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聖經的來源拾穗

 

【聖經的由來】『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道。』彼前一:25.)聖經『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一:21.

這本聖經,大概是用一千五百年才寫完畢的。最先的幾卷書,是摩西在前三千五百年所寫的,最後一卷書,是使徒約翰在一千八百五十年前所寫的。有一古時的遺傳,說挪亞曾帶著一些的書籍,到他的大船裡,但主耶穌是顯然說摩西是首先寫聖經的人。在四百年以前,聖經還沒有印行時,所有的聖經,皆是從手抄來的。這都是文士們所作的。

歷史家告訴我們,他們如何抄寫聖經:他們極其小心抄寫,不但算聖經有幾字,並且算有幾個字母。若是抄錯一字,就將全篇一根都毀滅。他們將聖經抄寫在清潔的羊皮上面,抄寫的人,須大聲將每一個字讀出,然後才寫。他們寫到『神』的名字時,他們就須先將他們的筆,小心擦乾淨,然後才寫。他們未寫『耶和華』三字以前,要洗他們的全身,不然,他們就以為污穢了神聖潔的名字。

有一次,有一個拉比莊嚴的警告抄寫的人說:『你們當注意你們的工作。因為你們所作的,乃是屬天的;若是你在抄寫上,減少或增多了一個字,你就是一個敗壞世界者。』

但是我們怎能曉得我們現在經,就是與古時被聖靈感動所寫出來的,是一樣呢?摩西、先知、以及使徒親手所寫的原本,還在麼若非神把他們藏在什麼地方,現在實已沒有了。神所以不要人們找著,是因為恐怕世人禮拜那原稿。

雖然聖經的原稿現在已經沒有,但有三本極舊的抄本還在。這三本的聖經,都是在第四世紀,大概就是一千五百年前寫的。這個證明我們現今所有的聖經,是與一千五百年前人們所有的聖經一樣的。當第四世紀康士坦丁為帝的時候,他曾定寫五十部的聖經。這是在主後三百三十年。所以有人信這三本的老聖經,就是從這五十本中來的。

我們如何曉得這三本聖經,是一千五百年前寫的呢?有一個理由:因為聖經裡面所用的字體,乃是同那個時期的字體,在那個時候,希臘人都是大寫字母,並且在每字中沒有隔開的地方。例如約翰福音第三章十六節,若是在英文,就是這樣寫God so Loved the world that hegave hisonly

畏鐵肯古卷

有一件最奇妙的事情,就是這三本抄寫的聖經,是藏在基督教三大宗派之中——天主教、希臘教、和改正教。這三本中最舊的抄本,是藏在羅馬畏鐵肯(Votican)圖書館,所以就名叫畏鐵肯的抄本。我們曉得天主教保存這抄本,已經五百年了。但他們是從那裡得來的,我們尚不能曉得。

這抄本是很大的,大概寬度有一英方尺,計七百五十九頁。這抄本雖然因為時間長久,以致有幾頁已經脫失,但是還是一本最完全的聖經。這抄本的創世記第一章到第四十六章,和提摩太、提多、腓利門、啟示錄的第一二章,皆已失掉。

西乃古卷

這個是第二本舊抄本。這是屬希臘教的。藏在俄國聖彼德堡國家圖書館裡。這抄本是寫得非常好看,在一百張的羊皮上面。這抄本是一個德國著名的文學家地前都福博士Tischendorf),在西乃山Sinatic)下的一個修院中的一大破紙堆(修士以之生火用的)裡找出來的。

當那修士曉得這抄本是寶貴的,他就只應許地前都博士拿了幾頁去。過了十五年,地前都博士帶同俄國皇帝的一隊護兵,又到這修院裡拿回所餘下的寶貴聖經。地博士是在主後一千八百四十四年,在這修院裡得著這個抄本的。但是那修士從什麼地方得著,尚是不能曉得。這抄本的新約是完全的。

亞力山大古卷

亞力山大(AI exandrian)。這是第三的舊抄本。是屬英國藏在博物院的。這抄本是分作四卷裝訂。舊約失去十頁,馬太福音失去二十五頁,約翰福音失去兩頁,哥林多書失去三頁。這抄本是康士坦丁總主教斯多,在主後一六二八年,送給英皇查理第一的。斯多總主教,從何處得來這抄本,也尚未為人所知。除了這三本最舊的聖經以外,還有許多聖經的舊抄本存在,大概有一千五百本。還有一本,比前三本更舊的,就是名叫:

以法蓮抄本

這是屬法國巴黎圖書館的。這抄本所有的字,給古時愚昧的老著作家擦去;因為他們想用這羊皮去寫另的書。大概在八十年以前,人用一種的化學品,又使聖經的字跡現出來,所以現在人又可以誦讀了。

教父的見證

當我們研究這幾卷舊抄本之後,我們看見這本所失提的,那本沒有失掉(除了創世記的幾頁以外),所有我們家裡現在所有的聖經,與主後三百年信徒所有的是一樣的。然而現在還不能證明到底這聖經是否和古時教父的著作,證明古時他們所有的聖經,和我們的聖經一樣的,教父,就是在使徒死後,那些代替使徒作教會領袖的人。這些教父的著作,現在還存在。

前幾年有一個人名叫大約浦Da l rymple),查出一件出名的事情,就是在教父的著作和書籍中,所引的新約經文(除了十一節以外),都是與我們的新約一樣的。教父阿利根,生在主後一百八十五年。在他幾本的書籍中曾引用全新約三分之二。教父大士林,生在主後一百五十年。他的書籍,曾引用新約的經文節二千五百處,他逐章引用馬太、路加、約翰。以蓮裡亞斯,生在主後一百三十年。在他的著作裡,曾引用新約一千二百次。亞力山大的革利免,生在主後一百六十五年。在他的著作裡,曾引用新約三百二十次。

羅馬的革利免、坡旅甲和伊格那丟,各教父,都是生在各使徒未死之前的。他們皆認得各使徒,並也曾和他們談話過的。使徒保羅在腓立比書第四章三節,講到革利免是他一個同作工的人。革利免是在使徒約翰死後第五年死的。革利免曾寫一封信給哥林多教會,在這信裡面,他引用使徒彼得、雅各、約翰和路加的話,他並且引到羅馬書、哥林多書、帖撒羅尼迦、提多、雅各、彼得、希伯來、和使徒行傳。坡旅甲是使徒約翰的門徒。

坡旅甲曾寫一封信給腓立比教會,這封信是很短的,用十分鐘就能讀完。在這封信裡。我們能找出馬太、路加、約翰、行傳、彼得書、羅馬書、哥林多書、加拉太、帖撒羅尼迦、以所、腓立比、歌羅西、提摩太、和提多各書信的話。伊格那丟認識安得烈和約翰,並同腓力的幾個的女兒是很熟的。他告訴我們。馬可曾寫一本福音,馬太也用希伯來文寫一本福音。他也曉得啟示錄,並且說這書是神所默示的。所以看這幾個教父的著作,和書籍,我們就能曉得使徒未死以前,新約就已經存在了。

時陶和舊拉丁文

我們也有個事實的記載,就是在使徒死後的第一世紀裡,新約就已經翻作兩種的文字了。第一是名比時陶,特意翻譯給敘利亞人用的。第二是舊拉丁文,翻譯給北非洲人用的。將這兩種的新約合起來看,我們就曉得,除了彼得後書以外,其餘都是與我們現在所有的相同。這樣能夠證明新約聖經,不但在第一世紀裡就已經有了,並且已經翻為譯別的語言了。

主耶穌的聖經

以上所說新約,是使徒寫的之證據,凡誠心研究真理的人,自然都要滿意。但是舊約到底如何呢?當我們聽基督的話,看他常時引用舊約的話我們就知基督在世的時候,舊約就已經有了。我們也曉得,舊約在基督二百八十五年以前,就已經存在了。因為在那時候,埃及人已經將舊約從希伯來文翻作希臘文了。這就是七十士譯本。

我們也曉得清楚,基督和他的使徒所有的舊約,和我們現在所有的,乃是相同的。因為他們所引用經文的話語。和我們今日所用的舊約,是完全相同的。他們總共引用我們的舊約639次,其中從摩西的五經,有191次,從詩篇有101次,從以賽亞書有104次,從其他先知(平常所謂小先知書)的書有30次。

這樣看來,我們老舊巍巍的聖經,乃是神用他的大能大力,用神跡保存、看管、保護,以經過這長久的時期的。一九二七年七月《基督人報》——倪柝聲《造就故事(卷二)》[倪柝聲、魏光禧合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