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禱告的實行例證與靈感集錦

 

【媽媽在禱告】一個牧師到一信徒家去訪問,叩門時,一個小姑娘出來開門。牧師面帶笑容的問:「媽媽在家嗎?」小姑娘卻一言不答,面帶不歡喜似的。最後說:「牧師,有甚麼要緊的事沒有?」牧師說:「沒有。」小姑娘又再問:「是不是有人死了,要找我媽媽去幫忙?」牧師說:「不是的!」最後小姑娘很認真的說:「那麼,你最好不要來見我媽媽,因為媽媽每天九點鐘到十點鐘要禱告,在這時是不會人的。」牧師張大眼睛說:「阿!原來如此!」於是他就進去坐下,那時剛好九時廿分。直等了四十分鐘,小姑娘的母親纔出來,面帶著天上的榮光,滿心充滿快樂的,好像天使一樣。牧師纔知道她兩個兒子為甚麼奉獻,到國外去開荒佈道。雖然她遭遇許多生活上的困難,然而神都在看顧她。

 

【勝利的秘訣】一位熱心的傳道人去世,有人前往探望他的妻子,並加慰問。交談之間,那人題到這位傳道人的作為成就何等的偉大。他的妻子回答說﹕請你跟我來,我就可以叫你知道他勝利的秘訣。她將他帶到樓下,一間另外所預備安靜的禱告房間,是普通人不容易到的地方。在那房間的四壁,那位傳道人記載﹕今天禱告兩小時。”“今天我禱告了三小時。”“今晚我必須禱告。”“必須要有更多的禱告。”“昨夜禱告了九小時。”“感謝神,因在禱告中有大勝利。”“我如何能尋到更多的時間禱告呢?

 

【膝蓋如駝皮】主的兄弟雅各曾經寫信給散居十二支派的人,勸勉他們,信心加上行為纔是活的。他是拿細耳人,因為時常跪著禱告,認真追求主,以致膝蓋的皮練得堅硬,如同駱駝的皮一樣。莫怪他的靈性爬到了最高峰,被稱為教會的柱石。

 

【聽見敲鐘就禱告】有位弟兄,信主第二年,就讀勞倫斯著的《與神同在》。讀了之後,就和另外一位弟兄約定,每個鐘頭就有一次禱告,每次聽見敲鐘就禱告一下。他們因為一直覺得不能維持與神同在,只得盡力量多回到神面前來。他們常常禱告,禮拜天整天禱告,禮拜六半天禱告,這樣一直維持了兩三年。然而難處在這堙A回到神面前的時候,是感覺神的同在,可是一出去就失掉了。這是靠著人的記性一直維持神的同在,一忘記,同在就沒有了。這種用記性維持神的同在是愚昧的,因為神的同在是在靈堙A不是在記性堙C只有靈與靈纔能維持長久的同在。外面的人是為反應外面的事物的。一個人喪失神的同在,不能享受神的同在,乃是因為他外面的人一直對於外面的事物有反應。我們沒有法子把外面的事都除滅,卻有法子破碎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一破碎,外面的事只能影響外面的人,堶悸漱H不受影響,仍能活在神的面前。

 

【每天九點禱告】有一位李姊妹,丈夫去世,遺下子女十餘人。她雖擔當家務,十分忙碌,還能天天照常與神交通。每天九點鐘,必到房間塈滫驨鬗W,一個鐘頭之後方才出來。孩子不知她在房塈@些什麼,但是她從房堨X來,臉上放光。一天,她的兒子在九點鐘以前,悄悄跑進母親房堙A躲在床下,看見母親進來,跪在床前禱告﹕“主啊,我的體力疲憊,精神困倦,求主賜給能力,使我雖在忙中,也能與主常有交通。”禱告後再讀聖經,讀讀禱禱,約一個小時方才出來。

            許多信徒往往以為自己很忙,或者環境不好,無法與神交通。其實,雖在忙中,也能抽出時間與神交通。

 

【要常常禱告】大音樂家魯班斯坦有一次說:「如果我一天不練習音樂,我自己會覺得;如果兩天不練習,我的朋友會覺得;如果三天不練習,聽眾都會覺得。」我們的禱告也是如此。若不常常禱告,你和別人都會發覺你的禱告是走了樣的。

 

【要常常禱告】司布真說過:「在各種宗教中,禱告最少的是基督教;而在基督教中間,禱告最少的是信仰純正的基要派和福音派。」又說:「你覺得不需要禱告時,就是你最需要禱告的時候;當你不愛禱告時,就是最需要禱告的行為。」因為撒但魔鬼最厲害的武器,就是引誘你,要你放棄禱告的權利。─ 寇世遠《謹慎之道》

 

【放名片】亞察爾弟兄說:禱告像把名片放在天平上。把一兩的法碼放在一邊,然後把名片一張一張的放在另外一邊。第一張名片放上去,不能把那一兩的重量提起,一張一張的加上去,還沒有動。也許正當加上末了一張的時候,就把那邊的重量提起來了。禱告也是如此。禱告一次,二次,三次,再禱告一次,也許這是你末次的禱告,答應就來到了。

 

【恆久禱告】莫勒先生曾為他五個不信的朋有禱告。他天天求神,不肯放鬆,雖然一時看不見甚麼效果,可是他絕不灰心,一直繼續求神。結果:五年之後,第一個朋友得救了;十年之後,第二和第三個朋友得救了;二十五年之後,第四個朋友得救了;莫勒死後好幾年,第五個朋友也得救了。他在禱告上所花的功夫,並不是徒然的。

 

【禱告要深入纔能嘗到主甘美】凡不在主面前花時間與祂交通的人,永遠不能深嘗主的甘美。花朵中的蜜腺,總是深藏在瓣蕊的深處,那些把頭吻深埋進去的蜜蜂,才吮吸到甜美芬芳的汁液。

 

【找時候禱告】(美國一位牧師自述):最近有一個會議,各處牧師來交換心中的經驗。一天晚上禱告會,題目是『一生何事助你與主最近』?一個一個的述說名人的經驗。最末了有一位是我會中的一位長老。立起來,(這個人,我很是恭敬他。他沒受過甚麼高等的教育,也沒入過大學。但他是一個神的兒子。有時我就奇怪,他那樣得力的秘訣在那堜O?他站起來非常的謙卑。他從未替自己說過甚麼話,他也不願意抬高自己)。說道:『惟一幫助我的事,就是,十幾年來,養成一個每日早起半小時之習慣。可用這半小時的工夫,去禱告,讀經,思想』。那在你沒有甚麼奇怪。但是這個人,他是一個開電車的,每日須在三點鐘起身。為的是要找一點工夫,與主交通,看聖經,他就必須在兩點半起身。(正是睡覺的好時候)你不知道我心媊控o怎樣,從未有別的比這事入我心的。他使我自覺實在的羞愧。當夜神用他的話刺我的心。我回家後覺得,我實不配對這麼一個人講道。早晨八、九點才起。他比我勞苦得多。有時一天要站在車前頭開車,十六到十八小時之久。而早晨還要早起半點鐘,為的是靈性生活。我對我自己說:『青年人!你缺少甚麼?你不如離開傳道的職業。到底你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看見我的心。神也看得見。我告訴你,我已立志。我既不能專心為主作工,不如早早的離開;免誤人的靈魂。(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