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聖靈的澆灌例證

 

【聖靈與人的關係有堨~兩面】林前十二章十三節也是用水來譬喻聖靈。一面是受浸的水,我們進到祂媕Y去;一面是可喝的水,我們把祂引到堶惆荂C你受浸到聖靈媕Y去是一件事,你把聖靈喝到堶惆茪S是一件事,這兩件事是聖靈的堨~兩面。

 

【聖靈如風充滿了他們】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是摩爾維亞復興最可紀念的一天(因遷居守望堡的弟兄們大都是從摩爾維亞來的,所以一般稱之為摩爾維亞的復興),聖靈大大澆灌他們如風一般地充滿了他們,並無老幼之分。那天,他們聚集擘餅,當唱第一首詩歌時,有一個邪惡的人被大能所感,知罪悔改。每一個人的心都受感動,在唱詩歌時,人很難分辨是唱詩多或是哀哭多。聖靈澆灌在會眾身上,他們個個都受了責備,看見自己在神面前的虧欠。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在這擘餅聚會中,是面對面地看見了救主尊貴的面容。他們都成了傷心的人,都在憂傷所包圍的情景中;但他們的裡面又告訴他們,主是他們的栽培者,是他們的祭司,他要立刻使憂傷淚變為喜樂油,痛悔變成歡欣;這個堅定的信心,一時之間使他們變成快樂的人。不但當時在場的人忽然都被包圍在親近基督的心情裡,同時那個能力一直波動,甚至有兩個人在六十裡以外作工,雖然一點不曉得有那樣的聚會,也在當時深深地感覺到同樣的祝福。

從聖靈澆灌的那天起,他們把事奉神看為最重要的事。他們認為認識並遵行神的旨意,跟隨耶穌基督的腳蹤而行,乃是首要的大事,其他的事都是次要的。為著這個緣故,他們都願意接受那些被安排來照管他們之人的照顧和改正。他們按字面相信「天天彼此相勸」(來三:13)的命令。當他們一犯罪,無論是有意的,或無意的,都願意接受譴責和警告。最高的管理人也請求他的弟兄們,把他們所看見的錯誤告訴他,並且願意承認最小的錯處。彼此順服的靈,帶來了豐富的祝福。當他們被打發出去,他們就彼此幫助,互相倚賴,互相服從。他們的交通使他們剛強有力。每一個人都有準備,好出去為他的主作工,或作他的主所指示的事。新生鐸夫說:「救主賜下一個靈來到我們中間,是我們從前所未曾經驗,也不知道的。以前我們曾作人的領袖和幫助者;但現在聖靈完全得著了主權,管理每一件事,和每一個人。」因著得了這次奇妙的祝福,興起了牧師和教師,去外面佈道的人,以及長老、執事。大家都忘了自己和屬世暫時的一切事情,都渴慕與基督同住天上,得享永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愛筵」神的能力大大降臨】一七三九年正月一日,荷爾,欽琴,印格罕,懷特腓,哈欽斯和衛斯理的弟弟,以及六十位左右的弟兄,參加衛斯理在費物巷舉行的「愛筵」。當他們繼續禱告至次晨三時左右的時候,神的能力大大降臨在他們身上,許多人極端喜樂,高聲喊叫,也有許多人僕倒地上。如此一陣之後,他們同心發出一個聲音:「我們讚美他是神,我們承認他是萬有的主。」

與衛斯理同時齊名的佈道家懷特腓(Whitefield)憶及這次的愛筵說:「這真是如同五旬節的經歷!」此後,他又提及:「我們有時整夜禱告,我們多次被神的同在所震動,……不自禁地在禱告中說,這是『……神的殿,……天的門』(創二十八:17)。」

這個經歷發生一個月之後,懷特腓就開始了在英國京斯武德向二萬礦工露天佈道的工作。月餘後衛斯理也參加了這項極有效的工作。

經過懷氏和衛氏的講道,京斯武德的情形大有改變,不像從前那樣充滿咒駡和褻瀆的聲音,不再是充滿著那種下流娛樂場所必然產生的污穢和醉酒的事了,不再是充滿著打架、爭鬧、喧嚷、惡毒、憤怒和嫉妒的事了。那裡有了和平和愛心,多數的人成為溫柔、文雅和好商量的人。街上、樹林裡難得聽到喊叫聲音,在晚間能夠常常聽見他們在聚會中歌唱讚美他們救主的聲音。不久,他們也就有了一間禮拜堂,並且設立學校,教育兒童。這些大改變全是由於聖靈的大能。

後來懷氏在美洲帶進了大復興,就是教會歷史中所謂的「大覺醒」(The Great Awakening)對美國眾教會影響很大。──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神把赦罪和聖靈賜給他們了】一七三九年四月十七日,衛斯理到鮑爾大街去,按序講解使徒行傳第四章。他們禱告,求神堅定他自己的話。一個站在旁邊的人立即放聲大哭,慘惻猶如垂死者的掙扎。他們繼續禱告,直到新歌從她口中發出,感謝頌贊神。

不一會,另外兩人,忽亦有了強烈的感覺,迫著他們為著心靈裡的不安叫號。過了不久,他們也同樣發出讚美神的聲音。最後一人呼求神的聲音猶如深淵與深淵回應。很短時間過後,也同樣地充滿了喜樂與愛心,知道神已醫治了他們的悖逆。

四月二十六日,衛氏在新門傳講「信的人有永生。」事先他未預備,卻情不自禁地宣稱:「神願意萬人得救世主。」並且禱告說:「如果這不是神的真理,他是不至讓瞎子走錯了路的,如果這是真理,他將證實他自己的話。」立刻就有一人,再一人,又一人僕倒在地。他們在各個角落倒了下去,像被雷電擊打一樣。當中有一人,放聲大哭。他們為她祈求神;立刻神就使她從大哭變為喜樂。第二個人同樣悲哀;他們了為她禱告;神就叫她靈魂得著安寧。

晚上,衛氏又被聖靈感動呼叫說:「基督舍了自己,作了萬人的贖價。」幾乎未等他們祈求神賜下明證,神就答應了。有一個人,被聖靈的利劍刺透,痛苦悲切。繼而神的豐盛慈愛臨到,她就大聲歌唱神的公義。

對於上頭的能力臨到人的身上,叫人放聲哭喊,那種情形,有人予以反對,以為恐怕這是出於欺騙、詭詐。在這些反對的人當中,有一位醫生,當衛氏在新門講道時,第一個放聲大哭的,正是這位元醫生認識多年的一個人。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走過去,站在她旁邊,仔細觀察她的每一徵象。看她大汗淋漓,全身筋骨抖動。觀察之後,證明這並不是欺騙,也不是失常,這是出於神的大能。

又有一次,一個貴格會的信徒,對於這種情形,大不以為然,咬著他的嘴唇,蹙著眉額。一會兒,他像被擊打地僕倒。他們求神不要因著他的愚昧,歸罪於他;立刻他就欣然快樂呼叫著說:「現在我知道,你是我主的先知了。」

許多人不斷地質問衛斯理,怎麼會有這種事情,並且忠告,他不要因著人的痛哭流涕,或者單以外表的承認,就以為他們已經悔改蒙赦了。衛氏就以事實指給他們看:從前是一隻獅子,現在是一隻羔羊;從前是一個醉漢,現在是一個端莊隱重可資模範的人;從前是一個嫖客,現在厭惡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這些足以證明神把赦罪和聖靈賜給他們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聖靈大大澆灌了他】一八二一年,當斐尼二十九歲那年秋天的一個主日晚上,他立定決心要解決靈魂得救的問題。那時週一和週二並不太忙,他就花大部分的時間在讀經和禱告上。他不願意讓人知道他在尋求靈魂的救恩。當他禱告時,他只是默默地禱告,且塞住門上的鎖匙洞,恐怕有人發現他在禱告。

週二晚上,他變得非常緊張,甚至有一強烈感覺,以為他將要死了,並且感覺,如果他死了,將會下地獄,便他儘量保持內心的安靜,直到天亮。

次日,十月十日,週三,他很早就起身,前往辦公室。未到之前,裡面似有聲音問說:「你等什麼?你豈未應許將你的心歸向神麼?你想作什麼?你想立你自己的義麼?」就在這時,福音救恩的整個真理,非常奇妙地向他開啟。他清楚地看見基督贖罪的真實和豐滿。他的工作已經成了;他不必憑自己的義來到神面前,只要降服神藉著基督所加給他的義就夠了。福音的救法就像是一件東西給他,叫他接受。這件東西是完美全備的;而他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離棄所有的罪惡,接受基督。這個內在的聲音抓住了他。不知不覺他已停在街上許久。但是當這啟示清楚顯明之後不久,有個問題似乎這樣問說:「是的。我今天就要接受他。我深願如此。」

於是他就不去辦公室,轉個身來,往一樹林走去。越過小山,找到一個地方,幾棵枝葉茂盛的大樹圍繞,中間留一空隙。他認那裡可作密室,就爬進去,跪下禱告。有一段經文,滿了亮光,照入他的心房:「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二十九:12——13)。他雖未讀過這段話;但他深信必是出於聖經,這是神的話。他就呼求著說:「主阿!我照著你的話接受你。你知道我現在的確專心尋求你,而且禱告你。你已經應許必定應允我。」他吃過早飯,就進入樹林,禱告時間不知過了多長,等到回到鎮上,已是中午了。

他本想去吃午餐,卻毫無胃口;於是走去辦公室,上司已經去用午餐;他就取下六弦提琴,照著往常習慣,開始奏唱聖樂。歌聲一出他口,立刻放聲哭泣,不能自禁;於是只好放下提琴。

午餐時間過後,他們要將辦公室的書和傢俱搬到另外一個房間;於是大家忙碌工作。雖然外面忙碌,他的心靈卻很甜美安靜。天黑了,他的上司看見一切物件都已整理好了,說聲晚安,就回自己家裡去了。他送他的上司到門口,隨即將門關上。

門一關上禱告,他就面對面見到了主耶穌,如同他見到任何其他的人一樣。他站在他的面前看著他;他跪到他足前,向他傾心吐意,如同小孩一樣哽咽認罪,用他的眼淚洗他的腳。聖靈大大澆灌了他,如同一陣一陣的電通過了他,又像愛的浪潮一波波地漫過他身。這種愛潮接二連三地向他湧來,直到他呼喊說:「這些愛潮如再上漲,我要淹死了。」又說:「主阿!我再也受不住了」

他在這種聖靈充滿的狀態中持續了許久。到了深夜,他所負責詩班的班員進來,看見他眼淚盈眶,便問他說:「裴尼先生。你怎麼啦?」他一時無法回答。那位詩班班員又問他說:「你是不是很痛苦呢?」他答:「不。我實在有說不出的喜樂。」

那位詩班班員轉身離開了他,幾分鐘後帶了一位教會的長老,和其他的人同來。那位長老向來非常嚴肅;他從未見他笑過。他問明瞭他的情形之後,因為心裡愉悅,竟然大笑起來。

這時另一年輕人也進來了。這位年輕人平時和他很談得來。牧師曾經告訴這位年輕人,不要和他深交,免受誤導。這位年輕人聽他講述之後,僕倒在地,非常激勵地喊說:「快為我禱告。」那位長老和其他的會友一起跪下為他禱告;他也為他禱告。不久之後,大家都離開走了。

大家走後不久,他去睡了。睡著不久,因為神的愛在他心裡洶湧澎湃,使他很快又醒過來;如此者再,直到次晨。

第二天早上,當他醒來之時,太陽已經出來,明亮光線照進他的房間,光芒難以言語形容。隨即昨夜所受的靈浸,再以同樣方式臨到了他。他急忙起身,就在床邊跪下,嘉樂充滿了他的心。他沒有作其他的事,只是不斷地在神的面前傾心吐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求一次奇妙的靈浸】有一次,宣信用一個月的工夫,獨自尋求屬靈的祝福。那年新年一月一日,他上山去等候神,求神給他一次奇妙的靈浸。那個禮拜,他天天不見人,只獨自等候在主面前。有時雖也回家吃飯,但是一切該作的事,如同探訪病人,以及牧養信徒等等全都放下。一個禮拜過去了,沒有什麼動靜;第二個禮拜,第三個禮拜又過去了,也沒有什麼動靜;到每四個禮拜過去了,了是這樣。這時,他就對主說:「主阿,你為何不遇見我呢?到底為著什麼緣故呢?」末了,正在灰心時,他打開聖經,讀到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六到七節:「他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並且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裡你們要見他。」那時,他就想起,有許多病人,這幾個禮拜都沒有去看他們;許多有需要的信徒也沒有去看他們。立刻他到第一個受苦的信徒家中;這個信徒,他已好久沒有看望過他。他尚未禱告一、二句,天就為他開了,他就接受了一次奇妙的靈浸。從那時起,他就感覺說:「當我只用信心接受主,我就應該往前,讓主用我,把我所得的祝福,分給別人。」──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接受聖靈來完成特別的工作】一八七一年,慕迪在他生命史上有一重大轉機。兩位老姊妹,一是柯女士,一是雪女士(Mr. Cooks & Snow)常來參加聚會,總是坐在前排。她們坐在那裡,常為慕迪默默禱告。一次會後,她們對慕迪說:「我們方才為你禱告。」慕迪反問:「你們為何不替會眾禱告呢?」她們答說:「因你需要聖靈的能力。」

慕迪原來以為在芝加哥城,他的會眾最多,悔改歸主的人了不少,因此多少覺得滿意,已經有了能力。經過兩位姊妹為他禱告,並且誠懇告以需要聖靈來完成特別的工作,這才使他起始慎重思想。他請她們來家與他談談,然後一同跪下禱告。她們在神面前傾心吐意,求神賜他聖靈充滿。於是他的心裡就有極大饑渴,開始哭號悲哀,超過往昔。那個饑渴逐漸增加,使他深感,若非得著這個工作的能力,他就不願存活。他一直到神面前祈求聖靈充滿他。

在一個十一月的晚間,他在紐約一條街上行走,邊走邊泣地說:「哦,神,為何你不勉強我,使我時常親近你,與你同行?拯救我脫離自己!完全掌權,管理我的全人。將聖靈賜給我!」忽然像有一陣大風吹入,充滿他心,使他心曠神怡。他樂不可支,必須找一安靜地方,單獨與神交通。他知附近住一朋友,可以借他一間房子。他在那裡停留數個小時,神聖不可言喻。神將自己啟示給他,經歷聖靈愛的澆灌到一地步,叫他只得求他停止他的手。此後,他再去講道,雖然所講並無特別,沒有擺出什麼新的真理,可是人卻成百、萬千悔改。即使給他全世界,他也不願回到未得這個有福經歷之前的光景。世界對他,不過如同天秤上的微塵而已。──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講雅歌被聖靈充滿】一八八二年六月,戴德生在長江北岸安慶的內地會區會會議中講雅歌。這次的講道,帶來聖靈的充滿。有些代表連續數晚不斷地禱告。所有的人也用一整天的時間禁食禱告。戴德生記述這事時,有話說:「今早聖靈大大充滿我們,以致我們當中有些人似乎感到承受不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征服我們順服聖靈】威爾斯大復興發生於一九○四年,帶進該復興的人是伊文·羅伯斯(Evan·Roberts)。他的出身寒微,是威爾斯某煤礦裡的礦工。有一次,他在聚會中聽到牧師講及一節聖經:「那十二個門徒中有稱為低土馬的多馬;耶穌來的時候,他沒有和他們同在」(約二十:24)。牧師針對他說:「羅伯斯弟兄,如果聖靈的大恩降下時,你卻無分於其中,會怎樣呢?」從那時起,十三年如一日,他無論在什麼情形之下,風雨無阻,並且時常步數裡之遠,前往參加禱告聚會,其火熱之主始終不渝。

數年之久,他一直覺得神在呼召他,要他去作傳道的工作。為著要作神的工作,有人介紹他在一間學校中受訓練。在這間學校裡,他參加了約書亞(Seth Joshua)主領的聚會。在聚會中約書亞講道之時,好像覺得聽眾主裡剛硬,靈裡閉塞,就在聚會結束作了懇切的禱告說:「主阿!征服我們!征服我們!」這禱告成了有名的二句話;後來羅伯斯在禱告時常常引用這句話。許多人都以為,那次的大復興是由於這二句禱告的話產生的。

那個聚會繼續了好幾晚,毫無厭倦情緒。羅伯斯從這次經歷之後,日以繼夜,為著威爾斯禱告,流淚歎息求神在威爾斯賜下大復興。在這樣琱薊疑咩i中,他深深覺得將有一次震驚全世界的大復興發生。在他為失喪世人代禱的時候,一種天上的能力進入他心中,催逼著他必須出去作工。

週末,他回到家中,被引領去參加一個專為青年人的聚會。他向那些青年人述說過去數日所發生的事,深刻流露出聖靈在他心靈深處的工作。幾小時不知不覺地過去了,聽眾們熱淚流經面頰,有人站起來作見證,有人低頭禱告,謳歌眼淚交織,直到子夜方才取去。

消息震動全村,第二個晚上,羅伯斯尚未到達領會之時,禮拜堂裡早已坐滿了人。此後這個禮拜堂日夜聚會有幾個月之久。在每一次聚會中羅伯斯總要特別著重一句話:「要順服聖靈。」

在聚會中有人坦誠在大眾面前向神呼求救恩:「主阿!拯救我,不然我就要滅亡了!」「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有人受感唱著:「神的羔羊,流血的羔淩晨,如今活在天上為我代求。」會眾立即唱和:「這就是愛,廣闊如大海洋,仁愛慈悲如海無量;」又唱「擁他為萬王之王。」

他們不住地禱告,極其熱切,生動有力。羅伯斯的任何行勸,從來沒有不經過禱告的。他的臉上所表現出來的是充滿了禱告的靈,好像摩西剛從山上下來一樣地放光。凡他足跡所到之處,無論男女老幼,上、中、下各階層人士,日以繼夜忙著聚會。

整個威爾斯讚美唱詩的聲音充滿了每一個信徒的家庭,每一間禮拜堂,甚至充滿了地底下的煤礦穴中。以前那些譏笑的人,現在都在那裡不斷地禱告、唱詩、讚美了。酒肆沒有顧客上門了,以前的醉漢,如今都在禮拜堂裡了。犯罪的案件已減少到最小的程度了,法官們面前往昔堆滿了待審案件,如今那些檔上,已沒有有人名登其上。真可說,他們是「……脫離黑暗的權勢,……遷到他愛子的國裡」(西一:13)。──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憂傷等候三小時】羅伯斯在他的日記裡告訴我們,某一個主日下午,他獨自行路,去領一個聚會;但他心裡冰冷,使他覺得不安。他便將馬拴路旁,走到一個僻靜之處。他在那裡省察自己的生活,心情極其憂悶地走來走去。他在神前等候三小時。他的心哀慟得將要破碎了,直到他赦免的愛臨到了他,給他甜美的感覺,喜樂取代了憂傷。他由神那裡重新得到聖靈的浸。日已西斜,他回到路上,牽回他的馬,騎上到他要去的地方。次日,他的講道帶著新的能力,對著山旁的一大班群眾講道。那日他們得到復興,這個復興一直蔓延到全威爾斯。──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他帶進世界最大的復興】威爾斯的大復興乃是從羅伯斯起頭的。他沒讀什麼書,不過是個礦工;但他帶進世界最大的復興。威爾斯是個很大的地方,羅伯斯就在一個小禮拜堂裡,他沒有講整篇道,也許只講五句話,或者禱告幾句,會眾就都又哭又跳。他們沒有聚會的時間和地點,無論在那裡都可以聚會,無論什麼時候來都可以有聚會,半夜可以,清晨也可以。幾乎在每一個家庭都有復興會,都有禱告。講道先生在那裡也不知道,因為有時這一個人選一首詩讓大家唱,有時有人起來讀幾節聖經。

寶路易師母(Mrs Penn-lewis)有貴格會的背景,對自己很嚴緊,她也跑過去看,看見那一個聚會真不像聚會,有的母親在那裡抱著孩子餵奶,有的人在那裡吃飯,有的人禱告,有的人唱詩歌,外面亂極了,好像是作買賣似的。但她見證,不知道為什麼,在那裡有個頂莫名其妙的東西,是頂特別的;外面聽來是頂吵,但在裡面與他們是合一的。這是發生在一九○三、○四年的事。

到一九○九年時,有弟兄從英國那裡去訪問,有某城的牧師告訴來的弟兄說,我們這裡得救的人數,一年少過一年,到這一、二年,簡直就沒有人得救。他們說,那這復興豈不是退步了麼?那牧師答說,不是的,乃是因為這裡的人全都得救了。

羅伯斯能帶進這樣的復興,是因他什麼都能擺上,什麼都能捨得,什麼都能不顧。──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在煙臺受了靈浸】倪弟兄初次得著靈浸,有一段動人的故事。他還年輕,已負帶領同工的責任。一次他召集同工聚會,讀了許多聖經上論到靈浸的事,然後說:主的話是這樣,但是我還沒有,這怎麼辦?然後他宣佈自己要出國,尋找交通,盼能遇見一些屬靈生命經歷深入老練的人,而從他們得到幫助。終於一九三五年七、八月間,偕同他的師母,到了煙臺,原擬從那裡經過東北,以及西伯利亞,去倫敦。剛好史提恩醫生(Dr. Stearns)美國人,齊魯大學名教授,隔壁在煙臺渡假;倪弟兄就住在他的家中。那時巴姊妹(Elizabeth Fishbaches)內地有了靈浸的經歷;倪弟兄和她交通,聽她說完她的見證,問了幾個有關真理的問題,然後說:「這實在是出乎主的,我也要。」話剛說完,聖靈澆灌在他身上,深浸透他的全人。事後,他打電報給上海教會,只有三個字「遇見神」。遂即取消出國之行,帶來一次聖靈充滿的復興,又稱基督得勝生命的復興。──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伸出雙手如接禮物】從倪弟兄的母親,得到聖靈澆灌的經歷,也可略知當時教會所得聖靈澆灌的情形。

一九三五中九月底,倪弟兄回到上海與他的同工們講論聖靈澆灌的真理。他們也都得了聖靈的澆灌;那時倪弟兄的母親卻是病臥在家。十月一日早晨,她讀馬太福音第八章十一節:「他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這節聖經發出亮光,在她靈中照耀,有說不出來的力量,一直向她說出這是事實,叫她享受;但她還是猶豫。

第二天,十月二日,她一醒來,主又對她說:「我代替你的軟弱,擔當你的疾病,你可以得著。」她就對主說:「主阿,我信不來。我是不會信,不能信,不敢信,也不知道如何信;但我要信,求你給我,使我能信。」希奇得很,五、六分鐘之內,她就有了滿心的相信。當她的丈夫來到樓上看她時,她就對他說,主耶穌已代替了她的軟弱,擔當了她的疾病;但他聽了,一笑置之。後來她的長媳品蕙從學校回來,問她說:「母親,今天好麼?」她就說:「主耶穌已代替我的軟弱,擔當我的疾病;」長媳品蕙也是微笑而退。

到了第三天,十月三日,她一醒來,主再對她說:「我已代替了你的軟弱,擔當了你的疾病,為何不起來呢?眾人不信我已代替你的軟弱,擔當你的疾病,是因你不起來。」她就立刻起來,穿好衣服襪子,仍坐床上,拿起梳子梳頭,還沒梳到一半,人就昏倒,不省人事。她也不知經過多少時間,方才慢慢醒了過來。一看梳子尚在手中。雖然如此,她的心中還是相信他已代替她的軟弱,擔當她的疾病。她就盡力梳完了頭,下床到了樓下,吩咐傭人預備早餐。吃了兩塊麵包,一杯牛奶之後,傭人已經為她叫好車子,她就到哈同路文德裡二十六號李淵如小姐住處。

當她進屋裡時,裡面滿了屬靈的空氣,好像她的屬靈眼睛能看得見,屬靈的手能摸得著。大家都跪下來禱告。她第一個開口禱告說:「主阿,除去我不信的噁心。現在我就要你的靈充滿我。」當時,她伸出雙手,如接禮物一樣,主的靈就大大澆灌她,她的心靈也被主的靈大大充滿。來時,她是一個軟弱的老太太,現在卻是一個強壯的青年,覺得全身輕如鴻毛,真像天蛾出繭,幾乎會飛。此時,她真懂得:「主斷開一切鎖鏈,……主把我釋放。」她來時,約在八點左右,回家已是十二點左右。主也清楚給她看見,他呼召她出來,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來服事他。──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施比受更為有福】再說汪佩真姊妹的經歷。有一天,有一小小的聚會,汪姊妹很想參加,那是很好的機會,可以得著聖靈的澆灌;可是汪姊妹事前已經答應要到某處去傳福音。她的主裡很覺為難,去傳福音呢?或是留下為著聖靈澆灌呢?正在兩難之間,想起主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她想追求聖靈澆灌是「受」,傳福音是「施」。既然施比受更為有福,她就決定去傳福音了。

雖然如此,主卻為她預備了另一個日子,在那一次聚會中,她也大大得著了聖靈的澆灌。從這些事我們可以知道當時上海教會追求聖靈澆灌的情形。──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榮耀給你聖靈給我】有一青年人,以前很反對福音,後來得救了。當他蒙恩不過五個禮拜,他就去聽倪弟兄在上海一連串的講道。最後的一天,倪弟兄所說的,就是聖靈的澆灌。他回家之後就懇切禱告說:「主阿,我實在需要聖靈的能力,你既然已經得榮耀了,為何不在現在,就把你的聖靈澆灌我呢?」稍後他又改正他的禱告說:「主阿,我完全錯了。主耶穌阿。我和你是終身的同伴;父已經應許兩件事,把榮耀給你,把聖靈給我。你既已得了榮耀,如果我還沒有得到聖靈,這是無法想像的。哦主,我讚美你,你已經得了榮耀,我也已經得著聖靈了。」從那天起,他明顯地感覺聖靈的能力在他身上。──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沒有變成一輛「破車」 】賴姊妹作了她在這次查讀聖靈聚會中蒙恩的見證。她說:一九三八年初,倪弟兄在上海帶領查經聚會,查讀關於聖靈的真理。我有靈恩派的背景;但對靈恩派感到有點困惑和失望,為什麼那麼多人宣稱得著聖靈的澆灌及甚表顯,生活卻與其未能一致?敬虔的生活何在?為何我過的是失敗的生活?

主藉著倪弟兄所說的話,對我的基督徒生活起了革命性的變化。那天晚上,當我聽見他說,耶穌成為那靈住在我們裡面時,天破曉了。以前主對我似乎難得很遠,現今他在我裡面是那麼真實,我能在我裡面找到他。我進一步看見聖靈的工作有兩面;外面的一面是恩賜和表顯;但更重要的是裡面的一面,裡面的充滿,使生命起了變化。

他舉了一個很能叫人得著幫助的例子,給我一個不能磨滅的印象:一輛載重的車,若是輪胎的氣不足,發動駛行,可能車會破毀。這個描述一個人經歷了多次的聖靈澆灌,裡面卻無與此相當的聖靈工作,所可以發生的情形。感謝神,我沒有變成一輛「破車」。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有這麼多以前我所認識的人,至終叫主的名受了羞辱。──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受了靈浸帶進復興】一九○九年,宋尚節八歲,親眼看見他的家鄉興化,有一次復興。這次復興的帶領人是一中年牧師。尚節常聽他在兒童聚會中講故事,他的講法、姿態、手勢都能抓住三、四百個兒童的心;個個凝視聽得津津有哧。

這次的復興,這位中年牧師受了靈浸,大有能力,話語活潑、真切,句句如同利箭刺透人心。後來尚節追憶那時的情景說:「哀感縈結,辛酸之淚濕透衣襟。」不但會堂內外坐滿了人,而且途為有塞。會堂容納不了,臨時支搭一座可容三、四千人的帳棚。赴會的人來自各方,越來越多,除了興化本地之外,有來自福州的,有來自廈門的,華南各區會也派代表來,有的竟然遠自美國而來。這個好像難以置信,但是後來尚節見證說:「事實確是如此。」

每次聚會,許許多多的人都受感動,痛哭,認罪,有的承認私吞公款,有的承認偷人東西,這個男孩承認偷取了人的雨傘,那個女孩承認偷了別人皮球,個個都把所犯的罪認了出來。二百個抽鴉片的人拿來各樣煙具,用火焚毀;許多兒童交出偷來的皮球五、六百個,還有紙張、墨硯不計其數。

尚節後來見證說:「在我有生之中,最願追憶的,就是那年的復興,它像春草青青可愛,欣欣向榮。靈風吹煦,會中播出好種,會後播散各處,開出燦爛花朵,結出生命美果。」

這次復興所以能帶進來,乃是由於有人代禱。早在復興之前,在美國有兩位姊妹,愛主,常在家裡同心合意地為著興化教會懇切流淚禱告。有一天,正在禱告之時,裡面清楚覺得,不久之後,興化將有一次復興。她們就將這事,寫信告訴興化的宣教士。果然信未到達之前,復興之火已在興化點燃。由此可知代禱的重要。「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加增以色列家的人數,多如羊群;他們必為這事向我求問,我要給他們成全」(結三十六:37)。「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說,將來的事,你們可以問我,至於我的眾子,並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求我命定(或作可以吩咐我)」(塞四十五:11)。

在這次的復興中,帶領復興的人,並非一位鼎鼎有名的奮興佈道家,乃是一位默默無聞,普普通通的傳道人。由此,尚節評說,無論誰站起來為主作見證,只要有聖靈同工,都能奏出奇效。因此,禱告帶進聖靈的工作乃是極有必需的;這也是彼得所說的:「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六:4)。先有專心祈禱,帶進聖靈的工作,傳道才有能力,才有奇效。

因著這次復興,教堂人數頻添,難以容納。一到主日,四鄉農民扶老攜幼,成群結隊而來,入城聚會。原來會堂只夠容納五、六百人,現在容納二、三千人,那有可能,只好按照距離遠近,分成上午、中午、下午三個梯次聚會,以免有人向隅。一年之後,能夠容納二、三千人的新教堂建立起來了。因此引起當地士紳刮目相看,就是興化知縣,若有緊要公事,也要來和尚節的父親商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邀約往山頂上禱告】一八九四年七月八日,陶雷在諾斯斐特,參加一個學生聚會,講聖靈的浸。聚會結束的主日上午聚會中,他講「怎樣獲得聖靈的浸?」當他講完時,取出手錶看了時間,正是中午十二時。他轉身向那全體學生說:「慕迪先生邀約我們今日下午三時往山頂上禱告,藉以領受聖靈。現在是十二時正,其間尚有三小時,你們有些人或許不能等候三小時。其實不必等,現在各人就可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間裡、帳幕裡、樹林裡,或其他處所,只要你能單獨與神交通,讓神和你能將此事對付清楚的地方皆可。」

那日下午三時,他們全體四百五十六人齊集在慕迪母親的房前。這四百五十六人是從雅禮(yale),哈佛(Harvard),亞姆哈爾斯特(Amherst),達爾茅斯(Darmouth),以及東海岸地區其他大學來的。他們結隊上了山坡。走了相當山徑之後,慕迪說:「我想,不必再往上走了,就在這裡停下罷!」於是他就坐在一個樹樁上,其餘的人,或坐在木頭上,或坐在地上。那裡慕迪說:「在我們開始祈禱之前,你們有什麼話要說麼?」於是一個一個挨次起來說話,共有七十五位,大致都是這樣說:「我不以為有什麼理由可以阻止我們這在此時此地跪下祈求神,讓聖靈明確地降在我們身上;正如五旬節那日降在使徒身上一樣。我們禱告神罷!」大家就都跪下禱告。有些人面伏于地(全是男人,無婦女在場)。當他們走上山坡時,烏雲密佈,遮蔽全山。他們禱告一開始,黑雲化為雨滴,穿過頭上懸垂松葉,落在他們身上。此所象徵,滿帶神恩的大雲也已正在諾斯斐特盤旋了十日之久,正當他們一禱告,呼籲,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他已經失去了他的恩膏】一八九三年,芝加哥世界博覽會期間,慕迪先生曾由世界各地召集了一些最聞名,最能講解聖經的名牧和傳道人來到芝加哥,擔任聚會講員。他說:「我許多年來,都在環遊世界,現在我願世界知名的傳道人就近我來。那些我所能請到最優秀的傳道人,用他們各人不同的言語,將福音講給眾人聽信。」於是他從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以及法、德、奧、俄等國邀請了出名的人來講道。其中有一個曾在本國為主重用過;他先將此人帶到諾斯斐特(Northfield),然後再帶他芝加哥。當他在芝加哥慕迪聖經學院演講廳第一次講道時,慕迪對陶雷(R.A. Torrey)說:「我要你聽聽這人,然後告訴我,你對他的意見如何?」所以當會眾聚集一堂,慕迪和陶雷就溜進會堂,在後座上坐下,不讓會眾注意他們。聽了少頃之後,慕迪悄然招手,叫陶雷跟他出來,進了他的辦公室坐下。慕迪問陶雷說:「你對他感想如何?」陶雷答說:「我無話可說。」但是慕迪說:「我卻有話可說,如果他願即時回家的話,我願如數照付請他來時所需之每一文的化費。他已經失去了他的恩膏。」

一個人失去了他的恩膏乃是一件嚴重的事。慕迪常說,他寧願死,也不願失去為主工作所有之聖靈的能力。然而我們若不為一項新任務,懇求一次聖靈新充滿,定然要失去我們的恩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遍地綠葉與全然枯乾】慕迪在加利福尼亞州時,第一次從內華達山脈下到聖克門多穀。他驚奇地發現,有一遍地全是綠色的農場,許多樹人花草,一片青綠,美麗異常,而在其一籬之隔的那塊地上,卻是全然枯乾,沒有一點青綠之色。慕迪問了人,原來那塊綠地有人灌溉;那塊鄰地卻是乾旱,連一滴露水也沒有,如同基甸第二次所試的羊毛,別的地方都有露水,獨羊毛是幹的,一滴露水也沒有。

「我要在淨光的高處開工江河,在谷中開泉源,我要使沙漠變為水池,使幹地變為湧泉。我要在曠野種上香柏樹、皂莢樹、芭樂樹、和野橄欖樹,我在沙漠,要把松樹、杉樹、並黃揚樹,一同栽植;好叫人看見,知道,思想,明白這是耶和華的手所作的,是以色列的聖者所造的。……我要將水澆灌口渴的人,將河澆灌乾旱之地;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的後裔,將我的福澆灌你的子孫。他們要發生在草中,像溪水旁的柳樹」(賽四十一:1820,四十二:34)。為著教會能得著豐盛的生命,必須向神求聖靈的澆灌,膏油的塗抹。我們這樣地求,神必賜給。「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他的人麼」(路十一:13)。──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追逐蜜露】一次,慕迪進入靠近黑門山的學校,聽見蜜蜂的聲音,就問那是什麼。他們當中有一位說:「他們正在追逐蜜露。」慕迪再問:「蜜露是什麼東西?」那人摘了一片栗樹的葉子,要慕迪用嘴嘗嘗它。慕迪嘗了一下,味道好像蜂蜜。詢問之下才知康乃狄格山滿山遍穀剛剛降落「蜜露」,約有好幾百噸。至於這是從何而來,慕迪卻不知道。

慕迪說,你想想看,如果地球上既無露水,也不下雨,那邊值得我們居住麼?照樣一個教會,若沒有屬靈的雨露,就如地上沒有雨露一樣,就會成為不毛之地。

詩篇中兩處提到教會有屬靈雨露蒙福興旺的情形:「你眷顧地,降下透雨,使地大得肥美;神的河滿了水;你這樣澆灌了地,好為人預備五穀。……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草場以羊群為衣,穀中也長滿了五穀;這一切都歡呼歌唱」(詩六十五:915)。「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詩一三三)。──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郡守感覺恐怕也蒙了拯救】當斐尼帶進復興時,洛馬鎮和四鄉充滿了屬靈的空氣,沒有人走進鎮內不恐懼戰兢,感覺神在這裡。本郡郡守畢君(B-),住猶狄嘉;但是法院分設洛馬鎮和猶狄嘉二地;因此他常來洛馬鎮。他聽到鎮內的事,就和別人一同嗤笑。某日,他因公來鎮,慶倖趁此可以實地考察。他駕著雪撬,心中全無所思,直到越過一道運河,離鎮大約一裡之地,有一新奇感覺臨到了他,恐怖程度極深,甚至無法解脫。他覺得神充滿於大氣,愈近市鎮,感覺愈深。他停在傅君(F-)開設的旅店門口。傅君出來照料馬匹。他看出傅君亦有同感,似乎不敢說話。進了旅店,找到約會的人,發現他們也都在大感悟之下,簡直無法辦事。在短短的時間內,他數度突然離桌,走近窗前,向外遠眺,盼望轉移注意,免得落淚。他觀察到別人亦有相同的感觸。他從未想到會有這種恐怖,這種嚴肅,和這種情景。他快快結束公事,趕回猶狄嘉,再也不敢輕言。過了數周,他也蒙了拯救。──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愛的湧流】有一德國婦人,來得很遲,坐在門邊。斐尼來到她面前,對她說:「看起來,你很不舒服。」她說:「是的,我病得很痛苦,在來聚會之前,我還躺在床上,我不能閱讀;但我很想聽神的話;所以就從床上起來,赴這聚會。」斐尼問:「你是怎樣來的?」她答:「走路來的。」「你走了多遠?」「大概三裡。」

在談話中斐尼發現她陷在罪中,尚未悔改歸正;於是斐尼和她談起救恩,她立刻接受了。後來她成為一個很會禱告的人。斐尼夫人說,她從來沒聽過一個人在禱告中引用這麼多聖經的話。

這位在病中赴會得救的德國婦人,一次在會中述說她的見證。在聽眾中有一位艾絲太太,是一虔誠的以色列婦人,受她見證的感動,從位子上站了起來。那時屋子擠滿了人。斐尼以為她要走到門口;那知她卻走向作見證的姊妹那裡。當她走到她的面前,她伸出膀臂,擁抱那作見證的姊妹,含淚地說:「神祝福你。我親愛的姊妹。神祝福你。」這個愛的湧流,立即流入會眾之中,到處可以看到受感流淚的人,他們互相擁抱哭泣,那種動人情景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慕安得烈說,神是靈,神就是愛,聖靈就是神聖之愛的本身。聖靈一進到我們裡面,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五:5)。神的愛是存在聖靈裡,聖靈的傾出,就是神愛的灌入。神這個愛主耶穌,愛我們,愛他所有的兒女,並臨到所有世人身上的愛,是在我們裡面,也成為我們活在其中的能力,叫我們能愛主耶穌,彼此相愛,和愛眾人(參帖前三:1213)。

聖靈的充滿,帶進愛的湧流。因著聖靈的浸,愛使懷特腓的頭如水池,眼如淚泉,熱愛人的靈魂,哭泣感人,掃蕩人心;因著聖靈的浸,帶進摩爾維亞信徒在愛裡合一的交通。戴德生深明聖靈充滿的重要,曾迫切求神賜下聖靈給同工們,使他們有髑髏地的愛和五旬節的能力。教會的建造就是在於被聖靈充滿,在愛中生根劄基,在愛裡持守實際(參弗三:1619;四:15)。合一乃是彼此相愛的表現。有愛才是神自己,才是生命。──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聖靈是我們力量的來源】布威廉(William Booth)在創立救世軍以前,已經作了二十年佈道及奮興工作。在他一生的工作中,有一不變的態度,就是一直倚靠聖靈的能力。他是柯爾尼大復興(The Cornish Revival)的帶領人。關於這一次的復興,他在日記中寫:「今早醒來,心中有一種強烈的願望,聖靈更加充滿我的心。我覺得心中稍有能力,但我需要更多的能力。」

關於他在英國聖哲斯特(St Just)所帶進的復興,他寫:「在首數日內,工作的效果很小。拜四,我們作了很多的禱告。晚上九時半,神的應允來了,天上的窗戶打開了,祝福與感動之雨降在我們身上,猶如電力突然強而有力,處處看見人為罪惡憂傷,不能自製。會中充滿了一種榮耀,直到半夜方才散會,許多人得到心靈的平安。」

「知罪之感受到處彌漫;蒙恩得救的人,心中滿了基督的愛,唱著感謝讚美的詩歌;酒吧寂靜下來。全周中許多人歸主。柯爾尼日報(Cornish Telegraph)說,城中的商業因大復興而呈休止狀態。在一個村莊中,五十八個成人中有十十二人歸主。」在十八個月工作中,有七千餘人悔改歸主。

他在年老時說:「聖靈使人知罪,使他們成為聖潔,成為戰士,為了救人說脫離罪惡與地獄而犧牲,流淚,勞苦工作。聖靈就是我們力量的來源。」──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成功的秘訣是禱告與聖靈的能力】孫培理(Billy Sunday)與慕迪在引人歸主上,同有超過百萬的記錄(指在其佈道會中公開表示信主的人而言)。孫培理原是一位著名職業運動明星,後來蒙主呼召,撇棄一切,傳揚福音。當他在美國費城佈道時,有五千禱告小組為之代禱。一月之中,四萬人決志信主,全城中有五萬人加入了教會的查經班,至今仍是教會歷史裡最高記錄之一。他成功的秘訣是禱告與聖靈的能力。他論及聖靈的能力時說:「聖靈的能力是為一切信徒預備的,講道人與信徒無異。如果你的生活沒有什麼有問題的事物存在,你就可以獲得能力。當償更積極地為主作證時,你就有能力。」

「你要像使徒所作的,相信並且等候(禱告)得到聖靈的能力。……如果你與神的關係有問題,有不對之處,或不願等候,神就不能以聖靈充滿你。……什麼都不能代替聖靈的能力。」

他每次講道時,都將聖經打開至以賽亞書第六十一章一節,把講章放在其上,這一節聖經說:「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被聖靈充滿的人才能救人靈魂】戴德生在中國為主作工多年之後,回到英國再找新的工作人員。有一天,他靜坐默想之時,他認識了:「戴德生為神作了什麼並不要緊,要緊的是神藉著戴德生作了什麼。」這個叫他認識到他自己在神的工作上的無用,無能和不配,惟有聖靈的能力才能成就神的工作。

在他返英時一八六六年五月二日,彪捷第上校(Colonel puget)請他下鄉講「中國需要福音」。講畢,聽眾十分受感。主席彪捷北認為此時即可利用機會收集捐款;但是戴氏卻請主席准他說幾句話。他說:「我很盼望聽眾回去,在主的工作上,心中能有負擔;錢不是主要的問題。我很感激聽眾喜歡捐款的好意;但更盼望你們回去,能很具體地問主,要你作什麼?若是主要你們獻錢,你們可以送來。但是如果想到那拜偶像的國家,迫切需要福音。或者主會要求比這獻錢更大的奉獻,可能要你奉獻子北,或你自己,前往中國作工,或在家裡為神的差遣的僕人禱告。無論怎麼多的錢不能救一靈魂。我們所需要的就是被聖靈充滿的弟兄姊妹獻身為主工作。神所差遣的兒女,決不會缺乏必需的供給。」

他看重聖靈的能力,遠遠超過錢財。有一次內地會有了特別的需要,戴氏為此迫切禱告。忽然接到一封信,說莫東(J.S.Burdon)先生捐給內地會工作遇用一萬鎊。後又聽到莫東的遺囑裡還有一筆十萬鎊的捐款為著內地會。戴氏一則以喜,一則為懼,因為知道錢財一多,不無危險。況且錢財不能救人靈魂,惟有被聖靈充滿的人才能救人的靈魂。因此,他就迫切求神,賜下聖靈給同工們,使他們有髑髏地的愛和五旬節的能力。

另有一次,他說:「我覺得我們所需要的,不是機械的,而是神的能力。……如果我們停止目前一切的活動,專心謙卑祈禱,懇求獲得聖靈的充滿,將器皿預備好,合於神無敵大能之使用;這樣作豈不是更好麼?因為缺少這種能力,所以靈魂正在喪亡。目前神正在祝福我們中間一部分以信心尋求這能力的人。讓我們憑信心接受聖靈的充滿,讓他佔據並管理我們已經被潔淨的靈魂與身體。」──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愛使他頭如水池淚如淚泉】懷特腓講道極有能力,其秘訣乃在他熱愛靈魂。當他向將亡的罪人說話的時候,他很自然地多多流淚。他的哭泣感人至深,少有人能夠反抗,都被他的愛所融化。他說:「你們責備我多多哭泣;但是我怎能禁止不哭呢?你們不死的靈魂已經在毀滅的邊緣上,而你們不為自己舉哀哭號。你們深曉自己可能在聽最末後的一篇道,以後再無機會接受基督。」

衛斯理見證說:「所賜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他心裡,使他對人滿了柔和無私的愛;從此湧出滔滔不絕的口才,掃蕩面前的眾人,發生奇妙的威力,使硬心的罪人難得抵擋。這個愛使他頭如水池,眼如淚泉。」──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聖靈的利劍刺入他心】懷特腓在世時,很多人與他為仇;其中反對他最厲害的,莫過於屠博。一次,屠博和他的朋友來個比賽,誰模仿懷特腓講道最像的,要得獎品。每人要隨便翻開聖經,用最先看到的一節經文為題,儘量說褻瀆的話;但是不要忘記帶著懷特腓的態度。他的三位朋友先後都照著所定的規矩,隨便翻開聖經,用最先看到的一節為題,依照懷特腓的態度演說,各盡他們褻瀆的能事。最後輪到屠博。他站在一張桌子上,含笑地說:「我要勝過你們。」他就隨便翻開聖經,最先入他眼中的一節經文是:「你們若不悔入,都要如此滅亡」(路十三:3)。當他念完這句話的時候,聖靈的利劍刺入他的心裡,神的能力管住他的心思,使他無法褻瀆,只得說出神要他說的話。說時不能自主,又戰抖,又驚慌;全場的人俱都肅靜。屠博即刻與他朋友離別,回到自己的房間,憂傷痛悔了許久;福音的光照入他的心中,他接受了主耶穌作他個人的救主。後來他成為一個有力的傳道人。──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不在乎有學問只要有聖靈同在】當麥雅各在內林傳福音的時候,到了每二個星期,租不到漁民公所,只好另租一個大的學校,房間很多;但要緊集在一處卻是一個大難處。然而結果告訴他們,只要聖靈作工,地方不成問題,講道的人也不成問題。麥雅各說:我多次看見神將我放在一邊,並且用了人以為最不像樣的人,或是一個才信主的人,作他活水的江河,流出他的生命來。今天教會請人領會時,習以為常的是喜歡去請大有名聲,大有學問,大有口才,能組織的人。當初教會剛興起的時候,神所用的,並不是有學問的人,乃是無知的小民(參徒四:13)。但是他們被聖靈充滿,將福音傳開,成千的人得救(參徒二:4;四:4)。「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神作事有一原則:「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一:27)。──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聖靈預備好土神話落下生長】有一天,時間已是早晨一點半了,麥雅各預備就要離開會所,聽見一人對另一人說:「羅偉立也渴望得救呢!」聖靈就對麥雅各說:「你當去看羅偉立。」有一人知道羅偉立的住處,就陪了他去。到了那裡,羅偉立已經上床了。有人把他領到他的床邊。他就問說:「你是羅偉立麼?」答說:「是。」他說:「我有神的話對你說,你必須信,或者不信請你自訣。」他又說:「你信基督麼?」答說:「是」。「你要得救麼?」答說:「我要。」他說:「好的,約翰一書第二章十二節說:『你們的罪藉著主名得了赦免。』」羅偉立信了這話,立刻穿上衣服,走到父母的房間去。麥雅各和羅偉立一同跪下讚美神。這種光景很象使徒行傳第八章裡,一面聖靈預備了太監的心,一面差遣腓利說合適的話。當聖靈在人心裡預備了「好土」時,神的種子——話落下去是何等容易生長呢!

過了幾天,又有一件類似的事。當麥雅各在房間裡為裴禮依禱告時,聖靈對他說:「你可以去見裴禮依。」他對主說:「主阿,求你給我合適的話。」就有話到他裡面來說:「無知的人哪,你們的心信得太遲了」(路二十四:25)。他就到了他家門口,請他出來。麥雅各就說:「我有神的話給你,就是:『無知的人哪,你們的心信得太遲了。』這是神對你說的。」麥雅各再告訴他一些別的經節;又對他說:「你若信這些話,就讓我們跪下,你也就可以為著他所賜給你的恩感謝他。」他們就一同在街上跪了下來。裴禮依就在神面前傾心吐意,讚美感謝神。麥雅各也為著他感謝神。別人如何看他們,他們一點也不管,只管跪在那裡感謝讚美神。──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主的能力籠罩我們】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人稱他為「講道人中的王子」(The  Prince of preachers)。在他的自傳中說:

「當我初來新公園街會堂(New park Street chapel)工作時,只有數十人聚會聽道。但我永遠不能忘記,他們如何懇切地禱告。有時他們熱切的程度,使人覺得好像他們看見「……立約的使者,……」(瑪三:1),與他們同在一樣,非獲得主的祝福不肯甘休。不止一次,會中氣氛肅穆,大家感覺不勝敬畏,以致坐在那裡靜默無聲。在這種情形之下,我所能作的就是為他們祝福,宣佈散會,對他們說:「親愛的朋友們,主的靈今晚明顯地與我們同在;現在我們各人回家去,小心不要失去他滿有恩典的感動。」

主的祝福隨之而來,禮拜堂內滿了聽道的人,許多人蒙恩得救。我將一切榮耀歸於神。我永不能忘記,他在我工作的開始,就給我機會,在這樣富於禱告氣氛的信徒中間工作。我們的禱告會感動了我們自己的心靈。每一個人好像戰士……決以強有力的禱告來搖動天上之城。於是祝福降在我們身上,「……甚至無處可容」(瑪三:10)。──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講道由畏怯變為喜樂自由】陶雷(R.A.Torrey)從查讀使徒行傳,深信若獲得聖靈的充滿,就無人能真正有傳福音的能力與資格;於是他被引領去追求聖靈的充滿。最後他甚至決定,若不獲得聖靈充滿就再不登臺講道;除非神用別法要他傳道。果在一周之內,他得到了這個祝福。

這個祝福所加給他的,實在難以述說,一種過去未曾夢想到的喜樂進入他的心中。以前講道在他覺得是一畏怯的事,現在講起道來十分自由,有不可言述的喜樂。這個祝福為他開了新的服事之門,使他在主手中更為有用,得以向千萬人傳講主的話,不再是像以前,只局限於一個小禮拜堂裡傳信息,許多進修及特別聚會都講他去講道。那裡除了他在慕迪聖經學院工作之外,還照顧一個一千三百餘人的教會。

此後,他與亞力山大環游世界佈道,三年內得十萬人公開承認歸向救主。他們在澳州墨爾本城的佈道會連續達一個月之久,得八千餘人;會前有一千七百個代禱小組為佈道會禱告。在英工作時,有二萬信徒經常特別為他禱告,懇求聖靈彰顯大能,結束產生了教會歷史中值得紀念的一頁。──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深信得著充滿了】奧斯華爾(Oseald Chamblrs)是「竭誠為主」一書的作者。他說到他被聖靈充滿的經歷。當他作神學生時,發現自己被罪糾纏,真是討厭自己,寧願不作基督徒了;於是他懇求聖靈的充滿。經過四年的光景,有一天,在一次聚會中,一節聖經很清楚地說在他的裡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他的人麼」(路十一:13)。他就很有把握地深信得著充滿了。他就安靜地起來,從那聚會出去,在身內、身外,都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到下主日,他講道時,也沒有什麼特殊興奮的感覺;可是聚會完了,數十人自動上前,表示要悔改歸主,真是出他意料之外。從此他才明白被聖靈充滿,不一定都有特異的感覺;他僅僅相信主的話而已。

慕安得烈說,聖靈的內住需要我們用信心承認他。這是首先需要的,也是一直需要的。就是當我連聖靈工作最小的證明也不能看見的時候,我也安靜恭敬地相信他住在我裡面,且以安息的態度,信賴並等候他作工;否認我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如同小孩子一樣地否認自己,倚靠他來作工。如果我們有出自內心的真實信心,我們就要回到裡面,並極其柔和謙卑地降服於聖靈,讓他在我們裡面作工。

他要人相信,那湧流活水的泉源就在裡面,即使外表看起來是那麼枯乾,仍要回到裡面,確信聖靈的內住,而向神獻上讚美和敬拜。要信他所說的:「我要作一件新事,……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野狗和駝鳥也必如上;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賜全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賽四十三:1921)。信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參來十一:1),信能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並活在其中;任何屬靈的東西都是藉著信。相信他的信,乃是停止一切的活動,安靜、降服地俯伏在他面前,滿心相信。當這樣仰望他的時候,他就必使活水的江河湧流。

慕安得烈說,神要藉著那住在我們裡面的聖靈,用神聖生命的能力來充滿我們的靈,魂和身體。惟一需要的一件事,乃是心裡要充滿那在活神裡的信心,並在這信心裡不住地與神有接觸。且在這信心裡等候,敬拜與工作,像在他聖潔的同在裡一樣。當我們這樣地與神相交,聖靈就充滿我們的心。──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靈魂得救比開工重要】離猶狄嘉不遠,有一棉織廠,位於紐約磨坊(New York Mills)以北,是魏君(W-)開設。他尚未信主,但其為人品德甚高。當時斐尼的內弟任該廠總管理。斐尼受邀赴該地傳道,晚間在村中書院聚會,聽眾擁擠。神的話語在百姓身上發生極大作用,在那些青年廠工中尤其顯明。

次日早晨後,斐尼參觀工廠,發覺紡織工人情緒激動。經過某一部門之時,有許多女工在那裡織布。斐尼發現有二女看著他,互相竊談,縱然嘻笑,卻顯不安。斐尼漸漸走近他們。她們看他走近,愈露緊張。其中之一正在接結一要斷線,她的雙手震顫無法工作。他再走前觀看機器,見這女工更加激動,不能繼續作工。他走到她跟前八、九盡之地,嚴肅注視著她。她看見他注視她,就軟下來,坐在地上流淚不止。這種光景如同炸藥,立刻炸遍全室。不到數分鐘,幾乎全堂哭泣流淚。這個感覺很快蔓布全廠。廠主魏君亦在場,看到這種情形,就對管理說:「停工,讓人聽道;因為我們的靈魂得救,比這個工廠開動緊要得多。」於是大門立即關閉,全廠停工。但是要在何處聚會呢?總管理建議在精紡間開會;因為該處最大。他們就都聚集那裡。斐尼難得看見這樣能力的聚會。該樓極其寬敞,然而從頂閣至地窖都擠滿了人。復興的能力超乎尋常,未及數日,廠工幾乎全部行救。──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禱告的靈大大繁增擴展】一個主日,斐尼剛走下講臺,一位來自史提芬鎮(Stephen town)的瑪利小姐前來問他,是否能到他們的鎮上去講道。斐尼答以他的工作已經排得滿滿,實在無法分身前往;瑪利亞頗感失望。

第二個主日,瑪利亞小姐又在斐尼剛下講臺時,前來見他,哀求他到史提芬鎮去講道,並問他是否知道那邊的情況。斐尼告以知道;但是分身乏術。瑪利亞顯得非常難過,說不出什麼話來。斐尼心有所感,最後告訴她說,若是教會的長老盼望他去,她可以通知他們,神若願意,他會在下個主日下午五時到他們的教堂講道。瑪利亞喜形於色,便回家去,把這消息通知教會。

到了第二個主日,斐尼講完第二堂道後,有一位新歸主的弟兄邀請他搭他的馬車去史提芬鎮。當他來接斐尼時,斐尼問他:「你的馬鎮定麼?」他答:「鎮定阿!非常鎮定。」然後笑著部:「為何你這樣問?」斐尼答:「因為,如果主要我到史提芬鎮去,魔鬼必定會來盡力攔阻。倘若你的馬不夠鎮定,魔鬼就會試圖利用他來使我們喪命。」他笑了一笑,他們便啟程了。說也奇怪,在他們到達之前,那匹馬亂闖亂跑了兩次,差點使他們喪命。他的主人非常驚訝地說,他從未見過他的馬這樣異常。

他們終於安抵瑪莉亞父親的家。他的家離教堂約有半裡。瑪莉亞滿懷喜悅接待斐尼。因為致辭會時間還沒有到,她把斐尼送到房間裡;自己上樓去禱告。斐尼還聽見她在他上面房間禱告的聲音。

到了聚會時間,他們便一同前往。到會的人很多,也都注意地聽;但無特殊事情發生。

那晚斐尼在她家中過夜,斐尼隱約聽見瑪莉亞在他上面的房間裡,禱告了一整夜,又禱告又嗚咽哭泣。斐尼沒有約定要再來講道;可是在早上,斐尼離開之前,她苦苦懇求;斐尼不得不答應下個主日五時再去講道。

下個主日,斐尼如約前往,情形與上次幾乎一親友,只是聚會人數多了一些。由於教學已經老舊恐怕樓座塌下,他們已在那個星期加強了樓座的支柱。這一次,會眾聽得更加認真,更受感動;於是斐尼就和他們約定上,再來講道。

在第三次主日聚會時,神的靈澆灌下來。斐尼見此情況,便留下來。當時那個早已臨到瑪莉亞的禱告的靈也強烈地臨到斐尼,並且大大地繁增擴展;復興更加進行,神的話語能夠折服最強硬體的人,使其完全軟了下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獲得禱告的靈】在復興中,他們常常獲得禱告的靈,尤其是在姊妹們當中。有兩位長老的太太,她們兩人家中都有未信的孩子;她們便為他們竭力禱告。斐尼很有把握地說,她們的家人終必得救。

其中一位長老太太的身體非常軟弱,絕對不敢獨自一人冒險外出;所以已經很久沒有參加聚會了。一天,她覺得精神很好,就去參加斐尼帶領的禱告會。在會中神的靈抓住她,她帶著聖靈的感動回家。

第二個星期,斐尼受邀到這個長老家中。這位長老面現蒼白,而且心情煩悶,他對斐尼說:「斐尼弟兄,我想我的太太快要死了,她的腦海裡面充滿許多東西,思想不休,不停地作禱告,我怕她精力不濟,支援不住。」

這位長老的太太聽見斐尼的聲音,就從她的房間裡走了出來,臉上現出屬天的榮光,發射盼望與喜樂的光芒。她喊著對斐尼說:「斐尼弟兄,主耶穌就要來了。福音要傳遍這個地方,恩典的雲彩要籠罩在我們上面,是我們前所未見的。」

她的丈夫甚感驚奇迷惑,不知說些什麼才好。這些對他全是新的;但是斐尼在此之前已經見過種情況,不足為奇,並且深信她已獲得禱告的靈。──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神的工作已經在她心中開始了】斐尼在洛馬住了將近二十天之時,猶狄嘉(Utica)艾肯(Aiken)牧師所屬長老會的一位長老去世了。斐尼便到猶狄嘉參加他的喪禮。

艾牧師告訴斐尼,禱告的靈在他的會眾之中,以及在那地中,已經十分顯著。他說在教會中有一位元帶頭的姊妹為著都會屬靈的情況,以及這地罪孽深重的光景,憂心如焚。她幾乎連續不斷地禱告了兩天,直到她的體力無法支持下去。她說,除非有人參與她的禱告,與他同心能將她的心願向神傾吐陳述,使她可以信賴他的禱告;否則,她就無法卸下她心頭的重擔。

斐尼聽了,十分瞭解這種情形,就對艾牧師說,神的工作已經在她心中開始了;於是他們即刻開展工作。每一晚的聚會都擠滿了人,聖靈的感化強而有力,使社會各階層的人悔改歸正,以至艾牧師報告說,在幾個星期內,可望有五百人信主得救。

猶狄嘉的復興發生於一八二五年冬與一八二六年春。據傳洛斯特牧師(Rev.John Frest)的報導,在他的教區內,歸主人數高達三千人。──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跪滿廳子哭泣認罪】在亞當斯城那裡,每月有一次的聯合禱告會,浸信會和公理會的信徒都來參加。後因參加人數很少,改在私人家中舉行。斐尼的弟弟參加這個聚會。

一晚,公理會的一位身材瘦小,年老體弱的執事領會。他照例念了一段經文,唱一首詩歌,便站起來帶領大家禱告。整個廳子跪滿了人。那位執事開始是用低沉微弱的聲音禱告,漸漸聲音越過越高,越過越強越激動,直到他要用腳趾撐高自己,又放下來用腳跟站,如此者再,腳趾撐高,腳跟著地,一上,一下,震動整個廳子,直至腳跟撐起椅子,後又掉落在地,又撐起,又掉落,越來越密,好像要把那個椅子摔成碎片。

弟兄姊妹們跪在地上,跟著開始,低吟歎息,和哭泣。那位執事繼續禱告,直到筋疲力盡,方才停止下來。所有的人都在主前深受感動,大大哭泣認罪。

從這次聚會開始,神的工作湧進亞當斯全城的每一角落。亞當斯城當時是鄰近各城市的中心區。──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不眠不休不渴不饑】在教會中,斐尼成了一群年輕人的帶頭人。他為他們開台青年聚會,使他們都能參加。主祝福他的服事,他們一個接著一個,很快地都悔改信主,除了一位未信就離開外,全都得救了。

不懂青年這一組如此蒙恩,其他各組也蒙祝福,工作多方向著村子以外開展。斐尼心裡非常充實在,周餘以來,不眠不休地為主作工,一點也不感到渴倦,或饑餓;正如主耶穌所說的:「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約四:32)。神的愛在他心裡洋溢。他這樣地過了許多天,直到覺得需要休息和睡眠而儘量正常地進食和睡眠。每一天,他都驚異地發現,一定神有幾句話是對他說的。──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一個接一個起來述說神的作為】斐尼帶進的復興,聖靈的充滿,會眾都說主話的情形,由一次的聚會可以知其梗概。

一次,會眾聚集在一起。斐尼站在講臺上正讀一首詩時,甲、乙兩位長老進來了。乙長老一直走上講臺,伸出雙手,擁抱斐尼,不斷地說:「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在此之後,他便對全會眾講述神在他生命中所成就的。

他的面現出榮光,他的表現完全改變,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看出他的今非昔比。他的兒子原不知道他的轉變,聽見了父親所說的,就站起來,匆匆地要離開。他就大聲地喊著說:「孩子。不要離開我。因為在這以前,我從未疼愛過你。」他連走邊喊,會眾深受感動,他的兒子也當場泣不成聲。

很快地,那位德人裁縫師,天主教徒,便站起來作見證說:「我生下來就是個天主教徒,從未讀過聖經。有人告訴我,一旦我讀了聖經,魔鬼便會從我身上勾走我的靈魂。每次我要去讀聖經,好像魔鬼就在上面凝視著我,想要勾走我的靈魂。」接著又說:「現在我已知道,這個全是出於我的幻想。」他再繼續告訴會眾,神在他身上的作為和神在基督裡所賜給他的救恩。

這樣一個接著一個起來作見證,述說神在他們身上的作為。整個下午的聚會,沒有講道,只有見證,這是聖靈運行出來的,非出人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酒喝多了話多】慕安得烈的幽默,不是為著說笑,乃是帶著智慧給人指點。下面舉出兩個例子。一次,慕安得烈在自由邦的一個村莊舉行一連串的佈道會後,宣佈要舉行見證會。為使會眾能在聚會中開口,他問大家一個問題:「一個人酒喝多了之後,每一個現象是什麼?」停了一會,他自己答說:「話多!」接著又說:「現在人在聚會中領受了神的祝福,第一個現象該是什麼?是話多了。不過不是酒言酒語,而是屬靈的話多了。」

「……乃要被聖靈充滿。常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弗五:1819);一位聖靈充滿,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也就出來了。「……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十二:3)。聖靈一感動,人就說主的話。──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泡沫撈掉並不將肉丟棄】慕安得烈在納塔耳舉行佈道會時,由於有些參加過聖潔聚會的人,靈裡發燒,極度鼓樂,說出節制不住的讚美的話,受到一位講員反對。慕安得烈巧妙說:「是的。有些信徒,在他豐豐富富經歷新的真理之時,可能不按傳統方式,或是平常態度來運算式。可是我們不能因為他們有那樣的表示,就排斥真經歷。這倒令我回憶從前乘牛車旅行的歲月。那時,一天旅程結事,所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升火,煮水和燉肉。在作菜過程中,我們看見肉湯冒泡;我們就把泡沫撈掉,可是並不將肉丟棄阿!」──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停止對神撒謊就被聖靈充滿】甲、乙二位長老參加的聚會。甲長老是一被聖靈充滿的人。散會後,甲長老約乙長老到他家用茶。在回家路上,甲長老一直對乙長老談到被聖靈充滿的事;乙長老甚受感動。

到達家中,桌上飲食已經擺好,二人坐下就要享用。乙長老問甲長老說:「你是怎麼得到神給你這樣的祝福?」甲長老答說:「那是在我停止對神撒謊時開始的。從前我作基督徒,常找藉口,為自己向神求要一些不是屬神的人的東西。我總想得著它。我的禱告,常不誠實,有時甚至向神說謊。一旦我醒悟過來,我就不再對神說一些不是發自內心的話;於是神答應了我,降下聖靈,我就被聖靈充滿了。」

就在這時,乙長老尚未開始吃東西,他用背脊把椅子往後推離桌子,然後雙膝跪在地上,向神承認自己一生向神說謊以及禱告有口無心。聖靈立刻降臨在他身上,充滿了他。

這位長老停止對神撒謊,就得聖靈澆灌;另有一次,一位姊妹在禱告中,把她頭上的小小首飾取下,也就立刻得著聖靈澆灌。撒謊和戴首飾是屬乎肉體的,是聖靈所不容的,對付肉體,治死肉體,才能被聖靈充滿;肉體與聖靈是彼此為敵的(參加五:1616)。我們都得提防,不要讓肉體在我們身上有地位,要把亞瑪力的名號,從我們身上全然塗抹了(參出十七:1416)。

慕安得烈說,對肉體的依靠破壞了你在基督耶穌裡的誇口;這是已恰逢了聖靈要作的事;這是魂作了首領而盼望聖靈輔助它,卻不信靠聖靈引導並作成一切而等候他;這是跟隨主耶穌,卻沒有否認己,這就是那隱密的難處。

既靠聖靈入門,就當繼續堅持靠著聖靈向前。要謹慎,不要片刻是靠著肉體,來繼續並成全聖靈的工作。要以「不靠著肉體」,來作爭戰的口號。要深深地不信靠肉體,並怕隨從肉體行事而使聖靈擔憂,藉以保持你在神面前的謙卑,屈服。──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藉迫切禱告維持聖靈的能力】斐尼(Charles Finney)原是一位律師的助手,于一八二一年十月十日在一種聖靈能力特別顯明之下,悔改歸主,而且了對聖靈的能力。他的工作持續了五十年之久,都是聖靈能力奇妙的彰顯。他的秘訣就是藉著迫切地禱告來維持聖靈所賜給他的能力。他說:「有時我發現自己失去很多能力,我就以一整天的時間禁食禱告,常常尋求失去能力的原因;因我懼怕這能力已經離開我。經過這樣在主面前的謙卑與呼求之後,能力就像昔日一樣,又新又活地回到我的身上。這是我一生中常有的經歷。」──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只要保持管子暢通】聖靈的充滿不是某一個時代所獨有的特權,也不受教會歷史任何時期的限制。祂要把自己的榮光與能力像潮水一樣臨到我們,有如尼羅河的氾濫一樣。只要流通的管道保持清潔,暢通,任何田地或園地,不管多麼偏僻遙遠,都可蒙受聖靈降臨的澆灌。── 邁爾《神引導的秘訣》

 

【火堛漪插j傳道人撒都說:『炭是黑的,我們不能除去它的黑,就是用了百磅肥皂,也是不行;但是放在火堨H後,就能光芒四射,從前的黑色都沒有了。照樣,我們經過火洗之後,就能在世人面前發出光來。』五旬節前,彼得在一位使女面前否認了主。經過了五旬節,聖靈降在他的身上,他就能大放膽量,在許多官長面前見證主。

 

【向傭人認罪】一位傳道人,在財政所長家媮蕨D說:『要想得著聖靈澆灌,必須在神面前認罪,同時也要在人面前認罪。可惜我們多少時候在神面前能夠謙卑,但是在人面前卻不謙卑,我們也當在人面前謙卑認罪才對。』講畢,那位財政所長靜靜的對傳道人說:『我有罪了,請你代我禱告;因為我曾得罪了一位傭人,本來早該對他認罪,請他原諒,但我驕傲不肯向他認罪;現在,我知道這是不對。』於是叫來那位傭人,三人一同跪下禱告。後來那位傭人深受感動,歸服了主;而那作所長的弟兄,也即得到聖靈澆灌。

 

【取下首飾】斐尼先生說:『從前有一個人,要得靈洗,不能得著,以後她在禱告中,把她頭上的小小首飾取下,放在主前,她就立刻得著靈洗。』所以若有一個小事與主違肯,也能攔阻我們受聖靈,得主恩。

 

【取笑聖靈澆灌】一位弟兄,多次追求聖靈澆灌,但是總得不著。有一次,他在追求聖靈澆灌的聚會中,求主給他看見得不著的原因。主就給他光照,讓他看見他的攔阻,就是因他根本不信聖靈不能澆灌人,並且常常取笑那有聖靈澆灌的弟兄,覺得他們那種聖靈澆灌,又喊又跳,實在太不成體統了。他一看見這個,就大大的在主的面前流淚認罪。就在此時,聖靈澆灌了他,經歷了多次得不著的經歷。

 

【在乎權能和聖靈】一七四零年一個主口,神的僕人懷特腓在講道前半小時感覺非常沮喪;他只能俯伏在主面到,承認他是受恩待的罪人。當他前往會所時,覺得軟弱,到他站上講臺,似乎寧願緘默,不願說話。但至開始講道不久,聖靈大大作工,會眾全都驚惶起來,喊叫哭號之聲四起。他自己的心靈大受感動,甚至不能再說什麼,就從講臺下來。會所中無論男的女的,大的小的,都在極大的悲痛中。他回到家媟q拜神奇妙的工作。神的安慰如浪湧來,使他脆弱的帳棚幾乎容納不了。神的福音,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

 

【無論到何處都是這樣】叨雷博士有一次請了一位少年信徒到芝加哥領會。那地的人非常野蠻,常集無賴之輩,要在會中搗亂,因此會眾頂難管理。這位少年沒有什麼趁奇的法度,也沒有超奇的言語,除了不好的文法外,一切都是平常的。那會初開之時,叨雷以為不議論他前來講道;於是默默祈禱,並且注意會眾。那知會眾個個注目看那少年,聽他談論,直到講完。叨雷便問他們願意接受基督麼?多數的人立刻踴躍承認。叨雷覺得十分奇怪,以後與一認識這位元少年的人談及此事,那人說道:『他無論到了何處,都是這樣。』這到底是什麼緣故呢?他乃是受了聖靈的洗,得著能力。為主作工不在乎人的聰明才智,乃在乎她所賜的能力。

 

【承認酷刑不供的罪】傳教士何格曼,已在某城工作十年,但無一人悔改歸主。他幾乎相信那地的人不會覺悟有罪。一天晚上,正在講道之時,神的靈忽然白天而降。從前絲毫不受感動的聽眾,現在居然大大受了感動;從前坐在會中茫無所得的人們,現在跪下為著自己的罪號啕痛哭。甚至有一個人,兩次犯了偷耦的罪而被官廳捉去,用盡酷刑,也總不能使他承認他的過犯;但是現在當著許多人的面,承認了他以前在酷刑之下所不願承認的罪。那時城中的人滿城奔走,互相告誡的說:『不要往福音堂去聽道,他們神的靈已經下來了,那靈能使人人自己認罪。』

 

【威爾斯大復興】威爾斯未復興的時侯,全城的人遠離真腳,屬靈景象,異常不佳,教會人數,非常的少,罪惡極為興盛。但到一九○四年,神的靈好似旋風一樣,大大運行該;教會充滿了人,甚至有許許多多的人,在聚會的時候沒有座位;聚會時間有山上午十時起,延至晚間十二時的;每日至少有三次正式的聚集。會中講道的時間很短,唱詩,作見證,祈禱,占了大部時間。那時唱詩還沒有詩本,只唱他們幼年所學的詩;沒有唱詩班,每個人郡唱;沒有抽捐;也沒有為聚會發通告。這一次的復興所結的果子是空前的。無神派的人,悔改了;醉酒的,作賊的,賭博的得救了;還有效不,素為社會所不齒的人,恢復了他們的人格;各等的罪,都認出來;長久漬欠的債,也還清楚,戲園不得已停業了,因為沒有生意;在五禮拜之中,得救加入教會的人,有二萬之多。

 

【能力的靈是為著工作行動】路加廿四章四十九節這從上頭來的能力就是聖靈。這堛爾t靈是像一件衣服一樣可以給我們穿上。這在舊約埵陪蚇搌瞴A就是以利亞和以利沙的故事。當以利亞要升天的時候,以利沙跟著以利亞,要得著以利亞的靈。末了以利亞被接升天,把他的外衣留下來,以利沙就撿起來穿在身上,於是以利沙就得著了以利亞能力的靈。所以解經家就說那是外衣的靈。外衣穿在我們身上是叫我們可以行動。你去作甚麼工,就要穿甚麼衣服。比方你是交通警察,若是你穿了睡衣去執行任務,那定規沒有人會聽你的話。但是你若把員警的制服穿上,在十字路口一站,最大的卡車都聽你的話,你的能力就來了,你的權柄就來了,你的權柄能力就在於制服。在美國家家戶戶沒有傭人,有的家主到了週末就穿上油漆匠的衣服,在那堥磡苳l,真像油漆匠一樣。有的時候他在翻土,又穿上勞工的衣服,和勞工一樣。你看他穿甚麼衣服,就知道他在作甚麼。所以衣服是為著行動的,衣服是為著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