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寶血例證與靈感集錦

 

【門上有血嗎?】以色列人中有個傳說:他們祖宗在埃及時,有一家第一胎是個女兒。在他們出埃及的前一晚,神吩咐每個以色列家要將羔羊的血塗在大門的門楣上。那家的女兒病臥在床上,當晚總不能入睡,滿心不安。她爬起來向父親說:「爸爸!門楣上我們灑上了血嗎?」父親回答說:「孩子!我已經叫人把血灑過了。」但那女孩子心總不安,一定要她父親抱她到門上去看。點燈到門上一照,呀!門楣上還沒有血!嚇得父親一跳,急忙地親自將羊羔血灑上。

    許多罪人,正是這樣,他們自知快到死地,然而還沒有得著耶穌基督的救贖。看啊!滅命的天使就要來了!你的門上有血嗎?——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血的十字架】柯南道爾著了一本波耳戰爭史,記著說:有一次一小部英兵被一大隊敵兵追撃,英兵節節敗退。這時,火線上許多受了傷的英兵,臥在槍林彈雨下,想設法舉起一面紅旗,表示他們願意降投。於是,他們找到一幅白布,用一個受了傷的兵士的血,畫了一條直線,再畫上一條橫線,成為十字架的樣式。這一面十字架的旗救了他們。

    同樣,我們今天都有基督的血,在他的旌旗下,他不但能拯救保護;他還要帥領我們得勝。——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洗罪泉源】南美洲阿根廷國出產棉花極豐,惟棉花要紡成棉紗之前,必須用水先洗乾淨。阿根廷國雖然水多,但據化學家的調查化驗,只有一條小河的水可以洗淨棉花。因此阿國出產的棉花,總是運到英美去,紡成棉紗,再織成棉布,才從英美運回阿根廷來。從這事我們可以想到常唱的詩:

有一泉源充滿寶血,出我救主之身;

罪人在此得洗其心,污穢不留一痕。

我既看見救主寶血,如同流水下來;

贖罪愛情是我所傳,到死亦總不改。——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神辦不到的事】從前在愛爾蘭,有位老師問一個小男孩:「有沒有神辦不到的事?」那小傢伙答道:「有!他不能透過耶穌基督的寶血看到我的罪。」——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肥皂何用?】有兩個青年因在中學及大學都是同班,所以成了知心的朋友。畢業後,兩人所揀選的工作不同,比利成為牧師,沙遜則製造肥皂,他是不信耶穌的。某日二人到市中心逛街。沙遜又提出老問題:「比利,我一直不明白,你為什麼還要到處去傳福音?你看,社會仍然充滿犯罪作惡之事,你再費心費力去傳,我相信你沒辦法改變它!」當他們走到一個停車場時,兩三個小孩子坐在牆下吃麵包,他們的臉和衣服都很髒。比利轉身看他的朋友:「沙遜,我也一直不明白,你為什麼還要做肥皂?你看,這幾個孩子仍然很髒!」沙遜連忙,回答:「不,因為他們沒有用我的肥皂。」比利捉住這機會笑著說:「對啊,若用肥皂洗就必乾淨。照樣,若信耶穌的人,耶穌的寶血也必洗淨他的罪,使他得到一個新的生命。所以我仍將繼續傳這福音。」(約壹一:9)。——張欽煌《小嗎哪》

 

無法追逐】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弗二﹕13
  古時蘇格蘭有位大革命家﹐名叫白魯士﹐一天他帶看很多警犬與英軍交戰﹐不幸被打敗了﹐就騎馬逃走。當時英軍追過來﹐在白魯士營中找到幾十只警犬﹐英軍利用警犬會跟隨主人的氣味﹐就放出它們﹐跟著警犬追去。白魯士遠遠看到自己的警犬追來﹐後面跟著英軍的馬隊﹐警犬越跑越近﹐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趕急跑到溪邊﹐以鞭將馬逐開﹐他和左右的人﹐立刻逃入水中--人一入水﹐氣味全無﹐及至警犬追到水邊﹐嗅不著它主人的氣味﹐只有廢然而止了。
  朋友們﹗罪追趕你也象這樣﹐你若肯信主耶穌的寶血洗罪功勞﹐你自己罪孽的氣味就毫無所有﹐罪不能越過主的十架寶血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只有基督的寶血能勝過人的罪惡】我有一位同學,在我主修考古學時,他專攻化學。他在化學課中,學到酸對不同物質的反應。有一次上實驗課時,教授給了學生門一小塊金子,要他們去溶解。他們把金子在強酸堮了一夜,但一點變化都沒有。他們又將幾種酸液混合,還是溶不了它。

         最後他們告訴教授,他們認為金子是無法溶解的。教授笑了笑,說:「我就知道你們沒有辦法溶解金子,你們用的這些酸液,對金子都不起作用,現在試試看這種液體。」說著他遞給他們一瓶特別的酸液。他們把金子放在試管中,然後倒進酸液,這塊頑強不化的金子,立刻在這王水堮囓═F。金子終於找到能制服它的主人。

         第二天,教授在班上問道:「你們知道為甚麼那種酸液叫作『王水』嗎?」他們說:「我們知道。」「因為它是金子的『剋星』,雖然金子能抵抗其他任何酸液,但一碰到王水就溶解了。」教授接著說:「同學們,我要你們曉得,還有一樣東西,和金子一樣頑固,不管用甚麼方法,都不能改變它。這東西就是一顆充滿罪惡的心。不管是試煉、痛苦、財富、尊榮、監禁或刑罰,都無法軟化或掌握它,連教育和文化都潔淨不了它。但是只有一樣東西有能力勝過人心堛爾o惡──就是靈魂的救主,基督的寶血。」──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寶血的印記】在公共遊樂場或運動場上,每當出入時,都要在手上打個印記,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那個印記平時看不出來,只有在一種特別的燈光下才會顯現。同樣地,神的光也照在我的心堙A辨出誰是真正屬基督的人。不管是甚麼膚色、種族或國籍,只要有這血的印記,就是信靠基督得著救恩的人。──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猶太人的一個傳說】有這麼一個傳說,說到在出埃及的那夜,以色列有個小男孩臥病在牀,難過得輾轉不能成眠,這個男孩是他家的長子。「爸爸,」他急切地問道:「你確定門框上有血嗎?」他父親回答說他已經吩咐人在門框上灑過血了。這個男孩仍然不放心,要他父親抱他去門口看看。那知,門框上真的沒有血!僕人竟忽略了父親的命令!於是父親趕緊在半夜前把血塗在門框上,作為保護的印記。

         司布真曾論到本節說,神並沒有說,「你們一見這血,」我就越過你們去;而是說:「我一見這血」。── 葛培理《浩劫前夕──苦難的透視》

 

【要記念耶穌的寶血】衛斯理,一次遇見強盜,將他所帶東西全部搶去。當那強盜帶著東西要走之時,衛斯理說:「朋友,回來!我有幾句話告訴你。你現在所居之地步,所作之事,不善之至。你後來必有一日為此憂傷。當你憂傷之時,你要記念耶穌的寶血,能洗淨你一切的罪。」說畢,彼此分離。

  過了多年,衛斯理在一禮拜堂講道。講畢,有一個人前來說:「先生,你還記得某年某日在某處被劫的事嗎?」衛斯理說:「記得。」那人說:「我就是那個劫你的強盜。多謝你在那時給我幾句話。從那時起,我的良心日日不安,一直逼我深深懊悔,成了基督徒。我現在真知道救主耶穌的寶血,大有能力。但我仍要求你饒恕我。」衛斯理歡樂的說:「只要主耶穌收留你就好了。至於那件事,並不算什麼。」

 

【滴血消山】一位傳道人在南洋傳福音。一次,遇見一位信主的瞎子,患病瀕死。傳道人怕他信心不堅,以致臨死驚惶,就先問他說:「你覺得在主面前怎樣?你的盼望如何?」他回答說:「今日早晨我十分難過,但是現在卻喜樂了。」傳道人叩問其故。他說:「今日早晨,我仿佛到一山腳,要往上爬。爬不多高,忽然跌落下來,一直滾到山底。我沒法子,坐在那媯h哭。正哭之時,看見一滴血,從上滴下,滴在山上。轉眼之間,大山立時不見,化為烏有了。頓時領悟,大山就是我的罪,滴血乃是主耶穌的寶血。我有這大把握,也就毫不怕死。」過了幾天,他就安然去世了。

 

【怎樣擦去呢】有一童子,名叫德慶。一次,他的母親病了,躺在床上休養。他在母親床旁,拿著鉛筆在紙上寫他的名字玩耍。一不小心寫錯了字,他便用指頭醮濕去擦,越擦越不行。他母親就對他說:「德慶,鉛筆寫的字,非用橡皮,不能擦去。用別的去擦全是枉然。」接著母親又問他說:「你知道你的話語、行事、存心,神都一一記在祂的冊子上嗎?你知道你的過錯一被寫上,怎樣擦去呢?」

  德慶一想到他的過錯被神寫在冊子上,有些害怕。這時他又想起耶穌的寶血來,就問母親說:「母親,耶穌的血能不能從神的冊子上擦去我們的罪呢?」母親說:「不錯!那就是獨一的妙法。除了耶穌的寶血,我們的罪斷不能除去。」德慶聽了非常的快樂。

  耶穌的寶血,如同日光,照在他的心中,安慰了他。

 

【我知道血能洗罪】有位傳福音的人,在一次露天佈道大會中,以主耶穌的十字架為題,講論主的寶血。他說:「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聽眾中有一搗亂者,當眾打岔說:「血怎能洗罪呢?」傳福音的人答說:「我也要問你,水怎能解渴呢?」搗亂者說:「我不知水怎樣解渴,但我知道水能解渴。」傳福音音的人說:「我也不知血怎樣洗罪,但我知道血能洗罪。你喝了水,口就不渴了,所以你知道水能解渴。照樣,我信了主耶穌的寶血,我的心就平安了,所以我知道血能洗罪。」

 

【桑翰臣求平安】桑翰臣楊州人,是一木匠,對于人生非常悲觀,十六歲時,到廟塈@木工,順便問問和尚,我爲什麽心堥S有平安呢?和尚答道:你最好到金山寺朝陽洞去修行。他果然放棄木匠生活,前去學道。因他內心苦痛,急需得到平安,老和尚教他燒香念佛。過了一些日子.內心仍舊不安,和尚乃又教他天天早晨向每個偶像叩一個頭,祈求平安。他誠誠懇懇向偶像祈求,多日終不可得。於是發怨言道:菩薩先生呀!難道你們沒有一個肯憐憫我一下,叫我得到平安嗎?和尚教他打坐靜心。又過數月,不但內心不能不安,思想反而更多,想人非非,增加罪過。於是又對老和尚說:『我雖靜坐,內心仍是不能平安。』老和尚大爲不滿,駡他根本不用功夫尋求,叫他天天掃地,擦拂各個偶像上之塵土。一次當他用鶏毛帚拂去偶像塵土之時,忽然聽見一個大的響聲,嚇了一跳,不禁毛帚一動,打下一個偶像,跌在地上,碎爲數塊。君希奇木質偶像怎能跌碎,仔細一看,原來已經朽蛀腐壞不堪一跌矣。他就想到造這偶像之木料,與他作木匠時,所用之木料沒有分別,想起偶像自身尚不能保,如何能救我呢?這塊木頭何能有靈,接受人的敬拜?幷且賜福降禍呢?若果有靈,自己如何反被蟲姓腐爛呢?從此看出,廟中修行無用,即行離開金山寺回家去了。走到山腳底下,看見一群人聚集,一人正在高聲說道:『耶穌基督的血也洗淨你們一切的罪。』原來是一傳道人,在那媔М眴窗A他匆匆回家未去細聽。但是這句話一直在他心堙A覺得這個用血除罪方法非常奇怪。他到楊州一個書店作事,依然尋求平安。一天進到一個福音堂,方才發現這句話是載在聖經上,就是約翰一書一章七節:『神的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當經傳道人指領,勸其放棄修行之路,靠血得救。於是他就接受耶穌爲其替死贖罪之救主,內心立即平安了,幷且充滿了喜樂。從此這位桑翰臣先生變爲一個熱心傳道人了。

 

【衛斯理遇強盜】當美以美會大開奮興會時,一天衛斯理約翰在路上碰見一個強盜,他把所有的都送給強盜後,就對他說:也許有一日你要覺得今天所作的事不對,幷要痛悔前非,另謀正業,我現在請你牢牢固固地記住一句話:『神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說了這話,他們就分離了。過了好些年,有一天衛光生講道完畢,一人前來與他位手,說道:『先生你認得我罷?你記得好些年前,你遇見強盜,你將所有的都給他之後,還把約翰壹書一章七節念給他聽嗎?我自從聽見這節聖經,心堳D常不安,我就相信神的兒子,她的血也洗淨我一切的罪了。』

 

【炮兵口令救人】從前在地中海英國的直布羅陀炮兵營內,有兩個兵丁聽道回來,一個相信耶穌寶血得了莫大的平安,一個不知道怎麽相信,心中非常苦惱;一天盡說:『誰能解決我的罪呢?』某晚,這兩個兵各在炮臺兩個洞口站岡,他們的司令官適去宴會,到十二點鍾才回來人經過這邊洞口,就問『口令』。這位得救的兵就大聲回答道:『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血,洗淨我一切的罪。』以後他覺得錯了,又把口令說出來。這時候,那邊洞口一個未得救的兵正在禱告說:『神阿!求你指示我解決罪的法子罷!』正禱告間,忽聽空中傳來一種聲音:『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血,洗淨我一切的罪。』他就相信這聲音由神來的,便回答說:『主阿,我信。』於是跪下拜他,從那時起那兵得救了,幷有美好的見證。第二天他述說昨晚所聽的聲音,那先得救的兵,就頂喜歡地同他握手說:『昨晚神讓我答錯口令,以致救了你的靈魂,我實在贊美她的名。』

 

【父親輸血救兒子】撒都說:『有一次,我在布馬講『耶穌基督爲救罪人流血受死』的真理。有一少年人說:那是實在的。』我想這人必定是個基督徒,就同他談談,他卻說從來不曾聽見過基督。但他說之因著這人的死,別人可以得救,這是十分可信的。』我說:『爲什麽?』他說:『我曾經因著我父親的死作個得救的人:一天,我從山上趺了下去,因受重傷流了許多血,父親知道了,把我送到醫院堨h。醫生說:「他是去死不遠咧。」父親說:『可憐他是我的獨生子阿。」醫生說:「我們沒有甚傻法子。他已經流了許多的血,現要救他是不可能的了。」父親說:設若是有一點法,無論如何,我都願意。」醫生說:『若有什麽人願意把血給他,我們還可救他。」父親說:「我願意把我的血,我的生命給他。」事情就這樣作了;我活了,我的父親死了。因著我父親的死,現在已經得救了。』撒都說:『照樣,我曾經從山上跌下來,喪失了屬靈的血,生命已是不保,去死也不遠了,幸而救主把她的血給我,他舍了性命,我卻得救了。』

 

【羅馬士兵不識珍寶】從前羅馬國加拉力將軍打入波斯皇官,特准士兵搶掠三天。有個兵士跑到皇官,在禦床上檢得一個小包,非常華美,以後跑到臨江宮殿打開包子,一看堶掖ㄛO各色小塊石頭,卻想不出有什麽用處,就都把它拋在江中。以後加拉力將軍聽說波斯王有一包小寶石是無價之寶,就下今搜查。那兵士說:『我曾在王床上得過一包彩石,以爲無用,把它拋在江中去了。』耶穌的血是寶血,卻被一般人輕看了拋棄了,只剩下基督教的新名辭,和耶穌的人格而已。這就好像那羅馬的兵士拋棄寶石,留下空包子一樣,豈不可惜?

 

【馬丁路得戰勝魔鬼】一次,魔鬼帶一大卷的紙來見路得,兩面滿了字句。路得問說:「這是什麽?』『這是你罪的記錄。』撒但回答說。路得仔細查考這卷,知道魔鬼所說確是真的,凡是自己所忘的罪,也都寫在上面;他不能不承認自己是個罪人。路得再問他說:『一切都在這兒麽?」撒但顯出很有權柄的說:『不只這些,還有呢!』『去!拿來給我!」路得喊起來。一會兒魔鬼又帶了一大卷紙來給他,都是指證宗教改革家犯了許多的罪。『還有麽?」路得翻看以後又問。『有!還有一卷。』撒但這樣回答著。很快的撒但又拿來了第三卷路得的罪狀。路得從容的說:『是的,這都是我的罪狀,還有嗎?都拿來!」『沒有了,都在這兒。』撒但得意的說。路得很鎮靜的走近書台,用筆醮了紅墨水,翻開一切卷子,寫著說:『神兒子耶穌基督的血,洗淨了我一切的罪。』(約翰一書一章七節)魔鬼充滿了怒氣和失敗,離他而去。

 

【手上有釘痕的纔能赦罪】從前有個羅馬教的女人,在快去世以前,有人把神兒子耶穌的血贖罪的適告訴她,她就私下查考新舊約聖經,也就決心信靠神兒子的血洗去她一切的罪;從此就不再請神甫給她赦罪。(羅馬教的人說神甫有赦罪之權,)過了許久,神甫見她不來,就到她的家中采訪,見她病重,就對她說:『你當按照羅馬教的方法,在我面前認你的罪,否則雖到神的面前也是徒然。』那女人表示不信服的樣子,神甫就氣忿忿地走了,幷說:『看你死的時候到底用得著我否。』過了不久,那女人仍在生病,一天神甫又來對她說:『你當向我認你一切罪。』女人答道:『請你把你的手伸過來,給我摸一摸。』神甫伸了一隻手給她摸了,她又接著說:『請你再伸那只手來給我摸一摸。』他又照樣伸了那只手,她摸過便搖著頭說:「這不行!因爲你的兩手,都沒有釘痕.是表明沒有流過血,你究竟是人,不能救贖人的罪,現在我已經信靠神的兒子主耶穌基督,也信他爲我釘十字架的救恩,因爲她的兩手都有釘痕,釘痕是流血的憑據,流血是贖罪的代價。她的寶血,大有能力,能贖盡我的罪愆,我因信他,在我心中滿有得救的憑據;也有得救的平安和喜樂。』神甫聽了無話可答。

 

【印度聖人】印度有些自稱爲聖人的,想法要救自己,甚至睡在刀床之上。有位傳道人問他們說:『爲什麽你要睡在刀床上呢!』他們回答說:『因爲我要救我靈魂。』但是爲什麽他們要這樣作呢?基督耶穌不是已經替他們受了苦,流了血,爲他們死了嗎?耶穌不是已經贖了他們的罪嗎?爲什麽他們要睡刀床,要流自己的血,要贖自己的罪呢?神的兒子已經犧牲了自己作爲贖罪的祭物,神不是已經很滿意了嗎?爲什麽他們(也許你也是如此,要克苦己身)要在救恩之外,加上他們自己的功勞呢?即使他們睡在刀床之上流血以至於死,也是不能救自己,因爲罪人的血不能拯救罪人。耶穌已爲普天下的罪人死了,耶穌的血能洗淨你一切的罪,使你得救。

 

【紅漆板】一位少年主張將功折罪之理,不信其父靠主寶血洗罪之道。一天其父給他木板一塊,告訴他說每作一樣壞事,就在板上釘一釘子,作一好事,即可拔去一個釘子,看你能否作好。如是經過一,月,看看釘子多少,兒子照辦,第一個月釘子釘了幾百個,拔去不到十幾個,內心憂傷,哭著來見父親。以後努力行善,過犯日漸減少,好事日漸加多,以致滿板鐵釘皆拔完了。少年很快樂的來見父親,父親一見木板,真是一個釘子也沒有了。此時間他一句話說:『兒呀!釘子雖然拔去,但是釘痕猶在,可見將功不能折罪,即使罪被功德拆去,罪跡猶存。』到此少年無法應付。於是父親取過板子,利用紅漆細細塗抹,而將所有釘眼一一堵住,然後普遍加漆一道,遂成一塊淨光紅亮之漆板,比前更爲美觀。於是對兒子說:『這個好比耶穌的血洗人罪過,洗得如此乾淨,好像從未犯過罪一樣。』

 

【灑血的門】一次殘暴的血戰中,司令官發令『屠城』,殘如虎狼的士兵立刻蜂擁出去,大肆屠殺。城內某處有座大廈,全廈的人都被集在一個廳中殺盡。那時有個倖免者,堆疊死屍之中,他在暗中窺察那些士兵的行動。他們離開的時候,有個士兵用布蘸滿了血,灑在門上,表明堶悸漱H業已殺完,後來的士兵可以不必再進去了。他既看到這個秘密,立即奔告另一大廈堶悸漱H們。他們立刻就將院堛漱s羊殺了,將血灑在門上。門方閉上幾分鐘,一群殘暴的士兵疾馳而至。他們一見門上的血,也就越過這所房屋,不再進去了。那天全城的人全都死在刀下,只有這所門上灑血的房屋堛漱H倖免於難。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信靠她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像我這樣的人尚有希望麽】一次,斐尼博士在的士雷佈道。一天晚上,正要步入禮拜堂時,一人趨前問他:『斐尼博士,今晚講道之後,可否到我捨下,與我談談靈魂的事。』斐尼點頭答應。有人知道這事,就勸斐尼萬不可去,因爲那人乃是著名的兇暴歹徒。斐尼答說:『我已應許他了,我必須去。』會後,斐尼走到那人家堙A他已等在門口,握著斐尼的手,引他進來。那人把門關好,就從褲袋取出手槍說道:『不要害怕,我是無意害你,但我要問幾個問題,昨晚你說:基督那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是你自己所深信的嗎?』斐尼說:『是的,這是神說的話。』那人說:『你看,這是我的手槍,這槍已經殺死四個人,兩個是我殺的,兩個是我夥計殺的。像我這樣的人,尚有希望嗎?』斐尼說:『基督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那人又說:『斐尼弟兄,還有一個問題,這間房子後面是我酒廳,出賣各種的酒,招引許多酒徒前來買醉。我從酒徒袋中騙取他們最後一文,不管他們妻兒饑寒。他們妻子抱著嬰孩,到我這堙A痛哭求我,勿再把酒賣給他們丈夫,我卻趕走她們,仍然繼續我的酒業。像我這樣的人尚有希望麽?』斐尼說: 『神說,他兒子基督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斐尼弟兄,還有一個問題,這間房子那邊還有一個賭窟,充滿詭詐,邪惡,如同撒但本身,若有酒徒剩一些錢,我們就在此處騙盡他的最後一分。有人一出賭窟,立刻自殺,因爲把錢輸光,有時所輸的錢,乃是別人託付他的。像我這樣的人尚有希望麽?』斐尼說:『神說,她兒子基督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還有一個問題,十三年前,我赴紐約,遇見一位美麗女子,我騙地說我是一位商人,她就嫁我爲妻,跟我到了這堙A發現我的事業,心腸俱碎。我常常醉酒打她,把她關在門外,使她感覺生不如死,爲人不如爲狗。一個月前,我會大醉回來,一見妻子,無故打她。女兒站在我們中間,我便打她一個巴掌,她即倒於熱紅爐上,自肩到手無一完膚,恐她永遠不能復原。像我這樣的人還有希望麽?』斐尼抓住那人肩膀,盡力搖動的說:『你所述說的事,何等黑暗;但是神說,基督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那人感激的說:『謝謝,十分謝謝,請你爲我禱告,』次日早晨,那人跑到辦事室堙A搗毀鏡子,爐子,椅子,桌子,又到酒廳,即將一樽一樽的酒,一瓶一瓶的威士卡打得落花流水,再到賭窟,打碎賭具賭桌,拋在火爐之中。然後跑回家中,滿面冒汗,眼中流淚,上樓坐在沙發椅上。早餐之時,妻于和他女兒上樓請他,他一聽見女兒腳聲,柔聲喚她前來,女兒恐懼戰兢跑到他的面前,他就抱起女兒,和她親嘴,放聲大哭。他的妻子站在樓頭莫明其妙,他又叫她前來,兩手抱住她的頸項,嚎啕痛哭,涕淚橫流。數分鐘後,他即壓抑自己,對他妻女說道:『妻阿!女兒阿!不要害怕,神今早帶領一個新的人,新的父親回到家堥茪F。』當晚他和妻女同去聽道,接受主耶穌作他全家救主。

 

【簽戒酒志願書是無用的】倫敦基督徒報述說有一青年,離開他的母親到城市就家館,末了犯案累累,被人下在監堙C釋放回家之後,他的母親極力勸他痛改前非。一天給他一張戒酒的志願書說:『我的孩子呀,你所有的罪惡,都是由於飲酒而來,你若簽個志願書,就將根本立刻解決了。』他答道:『母親,這數年來我所簽的戒酒志願書,若都拿來,足夠裱糊這間屋子;簽志願書實在無用。』母親說:『這回是在我的跟前簽的,應該有用。』他說:『母親阿,我一聞到酒味,不由自主就要拿起杯來,除非有個力量在我心堙A叫我勝過酒杯,簽字毫無用處。』母親就拿小刀割手出血,用一鋼筆沾血給他兒子說:『請你試試母親的血,也許這同你能成功。』兒子就用母親的血簽好志願書就走了,過了不一會工夫,又喝起酒來。一天他往禮拜堂作禮拜,聽見講道人說,耶穌的血能夠叫人得勝;他就相信。從那日起,一滴的酒也不沾口。現在這人到處見證寶血的大能。他講:『我用九牛二虎的力要去解決罪的問題,解決不了;我親愛母親的血也是不能救我;現在我相信,我也知道惟有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在各各他山十字架上所流的血能夠解決,幷能拯救我到底!』

 

【維他命】科學家埋首試驗室,整日研究,試驗,化合,分析,終於獲得各種維他命。挽救瀕死的病人,滋補衰弱的身體,明亮昏盹的眼目,只要具有足夠的維他命,水手們能夠安然航行汪洋大海數月之久,北極圈堜峎O非洲深山的探險家也能確信生命無虞。醫生米諾發見動物肝藏有益貧血病者,科學家們就在實驗室堙A將幾噸重的肝臟,一直煮到只剩幾塊紅色結晶,叫作維他命B12,經過臨床試驗,效能極大。大約一茶匙大小的維他命B12,能使五萬人健康活潑,這是何等奇妙的事。但是人類仍然脫離不了死魔的掌握。有一奇妙醫生,她能拯救人的靈魂,她的寶血比任何維他命強,能夠醫治人的靈魂,叫人免去永死。

 

【昔年寶血如何洗罪】一個不信主的人會發一個問題,就是耶穌的血能夠洗淨我們的罪,這是什麽意思?一次大概是在北平,有一個人來問一個問題,他問:「你們說:「耶穌的血能洗罪」請問耶穌的血今天在那堙H是像天上的雨水一樣,一滴一滴滴下來落在我們身上?雨水從天上滴下來,也許能洗乾淨我們,她的血怎能洗淨我們呢?她是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人,今天她的血在那堙H我看你們腦子也不糊塗,怎麽這樣迷信呢?耶穌的血洗淨人的罪,這到底如何說的泥?』他越說越笑,越說越高興,他想這次一定駁倒我們了。傳道人回答說:『好在你很聰明,也講邏輯,你是談法律的,我問你,假使我有一個哥哥,還有一個母親,而我平常俏皮,但是很會賺錢。一天,我犯了國法,判處死刑,我的母親就想:我能賺錢養家.而我哥哥卻是非常愚笨,不能賺錢養家,我的母親就同我的哥哥說:「你愛你的弟弟不愛?」我的哥哥說:「我愛!」我的母親就問:「那麽你可以不可以爲你弟弟死呢?」他說:「可以!」過了一天,法庭將我那位不該死的哥哥槍斃了。我的母親就把我哥哥流出的血拿到法官面前說:「你看上這是我大兒子的血,是被你們槍斃流出來的,他本不該死,是代替他弟弟死的,如今,你願赦免我的小兒子也得赦免,不願赦免我的小兒子也得赦免,你如果不肯讓他哥哥代替他而赦免他,你自己就是一個殺人的人上這個法官要怎麽說呢?他一定要說:「你的小兒子是可以赦免了。」』我就問這個朋友說:『一個弟弟的罪是不是他哥哥的血洗乾淨的呢?』他說:『是。』這就是我們的大哥哥主耶穌的血能洗乾淨我們的罪的意思。

 

【鐵橋被雨沖壞了】一陣大雨把一鐵路上的鐵橋沖壞了。一個鄉下老人經過那堙A看見鐵橋壞了,便想今天火車開來,結局一定太淒慘了。忽然遠遠聽見轟轟聲音,正有一列客車開來。這時爲了要救全車人的性命,他就用力割破自己的腿,脫下一件白的襯衫,染上鮮紅的血,立在一個較高坡上,一面嘶聲喊叫,一面高舉染血衣服擺來擺去。目的在使司機看見紅的顔色停止前駛。車上的人,有的吸煙,有的看報,有的在吃東西,有的說說笑笑,有的計劃再過一點時候,就可到達目的地,就可看見他的愛人,就可去看電影,就可辮什麽事了。卻不知道再過一點時候,他們就要遭遇可怕的死傷!老人的手仍在擺動,腿上的血仍在流著,喊聲漸漸低了下去。等到司機看見前面紅的顔色,立即把車停住,老人卻已倒臥血泊之中了。車上的人還不知道爲何在此停車。大家下車之後方才知道鐵橋壞了。大家這才醒悟.感激這位老人捨身流血救了他們,於是作了一墓安葬老人,幷立一塊石碑,上寫:『他爲我們死!」朋友,車上的人好比你;老人好比主耶穌。他因看你直奔地獄的路,所以死在十字架上捨身流血爲要救你.但願你不要走死亡的路,現在就信靠她。

 

【我要見你的血】從前美國有一黑奴因受主人虐待逃跑。跑了不遠,就被主人發覺,拿槍去追。黑奴看見有人追來,知道來勢不好。恰巧前面另有一個白人行路,黑奴就求這位白人救他脫離他主人的毒手;這位白人就叫黑奴藏身在他背後。及至黑奴主人追到黑奴身旁,大聲喊道:『你快快出來,不用藏在他的背後,我今日要見你的血!」說時就向黑奴開了一槍。不料槍彈中在白人臂上,白人郎向黑奴主人喊道:『你打中我啦,你見了我的血,不能再見他的血。』黑奴主人看見打錯了人,就逃跑了。黑奴扶起這位白人,情願永遠事奉他,因他替他受了刑罰。

 

【太太這個不行】紐約有一信主的夫人,常對一位醫生講論主耶穌寶血贖罪的道理。這位醫生總是辯駁,常聳肩膀說:『只要我認我的罪債,神必赦免我,因爲她是良善的,用不著耶穌流血贖罪。』這位夫人曾經息過一個長期危險的病症,全靠這位醫生盡心看護.以後治好了。這位夫人好了之後,就請醫生吃飯,泛後,這位夫人就對醫生說:『醫生,我深深感謝你的愛心,在這長期病中看護我,我得痊癒,是靠你的技能和專心。』醫生就謙虛說算不得什麽,不過盡本分而已。這位夫人插嘴說:『但我欠你一大筆醫藥費,我現在向你承認,我確信你是良善的,必定豁免我的債。』這位醫生立時發急說:『太太,情分上可以過得去,但禮義上和醫道上這個不行。』太太就答說:『論到罪債,我們也不能不還。所以主那穌必須受害,(參看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一節)才好償還我們的罪債,若不是主耶穌流血,我們的罪就不得赦免。』

 

【一件事不能】有位教員正向學生說到神的時候,他說神是全能的神,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神,沒有一件事是神不能作的,人所不能的,在神都能。忽然中間有一位小學生站起來說:『先生,神有一件事不能。』當先生聽了,以爲這個學生胡鬧頑皮.想要責備他,但又看見他是那樣莊重,規規矩矩的說,所以就問他說:『神有那一件事是不能呢?』他說:『神不能在主耶穌的血底下看見我的罪!」

 

【西班牙女犯靠血得平安】從前在西班牙國有一女人殺了她的丈夫,毒死她的兒女,就被下在監堙A定了死罪。臨刑前一天,有個羅馬教的神甫來探望她,告訴他說:『你明天就要受刑,今天你要承認你一生所有的罪,我會赦免你。』那位女人心中很苦,非常懊悔,極度不安,即在神甫面前認了她一切的罪。神甫說:『我饒恕你。』但是女人心堣摒O不安,極其駭怕,就對神甫說:『我心仍是不安,還有什麽辦法呢?」神甫說:『恐怕你的罪未認清。』女人想了一會,又來認罪;認完,神甫又說:『我赦免你的罪。』但那女人仍是不安,又對神甫說:『死是不要緊,但我這樣的罪人,死後怎麽辮呢?』神甫就說:『剛才叫你認罪,就是我所知道的辦法,別法也沒有了。』那女人就牽住神甫的衣裳說:『你總得想個方法叫我平安,不然,不讓你走。』神甫不得已就說:『有個法子,我聽過卻未用過,就是神兒子耶穌的血,會洗淨人一切的罪。』那女人一聽,立刻相信,跪下求告神,用神兒子的血,洗去她的罪;禱告後,不知不覺心奡N平安了。讀者阿!你的罪若還未得赦免,也可按這法子去求。因爲耶穌的血,是赦罪的血,是會說恩典話的血,是現在還對神說話的血,是新約的血,神一看這血,就願意赦免你一切的罪,無論何罪,都得赦免。

 

【妓女信血得救】懷提先生講道最著重處,就是證明耶穌的血有赦罪的權柄,能以立刻救人;有一次他講到最得力時,就說:『今晚無論男女,你的罪雖像地獄底那樣黑,耶穌也可立刻叫你比雪更白。』第二天晚上一個貴族女人請懷提吃飯,談話間就說:『先生!你昨晚所講的道理,恐怕有點太過罷?』恰巧其時有一差人遞給懷提先生一信,信上說:『我們二人是城堻斻a的妓女,昨晚在你禮拜堂門口聽說:「罪雖如地獄底那樣黑,耶穌的血也可洗成比雪更白。」我們就當街跪下,現在果已蒙主赦免云云。」懷提先生就把那信遞給貴族女人,幷說:『這可證明我所講的是不錯了。』

 

【寶血塗罪】我在愛爾蘭時,聽到當地一位女老師的事。有一天她問班上的同學說:「神有什麼辦不到的事嗎?」有位小朋友回答說:「祂沒辦法在耶穌基督的寶血下看見我們的罪。」是的,神看不見這些罪,因為都已經被寶血塗抹掉了!

 

【肥皂何用?】有兩個青年因在中學及大學都是同班,所以成了知心的朋友。畢業後,兩人所揀選的工作不同,比利成為牧師;沙遜則製造肥皂,他是不信耶穌的。某日二人到市中心逛街。沙遜又提出老問題:「比利,我一直不明白,你為甚麼還要到處去傳福音?你看社會仍然充滿犯罪作惡之事,你再費心費力去傳,我相信你沒辦法改變它!」當他們走到一個停車場時,兩三個小孩子坐在暀U吃麵包,他們的臉和衣服都很髒。比利轉身看他的朋友:「沙遜,我也一直不明白,你為甚麼還要做肥皂?你看,這幾個孩子仍然很髒!」沙遜連忙回答:「不,因為他們沒有用我的肥皂。」比利捉住這個機會笑著說:「對啊,若用肥皂洗就必乾淨。照樣,若信耶穌的人,耶穌的寶血也必洗淨他的罪,使他得到一個新的生命。所以我仍將繼續傳這福音。」

 

【門上的血漬】在一次殘暴的血戰中,司令官竟發令要「屠城」!於是殘暴如虎狼的士兵就出去,大肆屠殺。

            在城內某處有一所大廈,全座大廈內的人都集中在客廳中被屠殺了!這時有一個倖免的人,被堆疊在死屍中窺察著那些無人心者的舉動。當他們離開的時候,其中有一個人用布蘸飽了血,灑在門上,表明堶悸漱H業已殺完,藉以指示後來的人可以不必進去了。

            這個倖免者一看到這個秘密,立刻飛奔到一所很大的屋子堨h。堶惘酗ㄓ痐H躲避著,他們幷沒想到將要臨到的大禍。他們一聽到這件事,就立刻將院子堛漱s羊殺了,將血灑在門上。

            門方閉上不到幾分鐘,他們能聽見一群殘暴的士兵疾馳而至。當他們來到這幢屋子門前時,看見門上的血,就不再進去了!那天全城的人都死在刀下,只留下這門上有血的屋子內所有的人都活著。

            按猶太人逾越節時,也把羊血塗在門上避災,和本故事有同樣的意義。這流血的羔羊,就是我們的救主基督。

            「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一29)

 

【葉綠素與紅血球】生物生長的最重要因素,在植物界是葉綠素,在動物界則為紅血球了。

            科學家至今未完全瞭解,葉綠素是怎樣把太陽能抓住,使水與二氧化碳在這種能量下變成葡萄糖與氧?頂多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全世界覆蓋地面的綠色植物,幾千年來不斷的進行此神奇的變化。供給葉、花果的需要,再供給一切採食它們的動物,以及空氣中的氧,綠色代表了生意盎然,這種感受是千真萬確的。

            紅血球卻是動物生命中奇跡的一部份,它載送著各種吸收來的營養,供給全身各處的細胞,又收集了燃燒後的廢氣,送到肺中,那奇妙的轉化過程,在極短的時間完成,不是我能夠說得明白的。總之,小小的紅血球,又充滿新鮮的氧,帶著鮮紅,有大動脈向全身湧去。科學僅就紅血球的形狀作一番研究,便發現它是一種適合在最短時間內有最大吸收效果的形狀。

            生命的確是一樁奧秘,而構成生命的基本物質,就是一種神奇,動物的生命是在它的血中;當血流出體外,人會因此而死,失血過多的人,需要大量輸血以挽救他的生命,血與生命的關係確實不可分。然而人類的犯罪行為,使得心靈的生命亦趨向死亡,罪的代價乃是死,若要獲得赦免,就須流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這也是所有獻祭之事所蘊含的意義,古今中外都以牲畜的流血,獻祭來求得與神和好的關係,而耶穌基督竟然成為一個軀體中流著血的人,為的是要將祂的血──生命流出來,使一切信祂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祂的血為你而流,朋友,快來得生命吧!潘嘉璐《焦尾琴》

 

【十字架使人得以親近】家中若有人去世,全家人很快就會回家聚在一起。同樣的,我們也是同聚在十字架之下,因為基督在此為你我而死,祂所流寶血使我們彼此成為「血親」。─ 慕迪《有福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