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神的引導例證

 

【神為要引導我們而除去我們的自信】當我們行走一條康莊大道,覺得悠然自得的時候,如果有人牽我們的手,助我們一臂之力,我們多半會不耐煩的甩掉他;但當我們在黑暗的荒山野嶺迷了路,風暴將到,筋疲力竭,如有人伸手扶持,我們會很感激的依附他。神也要我們覺得,人生的道路是艱辛迷惘的,以致我們學習感激地倚靠他。因此,他想辦法把我們的自信拿走,好信靠他自己——屬神的人的人生秘訣。―― 巴刻《認識神》

 

【礦工是如何得拯救的】在英國北部,人們挖煤礦已有一世紀之久,人們從礦坑出口往底下挖好幾哩路遠,甚且深入海底下,常有迷失的危險。我曾聽過兩個老礦工迷路的故事,他們的燈熄了,在危險中可能失去生命,他們徘徊摸索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坐下來,其中之一說道:「讓我們坐下來完全安靜,看看是否能感覺空氣流動的方向,因為它總是往坑口的方向流通。」

    他們在那兒坐了很長的時間,突然他們當中的一個感覺到在面頰上有一陣陣的輕撫,他跳著腳說:「我感覺到了。」

他們往空氣流通的方向走,終於到達了坑口。

有時,從神那兒來觸及我們靈魂的氣息,也是那麼溫和微細,以致你查覺不出,可是你要察驗得出,可別忽略它,謝謝神,他已對你說話,並為此讚美他,無論何事臨到,總不要往相反的方向去。放下你自己,並讓神帶領,你終究必走出黑暗,脫離一切捆綁、憂傷而進入光明喜樂的境界。——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誰來導航?】「耶穌對他們說,我就是道路。」(約十四6

這隻小船有個美麗的的名字——蘿娜。我想一定是按船主的小女兒命名的,看來也名符其實呢!她乘風破浪地,有過輝煌的航行記錄。但如今卻被遺棄棄在離尼加拉瀑布不遠的渦流裡。實在百思不解,她怎會擱淺在那兒呢?

原來「蘿娜」向神氣地飄揚著國旗穿梭往來於五大湖區之間。有一次從芝加哥到紐約途中,正要取道運河到達目的地。運河入口本是很安全的,只因為導航員錯過了又不自知。當他們打算回頭時,水勢已經變得澎湃洶湧。岸上的群眾已意識到危險性,他們不斷地打暗號提醒蘿娜號。但船上顯然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們還高興地向岸上打招呼回禮呢!突然來了一陣巨風,把蒙娜號吹到鹿角島旁的岩石暗礁上。如果他們及早10分鐘回頭的話,或許現在已經穿過瀑布了。而,船翻了。船上四個人死命地抓住殘骸逹一個多鐘頭才被划艇上的人救起來。

我想到聖經中:「這裡有一條路,對人來說,似乎是對的;但是路的盡頭卻是死亡。」危險是因為誤了正道。水和陸地一樣有特定的航線,導向安全的港口。也確實有歧途引向危險和死亡。誰是你生命方向的指引者?一艘缺乏好領航員的船絕對難以自由地出入安全的港口。誰來導航你生命的方向?——修·提·卡爾《聖經真道故事》

 

【神藉各種人事物說話】某次在寬廣的機場跑道上,一架巨型的客機在起飛之前,引擎的聲音已經猛烈地迴繞著。剛巧那時候,有一位即將離開的紳士看見此種情景,突然憋蹙起眉頭而自言自語「那個引擎的聲音很奇怪,這樣下去很危險。」

         這位紳士是某航空公司的優秀技師,他熟練的耳朵早就察覺引擎的故障。他快步的走近飛機告訴駕駛員說「你決不可就這樣地起飛呀!」

         「當然,要起飛也是在五分鐘以後的事!」

         「不!那不行!引擎出毛病了,就這樣起飛,會發生很危險的事。」

         然而,駕駛員一面大聲的笑,一面傲慢的說「放心,犯不著顧慮那麼多。雖然如此,我還是有操縱飛機的自信。」

         技師毫不含糊地回答「可是,這架飛機的設計、保養與製造都是我本人呀!這架飛機的事情,我是最清楚的了。」儘管這位技師的一再忠告,客機已經華出跑道起飛了。僅僅二小時後,有三十八名乘客因引擎爆炸事故而犧牲了性命。

         人類是神所創作的,因此對於我們何事有益,何事有害,神都知曉。藉著良心的呼喚,或是父母、教師們的忠告、勸言,我們都屢屢聽取神的聲音,但是我們也常再三地自認為「已經不再是小孩了,看那種書,跟那種朋友交往沒多大關係,都認為已經有操縱自己的自信了。」

         我們在尚未落入無法挽回的致命狀態時,即使是微小的事,都應該努力忠實地聽從神的聲音。── 川部金四郎《清晨心路》

 

【每個人都要聽從神】有一個故事。一隻蜜蜂在窗戶的玻璃上嬉戲,無意中聽到自己原來是一隻工蜂,生下來便要聽從別人的指揮,牠的一生都是這樣,不會有甚麼改變了,為此牠感到沮喪。牠飛回蜂巢去,瘋狂得像一隻大黃蜂,牠得到同伴們的支持,一齊起來革命,飛出蜂巢去,另行建立自己的國土。然後牠們開始爭論誰作牠們的首領,但毫無結果。在爭論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小蜜蜂非常厭煩地獨自離去,牠碰到另一隻年紀較大的蜜蜂,於是決定和牠同住。『誰作首領呢˙?』年紀較大的蜜蜂問道。『當然是你哩,你比我聰明。』『那麼誰作工人呢?』年紀較大的蜜蜂問道。『當然是我哩,因為我比你強壯。』於是牠恍然大悟,自己恰好是打回原形。最後牠們決定重回蜂巢,讓蜂后作主管治牠們,這就是最初的時候神所安排的。

         每個人都需要聽從一些人的指揮。長遠來說,沒有一個人可以單聽從自己的指揮。當你不再事事聽從長輩的時候,你便要開始聽從你的上司,你的上司要聽從他的上司,他的上司要聽從另一位上司,另一位上司要聽從整個機構的最頂頭上司,最頂頭上司要聽從他自己的勢力和金錢,倘若他不遵照某一種方式行事,兩者都會失去,而在人生最終結的時候,每個人都要聽從神。── 巴勒《踐信於行──雅各書註解》

 

【要多聽神的話】羅素康威爾(Russell Conwell)是費城最大一間浸信會禮拜堂的創辦人。當他進入大學第一年,便成為一個『不可知論』者。他的父親知道後問道『羅素,你忘記了你從神所學到的東西嗎?你忘記祂的話語嗎?』羅素口齒伶利地搶著回答『爸爸,你不會明白的,因為你沒有受過這種教育,可以聽取許多新的概念。現在,對神存著一個懷疑的態度才算時髦。我是「自由思想學會」的主席!』幾年之後,羅素在前線打仗時,遇到一件悲慘的事;當他再回到神面前,靜下來聆聽神的話語,即刻抓緊主的應許。隨後創辦了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會,他的生命像燈台一般發光,各處的青年都來聽他講論生命之道。

         神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柳健台《雅各書的信息》

 

【要遵從各樣指標】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不久,英國陷入了不知敵人何時會綅入的危險狀態中。那時,國民接受命令拆毀城市或鄉村所有道路標幟與指示牌。這是為了萬一敵人的傘兵部隊降落時所作的準備;即是將各種目標拆除,使他們在混亂中降落,然後予以打擊。但是到了一九四四年,危險大致解除,戰爭也稍微平息之後,英國國民立刻如同以前一樣,再把各種道路標幟安裝妥善,因為這些標幟對國民是不可或缺的東西。

         正如沒有路標,就無法到野外旅行一樣,若沒有指示正確方向的法則,我們也將無法度過人生的旅程。混亂的生活無疑是和毫無目標的旅行一樣。然而,神藉著父母、教師的勸告與自然律、良心的低喚,以及更進一不地藉著神的十誡和基督的教訓,指示我們往前邁進的準則。其餘的,只要我們忠實地去遵從就可以了。── 川部金四郎《清晨心路》

 

【要尊重專家的指導】最近雖然留住在宮崎,但汽車量的顯著增加,只要稍微走出街道即可感受出來。對汽車或機車有相當瞭解的人很多,因此,今早就讓我們來思想請求服務的問題。

         新車由於全部都是新的裝置,機器堅固,尤其是引擎,剛開始時未能充分發揮其性能。所以汽車在最初的三個月期間,即在一萬公里內,必須特加注意的。這個開始的三個月便是所謂的「請求服務期間」,就是汽車公司的技術人員對買新車的顧客需有詳細的留意並予以服務。在這請求服務期間,特別注意到使用油的調配,而且必需時時加以更換,最要緊的是速度的限制。

         引擎在尚未有正常的適應之前,絕不容許有超速。車的壽命和引擎的生命,是在這個請求服務期間內所必須處理的。

         諸位,我們每一個人都可比作如同接受請求服務的新車。在請求服務期間,新車必須服從技術人員的指導。如果我們不聽從指導者而仗著年輕不顧前後,那麼豈不糟踏了寶貴的將來,而變成和新車完全一樣的地步嗎?── 川部金四郎《清晨心路》

 

【神的引導乃是正確的地圖】一九四八年,一架荷蘭越洋客機墜毀在蘇格蘭,四十個乘客全部罹難。當時,英國交通部發表這墜機的原因說,那架飛機的駕駛員所用的地圖有差錯。

         在濃霧中飛行的飛機,意外地撞到高壓線而墜毀,那高壓線並沒記在那地圖堙C

         各位,我們在生活中不小心,就會重演這種失敗。我們日常生活中,有沒有正確的地圖?許多人沒有地圖,就過著沒目的的日子。也有些人依靠著錯誤的地圖生活。這些人乃被多餘的事分心,而從正常的道路脫落。

         所以,至少我們要有正確無誤的地圖,並忠實盡為人的責任,常把崇高的目的放在眼前,努力去實踐!── 川部金四郎《清晨心路》

 

【我們在世上生活最好的辦法是把自己交給聖靈來引導】你曾到過一個陌生的地方去旅行,而又不懂當地的語言嗎?有兩個可行的辦法:

         第一個方法是『自己去』。自己訂購機票、處理行李、訂酒店,然後盼望那兒有人能說你懂的方言,以致能回答你的問題。這雖然是冒險一點,但有些人喜歡用這方法,不過很可能有人住次等酒店,付出無謂的花費和更多挫折的經歷。

         另一個方法是找有經驗和可靠的旅行社代為辦理。這樣,你或許得到最優待的機位票價。抵埠時,住宿已經安排妥當,有需要時,會有人代為傳譯。這樣,每一件事都有妥善的安排,使你感到舒暢、愉快。以這方式到外地旅遊比自己籌辦一切會更享受、更滿意的。

         基督徒的生活也有點兒像往外地旅遊。我們『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來十一13;彼前二11)。我們可以嘗試『靠自己』過基督徒的生活,但肯定會有挫折和不愉快的經歷﹗

         有一位引導者可以在生命中帶領我們的生活,雖然我們不會時常落在容易和殊適的環境中,祂卻能給我們內心的平安與喜樂,這是不會隨著外面環境而波動的。這位嚮導就是聖靈,是主耶穌的『另一個己』,也是天父差來的,為叫信徒在世上不致成為屬靈的孤兒(約十四18)。我們若不把自己交託祂手中,是何等愚昧阿﹗願基督成為我們的主,天天引導我們走過在世短暫的旅程。

 

【嚮導人】羅馬城陷落地下之後,又被發掘出來,成爲游覽勝地。但是若無導游人向導,就難摸得出來。無論行走沙漠,游覽山洞,在在需要向導人指引。天路更是生疏難行,更需投靠救主基督之領導指引。

 

【神是我們的Usher電影院一進去,黑天暗地,茫不知所向,有領票員(usher)來領你就座。我們剛得救時,對前面的道路一無所知,神自己來引領我們奔跑前程。

【神的睿智】有一個古老的寓言故事,說到三顆有趣的樹,它們都想出人頭地,因此紛紛向神禱告,懇求神使它們顯為偉大。第一顆樹要求能被採納作為宮殿的樑木。第二顆樹要求被製成一條大船,以便遨遊七海。第三顆樹希望能長得筆直,高聳入雲,好讓欣賞者發出贊嘆的聲音。

       慈愛的神一一接受它們的懇求,却不完全照著它們的願望。第一顆樹,神使它成為一馬槽,主耶穌就在那堶陞矷C第二顆樹,神使它被製成為一隻小船,這是耶穌在加利利海乘坐其上,教訓眾人的那一隻。第三顆樹,神使它被做成一個十字架,後來耶穌就是被挂在上面。這三顆樹的志氣雖然高大,但它們却不懂得如何謙卑禱求。我們的情形也是這樣,求聖靈教導我們。我們原像一根紡綫,繁忙的往返穿梭著,但只有主知道要織成一個甚麼樣的圖案。我們與神的關係應該是這樣的一個公式:求主帶領,我們順從。

 

【故意走在錯誤的路上】主後一九三八年,柯立更(Douglas Corrigan)獲得一個不太好聽的稱號,那就是:「糊塗的柯立更」。原因是在那年,柯立更先生從紐約的布碌克林區駕機駛向加州的長堤。結果,約在二十三小時多一點,他的飛機在愛爾蘭的都柏林降落。他問當地的官員:「這堿O洛杉磯麼?」幾十年來,大家都笑柯立更「估計錯誤」,直到一九六三年(即二十六年後)柯立更纔承認,他橫渡大西洋是故意造成的「偶發」事件,因在當時,他沒有申請到政府允許他渡海的航行證。

        我們基督徒在行為上,和這個故事非常相像──神的旨意是要我們行走在義路上,但我們的本性卻討厭神來支配我們;因此就我行我素,故意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上。這就是我們靈性上的罪。

 

【尋找的就必尋見】有一位剛從印度回來的英國人,一天他和朋友共同進餐,朋友問到宣教的事,他說,他在印度從未見過當地有人悔改歸主。在座有位宣教士聽見此話,反問這位多疑的英國人說:「你在印度期間,有否見過老虎?」這位英國人搓搓手掌,似乎為打獵的事覺得很得意,他說:「我在印度射到的老虎才多呢!」這位宣教士說:「我也是在印度很多年,可是我從來沒見過老虎!」事實如此:一位去印度尋找老虎,一位去印度尋找歸主的人,他們都找到了他們所尋找的。無疑地,若我們尋人歸主,我們將會尋見。

 

【莫讓眼前的光景將你困惑】據旅行者說,一開始攀上阿爾卑斯山,就可以清楚地看見遠方的村落,有時連教堂窗上幾片玻璃都數得出來。遠方的東西看起來是如此接近,以至旅客常會覺得即將前往的地方就在眼前。可是經過數小時的跋涉之後,就不再覺得如此了。往往遠方的事物之所以會被看成很近,那是因為空氣非常純淨,能見度高。最後他們還是堅忍到底,安抵目的地,疲倦的旅客終于得以安歇。有時我們處於神恩典的高處,覺得我們離天堂很近,而「主所喜悅的」(賽六十二4)眾山丘似乎就羅列眼前;然而,有時因著苦難與罪惡擋住了我們的視綫,眼前似乎又變成烏雲密布。其實,我們在某一情況下離天堂多近,在另一情況下離天堂也是一樣的距離。只要我們照基督所指示我們的道路去行,必將安抵天家。

 

【無誤的引導】有些登過阿爾卑斯山的人告訴我,當他們走到危險的地段時,嚮導會把他們和自己繫在一起,嚮導走在前面,其他的人則緊跟在後;為什麼呢?因為那段路徑必須先通過梅莫斯洞,洞內有許多陷阱,而且有一條無底深淵,若沒有嚮導或亮光,無人能找到安然通過的路。同樣地,基督徒也該與神無誤的引導緊繫在一起,被祂安全地支持著。世界如曠野,我們無法自行穿越。若有人以為自己不需要聖經的光照和聖靈的引導,就可以獨力通過這個惡濁的世界,這種人未免太愚昧了!神差遣聖靈來引導我們通過人生的旅程,若我們想離開祂獨自前行,將會跌入永遠的黑暗中。

 

【離神愈遠,對罪愈不清楚】有位講員,他講道時拿起一張紙,問後面的聽衆:「這張紙上畫的是甚麼?」他們回答之後,他再問較前座的人:「剛才說的對不對?」「不對,還有別的。」原因何在?因為後面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只能看見粗綫條的;近處的連細線條都能看得見。他用此方法表明:我們愈靠近神,對罪愈敏感;離開神愈遠,對罪的感覺愈加遲鈍,更容易覺得自己無罪。

 

【聽人的聲音,結果無所適從】從前有父子兩人入城去,父親騎騾,兒子隨後步行。路人便批評說:「大人騎騾,卻讓小孩子跑路,還成甚麼世界!」于是父子只好掉換,兒子騎騾,父親隨後步行。走了一段路,又被人批評說:「世界變了,後生騎騾,老頭子倒辛苦跑路。真心淡!」父子又商量了一會,只好大家一齊騎到騾背上。人們又議論說:「太沒有人心了,竟然父子同騎一匹騾子。」于是父子只好下來,牽著騾一齊步行。行了不久,又被一群人譏笑說:「世界竟有那樣蠢的人,有騾子空著不騎,卻辛辛苦苦去走路。哈,哈!」這父子二人老是聽人的聲音,結果被弄到無所適從,不知如何是好。我們在事奉工作中,不要聽人的聲音。要單單聽神的聲音,持守父神的道。

 

【緊緊地跟隨】已故的安得烈•邦納博士,某次以他那獨特有趣的姿態談起:如果我們緊緊地跟在一個人的後面,很容易跟著他的脚踪行;若是跟在一段距離之後,也許不容易找著他的腳印。同理,如果我們緊緊地跟在主人的後面,我們會很容易看到這條路;可是,如果我們嘗試遠遠地跟隨,我們會發現,要認識祂旨意的小徑,不是那麼容易。

 

【讓神引導我們】若是我們要住在基督堙A就必須停止要求神來幫助我們,而走在神的道路中,讓祂引導。如果你置身在河流當中,你就必須順著河流下去;如果你躺在神的懷抱中,你也只有和祂一同向前。你只要向神降服,你的生命就如同全能的神那樣剛強,如同天堂那樣的甜美。

 

【你的耳朵能聽見甚麼聲音呢】有一位著名昆蟲學家和他的一位商人朋友,在郊外散步。昆蟲學家忽爾止步,走向附近樹林堙A好像要找一件東西,但他的朋友不知他何故尋找。不久,昆蟲學家找到一隻蟋蟀似的小蟲,給他的朋友看。他說,他聽見那蟲的鳴聲,所以止步去尋找。他的朋友覺得稀奇。那蟲的聲音微不可言,他絲毫也聽不見,昆蟲學家竟聽得見。不久,他們在熱鬧的馬路旁的行人道上走,那位商人忽然止步,彎身拾起一枚五分的銀幣。昆蟲學家却一直走去,絲毫也沒有聽見那銀幣跌落地上的聲音。由此可見,我們的耳朵要受訓練。你聽慣了甚麼聲音,你的耳朵對于那聲音就十分靈敏。只怕我們聽慣了世界的聲音,就聽不見主的聲音。

 

【神的聲音撫慰我們】大作家史蒂文生(R.I. Stevenson)小時候,有一次不小心把自己反鎖在房間堨X不來。當夜幕低垂,屋媔V來越暗時,真是叫他怕死了。但他的父親又進不去,只好叫人去找鎖匠來開門。其間,他父親便不斷從門縫埵V他說話。父親的聲音使他在黑暗中壯膽,令他的懼怕一掃而空。神也是一樣,藉著聖靈微小的聲音,和聖經的安慰,使我們脫離一切的恐懼。

 

【在日常生活中注意聽神的聲音】有一群人應徵無綫電操作員等在外面,他們幷沒有注意到由擴音器傳出滴滴答答的電碼聲音。突然之間,有一個年輕人衝進經理室。不久,他笑容滿面的走出來。「我被錄用了!」他宣佈說。「你怎麼比我們先被錄用呢?奇怪。」眾人問他,那位青年說:「你們都忙于談天,因此不注意擴音器所傳的信息,電碼說:第一位譯出這電碼進到我辦公室來的人就被錄用。」這個教訓很清楚:太多基督徒沒有打開他們屬靈的收話機,難怪他們不清楚神的意念。

 

【應當朝上面觀看】在大海中,一隻大船在風浪翻騰中起伏不定。船上有一名水手,受命爬上桅桿工作。在狂風中他勇敢地往上爬,由於船搖晃得太厲害,稍微不小心,就有被摔下來葬身魚腹的可能。工作完成後,他偶然地往下看怒濤狂風,注視傾斜的甲板,他立刻覺得頭暈,好像握緊著的手失去了力量,于是大喊說:「哇!糟了!快掉下去了!」「喂!你為甚麼往下看?要往上看!」水手們在甲板上呼喊著。那桅杆上的水手舉目望天,平心靜氣地得了自信,平安地下到甲板來。

        讓我們努力工作罷!當你面臨困難與沮喪時,要舉目向上,父神隨時會向我們施以援手。

 

【求神幫助纔是上策】美國南方有一家紡織廠挂著一個告示:「如果遇到線糾纏在一起,趕快通知領班。」有一天,一個新來的工人,發現紡線纏結在一起,她就儘一切可能把線分開,結果越弄越糟。最後她去報告領班。「妳是不是自己想辦法把這些線分開?」「是的,領班。」「你為甚麼不遵照廠方的指示?」「我已經盡一切力量了!」她回答。「沒有,妳最大的責任就是馬上通知我!」當然,在我們生活上遭遇到難題時,我們首先要尋找神來幫助我們!

 

【馬歇爾尋求神的引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馬歇爾是美國的一位出色的國務卿,他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有一次,當他和內閣官長商量世界及國家大事時,傳報有人來看他。他便離開了會議室,去了幾乎整個鐘頭。回來時,同僚們問他有甚麼重要的事或貴賓,留了他這麼久。他說:「來看我的是一位牧師。」衆人聽了,都覺得很訝异。但他說:「我們面對這戰後的時局,世事多難。我若不靠神的引導與幫助,我的聰明才智有限,怎樣足夠應付呢?我花了這些時間與神交通,在這時是非常需要的。」馬歇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為計劃世界的復興安定的主要功臣之一。他的成功可說是他曉得向神支取智慧聰明。他尚且如此,何況我們呢?

 

【帶鴿子的人】據說阿拉伯沙漠中,有些嚮導永遠不會迷路。他們有一個法寶,就是帶著一隻鴿子。當他們猶豫不決,不知道該走那條路時,他們就把鴿子放了。鴿子腳上繫著一條細長粗製線還在他們手上,他們很快就知道該走那一條路,很順利地到達目的地。大家就稱他們為「帶鴿子的人」。聖靈正如天上的鴿子。我們走在人生的道路上,需要讓聖靈這鴿子帶領我們,纔會到達更豐滿的人生境界。假使你的人生幷不美滿,一定是你不願順服聖靈的帶領所致。

 

【高空有眼】

經文﹕彼前三:12

金句﹕因為主的眼看顧義人,主的耳聽他們的祈禱。

  一位飛行員訴說他在空中巡視一條橫跨美國的高速公路時所看見的情形。他駕著一架輕型飛機以極緩慢的速度飛行在空中,而得以清楚的看見公路上的狀況。他注意到有一些人開車很不小心,在上坡路段還敢超車。在空中,他可以俯瞰整條高速公路,清楚看見有一些人因為魯莽的開車習慣,差一點點就釀成巨禍。他提到有時候他都差一點就大叫出來:「不要超車。」這位飛行員的經歷,適足以詮釋我們的主是如何的看顧著我們,而且如果我們願意接受祂的引導,祂必要一步一步的帶領我們。

默想:神指引我們,我們的生命才有用處,才有希望。

 

【最佳導航員】

經文﹕羅八:12~14

金句﹕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羅八:14)

  Helen Bagby Harrison的父母是前往巴西宣教的開路先鋒。當她在為父母立傳時,以溫柔的口吻敘述年邁的母親去世的經過。當時海倫陪著母親,正打算搭機回去和久別的家人團聚,他們發現駕機的年輕人是他們的一位老朋友,她的母親如釋重負的說道:「太有意思了,駕駛員是自己的朋友實在太好了。」飛機起飛不久,她的母親突然感覺心痛,海倫急忙請駕駛員掉頭回去,駕駛員立刻照辦。她當時心想:「駕駛員是自己的老朋友,真好。」在母親的葬禮上,她將那樣的經過與感受告訴前來哀悼的親朋好友,接著又將這件事做更深入引伸:人生最重要的是認識一位領我們走過最後之旅的導航員。她的母親剛剛展開人生最後的一段旅程,此去她將永不再回來。

默想:耶穌就是我們的導航員,能認識祂真好。

 

【尋求神引導的偏激現象】哈拿史密斯( Hannah Whitall Smith,即皮爾梭史密斯太太(MrsRPearsall Smithj)這位精警、常識豐富的貴格會(Quaker)女士,對這方面體會甚深,在她那些《狂熱集》(fanaticismpapers)(是她死後由史特瑞濟(Ray Strachey)代為出版,書名本為《宗教狂熱》(Religious Fanaticism1928),後名《歷代小組運動和引導的實驗》(Group Movements of the Past and Experiments in Guidance1934))中寫了不少教訓。她說到有一位婦人,每人早上醒來就把當天分別為聖給主,“然後問主說她應該起床嗎?”,而且非等到“那聲音”叫她穿衣,她就動也不動。“當她每穿一物,就問主說,是否要穿這個?很多時主叫她穿右鞋不穿左鞋;有時叫他穿一對襪子而不穿鞋子;有時則穿鞋子而不穿襪子;所有衣著的事都是如此”她書中又說到一個久病的女人,當她的女主人來探望她的時候,無意中在梳妝桌遺下金錢,就覺得“有印象是主要她把錢據為己有,以證明聖經‘一切都是你的’這句話是真的”——她果然把錢拿起來,放在枕下,而當女主人回來拿錢的時候,竟佯作沒有拿去,結果被當作小偷趕出去。另外,又有一位“沈靜、秀雅、已過中年的婦人”向人說“‘有些時候,為要幫助我的朋友接受聖靈的洗,我清楚感覺到主的引導,要我和他們一同上床,背靠背的躺著,不穿睡袍。’”(參上引書第一八四,一九八,二四五頁)這些可悲的故事,不幸都代表了犯上引導的基本錯誤所致的結果。 ―― 巴刻《認識神》

 

【不聽話手杖】有一個人站在十字路口看見一婦人正在拋手杖,一連數次;每次拋出後口中喃喃有詞。這舉動很令他詫異,終於問她:「妳這樣拋手杖是什麼意思?」婦人回答說:「我是個基督徒,正在求上帝指示我當選擇那一條道路。我每次禱告後,就拋出手杖,看它指向那一邊。」「那麼妳為什麼連續拋出數次呢?」婦人回答:「因為我這根手杖老是不聽話。」她的禱告不是求問上帝,而是要上帝附和她的選擇。

  或許你也禱告,求主引導你的工作、家庭、婚姻、學業......等。但值得反省思考的是你要成就上帝的旨意?或是上帝附和你的心意呢?更簡單的說,我們的禱告是要求「上帝啊!你聽我的」或「上帝啊!我聽你的!」你的禱告屬於那一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