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律法例證與靈感集錦

 

背景註解】當時猶太人,以為神為每人記下守法的事,以數算記錄,守一律法便抵銷了所冒犯的一律法。因此,守法較多於違法的人,也算是好人。有些拉比教導人說:第四條誡命為眾律法之王,比其他律法重要。完整地遵守安息日的人,即使干犯任何或全部其他的律法,神亦赦免他;冒犯安息日者,即使他全守其他律法,仍是罪人。──《浸信會主日學教材》

 

背景註解】當時律法主義者的觀念,好像得失分數一樣。若犯了三條律法便扣除番分,但守了七條律法便得七分,得失對比之下,這人還可算為義。── 蘇穎睿《從掙扎到成長──雅各書小組查經資料

 

【應用上帝的律法】佈道家福瑞德·布朗(Fred Brown)用三個例證來說明如何應用上帝的律法。第一,他把律法比喻成牙醫的鏡子,牙醫能用那個小鏡子能看見蛀牙,但是他不能鏡子來處理蛀牙。鏡子只能反映有蛀牙,卻不能治療它。

    第二個例子,律法如一個手電筒,如果你房子堛瑪O突然熄滅了,你會用手電筒來引導在黑暗中走向電源總開關。手電筒能使你看見燒斷的保險絲或松脫的斷路器,但你不會把手電筒插進那壞掉的地方。

    第三個例子,律法如鉛錘線,建築工用鉛錘線來看他的物件是否垂直。如果有錯誤,他不會用鉛錘線去修正,他會使用錘子和鋸子。── 黃柏禎《以此喻彼》

 

【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其實一個反叛的人是受到雙重的束縛,他一方面要對自己圈子內的規則作正面的服從,而另一方面又要對社會的壓力作反面的服從。所以他實在是一條可憐蟲,就像一個迎風吐唾沫的人,希望自己如何繼續吐下去,便可以使唾沫飛到他要它去的地方,而不會反彈回到自己的臉上。

         可悲的是當我們到處找尋自由的時候,真正的自由正好在我們所能抓到的範圍──神的話語之內。── 巴勒《踐信於行──雅各書註解》

 

【犧牲自由,享受自由】每當有機會出去傳揚福音時,總聽見有人對基督徒不能有抽煙的自由而惋惜,果真令人惋惜嗎?其實基督不是沒有抽煙的自由,而是不願抽,反導是那有抽煙嗜好的沒有『不抽煙』的自由。

         以香煙為例,想抽就抽是很由自由,但一經身陷轄制就失去了『想不抽』的自由了。

         套用蔣經國的一句銘言──『犧牲享受,享受犧牲』,似可體會出『犧牲自由,享受自由』的道理。── 施達雄《邁向成熟──雅各書之精緻講章》

 

【律法必須全守】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條上跌倒,他就犯了眾條。』這好像一條鐵鍊,只要斷了一環,就是全鍊都斷了。也好像電燈泡,只要破了一點,或其中的電絲斷了一點,就沒有用了。律法所要求的『行』,必須是十足完全的,不可有絲毫的殘缺。

 

【愛慕且遵行神的律法()愛德華六世行加冕禮時,有人獻上三支寶劍,以作英國、法國、及愛爾蘭的王。他接過來以後,說道『還有另一支劍呢?』爵士們都不知何意,他說,『我的意思是聖經,那是聖靈的寶劍。沒有那支,我們就算不得甚麼,更不能作甚麼。』

         在比利時有一和尚,責備一青年少婦及其弟,不該讀那壞書(聖經)。她答道『和尚!前些時我兄弟好吃懶作,飲酒賭錢,無所不為,自從他看了聖經,就安分守己,酒也不喝,錢也不賭,賺錢養活他的老母,我們家庭的生活是極喜樂安靜的。一本壞書怎能結這樣的好果子呢?』── 張有光《雅各書講章》

 

【律法使人知罪】發明瞭汽車的初期,根本沒有時訴限制,因為路上車輛稀疏,路面崎嶇,大部分的發動機未能乙太大的馬力去推動車子。然而,隨著年日過去,情況改變了。汽車製造普及了,道路的建設也較完善,汽車的馬力也隨著加大,時訴的限制亦開始執行了。

         一位駕駛者駕著汽車離開自己居住的市鎮(沒有車訴限制的地方),向著一個城市進發。駛到城市邊界時,他發現路旁放置了交通標誌,上面寫著:時速56公里(35)。因為自由受到限制,駕車的人感到煩惱,於是立刻將車子加速。

         這樣跑了好幾公里,他看到另一個警告牌,與先前的一樣,只是上面加上了這樣的字句:路上有警車巡邏,法律要嚴厲執行。最初他慢下來,但內心那股反叛的情緒更加激動,他於是蓄意超越了時速限制。他一方面怕被拘捕,另一方面又對這似乎無理的限制感到不滿,因此情緒反覆不定,車速也隨著時快時慢。

         這例子說明法律在人們心中引致的影響。律法能將一直在人們內心潛伏著的反叛情緒撩動起來,而我們的傾向是,不惜代價地要與一切規則和限制對峙,我們要獨立自主,不願受它們幹預。基督徒若要過得勝生活,一定要超越個人反叛的性向,並接納基督和祂在我們身上的旨意,作為我們生命的『時速限制』。

 

【律法顯出人的過犯】筆者幾年前的一次經驗或許能說明這一點。一日黃昏時分,我駕車從新界反回九龍市區。我通常都會注意保持行駛在時速限制之內,尤其在夜間。屯門公路的時速限制是七十公里,但接近荃灣市區的一段則減至五十公里,但我忘記了;也忽略了路旁的交通標誌。

         這樣我仍以時速七十公里駛了幾百碼,直至被前面的路障截停。一位交通警察要我把車子駛往路旁,控我犯了『超速』之例。我不能為著個辯護,只好乖乖地接過告票,且於次日繳交罰款。

         在屯門公路上,若沒有那段較低的時速限制,就不會有違例和罰款之事。那段路仍是寬闊平坦,按理行駛七十公里也不會有危險,然而,法律時速限制為五十公里,在法律面前,我犯了法,必須受罰。

         保羅的意思是說,若人要靠行律法稱義,他必須完全遵守,否則就要為未能履行的受罰。正因人總會在某些時刻觸犯神的律法,所以,靠遵行律法而得著神的義是不可能的。對罪人來說,惟一得救之途徑是越過律法(因為律法只會惹動份怒,羅四15),單憑著信,倚賴神的恩典。

 

【人無法守全律法】有人能守神的全律法嗎?很多年前,美國費城刊登了一則從一個西部城市拍來的電訊節錄:

         『完全人出現了…』某某先生在法庭當見證人時,他說:『我不抽煙,不嚼煙葉,不喝酒也不發假誓。我從來沒有破壞法庭道德法律或神的律法。』

         『那你是在宣告自己是個完全人嗎?』辯護律師問。

         『我是,因為人可能作的,我都辦到了。』他回答說。

         這則短聞具有諷刺的娛樂性和啟示性。

         無論這人如何真誠地自認完全,他也自覺有不足之處。『人可能作的』暗示了他承認最完全的人與完全的標準仍有距離。

         不是『接近完全』,乃是『絕對完全』纔能滿足公義、聖潔之神的要求。沒有人能靠己力達到這標準。無論一個人怎樣良善,仍要批上主耶穌基督的完全,纔能符合神的標準。

 

【不要在此吐痰】一次,許多青年信徒聚會研讀加拉太書,討論『律法與恩典』問題。一位印地安的信徒就用一個比喻解釋:一天有人請他去吃中飯,當他經過鐵路飯店之時,看見一張告示,上寫:『不要在此吐痰』。低頭一看,地上已經吐有許多的痰,連他自己,不知不覺也吐一口。及至他到主人家中,看見房間清潔美麗,陳設雅致,地氈美觀,幾乎不敢把足踏在上面;不禁心奡N想,若是有人在此吐痰,豈不大大玷污,應該貼上禁止在此吐痰的告示,以防萬一。他就四圍一看,卻找不到一張告示,細察地氈,更無絲毫吐痰痕跡。有告示禁止吐痰,偏偏有人吐痰;沒有告示,反而無人吐痰。一個可比在律法堙A一個可比在恩典堙C『這些規條…在克制肉體的情欲上,是毫無功效。』(歌羅西書二章二十三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