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恩典例證與靈感集錦

 

【把水龍頭打開】一位住在伊利湖畔的居民,從該湖接了幾根水管通到他家,當他要用水時,只需要把水龍頭打開,水就跟著流進來。如果政府要把整個湖贈送給他,他反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所以,我們也可以這麼說,如果神一下給我們夠用一輩子的恩典,我們反而不知如何使用,他給我一項權利,即一日過一日地依靠他——而不是四十日以後的未見之事。在天上的銀行有足夠的恩典,我們用不著害怕他的恩典會被用盡。——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

 

【恩典不須付代價】『恩典』是出於愛的給予。如果我因愛你而給你一隻好手錶,這是恩典。如果我告訴你,在那堨i以買到一隻減價的好錶,那不是恩典。恩典乃是給人一些東西作為堶捧R的一個表現,而無需任何代價,當然也無需打折。

 

【主的恩典夠你用的】白布魯先生,在開西聚會(The Keswick Conversion)中是很有名的一位。他一生的轉機是因為一件事。有一次,他揀選了哥林多後書十二9“我的恩典夠你用的”為題。他把段落都預備好了,就跪下去禱告,對神說﹕“我恭敬的把這篇講稿擺在你面前。神啊!求你祝福。”他禱告完了之後覺得這篇道不能講。我明天告訴人說神的恩典夠你用的,但是,若有人問我說﹕‘神的恩典夠你用的麼?’我必定說不,因為我還是有脾氣,還是有驕傲。神的恩典先不夠我用,我怎能對人說,神的恩典是夠他用的呢?我必定不講。今天已經是禮拜六了,預備已經來不及,不講又不可以,真是有點難。他就又跪下禱告,求神說﹕“神啊,今天就叫‘你的恩典夠我用的’這句話成為我的經歷。我一直驕傲,一直嫉妒,一直有情欲,一直有汙穢的思想,如果你的恩典真是夠我用的,就求你使我勝過這些。”他禱告了一下午,好象越禱告,神越遠離他。後來他累了,就從書桌走到火爐架旁,在那媥a一靠。就是在那牆壁上掛著一節聖經,正是“我的恩典夠你用的”這句話。他立刻領悟到神的恩典不是“要”夠我用的,也不是“等一等”夠我用的,乃是“是”夠我用的,我不必求神叫他的恩典夠我用的,神的恩典“已經是夠我用的”。就跳起來說,神的恩典是夠我用的,就何必禱告呢?這是信心,這是一個啟示。維白布魯先生說﹕“我感謝神,我幾十年都盼望神的恩典夠我用的,就是那天,神把這件事給我看見了,他的恩典是夠我用的,我就有一個大轉機。”第二天他特別有能力。後來他在開西聚會中,講道多次,幫助了多少人。有人問他怎樣到這地步的?他回答說,就是“夠”給他看見了。

 

【恩典之下不需律法】一個作母親的人天生會愛她的兒女,不需要律法來督促她,轄制她,規定她如不愛她的兒女,應當有何種刑罰。這些都不需要,天然的生命會愛,為什麼?因為母子同心,母親跟兒女,同一生命,有血緣關係,自然而然就會愛,不必人家去督促,不要律法去規範,這叫做恩典之中不需要律法的限制。

 

【蜜露】我曾到過一個地方,那兒的空氣似乎充滿神的氣息,彷彿在空氣中有濕氣存在。我記得有一次我進入靠近赫門山的學校,聽見蜜蜂的聲音,問那是什麼意思。「啊!」他們當中一個說:「牠們正在追逐蜜露。」「蜜露是什麼東西?」他摘了一片栗樹的葉子要我用嘴嚐嚐它。我嚐了一下,味道好像蜂蜜,詢問之下才知道康乃狄克山遍山遍穀剛落完所謂的「蜜露」,在這地區大約落下了好幾百噸的蜜露,至於從那堥茠滿A我可不知道。你想想看,如果地球上既無露水也不下雨,那還值得我們住嗎?同樣,一個教會若沒有從天上降下來的甘露;沒有露雨沛然而降,就如同地上沒有雨露一般,成了不毛之地。

 

【必須放棄掙紮努力】我們知道:一切救人落水者,多不肯當人纔入水時,便下手救之。因為此時其人的力量還很大,也許比平日還要大,救他者一近他的身旁,他就要拚死力緊抱著,以致救他者手足不能自由,無法泅水,因而雙雙俱沉。所以必須等到落水者在水堭簷洃@時,沒法自救,氣力全盡,自分必死的時候,救他者纔敢靠近他,輕易地用一手托住他,把他帶到岸上來。同樣,當神的兒女自己在那堭簷洇V力時,神並不立刻伸出拯救的手;必須等到他們氣力全無,自分必死而來投靠祂的時候,神纔施救援。

 

【債臺高築】有位基督徒想出一個妙計,他決心製作一個收支平衡表,來記錄他經歷神恩典中的種種。在表的一端,他記下他為神所做的一切事;在另一端,他記下神施予他的一切恩典。從這堥蚆A解他和神之間的收支情形。但過了幾個星期之後,他放棄這項「簿記」工作,理由是:「不得了,我再繼續記下去就要宣告破產了,因為這項收支總是不能平衡;當我發現神的施恩太多時,有一種債臺高築的感覺。」哦,在這種光景之下,至少我們辦得到的,是不斷「讚美」恩主一切的慈愛。

 

【剛好的恩典】一位母親用各式的容器做餅,她把麵粉漿倒進每一個容器中,麵粉漿照著容器,形成各種不同的形狀。小女兒在旁邊觀看,她說:「媽,妳看,每個容器都剛好裝滿了!」在屬靈的生活上,神的恩典正像這樣,它剛好充滿每一個相信的人。有的人信心大,有的人信心小,就像大小不同的容器,但神恩剛好裝滿我們的心。不論我們是貧、是富,健康與否,有無受過教育,我們都是「承受生命之恩」(彼前三7)的容器。

 

【不是除去石頭,乃是將水高漲】有一天我讀到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堛漕ヾA我說很奇妙,主如果要賜給醫治是容易的事;主把那一根刺拿掉,像醫生說的把那個菌拿掉,是很容易的事。為甚麼緣故主不作?我就在那媄咩i,禱告的時候,就看見一件事。在一九二三年的時候,魏弟兄請我到他那一個地方去佈道,那時我坐了一隻小船上閩江去。我看見那一隻船常常碰河底。因為水頂淺,底下石頭又多,駛船的人,有時要把船拖上去。我在那媄咩i的時候,忽然就回想到這一件事,我說,神你何等容易把這些石頭拿掉。你如果把這些石頭拿掉了,船底下都是水,豈不是好麼。我再讀哥林多後書十二章,看見這就是保羅的禱告。這個水很淺,石頭突出來,突出得太尖,在這堳O羅就禱告說,神阿,巴不得你把這些石頭拿掉,叫我的船能駛在水堙C神說,我不把石頭拿掉,我叫水長高,水長高的時候,船就可以走過去。這是神作的事。我們的問題,我們所要求的,是醫治那一件東西就是;但是,祂是來作我們的醫治,祂在那奡N把我們帶過去。保羅的那個軟弱還在那堙A他不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拚。他如果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拚,那個叫作用自己的力量覆庇自己。―― 倪柝聲《沒有事物,只有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