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神的啟示和異象例證


VISION 異象】福爾摩斯跟屈臣一起去露營,當天晚上睡覺睡到一半的時候,福爾摩斯把屈臣搖醒了。
福爾摩斯說:你往天上看,看有什麼感想?
屈臣說:天空滿天的星斗,讓我覺得這世界是如此的廣大!天空這樣遼闊,不禁讓我覺得人是多麼的渺小啊!

屈臣說完,看福爾摩斯凝視天空這麼久,都不發一語,便問福爾摩斯:那你覺得呢?
福爾摩斯神色凝重的對屈臣說:我覺得我們的帳蓬被偷走了。

【看見異象並不就親眼看見應驗】有些時候,上帝給人看見異象,但同時卻向那人說:『應驗的時候還未臨到。』上帝領摩西上毘斯迦山頂,將應許之地全都指給他看,同時又對他說:『我使你眼睛看見了,你卻不得過到那堨h。』(申卅四1-4)有人曾看見一位盲者,在黃昏的時候點燃街燈,他憑著其敏銳的觸覺,摸索前行,燃點每一盞街燈,將自己從未經歷過的燈光帶給別人。正如先知們所深深體會的,獲得異象是何等的福份,就算自己不能親自看見異象的應驗,但只要將異象傳給世人,讓後人能體會異象的應驗,他們也就覺得無比的榮幸了。──《每日研經叢書》

 

【群眾湧向彼得】慕迪第四次也就是最末了一次訪英佈道期間,他的朋友司布真離世(一八九二年正月)。這個損失,一直壓在他的心頭。司布真太硫磺尚著眼淚,把那本司布真所註解講臺用的大聖經送給慕迪;他收下了,更是萬分。因此,他也突感自己十分衰老,生命之火將要熄滅。他懷具戒心,覺得自己用力過分,體力不支。朋友勸他就醫診治。那位專家真言不諱,堅持地說,慕迪必須減輕工作,他的心臟已經受到嚴重影響。他若盼望繼續活著,就須好好保養。

因此,他一面縮短在英佈道日期,一面也打算放棄芝加哥世界博覽會的大佈道。早在一八八七年,芝加哥的聞人就計畫在一八九三年舉行世界博覽會,藉以雇哥倫布四世紀前發現美洲新大陸。那時慕迪也就起意必須抓住這個機會,將福音傳給十萬觀眾。他也預約一些在大西洋彼岸被神重用的基督徒,同為要來的傳福音齊心努力。現在因著身體關係,只好打算放棄。

這時,由於神的安排,慕迪得到邀請,去耶路撒冷一趟。他到耶路撒冷的第二天,剛剛是復活節,主日,他在新(或稱戈登)之格挖利山頂講道,題目是「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耶和華也照樣圍繞他的百姓,從今時直到永遠」(詩一二五:2)。講時他用手指著那些在他眼前的黑門山,橄欖山,和摩利亞山。這些山圍繞著耶路撒冷。設身處地,講得滿有感覺。

復活節後一天晚上,月光皎潔,慕迪獨自散步耶路撒冷狹窄街道。那時,仿佛可親可愛的主與他同行,對他說話。他在之中,看見群眾,成群結隊,離開熱鬧市場,湧到彼得那裡,傾聽彼得在五旬節時所傳赦罪、復活、永遠生命之道。他行走許久,心中如同火焚,想到不久將來就有更多的人,聚集芝加哥大城。末了,他哭泣說:「親愛的主。好像我在這裡是第一次讀聖經,一切改觀。我知道,你要我在芝加哥作什麼。靠著你的恩典,我要去作。」這樣,他就重新恢復要在芝加哥世界博覽會佈道的心願。

這次慕迪到耶路撒冷訪問,留下深刻印象。在他私人談話或是公開講道之中,常常提起這次的旅行。一面他對當時巴基斯坦不幸的地位引以為憾,但他相信這是合乎先知的預言。一面他卻滿懷喜樂,期待那地復興。到那時,彌塞亞的腳卻又要踏在橄欖山上了。──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十字架救人的異象】一次宋尚節所組織的福音隊被邀前往司密慈邑(Smithvilla)佈道,住在一位信徒家裡。那晚,他在似夢非夢之中魂遊家鄉興化東岩山巔。那裡幾乎是他每日都去禱告的地方。他上那個山巔遠眺,忽聽一片淒慘呼救聲音。他就沿聲望去,看見山下溪流,有人沉溺其中。他便想要下山救人;可是腳下亂石崛起,四周荊棘叢生,找不出來一條道路能以下山。因他救人心切,也就不顧一切,拼命直沖下去,雖然渾身血跡斑斑,也不知痛。小溪漸漸漲起,變成瀚瀚汪洋,沉溺的人各國各族的人都有,悲哀呼救之聲,不絕於耳,任你鐵石心腸,也不能不動憐憫。此情此景,叫人心裡焦急萬分,急欲下去施救,卻是汪洋一片,無法下手,只好發出禱告:「神啊!我願奉你使命,得你臂助,去救千千萬萬浮沉惡波凶浪之中的人。」

禱告之後環顧自己,變成一個小孩,且是一個罪犯,全身捆以許多金索、銀鏈、鐵鍊束得緊緊,失去自由。想要開步往前,不但寸步難移,反覺有人拉他,一步一步倒退。正在頹喪之時,忽見一個長方形十字架,顏色鮮紅,自遠而近,自上而下。十字架上寫著八個大字:「仰望十字,往前直跑。」這個十架飛馳越過他的頭頂,即時他的鎖鏈不砍而斷,全都脫落於地。

他既恢復自由,也就邁步向前直奔,想找一個完全方法,去救那些沉溺海中,可憐呼救的人。稍不留神,相通一聲,跌落海中,捲入漩流。命在頃刻,他就大聲呼籲,求神接收他的靈魂。禱後覺得腳跟像是踏地,挺身站立起來。那個十架也已泊立海面中央,好像一塊磁石,凡是漂泊到它旁邊的人,都被吸了上去,全身鎖鏈無不斷開。那個十架超過越大,救上的人也越過越多,直到數不過來。最終海不見了,代以樂園,鳥語花園,人人歡唱樂歌。多人跑了過來,和他握手。一認,原來都是他的骨肉之親、同胞、朋友。他樂得跳起身來,險些把那與他同睡的同學司密(Smith)君踢醒。

次日,他把所見異象見證出來,多人聽了受感。這個異象在他以後講道之時也常應用。無論他在美國,或是本國,每逢講此異象,沒有不使人們大受感動。──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五餅二魚的異象】宋尚節大學畢業之後,在哥倫布市(Columbs)的俄亥俄州立大學給他一個碩士學額,並且每年津貼三百美金。在去之前,他因心靈渴慕,邀約一位福音隊隊員同往威斯康辛州日瓦湖濱(Lake Geneva)參加中西學生夏令退修會。會場遙遠,距他所住之地數千里,來回車資至少得籌五、六十元。動身那天清早,他的口袋裡面只有少許的錢,決定憑著信心,借搭便車旅行(Hitchhiking)。動身那天,天氣炎熱,他們兩人站在馬路旁揮手招呼汽車。碰到客氣車主,便停下來,給他們上車。如此一段一段,行了幾百里路。

在一溽暑夜晚,他們所借搭的汽車,把他們放在一個荒僻之鄉,既不能往前再行,又無旅舍可以投宿,只好忍饑耐渴,披星戴月,露宿餐風過了一夜。次晨,尚節喚醒同伴續行。走了不久,又饑又渴,兩腿發酸。尚節拉住同伴說:「朋友,我已精疲力竭,不能再走,只能在此等候神的預備了。」話剛說完,遠處一輛汽車疾馳而來。尚節一面心中默禱,一面揚起手帕。果然汽車停下,主人歡迎他們上車,允許送到芝加哥。上了汽車,尚節拿出紀念冊,請汽車主人伉儷簽名。彼此寒暄,才知他倆都是威斯理大學的校友,新婚不久,蜜月旅行芝加哥。他們曾在報上看見關於尚節的新聞,所以見面之下,格外表示親熱。到了芝加哥,他倆請他們到一大旅館,略事休息,宴以一頓盛餐,然後握手道別。從芝加哥到日內瓦湖只花數元車資,便到湖濱聚會場所。

尚節不遠千里前來參加退修會;但是退修會並不注意靈修,卻去談論一些拉拉雜雜,瑣瑣碎碎的問題,不能滿足尚節心靈的需要,使他大感失望,懊喪萬分。他就一面請求一些比較愛主的人為他禱告,一面自己跑到靠近湖濱的一處山頂,在彼禱告讀經。正在讀經之時,主把五餅二魚分給五千人吃飽的異象顯現給他。

他見滿山站著饑餓群眾,描述世人心靈饑荒遍野。使徒們兩手空空,徒歎奈何。正在一籌莫展之時,忽然主耶穌對他們說:「你們給他們吃罷!」他們蹙著眉頭,面面相覷。忽從人縫鑽出一個天真活潑的孩童,提著一隻小籃,裡面放著五餅二魚,走到使徒跟前,恭恭敬敬地說:「請你們把我這些僅有的小餅小魚,獻給你們的夫子; 這是我的一點敬意。」這個孩童的奉獻何等真誠正直。他不顧到自己的需要,也不管人的鄙視、嘲笑。他不是因著親戚關係而獻,也不是為著奉承有權有位的人而獻;他的奉獻乃是獻給當時被人藐視厭棄的主耶穌。這個奉獻留給我們榜樣。你要奉獻給誰?獻給愛你的愛人麼?這會歸於烏有,叫你失去盼望安慰。只有我們的主配得我們奉獻給他。你若送禮給人,他會嫌你禮薄物輕,並不放在眼中。但你若把你的一些,用你至誠的赤心,接納你的至誠。寡婦的兩個小錢,得主稱讚;馬利亞的倒香膏,主稱讚是一件美事;這些都是明證。

主耶穌把那個孩童奉獻的五餅二魚接到手中,望天祝福,擘開送給門徒,分給眾人,不但五千人吃飽了,還剩下零碎,裝滿了十二個籃子。五餅二魚雖很微小,但是交在主的手中,主能使無變為有,使小變為大,成全了榮耀豐滿的神跡。

尚節認為人的五官,五臟,五指,五趾如同五餅;人的兩眼,兩耳,兩手,兩足,如同二魚;五餅二魚的奉獻就是獻上我們的身體;正如羅馬書第十二章一節所說的:「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我們若把自己獻上,他必用他無窮生命的大能變化你,無數的人就能從你得到飽足,許許多多心靈將要因你得到安慰。──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看見「大馬色路上的光」】斐尼習慣一早起來,到會所去禱告,吸引了相當多的弟兄們也來參加早晨禱告會。他們淩晨開始,經常禱告很久,直到晨光能以看見和閱讀為止。他也時常勸他的牧師參加這些早晨禱告會。

這些人信心缺乏,漸漸冷漠,斐尼就提早起床,一一到他們家中叫醒他們。一天早晨,在他邀請人之後,回到聚會的地方,只見少數人在那裡,喬格裡牧師則站在會所門口。當斐尼就要上前之時,突然一道榮耀奇妙的光照耀著他。在這道光中,他仿佛看見整個大自然,除了人類之外都在讚美和敬拜神。這道大光,比日頭還亮,四面照著他,使他熱淚盈眶,不能睜開眼睛。這個使他豁然瞭解,保羅在大馬色路上遇見的大光。

他放聲大哭起來,異象便過去了,他的心裡才逐漸平靜下來。喬牧師問他:「斐尼,你怎麼啦?」他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所看見的異象,只告訴,他看見了神的榮耀。──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在異象中得神保證】一八二六年夏天,斐尼接受奧班(Auburn)第一長老教會牧師蘭興博士(Dr.Lamsing)之邀請,前往奧班,為著復興同工。到了奧班,斐尼發現當地神學院的一些教授對於復興抱著反對態度。有一項秘密活動正在蘊釀,企圖聯合許多牧師和眾公會起來敵擋斐尼,阻止復興工作。

雖然斐尼對這個秘密活動知道得相當多,但他並沒有公開或私下跟任何人論及此事。他只在禱告中,把這事交托給主,天天熱切仰望神的帶領,求他指示當行的路,賜他恩典,能以安然渡過狂風暴雨。

有一天,他在蘭博士家中禱告,主在異象中臨到他。主是如此臨近,使他感到神真實的同在。他的肉體震動,全身抖個不停。他覺得似乎置身西乃山上雷轟閃電之中。他一面覺得要逃跑,一面又覺得似乎越來越靠近神。他在這樣又謙卑又敬畏的情形中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感到有一股極大的震奮臨到他。神向他保證,他會與他同在,支持他,沒有任何反對的力量能以勝過他。他用不著作什麼,只要繼續他的工作,並且等候神的救恩。

這段經歷,使他對神有了更完全的信靠,也使他十分平靜。從未因著人的反對而煩心,且對那些反對的人抱著同情憐憫的心。結果,那些反對的人,後來幾乎都歸了主。──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看見了各各他的耶穌】司徒華特(Prisills Livingstons Stewart)於一八八七年到達上海,參加中華內地會的工作。不久,她就和施達德(Studd)結婚,同在中國內地作工。她是愛爾蘭人,原來反來信主,在她認為一個人若是信主,愛神,必須具有一嚴肅而憂0的面孔;這與她的那顆粒年青活潑愉快的心完全合不來;她不要把自己作成可悲的樣子,帶著陰沉的臉色。她已定規好,必不服事神,必不愛耶穌,也不稱他為救主和主。然而事情的發生卻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某年的冬季,她正度著每個少女生命的緋色日子,參加了幾個小規模的舞會。一次她去參加一個大舞會,那會想到這竟是她第一次的大舞會,也是最一次的舞會。在那大舞會中,她盡情歡樂,每只舞都跳了。回到家時,已是清晨四點鐘。她上床去睡,竟作了一個令人戰慄的異夢:她正和她的朋友在網球場上打網球。突然間,她們發現被一大群的人所包圍。正當她們驚惶注視之時,有一個人站了起來,高過所有的群眾。她看見了就呼叫起來,說:「那是神的兒子罷!」那人就看著她,並直指她說:「離開我去罷,因為我從來不認識你。」那些群眾立即如同雲霧消散,只剩下她和他還留在網球場上,她和他面面相覷,心意驚惶。

驚醒之後,她盡力地用那不過是夢來掩蔽她的良心。她再睡了,同樣的夢又來了。如此者再。到了第三次,她的良心不能再平息了,就起床了。有三個月之久,這個異夢一直困擾著她,叫她想到,假如他來了,她將怎樣呢?

在這三個月的末了,她和一位信主的姊妹內住。那位姊妹告訴她一些她家中的悲劇,也說到她母親常有從神來的異象,異夢叫她準備應付即將發生的困難。她一面反駁說,那些夢與神無關,或許是由於工作過度緊張,或許是由於食物消化不良所致;一面又禁不住把她在那次在大舞會後所作的異夢告訴這位姊妹。那位姊妹就告訴她:「你總要承認那是從神來的警告。你該把你的心獻給他,他要給你心裡的平安,就不會再受到攪擾。」這時她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並且說:「我還未曾作出決定歸向神,今晚我要作這決定。」但是魔鬼不甘心,就來叫她憶起,她不是多次嘲弄,譏笑,說過不要服事神,不要愛主耶穌麼?然而又有一個溫柔的感覺,一個聲音對她說:「孩子。你需要什麼?」這時她想就近神,卻是不能,似乎有一大坑限定,又像本仁約翰身背一大包袱,不能移動。忽然她發現靠近有一十字架高舉,有主耶穌基督釘在上面,頭上戴著荊棘的冠冕。她很分明地看見了他手足的釘痕,和肋旁的創傷,又看見寶血流了出來。她就問說:「為什麼你會這樣呢?」有一聲音回答說:「因我受了鞭傷,你得了醫治,因我受了刑罰,你得了平安」(參賽五十三:5)。十字架的異象消失了,她的重擔也沒有了,她就站起來了。事後她的朋友一見她就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阿?」她說:「我已經看見了各各他的耶穌,從今以後他是我的主,我的神了。」

在她歸主之後不久,她就獻上自己,為基督作工。某天,她打開聖經,求主引領。她看見了在聖經的書頁邊上有一些發光的字:「中國、印度、非洲。」這些預示的字,後來都確實地應驗了。

在她去中國之前,她加入了救世軍的隊伍,那時常有舊鞋子、木頭、石頭、臭蛋和爛橙投擲他們。她的朋友們沒有一個在街上招呼她,從前向她獻殷勤的那班青年人,望見她就避道而行;但是她說,那些日子是很有價值的。──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主在十字架伸出被釘雙手歡迎他】一九三○年倪弟兄十七歲的那年二月中旬,余慈度小姐,被邀請到倪弟兄家所在的福州傳福音。倪弟兄的母親去聽;得救了,生活大有改變,很有見證。倪弟兄看見母親能有這樣的改變,也去聽聽看。聖靈在聚會中厲害作工,使他深受感動。

後在四月二十九日那天晚上,他獨自在房間裡,想到接受主的問題,猶豫不決。起初他不甘願,但他一再禱告,主就給他看見,他的罪重大,也給他看見,只有主耶穌能拯救他。他仿佛看見主在十字架伸出他被釘的雙手,在歡迎他,並對他說:「我在這裡等候接受你。」這樣的愛終於折服了他。以前他譏笑人家接受主耶穌,但在那天晚上,他親身摸著了他釘死流血的愛,也就流淚認罪,求主赦免,接受他作救主,並且願意因著這樣的大愛,一生事奉他。禱告以後,他嘗到了從未有過的喜樂和平安。當時,房間裡好像充滿了榮光。他就對主說:「主阿,你實在恩待了我。」此時,他也看出得救就是一生一世那位掌管萬有的創造者。──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我是見了才信的】孫大信(Sundar Singh)生於一八八九年九月三日,在Patiala土國的pampur,是貴族子弟,信奉錫克教(Sikhism),就讀于英長老會所辦的學校。大概因印人那時受英人統治,都對英人發生反感。英人信聖經及基督,所以孫大信對此二者皆表反對。他不但反對傳道人,甚至逼迫傳道人,每逢有人傳福音,便糾集兒童大喊大叫,或以小石牛糞擲之,使其停止講道。十五歲時,在十二月十六日將校中發給學生的聖經撕而焚之,以為笑樂。事畢回告其父。父說:「你瘋了麼?」其意乃指此事非兒童所宜作的;可是孫大信自以為替錫克教行了一件功德;但是此後,他的心更感不安。次日,就是十七日,他心中非常痛苦,對父說:「你明日將無此兒子,因為我將自殺了。」父親以為這是孩童無稽亂語,斥之,不以為意。

再次日,就是十八日晨三時,他起床沐浴,旋即禱告,求神給他得救這路。他說:「神阿!如果有神,求你把正路指示我,我要作一個信奉你的人,不然我就要自殺了。」禱後默想,決定四時半神若不來救他,就要臥在屋旁鐵軌之上,任那經過火車輾死。約一句鐘後,仍未見有動靜。在此緊急關頭,他不停止地禱告。四時許,室內忽有大光。他以為室外起火,出外視之,四圍毫無跡象。於是回室續禱。就在此時,忽見彩雲滿屋,彩雲之中有一光亮的人,面容充滿慈愛。他初以為乃是印度教神只Krishna,或是佛陀來了。審視之下,此人手上顯有釘痕,原來是他所反對的耶穌。這位耶穌就用Hindu-Stani語對他說:「你為什麼逼迫我?你要記得我曾在十字架上舍生為你。你剛才祈求正路,為什麼不走上去呢?」孫大信這時才知,拿撒勒人耶穌不是歷史上的過去人物,乃是神,是現在仍然活著的神;於是他就跪在他的腳前下拜。從此他的整個生命改變,有神的生命,喜樂和奇妙的平安。天國已進了他的內心。拜好起身,基督已不在目前了,留著的是奇妙的平安,非言語所能說出。

是時,天尚未亮,他即叩其父寢室之門,對他說:「今天我成了一個基督徒了。」父斥他說:「前日焚聖經,昨日要自殺,今日又作起基督徒來,為何如此狂妄?為何今日,昨日,與前日都不同,變得那麼快呢?」孫大信說:「前日昨日我未曾看見基督;但是今日親眼看見了他。」其父說:「看見了他又怎樣?」孫大信答說:「將事奉他。」父不以為意,只說:「現在還早,回去睡覺罷!」

後來,他在歐洲傳道時,有人問他:「你為什麼能獲此大福,得在肉身中看見主耶穌?」他總是說:「你們更有福;因主耶穌說,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我是見了才信的。」

這正是先如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徒二:1621)。──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破爛污穢的碎布與主的榮光】寶路易師母(Jessie Penn-Lewis)得救後,奉獻給主,熱心於主的工作。但她覺得缺少事奉的能力,缺少口才,沒有說話的恩賜,工作的果效微小,同使徒在五旬節所結的果子相比,只得承認她從來不認識聖靈那充溢的能力;於是她就迫切地尋求這個。他祈求主,只要他垂聽這個,什麼他都可以從她拿去;她願出任何代價以得之。

主垂聽了她的祈求,給她兩個異象;一是某晨睡醒之時,忽然她看見,在她面前有一隻手,在極大的光裡,提著一把破爛污穢的碎布,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對他說:「這就是你已往事奉神的結果。」這個揭穿了她已往所有的事奉都是出於她自己的能力;是她自己的求人計畫,是她自己的敬虔;「己」滲進了她事奉的每一方面。她就因此而有認罪,求主寶血潔淨。接著那個微小的聲音,再一次對她說話,只短短的句:「釘死。」她就開始明白「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參羅六:611)以及「與基督同釘」是何意義?她也就像嬰孩一樣,安息在他所賜的話語上。

於是,第二個異象來了。某晨,當她在吃早餐之時,主的榮光顯示在她靈裡,猶如當日走往大馬色路上的保羅顯現一樣。這個榮光能力浩大,使她急忙逃進內室,雙膝跪下,默然敬拜。

這兩個異象給我們看見一個重大的屬靈的律,先有己生命的揭穿,然後樂意接受神的判,甚至「奉獻的己」仍舊是「己」,必須「釘死」,隨後才有復活之主的顯現,主自己的靈進來,充滿了這個虛空的器皿。這樣才能帶來生命的水流,才能將「由死而生的生命帶給一切尋求的人。(參第三冊第一二七頁永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二滴水】蓋恩夫人(Madame Guyon)在夢中看見二滴水的異象。主藉此指示她關於人在神面前所行的道路。一滴水是美麗無比,又光亮,又純潔。還有一滴雖然透光,卻在裡面有一絲一絲雜質。這二滴水叫人喝了都能止渴;但是前味又新鮮,又美好;而後者並不好吃。其意就是前者表明人走簡單、純結、信心的道路,絕無自愛自憐的雜質攙在裡面,這個最能使主喜悅。後者是滿有恩賜與情感的道路,有多人在此路上行走。簡單信心的道路能給神更多的榮耀,給人更多的益處,遠勝於恩賜情感等等,因這些不過叫我們為自己活。蓋恩夫人自己單純的愛主,走在簡單、純潔、信心的道路上,是主所最喜悅的。──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看見基督的寶血】任頌新(譯音)作見證說:上禱告山的前七個月,我不能吃也不能走路,即使只喝一點點水,也會嘔吐。我的心跳微弱,吃過各種中藥,也打過無數次的針,只能起色短短的一段時間。

由於疼痛難忍,我到漢城大學醫院檢查。三個小時後,他們告訴我是心臟瓣膜有了毛病,實在無能為力。但我覺得他們總得想辦法;於是儘快地住進醫院。有一天,姑母來探病,告訴我如果願意上禱告山,實行禁食禱告,迫切尋求神,便可完全得到醫治。我聽了她的建議,出院上了禱告山。

我於三月十八日抵達禱告山。我禱告得不多;因我不知怎樣禱告。姑母陪我一起參加聚會,在那裡我才開口禱告。那天夜裡我感到饑餓,就吃了點東西,卻沒有發生以前那樣的嘔吐。我開始告訴家人一起禁食七天。倚靠神的大能,我完全痊癒。

一天夜裡正在禱告時,從異象中我看見基督的寶血,他赦免了我的罪。

現在我康復強壯。對於神豐盛的賜福,我只有獻上無盡的感謝。當我在絕望和黑暗中徘徊漂流之時,主耶穌呼召我,藉他自己的名拯救了我,醫治我的疾病,賜給我力量。他的恩典何等奇妙!讚美主!阿利路亞!──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有聖經和詩歌本從天上飛到我手】李廣佳(譯音)作見證說:從小我就常常因為患有癲癇症而羞於見人。長大了,更是自慚形穢,不堪居於故鄉,離家出走,四處流浪。有一回我在一位基督徒家裡待過一段時間,他是平塘市(譯音)長老會的會友。他們鼓勵我上禱告山。

我在禁食前,打定主意:「如果我得不到醫治就自殺;因我再也沒有什麼生活的目標了。」完成了禁食前期,我懷著虔誠的心進入禁食後期。這時撒但不斷誘惑我破禁;靠著聖靈的幫助,我終於克服了身體的痛苦和意志的軟弱。

禁食禱告五天后,我看見異象,有聖經和詩歌本從天上飛到我的手中。我拿到時,又看見禱告室裡充滿聖火。我自己仿佛被吸入這奇異的火中。這異象出現兩次,每次我都被吸進去。在第二次的時候,我不禁呼喊:阿利路亞!因我確信,癲癇已經治癒了!

從那時起,我的病再也沒有患了。謹將一切的榮耀獻給主。阿利路亞!──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夢見接送李姊妹】福州教會是於一九二二年上半年的一天晚上,倪弟兄和王載弟兄夫婦,三個人在王載弟兄家中擘餅聚會開始的。後來王連俊弟兄也來了。不久,脫離宗派的,得救的,大約有二十多人。王載弟兄有意請李淵如姊妹到福州開一個會;因為王載弟兄在南京悔改時,曾遇見她。她是一位年輕的基督徒,被主興起來。那時她已經是一位著名有影響力的基督徒刊物「靈光報」的主編。那時她大約是二十八歲;但已是那本著名刊物的主編人。倪弟兄先想,何必這遠請她呢?後來到底由王師母和倪弟兄的母親請她了。她就答覆她們說,她願意來,在某一天乘船到達。一九二三年一月,李小姐從南京到達福州,就在王載弟兄家一個亭子裡開佈道會,現湊凳子,到附近的地方請些人來,就有許多人得救了。本來他們頂盼望陰曆正月作初作點工;但因李小姐南京有工作,必須即刻離開福州,他們只好送她動身。

李淵如姊妹應邀來福州帶領聚會。當她所搭的輪船抵達福州港口馬尾時,須由馬尾再搭小輪船到福州。弟兄們要倪弟兄作代表到馬尾迎接李姊妹。開頭倪弟兄不肯去。他有一個想法;「無論怎樣,她是一位姊妹,我們不應該把她擺在太前面。不錯,我們還年輕,但究竟我還是弟兄。她是比較年長,但到底她還是一位姊妹。也許明天讓別人去碼頭接她就可以了,我自己不去。」直到李姊妹到達的前一夜,他作了一夢,非常清楚夢見去接李姊妹,在輪船上相遇。並且他聽到了主告訴他:「這就是我為你預備的同工。」(大約過了四年,到了一九二七年,主作成了這事。主迫使李小姐放棄了她在南京的工作,來到上海開始與倪弟兄同工。)他從前未和李姊妹見過面,但在夢中看見李姊妹的樣子,非常清楚。接著他又夢見,如何送李姊妹離開福州。在小船上,李姊妹送他一包款,作為文字工作用。該款數目不少,他都算過了,並且記得清清楚楚。醒來之後,他覺得十分希奇。為著要看這夢到底應驗不應驗,他便答應弟兄們前往馬尾迎接李姊妹。那天,他在學校裡還要應考。他快快考完,立即趕到馬尾。他沒有走上前,留在人後,眼看那些青年人上前歡迎李小姐。很快地便看到了那位年青女子,就是他在夢中所見的那一位,一式一樣,甚感驚訝。因此當人帶著李小姐來見他時,他說:「我已經見過她了。」當然,別人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他也不願告訴李小姐這個夢。

及至李小姐在福州帶領聚會完畢,倪弟兄自告奮勇地去送她;因他還要看看那夢的下一半是否也會應驗。當他們所搭的小船將要靠近輪船的時候,李姊妹果然拿出一包大洋交給倪弟兄,說這款子為他文字工作用。情景全和夢中所見一樣。他暗自驚奇,巴不得立刻打開那包,數一數錢是否和夢中所數過的相符;但因客人尚在那裡,不好意思。一直等到輪船開了,他急忙打開那包,數數款目,正如夢中所數一樣,不多也不少。這正如先知約珥所說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徒二:1617)。──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丁妙兒父子重逢】尚節講道時,曾經說過「丁妙兒父子重逢」的故事,大意敘述於下,前清末年,北京城郊有一李家莊。莊主名叫李永成,信主,素來樂善好施。一天早晨,家丁開門,見一冷僵了的孩子臥在門旁。家丁立刻走告莊主。莊主一見那個孩子,立刻抱進,放在炕上,並且叫人弄好姜湯灌救。不久,孩子醒了過來,進了一些飲食。幾番問他姓名來歷,俱都不得要領,只能說出姓丁而已。李家只好收養再說,給他取名丁妙兒,教養一如親生孩子。

孩子到了七歲,讀小學二年級,就常思念生身父母;但是李家無人曉得,只將當日情況按實說明。丁妙兒用功讀書,進步頗速。到了十八歲,就跟莊主學商,作了三年,一躍升為副經理,而且成立家室,有了三個小寶寶。

丁妙兒又跟莊主信了基督,而且熱心事主,作了長老,常在聚會中講道。一晚,他在中得到十六個字的啟示:「愛,舍,得,生,跟,王,信,見,能,聽,根,變,惡,行,死,活。」醒後牢牢記住,這十六個字,但是始終無法領會其意,就教義父母,以及長輩,也是不得明白。

一次,他在一處領會,聽眾頗多。會後聽眾漸漸散去;獨一七十老人留著不走。丁遂趨前問他,願否信主?答以願意,請賜幫助。丁妙兒聽了,十分喜樂,就問老人姓名履歷。老人歎息著說:「我姓丁,妻子已經死了,現在只是孤獨一身。」丁就說:「老伯。我也姓丁,我們乃是本家。今晚你決心信主,我們就親上加親了。你真的一個親人也沒有麼?」老人遲疑地說:「我想我還有一個兒子,便在三歲之時,我把他放棄了,不知他還在世否?……」丁一聽了這話,立即追問:「你還記得把他放在何處麼?」老人說:「放在郊區李永成家門口。」丁情不自禁,便把老人抱住,說道,「爸爸!你是我的父親阿!」於是父子二人相抱哭了起來。眾人都來圍觀,便把他們父子二人護送返回李家莊。大家邊行邊唱讚美詩,感謝主使他們父子重逢。

翌日,李家莊大擺筵席慶賀。過後同赴丁老居所探視舊屋,備款贖回房契,雇匠重新修理。在打地基之時,忽現有些白銀藏在地裡,掘出之後適足十六壇之數,恰是丁妙兒前在夢中所得啟示,十六個字的數目。丁妙兒覺得藏金不是自己應有之物,商得老父同意,全數拿出調濟窮人,一時傳為佳話。

(編者注:雖然,有時神也藉著異象給人一些幫助,叫人蒙點恩典;但我們不可特意去求,這會受到撒但用虛假的異象來欺騙。我們也不可太注重異象。蓋恩夫人說,異象一類的東西,不過是恩賜而已,我們不該停在恩賜裡,該以賜恩者作我們的目標。異象和異夢不過是一種屬靈的感覺,人若太注重它們,追求享受它們的甘甜,不知不覺地會使人墮落。仇敵是最詭詐的,他能利用這些東西,使你喜樂有感覺,發生自愛的心,虛榮的心,高舉恩賜,阻擋人的「向一切死的態度」去跟從主。)── 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