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神的看顧例證

 

【小知更鳥】「他顧念你們」(彼前五7

鳥巢中只有一隻小知更鳥留著,其餘的鳥兒都飛到廣闊的北地的夏日翠綠世界中了。知更鳥媽媽並不知道為什麼她這個孩子留在鳥巢裡。可能是因為外面的世界太廣大了,而鳥巢裡卻很溫暖舒適,也可能是因為它要知更鳥媽媽飛到外邊覓食,然後帶回水、蜜蜂、昆蟲、蚯蚓等可口的食物給它吃,也可能是因為鳥巢築在大太陽照不到的陰涼處。總之,在它未長成一隻大知更鳥以前,它還會一直留在巢中。

這鳥巢是築在有可愛蹲魚溪流的鐡路橋下,我告訴你們這鳥巢在那裡,可能對你們也沒有什麼用。這條鐡路叫做踢推鐡路,是一條從肯斯頓到培布克通過加拿大的一家荒涼的鄉村鐡路。我曾經沿著這鐡橋下的溪流找尋鱒魚,雖然不是找鳥而且盡可能不弄出聲音地走過橋下,卻也驚動了那隻躲在隱蔽的鳥巢中的知更鳥,使得它突然飛出它的巢。我想它可能把我當成巨人殺手傑克之類的人,所以在驚嚇中突然展開翅膀第一次飛到外面廣大的天空去了,當時我受到的驚嚇也許比這只知更鳥更大。

這條溪流一出了鐡橋就展開流入一個寬廣的池塘中,小知更鳥也就是從這個池塘開始了它的第一次飛行。但是因為這池塘很寬,它的翅膀又小,所以小知更鳥就掉進池塘的正中央了,於是它開始像一隻鴨子一樣的游泳,但是池子太寬,所以遊了一會兒就累了。它休息了一下,它的羽毛因為弄濕而變得沈重。忽然它聽到鳥媽媽從一棵樹上叫它的聲音,於是四處找尋想求得幫助。我想鳥媽媽一定是鼓勵它說:「遊啊!遊啊!再繼續向前遊啊!」於是這小知更鳥又繼續遊,後來終於到達岸邊了,但是池岸又高又陡它無法從水中爬上去,剛好有一小把草從岸邊垂入水中,小知更鳥就銜住那草吊在上面,但是不一會兒,就因為它濕重的羽毛而慢慢地沈入水中了。

趕快過去,僕在岸邊,急忙將正要往下沈的小知更鳥托在我的手上,它就像是一隻安靜、滿足的小貓,躺在我的手中,直到我將它放回「踢推」鐡路橋下的巢中,它媽媽飛出來在我頭上繞著,我想鳥媽媽可能是在向我說:「謝謝你!謝謝你!非常地謝謝你!」我想這小知更鳥第二次再飛的時候已經能夠安全地飛到高樹上,而且它現在可能在天空唱著歌遨遊,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如果它會說話,它可能會說出像這樣的話來:「我不知道那把我安全地送回巢中的是誰?我懷疑他怎會知道我的需要?」我至少要對他說謝謝,總之我實在沒有必要去接近水,我生來就是要飛,而不是游泳的。

事後我一直在想,神那樣親切地照顧我就好像我幫助小知更鳥一般,有時候我碰到危急的情況卻都能安然度過,現在我知道了,不論何時何地,他都看顧著我。一定是他暗中高舉我脫離險境,耶穌不是曾經說過:「看哪,天上的飛鳥既不種也不收,你們在天上的父甚且養活它們,難道你們尚不比他們尊貴嗎?」——修·提·卡爾《聖經真道故事》

 

【我們都在神的手中】小孩子被狗吠,總是趕緊跑向母親。被母親抱著時,他的害怕就立刻消失了。愛能包容一切。

   腓力王有一次造訪布蘭登堡的學校,剛好,學生們上社會課。王問一位孩童:『你出生於何處?』小孩以清晰的聲音回答:『普魯士。』王又問:『普魯士在何處?』『在德國。』『德國呢?』『在歐洲。』『歐洲在何處,知道嗎?』『歐洲在這世界。』『這世界呢?』小孩睜著聰明的眼光想一想說:『這世界在神手中。』

   真是聰明的回答,事實上,我們在神的手中生活和工作。倘能在每一件事上感受到神的慈愛與權能,我們的生活將變得更美妙又平安!――川部金四郎《清晨心路》

 

【孩子和大書】一次,一位牧師正在樓上整理書房。他的小孩子也盡他所能的,幫他爸爸搬書。忽然他大哭起來;原來他抱著一本大書,怎麼拖也拖不動,就坐在地上哭了。他爸爸從樓上下來,看見這樣光景,就把孩子,連大書一起抱上樓去。照樣,神也背負你和你的重擔。『天天背負我們重擔的主,就是拯救我們的神,是應當稱頌的。』(詩篇六十八篇十九節)

 

【小鳥唱晚歌】一次,馬丁路德非常灰心,不知怎樣才好。忽然聽見一隻小鳥在唱晚歌,唱完之後,就將頭放在翼下安睡了。馬丁路德就對自己說﹕“這一隻小鳥已經吃完晚餐,現今准備安睡;它的心何等滿足,絕不以明日的食宿為念。它如同大衛一樣,它住在全能者的蔭下。它坐在樹枝上何等安息。完全讓神來顧念它,為它安排。”

 

【我知道神怎樣辦】司布真先生多次見證說﹕“我的祖父是一貧窮的傳道人,他養了一隻牛,對於養活他十個兒女有很多幫助。不幸,有一天牛死了。我的祖母就問說﹕‘現在怎樣辦?’我的祖父回答說﹕‘我不知道我們現在要怎樣辦,但我知道神怎樣辦,我深信神有辦法,供應我們一切的需用。’第二天,他從救濟會收了二十英鎊,他並沒有申請這一筆錢,但神卻應時供給他的需要。”

 

【從漢口送款來】太平洋戰爭爆發的那一年農歷除夕前一日(臘月廿九),家家戶戶准備度舊歷年的時候,神的僕人們正好食糧已盡,囊內錢空。明知道除夕一過,有錢都買不到東西,而年內得著供給的希望是很少的。時辰已到二十九日下午了,同工們聚集在辦事室,並不面面相覷,大家都知道難關在眼前,堶惚o都有安息,所以也沒有籌劃人的辦法。正當這時,外面有人敲門,來了兩位陌生的客人。接見之下,他們也不說明來意,就要參觀。神的僕人滿腹疑雲,心媯y微有點忐忑不安,暗忖道﹕“怕他們是要來佔用房屋的吧?”引他們參觀後,他們才說明來意。他們說﹕“我們從來沒有聽說有這個地方。我們是從漢口負有使命專為代送幾筆款來的,因時候已晚,我們要搭末班輪渡回漢口去。”

            贊美主,神的僕人說,那二位送款的人,至今也不認識。除夕日的上午,他們上街,買了米,菜蔬以及用品,豐豐富富的過了那次的難關。

 

【一個辨士】一八四一年秋,慕勒和同工們受到一個信心最重的試驗,情形比較已往任何時期來得艱難。數月以前孤兒院中接到之供應還是源源不斷,但是現在每日每餐必須仰望神。禱告縱仍然不斷的獻上,幫助卻是有時似乎遲延。因此大家感覺這是神的特別恩典。慕勒和他同工們竟能相信到底。他們確蒙神的托住,毫不動搖,安息在神的慈愛堙C有一次,一個貧窮的婦人,奉獻兩個辨士,她說﹕“這是區區之數,但我必須給你。”誰知這份禮物十分應時,內中一辨士正好湊足整數,購買急用的麵包。另有一次,需要八個辨士,預備下一頓飯,可是手頭只有七個辨士,待開奉獻箱,發現只有一個辨士,剛合所需。

 

【空白支票簿】戚伯門博士所著的書中,有一處說起一個時期,他肩負經濟上很嚴重的重擔,因他家中發生一件意外的事,為這一件事,他需要很多的錢。他就憑著信心,將他的事告訴神。不久,有一位信徒前來見他。這一位信徒素來很謙卑,也很愛主,又是一位百萬富翁。他對戚伯門博士說﹕“戚伯門博士,我聽說你近日有經濟上的難題。你不必問我這消息從何而來,只請你說這事是否屬實。”戚伯門沒有開聲,但點頭示意。那位信徒說﹕“你不必告訴我你的需要,但要你知道,我的一切是要作你的後盾,盼望你的難題可以因此得著解決。”戚伯門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他似乎信不來他耳中的好消息,只是瞠目看著他的朋友,不能說出一言。那位信徒從他袋中,拿出一本支票,遞給戚伯門說﹕“這些支票都已簽上我的名,你只要在空白處填上所需要的數目。”言畢,與戚伯門誠摯的握手而別。戚伯門一面感謝神,一面將他經濟的難題一一解決。

 

【空面缸中唱“三一頌”】戴德生過去在北方講道時,常說﹕“一個人若有真正的信心,才能將頭放在空面缸中唱‘三一頌’。”說了這話不久,同樣的事臨到了戴德生。一天,他的妻子把他拉到廚房。他就問她﹕“有什麼事?”她說﹕“我要你來唱‘三一頌’。”他到了廚房,果然見一個空面缸,上面塵土已經拂去。她說﹕“親愛的,我常聽你講道說,如果有真信心,才能在面缸空了,將頭放進去,唱‘贊美一神,萬福之源...。’看哪!你的機會來了,現在實行你所講的道吧!”那個空面缸立在那堙A張口向著他望。摸摸口袋,也是一個空袋。沒有薪水,也沒有入款之希望。這時要找信心,似乎他已溜走了;想要逃走,妻子堵在門口,手中拿著拂缸的刷子。戴德生就說﹕“我可以將頭放在空面缸中唱‘三一頌’,但有一個條件。”她說﹕“什麼條件?”戴德生說﹕“你也要把頭放在空面缸中,一同來唱才行!你記得我們結婚時,你曾應許我要同甘共苦。”她同意了。於是他們把頭一同伸進空面缸中,唱‘三一頌’。那時,他們心中充滿喜樂。當頭伸出來時,沾了不少麵粉。果然,就在第二天,一家雜貨店送來一袋麵粉。直到現在,他們還不知道是誰送給他們的;他們只知道天上的父知道他們是的需要。

 

【神聽到倒面缸的聲音】蘇格蘭有一寡婦,子女很多,多方節儉,僅足維持衣食。但她的心完全倚靠神,並教她的兒女也照樣奇靠主。可是有一天,錢袋告罄,飯櫥亦空;麵粉缸中僅剩麵粉一把。她預備將所有的麵粉作些食品,給孩子們充飢,下餐糧食將出於何處,則完全不知。當她將麵粉缸底的麵粉倒盡之時,不禁傷心,流出淚來。她的孩子羅博見她流淚,就走近來,安慰她說﹕“神豈不聽見你倒面缸的聲音麼?”她的信心立刻又增強起來,說道﹕“是的,羅博,神是知道的。一切雖然沒有了,但神仍存在。神說他要供給我們一切的需用。”這位寡婦雖然貧窮,又多子女,但神用奇妙的方法供給她,使她沒有缺乏。

 

【誰最屬靈】一個基督徒夢見三個同作肢體的姊妹跪著禱告。她看見主漸漸走近她們。當祂走到第一個姊妹面前,祂臉上帶著榮光和愛,俯下身去用頂溫柔、頂甜蜜的聲音安慰她,勉勵她。隨後祂走近第二個姊妹身邊,只伸出祂的手來在她額上一按,點點頭走了。最後,當祂走過第三個姊妹那堙A祂一聲不響,連看都不看,就去了。

       那個作夢的基督徒自言自語的說:「第一個姊妹一定靈命頂深,所以主頂愛她;第二個也不錯,可是不及第一個;第三個,一定在什麼事情上得罪了主,深深的傷了主的心,所以主不理睬她。我不知道她究竟作錯了甚麼,為甚麼主對待她們有這麼大的不同呢?」

       當她正在猜疑之間,主站在她旁邊說:「無知的婦人!妳完全誤會我。那第一個跪著禱告的女人最軟弱、最幼稚,她時刻需要我的扶持與眷顧,否則她在我的窄路上簡直一步都不能行。她時刻需要我的愛和幫助,否則她就會失敗、跌倒。那第二個跪著禱告的女人就好得多,她有較強的信心和較深的愛,我信任她在無論甚麼環境中,能夠因我而站住。那第三個跪著禱告的女人(就是我似乎不去注意,把她略過的那一個),她的靈命頂高、頂深,她的信心和愛心頂大、頂強,我正用一種猛烈的方法訓練她,為著她將來最高、最聖潔的事奉。她已經完全認識我、完全信靠我,她不需要能聽、能見、能摸、能覺的幫助。她不因我所安排給她的環境而喪志、灰心、跌倒。」

  

【按名認識】我有一個朋友住在敘利亞。他發現,有一個牧羊人,依著古代的習慣,用名字叫他的羊。我的朋友說,他不相信那些羊被叫到名字時,真能認得那叫牠的人。於是,我的朋友對那牧羊人說:「我希望你能叫一兩隻給我看看。」

       牧羊人叫道:「卡爾。」

       那隻羊就停止吃東西,並且向上望著。

       牧羊人喊道:「過來這堙C」

       那隻羊就走過來,站著向上看著他的臉。

       他叫另外一隻,又一隻,又另外一隻,而牠們都是這樣地站著向上望著牧羊人。

       「你怎麼能把牠們分辨出來呢?」

       「哦,牠們沒有兩隻是長得一樣的。你看,那隻走起路來,腳趾有點向內彎;這隻,有一點斜眼;而那隻的鼻子上有一個黑斑。」

       我的朋友發現,這牧羊人是因著羊的瑕疵,而認出每一隻的名字。他的羊群中,沒有一隻是完美無瑕疵的。

       我想,主就是這樣認得你我。比如,有一個貪心的人,他想攫取全世界,那麼他需要一位元牧人,使他這樣的靈伏下來;或者,有一位太太,她的口德很不好,把鄰居弄得雞犬不寧;或者,有一位太太是虛偽的、可怕的等等。她需要一位元牧人來改變她的虛偽,不然她會毀了她的孩子,他們會變得跟母親一樣。或者說,有一父親,他在孩子面前,無論如何也不會發誓賭咒,但是在生意場所,有時被激怒起來,會不知不覺的冒出發誓賭咒的話。他難道不需要一位元牧人的照顧嗎?我倒想知道,世界上是不是有這麼一個人,說他不需要牧人的照顧。我們不是都有瑕疵麼?你可以去問人,他可以替你指出來。假如我們不需要祂的照顧,那麼,神一定不會把基督差到世上來。我們是如羊一般地軟弱和愚昧,並且祂是按名認識我們。

 

【我們所有的遭遇都有神的美意】曾經有一位畫家,在一座建築物的頂壁上完成一幅壁畫,畫成後他站在那特製的高架上,欣賞自己的作品,不知不覺一步步的後退,最後退到高架的邊緣,若再往後退一步,他必然跌下去,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他的助手立刻急步上前,在那壁畫上急塗一筆,無情的毀了他的傑作。那位畫家跳上前來發出憤怒與痛苦的叫喊,但是當他看到那面色蒼白而顫抖的助手站在那堙A用手指著高架邊緣時,他明白了,他流著類將助手抱在懷中,感謝助手救了他。有時神為保守我們的靈命,好像讓我們突然面臨莫名其妙的失去健康、失去財富、失去地位…的不幸遭遇與困境,如果我們深信『凡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的應許,我們必能信任且順服神所安排的環境與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