩所以能夠指揮別的小孩,因為他是聽從父母使喚的。同樣,只有順從聖靈引導的人,才能讓主使用。

 

【耶穌拉一腿撒但拉一腿】有一個六歲的孩子,名叫雅各。他有一個離家外跑的壞習慣。有一天,他的母親對他說:『倘若你再出去亂跑,一定要受懲罰。』不久這個外跑的試誘來了,他又順服了它。當他回家之時,他的母親對他說:『雅各,你還記得我曾對你說過「你若再去亂跑,我要懲罰你」的話麼?」雅各說:『是,我記得。』他的母親便問他說:『那麼,你為何還去作呢?」雅各回答說:『母親,是這樣的,當我站在路上思想這事的時候,耶穌來拉我的一條腿;同時,撒但也來拉我的另一條腿,但我只略略的傾向撒但的一面,就被他拉走了。』一個體貼肉體的基督徒,也常這樣拒絕聖靈的引導,而落在撒但的轄制之下。『不要叫神的聖靈擔憂。』(以弗所書四章三十節)

 

【長不大的孩子】有一個人,生了一個孩子。夫妻倆人抱著這個小孩,前去拜訪他的舅舅。舅舅見這小孩又白又胖.很為他們歡喜。三年之後,他們又抱這個小孩拜訪他的舅舅。勇舅見了,以為他們又多了一個孩子。正在恭喜之時,不料他們竟拿手帕擦眼淚說:『還是那一個!』舅舅很奇異的問:『怎麼?四年了,還是那一個?」他們說:『這孩子胃口不好,所以長不大。』哦!許多人屬靈的胃口也不好,不會接受膏油塗抹的營養,得救五年,十年了,還和剛得救一樣,生命一點沒有長大。

 

【為委員長禱告】和我們一同聚會的張耀華弟兄,他的會祖母,原來是位念佛燒香的鄉下老太太;後來轉信耶穌。那位老太太一字不識,但卻常常禱告,與神交通,對於聖靈的引導有特殊的認識。她的兒子在西北作生意。有一天,非常想念她的兒子,就把這事告訴主。當時堶探N有一個聲音,告訴她說,你的兒子已經有信來了,在街上畬麛貍梨堙C畬麛賑O一片廣貨店,老闆是教會的一位長老,代辦郵政轉遞事宜;因為那時,那媮晲S有郵政局。這位張老姊妹並不知道畬麛誚b那一條街上,她就向著城堛蔗馱j街走去。到了一個地方,忽然覺得腿痛。她說,主阿,為什麼腿痛?堶惘雪N思說,你走過了。她即刻回頭轉彎,另走一路,就問人說,你知道畬麛誚b那堙H果然有人指示她一片店,就是畬麛說C她到了店堙A就對老闆說,老闆哪,我兒子來信了,你給我。老闆一查,果然有她兒子的信,急忙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呢?張老姊妹就把經過的情形說給他聽。這位老闆非常喜歡,讚美主說,神也知道我這小小的畬麛貍情C又有一次,她正在攤煎餅,約在早晨四點鐘,攤完最末一張煎餅的時候,攤餅用的平底鍋,忽然裂為二半。她即刻問主說,主阿,這是怎麼一回事?堶探N有聲音,很清楚的告訴她說,蔣介石在西安遭難,你要痛哭流涕的為他禱告。她立即跪下,痛哭禱告了一陣。第二天是個禮拜天,她就前往劉效溫弟兄家堨h聚會,把這情形告訴劉弟兄,問劉弟兄說,蔣介石是誰?怎麼會在西安遭難呢?劉弟兄就告訴她說,他是中國的軍事委員長,他那能遭難呢?那個地方消息不靈,當天也沒有報紙。過了兩三天,消息發表,果然蔣委員長在西安被扣。又過了若干時候,就是十二月二十四日那天,忽然她的堶惜S有聲音告訴地說,沒有事了,蔣委員長平安了。她又把這事告訴劉弟兄。果然在第二天,就是二十五日,張學良親自把蔣委員長送到南京。你看奇妙不奇妙!神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向聰明通達的人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露出來。我們每一個人不是沒有聖靈的引導和教訓,乃是因著我們頭腦的分析,疑惑不信,就常常攔阻聖靈的引導。

 

【求主買回縫機】一作裁縫的弟兄,被主的愛摸著,覺得該在建造會所的事上有分;但他沒有積蓄,也無財產,就把僅有的一架縫紉機獻給教會。教會負責的命成華弟兄,知道他的情形,沒有縫紉機,一家生活也就沒法維持。於是為他禱告,求神再給他豫備一架縫紉機。並且求主,最好有弟兄把這架縫紉機買來送給他。當他禱告時,堶惟艙M有一意思,你就去買來送給他罷!他就答應主的要求,很歡喜的照著估價把它買來,送給這位裁縫弟兄。這給我們看見,神要作工必須藉著有負擔的人。

 

【聖靈催促作見證】有一位作工的弟兄,本來應該去領一次聚會;但他堶採控o很空,沒有話語,就請另外一位弟兄前去,供應一點話語。那位弟兄去的時候,堶捧P覺要作一點見證;向來他的脾氣是不大喜歡作見證的,但是聖靈一直催促,要他作見證,所以到時他就作了他個人的一點見證。這次聚會中,有兩位朋友,來聽過幾次道,都聽不懂,覺得沒有什麼意思,那一天,又被一位弟兄勉強他們來聽。勉強他們來的弟兄就為他們兩人禱告,求主為他們安排合適的話語。結果,那一位弟兄所作的見證,就是為著他們兩人的,正是適合他們的需要,大大的幫助了他們。在每一次聚會中,弟兄姊妹們若是都能順服聖靈的引導,就必大大的供應聚會,使許多人得到了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