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悔改例證與靈感集錦

 

【要接受神的救恩,悔改是必需的】農夫在田媦遣堙A能不能把種子就這樣撒到田堙H麥子是頂容易種的,但是也必須先把地犁過、翻過纔行。照樣,神的救恩也必須先有翻的工作,纔能長得深而不浮。所以,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罪的人,是不會得救的;從來沒有覺得自己不對的人,是不會得救的。

        悔改在聖經堛滲u意,就是對自己的已往有一個新的看法。悔改就是看見自己。一個人如果沒有看見自己,他就也看不見主;看得見自己,纔看得見主。這就是悔改。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三2)。人若要有分於神屬天的國度,就必須悔改。原來人背著神的時候,是不受神的約束,不服神的管治的;放蕩不羈,為所欲為,任意妄為,甚至無所不為。所以人必須悔改,在心思埵酗@個轉變,纔能服在神的權柄之下,也纔能有分於神的救恩。

 

【欲革新須先革心】常有人站在臺上講經論道,坐在書桌著書立說,或在委員會中發表高言大論時,簡直和堯、舜、文、武、周公都差不多,可是一旦遇見了名、利、色,便會像秀才遇著兵,有理講不清,「猢猻相」畢露!他們不特行為卑鄙,手段乖戾,思想叮滿了蒼蠅,撒謊等於吃花生米,甚至傷天害理,妨功害能。他們的一切舉止,實在令人懷疑:他們到底是人?還是獸?他們當然是人,心卻已獸化了!所以我們若要明心見性,反璞歸真,非得擒賊先擒王,革新先革心不可!也就是新約聖經所說的「悔改」,和舊約聖經所說:「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又從你們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結卅六26)。─《紮根與結果》林道亮

 

【悔而不改】英國有一間瘋人院,為要測驗瘋狂的人是否痊癒,用了個最簡單的方法。他們先把瘋子叫來,在自來水龍頭開放下的一盆子的水,叫他用瓢子以瓢一瓢的舀幹。若是那個瘋子痊癒了,心裡清醒,他就會思想,先關了龍頭,然後再舀水。假若他不會先關了龍頭,不斷絕水源,只顧去舀水的,便是還沒有痊癒。

    照樣,也可以測驗一個基督徒是否真悔改。若是一個基督徒做錯了事,仍然再做,那就是不關龍頭去舀水,舀是徒然,悔而不改,雖悔何益。——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一個回教徒的悔改】南非洲,有一個土耳其人娶了一個阿拉伯女子為妻。他受過高等教育,很有知識,通數國方言。自十七歲起就竭力逼迫基督教。常常跟隨宣教師的腳蹤,隨後作反宣傳的運動。所以他對回教很有貢獻。

有一天,他捉了一個信主的學生,利誘威脅,要他作回教徒。那學生將聖經交出,準備讓他燒毀,可是被他留下,好研究後更徹底的攻擊教會。一天,他打開,讀到主耶穌的生平,竟津津有味,不忍釋手。他就把自己鎖在一間房內來讀,因為怕他妻子知道他讀聖經。一天,他倉卒出門去,忘記鎖門,他的妻子正要窺探他的秘密,便進入發現一本聖經,也讀起來。日後兩人彼此相瞞的讀聖經。

後來,他受聖靈感動,打算作個基督徒,非告訴他妻子不可,準備離婚。誰知一開口,他的妻子也向他承認,已經信了主。於是他倆本著良心,信靠耶穌受了洗。

這人是誰呢?就是非洲大佈道家希望約翰。——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轉步回頭的經驗】俄國大文學家托爾斯泰(一八二八——一九一○)——戰爭與和平,復活等的作者,自述他的宗教經驗說:「我如同一人出外行路,要去辦一件事。在半途中,我思想了,我覺悟了,知道那件事不足辦,不該辦。於是,我止步了,我回頭走。從前在左的,現在在右;從前在右的,現在在左;從前恨人的,現在是愛人了,從前愛的,現在是恨;從前以為重的,現在以為輕;從前以為輕的,現在以為重了。」

    這就是基督徒的悔改,這種轉步回頭的經驗,你有過嗎?——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悔改的奇遇】寒冬的一天早晨,地上鋪著白雪,村野的枝頭光禿禿的。在大雪飄飄的路上,司布真先生獨個兒,想到素常去的禮拜堂;可是風雪更大,不得不走進一間小禮拜堂去躲避。小禮拜堂正在禮拜。聚會的人不多,冷冷落落的十多人散坐堂內,牧師為風雪所阻沒有到來,禮拜由一教友帶領,那教友想是一個裁縫或木匠,雖是手藝人,但神賜他有當傳的信息,他的講題是:「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賽四十五章二十二節)這篇講道,似乎針對著司布真而放,一字一句都感動了他。所以自那天起,司布真便因此而得救了,凡事仰望神而作出榮神益人的工。——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一個無神論者的悔改】慕迪講道喜歡用故事作比喻,一位不信神的新聞記者常常批評譏笑說:「慕迪先生的故事雖講得好,也能激勵人,但所講的故事全是假的,是他捏造的。」一天,他去聽慕迪講道,為要找錯。那天慕迪講「屬靈的光」,用了一個故事說:「耶誕節前,一天晚上,有三個女子在街上走,沿路觀看商店窗櫥內陳列的物品。其中兩個女子最感興趣,看了講給她們中間的一個女子聽,那女子好像不感興趣。有一個人從旁邊經過,見了三女子同行同看,為什麼其中一個不感興趣呢?他很詫異,近前一查考,才知中間的女子雙目是瞎的,看不見當然不感興趣。」慕迪先生又說:「這就是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分別,我們對於屬靈的事,感覺有味,歡喜屬靈的事。屬血氣的人卻不然,因為他們的心眼瞎了,不領會神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那新聞記者聽了,不等散會,就上前質問說:「你剛才所講的故事,何處聽來?」慕迪回答說:「在報紙上讀過這故事,卻不記得是什麼報。」那新聞記者說:「那是我寫的故事,我自己見到那三個女子,記了下來,卻想不到其中的好教訓,如今才知道我的心眼實在瞎了,不領會屬靈的事。」就在那次集會中,那不信神的新聞記者,為自己所記的故事受感動而悔改,立志信靠主。——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父親的懺悔】這篇短文是萊諾德作的,全世界多有譯文,許多學校採用為課本,傳誦頗廣。字裡行間洋溢著一般赤誠,它已獲得無數讀者的共鳴。題名為「父親的懺悔」。

「我兒!你現在枕著一隻小手睡著了,我偷看進到你的房來,因為我在書房看書時,心中自覺有罪懊悔,特到你的床前懺悔。

我兒!我追想這些事:我向你發氣,你穿衣上學的時候,我斥責你,說你臉未洗潔淨;又罵你鞋子沒有刷乾淨;你將東西失落在地,我又發怒,喊你轉身來。

下午回家看見你蹲在地上玩石頭,我看見你襪子破個洞。當著你的朋友面前羞辱你,將你一直趕回家中,說你太大愛惜東西。我兒!父親這樣的待你。

你記得:後來我在書房看書,你輕輕悄悄地走進來,眼睛似乎帶著淚痕,我一眼瞧見,就喊叫,問你要甚麼?你不說話,跑上前來抱著我的頸項與我親嘴。神給你小心中的天真,愛情,就是這個糊塗父親,也不能毀傷。你親嘴之後,隨即上樓去了。

我兒!你走了之後,我不能再看書,一種可怕的,像害病一樣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想到這是父親待兒子的道理麼?不是我不愛你,乃是我用自己成人的標準去度量你,幾乎忘記自己也曾做過小孩子。

我兒!我想到你的品行,有許多可愛可喜,又美有善的地方。你的一顆小小的心,實在很寬大!看你那麼勇敢地跑上來和我親嘴,向我請了晚安,才去睡覺。我心中覺得難過,我黑夜到你床邊,自覺慚愧!

這樣懺悔,若是你醒來,我告訴你,你未必懂得。但是,我決定從明天起,我要做一個真正的父親,我要和你作朋友。你苦,我要和你同苦;你樂,我要和你同樂;我若發氣,情願咬著舌頭不說話。我要常常記得一個原則:「他不過是一個小孩!一個小孩!」——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一佛教徒的悔改】曾在中國西藏邊陲傳福音的,名叫沙杜撒逹辛。這是佛教的名字,他自幼至長,都是跟隨父母,效忠佛教,且反對基督教。當他聽見「罪」這個字,真是叫他無法解脫,他覺得人生到底的歸宿不知在何處?他靜坐禱告,在更深人靜裡,他越想越苦惱,他決心臥軌,讓火車把自己輾死,好了卻一生。天色將曙,他開了大門要離去。忽然射進一線大光,他抬頭一看,見到一身白衣,臉上發光的人,他即跪伏在地說:「你是誰啊?」「我就是你以前反對,今晚你苦求的耶穌!」「那末,主能解除我的罪嗎?」那人說:「我能!」一句一句的聲音打進他的心房。於是他起來,決心信靠主耶穌,立志傳道。他父親見他這樣大的改變,大大逼迫他。於是他脫離了家庭,背著衣袱,往各地傳揚主救罪人的福音,一直到中國西北邊疆一帶。——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正規的悔改方式】我到現在還沒遇見過一個人,他能照著自己預期的時間和方式悔改。我聽過一些人說:「假使說,有一天我悔改的話,一定不會在美以美教會內悔改的。」到現在,我還沒有遇見過說這種話的人,不是在——如果他終於悔改的話——美以美教會悔改的。

蘇格蘭有一個雇主,在我們的一次聚會中悔改了。他非常渴望他所有的員工也得到救恩,所有就把他們一個一個地帶到聚會來。但是,其中有一個不肯來。我們每個人多少有點固執,這個人就是這樣。他知道他的老闆希望他去參加聚會,因此他打定主意,偏偏不去。他說,要是他悔改的話,他要一位正式的牧師使他悔改。他不願意參加任何一個非正式牧師帶領的聚會。他相信人需要悔改,但是他認為,應該按著正規的方式悔改。他認為,蘇格蘭長老教會是正規的教會,那裡才是悔改的地方。

那位雇主想盡一切辦法要他參加聚會,但他就是不去。後來,我們離開了那城,轉到因佛納,那位雇主恰巧也有一些生意在那裡,所以就叫這位員工到那裡辦些事。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希望這位員工或許會來參加我們的一些聚會。

有一晚,我正在河岸邊講道,那時我剛好引用乃幔的話:「我想,我想。」作為講題。我的目的是要更正人們的觀念,並且告訴他們,神的意念與人的意念不同的地方。正在這時,那位員工剛好沿著河邊行走。他看到有一大羣人站在那裡,而且,聽到有人在演講,他就想,那人在講什麼。他不曉得誰在那裡,所以就走到人群中一起聽。他聽了,就相信了,而且當時就在那裡作了悔改。然後,他向人打聽,講道的是誰。他才發現,講道的人正是他說過的,絕不去聽他講道的那一位,正是他討厭的那一位。上帝偏偏使用一個他以前所反對的人來叫他悔改。——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關於悔改的一些奇怪觀念】有些尚未歸主的人對於悔改有一錯誤的觀念;他們認為神會叫他們悔改,從前我曾就此題目和一人談論,他總結所有辯論的要點說:「慕迪,它從未擊中我。」

我說:「什麼從未擊中你?」

「好吧!」他答覆道:「有的人讓悔改給擊中了,有的卻沒有,幾年以前,我們鎮上曾有相當的興趣,我的鄰居當中有人歸主了,可是它卻沒有擊中我。」

那個人認為悔改有一天會像閃電一樣擊中他。另外一個人說他期望有某種感情的激動,好像寒冷從背脊而下。

悔改不是一種感覺,它是離棄罪惡歸向神。關於悔改,有個士兵曾下過一個很好的定義,有人問他是如何歸主的,他說:「主對我說『立定!立正!向右轉!起步走!』所有悔改的意義都包括在內。」——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你實在是個罪人】一日,衛斯理講道完畢出來,一位中年太太上前對他說:「先生,我知道我是一個罪人。」衛斯理說:「不錯!你實在是一個罪人。」那位太太臉色一變,轉身就走。走十步開外,又回頭狠狠瞪了衛斯理一眼。原來她對傳道先生說自己有罪,乃是客氣的話。那知衛斯理為人誠實嚴肅,不知客套,所以惹了那位太太生氣。

  過了五天,那位太太親到衛斯理家中,問衛斯理說:「先生,前天你在會堂門口,為何當著衆人面前,說我是罪人呢?」衛斯理說:「你不是先說自己是罪人嗎?」那位太太說:「我自己說我有罪就罷了,卻不能讓別人說。因我實在比我鄰居強過百倍。若我是罪人,他是什麼人呢?」衛斯理說:「世俗有客氣,在神面前那有客氣?」說著他就打開聖經,照著聖經所說的,問她幾十個問題,把她問倒。末了她就含淚對衛斯理說:「這樣,我實在是個大罪人。請先生替我禱告認罪。」衛斯理就和她一同跪下,認罪禱告。那位太太也就歡歡喜喜的走了。

  口頭的認罪沒有用。真從媕Y蒙光照,認識自己是罪人,認罪禱告,纔是真的悔改。

 

【各盡褻瀆的能事】大佈道家懷特腓在世的時候,很多人與他為仇。其中反對他最厲害的,莫過於屠博。一次,屠博和他朋友來個比賽,誰模仿懷特腓講道最像,要得獎品。每人要隨便翻開聖經,用最先看到的一節經文為題,盡量說褻瀆的話,但是不要忘記帶著懷特腓的態度。他的三個朋友先後都照著所定的規矩,隨便翻開聖經,用最先看到的一節為題,仿照懷特腓的態度演說,各盡他們褻瀆的能事。

  最後輪到屠博,他先站在一張桌子上,含笑的說:「我要勝過你們。」他就隨便翻開聖經,最先入他眼中的經文是:「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當他念完這句話的時候,聖靈的利劍刺入他的心堙A神的能力管住他的心思,使他無法褻瀆,只得說出神要他說的話。說時又不自主,又戰抖又驚慌。全場的人俱都肅靜。屠博即刻與他朋友離別,回到自己的房間,憂傷痛悔了許久,福音的光照入他的心中,接受了主耶穌作他個人的救主。後來他成為一個有力的傳道人。

 

【我要自己管理自己】泰來擔任軍中牧師之時,獲悉一位很有地位的人,因對錢財不忠實,被判坐監七年。他就決定要去軍中看他,對他證道。將到監門之時,泰來心中一直斟酌,對他說什麼才好。至終定規,對他說說自己信主的經歷。泰來見了他的面說道:「我是聽赫牧師講道,說到重生,因而悔改信主的。」他就問說:「是否在畢斯都?在一個禮拜五的晚上?」接著又說:「我亦在那媗巨ㄜ咱耵滲u理;但我硬著頸項,不肯相信。我不要他人管理我,我要自己管理自己;所以就在衆人表示相信的時候,我溜了出去。」這一個人所以落到如此地步,就是不肯悔改,不讓耶穌來管理自己而要自己管理自己。

  當俾斯麥被德國皇帝革職之時,有一幅諷刺畫,畫著一隻大船,俾斯麥正從船上下來,德國皇帝眼看著他下去。圖名為「掌舵者離開」。作者之意是德國像一條大船,俾斯麥就如該船之掌舵者。現今俾斯麥已被革職,猶如掌舵者離開。德國將要遭遇什麼,可想而知。

  聖經上說:「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加福音十三章3節)人若不悔改歸向神,不讓神來掌舵,不讓神來管理,那是何等危險,都要如此滅亡。

 

【什麼面子都顧不得】有位醫生從150婸楊蚥宋尚節博士講道。一聽不對,決定不再來。可是不來內心又不平安,只好勉強再來。過了幾天,聖靈在他心中作工。當博士講完道,吩咐聽衆認罪悔改時,他不由自主,站了起來,向講台前行。這時撒但攔阻他說:「你是醫生,為著面子,你不能認罪。」可是他的心受不住,跪下放聲大哭,為著自己的罪,向神傾訴。這時撒但不住的攻擊他說:「你是醫生,好不丟臉呀!」

  事後他見證說,那時他的心幾乎要破碎,什麼面子都顧不得。當他把罪惡傾倒出來時,他的心立刻充滿喜樂平安。

 

【一道靈光射透他心】一次宋尚節博士在潮安講聖靈充滿,他在他的外衣上畫一個心形,然後指出其中許許多多的罪,就如仇恨、姦淫、說謊、偷盜....等等。再叫幾個人上臺,對他們說,你們這些人,心中充滿各種不同的汙穢;如果你們要得著聖靈充滿,必須求主寶血洗淨,好叫各人心地潔白,纔能祈求聖靈充滿。

  博士就指出其中的一人,給他畫上一個說謊的心。那天晚上,這個朋友足足哭了一夜。原來不久之前,他跟一位女子發生不正當的關係。後來有人懷疑他,他死不承認。他隱藏著罪來聽道。當博士給他畫上說謊時,好像一道靈光,射透他心的深處,他不能不為這罪痛哭悔改。

 

【我等候處分】當日俄戰爭,俄國打敗之後,俄國的艦長,司令官和各軍的首長,都受到軍法庭的裁判。當時俄國是世界五強之一,竟被日本打敗,非常羞恥。當軍事法庭開審的時候,那些艦長、司令官,和首長都帶著律師為自己辯護無罪。惟有那個海軍總司令羅則默斯基上將獨自出庭。他站在審判官面前承認說:「這次海軍打敗仗,是我的責任,我等候處分。」結果許多帶律師為自己辯護而推卸責任的司令、將軍、首長都處死刑,惟獨這個海軍總司令的性命得到保存。

  經上說:「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暪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大水泛濫的時候,必不能到他那堙C」(詩篇三十二篇56節)你今天就得向主承認你的罪,必蒙赦免;否則到那一天必定滅亡。

 

【我現在賠償】美國克利弗蘭總統在任時,曾收到一封信,是一個13歲的孩子寫的。這封信是一張認罪的信,上面寫著說:「總統先生,我作了一件得罪國家的事,就是我用了使用過卻沒有蓋印的郵票。我現在賠償,請總統赦免。」這封信在白宮堿O所有信件中最珍奇的,最被重視的,幷且一直保留在那塈@紀念。

  主耶穌說:「我告訴你們,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路加福音十五章17節)神喜歡人向祂認罪悔改。經上又說:「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痛悔的靈;神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五十一篇17節)人認罪悔改是神所看重的。

 

【轉身回頭】從前俄國有一位大文學家名叫托爾斯泰,他是敬畏神的人。在他的名著《悔罪錄》婸﹛A他好像一個人要到遠方去作一件事,但當他走到半路時,發現這一件事不該作,他需要悔改。怎樣悔改呢?他就轉身回頭,以前向前,現在向後;以前愛好的事物,現在拒絕了。

  所以真悔改,就是轉身回頭。以前背向著神,現在面向神;以前面向著罪惡,現在背向著罪惡。

 

【若不悔改下地獄更痛苦】外國有位佈道家在一次聚會中,對罪惡痛斥,不遺餘力。一個青年人應聲責備他說:「你這樣講,叫人非常難過。」那位佈道家回答說:「青年人,你若不悔改,下地獄之時比今天更要痛苦萬倍呢!」

  對罪惡,我們不能不予痛斥。因為罪惡實在是個可怕的東西,即使再小的罪,也足使人們與神隔絕,夠叫人們下入地獄。遮我們眼的,不需要泰山那麼大的東西,只要如掌大的一片樹葉。塞住我們耳的,只需要兩粒小豆。攪擾我們清夢的,不需要千萬隻蚊子,一隻已經夠了。叫人下地獄的,不需要殺人放火的大罪,只要一句謊言,小小的罪就夠了。

  所以主耶穌說:「從前西羅亞樓倒塌,壓死了18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人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麼?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加福音十三章45節)

 

【神為何不殺死他】美國芝加哥的一個公園堙A常有人在一座露天講臺上,發表自己的意見。一天,有一個無神論者上臺演講,宣稱無神。演講結朿時,他說:「各位聽衆,我現在要證明沒有神,只需一分鐘就夠。」他從袋中取出一個錶,用左手拿著,右手舉起握緊拳頭,揮著說:「神阿,你在上面嗎?你若在那堙A我有話對你說。我恨你,你是卑鄙的;我到死也要恨你。不但我要恨你,也要叫所有的人都恨你。你為何不殺死我呢?我給你一分鐘時間,你若不在一分鐘內殺死我,這一切的聽衆便都知道沒有神了。」他嚴肅地當著聽衆面前看著手上的錶,等待一分鐘過去。然後帶著冷笑看看聽衆,把錶放回袋中。再對聽眾說:「若有人仍信有神,請即上臺,把有神的理由,講給大家聽聽。」

  不料,有一19歲的青年,上臺對著聽衆說:「我是一個慕迪神學院的學生,要來這奡眶o福音單張。我在路上時,遇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孩,從一巷堨X來,穿著破爛汙穢的衣服,滿身污泥,頭髮蓬亂,走到我的前頭,伸手攔阻我說:『我恨你這樣穿白襯衫,亮皮鞋的人。你正是一個恃強淩弱者,有本事就來和我打一場,見個高低。』我告訴他,我不願意打架,只願意與他作朋友,給他東西吃,去理一次髮給他一些乾淨的衣服穿。」

  那小傢夥不理我的建議,向我吐唾沫,用許多汙言駡我。我想繞過他走開,他又迅速跳到我的跟前,揮拳向我挑戰。他的個子很小,我本可以一拳把他打倒,但我無論如何不願打他。我同情他,可憐他,願意買東西給他吃,給他洗個澡,給他一些乾淨的衣服。無奈我越好意,他就罵得越兇。最後我只好帶著沈重的心情,繞道走開。但他還是跟我走了好遠,駡個不休。

  各位,剛才上臺演講無神的人,就像那個小孩,那個小孩滿身污泥,他這個人也是滿身罪汙,需要主耶穌的寶血替他洗淨。那個小孩穿著破爛的衣服,他這個人也需要主耶穌賜他義袍。那個小孩饑餓,臉色蒼白,缺乏營養。他這個人的心靈缺少一樣東西,沒有快樂,只有毒恨,他需要主耶穌作他生命的糧,生命的活水。但他不感激神所賜的救恩,反倒辜負祂,辱罵祂。

  我能告訴你們神為什麼不殺死他。因為神愛一切像他這樣的人。聖經上說:「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神忍耐等候這個人悔改得救。經上說:「有人以為祂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沈淪,乃願人人悔改。」(彼得後書三章9節)

  青年人講完了,四圍一看,那個無神論者已不見了;他已低頭從聽衆中悄悄離開了。

 

【亞伯悔改罷】某次佈道會中,傳道者勸告聽衆悔改信耶穌。有一對夫婦同受感動,那位婦人想要學手表示,丈夫卻將她手拉了下來。傳道者又勸說:『主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要擔當你的罪,她也賜給你平安和恩惠。你肯將罪歸她擔當麽?你要她的平安嗎?』婦人又想學手,又被丈夫拉了下來,幷且拉她一同出去。那時夫婦二人已出門外,婦人對她丈夫說:『我願意悔改,你爲何不許我?我倆在地上是快樂的夫婦,但我不願意在地獄塈@一對永遠受苦的夫婦。能在天堂作長久快樂的伴侶,豈不好麽?』丈夫聽後很受感動,知道妻子誠心,所以安慰她說:『你若真有此心,現在不要難過,下禮拜與你同去悔改。』婦人聽了,知道丈夫與她同心,也肯悔改,就很安心。幾天之後,丈夫出外辦事,婦人在家盼望丈夫早些回來。忽然電話鈴響,那邊的人告訴她說,快到某某醫院幾樓幾號房間。她一聽見這話,知道不好,隨即趕去醫院,看見丈夫臥在床上,頭包著布,不省人事,這時她的心中非常難過,流淚的說:『亞伯你不能死,你還沒有悔改。』丈夫聽見,想要說話卻又不能開口,不一會兒,氣斷死去了。婦人看見丈夫斷氣,極其痛苦喊叫說道:『亞伯悔改罷!』即刻昏了過去。醫生立時施救,醒過來時,口中還不住的喊著:『亞伯悔改罷!』亞伯悔改罷!』精神錯亂,終至被人送人瘋人院去。住在院中仍然不住喊道:『亞伯悔改罷!亞伯悔改罷!』亞伯死了不能悔改了!她呢?瘋了!機會過去不能再來。現在是你悔改的時候,願聖靈感動你不要硬心,快悔改認罪,主必赦免。那傳道者如何懇切勸那一對夫婦,我也照樣勸你,不要錯過機會。悔改罷!悔改罷!主現在等候赦免你!

 

【埋斧留柄】一位青年腰攜一斧,終日尋找他的仇人,準備將他劈死。一天聽見福音受了感動,知道恨人殺人是罪,當場認罪悔改。過了一個禮拜。傳道人看他沒有得救,沒有改變,問他到底悔改了沒有。他說:他已悔改了,幷且聽道以後也認過罪了,將準備殺死仇人之斧已埋在土中了。牧師覺得非常奇怪,那有真悔改而不得救之理。遂道:『你的斧頭埋在何處?我與你一同去看看。』不看則已,一看才知他的斧頭,雖是埋在土堙A斧柄還是高高的露在地上。牧師問他何故埋斧留柄?他說:準備遇見仇人之時可以立刻持柄擊殺之。朋友你的悔改是這樣嗎?這樣的悔改不是真悔改,不能得救。因爲他的恨人之心,還未除去也。

 

【神所賜給人的機會是一樣的】英格蘭西海岸的一個城暀W,一次貼有一張佈告,說到某某先生要在星期日晚上講道,講題是『主日的敬拜。』當天晚上這位先生念完他的經文以後.忽然停了下來,靠在講臺旁,安靜了一會。當他稍微恢復以後,請求會衆先聽一篇短短的見證:『我上一次來到這個敬拜的地方,至今已隔十五年了,那時在場的會衆當中有三個放蕩不羈的少年,他們口袋婺豸F石頭要打臺上講道的人。他們聽了不久,其中一個開口說道:「爲什麽我們還要多聽這個愚味人的講說呢?扔罷!」第二個人就停止他說:「讓我們看他對於這一點怎麽說。」以後他也說:『阿,我們目的原是要打他的岔,現在扔他罷!」這時第三個少年就干涉他們說:「最好把這件事放棄了罷!』這麽一說,那兩個人就氣忿忿地走出去了,只他自己一人坐著等到聚會完畢。現在,弟兄們,請注意三位少年後來的結局。第一位因著犯了僞造某種東西的罪,幾年前在跌崩的地方被絞死了。第二仗犯了殺人的罪,判了死刑,囚在本城的一所監獄堙C第三位呢?弟兄們,第三位就是現在正跟你們說話的人,就是我!」神所賜給人的機會是一樣的,福音的光照好人,也照歹人,恩典的雨降給義人,也降給不義的人。可是人對神所賜的機會的反應是不同的,因此結局也大兩樣。上面所提三位少年中,兩個出去,一個留著.兩個堅持反對神,一個中途悔改,兩個拒絕,一個接受。兩個變成罪人,犯人,一個變成傳道人。朋友,得救與否責任不在神,神已豫備了完全的救贖,乃在乎你,機會一去不再來了,何不悔改趁今天。

 

【蔔先剛自殺】卜先剛先生山東人,齊魯大學醫科學生,他是一位掛名基督徒。畢業後到上海找事,住在小旅館內。那時正是人浮於事,高不能成,低不願就,日子多了當賣一空,向親友借款不但不借,反遭白眼相加,旅館欠費催索日急,不得過身。心想不如自殺了事,於是買了安眠藥片,準備自殺。他怕吃下之後,不死不活更加痛苦,因他是位醫生,就算定應吃多少,何時吃下,藥性何時發作,才不至被人覺察弄得不死不活。於是他就定規在下午五時吃下,午夜定可畢命,但是那天才到下午二時,定意先到他的西先生斯登雷斯家去坐坐,看看有無最後希望。那知先生頭一句話就說:『現在上海找事真難呀!」蔔君更覺必死無疑。他的先生斯醫生是位虔誠基督徒,看他氣色不好,便勸他相信耶穌,要他跪下禱告。他不肯跪,勉強拉到樓上,請他把需要和難處皆告訴主,耶穌就會拯救的。他一跪下,淚即流出來了。他呼喊說:『主呀,我無路了!」那知這樣一哭,從此就不想死了,也就真心悔改了。常安排環境使她兒女的心早日歸向他,目的達到難處也過去了。

 

【來快來就我】一次有人帶了一位朋友,參加慕迪先生所領的聚會。他到會時,會衆正在高唱:『來阿!快來就我!凡勞苦擔重擔的都來,來阿!快來就我!」後來這人發牢騷說:在他一生之中從未見過如此的蠢人,許多人站著唱:『來!來!來!』真是笑話極了!但是這個『來』字已經深印他的腦際,回去的時候,還是盤桓腦中,無法除掉。他就跑進酒鋪,想要藉酒忘掉,但是,『來』字仍在腦中。於是索性狂飲,然而『來!來!來!」仍在耳邊,他就自己對自己說:『我這樣自尋煩惱,真笨極了。』索然回家睡覺,不料上了床,翻來覆去,終不入睡。他的枕頭也仿佛唱著:『來!來!來!』他氣極了,說:『我去赴這樣聚會,真是笨極了。』他就從床爬起,拿了一本贊美詩,找到那一首,讀了一遍,又對自己說道:『沒有意思極了!我這樣的一個人竟容這首詩來煩擾嗎?』說罷便將那詩付之一炬。然而那個『來!』字還是在他耳膜上,未被燒掉。他說今後總不再去赴這樣聚會了。但是第二晚上他又去了,說也奇怪,他們又在那堸菕G『來!來!來!」他怒極了,說:『又是這首討厭的詩,我來作什麽呢?真是蠢人!』不久之後這人竟因這詩轉念悔改了,他在會中作了這樣的見證。從他的袋中取出一本新買的贊美詩,找出那首詩說:『這首詩比其餘的更爲動聽,因爲神藉著它救了我的靈魂!」 朋友,主耶穌一直呼召說:『來!快來就我。』快來罷!因爲凡到她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

 

【浪子誤偷遺書猛懊悔】美國有一富戶,是個熱心的基督徒。他的長子吃喝嫖賭無所不爲,父親責他不可揮金如土,他便生氣,離開了家,變得更加墮落荒唐。日子久了,錢用完了,整天困苦愁煩。回想自己家堙A金銀很多,自己這樣受苦.越想越氣的說,父親金銀很多,我既是他兒子,當有兒子的産業,若不給我産業,就是虧負,自己去拿也是應該。想定主意.就趁黑夜,回到家堙A路途很熟,摸進庫房,輕輕打開錢櫃,看見堶捷r票很多。又找一會,看見一個大信封,以爲堶惜@定有更值錢的東西,拿來一看,外面有遺書二字。他冷笑說:『這是我的好父親,我已離開了家,他還怕我浪費他的銀錢,所以作這遺書。等他死後,將我應得的産業,白白送給不應得的人。我要看看,到底誰得這分産業。』就把信封拆開來看,看見父親親筆寫著在他死後産業的分法,有母親應當得著的一分,有兄弟姊妹各應得著的一分,尚有分散作善舉的款若干。他自己的名字也在內,還是得了他長子的那一分。仔細看了一會,心裹不相信說,我得罪了父親,輕慢了所有親族,父親還會疼愛我嗎?還會把我當兒子看待嗎?想了又想,心中大受感動,立刻懊悔自己的一切,要求父親饒恕他的過失,日後一定作一個孝順兒子。這叫浪子同頭金不換。朋友請想上這位少年雖是胡爲亂行,終究後悔了。你我都有一位天父住在天上,我們常怨命薄,應得天上福分而未得著,以致怨天尤人,甚至詆毀神,不肯到她跟前來悔改,不接受她,不相信她,這是何等錯誤!神愛你,要你生前得永生,死後把天上的基業賜給你,你以爲妄言嗎?天堂地方有多大,我們這樣平常的人還能去嗎?恐怕沒有這樣大的福分罷!這樣想的人就是誤會神愛的人。

 

【陳大官悔改】清朝未年,上海有一宦家子,名叫陳大官,他的父親是會審公堂的法官。大官結交敗類,相與狂嫖濫賭,因此積欠一筆很大的債,到期不能償還。討債的人不放鬆他,將他扯上公堂起訴。那時,這位潤少跪在堂下,兩邊站著如狼似虎的皂隸,嚇得他真是膽戰心驚。偷眼向上一看,看見堂上法官,就是他的父親,心中又怕又羞。上面的陳法官一看,阿!下麵跪的怎麽是他的兒子呢?心中很難過。正在四目相視,驚疑之間,兩邊的皂隸喝起來了。陳法官只好公事公辦,將戒木一拍,喝問道:『你叫什麽名字?』陳大官哭著說:『我叫陳大官。』陳法官說:『陳大官,你有沒有欠五萬塊錢?』大官說:『有的。』『你欠債當還哪!』大官說:『我沒有錢。』法官又把戒木一拍道:『押繳。』大官看看父親不用情面,大哭起來苦求道:『父親哪!開恩救救我罷!我下次不再這樣了,我改過了。』父親當然憐憫兒子,甚至也流下淚來,說:『大官,你真的悔改了麽?』大官說:『父親!真的。」父親看他真正悔改,就到後面簽了一張五萬塊錢的支票,出來交與大官,說:『大官!你拿去還給原告。』債既還清,國家的律法,公義的要求得以滿足,大官就不必下獄了。於是陳法官就可以帶他兒子回家去了。

 

【大盜「林不」悔改】林不,福建安溪人,一位陸海大盜,嘍卒甚多。後因政府搜捕,逃往廈門。一日,路過禮拜堂,忽覺後面有人跟蹤,疑是員警,慌張溜進禮拜堂,混在會衆中間,佯裝聽道,心婽婽蚺ㄕw。忽然牧師用手指他所坐的地方,聲色俱厲說:『罪人呀!你要悔改。』他的心堣@怔,以爲牧師知道他是大盜,暗暗走到牧師不易看到的門角去坐。牧師又指向門角說:『有罪的人呀!不必逃走,無論藏在什麽地方,神都看見你。』他的心塈騝P不安。低頭彎腰,偷偷又換一個地方。但是牧師又是直指他的地方說:『兩位強盜,同時和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一位沒有悔改,永遠沈淪;一位悔改,就閡黦茼P進樂園.你也應該立刻悔改。』林不感覺紮心,立即悔改,接受救主。回家即將財産分給部下謀生,勸勉他們信主,改邪歸正。林不信主後,很是熱心,到處傳揚福音,爲主作見證,充滿喜樂。一次從福州坐船出海,沿岸航行,不幸觸礁,全船沈沒。林不因爲作過陸海大盜,善於游泳;於是一手泅水,一手抱人,連續救了九人上岸。這時他的臉色已經青白,力氣也已用盡,但是看看海中還有一人正在浮沈掙紮,再要下去救他。衆人見他力量已竭,勸他不可再去,免生意外。但他堅決回答說:我是罪大惡極,該死該下地獄的人,主耶穌還救了我。我現在爲了救人,就是死也甘心。』旋即跳入海中,去救那人,因力不勝,就被那人緊抱不放,結果同沈海底。

 

【叨雷博土的絕路】博士是一世界聞名的佈道家,曾經引領千千萬萬的人歸主。當他年青之時,沈溺罪惡之中,不信有神,不信聖經。他的母親是個熱心的基督徒,多多爲他禱告,常常苦口勸他歸向真神。但他非常厭煩,最後竟對母親說道:『你的勸勉,你的禱告,使我感覺非常厭煩,現在我要離開家庭,不再攪擾你了,你也不再看見我了。」母親隨他出去,一面流淚,一面勸告,直到大門門口,母親便說:『我的兒呀!你若到了極其黑暗,一切絕望之時,倘若你肯求告你母親的神,懇切尋求他,他必幫助你。』叨雷離家之後,陷入罪惡,愈過愈深。某一夜堙A他在旅館堶捧P覺自己墮落罪惡苦境,人生乏味,不能入睡,就說:『我要起來,取出手槍,了結我的一生。」他從床上起來,就要自殺之時,母親臨別的話,回到他的心中:『我的兒呀!你若到了極其黑暗,一切絕望之時,倘若你肯求告你母親的神,懇切尋求她,他必幫助你。』叨雷立即雙膝跪在床前,大聲禱告說:『神呀,我母親的神呀!倘若宇宙之中真是有你,我要幫助,我要亮光,求你給我,我必跟隨你。』禱後心中立刻充滿亮光,十分喜樂。於是趕快回家,他的母親見他回來,非常歡喜的說:『我的兒呀!我知道你要回來,神已經對我說過,你得著主了。』

 

【出錢入教】某日,有一財主,大搖大擺來見大佈道家司布真說,我要入教,如果接納,他願捐上五萬六千美元,由司布真自由運用,用在孤兒院,用在聖經推廣都是可以。那時,司布真先生手中很緊,孤兒院需錢也很孔急;可是幷未因錢動心。於是問他重生沒有,財主支吾半晌,答不出來。司布真就說:『既未重生,無法接納。』財主氣忿忿的說道:『給你這麽多錢,難道你還不接納麽?』司布真說:『不能,再加七十倍也是不能。』財主氣極,掉頭就走。過了幾年,那位財主又來拜會司布真先生,承認自己以往錯誤。他因司布真持守真道,剛直不阿,越想越覺自己有罪,因而悔改歸主。

 

【貴婦的懊悔】一隻輪船,名叫倫敦,由英開往澳大利亞,載了幾百客人,又有很多貨物。海上行了三天,到了法國畢士該海灣。此地常有暴風,所以海浪極大,水手非常害怕。這船受不住浪打,鐵板居然裂開,海水一直灌進,船身慢慢沈入海中,船上水手放下舢板,催逼客人一齊下船。客人當中有一貴婦,她見舢板很小,人太擁擠,風浪極大、不肯離開大船,後來別人一一上了小船,小船就撐開了。這個婦人眼看大船實在要沈下去,懊悔沒上小船,大聲喊叫他們同來,應許救她的人二千金鎊。水手不敢答應,因爲知道大船沈下去的時候,近處的水必有很大的吸力,小船若不遠遠離開,一定要被吸下去的,所以沒人敢來。婦人因此喪命。她的死由於自己的耽誤,因她不肯立即上小船。耶穌不是我們的救生船嗎?我們若舍了她,我們就無得救盼望了。親愛的朋友,我們當趁這個機會接受救主,千萬不可效法這位婦人,免得後悔莫及。

 

【真正的悔悟】布魯斯•拿納摩描述兩種的悔悟:有兩個人邊喝咖啡,邊閒聊。其中一人伸手去取糖,不小心打翻了杯子,咖啡濺到對方。這時,常有的反應是:「我實在是笨手笨腳,我應小心點,看看我作的臭事。實在很抱歉!」這個冒失鬼繼續責備自己以及所犯的過錯。但建設性的內疚就不僅是這樣。犯錯的人可能這樣說:「我很抱歉!這兒有紙巾,讓我把桌子清理乾淨。」之後,他也許進一步願意支付一切清洗費用。

            敬虔的內疚是建設性的。

 

【悔而不改】英國有一間瘋人院,為要測驗瘋狂的人是否痊癒,用了最簡單的方法。他們先把瘋子叫來,在自來水龍頭下有一盆的水,水龍頭仍然開放著,叫他用瓢子一瓢一瓢的舀乾。若是那個瘋子痊癒了,心堬M醒,他就會思想,先關了水龍頭,然後再舀水。假若他不會先關水龍頭,不斷絕水源,只顧去舀水,便是還沒有痊癒。照樣,我們也可以測驗一個基督徒是否真實悔改。若是一個基督徒做錯了事,仍然一再地犯,那就是不關水龍頭,只顧舀水,舀是徒然,悔而不改,雖悔何益?

 

【不是三百六十度的悔改】有次,我聽一位同學講道,提起「悔改」的註解,他將悔改──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加倍為三百六十度,其本意雖佳,是為加強轉變的決心;但無意間卻道出了人性的弱點,「悔改」後維持不久,又重回本來的形態。但願我們永遠是一百八十度,而絕不是三百六十度的悔改者。─ 施達雄《生之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