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成聖例證與靈感集錦

 

【立志追求聖潔屬靈經歷】一七二○年衛斯理從察特公學轉入牛津大學的聖教學院。那時他剛剛過了十七歲生日。他在牛津的第一位導師是當代著名學者威根博士(Dr.Wigan)。在同輩中衛斯理是一傑出學者,性格愉快,喜談論,善詼諧,師生都喜歡和他接近。大學本科課程將近完畢時,他自己深感在靈性上並沒有真根基,內心空虛得很。

就在這時,有一深夜,學校裡的門房走到他的房裡來。談了幾句話之後,衛斯理看出那人只穿一件襪子,並且沒有得到食物;然而他的心中仍然充滿感謝神的恩慈。衛斯理覺得奇怪,就問他說:「你沒有衣服穿,沒有東西吃,沒有安臥之處,還要向神感謝,你到底感謝他一些什麼呢?」門房回答他說:「我感謝神,因為他賜給我生命,並且賜給我一顆愛他的心。」門房的這種情形,就如哈巴谷書第三章十七至十八節所說的:「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這個見證使衛斯理深受感動。他知道自己沒有這樣高深的屬靈生活;於是立志追求,在禱告方面下工夫,追求內心的聖潔。另一方面,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在日常生活上嚴格訓練自己。

一七三五年十月美洲佐治亞殖民地總督奧克裡多比從英國率領第五批移民前往新大陸。衛斯理兄弟二人,被請同往工作。查理出任奧氏祕書,衛斯理則以全部時間從事佈道工作。他們離開本國,非為逃避匱缺,也不是為著求取那些如同糞土渣滓的功名富貴,惟一目的乃是為著去救人的靈魂,完全為著榮耀神而活。他們一行於十月二十日離開英國,翌年(一七三六年)二月五日抵達美洲。

在赴美洲的海程中,衛斯理從同船的一群來自日爾曼的摩爾維亞信徒的言行中,得到激勵。衛氏從早到晚,都和他們同在一個房間,看見他們總是忙著作事,時刻喜樂,彼此交通。他們已除去了一切生氣、爭鬧、憤怒、惡意、喧囂與說壞話。他們行事為人與蒙召的恩相稱。這一小群人非但在態度上虔誠謙和,他們所表現的堅固信心,更值稱道。一次,船在海中,忽然颶風大作,危險萬狀,大有覆舟之虞;可是這一小群人,及其家屬毫無畏懼。正在他們唱詩讚美詩,海水沖入船面,衝破船帆。所有的人大哭大喊,驚惶至極,以為難免葬身魚腹。然而這一小群人,還在那裡大聲歌唱。等到風平浪靜之後,衛氏問問內中的一位剛纔害怕沒有?那人答說:「沒有。不但我,就是我們的女人以及小孩也無一個害怕,因為我們都勝過死權了。」衛氏遂即覺得那有真信心的人和那沒有真信心的人之間的差別是何等的大。他自己既然對死尚存畏懼,那麼自己的信心也就不足道了。從此,衛氏和這一小群人特別接近,盼望能從他們得到一些自己所沒有的屬靈經歷。

在船上,衛氏開始學習德文,希望能與日爾曼人談話。因同船有二十六個日爾曼人摩爾維亞信徒。他們相信克己,完全棄絕酒和肉,以素菜為量,主要的是米和餅吃。他們日常生活的次序是這樣:早上四時至五時是個人靈修,五時至七時在一起研究聖經,小心參照最早期的作品,以免偏向自己的見解。七時進早餐。八時聚會禱告。九時至十二時衛氏常用於學習德文和希臘文。他的弟弟寫證道講稿。同船的印格罕(Benjamin Jngham)教導小孩。德拉摩特學習希臘文。十二時,他們聚集交通上次聚會後各人所作的,並討論下次聚會以前的事工。一時左右他們進午餐。午餐後,至下午四時他們每人負責向一部分人宣讀,或作個別談話,斟酌當時的需要而定。四時為晚禱會,或第二次查經(早晨是第一次),或在會眾面前,以真道問答教導小孩子們。五時至六時又是個人靈修。六時至七時,衛氏在房艙內,向兩三位旅客宣講。船上有八十位左右的英國人。其他的同工也各在他的房艙內向少數旅客講論。七時他們參加日爾曼人的聚會。那時印格罕就在艙內,向喜歡聆聽的人宣講。八時他們又聚集,彼此教導,互相勸勉。九時至十時上床。海洋的風浪,船身搖擺,不能奪去神所賜給他們甜蜜的睡眠。──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信能使我們成為聖潔】衛斯理說,從前我曾竭力追求聖潔,並且鼓勵一切與我交往的人都追求聖潔。十年之後,神清楚給我看見一個我以前從未看見過得到聖潔的方法,就是相信神的兒子。我就立刻傳揚這個真理:「信能把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信能使我們成為聖潔。」我把這個真理,在私人生活中見證出來,在眾人面前見證出來,在文字上見證出來。神也藉著許多別的見證人來證實。我繼續傳揚這個真理到現在已經差不多三十年了,神繼續給了我無數的證實。

衛斯理所說的這個信是「義人必因信得生命並活著」(羅一:17)。信神的兒子得著生命,並且信神的兒子而活;這是成聖之道。──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在聖潔生活中顯出神的樣式】一次,衛斯理在不知不覺中和一位善辯的人談話。她說,美洲印第安人的邪惡,是我們在他們中間推行基督教的阻礙。衛氏去過美洲,就以他的所知,說到印第安人的節制、義氣和誠實。她聽了就說:「若是這些異教徒像你所說的那樣好,那麼他們就是作了基督徒,又能得到甚麼呢?」接著又說:「你的基督教還有些甚麼呢?」衛氏簡要地答覆說:「恐怕你不能想出甚麼能比好的理想,好的品格,好的舉止、動作更有價值的。然而所謂好的理想,若與基督教所說的信相比,不過是一可憐暗淡的影子。好的品格,若與基督教的博愛相比,未免相距太吃了。好的舉止、動作,即使由於道德的陶冶,能夠達到盡善盡美,若與真基督徒在聖潔的生活中所顯出神的樣式相比,也不過是一幅死的圖畫。這一切以神的精工配合起來,就是我所謂的基督教了。」她很驚奇地說:「先生。如果這是基督教,那麼我畢生還沒有看見過一個基督徒呢!」

作基督徒不是靠人工修行出好道德來;乃是因信活出基督,顯出神的樣式來,這遠非人工的道德所能比!── 林元度《真理靈命造就故事》

 

【『聖別』的說明】在原文媕Y,正式提到聖靈的地方,好多地方是這樣記法:『那靈那聖』,意思是說,這個靈就是聖。在全宇宙中一切都是俗的,只有神自己是聖的。神就是這個靈,神也就是這個聖,把這個靈調到我們堶惆荂A我們就聖別了。正如桔汁是黃的,調到白水堙A就把水『黃別』了,白的就變成黃的了。

 

【成聖的意義】用茶水來作比喻,把茶葉放進一杯白開水堙A不久後開水就變成茶水了。所以把水變成茶水的方法,就是把茶葉放在開水堙A直至水塈馴摻和茶的元素。這樣,水就成為茶水,並且有茶的色、香、味。我們就是一杯白開水,而基督就是神聖性情中聖潔的元素;基督把自己放在我們堶(如同茶放進白開水中),經過滲透、飽和,直至我們完全充滿祂聖潔的性情,這就是成聖。

 

【成聖或聖別的意思】『被聖化』這意思是神把祂的神性作到你的人性堙C比方,這埵酗@杯白水,我把茶放進去,這水就『茶化』了『。茶化』就是把茶的成分作到水堨h,成了水中的成分。教會是用甚麼來聖化的?是用屬天的茶,就是神的自己。聖化不是叫人穿長衣,把頭理得好好的。那不是聖化,那是殯儀館堛漱u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