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認識救恩綜合例證與靈感集錦

 

【一樁屬乎個人的事】路得說:「基督教的信仰生活在於人稱代名詞,說『基督是救主』是一件事,說『基督是我的救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魔鬼能說前者,真基督徒能說後者。——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最重要的一件事】從前有一位非常著名的雕刻家,名叫約翰培根,在西敏寺,他自己的墳碑上刻下了如下的墓誌銘:「活著的時候,我是一位藝術家,這件事對我而言,似乎相當重要;但就我是耶穌基督的信徒這件事來言,直至如今卻是惟一始終重要的事。」——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綠地或沙漠】在加利福尼亞州時,當我第一次從內華達山脈下到聖克門多穀的時候,驚奇的發現,有一個遍地是綠色的農場,許多的樹木、花,都是盛開著,遍地綠野,美麗異常。但是,與它只有一籬之隔旁邊的那塊土地,卻是全然枯乾,找不到一點綠色的東西。我問了人,原來那塊綠地有人灌溉,因著水的滋潤,使所有的東西保持綠色,而旁邊那塊地,卻幹得像基甸的羊毛一樣,連一滴露水都沒有!

今天有許多教會就像加州這塊地一樣,是個淒涼的沙漠,所有的東西都是枯乾、荒蕪,沒有一點生命在他們裡面。

他們可以生活在一個充滿了神的靈,像一棵綠色月桂樹,而且結果子的人旁邊,自己卻不去尋找同樣的祝福。

為什麼有這樣的差別?因為神把水澆灌給那口渴的人!這就是不同之處。那人尋求聖靈的膏抹,就得著了。我們若要這甚於一切,神一定會賜給我們。——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永不枯乾】記得某次在一座城裡,我注意到,人們常去公園裡一口他們喜愛的井中取水。有一天,我對其中一個人說:「難道這口井水永遠不會乾涸麼?」這人正在喝從井中取出來的水;他喝完後,咂唇作響,然後說:「人們永遠不能把這口井裡的水抽幹,在幾年前,曾有人試著做,用抽水機來抽水,而且竭盡所能地想把井水汲幹;最後他們發現,有一道河流過城市的底下。」

感謝神!救恩的泉源也永不乾涸——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福音的大能】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
  創進化論的達爾文旅行南美洲的時候﹐曾到過一個小島﹐見到那裡的土人﹐沒有文化﹐過著野蠻的生活﹐赤身露體﹐居住山穴﹐茹毛飲血殺人而吃﹐他看到這種情形﹐便下結論說﹕這樣的原始民族﹐倘若要進化到象我們一樣﹐最少需要一個世紀。但卅年後﹐他再經過那個野人島時﹐發現那裡的人屬溫文典雅﹐性情善良﹐有文化﹐有禮貌﹐居住房屋﹐身有衣著﹐原有的野蠻氣象已無﹐而變成文明之人了。經打聽以後才知道原來有一些基督教宣教士冒生命危險﹐把福音傳給他們﹐領他們信了主耶穌﹐所以全島的人民生活和風氣改得這麼快﹐這麼好﹐使他驚佩不已。
  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信仰的力量】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
  清明時節﹐有一個小孩子在曠地放風箏﹐因為風順﹐不多時風箏便飛得很高﹐甚至高入雲端。天黑了﹐看不見風箏﹐可是他還緊位著線﹐站在那裡﹐有位老人家從旁邊走過﹐問他﹕你站在這裡不動、作什麼﹖答﹕我正放著風箏。老人抬頭向天空四處張望說﹕那裡有風箏﹖孩子答﹕信不信由你﹐風箏雖已看不見了﹐我總覺得上面有力量牽引著我。
  同樣﹐我們的肉眼雖看不到神﹐但清楚可以覺得天上有一股力量吸引信祂的人﹐惟有自己親身去體驗﹐才會更明白祂的真實性。
  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都是愛祂﹔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一﹕8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信仰能帶給我們甚麼好處】有一個旅行團在遊覽羅馬城時,導遊帶他們來到一個養雞的小園,告訴遊客們說:『這些雞是不同凡響的,牠們就是在彼得三次不認主十時啼叫的公雞所傳下來的後代。』遊客們深感興趣,其中一個英國人說:『這真是系出名門阿!』一個美國人連忙摸摸口袋問道:『這些雞值多少錢?』可是有一個愛爾蘭人卻回頭問導遊:『這些雞會不會生蛋?』他感興趣的不是使徒的遞讪邅,而是使徒的發跡。

很多人對基督教也是抱著這種態度。信仰可以給我甚麼,現在可以拿給我看嗎?例如,福音對解決神經緊張有甚麼幫助嗎?可以助我解決自卑感嗎?—— Ray C. Stedman《末了的話——希伯來書新觀》

 

垃圾堆中的石頭】我追想古時之日﹐思想你的一切作為﹐默念你手的工作。(詩一四三﹕5
  看哪﹗這不過是神工作的些微。(伯廿六﹕14
  意大利的大藝術家米凱朗琪羅﹐在佛羅蘭斯城的馬路上閑步﹐看見路旁垃圾堆中﹐有一塊被人雕壞而拋棄的大理石﹐就前去仔細端詳﹐靜思一會兒﹐覺得這塊石頭雖被雕壞﹐但棄之太可惜了﹐于是吩咐工人把它搬回家去。不久以後﹐轟動藝壇的米凱朗琪羅的杰作少年大衛出世了﹐原來那就是用垃圾堆中那塊廢石雕成的。
  照樣﹐我們雖是垃圾堆中的一塊廢石﹐只要肯放在造物主的手中﹐你就會使我們成為你的杰作。
  保羅說﹕我們原是你的工作﹐在基督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10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別有天地】經文﹕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又說﹐你要寫上﹐因為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真實的。(啟211-5
  有一只甲殼蟲飛倦了﹐停歇在河邊一株蘆葦上。那知﹐在旁邊正巧有一條水牛在那裡吃草﹐誰知一下子就把它連蘆葦一起咽進了肚子。還好﹐漏過了牙縫﹐差一點把它嚼爛。甲殼蟲起先覺得一陣昏黑如同跌進萬丈深淵裡。當它延醒過來一看﹐環境大不一樣﹐起初感到極不習慣﹐過後慢慢也就成為自然。當它存著好奇的心理﹐往前爬動著﹐想不到遇見了一條寄生鉤蟲。鉤蟲一見有人侵犯了它的地盤﹐便帶著斥責的口吻問道﹕
  你是甚麼東西﹐竟闖進我的王國來﹖
  人都叫我是甲殼蟲﹐我是從另外一個世界﹐無意中跨進了這個地方。
  笑話﹐我們世世代代的祖宗都生存在這個天地﹐從來就沒有聽說﹐另外還有一個世界﹐你明明是有意在向我說謊。鉤蟲憤怒的語氣回答。
  請不要動怒。甲殼蟲吞聲忍氣地說﹐實在不相瞞﹐你所認為的天地﹐只不過是牛的肚子裡﹐牛的外體有兩只大角﹐有眼有鼻有口還有四支大腿……
  你是在說山海經﹐還是在說天方夜譚﹖鉤蟲聽得離奇古怪﹐不等它說完﹐便打斷它的話。
  我所說的都是實事求是﹐請再忍耐讓我把話說完。除了水牛之外﹐還有一個更偉大的世界﹐不僅有山川河海﹐樹木花草﹐還有飛禽走獸﹐甚至還有萬物之靈的人﹐他能叫你寄生在這只水牛﹐耕田犁地……
  你簡直是在向我吹牛。鉤蟲再也按捺不住火氣﹐氣忿忿地打斷了它的話﹐掉頭就走了。
  寓言到此結束﹐讀者作何感想﹖責怪這條寄生蟲愚蠢無知﹐目光短淺﹐頑固不化嗎﹖不﹐這也難怪﹐它生存在局限的小天地裡﹐小小腦殼那能想得到另外還有一個偌大的世界。正如常言道﹕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不是麼﹐我們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寄居在這個星球﹐若比之天體銀河難以計算的星星﹐就更加顯出其涉小。無怪乎當日主耶穌和一位大有學問的尼哥底母談論到﹐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的道理。尼哥底母不僅不懂得何謂重生﹐就是對于所謂神的國﹐他也是門外漢。因此主說﹕我對你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約312
  記得有一次主安慰門徒說﹕你們心裡不要懮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1-3)。這是多麼得安慰的應許。正如經上所記﹕神為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未曾想到的(林前29)。我們若真正相信神為我們預備天上更美的家鄉﹐我們就得承認如今在世上只不過是客旅﹐是寄居的﹔你若相信主還要再來接我們﹐那麼我們就不會陶醉于今生﹐也就不會迷戀于眼前。為了希望進入神的國﹐那怕經歷許多艱難也是樂于承受﹐力求有生之年以榮神益人為己任。
  看哪﹗我將一切更新了。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