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對神的關係綜合例證

 

【神如何看待我們】神是戴著『基督色』的眼鏡來看你,祂現在看你,是以你在祂面前的永恆『地位』來看你;祂所看到的是祂聖潔無疵的獨生子,祂也是這樣來看你的。── Raymond C. Ortlund《穿上新人》

 

【主一得著我們就永不放手】任何人結了婚還可能離婚,但是你和神聯結,就再也離不開了。你說,神阿,我不喜歡你;可是祂說,我喜歡你。你說,我不要你;可是祂說,我要你。所以一個人信了耶穌,從一面來說是榮耀的;從另一面來說是麻煩的,他被耶穌捆綁了,他被耶穌佔有了。

 

【我們對主多變,但主對我們永遠不變】我們這個人真是不可靠,就如同有的人說,某人的臉和台灣的天氣一樣。台灣的天氣就是最多變的。你不要說別人,我們每個人向著主都是這樣,常是多變的。惟有主是永不改變,並且對我們的多變,也真是滿了忍耐。

 

【我們認識神有多少,就享受神有多少】真理是有客觀和主觀兩方面的,客觀能成為我們主觀的有多少,是在乎我們能支取多少而定。例如,地球上充滿了空氣,肺大的便多吸些,肺小的便少吸些。神是大有能力的,為甚麼我們不能得祂的大能力呢?是因我們的信心小。為甚麼我們的信心不夠大呢?恐怕是因我們對神的認識不夠多吧!― 無名氏《認識神的大名》

 

【我們不該只在有難處時才找神】我們對神不該像一位作家所說的:「有些人把神當作是律師一樣,有難處的時候才去找祂。」──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人神兩便】有一個農人,因為他的愛妻患病甚劇,就求神拜佛,並且許下一個願;如果得神庇佑,他的妻子得占勿藥,他願意把一頭肥母牛賣了,得款來酬謝神恩。說來奇怪,他許願後不久,妻子的病竟然在醫生手中漸漸的醫好了。

這個農夫的煩惱來了,他實在捨不得把這頭可愛的母牛賣掉,他妻子的病,雖然是醫生醫好的,但因他是十分迷信的,恐怕違背諾言,神會給他帶來災禍。再三考慮,終於把他的母牛帶去市場,不過也帶了一隻大母雞同去。

在市場上,有一個人看中了他的牛,就開口問價;「這隻牛要多少錢?」

「五塊錢。」農人毫無表情地說。

「他一定是個傻瓜。」這個人心想,一面打開錢袋,拿錢出來交易,但在他錢還未拿出之前,這個農人補充一句話說:「但我這頭牛一定要和母雞一倂賣出的。」

「那麼你這隻母雞要賣多少錢呢?」這個賣主給他弄得有點莫名其妙。

「三百塊錢!」農人回答。

三百元買一隻母雞,這個價錢實在不近人情,但和這隻牛連在一起,化三百零五元,實在也不算貴,終於這件交易成功了。

這個農人心安理得地,拿賣牛的五塊錢去拜神還願,又拿賣雞的三百元,去買回一頭新的母牛。

以上的故事,是人對神底愛心的寫照。也是一般不愛神底基督徒的諷刺。由於這故事所得的教訓如下;

①俗語說:「平時不燒香,急時抱佛腳。」這句話是描寫一般人對於神的態度。平安穩妥的時候,對神是十分冷淡,幾乎完全忘卻,一旦禍患來到,就特別熱心起來,懇切祈求和許願。有許多基督徒也很像這農人一般的對待救主和真神。

②這農夫是向假神許願,他尚且謹守,我們是向真神許願,豈可以不謹守,誠誠實實的還願麼?

③這農夫是用巧妙的方法來騙他們的假神,表面上是還願了,實際上是欺騙。我們有沒有向我們的神作同樣的事呢?我們捐款的時候,有沒有把假鈔票和破爛的,市面上不肯通用的鈔票獻上呢?我們有沒有向人講雙關的詐語,或閃爍的言詞,表面看來是真實,裡面是包藏欺騙和謊言呢?

④這農夫有禍患時,是熱心愛他的神,平安的時候卻熱心愛他的錢財了。他作在假神的身上是這樣,我們對我們的真神是否也是一樣呢?主耶穌教訓門徒說:「你們的義必要勝過法利賽人」。但請問我們的義和愛是否勝過世人呢?

⑤這農人還願底目的是免禍,我們奉獻是為免禍,還是求福(利),或是出於敬神的心呢?——蘇天佑《故事深思》

 

叩門經文: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 3:20)
  舉世著名的一幅名為世界之光畫中,耶穌一手提著燈一手在屋外叩門。有人注意到那門上沒有畫上把手,以為畫家一時疏忽掉,就善意地去向畫家提意見。畫家說:這並不是我的疏忽,我正要告訴你們;耶穌苦心站在門外叩門,但是這扇門只有從裡面才能開啟,如果裡面的人願意的話

老底嘉教會的信徒,為什麼會不冷不熱呢?雖然有各種原因,但最主要的是把主關在門外。一個沒有主在其中的教會,還自以為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但在主眼裡看來,他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基督徒們:我們為什麼還是不冷不熱?我們應該反躬自省,究竟是把主接心裡還是把主拒在門外?
  "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開門的主動權在你手裡,主從不強迫。只要你被他的慈聲所感動,一舉手之勞,就會立刻把心扉打開,讓主進你的心中,使你黑暗的內室變成光明。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 8:12) ──《為甚麼要用比喻》

【沒有空處】美國開國元老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 1743-1826),在第三任總統之前,曾任副總統(1797-1801, John Adams任內),有多方才幹,極受人推重,而崇尚簡樸。
   有一天,他穿著舊工作服,到巴勒摩的著名旅館找房間。旅館主人不認得他,推說沒有空處而拒絕。當傑弗遜離去後,有人告訴包亦敦(Boyden),他拒絕了給副總統住宿。包吃了一驚,急忙派人去追尋,告訴他隨意要多少房間都可以。那時,傑弗遜已經另在別的旅館安置;告訴來人說:“請回去告訴包亦敦先生,多謝他的盛意;但如果沒有空處收容一個骯髒的工人,他也該不能收容副總統。”“

  聖經說到主耶穌:“祂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祂造的;世界卻不認識祂。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約一:10,11── 于中旻《喻道集錦》

 

  與上帝站在一起  但義人得救,是由於耶和華。(詩3739

  1861年,美國南北戰爭時候,林肯手下的一位將領,因見形勢惡劣,勝負難分,心中甚覺膽怯。自我安慰似地對林肯說:“我想上帝可能是和我們北方站在一起的。
  林肯卻回答說:“我並不關心這些,我所知道的,是我們站在上帝一方就是了。
  在信徒的經歷中,只有這樣的信心,才能在表面的失敗中看到真理的得勝,不怕暫時的挫折,不怕艱難險阻,一直戰鬥到真理的最後勝利。
  大衛深信自己是站在上帝一邊,在掃羅的迫退下,不失忍耐和信心,終於獲得勝利。
  救主深信自己站在上帝一物在十字架慘痛中就大喊成了!震塌陰間的權勢。
  當上帝使我們經過表面的失敗時,你能深信自己確實站在上帝一邊嗎?
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教我。 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專心敬畏你的名。 詩篇86:6-12 ── 佚名《喻道小品》

 

廢物中找珍寶】經文﹕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了廢掉那有的(林前127-28)。
  因我看你為寶為尊﹐又因我愛你﹐所以我使人代替你﹐使列邦人替換你的生命(賽434)。
  居裡夫婦開始用來提取鐳的﹐是被人們視為廢物的提煉過鈾的瀝青礦的殘渣。如果你讀過居裡夫人傳(商務版157頁)可以發現這樣的文字﹐奧地利政府決定把一噸這樣他們認為無用的材料惠贈認為用得著它的兩個瘋子使用。若是這兩個人將來還要更大量的這種材料﹐他們可以在最優厚的條件下供應。多麼輕蔑的諷刺﹐奧地利政府顯然以為這種廢物是十足的垃圾﹐誰如果以為從當中還可以弄出一點什麼來﹐那就等于瘋子。但是世界上第一克比黃金還珍貴千萬倍的純鐳﹐就是在居裡夫人苦戰四十五個月之後從大量無用的材料中提煉出來的。
  問題很顯然﹐這些廢物看是誰來掌握﹖在奧地利政府官員手裡﹐確實是殘渣﹐是垃圾﹐不足輕重﹐一文不值的廢物。可是一旦掌握在居裡夫人手裡﹐她就會把殘渣廢物變為比金子還高貴千萬倍造福于人類的純鐳。真正瘋子不是居裡夫婦﹐乃是歸于奧地利人自己。
  詩人仰觀偉大的星宿﹐不由地對造物主說﹕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眷顧他(詩84)。
  人算什麼﹖答案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179)﹖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豈不知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正如保羅所說﹕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渣滓。問題就在于你肯不肯把這個廢物自己交出來﹖保羅在大馬色路上投降了﹐完完全全繳械﹐把已交在主手裡。結果出現了奇異的改變﹐還是讓保羅自己說話﹕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神就在這個渣滓罪魁身上提煉出成了何等人﹐使千千萬萬人﹐因著他聽見福音﹐歸向了救主耶穌基督。
  我們還記得﹐在當日有一個孩童手裡僅有五個大麥餅和兩條魚﹐正如安得烈所說的還算什麼呢﹖可是當他交在主的手裡﹐祝福掰開﹐便使成千上萬的人(包括婦孺)都得到了飽足。我還是重復那一句話﹐問題的關鍵在乎你﹐肯不肯交出來﹖交在主手中﹐情形就會大變樣﹐祂不僅祝福﹐祂還要擘開﹐結果使飢餓的都得了飽足。請問你肯嗎﹖為什麼不讓慈愛的主﹐在你身上變少為多﹐變廢為寶呢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許多信徒不喜歡信得入迷】每個人都能接受運動迷。球迷的『迷』(fan)這個字,就是狂熱(fanatic)來的;所以運動迷就是對自己支持的隊伍著迷的人。我知道有些喜歡慢跑的人,也堪稱為慢跑迷。不論豔陽高照,或刮風下雨,他們總是照跑˙無誤。美國郵政總局有一個知名的口號,『或下雨,或飄雪,或降霜,或下冰雹,或黑夜,都不能攔阻勇敢的郵差迅速達成任務。』我覺得這口號也極適用於描述那些慢跑者,這也是我稱他們為『慢跑迷』的原因。現然在生活中大部分的領域堙A我們都能接受狂熱份子。然而一談到宗教這個最重要的話題,人們立刻對宗教狂退避三舍。── 博愛思《雅各書的信息──我信!然後呢?》

 

【我們應當為主狂熱】狂熱的方式不一,有的非常安靜。我認識一位年輕女子,她有猶太人的背景。有一次她回家參加猶太人的成年禮。她姐姐事先請求她說,『拜託你回來的時候,千萬別破壞了這次成年禮。』她的意思是,『千萬別談耶穌。』這位女子要我們替她代禱,她說,『我無意掃大家的興。但是別人若問我,「好久不見,有甚麼新聞媽?」我該怎麼回答呢?』她只有一個答案,『惟一的新聞就是耶穌。』我可以說那位女子是狂熱份子,但院我們也都像她一樣,在這方面為主狂熱。── 博愛思《雅各書的信息──我信!然後呢?》

 

【必須認識神才能正確地對待神】從前英國女皇維多利亞,常常帶著宮女,化裝成平民,到各地出巡。有一次她到鄉下去巡視的時候,遇到狂風暴雨,只好躲在一棟房子的屋簷下。她差宮女去向農家借一把傘。而農家不知道她是女皇,怕她們借了不還回來,遲疑半天,就去找了一把又舊又破的傘,借給她們。第二天,由欽差大臣把傘送了回去,並送了一些禮物。那農家纔知道昨天借傘的人是英國女皇,就非常後悔,如果早知道她是女皇,就會拿出最好的傘借給她。所以要認識神,你纔知道該怎樣對待神。─― 吳勇《生命之光》

 

【人們以外面的形式代替了真神】人類容易把一些形式和禮儀代替真正的信靠神,甚至有時會到一個荒唐的地步。句說有個海員把主禱文刺在背上,作為抵擋災難的護身符。

         他說母親在臨終時吩咐他永不可與家中那本常用聖經的底頁分離,因為上面印有金色字體的主禱文。有一段時期,他每次出海都隨身攜帶著它。但有一次,他與另一海員打鬥起來,不知怎的,身上的經文跌入海堨h了。從此,一切事情似乎都不如意。一位朋友聽聞他的煩惱,又侄道那底頁經文的事,就勸他把主禱文紋在背上。他接受了這勸告,在過程中吃了不少苦頭。

         可憐的是,今天仍有許多人像這個迷信的水手那樣,他們把信心放在儀文、禮節、會籍或其他外表的東西上,卻忽略了把他們生命和心靈交託在那一位全能的神和祂的愛與能力中。

 

【善惡樹的原則是獨立,生命樹的原則是倚靠神】當初人類墮落,吃了善惡樹的果子,那個原則就是向神獨立。善惡樹的原則就是說,人不需要神,不必有神,不必靠神,不必和神有接觸,人在神之外還可以生活,還可以作事,這一個就是善惡樹獨立的原則。生命樹恰恰相反,它的原則乃是倚靠、不獨立。在宇宙中,凡是死的東西都是獨立的,與別人沒有關聯;活的東西卻必須倚靠。比方一棵樹,它必須倚靠土壤;一條魚,牠必須倚靠水。當牠們活著的時候,一天都少不了這些。但是當牠們一死,土或水對牠們就都無所謂了,牠們就可以向土或水獨立了。

 

【真正可悲的事是甚麼?】在布魯塞爾的大教堂內有一幅油畫,是歐洲文藝復興前的美術作品,它畫著馬利亞愁苦地抱著耶穌的屍體,還寫著這樣的幾個字:「你們看,在世上還有比這更悲慘的事麼?」這完全反映了他們在信仰上只有人而沒有神,一切是根據人的思想和感情來作出發點,完全把神的心思撇開了。我們可以想,若是主不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死了,我們在神面前有路可以走嗎?主的死叫我們痛心的,不該是主死了,更不是一個「母親」失去了一個「兒子」,而是我們這些罪人叫主不得不為我們死。離棄了「主作中心」的原則,用許多主以外的東西(包括人物在內)代替了主,這是造成歷史上所謂黑暗時代的最主要原因。─《五十靈筵》王國顯

 

【沒有基督的基督徒】麥雅各在紐西蘭時,有一個婦人,她的丈夫是一教會堶悸漯囍恁C她自己在教會堣ㄔu是一領導的女人,也是一位管理的女人。她的命令,人都得聽從;她所定規的事,人都得執行。她已經作了多年的教友。有一天,麥雅各講到沒有基督的基督徒。他說:「沒有基督的基督徒,只是掛上一個基督的名,此外甚麼東西都沒有。這樣的人,與主的血沒有關係,是未得救的人。」這位婦人聽了很生氣,認為有生以來沒有聽過這樣壞的道理。但她盼望,他在晚上講的時候,也許會好一些,也就再去聽他一次;那知她大失所望,早晨已經講得太壞了,晚上更壞。她氣得要發瘋了,巴不得跑過去打他幾個耳光。此後還有三星期的聚會,她就定意不再去聽了。

            然而「沒有基督的基督徒」日日夜夜在她耳媗T著。後來她漸漸看見,她就是一個沒有基督的基督徒,心堣]就越想越難過。雖然作了多年的教友,也是婦女中一位領導的工人;但她仍是一個沒有基督的基督徒。那時她就起首禱告,求神救她;但她不肯在神面前承認她是一個沒有基督的基督徒;神也不答應她的禱告。一直到了她堶掙纗L得不能再忍受了,就呼求神說:「哦,神阿!我是一個可憐、沒有基督的基督徒,求你救我罷!」就是這一句她原來不肯說的,攔阻了她的得救;一說了,神就救她。後來她對麥雅各說這事時,滿面都是眼淚。她覺得像她那樣的人不只她一個。她巴不得一切像她的人,都能得著基督,作一個有基督的基督徒。

 

     凡日光沒法照到的房屋,便需要醫生;照樣,不肯讓主真光照射的,其靈魂必有病痛。―― 司布真

 

     人與神不和,是自掘墳墓;人叛逆神,是自外生成。你在家中,與家主不和,豈能享家庭之樂?你在國中,叛逆國府,豈能在國中安樂?你在世界,若與萬有的主宰不和,豈能有幸福、快樂、平安?陳崇桂

 

     有人得罪我,我就像一隻綿羊;若有人得罪神,我就像一隻猛獅。加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