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與主同活例證與靈感集錦

 

【靠主而活不簡單】約六57靠主活著,話是簡單,但是意義深遠。靠著別人的生命活著,這不是一件小事。所有作太太的基督徒都知道,聖經教訓她們要順從丈夫,讓丈夫作頭。她們必須學習靠她們的丈夫活著。這個說法很便當。就是小學一年級的學生都能說。但是要把它活出來就不那麼便當。我相信所有作太太的姊妹,真是愛她們的丈夫,但是這些姊妹真是靠她們的丈夫活著麼?愛你的丈夫是一件事,靠你的丈夫活著又是另一件事。

 

【要緊的不是不作錯事,乃是靠主的生命而活】譬如兩位弟兄在一起。他們有幾個生命?有人說兩個生命,有人說三個。但是我不同意。他們只有一個生命,基督就是那個生命。我們都有同一的生命,因為我們都有基督在堶情C但有這生命是一件事,靠這生命活著是另一件事。問題是我們雖有這生命,卻靠另一生命活著。我們都有一個生命,但我們都靠不同的生命活著我。們不靠基督作生命而活,卻靠自己的生命而活。可能我們並不作錯事,整天一件錯事也不作;但我們能說整天是靠基督活著麼?這有很大的不同。

 

【女皇以利沙伯二世登極】英國女皇以利沙伯二世登極的時候,凡屬英國的地方,無不點燈結綵,普天同慶。凡屬英國藉民,無不興高采烈,你請我,我請你,一連好幾天。

        主耶穌來到我們心中作王,也就像皇帝登極一樣。『…耶和華他的神和他同在,有歡呼王的聲音在他們中間』(民二十三21)。『彼拉多就對祂說,這樣,你是王麼。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約十八37)。主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門徒把衣服搭在驢上給祂騎;眾人多半把衣服鋪在路上,還有人砍下樹枝鋪在路上給祂經過;前行後隨的眾人都歡呼,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稱頌歸於這位奉主名來的(參太二十一1-9);正是這個寫照。今天祂就是在信祂之人心中作王;將來在國度顯現時,祂要坐在錫安大衛的寶座上,在全地作王;『…世上的國,成為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十一15)。今天讓祂在心中作王的人,纔能在將來的國度堜M祂同王。

 

【牽著他手的是本國的王】許多年前,意大利報紙曾載一個故事。一天,意大利王獨自在鄉下走路,看見一個瞎子,似在困難之中;王就問他:『你要我為你作甚麼?』瞎子說:『我要你引我到對面一間小屋子堨h。』王就拉他的手,牽他走路。在談話中,王纔知道這個瞎子家中還有兩個孩子。瞎子說:『小孩子的母親死了不久,所以現在沒有人照顧他們。我要他們能彀跟人學個職業,將來好謀生計。』王說:『我願意幫助他們。』瞎子就問:『你到底是誰呢?』王說:『我的名字叫魏克特,以馬內利(就是王的名字)。』瞎子這時方纔知道牽著他手和他談話的就是本國的王。

        在耶利哥路旁坐的兩個瞎子,聽說耶穌經過,知道祂是大衛的子孫,就是神所應許坐寶座的那位,就求祂可憐他們;主就摸他們的眼睛,叫他們能看見(參太二十29-34)。我們的這位王是謙卑溫柔的;『要對錫安的居民說,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堙A是溫柔的,又騎著驢,就是驢駒子』(太二十一5);我們的這位王又是牧養我們的;『猶大地的伯利恆阿,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有一位君王,要從你那堨X來,牧養我以色列民』(太二6)。祂來作我們的王是要牧養我們,保護我們,看顧我們,引我們進入永生。

 

【看見我們的大元帥率領我們】某次,惠靈頓公爵(Duke Wellington)騎馬迎接他的敗軍。首先發現他的兵士呼喊說:『前面是惠靈頓公爵,神祝福他。』全軍突然振作,反身攻擊敵人,將敵軍擊退。有人說,惠靈頓公爵可抵五千兵士。惠靈頓公爵能如此,何況我們救恩的大元帥主耶穌。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堨h,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來二10)。我們救恩的大元帥能救我們脫離罪惡、死亡、苦難、鬼魔;能救我們進入榮耀。只要我們跟隨祂的領率,有何足懼?並且必得進入榮耀。我們一奉主耶穌基督這名,撒但全軍就敗退。

 

【母鴨帶領小鴨過街】倫敦某晨報上,曾刊印一幅照片,這幅照片的來歷乃是這樣。有一天,靠近皇宮的十字路口上,有個警察,舉起他那穿白套的手,停止兩旁的交通,無論汽車、電車、馬車、以及一切腳踏車盡被停止。但這兩旁交通停止之後,並未見那兩旁有何車輛通行。眾人引首瞻望,以為御駕要自皇宮出來。等了很久,見一隻母鴨,帶領牠的十幾隻小鴨搖搖擺擺正在當中慢步;有時牠們引頸長喊兩聲,有時牠們轉過頭來看看兩旁被停止的人。直到這些小動物儘都平安過去了;那位警察方纔把手放下,放行剛纔被停止的人。這幅照片,就是映出當時母鴨帶領小鴨過街的情形。一個女孩看見這幅照片,就對她的父親說:『這個好像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過紅海的情形,不過沒有埃及人跟在後面。』

        當日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過紅海,神使紅海的水乾了,以色列人走乾地過去,那時『滄海看見就奔逃。約旦河也倒流』(詩一一四3)。一個政府所派維持交通秩序的警察尚且有這樣的權能,何況我們的神呢!祂是『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亞十四16)。祂大有權能!『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祂的權柄統管萬有。聽從祂命令成全祂旨意有大能的天使,都要稱頌耶和華』(詩一019-20)。祂來帶領我們,我們必得平安穩妥,不至害怕。『祂卻領出自己的民如羊,在曠野引他們如羊群。祂領他們穩穩妥妥的,使他們不至害怕;海卻淹沒他們的仇敵…』(詩七八52-53)

 

【今天你媕Y是誰作主】有時,有學習講道的弟兄來問李弟兄說,李弟兄,我在講台上這麼軟弱,這麼沒有能力,這是甚麼原因?我常常禱告,有時甚至整夜不睡,為著第二天的講台禱告,但還是軟弱,這是為甚麼?李弟兄回答他說,弟兄,今天你媕Y是誰作主?這個權柄是在誰手堙H問題就在這堙C你若不讓祂在你媕Y登上寶座,卻求祂加你能力,要祂幫助你,這是不可能的。請你記得,這不可能!不是你軟弱不軟弱的問題,乃是你媕Y有沒有主的寶座的問題。你若有主的寶座,你在講台上就不僅有能力,並且還有權柄。

 

【活的主活在我堶捱瑊z我】曾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姊妹,她很愛主,也很熱心事奉主。但是有好多年,每逢她禱告的時候,就感覺自己有罪,覺得她還沒有將自己完全交給主。她說,我得救以前,一切都是我自己作主。如今我得救了,有一位活的主活在我堶情A我就必須讓祂完全管理我。這就是她碰著了活神,活神也碰著了她。她不單是自己禱告,乃是活神帶著她禱告,叫她覺得有罪,叫她愛神,叫她覺得這一位活神是管理她的,該把主權讓給祂。

 

【讓主耶穌來彈琴】有一個不會彈琴的,坐在一個世界的名琴面前,試著去彈,結果所發生的是難聽的音樂,令人頭痛。後來有個音樂家來到,請求不會彈琴的讓位。及至音樂家坐下一彈,好聽的音樂就出來,琴的價值也就顯明,不失為世界的名琴了。你或許就是這一個名琴,可惜落在不會彈琴的人手堙A那人就是你自己。但是,你若願意讓位給主耶穌,祂一下手,你的人生就有真的價值;否則你就是糟蹋自己。

        又有一個琴的故事。從前有個古琴,絃都斷了,只剩下一條。人人都說那是廢琴,毫無用處。但有一天,有一大音樂名手,把它拿來一彈,悅耳的音樂應聲而起,非常動聽。雖然琴只剩下一絃,但在名人手下,亦能發出絕世妙音。你或者就是這一個廢琴,在人看來沒有甚麼用處;但你若讓主耶穌來彈,你仍有極大希望,你的人生必定大大改觀,發出令神與人喜悅的歌聲,直到永遠。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祂的肩頭上;祂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賽九6)。政權必擔在祂的肩頭上;所以必須讓祂來掌權,管理你。以弗所書第三章十七節也說,我們必須接受基督作人位,讓祂在堶捱瑊z你。這樣,你的人生必奏出神和人都愛聽的音樂。

 

【美國兵逛酒吧】韓戰期間,美國大兵在前線作戰,冰天雪地,槍林彈雨。葛理翰去前線勞軍布道。他說,在前方沒有一個人不信神;因在戰場上,人人自危,朝不保夕,都需要神的保護。有一美國兵,輪到他休假,從韓國飛到日本渡假,上了飛機,又耽心飛機失事,一路禱告主耶穌保護他。到了羽田機場,坐計程車去銀座,路上交通不一定安全,所以他仍然求主耶穌保護。下了車,到了酒吧間,自己要進去,但主耶穌呢?他就說:『主耶穌阿!對不起,我不能把你帶進去,只好委曲你在外面等我。』他就進去喝酒狂歡。第二天,糊里糊塗出來,又說:『主耶穌,走罷!我們上車。』他這樣作,是利用主耶穌,危險患難的時候需要祂來保護,放縱情慾的時候把祂丟在一邊。我們應當把主當作主,千萬不可倒置,把主當作僕人來用。

        『…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二10-11)。祂來作救主,就是為著要在我們心中作主。我們不但要以祂作救主,更要以祂作主,讓祂在我們心中作主。保羅說:『我們…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林後四5)

        約書亞曾問向他顯現的主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祂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參書五13-14)。不是我們有甚麼需要,請祂來幫助一下;乃是我們是祂的軍隊,祂來作元帥率領我們,我們聽祂的命令、受祂的指揮;乃是我們是祂的僕人,祂作主人,一切照著祂的吩咐而行。

 

【不要將主關在你的靈堙j當我們悔改得救時,主就進來了。那時我們的心思轉變了,心情也愛主了,心志也要主了,心門打開了,主就歡樂著進來了。但是慢慢的,我們的心思也關起來了,心情也關起來了,心志也關起來了,就把主關在靈堣F。有的人關得快,有的人關得慢。結果你的靈就變作監牢了,主耶穌進來坐牢,不是找到一個住處。你知道住處與監牢的分別嗎?住處可以隨便出入,監牢就不能隨便出入。我問弟兄姊妹,主耶穌今天在你媕Y是住家呢?還是坐監呢?你讓主耶穌自由不自由?今天你不可再關鎖祂,要再打開心門,心思再轉向主,心情再轉向主,心志再轉向主,這樣主就得以往外開展,開展的結果就在你的心埵w家了。這時主就把你全人佔有了,你全人的各部分就被主充滿了。

 

【不是主許可不許可乃是主作人位】一九七一年,主給我們看見基督是教會的人位(參西三10-11)。李弟兄說,我跟隨主有好多年,這樣跟一跟,那樣跟一跟,都有點用處;但是現在我就是接受基督作人位。我根本就不問主說:『主阿!我到這埵n不好?』我只問:『主阿,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就算了;你去,我也去。』姊妹們,你們到百貨公司買東西,你們拿起一件衣料來,不要問主說:『主阿,我可以不可以買這件衣料?』這是老道理。不要再那樣問了。你們拿起一件衣料,要這樣問:『主阿,你喜歡不喜歡?你愛穿不愛穿?你愛穿,我就付錢。你不愛穿,那就算了,我就回家去。』在買衣料這件事上,不是主許可你不許可你的問題,乃是主作人位,祂買不買的問題。

 

【不是經歷祂的大能乃是經歷祂的人位】一次,一位姊妹在聚會中作完了見證之後,李弟兄就說,剛纔這位姊妹作了很好的見證,她的孩子生病哭了,這一哭,她就呼喊主:『哦,主阿!』這一喊,主的大能就顯出來,她就經歷主的大能了。但是姊妹,慢慢地,主還要帶你不光經歷祂的大能,還經歷祂的人位。以後小孩子可能還要生病,但是你再喊主,卻不靈了。你說:『主阿,三年前小孩子生病,我一喊馬上不病,現在你怎麼不靈了?我三年前一喊,你就聽我的話,今天你怎麼不聽我的話了?』是的,主不聽你的話了,主要你經歷祂的人位。你的孩子再病的時候,你問主說:『主阿,你喜歡這個孩子病麼?你喜歡他在我家堻蛬礡H或者你喜歡他喊得更高一點?你喜歡,我也喜歡。你喜歡就好。』這時候,你就不是經歷祂的大能,你是經歷祂的人位了。

 

【人位---眼睛周圍那一部分的臉】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二章十節給我們一節非常深的話:『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的人位堿飢A們赦免的。』在希臘原文堙A這堙y人位』是個很難翻的字,不容易找到恰當的翻譯。這字在希臘文堿O指眼睛周圍那一部分的臉,有時可稱作臉的表情。我們眼睛周圍的這一部分,是我們堶惟珙O的表示。當我們注視這部分,就可查知一個人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快樂還是生氣。許多時候,妻子看一看她丈夫臉上的表示,就把『是』,轉變為『不』。在那個時候,她就是接受丈夫作她的人位。這使她們的婚姻美滿。凡妻子所作的都在她丈夫的人位堥荍@。這就是保羅所說。他在基督的人位堻j免的意思。他不在自己的人位塈@任何事;他在基督的人位塈@一切事,因此,他接受了祂作人位。在這一節堙A我們可以看到保羅在加拉太第二章二十節所說的實際的運用。這真是美妙!

 

【你就接受這個人位】生命長進最敏捷的途徑,就是簡單地接受基督作人位。沒有經歷這個東西,摸著這個東西之前,有好些姊妹來請教李弟兄:『你看,李弟兄,我們作姊妹真不容易。我的丈夫真是古堨j怪,我實在覺得為難。你看,我怎麼辦?』那時李弟兄要開導她們,幫助她們,真費周折。有時李弟兄就勸她們:『姊妹,你要看見,若不是出於神的,沒有一件事能臨到你身上。你最需要這個丈夫了。這就是主替你安排最好的丈夫。他的古怪脾氣最適合你了,你就忍耐罷,接受主在環境中的安排。』這是一篇道。有時,李弟兄又說:『你就背十字架罷,甜甜美美地背十字架罷。神給你十字架,十字架也給你神。這一個丈夫表面看來是個十字架,你若肯,就帶給你神。』這篇道是從蓋恩夫人學來的。這樣的道有時有果效,有時沒有果效。有時有的姊妹回來報告李弟兄:『感謝讚美主,李弟兄,我真是得你的幫助。從那天以後,我更多覺得神的甜美。』但是也有的回報說:『實在作不來,我背不了這個十字架。』今天若有姊妹來問李弟兄,他就要說:『姊妹,快接受你的丈夫作人位罷!他就是古堨j怪,你也接受這個古堨j怪的人位,不必忍耐,不必背十字架,你就接受這個人位。』

        有的姊妹穿衣服,就是為自己穿,不是為丈夫穿。一個好妻子穿衣服,應該對丈夫說:『你喜歡不喜歡這件衣服?你喜歡,我就穿;你不喜歡,我就不穿。』那就好極了。有的時候,就不是這樣,夫婦兩個就是為著穿衣服吵架。太太說:『這件最好!』丈夫說:『太難看了,我不喜歡。』太太說:『你不喜歡;我喜歡。』吵到末了,太太就說:『好了,你不喜歡,我不穿就不穿罷。』人若問說:『姊妹,你為甚麼不穿那件衣服呢?』『他不讓我穿嘛!他讓我穿,我就穿了。』姊妹們,你們是不是這樣?

 

【她的人位完全是她先生】從前李弟兄在上海,曾經碰見一位姊妹,是他一生中僅僅遇見的一位姊妹。李弟兄曾被請到他們家堨h,和他們一家相當有接觸。這位姊妹是他一生一世所看見最標準的妻子,她真是以她的先生作人位。譬如李弟兄問她:『姊妹,你房間牆上的顏色配得非常好。』她怎麼答呢?『這個顏色是我先生喜歡的,我先生喜歡這個。』你再問她:『你早上幾點喫早飯?』她馬上答:『我的先生喜歡七點半喫早飯。』你再問她:『你們一個禮拜去聚幾次會?』她說:『我的先生願意每一個會都去聚。』你問她甚麼,她的回答都是我的先生如何如何。『姊妹,你這套茶杯,真是有點特別。』她說:『我的先生就喜歡這套茶杯。』這一位姊妹,她的人位完全是她先生。這並不是說,先生作主,坐寶座,掌王權;不,乃是說,這一位姊妹,這一位妻子完全以她丈夫為人位。丈夫喜歡綠的,她就穿綠的;丈夫喜歡喫甜的,她就喫甜的;丈夫喜歡坐沙發椅,她就坐沙發椅。這位姊妹,李弟兄相當認識,她非常有頭腦有幹才,非常有思路。但是她去買東西的時候,她不照著她的思路買,她是以她丈夫的口味為口味。如果要她佈置家庭,可能她佈置比丈夫更高明;但她不照她的口味來佈置,只照丈夫的口味來佈置。『我丈夫』,『我先生…』,她每一句話都離不開她先生。她請你去喫飯,你說:『這個湯,這個菜太好了。』她說:『我先生最愛了。』你說:『姊妹,你這個調羹是江西瓷,是甚麼地方買的?』她說:『我的先生就喜歡這個。』她說甚麼都是題到她先生。

        難得一個妻子不愛丈夫,不關心丈夫;但是難得一個妻子關心丈夫而不照著自己的口味來關心的。結果,在太太的以為是給丈夫喫糖果,那知道丈夫的感覺是喫辣椒。一個作太太的能彀關心丈夫,而不照著她的口味來關心,乃是照著丈夫的口味來關心,這位太太就是天字第一號的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