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聖靈的管治例證

 

【他要先在夜中對那地主說話】為著興建第一所孤兒院,需要一塊地。慕勒聽說,在布利斯托爾城外,有一塊地,在阿什利丘原(Ashley Down),要出售。他就去看看,覺得十分合意;施即托人去問。一八四六年二月四日晚上,他去見阿什利丘原那塊地的主人。主人不在家。家人告訴慕勒可去辦事處找他。慕勒就去辦事處;他又不在。本來他家人說過,八時左右,他一定會在家中,慕勒可以再到他的住宅去。但是慕勒沒有去;因他覺得一定是神要他不在這兩處地方見他;慕勒就不勉強從事,耐心等候。

次日早上,慕勒見了那地的主人。那位地主告訴慕勒,今早三時,他就醒了過來,到五時才能再入睡。在他輾轉不寢之時,心裡老是想著那塊地,於是決定,只要慕勒向他開口,他不但肯讓慕勒得著那塊地,且以廉價一百二十鎊一畝賣給慕勒;本來是要二百鎊一畝。當時,他們就立了約,慕勒買了七英畝,每畝一百二十鎊。昨晚神之不讓慕勒找著那個地方,是有原因的;他要先在夜中對那地主說話,叫他有所決定,才要慕勒去見他。──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耽擱去戲院談道】有一天,一個戲院老闆邀請司布真到他所經營的戲院去和人談道。他的動機詭詐,以為只要這位名佈道家司布真到他的戲院走一趟,戲院的生意必定興隆起來。司布真起先不知他的用意,認為既是變道,即使到戲院去,又有何妨?於是答應下來。那知到了司布真就要動身之時,神就打發一個客人來,有要事和司布真商談。

戲院老闆等急了,一再打發人來催促;但因他們談話無法中輟,時間一再拖延,去戲院的事,也就只好作罷了。

過後,戲院的老闆再去見司布真;司布真便當面向他道歉。這時,他才道出實情,說:「哦,那一天你若到我戲院一趟,以後我的生意不知要好多少倍;因為只要你來一趟,那些常聽你講道的人,就也要來看戲了。你知道麼,只要你從我戲院門口走進去,再從我戲院門口走出來,我的生意興隆了。可惜,那一天你沒有去。」司布真這才恍然大悟說:「哦。原來如此。若是這樣,我就萬萬去不得阿!」──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投考海軍落第】當宋尚節在讀中學之時,一天,他的父親看到報上廣告,海軍學校招收新生,立即囑他去信報名。考試科目只有體格檢查和國文兩項。在他看來,很有把握。他的師長和同學也都鼓勵他去投考,認為必被錄取;因他在校讀書用功,天資不弱,每考輒冠同班,名列前茅。考試幾何代數,老師一出題目,他就下筆迅速作好,立刻繳上頭卷。

未料,動身前往投考的前一夜,他的腳腫痛異常。他心雖覺有異,但因已奉尊長之命報了名,勢在必行,不得不去應試。次早動身,不辭勞苦,跋涉山川,走了三、四百里崎嶇不平小路,腳已腫得鞋襪都穿不上。到了省城,應考青年甚多。出乎意料之外,體格檢查結果,竟不及格;原因是他恰好莫明其妙,患著腳腫。體格既通不過,考試國文也就無精打采了。結果名落孫山。那次國文題目舊「君子無所爭」;他也就聊以「君子無所爭」自慰,返回興化。他的很多同學也去投考,只有兩位被錄取。那時他倆覺得無上光榮;可是人生泡影,他們二位都在不久之後相繼陣亡。

這就使他領悟,他的臨時腳腫,因之名落孫山,乃是出於神的攔阻,為要留下他的性命,來作基督的精兵,開展主的國度,搶救人的靈魂,為此澆奠自己。──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九一八上午離開瀋陽】宋尚節和同工們在鳳凰城傳福音被逐。臨行之前,致電瀋陽提前開會。他們一到瀋陽就迫切禱告,有時一天禱告八、九次。主賜祝福,有七、八百人蒙恩。憂傷痛悔的會眾陸續到尚節房間裡來,他就與他們個別談話,幫助了七、八十人徹底認罪,承受救恩。他也説明他們組織佈道團。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上午,他們離開了瀋陽,下午發生「瀋陽事變」或稱「九一八事變」。日本關東軍閃擊瀋陽,接著佔據整個東北,成了中日八年戰爭的原因。他們獲悉這個消息,主感謝神的引領,如果不是在鳳凰城被逐而提早赴瀋陽,則「九一八事變」發生時,他們還未離境呢;這正如主耶穌所說的:「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太十一:26)。他們在鳳凰城被逐也是叫他們經歷了「……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得免盜險之驚】幾位以前蒙恩的姊妹,組一委辦會,邀請宋尚節去廣州領會。尚節原定一九三五年元旦由廈門搭輪去廣州,帶領一月九日開始的佈道會。該輪忽然改期啟行。尚節只好另搭他輪。會期因而延誤一、二天。他到了廣州,才知前輪竟在中途遭遇海盜,他得免此一場盜險之驚。──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幽居城堡譯作德文聖經】路德幽居城堡之內,得到機會能以安靜默想神的話語,非為爭辯搜集材料,乃為生命得到餵養。安靜之中,他能與神更多交通,使他更加謙卑,脫離緊張生活之中易犯的罪。

另一面,主也給他時間,作了一件大的事上,就是把新舊約聖經譯為德文。早先他已斷片地翻譯了一些,那七篇懺悔詩篇就是他的初作。這些譯作受到大眾歡迎,紛紛要求更多供應。他認為百姓的聲音,就是聖靈的聲音,所以決意應召。在被囚高牆之內,這時不作尚待何時?他就利用閒置時間,把神的話語譯成德文。他說:「巴不得這本書譯成各方言,放在各人手裡,擺在各人眼前,讀到各人耳中,進入各人心中。」又說:「聖經不帶註解,猶如太陽,使眾教師直接得到亮光。」原來那時,對於德國平民,聖經仍是一本封閉的書。他們不能讀拉丁文或希臘文聖經。當時所能得到的,也只有這兩種聖經。雖然在此之前也曾有過三種德文譯本,可是譯本極其拙劣,幾乎使人不能領會;同時價錢奇昂,只有極少數的人購買得起。

路德把聖經譯成德文,通順有力,使它能以所有德國人心說話。當他翻譯舊約時,他想使「摩西說出流利的德文,以致無人會猜疑他原來是一猶太人。」他的譯文那麼完美,直到四百多年後的今天,仍是德人經常並且喜歡讀的德文聖經。

路德把聖經譯成平易通順的德文,乃是改教的一項重要工作,在改教上起了重大的作用。聖經問世,路德退穩;神顯現,人失蹤。他把這本書公開交給人手;有人說,路德恢復了公開的聖經。從此,可以人手一冊,直接聽到神的呼聲。神使用這本聖經,使許多人明白正道,認知真理,擺脫了羅馬教的束縛捆綁。

路德之幽居城堡不是出於他自己的願意,乃是由於友的策迫,使他一面能脫離教皇的手,一面能以完成德文聖經的翻譯,而使聖經成為一本公開的書。這些背後乃是神看不見的手在主宰。

我們要認識那對付我們的手,不是世人,不是家裡的人,不是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乃是神的手。保羅被囚在監裡,他不說是非斯都的囚犯,也不說該撒的囚犯,卻說是「基督耶穌的囚犯」(弗三:1)。在這一切的事上,他只看見神的手。──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醫治後的改變】當慕安得烈離開南非之時,健康情形至為惡劣。他的一位外甥寫信給雙親說:「慕安得烈病得好得。爸媽最好在他去英之前趕到這兒向他道別(永別)。」後來他蒙主醫治回來,不但身體健康,並用對人態度也有極大的改變。他的靈命更深一層,以致講道聲調也有不同。神使他長大成熟,更能教導牧養信徒。

他的兒女觀察入微,說道:「經過那段『沉默時期』之後,父親與神極其親近,對人更顯溫柔、仁愛、謙恭。這個並非是他做作出來的,乃是內在聖靈作工產生的。凡是接近他的人,都能立刻感覺出來。」

在他工作初期肩負重任之時,曾是一個嚴肅的人,嚴格律己,也以嚴格的事對待信徒;但在聖靈不斷組織之下,使他漸趨成熟,成立為柔軟謙卑的人。神花了八十八年時間在他身上作工,為要把他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一個作過他學生的雷比(C.Rabis)說,年輕時嚴肅的慕安得烈和晚年時慈祥溫和的慕安得烈有著極大的差別。在慕安得烈的一生中,每個時期神以不同方式對待他的僕人;而他也是隨著生命的逐漸長大成熟,以不同的方式對待信徒。──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更深進入禱告生活】一次,慕安得烈和他的妻子慢雙雙乘車,往北特蘭斯瓦爾旅行,再度發生車禍。他的腿和背受到重傷。這次親友堅持請醫診治。雖他並未放棄行程,但他永遠沒有完全複元,終身不能再乘馬車。這次遭遇車禍,他沒得到醫治;但他存心順服,態度謙和。某一涼爽夜晚,他的女兒陪他坐在走廊上。他和藹地告訴他的女兒說:「孩子。我好喜歡帶領佈道會;但是神好像決定不醫治我。」

當神正在大大重用他去拯救罪人靈魂的時候,竟然遭遇這事叫人難以明白;但是事實證明,他竟成為一名禱告更為迫切的人,更深進入禱告的生活,體認代禱力量究竟有多大。他的許多禱告著作,全在這次事件發生之後寫的,給人幫助無法估計。雖他不良旅行,卻能活到八十高齡,最後甜蜜睡在主懷,如同莊稼熟透收割。──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跌傷脊骨】一八七四年六月,戴德生從漢口坐輪船去武昌,為了節省,買了一張大艙票,只有一個小梯子上去下來。戴氏偶一不慎,從梯子上滑跌下來,扭傷踝關節及脊骨,痛得幾乎不能起床。於是決定回英,十月到達英倫。脊骨及踝關節炎漸重,壓傷脊胸,以致兩小腿癱瘓;醫生命他長期臥床休息。這時他正壯年有為,忽然受此重大打擊,時時臥在床上,明知有許多事應該作,卻不能作。按照世人眼光看來,這種情形實在太苦;但他倒是天天以神為榮。他躺在床上,不斷地為中國及內地會的同工禱告。他樂意接受神的旨意,認為神所准許發生的事,都是最好的。

奇妙得很,藉著禱告祈求他的癱瘓好了,十八個教士到中國去了,所需的款項神都供給了。緬甸有位同工去了。不久,華西也有人去了,且與緬甸會合。內地會重要的發展,也是在戴氏的小病房中向神求出來的。數年後,他所求的一一實現,中國內地各省都有教士在那裡廣傳福音。──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神的車】哈巴谷書第三章八節說:「耶和華阿,你乘在馬上,坐在得勝的車上。」當亞蘭王來圍攻神人以利沙時,以利沙禱告耶和華,開他僕人的眼睛,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王下六:1417)。在我們的周圍正如當時在先知以利沙的周圍一樣,隨處都有神的車馬,要把我們帶到榮耀的得勝裡去。

有一婦人,她有一個作事很慢的女傭人,常常因為作事很慢而使主婦發脾氣。主婦是個性急的人,總是嫌她太慢。為了這個緣故,這位主婦常常一天發了幾十次脾氣;但是每次發後總覺得後悔,並且立志自抑,總是徒然無效。一天,她想起她已向神求了很久,使她能夠忍耐;這位遲慢的傭人,也許就是神所派來載她達到忍耐的車;她立刻這樣接受。從那時起,她就把女傭人的遲慢當作神給她坐的車。結果忍耐得勝了,以後也沒有任何人的遲慢能夠叫她煩惱。

又有一個婦人,一次去赴大會,她被安排和另外兩人同住一個房間。晚上她要睡覺;另外兩人卻要談個不休。第一夜她覺得非常煩惱,等那兩人談話停止之後,好久她也不能入睡,輾轉反側,心裡平安。第二天,她聽了「神的車」的信息,那一夜她就接受這兩位朋友的談話當作送她進入甜蜜和忍耐的車,也就心平氣靜,不受影響。直到深夜,她曉得她們也該睡了,就很細聲地對他們說:「」朋友們,我臥著是在乘車呢!這句話一出,立刻見效,寂然無聲。她的「車」使她得勝,不但是內心的,末了也是外面的。──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泥土在陶人手中】一塊泥土若仍在泥坑裡,就是經過千萬年,也沒有成功美麗器皿的可能;但若放在陶人技巧的手中,就會很快照著他的意思變成他所要作成的器皿。人也是這樣,必須把自己毫無條件地交在主的手中,讓去動工,就能變作「貴重的器皿,成為整潔,合乎主用」(提後二:21)。他所用的辦法可能完全與你所想的兩樣;可是他知道要怎樣作;你也必能得到滿足。

有一位姊妹,得著許多亮光,滿有喜樂,十分盼望被主派到他的工廠去作工;可是她的丈夫的生意忽然賠了本;她自己不再有錢可以幫助福音工作,只好整天在家裡作各種家庭的雜務,屈身在家裡,作打掃、燒飯、縫紉等等瑣事。她作這些事仍像往常一樣地熱心,喜樂,毫無怨言。經過這個鍛煉的結果,這使她成為一個「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1)的器皿。

另有一位姊妹,也是盼望為主作重大的工作。不料她的兩個躁急的小孩害了病,她不得不整天在家裡照顧他們,與他們嬉笑玩耍,有時還動怒埋怨,最後甚至反叛,離開了主;結果落到悲苦,冷淡可憐的地步。她把自己從天上陶人的手中奪回,器皿便因此在輪上弄壞了。

我們要作主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必須憑著信心,把自己完全毫無條件地交在主的手中,任何試煉臨到我們,都要對主說,照你的企圖。

「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黯然不語」(詩三十九:9)。「……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賽五十三:7)不自訴、不自怨、不自憐,安心將自己交在造物神的手中,等候苦難在我們身上作它雕琢的工作;神自然知道帶領我們從那裡出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隨他的意對付我】一個人作神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就必須完全順服神,毫無抵抗地擺在他的手中。有一次,一位傳道人向一位負責管理一間大醫院的醫師說到這件事;他似乎不能領會。傳道人就對他說:「比方你看病的時候,來了一個病人,懇切求你給他醫病,可是他不肯說出他的所有徵候,也不肯吃你所配給他的藥,只對你說:『你所吩咐的事,有些我看為有益的,我當然照著行;有些我認為不如由我自己決定更好,我就照我自己的辦法罷。』你要如何對付這樣的病人呢?」醫師憤然地答說:「算了!我就走開不理他,由他自己去辦,由他自己去理自己。」接著醫師又說:「除非他將他的病完全交我醫治,絕對聽從我的吩咐,我便什麼也不能替他作。」傳道人就問:「醫師要治病,必須病人完全聽從他的吩咐才行麼?」醫師著重地答說:「是的。必須絕對地聽從!」於是傳道人就對他解釋說,我們要讓神把我們作成貴重的器皿,也必須我們毫無保留地將自己完全擺在他的手中,絕對地遵守他的命令。醫師恍然大悟,說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一定要照著行。神從此可以隨他的意對付我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不要怕說願你的旨意成全】許多基督徒對於他們在天上的父向他們的要求,好像不過是來使他們愁煩,剝奪他們的福氣。這等可憐的人認為他們若能堅持自己的意思,便可以阻撓神,不讓他這樣作。這是極大的錯誤,會把人陷入悲慘的地步。有一位有這意識的姊妹對一位朋友說,她覺得要說「願你的旨意成全」真是何等困難的事,她也很怕這樣說。這位姊妹只有一個男孩子,是她一大宗產業的承繼人,也是她心目中所最愛的。這位姊妹講完她的難處之後,她的朋友說:「如果你的孩子明天早上走來對你說:『媽媽。我決意以後讓你照著你自己的意思待我。我要常常聽你的話。你想什麼是最好的,就替我作,我相信你是愛我的。』你聽他說了這樣的話,你心裡會不會想:『哼!現在有機會叫他吃苦了。我必不給他點快樂,我要叫他飽嘗各樣的滋味,迫他作他頂不高興的事,給他完全行不通的命令。』你會這樣對付你的小孩麼?」這位母親生氣地說:「你曉得我絕對不會這樣的。我要抱住他,親他,趕快把一切最可愛和最好的給他。」朋友問她:「你能比神更慈愛麼?」這位母親答說:「阿!那是不可能的!我看出我的錯處了。我喜歡我的孩子對我說他願照我的意思行;我也不該再怕對我的天父說:『願你的旨意成全』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瞭解他的計畫】一位弟兄作見證說,有人希望以祈禱改變神的旨意。但我深思這個問題許久之後,在經歷中得到解答。我們不能改變神的計畫,可是在祈禱中,我們可以領悟他對我們的旨意。當我們在安靜中祈禱神時,神便在我們的心境寧靜時,向我們說話,那時他更將他對我們的計畫告訴我們。我們一旦瞭解他的計畫是為我們的好處之後,我們再也不想去改變它,而只是想以合作的態度,使其實現。神的計畫中可能有苦難,貧乏,疾病,可是只要我們說:「願你的旨意成就。」我們便有安慰。神的旨意是要我們得到至高無上的好處。知道了這個,我們就會有力量,長籲、短歎、疑惑、憂慮便會雲消霧散。

慕安得烈說,神好像一位聰明的農夫,「忍耐等候地裡寶貴的出產」(雅五:7)。如果出產尚未成熟,他就不能收割。他知道什麼時候我們的靈可以接受祝福來榮耀他。在他愛的陽光之下等候,會叫我們漸漸成熟。在試煉的黑雲之下等候也是如此。神在差遣他的兒子來到世上之前,自己曾經等候了四千年,為的是要等候最適當的時候。他就要起來幫助我們了;他決不會遷延太久,而叫我們多等一刻。

在百般試煉中,要以為喜樂,要忍耐;忍耐成功,必得生命的冠冕,在生命上被成全,得以長大成熟(參雅一:2412)。──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女兒之喪激發關心兒童青少年】一八六六年,慕安得烈的一名僅八個月大的女嬰不幸夭折。後來又有兩位小妹一名芬妮,一名維蕾,在同一年內,相繼患病去世。慕氏安慰家人。他們順服,接受神的美意,現度將自己交托在神手中。

慕氏無論遭遇任何事故,或喜,或悲,或順,或逆,或苦,或樂,永以神的話為指示。在他認為這些事故臨到他身,乃是神的計畫,有特別的造就,使他能有特別的,特別的寫作。

女兒之喪,對他也是一個激發,要他教導信徒,速將福音傳給兒女,關心青少年和兒童。為此,他也在信徒身上盡力地作屬靈教育的事。在世年日不多,不知何時就要離開,豈可虛度一日。──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遇大風浪學了功課】一次,麥雅各乘船去雪得蘭,起初平靜,後來漸漸有些風浪,不久風浪大作,四圍大浪排山倒海衝擊過來。船主倪恩伯是一基督徒,滿面愁容,跑來對麥雅各說:「麥先生。你要禱告;因為只要我們的船損壞一點,全船的人一個就都不能活命了。我們離開躲避風浪的地方尚有三十三裡呢!我們惟恐船被風浪打到岩石上去;因為岩石離開我們不過數裡。」麥雅各看看他們的船隨著風浪飄蕩,有時拋得像山那樣高,有時如同沉到海底,真是危險萬狀,連活命的指望都沒有了。然而終於蒙了神憐憫,到了安全的地方。

當風浪最洶湧的時候,麥雅各已經完全不能動彈,僕在地板上,病得非常難受,其苦前所未有。那時他就定意說,如果我到了岸,我就永遠不再在冬季去雪得蘭了。他的心裡這樣定規之後,立刻在他裡面好像有聲音說:「你因為風浪的緣故,暈船的緣故,不肯為我在冬天再來雪得蘭麼?我曾為你受盡了一切的苦阿!」那時他就感覺很是羞恥,也十分自卑,常常懊悔自己的軟弱。他就求主赦免他的罪,說:「主阿,我要去,我要在冬天再去。只要你差遣我,我定規去。」他因著他的不忠心,心裡十分憂愁,同時暈船員也很厲害。他對主說:「主阿,你也必定為我難受!」他說這話之時,頃刻之間,船裡面神的榮耀,他的喜樂無法言喻。一分鐘之前,他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現在是再快樂也沒有了。

他默想這一次的經歷,學了一個功課,是他從前沒有學過的。那時他已得救十三年了,在各處宣講主耶穌死而復活的道,也知道他已升天;但是從未知道他作大祭司為我們代禱,叫我們得著應時的幫助。主有能力,主有愛心,主有同情,能給我們每一種的需要,每一個的需要。他死為著拯救我們脫離罪;他復活為著要説明我們每一個的需要。從那一天起,他一直覺得他在他身上每天都有應時的幫助。後來有一次,主果然要他冬天回雪得蘭去。在那一次,他們是在陸地行走,也遇大風雪,並且相當危險;但是平安地過來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小狗把她衣服咬破】曾有一位姊妹,頂喜歡打扮,每次總把衣服熨得頂平。有一次,她熨一件頂心愛的衣服,裡頭有一點清楚的感覺,不該這樣愛服裝;但她還是捨不得她心愛的服裝。有一天,她穿了這一件最心愛的衣服,剛出大門,就跑來一隻小狗,兩腳抓上來,把她的衣服抓破四個洞。她心又氣又難過。後來她明白了,這是萬事互相效力,要叫她得益處。──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倒藥的是慈愛的天父】我們必須在凡事上都看見有神的旨意,才能使我們對那些滋擾我們的事,存著愛和忍耐的心。我們可以用作母親的拿藥水給她愛的孩子吃作個比方。瓶子是盛藥的,而母親是給藥的。負責的不是瓶子,乃是母親。擺在架子上的不管有多少瓶藥水,凡是母親不相信它對孩子有益的,她一滴也不讓孩子吃;但是她所相信對於孩子有益的,她因愛心,也就不顧那藥多苦,總要勉強孩子吃了下去。

我們周圍的人,常常都是盛著我們的藥的瓶子;但是把藥倒出來,勉強我們吃的,卻是我們慈愛天父的手。作瓶子的人就是我們所受各樣苦難的憑藉;但是它們裡面的藥,是我們靈魂的大醫師所配給我們吃的,為要醫治我們一切靈性上的疾病。我們若看見這一個,就會領會它們對於我們,不過是成全神在我們身上的美意的工具罷了;而且我們最後對於它們帶來的祝福,心裡也是必會覺得還要感謝它們呢!

約瑟的弟兄們把約瑟賣到埃及;後來約瑟卻在那裡作宰相,糶糧給人,救了許許多多人的性命;所以他能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五十:20)。約瑟的被賣,給約瑟帶來祝福,並且保全了許許多多人的性命。已過的被賣乃為「成就今日的光景」。──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醫生給藥分量不差】醫生給藥,不太多,也不太少,太少恐怕病人不會好;太多恐怕有危險;所以醫生給藥的分量是一分也不差的。

神給他兒女們的試煉,也似醫生給藥一般,為要藉著試煉,叫他們靈魂的「病」得以除去,使他們成為更強更壯的信徒。試煉若太輕太微,不會發生效力;若太重太烈會發生危險;所以神給的試煉,必不太輕,也不太重。醫生知道藥的分量該多少;神豈不更知道試煉的輕重該多少?

「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量蒼天,用升鬥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呢」(賽四十:12)。一切經過他手量過、平過,輕重、多少、大小恰到好處。──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混合起來成為所需的藥】一次,慕迪的孩子患了猩紅熱;他就拿著工程師的處方,到藥劑師那裡去配藥。他告訴藥劑師,務必小心照著藥方配藥,分量也要準確。藥劑師拿了一隻瓶子,其中每只瓶子裡所裝的,可能對他孩子都有劇烈的副作用;但是藥劑師將其按著分量混合起來,就成了他孩子所需的良藥。

慕迪因此,從「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得到很大安慰。他說,神也是如此,叫我們遭遇這個環境,那個環境,或平順,或風波,萬事都在那裡為我們效力。──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什麼是樂觀】一個農人的孩子問他父親說:「什麼是樂觀?」父親沉思一下,答說:「我不能拿字典上的定義回答你;不過我可以你叔父亨利為例來作說明。他是一個樂觀的人,他一生遇到許多的困苦,這些遭遇是他必須經歷而無法避免的。然而,在他一點也不覺得困苦,反而認為是快樂的,有福的。」接著父親也就舉些實例,給他孩子看看。

他說:「從前我和亨利同在烈日之下鋤田;我總是落後。亨利便對我說:「傑姆,只要再鋤兩排,我們的工作也就成功一半了。」說時態度和氣、心情愉快,使我感到十分輕鬆,工作情緒興奮許多。再就田裡拾石子來說,這是一件討厭的事,每翻一次土,石子就現出許多,好像拾也拾不完,叫人覺得厭煩;但有亨利在一起拾石子,情緒的確大不相同了。他的話語,動作總是叫人覺得輕鬆有趣,不知厭倦。一次田都鋤好了,穀也播好了,我正預備要去捉魚,誰知父親突然要我到另一田裡去拾石子。那時我真不願意去作這事,幾乎要哭出來。亨利就悄悄地對我說:「來罷!傑姆!那塊田裡有許多金塊呢!」他把田當作礦田,石子當作金塊來看。他又領導我拿石子當作遊戲的工具,於是不消多少功夫,那塊田裡的石子就在很愉快的氣氛中拾得乾乾淨淨了。

我們信主的人能樂觀,是因「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無論什麼事臨到我們,都是由於神的安排,或是經過神的許可,為著叫我們得益處。「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太十一:26);一切臨到我們的事都是出於父的美意。既是美意就必定是美好的,不會是壞的。「這恩典是神用諸般智慧聰明充充足足賞給我們的,都是照他自己所預定的美意;……」(弗一:89);神為我們所預定的美意,是叫我們蒙那榮耀豐富的恩典,也就用他諸般智慧聰明安排一切,把這恩典賞給我們;這叫我們怎能不樂觀?──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木槌在人像上輕輕敲擊】名雕刻家卡那納,在雕刻一座著名的人像時,有人見他只把木槌在那人像的各部分上輕輕的敲擊著。那人就問他說:「你的工作為什麼好像兒戲一樣。」他冷笑著說:「一個人不注意於細小的行動,就是失敗的性一關鍵!」在他要替拿破倫雕像時,曾經用他極其銳利的眼光選擇所用的石頭,只要發現那塊石頭有了一條極微細的紅塊,他就不願用它來作材料。文學家迭更司的作品中也有這樣的話:「只有注意小事情的,才是天才。」許多小事情,能產生大的結果。一位德國名音樂家,因著聽見鐵砧上打鐵的聲音,引導起了作曲的動機,產生了他的傑作。一個眼鏡公司的職員,告訴伽利略兩塊玻璃重疊起來,照見東西所發現的情況,引起伽利略的研究,發明了望遠鏡。格蘭特將軍幼年時,一次,母親叫他到鄰居去借奶油。他在鄰家偶然聽到有人說起,在西點軍校,還有空額。格蘭特靈機一動,便去應徵,結果被錄取了,後來竟作將軍,終於成為總統。他自己常說,他的成功,只是得自借奶油的一件小事情。

羅馬書第八章二十八,二十九節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模成他兒子形像。」萬事是指一切事,大事或小事,都是經過神的安排或是許可,臨到人的身上,為要把要模成他的形象。以賽亞書第四十章二十六節說:「你們向上舉目,看誰創造這萬象,按數目領出,他一一稱其名;因他的權能,又因他的大能大力,連一個都不缺。」天上的萬象一一都是他用大能大力托住,調度。照樣一切大事或小事也是他用大能大力所托住,所調度的。一根頭髮,一隻麻雀,掉在地上都是經他許可的。所有的事臨到我們都有它的意義。我們若能留意,從其中學得功課,就能漸漸被模成他的形像。和教士曾對倪弟兄說,你這次傷風學到什麼功課?這個提醒是很有意義的。「凡事謝恩,……」(帖前五:18);凡事臨到你,你都要以為這是神給的,你感謝著領受,從其中有所學習,就能生命漸漸成熟,被模成他兒子的形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用小因結大果】坐在火爐旁邊,看見蒸汽掀動壺蓋,發明了蒸汽機,這人就是瓦特。看見蘋果落地,發現了地心引力,這人名叫牛頓。看見一件汗衫掛在火邊波動,因此想到氫氣作用,發明了氫氣球,這人名叫孟得。看見木蟲用頭鑽木作洞,學作地道的白雷耳,英國泰晤士河的地道,就是他的工程。點火偶然落在一瓶藥料上,因此發明了火藥。看見小孩吹肥皂泡,而用氫氣球發明了飛艇。看見煤坑裡一下一上的輸送機,因而發明了升降機。一瓶硫酸偶然倒在紙漿內,造出來的紙不能寫字,因而變成了吸水紙。總之。一切的發明都是從小事上,由於人的好奇追求而產生出來。所以,善用大因,可以結出大果。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這裡的萬事,是指一切的事,包括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事。無論什麼事,就是最小的事臨到我們,只要我們愛神,要神自己,都能從其中得到莫大的益處。「世上的聲音,或者甚多,卻沒有一樣是無意思的」(林前十四:7)。照樣,我們也可用其說為,所有神所安排或許可臨到我們的事,沒有一樣是沒有意思的;我們都得從其中認識神的美意,經歷恩典夠我們用,基督是我們的能力,叫我們在任何景都能知足。──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教他順服】華盛頓戰勝了英國在美的勢力之後,歡宴聊軍。席間,一法國大將,問華盛頓的母親,什麼秘訣栽培她的兒子,成為當時天下第一的偉人。他的母親答說:「我教他順服」

「作監督的必須……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提前三:24)。「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腓二:59)。「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五:89)。神只能用順服的人。──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會向你屈服】許多次,和教士問倪弟兄這個問題:「你喜愛神的旨意麼?」這是一個極大的問題。她不是問說:「你遵行神的旨意麼?」她總是問:「你喜愛神的旨意麼?」這個問題比其他問題摸著更深。

倪弟兄記得,有一次她在某一件事上,與主起了爭執。她知道主要什麼,在她的心中,她也實在要這個;但是這件事太難了。倪弟兄聽見她這樣禱告說:「主阿,我承認不喜愛這件事,但是請你不要向我屈服。主阿,請你稍等,我會向你屈服。」她不願意主向她屈服,而減少他向她的要求。她什麼都不要,只要討主喜悅。──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求主作到我肯順服】戚伯門先生起初作工之時,聽他講道的人,一天比一天多,禮拜堂也蓋得頂大。慕迪先生聽了他的名聲,特地乘了火車,到他禮拜堂聽道。聚會完了,戚伯門認識慕迪,所以下了講臺,走到慕迪那裡,請他有話直說,慕迪就說:「弟兄,你所作的是一個失敗的,不是一個成功的。你的生命裡有了錯誤。」

戚伯門聽了,心裡很不高興,總想你慕迪不應當這樣批評我,你沒有權柄這樣說我;但是說總被慕迪說了,並且自己也知道有一個地方不完全。當他知道他捨不得他的妻子兒女的時候,他一連兩三周頂難受。最後他對神說:「神,我沒有辦法不愛我的妻子和兒女;但是我求你作到我肯順服。」從那天起,他才知道如何愛他的妻子兒女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完全絕對降服】一八七二年慕迪第二次訪英,盼赴杜百齡大會(Dublin Convention),藉以增添聖經知識。在大會期間,某日清晨,有些弟兄聚集在一廣場之上,特別祈禱認罪,更新奉獻自己。有一從澳州來的范享利弟兄(Henry Varly),自己經歷了奉獻,謙卑地說:「世界在等著看,神在一個完全絕對奉獻的人裡面,能作什麼,並要藉他作出什麼。」這些話深深感動慕迪,以為這是主藉人的口對他說話。隔了二天,他回倫敦,聽司布真(Charles.H-Spurgeon)講道。他一面傾聽司布真所講的道,一面仿佛又再聽到範享利的意思是指任何人,並非這個人,必須受到高等教育,或者天資聰穎,或者有何特長,只是一個人就是了。他就自己心裡說,因著聖靈住在他的裡面,他要作個這樣的人。這時他在高聳的樓廂裡面,突然有所領悟,不是司布真自己在作他那偉大的工作,乃是神自己作的。倘若神能用司布真先生,怎麼不能用我們其他的人呢?我們何不就把自己擺在主的腳前,對他說:「差遣我!使用我!」他在那裡多多流淚哭泣,不是為著有罪,乃是因著見了三層天。從此,慕迪對神順服完全絕對,絲毫不苟。

有一次,慕迪對陶雷說:「陶雷,在一切事上,我要遵行神的旨意……。」陶雷說,他相信慕迪這樣說是認真的。陶雷又附帶地說:「慕迪先生在絕對順服神的這件事上,絲毫不苟。他是一個完全絕對降服的人。你我若是盼望被神使用,必須作一完全絕對降服的人。」四十年之久,慕迪作了這個證明,給世人看見,神在絕對奉獻的人身上,能作什麼。

後來他作工大有能力。有人要他作見證。他有幾句話說,如果在我身上能傳福音,會講道理,如果有一點什麼好,我知道是從那裡來的,不過是那一次的順服而已。所以你應當向神說,雖然我順服不來,我捨不得世界,我不會愛人;但是我求你在我裡面作工,作到我肯順服,肯丟下世界,肯不恨人。如果你能信,你這樣禱告之後,就必定有改變。──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意志心思在聖靈管治底下】倪弟兄是一個被神破碎的人,他的意志心思服在聖靈管治之下。他自己作見證說:

有一次我帶一位內地會的領袖去聽史百克講道。講完以後,普通人一定問,剛才的信息如何。但我和他回家的時候,我沒有問他,他先說起來,他說史百克的意志太強。我告訴他,我的意志也是頂強的。這個領袖名叫貝克(Baker),他說,那你怎麼能夠與他合起來呢?不錯,外面的意志越強的人,越不容易合得來,但他並不知道,我們能合一乃是由裡面的人,而不是由於外面的意志。今天如果要我們裡面的人與外面的人相稱,裡面的人就必須長大;裡面的人一長大,就可以管治外面的人。

有的人心思太強,這些人的心思需要被裡面的人管治。我讀過新約好幾百次,雖然不能說比所有的人都多,但至少比許多人多。我可以找出上百處的經節是彼此相反的,但是我沒有這樣作,因為我的心思是在聖靈的管治底下。

倪弟兄說,在一個沒有得救的人身上,他裡面的人是完全被打倒了(裡面的人至多只有一點良心的抗議),是完全服從外面的人。今天我們得救的人應該掉一個頭,讓裡面的人完全管轄外面的人。如同騎自行車,有兩種情形,一是輪滾路,一是路滾輪。在平路時,腳踏輪,輪就滾,要快要慢,是我們自己定規;這是輪滾路。在下坡時,腳不用踏,輪還是會滾,我們沒有法子停止;這是路滾輪。外面的人支配裡面的人,是沒有得救的人,是路滾輪。我們得救的人,應當是輪滾路,裡面的人支配外面的人。

俞成華弟兄在他的那本「進入神生命的道路」書中說,神的生命一進到人的靈裡,人裡面原已死了,失去功用的靈又活了,恢復了功用。靈一活了,恢復了功用,神就能在我們靈裡面作人的主人了,魂和體都要服在靈之下,受靈的管治、支配,恢復了神所定規的次序,靈在上,魂居中,體在下;這是需要天天操練而有進步的。當我們的生命一天過一天越長進,靈一天過一天越剛強,神在我們裡面的地位就越過越大,魂和體就越能服在靈的管治之下。以弗所書第三章裡說,裡面的人剛強起來,基督安家在我們心中,就是靈剛強,基督在我們裡面作人位,管住我們的全人,靈、魂的次序就完全恢復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人所犯最大的罪乃是背叛神】衣凡(Eva)小姐為著尋求屬靈上的幫助越過英倫海峽。先在倫敦拜謁貝斯德夫人(Mrs.Baxter)錄求屬靈醫治;因為過去有許多病人,都在那裡藉著禱告和信心得到神的醫治。她一跨進房屋,就覺得異樣,知道主要在那裡遇見她。牆上每節經文,家中每次聚會都深深紮入她心。她時常眼淚直淌,不能自禁。

有一天,她得著機會和貝斯德夫人單獨談話。她把她心裡的事都倒給她聽,告訴她一切關於她內心的短處,如何在屬靈生命中有缺欠,怎樣意志不肯樂意降服於神的旨意。貝夫人給她一句沉重的話,是她一生不能忘記的,不論環境怎樣,永勿抵抗神的旨意,永勿懷疑神的智慧和慈愛。人所犯最大的罪乃是背叛神。因著貝夫人給她這些話的帶領,她就寧願忍受一切,放棄一切,決不再和神掙扎。

還有一件事,使她受到激勵的,就是她看到貝夫人的代禱工作。她自己的生活充滿工作,不安和掙扎,很少時間禱告、敬拜。關乎這點,貝夫人也非常誠懇地說:「你若不多用時間在神面前,你的屬靈生命怎能興盛?」她因著這場慈母式的勸勉,和祭司式的代禱,甚為得益,永不止住地感謝神。──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路難行學習順服】宋尚節從宿縣到阜陽,三天路程不勝跋涉之苦。一大清早,便坐人力車動身,晚八時許到蒙城,距阜陽尚有一百八十裡。雇不到汽車,只好再乘人力車。那知跑不到三十裡,車夫便喊腳痛了;再走了十幾裡,車也壞了。勉強去坐獨輪小車,輪上平鋪木架,一邊坐人,一邊放行李,人要順勢前後俯仰,以維平衡。車夫手扶架杠,從後往前推送。走不數裡,震得尚節心要跳了出來。尚節對主說:「主阿。為何越來越苦。」主說:「我要你學習完全,無論處何境遇,都該不怨不怒,還要知恩感謝神。」尚節在此效法神的兒子,「……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五:8)。不可像以色列人在曠野因路難行就怨讟神和摩西,結果被火蛇咬死了許多人(參民二十一:46)。順服得生命;不服就落在死亡中。──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拴在樹旁用鞭痛打】多年前,王弟兄還在軍界任職時,每逢外出辦公,多以一匹軍馬代步。一次,在南京遇著士兵練習打靶,從夫子廟到北極閣,往返走了六次。在第六次欲騎馬返夫子廟營房時,那匹馬堅決不讓他騎,馬用後腿踢他。按著它的疲乏和滿身大汗,這時該用草料喂它,給它休息;但這最後一次,他的公事非常重要,必須返營房,所以仍須騎它回去。然而那匹馬一再倔強反抗,只好把它拴在樹旁用鞭痛打一頓,以後再騎,它就馴良得像羊一般了。騎返營房,就飭馬夫為它洗浴,用料喂它。在日落時,他見這匹馬在的草場上閒步。

我們在神面前也是一樣,當我們完全順服時,他就使我們得安息,進入寬廣之地。「再者我們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們,我們尚且敬重他;何況萬靈的父,我們豈不應當順服他得生麼。……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來十二:911)。──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稱頌你的道路】倪弟兄說,我一生一世頂大的幸福,就是叫我能夠認識和教士。在她的禱告中,有幾十次,或者說有幾百次,說,主,我稱頌你的道路。我知道這是一個頂深頂剛強的禱告。她幾十次地禱告說,神,我稱頌你的道路。

請你記得,神的道路不一定都是那麼順利的;神的道路不一定都是那麼上算的。神不一定會那麼聽你的禱告,像大衛所經歷的那樣。你禱告了,禁食了,孩子還是死了。在那個時候,你要說,神,我敬拜你。你在那個時候,要敬拜神的道路。得勝乃是在低下頭來,讚美主說:「主,我讚美你的道路;你所替我安排的沒有錯;你所作的都是好的。」──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讀「敬拜神的道路」得幫助】倪弟兄和教士得到説明,認識了敬拜神的道路;於是他釋放了一篇「敬拜神的道路」的信息;刊于復興報。孫振興弟兄讀了這篇信息,得到了幫助。

一九四六年二月,在青島的教會有八天的傳福音。有一天上午,有一個被鬼附著的女人,來到聚會中;惟恐她會擾亂聚會,就由孫振興師母在旁照應。會後弟兄姊妹為她趕鬼禱告,鬼就離開了她。於是她和她都信了主。

因此,撒但也就不甘心。這事以後,約過三周,孫振興師母在家禱告時,身上忽有奇異的感覺。此後時有失眠,繼而神經錯亂,行動失常,胡言亂語。初病之時,弟兄們常以「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路七:23)的話來勉勵孫弟兄,他也確實因著這是神的許可而未發怨言。半年之後,孫師母病有增無減。孫弟兄在神面前的禱告也未蒙答應,以致感覺萬分失望,心裡滿了怨恨、不平,甚至兩次動了自殺念頭。

一九四九年春,孫弟兄偕眷由青島來台。五月間將孫師母送至台中神經病院,住院治療。經過九個月,用盡所有治療方法,都無果效。最後主治醫師說:「請回去休養;因這病是無法醫好的。」孫弟兄于悲觀失望之余,將孫師母從台中帶返台南。她的病似較以前更重,除了亂跑,便是亂鬧;但因神的恩典孫弟兄的裡面稍得釋放。以前在孫師母病後,他是一直不敢在人面前提到神。現在聚會中,以及在外邦人中也能開口述說神的奇妙。雖然如此,他對這件事只是抱一個「認命」的態度,神既這樣作,他有什麼辦法呢?

一九五一年三月,孫弟兄收到復興報,當他讀第一篇「敬拜神的道路」,裡面說到大衛因神的表白而敬拜神,以及約但因神的剝奪而敬拜神。神的光臨到了他,叫他看見自己的悖逆與頑梗。他更看見自己向著神是何等的高傲,從無一次俯伏敬拜神說:「你作的都是對的。」那天晚間,他的裡面真是過不去,好像心要碎了一樣,眼中滿含淚水,向神禱告說:「神阿,饒恕我已往的愚昧。今天我要在你面前敬拜你,和你的道路,特別是你讓我的妻子有這樣的病,我更要敬拜你。」就在這樣敬拜禱告的次日早晨,孫師母就向他說:「我腦子怎麼像改變了似的。」自那一天開始,她一天一天的清楚起來,除了記憶較差,其餘均已恢復正常。

大衛死了兒子(從淫亂生)進殿敬拜(參撒下十二:1520)。啟示叫人敬拜神自己;順服叫人敬拜神的道路。──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飛機師學開飛機】一個飛機師學開飛機,剛學的時候是盲從的。先生叫他向中,他就向中;叫他向左,叫他向右一尺,他就向右一尺。先生會看光景,知道該如何飛,學生是完全相信和順命。他飛一次下來,冒出一把汗,心想如果自己能看見,就不會那麼怕。然而即使他會開了,還得等到得心應手了,才能自己看著開。在這之前,他只能相信先生的帶領。

我們要學習相信聖靈的管治。神永遠不會錯;就是神安排你在一個環境裡,你以為神是錯了,把你放錯了,結果你仍要看見,事情沒有錯。生命出來就沒有錯;任何境遇都是要叫神的生命顯出來。如保羅的經歷,無論在羅馬關監,或遇到哥林多後書第十二章所說的逆境,他都能說,主的恩典總是夠他用的(參林後十二:9),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照常顯大(參腓一:20)。──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到另外一個父親那裡去】一五四二年九月三十日路德的大女兒馬大拉(Magdalena)死了。當她病勢沉重之時,路德坐在她的床邊。他禱告說:「神阿!我最愛這個女兒,假使你要叫她去,我願順服你的旨意,並且心頂安然;因為有你與他同在。」至終,神還是叫她去了。在她臨終前刻,路德流著淚對她說:「馬大拉,我所愛的小寶貝阿!你可不必悲傷,讓你這個父親留在這裡罷!你到另一個父親那裡去了。」馬大拉微動嘴唇地說:「爸爸,照神的意思罷!」

馬大拉的死,多少給他留下傷感。雖然他的家庭照樣給他帶來快樂;但他對於世界,卻感蕭條。他說:「世界厭煩了我,我也厭煩了世界。我對世界正如一個旅客暫住旅館,很容易就離開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滿意目前的處境】有位青年姊妹,出身富有家庭,後和一位弟兄結婚。這位元弟兄需要奉養他的母親。這位母親對她兒子和藹可親;但對媳婦卻是另一件事。她一天過一天受到婆婆的難為。她就到主面去祈求主作事。當然她不敢求把她的婆婆拿去;但她求主救她脫離那個處境。當她求告主的時候,主馬上給她看見,他在地上時是怎樣的一種人。他二十多年之久在那個小家庭裡,作一個木匠,受了多少的限制。當她看見了這一個,她就流著淚說:「主,我讚美你。你的生命在我裡面;我滿意目前的處境了。我不求你來改變什麼;我只要讚美你!」

若是環境壓你非常厲害,不要推開它去;這是窯匠的手。金剛鑽和翡翠都是藏在粗笨的石頭中。曠野中的會幕,外面是難看的海狗皮,裡面盡是寶貴的東西。神會送你一引起極其寶貴的東西。外面的裝璜十分難看,裡面所包的,卻是出於他的愛和智慧所給的寶貴的東西。我們受到神嚴厲的修剪,刀雖割得深,痛苦雖然劇烈,便一想到「……我父是栽培的人」(約十五:1),立刻就會得到說不盡的安慰。──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以為他跑去玩了】倪弟兄是一非常聰明的人,他學英文,中文都很好。他的父母甚至為他請了一位家庭教師,教他中國古文。他一得救就開始愛主,願意為主作工。那麼跟誰學呢?他就想要離開學校(福州三一書院)去上海,參加余慈度小姐創辦專為訓練年輕人的聖經學校。倪弟兄的母親也愛主,也非常尊敬余小姐,同意他去。有一次,余小姐打發他從上海郊區到市區郵局去投寄一些郵件。他花的時間比余小姐預計的時間長了一點。余小姐以為他在這一段時間跑去玩了;於是把他大大責備一頓,送回家給他母親;但倪弟兄並不灰心,回到福州,繼續讀書,且更愛主,他清楚認識這個經歷是主給他的。

「他不灰心,也不喪膽,直到他在地上設立公理;海島都等候他的訓誨」(賽四十二:4);這是指著我們的主說的。倪弟兄跟隨主的腳蹤,雖遭挫折,卻不灰心,也不喪膽。他讓神在他身上作完雕琢的工作,後來能給人話語的供應。

他說,誰能在黑暗、枯乾、乏味、顛沛中不顧自己,喜歡一切從主來的,誰就是為主而活的人。一個信徒的生命如何,只要看他如何對待他的壓迫就夠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出獲後全家恢復聚會和事奉】從前X弟兄有一位同學,有好多年都很愛主,事奉神也很敬畏,很敬虔。神也在各方面祝福他。後來他的錢財增多了,生活富裕了,但他對主的心卻冷淡鬆馳,不如從前了。到後來甚至連聚會也不來了。有一次,X弟兄和幾位弟兄同去看他;他非但不感覺自己在主面前的光景可憐,反而對弟兄們講了一篇大道理,掩飾他的黑暗。他說了許多理由,辯護他那樣作是對的。X弟兄和弟兄們看了他那種理直氣壯,旁若無人的光景,心裡都很難過。他們向主說,主阿,這位弟兄的光景,真是對的麼?後來,這位弟兄,有一天被日軍手下的偽政權捉去,下在監裡,受了許多的苦。以後經過弟兄們極力奔走幫助,才能出來。他出了獄,對弟兄們頭一句話就是說,請弟兄們為我禱告,求主赦免我,我太辜負他的恩典了。他自己也痛哭流涕地認罪悔改。這就是神的審判(管教)臨到他,使他又有了一個新的起送煤。他從監獄出來以後,他和他全家都恢復了聚會和事奉。所以施恩的神也是審判(管教)的神。當他的恩典被阻塞,不能通到我們身上來的時候,他就藉著審判(管教)來清理,好再施恩。

受管教,要問出責打的原因,接受神的手,順服以得生(參來十二:513)。聖靈的管治,許多時候是補滿我們順服的不足。你如果能降服在神面前,那麼聖靈的管治就正合你用,並且遠超過話語的供應。我們應該認識這條路。

大衛錯用牛車運回約櫃,牛失前蹄;烏撒手扶將倒約櫃,被神發怒擊殺,死在約櫃旁,大衛受此責打,醒悟,再次運回,就用利未人祭司抬了,蒙神祝福(參撒下六:119)。──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一倒三年不起來】從前在北方,有一位弟兄,一跌倒,有幾年的工夫爬不起來。有一天,他起來了,來見X弟兄說,X弟兄,我真,我這個人會一倒三年起不來。X弟兄就對他說,那沒有什麼希奇,你這個人就是需要這樣厲害的跌倒,需要這樣厲害的失敗。像你這樣的自義,這樣的自是,這樣的倚靠自己,這樣的誇耀自己,這樣的相信自己,神不讓你厲害的跌跤,你能認識自己麼?你能不信自己麼?你只有二天不來聚會,遠不能認識自己,必須三年不來聚會,你自己真實的光景,才能完全給你認識了。到這一天,你這個人才破碎了,你的靈破碎了,你的心也破碎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不敢討厭】一位傳道人,一天清晨作了一個夢,給他一個很大的啟示。夢中他看見兩家人共用一間客廳。一家人蠻不講理,佔用了整個客廳,甚至還將傢俱堆塞到另一家人的走道和門口。他見到這另一家人的門推開了,一個男人抱著孩子,很小心地跨過那些積物走了出來。他以一個旁觀身份,心裡很抱不平。他想這蠻不講理的一家真討厭,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鄰舍呢?誰知,那個抱孩子的人卻說出一句話:「我不敢討厭!」醒來之後,他一直思想這句話「我不敢討厭。」當我們遇見討厭的人、事、物,心裡總起反感,盼望這討厭的物件快被挪開,就是所謂除掉眼中釘,肉中刺;我們何嘗能說「不敢討厭」這句話!其實,被我們所討厭的東西,都是神特別精心的安排;這是一種「化妝的祝福」;我們都得學習順服接受。──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不必贖罪不必報復】美國佈道家葛理翰,曾經一度收到很多威協信,說要殺他,或予綁票。尼克森總統是他的好友,獲悉此事,即派聯邦調查局的人給予保護,並且在他房屋周圍建築十二尺高的圍牆,再加上帶刺的鐵絲網,派了警犬巡邏,每個房間裝有電眼監視,使他感到很不自由。他告訴家人和尼克森,假如他被綁票,他們不必贖票;縱然他被殺害,也不必報復。他想,一切臨到他的事都有神的美意,而他走的乃是一條窄路。──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誰摘這朵好花】戴德生最疼愛的八歲大女孩恩惠,十分秀麗,非常聰明。她在蘭茂密友爾船上得救。得救之後,她的容貌更溫柔,更甘甜,更愉快。她於一八六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在杭州附近山上避暑時,死于水腦病。她於去世之前三個禮拜,跟著父親上山,看見一個人在那裡雕刻偶像,就對父親說:「哦,爸爸,這個人一定不認識耶穌;若是認識,他決不會作這件事。你不去告訴他麼?」說時緊握父親的手。戴氏立刻去對那人傳講耶穌。恩惠站在旁邊注意地聽。後來他們坐在蔭裡休息。恩惠還是相信這事,一聽父親說到「當替那人禱告」,她的心裡快樂極了。唱了一首詩後,戴氏說:「你先禱告。」她就立刻禱告起來。戴氏大受感動地說:「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禱告,也沒有受過這樣深的感動。我的心俯伏在神面前,我沒有法子形容我在那時的情緒。」

當恩惠病危之時,八月十五日,戴氏寫信給柏迦氏(W.T.Berger)說:「親愛弟兄:……此刻,我坐在將要去世的最親愛的小恩惠的帆布床邊,寫幾行給你。她患了水腦病。親愛的弟兄,按著肉身說,我們的心實在受不了這個打擊;但是神是我們心裡的力量。明知英國婦孺難當中國的環境與氣候;但我仍把我的內人和小孩帶到此地。這並不是因我愚蠢,或是逆情幹譽,乃是因我甘願把我自己和我全家奉獻在主的祭壇上。我們雖然軟弱、失敗、不配,卻是單純至誠。我們所勸謹事奉的主,沒有撇棄我們。……花匠說:『誰摘這朵好花?』同工說:『主人摘的。』花匠默然無聲。」這就如經上所說的:「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詩三十九:9);「人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他當獨坐無言,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哀三:2728)。

包雅小姐(Aldersey)從杭州寫信給親友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像恩惠剛去世後那樣美麗的姿容。在地球上不能再看到那樣甘甜可愛的表情。」──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愛」給我這個打擊】一八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戴夫人去世。八月四日戴德生又寫信給他母親說:「我剛看過七月十一日寫給你的信。我的看法並無改變;但今已受神的管教,看得比前更深更清。在我的靈的深處,我喜樂地知道,經過神的鄭重考慮,的確准許人間各種遭遇,萬事互相效力,叫一切愛神的人得益處。……今後我須單獨勞碌受苦;然而不是單獨;因為神與我更加親近。」

他寫給柏迦的信上說:『愛』一給我這個打擊,使我覺得塵世沙漠生活更是空虛;但也使我感覺天堂更像自己的家。……倘若她的去世,使我感到虛空沒有這樣深刻,那我對於神的扶持、愛護、以及偉大能力的認識,也就必定淺薄些。

戴德生深知各種患難,乃是為著更多騙人來到主的面前,親近他,倚靠他,享受他,以他為樂。有許多人誤會神的話,以為人若來他這活水泉,一飲就能終身不再乾渴了;但是他說:「不要改變主的話。他並沒有說『只喝一次,或至好多次』,乃是說『常喝的習慣。』所以約翰福音第六章三十五節完整的意思是:『凡慣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時時刻刻信我的,必定不渴。』憑信心來就主的習慣,與不解的饑渴,二者互不相合,不能並存。」

倪弟兄說,我們不只是接受聖靈的管治,而是讚美聖靈的管治。不只是接受主的手,而是歌頌主的手。不只是接受主的責打,而甘心樂意地接受這個責打。這樣就有一個正直的榮耀的門開在那裡。──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牧犬使羊歸群】蘇格蘭有一個地方有很大的牧場,養著許多羊。牧羊的人養著一些牧犬,是一種很小的、矮矮的、短短的狗,來保守這些羊。這些狗是很特別的。當牧人帶著羊群在山野裡走的時候,那些羊有的糊裡糊塗,亂走一場。牧人要留他在草場上,他可能跑到水溝裡去。為了叫他們歸群;牧人就對狗有一種特別的表示;這麼一來,一隻狗就出去了。狗比羊跑得快,雖然羊大狗小,但狗很凶,羊就沒有辦法不歸群。

有一次,有兩三隻羊散去了。牧人沒有辦法,趕這一隻,那一隻跑了,趕那一隻,這一隻跑了。於是牧人一個命令下去,一隻狗很聽話,立刻跑到羊的面前,狠狠地犯兩下。很希奇,狠是狠,一點都不傷他。這樣一狠,羊回來了。很短的時間,這只狗就把幾隻羊統統對付回來了。那只狗的神氣真凶,但又叫你覺得有溫情。等到羊回來了,牧人的味道也是滿有溫情。X弟兄就在那裡想,這很有意思,連那個在羊身上的兇狠,都是愛的表示。這就是愛的管治,愛的表示。──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完全相信神對付的手】倪弟兄說,有時我們會覺得我們是生錯了家庭;但是神定規,我們該是誰的兒子。神在約瑟身上有特定的工作。我們會以為他該有較好的弟兄;但是他說:「現在不要因為把我賣到這裡自憂、自恨,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全性命。……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四十五:5;五十:20)。我們整個的一生,不僅僅是由我們悔改之時開始,而是從頭到尾,神都為我們安排好了,為要達到他的最高目的。撒母耳、以塞亞、耶利來、以及保羅這些神人,都是神在需要他們之先早就預備好的。

以賽亞說:「自我出胎,耶和華就選召我,自出母腹,他就題我的名。……耶和華從我出胎造就我作他的僕人,……」(賽四十九:15)。耶利米說:「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耶一:45)。保羅也說同樣的話:「然而那把我從母腹裡分別出來,又施恩召我的神,……」(加一:15)。──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吻杖親近他】慕迪四歲時喪父,所以管教責任都落在母親身上。每當慕迪該受處罰之時,母親慣于把他帶到屋外,拿起樺木條打他。起先他總是盡可能地離開那要杖,站著挨打。後來他發現那樣挨打較重較痛;站著近些反面較輕;以後他就盡可能地靠近母親,她就不能那麼用力打他。

慕迪有此經歷,所以他說,當神管教我們時,讓我們親吻那根杖,且盡可能地與他親近罷!

倪弟兄說,有的人經過主許多的工作,還是沒有被拆掉,是因在黑暗裡,看不見神的手。他們缺少光,沒有活在光裡,只看見人和他們作對,只看見環境,以為環境太壞,總是怪環境,沒有看見這是神在那裡作,在那裡拆毀。我們要認識那對付我們的手不是世人,不是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乃是神的手。要學習像蓋恩夫人一樣,跪下來親那只手。凡主所作的,我們就相信,就接受,因為主作的不會錯。──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爬下床吻地板】法蘭西斯一次病重,一位弟兄對他說:「神所加給你的病痛太重,你該求神待你溫和一些。」他聽了,立即喊說:「若不是我知道你說這話出自率直的心,我就永遠不想再見你了。你看,你竟敢判斷神有錯。」遂即勉強爬下床來,吻著地板說:「神!我感謝你賞賜了我這樣的病痛。若你願意,請你多加一些。我喜歡你用苦難折磨我,絲毫不要顧惜我;因為照你的旨意行,是我今世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快慰。」

病人若以愛神之心,甘心忍受痛苦,必大蒙恩。保羅對於神所加的痛苦,也有類似表示的話:「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入:3537)。

奥古斯丁曾說:「主,請你就在今世焚燒我,宰割我,切勿寬容,好使你在來世裡寬免我。」

在殉道史上記載,有的古聖徒,下半截身體已經被燒毀,上半截還能從容地傳福音。保羅在羅馬的監裡——在身上有鐵鍊,腳上有木狗的監裡,還一直勸人說要喜樂(參腓四:4),不要掛慮(參腓四:6)。勞倫斯在生病極痛苦的時候,還能說,主若願意,我與他一同受苦,就是一直痛苦到主再來我也願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你為何不想想她的獲得】那一段興奮期的數年後,斐尼的愛妻去世;他極為悲傷。然而他沒有抱怨,沒有對神的旨意有絲毫的抗拒。他已經把她交給神,雖然她的去世叫他心裡非常悲傷,卻對神的旨意不作任何反抗。

在她去世後的那個晚上,他獨自躺在房裡;一些基督徒朋友則在客廳裡守夜。他睡了一會,醒了過來,喪妻之痛閃入心頭。他的妻子已經去了,不會再聽見她的聲音了,不會再見到她的臉孔,孩子沒有母親了,他該怎麼辦呢?這時他真覺得,除非他在他的裡面得著安息,他就無法過去了。很快地,主就使他的心平靜了;但是有時,這個短暫的悲傷仍會侵襲他的心。

一天,他正為這事向神禱告。神對他說:「你愛你的妻子麼?」「是的。」「你是為她的緣故而愛她,還是為你自己而愛她?如果你是為她的緣故而愛她,那你為何要因她離世與我同在而悲傷呢?如果你是為愛她的緣故而愛她,那她與我同在的幸福不是應該使你快樂,而不是悲傷麼?」他又問他:「你是為我的緣故而愛她麼?如果你是為我的緣故而愛她,當然你就不會因她與我同在而悲傷了。你為何只想到你的損失,並且一再強調你的損失?你為何不想想她的獲得?你能在她『……離世與基督同在,……這是好得無比的』(腓一:23)時悲傷麼?如果你是為她的緣故而愛她,難道你不會因她的歡喜而歡喜,因她的快樂而快樂麼?」這些話使他整個心情有了極大的改變,那個悲傷永遠消失了。他不再為著妻子去世而悲傷;他認為她是離世與基督同在,這是好得無比的。──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屬靈的枯乾】一位愛主的姊妹說,神常屬靈的枯乾試驗愛他的人;這是神的特別撫愛,不該急躁,自尋苦惱,應該感謝他,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他。酒肉朋友,一遇患難,便會消蹤絕影;惟有患難與共,不圖報酬的人,才是摯友。神把我們置於屬靈的枯乾中,也是試驗誰是他的摯友。

有人發現自己屬靈枯乾,以為是神離棄了他,或以為追求沒有意義,於是停止讀經禱告,以及一切屬靈的活動,這是愚昧;在實際上,正是學習遵行神旨最有利的時候。許多成聖的人,常是經過屬靈枯乾,並不是常享神在感覺上的同在。此時他們所尋求的,決非五管感覺上的快樂,而是藉著屬靈的枯乾造就自己。今世乃是我們與他同苦之時,永世才是我們永遠享樂之時。

也許有人要說,倘若我能知道這種屬靈枯乾,乃是由神而來,自然欣然接受。但我深怕,現在我之所以感到痛苦不安,乃是由於我的鬆懈怠惰,以致招來懲罰。果真如此,你就立即放下鬆懈怠惰,盡力殷勤就是了;切勿因你受了烏雲的蒙蔽,心裡不安,而放棄祈禱。

即使是懲罰,也是由神而來,豈不應當從他手裡欣然接受,並查出原因,立即悔改麼?本來我們都當受罰,該下地獄,何況這點懲罰還有什麼可以抱怨?神怎麼對待,都當滿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更高更平的房屋要租給他】陳弟兄說了一個故事:有一位弟兄租房子,眼看要成功,突然來個打岔,這位弟兄很不高興。過沒多久,又得知有更高,更平的房屋要租給他;他就讚美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陳弟兄說,這件事不可擺在羅馬書第八章裡頭。

是的,羅馬書第八章所說的萬事,常常不是順利的事,反而盡是不順利的事,盡是苦難,為要把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生命成熟是接受聖靈管治的總和】關於生命成熟的事,倪弟兄說了這樣的話:

生命成熟需要時間。青年人只有大頭腦,不會實際成熟。成熟在於度量的擴充。你要讓神有更多的時間,給你受你所不能受的苦難,以便擴充你的度量。有人吃虧五元可以赦免,五千元就不能了。有人可以赦免二次、三次,第五次諒抖了。生熟兩種果子,其分別在於味道,生的酸、澀、苦、硬,熟的才甜、才香。蓋恩夫人有成熟的味道,她是老年人的先生,小孩子的朋友。

基督徒的生命是自然生長的,不是悶香蕉般悶出來的。人子來也吃也喝;有人一吃一喝就顯出原形來了。生命不是靈修來的;有靈用不著修;無靈無從修起。百合花開花,飛鳥長毛,都不必預備;預備只能叫你作人間聖人,不能叫你作真正的基督徒。我們只要在消極方面有十字架的記號就夠了,不必用力結果子。我們用力只會耽誤生命長進,卻不能促進生命長大成熟。要緊的是接受神在環境中的安排,這安排就是聖靈的管治。逃避一次神的安排,就是失去一次度量被擴充的機會、如此,我們裡面生命成熟的時間便要延長,甚至要補課,才能成熟。信徒經過苦難之後,和以前絕不會一樣,不是度量被擴充,就是更加剛硬了。所以信徒遭遇苦難時,需要注意,生命成熟是接受聖靈管治的總和。人只看見那人生命成熟,卻未看見那人歷年逐日暗中所接受加起來的聖靈管治。

聖靈的管治是相當遲慢的,一次過一次的,有時對付一件事情需要好幾年。有的人因自己的愚昧,聖靈管治了多少年,仍然沒有結果,一直好像無知的騾馬,不知道主的意思;這是可憐的事。聖靈的管治在我們身上必定不會稀少;所稀少的是我們看不見主的手。

對付我們的,不是人,乃是神。所以不要一直把人當作物件,不要在那裡怪人,怪命運。要記得,所有的事都是神「量」給你的。你所遇見的該有多少,多長,多重,該到那裡為止,都是經他量過的。(「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量蒼天,用升鬥盛世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賽四十:12。一切臨到我們的事,都是經過他量過稱過的,我們當信不疑。)主在那裡定規一切臨到你身上的事,就是要打掉你那突出點,那個剛硬的地方,那個難付的地方,拆毀我們外面的人,叫裡面的人一天新似一天,叫我們的生命成熟,(「得太陽所曬熟的美果,月亮所養成的寶物」——申三十三:14)。

聖靈在裡面的工作是寶貴的,聖靈在外面藉著環境的工作也是寶貴的。一切苦難的環境都是我們在其中學順從而得益。在苦難中能順服,不怨,不抗,不逃,不自憐,才是真正的順服。這不是口裡說說的順服,乃是在苦難中現出真實的順服。(不是紙上談兵,乃是真刀真槍。)在此生命得以長大成熟;不是太陽把你曬得枯乾了(參太十三:6),乃是太陽把你曬熟了(參申三十三:14)。──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萬事互相效力】我們用一個比喻來解釋甚麼叫作萬事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處。杭州有許多工人在那娷景鷜v,他們織的時候,經緯很多,顏色也很多,從背面看過去是很亂的,在外行的人看來,不知道是甚麼東西。但是,如果把已經織成的那一面拿來看,就很好看,有人物,有花卉,或者有山水。當他們織的時候,甚麼都不清楚,你只看見一根線過去,一根線過來,紅色也有,綠色也有。照樣,我們的遭遇,從我們的眼睛看過去也是莫名其妙,到底神要織甚麼花紋,我們不知道。但是,神在那堨峊H管治我們的每一根線,都有它的用處,每一種顏色也都有它的用處,每一個圖案也都是安排好的。神在那埵w排我們的環境,就是要把我們造出一個聖潔的性格來。我們所遇見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一定的價值的。我們今天也許一點都不清楚,可是總有一天我們要清楚。有的事情在當時雖覺得不好看,可是過了一個時候,回頭去看,就會清楚知道,主到底為甚麼要這樣作,主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倪柝聲《聖靈的管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