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定時和隨時的禱告例證與靈感集錦

 

【媽媽在禱告】一個牧師到一信徒家去訪問,叩門時,一個小姑娘出來開門。牧師面帶笑容的問:「媽媽在家嗎?」小姑娘卻一言不答,面帶不歡喜似的。最後說:「牧師,有甚麼要緊的事沒有?」牧師說:「沒有。」小姑娘又再問:「是不是有人死了,要找我媽媽去幫忙?」牧師說:「不是的!」最後小姑娘很認真的說:「那麼,你最好不要來見我媽媽,因為媽媽每天九點鐘到十點鐘要禱告,在這時是不會人的。」牧師張大眼睛說:「阿!原來如此!」於是他就進去坐下,那時剛好九時廿分。直等了四十分鐘,小姑娘的母親纔出來,面帶著天上的榮光,滿心充滿快樂的,好像天使一樣。牧師纔知道她兩個兒子為甚麼奉獻,到國外去開荒佈道。雖然她遭遇許多生活上的困難,然而神都在看顧她。── 黃迦勒《求主教導我們禱告》

 

【要肯花時間】世上一切事物都受時間的支配,生命的成長,學術、技藝、思想等的成熟,都需要花時間。屬靈的事也是如此。若不花時間,我們就不可能與一位聖潔的神交談;天與地之間也不可能有交通。不花時間就沒有能力使別人的靈魂得救。正如一個孩子需要每日的飲食和學習,恩典的生命也完全有賴於人們樂意花時間使其成長。神樂意將祂上好的福份,賜給那些肯花時間與神交通的人,使他們得以分享。── 黃迦勒《求主教導我們禱告》

 

【媽媽在禱告】一個牧師到一教友家去訪問,叩門時,一個小姑娘出來開門。牧師面帶笑容的問:「媽媽在家嗎?」小姑娘卻一言不答,面帶不歡喜似的。最後說:「牧師,有什麼要緊的事沒有?」牧師說:「沒有。」小姑娘又再問:「是不是有人死了要找媽媽去幫忙?」牧師說:「不是的!」最後小姑娘很認真的說:「那麼,你最好不要來見我的媽媽,因為媽媽每天九點鐘到十點鐘要禱告,在這時是不會人的。」牧師張大眼睛說:「阿!原來如此!」於是他就進去坐下,那時剛好是九時廿分。直等了四十分鐘,小姑娘的母親才出來,面帶著天上的榮光,滿心充滿快樂的,好像天使一樣。牧師才知道她兩個兒子為什麼奉獻,到國外去開荒佈道。雖然她遭遇許多生活上的困難,然而神都在看顧她。——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夢中驚醒禱告】在三藩市有一老人名叫史密斯,十分富有,擁有一家很大的船務公司。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熱心事主。史密斯夫婦結婚多年,一直都沒有孩子,到史密斯四十歲的時候,他的太太才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大衛。夫婦兩人極其愛他,視若掌上明珠。孩子漸漸長大,活法可愛。父親在他身上有許多的寄望,叫他接受好的教育,上學讀書。主日,夫婦兩人都去聚會,也帶大衛參加兒童聚會,接受主的教育。父親在家也常講解聖經的故事給他聽。夫婦二人的言語、行為,一切生活行動都很檢點,為著給孩子留下好的榜樣。可說夫婦兩人對於大衛的教養下了很大的工夫。大衛就在這樣的教養下,長大起來。

大衛二十多歲時,從大學畢業,父親要他料理船公司的事務;他就經常隨船到了海外各地。人畢竟是軟弱的。他受了那些壞水手的影響,很快地學上了喝酒、賭錢、玩女人,什麼壞事都會作了。父親屢次告誡、苦勸,他總置之不理。父親心裡十分悲傷,眼看苦心培養出來的一棵筆直小樹,就要折倒下去。現在他惟一的辦法就是常常為他禱告,求主使他悔改。

一次,大衛隨船前往遠東,一個月左右沒有音訊。父親為他擔心。一天晚上,父親睡到半夜,突然夢中聽見大衛驚叫,翻身起來,扭亮電燈,壁上時鐘,正指兩點三十分。他的心裡很感不安,擔心兒子在外遭遇什麼不幸。於是趕忙向主禱告,求主赦免他兒子的罪,保護拯救他的兒子。禱告主後,心裡平靜下來,他又回到床上睡去。第二天清早起來,他把昨夜所作的夢,儆醒起來禱告的時間,在日曆上畫了一個記號。

三個禮拜之後,父親接到大衛從東京寄來的信,說到他如何遇險得救的事。上月十三日中午,他一個人心裡煩悶,在甲板上走。突然一個大浪打來,躲避不及,就被那浪捲下海去。他隨海浪浮沉幾下,可是沒有一個船隻看見,無人會來救他。自分性命就要完結,他就呼求主說:「主阿!主阿!救我!」嘩啦一聲,一個巨浪把他湧上空中,他的手仿佛觸到什麼東西,緊緊用力把它抓住。浪退之後,他才發現,手裡抓著的,乃是船旁的鋼欄杆。他知道這是主救了他,立即跪在甲板上禱告,一面感謝主,一面向主悔改,離棄前非,作一真正的基督徒。父親看完這信,驚喜地淌下淚來。再去查看日曆上的記號,計算時間,兒子得救的時候,正是他那夜夢中驚醒為他兒子禱告的時候(在地理上,遠東正和美國相背,這邊事白天,那邊是夜晚)。最後他歡樂地獻上感謝,並求主使他從今之後作一驚醒禱告的人。——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

 

【為醉酒出走兒子定時禱告】多年前,戚伯門博士(J.Wibur Chapman)在加利福尼亞一最大戲院召開一次半夜傳福音聚會,請赫利(Sam Hadley)講道。聚會開始之前,先有一個大遊行,由救世軍領隊,經過大街小巷,從晚十時半遊行到十二時,各教會都帶領人來參加,千餘人赴會,大戲院座滿,不能再容納。

當赫利上前講道之時,他的座位就空了下來。突有一人從戲臺後面出來,站在台後的一角,兩手掌貼在耳後,專心聽道,因聽不到什麼,就走到台後的另一角,又聽不到什麼,就走到台前,與講臺平行的一角,站在那裡,仍聽不清楚。戚伯門看見了,立刻起來,請他坐在赫利所留下的空位上。在那裡,他聽赫利講得救的故事,甚受感動。

講道完畢,戚伯門博士起來結束聚會,赫利就坐在戚伯門所留下的空位上,即在那人的旁邊。赫利和他握了手,便與他個別談話。戚伯門將要請大眾起立祝福閉會之時,赫利趕快起來,要戚伯門暫緩閉會,讓他再說一些話。他就說了下面的話:

兩禮拜前,我從紐約來此時,路過底特律,在彼講道一次。講畢,有一封老夫婦來對我說:「赫利先生,請到我們家裡吃晚飯。」我說:「請原諒,我身體不好,會後赴人家的宴會我覺得是最費力的事。我要回去休息。」他們兩位非常失望,老婦人就戰兢地說:「赫利先生。我們有事,欲與先生談談。」我說:「好,那麼然給我休息幾分鐘,然後同你去。」

晚飯後,他們說:「赫利先生,我們有一兒子,名叫雅各,自幼就上主日學,並赴禮拜堂聽道。我們在他身上期望很大。但他不得已,要去作工,於是與非信徒同夥,靈性日漸墮落,最近且染上酒癖。我們還記得他醉酒回家,使我們傷心至極。有時他於半夜之後,甚至早晨二、三時才回家。有一次,他竟終夜未回;我們不睡,等他至天亮。及至他回家,臉色蒼白,匆匆地說:「我不能住在這裡,必須逃走;因我醉酒時作了一些事,若被察覺,必大不幸,你們的名譽也必被毀。」說了,便與我們親嘴而別。自那時起,我們沒有再看見他,也沒有接到他的消息。

最近我們的朋友喲信來告訴我們,他在三藩市的電車上,看見我們的兒子站在路旁等車,等他下車去找他,他已上車走了。由此看來,他尚活著。你現在要去加利福尼亞開會,我們要禱告,求神打發我們的兒子去聽你講道。或且他聽見神從前怎樣救你脫離酒的捆綁,就知道他不是絕望的。請你亦為此禱告,如何?」

我答應了,當時就同他們一同禱告。他們又要我應許他們,每天在一定的時間,為此禱告;同時他們也跪在他們家裡禱告,求神使我有機會引領他們的兒子回頭。這是兩個禮拜以前的事。我守約每天為此禱告。

我的朋友們啊!今晚是我第一次在加利福尼亞開會,站在我旁邊的就是雅各!今晚他在百老匯路某酒店喝酒;我們遊行經過該店,他聽見唱詩聲音,就跟著來。但他到時,座位已滿,門口的員警說:「我們不能再容一人進去。」雅各自忖說:「這真是我的命運,要聽道也沒得機會,不如回到酒店去罷!」他回去了,但又折回,看看還有何法可以進入。他從後門入,竟然坐在我所坐的椅上。朋友們啊!雅各要信基督,請你們為他禱告。

當夜,雅各就跪下禱告,接受主耶穌作他個人的救主。最後,他和戚伯門博士同赴電報局,發一電報給他的父母,報告喜訊:「神聽了你們的禱告;我已得救了。」——林元度《真理與靈命造就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