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單單注目於祂拾穗

 

【仰望主耶穌】

“惟獨見……耶穌……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希2:9

詩:那被藐視棄絕的主,

    雖然世界不能再見,

    信心慧眼卻能脫土,

  遠矚所回去的天。

我們是否注目望天呢?哦!我們的心是何等的不穩定,何等靠不住,何等的刻變時翻!聖錄不斷吸引我們來看,並注目仰望主……聖靈經常的工作,就是要啟示基督,榮耀基督。

自己承認完全無能,且絕對的讓給主耶穌,這是極好的。我們有權利來忘記自己,忘記我們的罪行,忘記一切的一切,但主耶穌是永不可忘記的。

使徒在希伯來十二章一至二節,勸勉信徒當放下各樣的重但,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他的勸法是頂奇妙的,一點都不用著我們作什麼,就是好像清除廢物一樣,把這些東西扔掉就是了。實在說來,只要我們肯仰望主耶穌,這樣的丟棄,確是頂容易的。但若不仰望主,那就太難了。

我要特別催促你們的,就是仔細瞻仰基督,好叫我們在地上就能像祂。因為沒有別的工作,能使我們的心靈這樣充滿福樂與激勵,使我們這樣成聖,使我們這樣嘗到神聖大愛的實在滋味,使我們這樣得到膽量。

擔願主賜恩,叫我們一面安息在祂的寶血中,一面默想祂,吃喝享受祂,以祂為生命。注意這位現在在父神右邊,謙卑而蒙福的忍耐之王,父將祂賜給我們,為著保守我們的心,在這愚妄驕傲的世界堙A得以純全正直。

當我們專心以主耶穌為念,我自己一切的渺小,以及一切所作所為,都在陰影中黯然失色,惟有主耶穌自己超然獨現。

太注重罪孽也是危險的,這樣不能使心靈新鮮,並使人疲累乏力。“各種的惡事禁戒不作。”但積極方面要以基督為專一的目標,也勸別人如此行。我們這樣作,罪孽本身是依然故我的,但與我們心靈所在的那個善來對比時,它的力量就相形見絀了。

仰望主就能超越世界的狂風駭浪,行走在驚濤洶湧的大海,猶如渡過微波不興的水面。

基督若是我的生命,基督與屬天的事,就變成我一生的目標,一切眾生,都必須有一個目標。只有神有祂至高的特權,不需目標,神可能愛一個目標。但我若無目標,則不能活,好象沒有糧食一樣。“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象從鏡子堛薸荂A就變成主的形象,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就是生命。並且有這一個生命,就有這一生命十全蒙福的目標,給這生命去享受與默想在榮耀堛漸D耶穌。

我們的心雖然知道,無論聖徒們共同的喜樂是何等的甘甜,但在喜樂與苦難中,還要學習仰望主,單獨與祂有親密的交通,心媕q默倚靠祂,只求祂的喜悅,這都是我們的分。人若認識主到這地步,也會覺得不是這樣作就過不去。― 達秘《基督是我們的滿足》

 

【望斷一切是為要及於耶穌】雖然我們望斷自己,卻不可讓眼目落在虛無和空白中。望斷一切是為以及於耶穌的,耶穌是那一位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祂不但給我們有信心的起頭,並且要使我們的信心長到豐滿的地步;主會獨行奇事,好叫我們進入天的境界。─ 史百克《上面來的呼召》

 

【望斷以及於耶穌】「望斷以及於耶穌」,有的版本翻譯成「仰望耶穌」。然而原文的本意是「眼目從其他的事物上挪開,而專注於某一個點上」。因此,這個字譯作「望斷」是頂恰當不過了。你必須將你的眼目從你自己身上挪開,你必須厲害地拒絕看你自己,你必須訓練你自己,養成不看自己的習慣。同樣地,你也不可以受到那些喪氣基督徒的感染。不要忘記:最強的基督徒終究不過是人。在我們一生信主的年日中,我們必須望斷一切以及於耶穌。甚麼時候我們的目光若轉移到主以外的事物上的話,我們也就支離崩潰了。雖然我們仍要敬重配得敬重的人,卻永遠不要將信心建立在人身上,無論他有多麼聖潔。─ 史百克《上面來的呼召》

 

【望斷以及於耶穌】「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路程;望斷以及於耶穌」(來十二1~2)。希伯來書的作者深知奔走這路的基督徒會發現:這條賽程漫長而艱難,而路中人迫切需要的就是「忍耐」──這是屬靈生命度量的指標。這條路要測驗我們的忍勁,也消磨我們很多的耐力,但是使我們一直持守力勁的乃是:「望斷以及於耶穌」。如果我們看自己的話,遲早定會放棄賽程的;如果我們看其他人的話,也逃不出同樣的厄運。其實,不少人處心積慮,就是要我們放棄這條賽程。我們如果想出去看看環繞我們的世界,也免不了失去耐性的。─ 史百克《上面來的呼召》

 

【眼目不要被屬靈的事物而忽略了基督】希伯來信徒的危險,不是屬世的事物,而是屬靈的事物。我們這些過了河的真希伯來人,要注意不被那些屬靈的事物所吸引,而忽略了超越一切的基督本身。

 

     若是我們願意知道基督徒的真地位,我們只須注目基督,因為「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 王明道

 

     我們若注目仰望主,一切就都變得簡單了;不只道路看得分明,我們作事的動機,也必不致疑惑。―― 達秘

 

     人們談論犧牲,試問如果捨去的是糞土,有甚麼犧牲可言呢?我們若認真的注視基督,身外之物就要變成糞土,棄之也就不難了。物之於我,其價值如何,乃視我心如何把它衡量為根據。達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