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教會的異象拾穗

 

【大馬色的異象是頭和身體】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看見了一個大的異象。在那一個異象中,他看見了死而復活,升上了高天,榮耀的主耶穌基督。這一位主耶穌基督,一面是萬有的元首,一面也是他的主。所以當保羅看見這一位主的時候,就仆倒在祂面前,把自己完全降服下來,稱祂為主。另外,他自己曾作見證說:神樂意將訑的兒子啟示在他心堙C這就是告訴我們說:他在大馬色路上所看見的,不但是一位在天上掌權,支配一切的主,並且也是神的兒子,住在他的堶情C換句話說:祂把神的豐富都帶了來,供應他一切的需要。

保羅還看見,這位榮耀的基督乃是教會的頭,教會是訑的身體。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是看見了一個極大極大的人,乃是一個宇宙的人。這個宇宙的人,頭是在天上,身體卻佈滿了全地。在耶路撒冷你能碰到他,在大馬色你也能碰到他,在世界各處你都能碰到他。這是許多蒙恩的人所合成的一個身體,不是許多個的人,乃是一個人。這是保羅所看見異象的第二點。――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保羅在異象中所看見的乃是一個活的教會】保羅所看見的這個宇宙的人,乃是個活的人。就著主自己來說,祂復活了;就著教會來說,她也是一個活的教會。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所遇見的這一個人,是一個大的人,也是一個活的人。

從前尼布甲尼撒王在夢中,也看見過異象。神叫他看見一個很大很大的像。我想我們都很熟悉這一段故事,對於那個大像都很有興趣,印象很深刻。尼布甲尼撒所看見的像,是一個很大的人,它的頭是金的,膀臂和胸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這樣的一個大像,站在他的面前,一定是十分可怕的。但是我們知道,那一個像不過是一個死的東西。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所看見的那一個人卻不然。他不光是一個更大的人,而且是一個活的人。――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這個活的教會是是可以經歷的】因為這一個人是活的,所以這一個人是有行動的,是有作為的。他不是一個死的像。死的像只能客觀的擺在那堥悀H觀看,並不能主觀的給人經歷。但他乃是一個活的人,是人在主觀上可以經歷的。他是有活動,有動作的,並且是能與我們來往,交通的。這一個活的人,元首是基督,是我們今天在生活中可以經歷的;身體是教會,也是我們在生活中可以經歷,可以接觸的。基督不是一個道理,只可以被人傳講,叫人欣賞,觀察而已。基督乃是位活的主,是一位活的元首,是我們能夠親身經歷的。同樣,教會也不是一個道理,或是一種教訓,教會乃是基督一個活的身體,也是我們可以活在其中,親身經歷的。――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看見教會異象的人,會從主動變成被動】我們記得:當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被大光照住,仆倒在地上,聽見了主的聲音以後,就問主說:「主阿!我當作甚麼?」我想當保羅說這句話的時候,那就是說,他投降了,他把自己交在主的手堣F。他從此承認,這一位耶穌乃是他的主了。我們知道,這對於保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保羅在從前的時候,是一個很有作為的人,他知道他要作的是甚麼。他作任何事情都不是被動的,都是主動的。連他逼迫基督徒,也是主動的,並不是祭司長下一道命令給掃羅說:「掃羅!你替我到大馬色去逼迫基督徒。」祭司長並沒有下這一道命令,乃是保羅自己要求祭司長的。所以你看見,這個人是一個主動的人,是一個處處作主,事事支配別人,很有主張的人。但是到了那一天,當他遇見主的時候,他說:「主阿!我當作甚麼?」他能這樣問,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不是遇見主,他絕對不會稱別人為主。我們因著他這一句話,就能認定說,他實在是看見了異象。他若沒有看見異象,就不會說這樣的話。──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主不直接告訴保羅『該作甚麼』的用意】「主阿!我當作甚麼?」保羅說這句話,意思就是對主說:「主阿!我現在認諡陞D了,我現在自己不出主意了,我現在不走自己的道路了,我現在作諈漸隸,諝i以支配我的一生。主阿!請諤i訴我:我應當作甚麼?」但主卻對他說:「你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來告訴你。」

        為甚麼主在那一天沒有直接行使祂的主權呢?為甚麼主在那一天不直接作主,而是間接的作主呢?我們要看見這是一件大事。如果那一天主在異象中,直接的告訴保羅,要揀選他作主的器皿,要他為主在外邦人和以色列人中作見證,你知道像保羅這樣的人,他會馬上起來願意作這個器皿;他會不顧一切的對猶太人,也對外邦人作見證。但是弟兄姊妹!這樣就會在保羅的身上,產生一個難處。他會變成一個單槍匹馬獨來獨往的人。像保羅這樣有才幹,有恩賜的人,那是最容易看不起別人,而成為一個單獨的人。

在大馬色的異象中,主並沒有直接的告訴保羅說:我要怎樣怎樣的用你。主是把祂的旨意間接的藉著另外一個肢體告訴他。這就是主要保羅在一開始跟從祂的時候,就學的一個很厲害的功課。主要保羅一開頭就不走單獨的路,而是學習在這一個宇宙的大人堶惕@肢體。――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有關教會的工作需要身體的交通】在許多重大個人的事上,我們需要直接從主那堜白祂的旨意,這是沒有問題的。我們不可以作一個人,樣樣事情都是間接的從別人來領受。我們今天在這婺繸q主,在神面前有一個責任,就是要在凡事上明白神的旨意。我們需要常到主的面前親近祂,與祂交通,領受祂直接的話語。

但是另外一方面,關乎教會和主的工作,神的旨意要顯明給我們知道,所用的方法卻多是間接的,不是直接的。許多的時候,神是藉著弟兄姊妹,叫我們明白神在我們身上的旨意。許多的時候,乃是當我們與弟兄姊妹交通的時候,在那個交通堙A元首的權柄才通到我們的身上。――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要在身體媔隍A元首的權柄】我們要看見,天上的異象並不是留在天上的,乃是我們今天可以生活在其中的,也是應當生活在其中的。異象和生活這兩方面是不能脫節的。老實說,凡不懂得怎樣在身體堶捷隍A元首權柄的人,根本不懂得甚麼叫作「權柄」。凡是不會在身體堶惆禸元首豐富的人,也根本不懂得甚麼叫作「豐富」。――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亞拿尼亞代表教會】保羅在這個大異象中,看見了一個大的人;但是等到他進到城堙A要實際的與這一個大人接觸的時候,這一個大人就縮小了。縮到怎樣的小呢?縮到成了一個亞拿尼亞。哦!因著這一個大人縮小成為一個亞拿尼亞,所以他能按手在保羅的身上,使保羅可以與他有交通。亞拿尼亞不過是大馬色教會堛漱@個弟兄,最多不過是一個負責的弟兄。所以這堣ㄛO亞拿尼亞一個人的問題,他在這堣D是代表教會。你在底下看見他能為保羅按手,就是一個代表教會的故事。

我們應當在異象堿搢˙﹛G「教會是大的,也是超過時間和空間的。」就著今天而論:我們還帶著肉體,還在地上,還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在耶路撒冷,就不能在大馬色;在第一世紀,就不能在二十世紀,為了這一個緣故,你看見說,這一個大的人,當他要活出來的時候,就縮小了,一直縮小到成為一個人,使我們可以接觸他,可以具體的和他來往。――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必須活在主面前並順服主才能把基督的豐富交通出去】亞拿尼亞也是一個活在主面前的人。當我們的主向他顯現,呼召他的時候,他說:「主阿!我在這堙C」如果你肯這樣,站在自己的地位上,當這個元首的權柄和豐富,當這個生命之靈的流在身體堿y通的時候,就能經過你這個肢體,流到別的肢體堶情C如果亞拿尼亞不肯去見掃羅的話,元首的豐富就在亞拿尼亞身上受到攔阻。

所以你要看見,元首的權柄和豐富必須是藉著順服的肢體流出來的。我們自己不是權柄,也不是豐富,我們不過是傅遞權柄,傳遞豐富的人。不要以為說:今天神給你權柄,就是叫你作權柄,叫你成為權柄,你成為權柄,你就是權柄了,沒有這件事。當元首的權柄顯在你身上,能從你身上流出去的時候,你自己仍不過是個傳遞權柄的人。也不要以為說,今天主把祂的豐富賜給你,為的是叫你富足,沒有這件事。如果你把基督的豐富扣在你的堶情A不肯把它交通出去的話,你自己也失去了這個豐富。――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交通是身體堛漱@個原則】「按手」的意思就是「聯合」、就是「交通」。亞拿尼亞在這奡N是代表在大馬色的教會,接納掃羅到身體的交通堙C雖然你從前是我們的仇敵,但是現在你蒙了主的拯救,所以我們打開我們的心來歡迎你。基督所接納的,也是我們所接納的,你是我的弟兄,你成了我們中間的一個肢體。

請記得:身體堣@個基本的原則就是交通。保羅在大馬色城堛熔孜H中,看見了這個在身體堛漸瘜q。在這個異象堙A他先看見亞拿尼亞,又看見亞拿尼亞前來按手。然後在實際的行動堙A他經歷了這個按手,經歷了在基督徒實際生活中的甘甜。我常常覺得,在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此基督徒的交通更甘甜的了。但是如果基督徒彼此交不通的話,也就沒有一件事比這個更苦的了。――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交通的果效】那一次的交通帶來甚麼結果呢?你可以看見發生了兩件事。第一件,藉著這個交通,神的旨意就顯明了。藉著這個交通,元首的權柄就顯明了。運用權柄不是高高在上,發號施令,叫你來命你去。權柄的運用,乃是藉著交通的方式。

第二件,藉著這個交通,帶進了基督的豐富。保羅是一個瞎了眼的人,但是因著這個交通,保羅的眼睛就看見了。他不但眼睛能看見,而且又被聖靈充滿了。為甚麼按手會叫他眼睛看見,又叫他被聖靈充滿呢?因為這一位聖靈是充滿在身體堶悸滿C所以當一個肢體與身體聯合的時候,聖膏油就塗到這個肢體上,元首的豐富就流到這個肢體上,生命就供應了這個肢體,聖靈就充滿了這個肢體。――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