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口堜蚖{例證與靈感集錦

 

【我們一信主就要在人前承認主】一個人一信主,就應當在人面前承認主。如果有人生了一個小孩子,一歲、兩歲都不會說話,三歲的時候還不會說話,那我們要怎樣想?難道這是發音特別慢?要到了三十歲才會講一二三四,到了五十歲才會喊爸爸媽媽?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喊,恐怕一輩子都是啞吧。小的時候不會喊爸爸媽媽,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喊。照樣,如果初信的人不在信主之後立刻承認主,恐怕要終身成為啞吧。

 

【要在人面前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引一個比喻:如果你聽見有人在那奡c意毀謗你的父母,說你的父母是怎樣怎樣的人,而你還能坐在那媗央A不止,你還裝作和他們表同情;請問你,你這一個人是甚麼人?何況我們的主捨了命、救了你,你能不說一句話為著你所敬拜的、你所事奉的主嗎?如果是這樣,你這一個人就沒有多大用處。人總得有膽量站起來,為著主承認說:『我是一個屬乎主的人。』

 

【不敢承認是基督徒】從前常有聽到關於鄉下老粗的故事:把他血汗換來的金錢,送兒子到洋學堂堜嶽恁A以後,兒子在同學面前羞認父親,就給他老子一個尊稱說:「這是我家堛漯齯u。」照樣,今天有許多基督徒,也怕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好像基督徒之名是帶著什麼羞辱似的。

 

【在家中承認基督之名】某個禮拜天的下午,我在芝加哥一間坐滿了婦女的禮堂講道。聚會完了之後,有一位太太走來對我說,她想和我談話。她說她要接受基督。我們談了一會兒後,她就回家去了。整個禮拜我等著再看到她,但是她一直到下一個禮拜天下午才來。那天她坐在我的正前方,她的臉顯得非常憂愁,好像沒有得到主裡的喜樂,反而陷在悲傷中。

聚會完了,我過去看她,問她有什麼問題。她說:「哦,慕迪先生,這實在是我一生中最悲慘的一星期。」

我問她是不是曾經和人過不去,到現在仍不能饒恕他。她說:「不,就我所知,沒有。」

「那麼,」我問她說:「你有沒有告訴你的朋友,你已經找到救主了?」

「我的確沒有。一整個星期,我試著不讓他們曉得這事。」

我說:「那,這就是你沒有平安的原因。」

她想得到冠冕,可是又不要十字架。我的朋友,如果你想得到平安和喜樂,必須走在髑髏地的路上;你必須伏在十字架腳下才能得到。

「什麼,」她說:「如果我告訴我不信的丈夫說,我找到了基督,我不知道他會怎麼樣。他可能會把我趕出來。」

我說:「那麼,你就出來吧!」

她蒼白而怯怯地答應要告訴她的丈夫,因為她實在怕再有那樣糟糕的一整個星期。然後,她離開了。

第二天晚上,我去講道,聽眾僅限男士。但是禮堂裡有八千位男士和僅有的一位女士。講完道後,我走進會眾當中,想看個究竟,原來就是那位女士和她的丈夫。她向我介紹她的丈夫(他是醫生,而且是一位很有影響力的男人);然後,她說:「他想成為一個基督徒。」

我拿出我的聖經,告訴他所有關於基督的事。他接受了他。之後,我對她說:「事情和你所想的大不相同吧!」

「是的,」她回答說:「我一生中從來沒有那樣害怕過,我以為他會做出一些可怕的事,可是,事情卻變得那樣好。」

她走上帝的路,所以得到所尋求的喜樂和平安。——曾盛泉、若石《慕迪喻道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