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例證與靈感集錦

 

【身體的感覺是自自然然的】基督的身體不是道理,基督的身體是實實在在的一個生命。比方:你眨眼,是不必你記住的,是自然而然那樣一閉一開的。你如果得基督的身體的啟示,你堶惘蛣M而然就感覺身體的需要,不必你去記得。―― 倪柝聲《基督身體的覆庇、約束和供應》

 

【基督徒不能單獨生活】有些基督徒的生活,有如蝴蝶的生活,飄飄然自命清高,其實是孤獨自私,從不顧到別人。正常基督徒的生活,乃是蜜蜂的生活,是集體群居密切配搭的生活,絕不容許任何單獨的行動。作一個基督徒,還可以自行其是;但作身體上一個肢體,就不能單獨生活,必須與別的肢體互相聯絡著而共同生活。――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不要使自己成為身體中的癌細胞】根據醫學的報導,說身體中的癌症,是由於身體中有一些細胞,不受約束,只顧自己的發展,只接受而不供應,結果就成了毒瘤,變成癌症,殘害全身;所有的細胞,都是彼此配合,接受供應,也供應出去,結果就有健康的身體。非常不幸,基督的身體中有許多只顧自己而不顧別人的細胞,使全身深受其害,以致不能發揮身體所有的功用。我們如何懼怕我們肉身的癌症,我們也當照樣懼怕基督身體上的癌症,處處提防,時時小心,絕不讓那些癌細胞在教會生活中有何活動的機會。――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要除身上交通系統的阻塞】我們肉身的身體中,有呼吸、消化等各種系統,如果某一系統有了阻塞,就會使這個系統失去功能,也會使其他的系統受到連累,而影響全身各部份的流通;流通有問題,身體就有問題。屬靈的身體也是如此,身體的交通若有問題,身體的感覺就必有問題。我們要學習靠著主的恩典,把一切的阻塞和間隔都清理出去。兩個弟兄若是有了間隔,他們之間生命的交通就必受阻,最初可能只有一點點阻塞,至終可能完全無法交通。正常的人,總是保養顧惜他的身體。如果有人自暴自棄,暴飲暴食,只顧到食欲和口味,不顧到全身的健康,必導致疾病,嚴重的影響其他的器官,而使全身受累。屬靈身體也是同一原則,如果有些肢體只獨善其身,從不顧及其它的肢體,結果不只他自己受虧損,其他的肢體也必受連累,而使全身都蒙受其害。――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身體上最怕有破口】身體上一有了傷口,血液就流出去,若不好好照顧、堵住,那傷口會把全身的血液都流光,是非常危險的事。教會中若有傷口,就得快快去照顧,去醫治。否則,傷口越過越大,會把生命漏出去,造成身體的傷害。阻塞,是使生命流通不過去;破口,是把生命漏掉。兩者都是身體的致命傷,必需好好的小心照顧。在日常生活中,身體常常遭受意外的創傷,必須小心而周全的照顧,把傷口治好,不讓它殘害全身。若有弟兄跌倒受傷,肢體間要用愛去敷裹、去治療,絕不能用無知的話語去指責,使傷情加重,造成身體的傷害。――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追求屬靈是為著教會】今天有一班人反對教會的路,他們說,你只要信主就可以了,你只要滿有基督就可以了,你只要屬靈就可以了。我們絕對承認,我們要屬靈,我們要滿有基督;但是請記得,屬靈和滿有基督乃是為著教會。神沒有意思開展覽會,把許多美麗的寶石展覽在宇宙中,神是要一所的房子,神是要一個身體,神是要一個見證。

 

【看見基督身體異象的人,必然也看見肢體的重要】保羅看見了教會就是基督身體的異象後,主命他進大馬色城去,必有人會告訴他所當作的事(徒九6)。主讓他在這媥Е艉@個功課:他最多不過是身體堶悸漱@個肢體,要明白神的旨意,他需要別的肢體,單靠自己絕對行不通。後來主叫亞拿尼亞為他按手,開他的眼睛。亞拿尼亞是一個普通的信徒,他象徵一個最小的肢體。保羅後來改名,從掃羅改為保羅,希臘文是『小』的意思,他自己曾說:我比眾聖徒中間最小的還小。一個真實看見教會就是基督身體的,不會愈來愈大,反而是愈來愈小,小到一個地步,比眾聖徒中間最小的還要小。

 

【謙卑往上看才能看見別的肢體】聖經說當保羅聽見亞拿尼亞向他說話,他往上一看,就看見了亞拿尼亞(徒廿二13)。真正有異象的人都是往上看,不是往下看。有的人大到只能往下看的地步,因為似乎他上頭只有主,沒有別人。但是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所有的弟兄都在我們的上面,只有往上看時,才能夠看見他們。凡看不見弟兄姊妹的人,就不能『看別人比自己強』(腓二3)

 

【基督徒必須藉著教會來認識基督的豐滿】基督一切寶貴的東西,那就是基督的豐滿,乃是為著教會,而不是為著信徒個人的。就我們單個信徒來說,我們永遠不能達到基督的豐滿,單個信徒是不可能認識基督的豐滿。不管這些單個的信徒有多少,沒有一班單個的信徒就個人說能達到基督的豐滿,基督的豐滿乃是為著祂的教會,為著祂所有成為一體的子民。這就是說,我們屬靈的長進乃是在於我們屬靈的關聯。我們若是和神的子民有了分離,我們的長進就停止了,我們的生命就受到限制。

 

【基督在地上藉教會來表現祂自己】若是沒有身體,你這個人沒有甚麼用處。我們若是沒有身體,我們一定不會很好,我們需要身體來表現我們自己,來把我們的思想變作行動,把我們的願望實際的表現出來,我們堶悸漱H只有藉著身體才能表現出來,神給了我們一個身體,為要把我們自己表明出來。當我們離開了身體就不再有甚麼用處了。我們看看身體就說,他去了。我們所說的他是指誰呢﹖這個身體仍在這堙A但是他那個人去了。你若是對身體說話,他不會回答你。身體必須為著這個人,這個人也必須為著身體。為著在這世上有實際的目的,人必須有一個身體。

   這也就是教會之於基督。基督為要在這世上有實際的目的,祂就需要一個身體,基督只能藉著祂的教會在這世界堥洃H認識祂。教會是祂的身體,所以教會無論對於基督,或對於神都是非常重要的。

 

【談論基督的身體,不可忽視基督活的人位】弗三17:「基督安家在我們心堙C」今天你聽到有那麼多的基督徒說到基督的身體,但是我們該知道,任何身體若是少了生命,不過是一具屍體。屍體不只是缺少生命,也是缺少一個活的人位。一棵樹和一個人不同,樹只有生命,但是人有生命還加上人位。身體是一個器皿,包含一個活的人位。大家談論基督的身體,但是基督活的人位在那堜O?祂必須安家在我們心堙A否則『教會』――雖被認為是基督的身體――不過僅是一個屍體而已!

 

【順服主不單要順服主的命令,也要順服生命中的律】神給我們生命的靈,與主自己是一樣的;生命性質與主也都是一樣,所以身體順服頭是很自然的,不順服反而是希奇的。比方手隨著頭的意思舉起來,這個一點不希奇,如果手不能動才希奇呢,恐怕這手一定有病。我們身體的行動,有的是經過意識的,有的是無需意識的;頭和身體的合一,都不是只在意識上的順服,就是沒有意識也能順服。如呼吸,可以有意識的叫它深呼吸,也可以無意識的自然的平呼吸。有如心跳是無需意識的,不必命令就能一直跳動,這是生命上的順服。頭要身體順服是沒有聲音,不用勉強,沒有摩擦,完全和諧。許多人只順服命令還不夠,順服生命的律才是完全的順服。

 

【逼迫教會就是逼迫主】使徒行傳九章記載,主在大馬色的路上,向那逼迫教會的掃羅顯現,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主所說的這個『我』乃,是一個太大的我。主為甚麼這樣說?這是因為教會是主的身體,也就是主自己。人逼迫主的教會,就是逼迫主。

 

【須要有身體的感覺】我所說的教會感覺,就是交通的感覺,彼此相關的感覺。我相信你們明白我說這話的意思。你不能只有自己的感覺,如果你只有自己的感覺,你就是全世界惟一的人了;以致你整個時間都去思想自己,你在那裡想,你的衣服穿得合適麼?你在那裡想,你的行動正當麼?甚至有人一直思想自己到一個地步,竟不知道自己該當如何走路了,因為他一直在那裡問,到底他走路走得對不對?那就是自己的感覺。但我們現在是需要有教會的感覺,就是彼此相關的感覺。我們必須活著像別人的一部份,別人也像我們的一部份。在身體上沒有一個肢體,它可以單獨的活著。你們還記得保羅在羅馬書十二章中所說的,每一個肢體都需要其它的肢體,我們不可能獨立,我們必須彼此相關,我們必須有身體的感覺,神召我們不是來作單個的基督徒,乃是來成為一個身體,就是教會。這對於一個教會實際的表現是很重要的。── 史百克《教會的意義》

 

【身體的權柄乃在頭】肢體自己沒有權柄,權柄是在頭上。肢體如果說自己有權柄就錯了。肢體自己沒有直接的權柄,肢體只有元首寄託給它的權柄。這權柄並非地位的,完全是生命的。這權柄並非「立」的,乃是「是」的。一個肢體如果不是眼,身體就沒有方法立它作眼;一個肢體如果不是手,身體就沒有方法立它是手。是因為它能看見,所以它有看見的權柄;是因為它能操作,所以它一作,就叫人能得它的幫助。―― 倪柝聲《基督身體的律》

 

【小圈子也是個人主義的一種】個人主義也會從一個人的個人主義發展為幾個人的個人主義。在教會中,有的時候,你會看見三五個,八九個人結成一個小圈子,只有他們這幾個人能同心,能相愛,和其他的弟兄姊妹就格格不入。這也是證明他們沒有看見基督的身體。基督的身體只有一個,不能有幾個。人如果看見基督的身體,人就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個人主義,人就不能有派別,人就不能結小圈子。―― 倪柝聲《基督身體的感覺》

 

【每一個肢體都有其功用】只要你是一個肢體,你就有一定的功用。沒有一個有神生命的人不是基督身體堛漱@個肢體,也沒有一個肢體小到一個地步沒有它的功用。一個小得不可再小的肢體,在身體堣]有它的功用。你絕不能輕看一個肢體,以為它小到一個地步沒有功用。每一個肢體有它的功用,並且它的功用是別的肢體所不能代替的。你的功用無論怎樣小,別人都不能代替。天大的功用不能代替頂小的功用。一個肢體有一個肢體的功用,誰也不能代替它。無論如何,我的功用你不能代替,你的功用我不能代替。―― 倪柝聲《肢體的功用與和諧》

 

【身體一離開頭就是死亡】在身體堶情A沒有一件東西是可以生活在頭之外的。身體如果離開了頭,就是死亡。一個人所有的活動,都是在乎頭的支配。任何時候頭如果受了傷,失去了功能,身體的活動就要停止,身體就不能存活了。頭是身體生命的總匯。―― 倪柝聲《持定元首》

 

【身體須受頭的支配】身體上所有的動作,都是受頭的支配的。基督作頭,意思就是祂在身體上是有權柄的。弟兄姊妹,你如果看見甚麼是身體,你就不能不受頭的支配。身體不能任意動,是頭有命令才動,頭沒有命令就不動。身體是在頭的權柄之下。身體不能自己出主張,身體動作的權柄是操之於頭。生命在那堙A權柄就在那堙C真的權柄就是生命。主管治我們的生命,所以主在我們的身上有權柄。―― 倪柝聲《持定元首》

 

【在教會中只有基督是頭】許多時候,教會堶悸瑰Y太多了。教會堨X現許多人的領袖、人的辦法、人的規條。人要作頭。基督在天上作頭,人在地上也要作頭;當地上的頭和天上的頭意見相合的時候就順服,當地上的頭和天上的頭意見不相合的時候就不順服。這是何等的錯誤。在教會堙A只有基督是頭,沒有另外的頭;基督是頭,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頭。―― 倪柝聲《持定元首》

 

【持定元首有甚麼條件呢?】要持定元首,一面要讓十字架深深對付肉體,深深對付天然的生命;另一面要學習跟隨靈而行,然後才有完全的身體的交通。如果十字架沒有對付天然的生命,就不能活出身體的生命來。在啟示錄婸”鴞酗@班人,是羔羊無論往那堨h,他們都跟隨祂。我們能不能說,羔羊無論往那堨h,我們都跟隨祂呢?十字架是交通的工具,十字架把我們的肉體對付了,把我們的自己打碎了,就無論羔羊往那堨h,都能跟隨祂。我們在主面前如果沒有攔阻,我們在身體奡N也沒有攔阻。―― 倪柝聲《持定元首》


【身上的肢體是合一的】在基督的身體堶惘陶\多肢體。這許多肢體是合一的,也是各有功用的。神並沒有叫所有的肢體都變作一種,肢體是各有不同的。『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羅十二4。)那麼,這許多種功用不同的肢體,怎樣能聯絡得合式,配搭得和諧,如同一個身子一樣呢?── 倪柝聲《活在基督身體堛漱T個大原則


【我和元首(基督)的關係順服】基督徒奉獻的意思就是說,我要作一個順服主的人,我不願意作一個自由自在的人,我也不願意作一個違背權柄的人。活在基督身體堛瑰Y一個原則,就是服在元首的權柄底下。身體的存在、身體的運用和身體的活動,都是在乎權柄。甚麼時候權柄在我們身上一失去牠的地位,你立刻就看見這一個身體是癱的。甚麼地方有生命,甚麼地方就有權柄。我們想拒絕權柄而接受生命,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每一個肢體活在身體上的第一個原則就是順服元首。── 倪柝聲《活在基督身體堛漱T個大原則


【我和身體(教會)的關係交通】基督身體的生命就在乎交通,沒有交通就變作死亡。甚麼叫作交通?交通就是我得著其他肢體的幫助。交通就是我接受別人所有的特點,我接受別人所有的當作我所有的。交通,就是承認我自己有限,承認我自己不彀;交通,就是甘心樂意接受別人所有的來當作自己所有的。許多時候,憑著我們自己的情形來說,我們是軟弱的,但是神把我們帶過去了。怎麼帶過去的呢?因為在基督的身體上有互相的供應。── 倪柝聲《活在基督身體堛漱T個大原則


【我作肢體的地位服事】我們在神面前不應當只作一個消耗生命的人,也要作一個供應生命的人。如果基督身體堥挴野糽R的肢體不彀多,而要得著生命供應的肢體卻過多,那麼,身體的力量就要坍下去。林前十二26不是說,一個肢體如果受苦,所有的肢體『應該』都受苦;一個肢體如果得榮耀,所有的肢體『應該』都快樂。神的話不是說應該不應該的問題。神的話是說一個肢體受苦,在事實上所有的肢體都受苦;一個肢體得榮耀,在事實上所有的肢體都快樂。這不只是受苦和快樂的問題,這是生命的問題。有的人是能將生命供應身體,有的人是從身體那堭o著生命。我們兩方面都得有。我們的的確確需要身體生命的供應,我們也需要用生命供應身體。── 倪柝聲《活在基督身體堛漱T個大原則

 

【頭與身體是不可分開的】身體若與頭分開,就成了屍體。萬有服在元首基督的腳下,也就是服在教會(身體)的腳下。在神眼中,基督與教會乃是頭與身體,是完全合一不可分開的。頭的豐富全都流通到身體中;基督的所是,全流通到教會中。頭與身體同屬一個生命,基督的生命就是教會的生命,是不能分開的。神的心意,不止是拯救一個一個的人,乃是把所有蒙拯救的組成一個團體人,就是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基督的生命、性情、豐滿,都與教會聯在一起。神所要的不是一個一個單獨的基督徒,乃是把這些基督徒建造在一起,成為整體的教會。教會與基督是完全聯結在一起的,生命是一,性情是一;在經歷上也是一,在發表上是一,在行動上也是一。――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基督要教會成為祂的身體,有多面的意義】:

        ()身體是一個人生命的器皿。一個生命需要一個身體來盛裝,生命若沒有身體就不能生存,身體若沒有生命就成了屍體。一個嬰兒剛生下來,他的生命就需要一個小小的身體來盛裝,才能繼續生長。生命是借著身體而存在,身體乃是生命的器皿,照樣,教會乃是基督生命的器皿。

        ()身體乃是生命的發表。人的身體把人的所有表現出來,憑人身體的外表,就能認識這個人,以及這個人生命的光景。一個人的身體把人的生命、性情等等實際的顯明出來。基督的生命和豐富需要教會來發表。

        ()生命乃是在身體中生活行動。一個強的生命需要一個強的身體來配合,活出強而有力的生活來。基督的生命需要教會來配合,把祂實際的活在地上,並繼續祂在地上的工作。――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在肢體配搭上有二個常見的難處】:

        ()林前十二15:「設若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乎身子。...」頭一個常見的難處,就是「我不是」。我們常聽見別人說:「我不是這個材料」,所以我不會作啊。這是自暴自棄,藉故逃避肢體該有的責任。

        ()林前十二21:「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另一個常見的難處,就是「我用不著你」。這是自高自大,踐踏別的肢體。有的人自以為有出口的恩賜,如果一個聚會不讓他講道,他就乾脆不來聚會。有人覺得他很能禱告,所以每會必禱,每禱必長。這種高抬自己的行為,總是造成身體的傷害。―― 謝德建《教會――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

 

【鼻子和眼鏡】那近視眼的人,天天要把近視眼鏡放在鼻樑,才能看見東西,如此的過了許多日子。有一次,鼻子氣忿忿的對近視眼說:「你為什麼因為自己看不遠,卻把鏡子天天架在我身上呢?我從今天起,絕對不能再替你背這個重擔。」近視眼因為理論不過鼻子,只得求主人把眼鏡摘下來了。次日,主人出門,因為沒有戴眼鏡,看不清楚,頭碰在對面的石牆上,把鼻子撞得鮮血淋漓,酸痛不已。鼻子乃自言自語的說:「我若仍讓那鏡子架在我身上,豈不是沒有這場災殃麼?」他就立刻向眼鏡道歉,並且要永遠把眼鏡架在自己身上,嗣後眼鏡看得清楚,鼻子也不能碰傷了。

以上的故事,鼻是代表身體上的驕傲成份,走路的時候,它走在最先,面上各部份它是最注目。廣東俗語稱「鼻哥」,文言文裡稱「鼻祖」。它是值得驕傲的。但是它的驕傲卻遮蓋了它的理智,它不肯扶助那軟弱的肢體:它卻想不到它也是而靠著眼的幫忙才得到安全的;結果,鼻子就被撞破了流出血來,然後覺悟自己的不對。

由於以上的故事,可得著以下的教訓:

①合作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合作可以叫大家都得著好處,不合作都要蒙受損失。家庭不合作就會分裂和發生悲慘的事情,團體不合作,就要崩潰和離散。教會裡面不合作,魔鬼就有地位和有作為,更會敗壞人的熱心和信心,阻礙人的靈魂得救。

②有大本領的人,也要倚靠低能的人,因為各人的本能是會適合各種的用處,不能輕看別人。

③驕傲的鼻子卻會撞破了,驕傲的人,終是會跌倒的。聖經告訴我們說:「凡心裡驕傲的,為耶和華所憎惡」(箴十六:5)。又說:「敬畏耶和華,在乎恨惡邪惡。那驕傲,狂妄,並惡道,以及乖謬的口,都為我所恨惡。」(箴八:13)。我們古語說:「滿招損,謙受益」。盼望我們再三思想這些話語。——蘇天佑《故事深思》

 

【身體乃是一個生機體】教會乃是一個身體:基督的身體。你把一些椅子擺在一起,椅子不能成為一個身體。你若是把羊聚在一起,羊群也不能成為一個身體。大家都知道,身體乃是一個有生命的機體,含有生命的組織、生命的細胞、生命的本性、生命的本形、生命的本能和生命的功用。教會不光是一個聚集而已,實在比這個更高、更深、更具有意義。

 

【教會是聖靈所浸成的】基督身體的成功,乃是聖靈的工作。「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浸,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林前十二13)。聖靈將千萬的基督徒都浸在祂堶情A叫他們成功作一個身體。引一個比方: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像從磐石堨揖X來的零碎石頭,聖靈像水泥一樣,把我們又都浸成功作一大塊。這是說,沒有聖靈的功用,就沒有基督的身體。所以我們必須浸在聖靈堙A充滿了聖靈,讓聖靈把我們和神的兒女都浸在一起。這是成功教會惟一的路。

 

【教會是基督的豐滿表現】教會這一個身體,乃是基督的豐滿(弗一23)。你我都能領會,人的身體就是人的豐滿。人的識別,主要的是在面孔。若是把一個人的頭拿掉了,你就不容易分辨他是誰。所以人的識別,乃是在於頭,在於面孔。但是人的豐滿,卻是在於身體。一個人若沒有身體,只有頭,就沒有豐滿可言。

 

【教會乃是基督的豐滿】教會乃是基督的擴大,因為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而身體就是元首的擴大,也就是元首的豐滿。假如你看見有一個人頭,懸在半空活動,你定規覺得非常驚駭,這一個人太可怕了。或者你看見這一個人頭下面的身體只有一尺半高,你覺得這也不行,因為身體太小,和頭不相稱。你要說,這一個人一點不豐滿。如果這一個人的身量有六尺半高,你就會稱讚說,哦,這一個人是多麼魁偉、豐滿!所以身體乃是元首的擴大、豐滿。

 

【身體乃顯出一個人的豐滿】一個人站在這堙A第一給人看見的,還不是功能、功用,乃是他很像樣,這是豐滿的故事。你照像,若光照一個頭,好看不好看?如果今天你們一個一個人都只把頭擺在這堙A一條凳子上擺四個頭,你看好看不好看?那真是嚇死人了!但是現在你們一個一個完整的人,都是這樣高,這樣大,豐豐滿滿的坐在這堙A就很好看了。所以一個人沒有身體,就缺了東西,不像一個人。教會對於基督也是這樣。教會是基督的豐滿,就像人的身體是人的豐滿一樣。

 

【基督住在教會中藉以彰顯祂自己】教會之於基督,正如人的身體之於人。一個人是住在他的身體堶情A那埵釣倩憿A那奡N能看見那個人。一個人乃是藉著他的身體到這堜峎O到那堙C你不可能在一個地方看見這個人,而在另一個地方看見他的身體。我們能夠憑著人的身體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若是一個人從來不笑,你就知道他是那一類型的人;若是他常常笑,你也知道他是那一種人。在不同的國籍中,那個國家的特性也是藉著他們的身體表彰出來的。比方你到法國去,法國人是用他們的手來解釋一切的事。在世界別的地方,就不是這樣了。若是你注意一個人的行動,你就能知道他堶惘釩雃h的故事。你能藉著人走路的樣子來認識人,不必人告訴你說他們是誰,你就知道是他們來了。關於聲音也是這樣,你不必看見那個人,你聽見他的聲音,就知道是他了。所以住在身體堛漱H,常常藉著他的身體來使你認識。基督住在教會中。並藉著教會彰顯祂自己。一個教會是不是基督真實的教會,你只要看主能否在教會堭N祂自己表顯出來。這是教會的一個嚴重的考驗。

 

【身體來自對基督豐富的享受】身體主要的性質,就是我們所經歷基督的豐富。假定這埵酗@個強壯的美國人。這個人主要的性質是甚麼呢?他是由美國的雞、牛肉、蘋果、橘子,以及這個富裕國家的其他土產所組成的。但這不是說,我們只要將這些東西放在一起,就能有一個強壯的美國人了。那只是美國豐富產物的堆積。乃是把這些東西吃下去,消化了,才能產生一個強壯的美國人。同樣的情形,我們如果只把基督所有的豐富放在一起,那並不是身體。身體是來自聖徒們對基督豐富經歷上的享受。

 

【教會必須能讓基督完全充滿】「教會是祂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一23)。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意思就是基督的全部。如果一個教會,只有基督的一部份,就不是教會。比方說:我腰身有四十寸,如果你給我一件衣裳只有三十寸,我就不能穿。衣裳要夠大,纔能給我這個人穿。教會對於基督的關係,不止是像衣裳對於身體的關係,乃是像身體對於生命的關係。衣裳對於身體,有的時候,還可以勉強;但是,身體對於生命,是不能勉強的。必須有一個身體是完全的,纔能完全包括基督完全的生命。教會總得有一個夠大的殼子,纔能配合給基督穿。基督那生命所有的豐滿,如果教會沒有,就不能顯出完全的基督來,就不能算作教會。所以教會應當能容納凡是出於基督的一切東西。

 

【基督須藉充滿教會這器皿來彰顯祂的豐滿】以弗所一章說,基督乃是在萬有堨R滿萬有的。這個『萬有』,今天有繙作『泛』。比方『泛美航空公司』(Pan American Airline)這個名字,那個『泛』字就是希臘字的『萬有』。基督就是在萬有堛x萬有的。換一句話說,整個萬有堶掖ㄛO基督。你可想像基督是多豐滿。祂這豐滿,需要一個大器皿來彰顯。這個器皿,就是教會。

 

【我們必須有身體的感覺】在身體中沒有一個肢體,它可以單獨的活著。哥林多前書十二章說,每一個肢體都需要其他的肢體,我們不可能獨立,我們必須彼此相關聯,我們必須有身體的感覺,神召我們不是來作單個的基督徒,乃是來成為一個身體,就是教會。所以我們要注重教會的感覺。我所說的教會感覺,就是交通的感覺,彼此相關的感覺。你不能只有自己的感覺,如果你只有自己的感覺,你就是全世界惟一的人了;以致你整個時間都在思想自己,你在那媟Q,你的衣服穿得合適麼﹖你的行動正當麼﹖甚至有人一直思想自己到一個地步,竟不知道自己該當如何走路了,因為他一直在那堸搳A到底他走路走得對不對﹖那就是自己的感覺。但我們現在是需要有教會的感覺,就是彼此相關的感覺。我們必須活著像別人的一部分,別人也像我們的一部分。

 

【身體有兩個管制的系統】在我們肉身的身體堙A有兩個管制的系統,一個系統就是血液,血液把身體堛漲U肢體聯接起來,並使整個身體顯出功用來。在我們身體堨t一個系統就是神經系統,神經也是把整個的身體聯接起來,使身體能顯出功用,成為一個完整的生機體。

   我們身體的一切行動,都是在於這兩個系統,若是血液停止流到某個肢體堨h,那個肢體就失去作用了。身體就不再有完整的機能了。同樣的,你若是把某個肢體的神經割斷了,於是那個肢體也失去了作用。所以整個身體乃是藉著血液系統和神經系統才成為一個完整的身體。

   在教會,就是基督屬靈的身體堙A也有兩個東西正和這兩個系統相同――與血液相當的就是生命;與神經相當的就是聖靈。

 

【生命使身體合一並顯出功用】舊約聖經說:『生命是在血中…血就是他的生命』(利十七14)。一個大量失血的人,若不馬上輸血的話,他的生命就難保了。所以血液對於生命是何等的重要。

   主耶穌的生命在祂的身體堙A乃是祂身體的功用和合一的根據。我們的血液是在血管堿y到身體的各處,我們不可能把任何一個地方扎破了而看不到血。這就證明我們的整個身體都是由血液聯接起來的,你不能在身體上找出絲毫的間隔,基督的生命在各肢體堣]是這樣的實在。我們的生活和事奉都是根據於這個生命。主的生命乃是教會堥滬茪j的屬靈的血液系統。如果把主的生命提出去,教會就失去她的工作和行動的能力了。

 

【聖靈把身體帶到基督作元首的實際堙j在屬靈方面和我們身體的神經系統相當的就是生命的靈,也就是內住的聖靈。聖靈乃是這個屬靈身體堥疑e大的神經系統。我們的神經系統是集中於我們的頭,所以聖靈乃是要把身體帶到基督作元首的那主權的實際堙C聖靈作基督身體堛滲姜g系統,祂的工作總是與基督作元首的主權有關,『基督為教會作萬有的頭』(弗一22)。聖靈總是把一切事與基督作元首的主權聯起來,身體是藉著元首的管制而一起行動,但是元首和身體能聯在一起,乃是藉著聖靈這個神經系統。聖經說:『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林前十二13)

 

【聖靈使基督的身體產生知覺】肉身的神經系統也是我們的知覺系統,藉著這個系統,我們才能感覺出每一件事。你如果用針扎在身體任何一個細小的部分堙A整個身體就都知道這件事,不管那個部位離頭有多遠,全身就都知道了。怎樣知道的呢﹖當你把針一扎進腳趾,馬上神經就打電報給頭說,我受傷了,你頭要作一些事,所以頭再回電給手,告訴手說,你要為腳趾作一些事,這個過程比我說話還快。這是一個很大的神經系統,所以傳達比說話還快,主說:『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賽六十五24)。當你進入聖靈的境界的時候,你就是進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堙A因為在聖靈的境界堙A時間和空間完全沒有了。

   現在聖靈的系統乃是安置在基督的身體堙A使我們有屬靈的知覺。你曾否為著在遠處的一個人,而在堶惘酗@個重擔﹖你感覺必須為著某人禱告,雖然你一點不知道他在那邊的境遇,但你卻在心埵酗F這個負擔,你就為那個人禱告,以後你就發現,他實在有一個特別的需要,是主把那個需要擺在你的心堙C這表明說,聖靈是把我們在元首媮p結在一起,這也是主把祂屬靈的定律寫在我們的身體堙C

 

【身體一不順服元首,就會失去管制協調和知覺】在教會這個屬靈的身體堙A那個合一或協調的失去,常是因為我們沒有讓基督居於祂作元首的地位上,也就是說我們沒有承認並且順服基督作我們的元首。如果基督沒有顯出作身體元首的功用,那麼這個身體就失去了管制,失去了身體的協調,也就失去了身體媊暔F的知覺。這樣就不可能認識主的心意。

   若是你把一個肢體和身體分開,元首的主權就不能藉著那個肢體顯出功用來,身體完滿的用處也就被破壞了。不管這是在單個的肢體上,或是在一班的肢體上,或者是在整個的身體上,只要你叫基督失去了祂作元首的那個地位,那麼一切就都錯誤了;這樣的事在教會歷史上,不勝枚舉。

 

【身外之物的侵入會破壞身體管制的系統】一些身外之物常常會侵入身體,我們平常稱它作細菌。這種東西一跑到身體的一個肢體堥荂A整個的血液系統或神經系統都可能被破壞了,這個肢體可能就失去了作用。這個東西也可能散佈到其他肢體堨h,所以聖經說:『有毒根生出來擾亂你們,因此叫眾人沾染污穢』(來十二15)。有一些不是基督的東西跑進來了,就發生了發炎的作用,在這個系統奡N有了毒,若是不把這個東西去掉的話,整個的身體都要受到影響,它要散佈到最近的肢體那堨h,然後它就在肢體媊~續作那破壞的工作。

 

【肢體不可脫離身體】任何一個肢體,無論是手腳,或是耳目,假若單獨了,和身體脫節了,那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同時也是一件反常、可怕的事。試想,假如單是一隻手擺在你眼前,你定規感覺很可怕。我們和人握手談話,都覺得對方的手很可愛,但假若把單獨的一隻手放在你跟前,你一定嚇得跑開了。今天在弟兄姊妹中間,有的人就是基督身體上掉下來的一隻手,脫節的一隻手,他也真是一個可怕的人物。最可愛的肢體,與身體一脫開,就變作最可怕的肢體。

 

【每一個肢體都有它的功用】今天最可惜的一件事,就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大多數都不盡功用,只盼望幾個肢體來盡功用,這是病態。或者你在那婸﹛G我是這麼小的肢體,我在身體堨i以,不在身體堣]不會缺少。如果在我身上的肢體有這種感覺,就知道我的身體有了毛病。我們要看見我們是在基督的身體上作肢體的人,每一個肢體都是寶貴的。雖然照人看來有大的肢體和小的肢體,就是五個手指頭也不會是一樣的長短。如果小指頭說:我這個小指頭沒有甚麼重要,切掉它也不要緊。但是你去試一試:如果你的小指頭被針刺了一下,你的全身是否都感覺痛苦﹖如果你的小指頭受傷了,你無論作甚麼總感覺它在那堙A碰來碰去總是碰到它。平常你不感覺小指頭,但當小指頭出毛病的時候,你每個時候都會想到它。這就表明每一個肢體都是重要的,因此我們都要起來盡功用。

 

【各個肢體的功用不都相同】聖經告訴我們,身體只有一個,但是有許多肢體,所有的肢體都是不同的。神按著祂的旨意把我們安排在基督的身體上。很多時候我們不大滿意神的安排,而且盼望能作那個不是神安排的肢體,因我們覺得神所安排的好像不夠理想。有的作耳朵的盼望能作眼睛,因為眼睛在前面,耳朵在後面。但是神所安排的耳朵真的作眼睛的話,第一,它不能看見,它要帶領整個身體落在坑堙F它以為能看見,但是它所看見的乃是黑暗,它要害了全身。因為它要作眼睛而不盡耳朵的功用,所以叫全身落在聽不見的光景堙C在神的家堙A在基督的身體堙A我們常常發現有這樣的光景。

 

【肢體功用的顯明需要訓練】當一個小孩生下來時,他的四肢百體雖都俱全,但還不能發揮正常的功用。眼睛看的能力雖是與生俱來,但剛生下來時並不能看見,過了幾天就開始看見了。等到生命再長大一點,看的就更清楚了。如果你好好訓練你的眼睛,可能晚上也能看得見。

 

【如何知道你是身體上的哪一種肢體】常有弟兄姊妹問我說:我不知道我在基督身體上是哪一個肢體﹖你想想看:你的手有沒有發愁自己究竟是身體上哪一個肢體﹖手從來沒有憂愁過。那它怎麼知道自己是手呢﹖起頭它以為手是腳,所以小孩子都是用手爬;但是偶然他發現了這個手能拿東西,他要吃東西時,手就拿東西來吃;同時發現手不幫腳走路反而更快些,便不再用手去爬了,而是專門用來拿東西,這樣就知道它是手了。

            許多弟兄姊妹在那堸搳G到底我是身體上的哪一個肢體﹖我不知道我是哪個肢體,怎能盡功用呢﹖所以你就等在那堙A等神告訴你。恐怕神不會這樣特別的給你啟示,你就要像百足蟲那樣:百足蟲爬的很快,因為牠有一百隻腳。假若有一天百足蟲在那婸﹛A我不知道我的哪一隻腳先動,所以我要等著看看,可是等來等去都不動。等到後來牠不耐煩了,就說,我不理了,就讓它去罷﹗於是馬上就爬起來了。今天許多神的兒女也是這樣。手怎麼知道它是手呢﹖乃是試著去拿東西,拿得住東西的就是手了。

 

【教會中的眾肢體多不盡功用,就會變成死海】若是我們一直接受供應,而從來沒有流出去的話,我們就會像以色列的死海一樣。以色列的約但河是一條活的河;但是當河水流到死海的時候,它就一直的接受,沒有出口;於是水慢慢的蒸發了,礦物的成份就越積越多,所以你跳到死海堨h也不會被淹死,還可以躺在那堿摁恁A只是堶惆S有一個活的東西。今天許多神的兒女也是如此。信主多年,一直在那堭筐又接受,從來沒有把神給你的恩典與人分享,卻把它埋在地堙A像這樣,基督的身體怎能建立起來﹖

 

【肢體盡功用時要學習接受別人的感覺】眾人以為美的你要留心去作。不要單照你所喜歡的去作,要看弟兄姊妹是否得益處。比如講道:能講道的人都不喜歡講道;不能講道的人都喜歡講道。如果你喜歡講道,恐怕神不用你作口;如果你不喜歡講道,也許神要用你作口。這是很稀奇的事。有許多人喜歡講道,你可以試試看。如果你越講弟兄姊妹的頭越低下去,你就知道神沒有用你。如果你今天在那堣j發熱心,若是弟兄姊妹不大欣賞;甚至有的弟兄來告訴你說,弟兄,你還是安靜一些。那麼,你不要生氣,你要學習接受別人的意見。

 

【肢體之間要彼此尊重】一個小故事,說到眼睛有一次耀武揚威的對腳誇口說:『若不是我,你能看見甚麼?』腳在底下不服氣,就說:『你不要說驕傲話,若不是我在這堹蒂瞴A你老早就倒下來了。』你看見眼睛不能向腳誇口,腳也不能向眼睛誇口,都得學謙卑。每一個肢體都有可誇的,但是也都沒有可誇的,因為彼此都是互相倚賴的。

 

【肢體要用和平彼此聯絡】信徒是基督身上的肢體,是互相聯絡的,若有一個肢體痛,全身都痛。從前有一個外國教士患抽筋病,痛苦得很。請教很多醫生,沒辦法,於是起程打算回國休養。在上海等船的時候,聽說有一位醫生專醫骨痛,不妨去看看。經醫生查驗她全身,就對她說:『你後面有一根骨頭離了本位,牽動了神經。』於是行手術,把那根骨頭安置歸回原處,一切的病痛就痊癒了。主的肢體也是這樣。也許你說:『我很微小,我與人沒有關係,我離開、跌倒、犯罪,也不要緊。』但卻要知道,你一個肢體有問題,就牽連全教會。所以肢體要用和平聯絡,保持合一(弗四3),有病就要醫治。

 

【所有的肢體是彼此相聯互相依賴的】所有的肢體都是彼此相聯接的,也是彼此相依賴的。若是任何肢體失去了作用,那個身體就不完全了。在我們的肉身上是如此,於教會也是一樣(林前十二12)。教會乃是一個完整的生機體,所以任何在行動上或生命上的『單獨』,都會破壞屬靈的定律,而這種屬靈定律的破壞就產生屬靈的限制。在我們肉身堛漱@些疾病,會使肢體有單獨的行動,於是就與其他的肢體失去了關聯,那就表明身體的健全發生了問題。在我們肉身的身體堿O這樣,在屬靈的身體塈颽O這樣,神把這些天然的定律深深的寫在屬靈的世界堙A正如祂把屬靈的原則寫在物質的世界堣@樣。

 

【眾肢體之間必須相互配搭】每一個信徒要盡他的功用,還需要與其他的肢體相互配搭。沒有一個肢體能單獨盡他的功用,必須要配搭起來才能盡功用。講話是用舌頭;但是如果沒有牙齒,話就講不清楚了。記得我在教書的時候,上面的牙齒都拔掉了,底下還有。當我教書的時候字就咬不準。雖然我的學生沒有當面笑我,背後一定有的。這就看見:你的舌頭要盡說話的功用,需要同牙齒配搭起來才行。牙齒有甚麼作用呢﹖為著吃東西;但如果沒有舌頭也是不行的。也許你從來沒有想到這個;或者還覺得有舌頭在媕Y,吃東西反而不方便,好像有攔阻,以為沒有舌頭吃東西會更大口些。但舌頭是幫助你吃東西的,是舌頭把東西運到後面去,並左轉右送,好讓你的牙齒把食物切碎壓爛。這是舌頭與牙齒的配搭顯出的功用。手和腳也是這樣:如果受不和腳配搭的話,手能拿多少東西呢﹖想到十呎之外拿東西就辦不到,非有腳的配合不行。神將我們都配搭在基督的身體堶惜]是這樣。你沒有我不行,我沒有你也不行,我們只能配搭起來才能盡功用。

 

【身上的每一個肢體都有用處】有人埋怨神造五隻手指長短不一,卻不知由於手指有長有短,合攏拿物時才會恰當齊全。也有人責怪神造手指甲,說容易藏污,修剪麻煩。但如果神不造手指甲,手指軟而無力,如何拿起物件?腳趾若無指甲,如何有力站穩?每一個基督徒在教會中都有用處,都應樂意參與事奉。

 

【肢體之間要彼此相助】使徒保羅以肢體來比喻教會中眾信徒的親密關係。肢體中各部份必須互相配合,才能生活得幸福、愉快。比方你看見一個賊,你的腦子發號令捉住他,你的腳接受命令後便立刻去追趕。可是假如你的雙手不合作的話,不但不能捉到那賊,恐怕走近時反而挨他重拳。弟兄姊妹之間學會這種彼此合作、互相幫助,這才是真正的教會。奧古斯丁說︰『假如你的腳被人踩了一下,你的舌頭立刻叫痛。』腳不能發出聲音,但腳若被踩痛了,我們的舌頭便會替它叫屈;雖然兩者相距頗遠,到底因為同屬一個身體而彼此擔待。

 

【『彼此作肢體』意即你需要我,我需要你】當倪柝聲弟兄到英國的時候,他訪問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弟兄,就是寫《救知樂》的作者。那時候,他年紀非常老邁,躺在床上有時醒過來,有時昏迷,倪弟兄去訪問他時,就坐在他旁邊等他醒過來。他醒過來就對倪弟兄說:『我沒有祂不行,祂沒有我也不行。』我們都知道我沒有主不行,但是他說,主沒有我也不行。身子沒有頭不行,頭沒有身子也不行。後來倪弟兄把這話改為『我沒有你不行,你沒有我也不行。』你不要以為:你是一個小肢體,沒有也不要緊。不﹗你沒有我,我沒有你,都不行。因為我們是彼此作肢體(羅十二5)

 

【肢體不同於單細胞生物】如果從池塘中,隨便舀一點水上來,放在顯微鏡底下,可以看見一種叫『變形蟲』的單細胞生物,牠本身是個能自立自主的生機體。牠能運作,產生幾個基本的功用,呼吸、消化、分泌、再生,也能把生命傳遞出去,牠能用自己的方法來動。牠是個很明顯的生機體。

            如果也拿人體內的白血球來看,可以發現不同於一個單細胞體,因為白血球在人體內,第一,是失去自由的,它不像變形蟲那樣可以自主的活動。當白血球細胞放在一個生機體堶情A它是受到較大的生機體來支配,就是受到整個身體的支配。在必要的時候,為要拯救整個身體,它必須犧牲自己。一方面它不能表現自己,沒有像變形蟲那樣表現自己的自由;另一方面,當危險來臨,變形蟲快速逃離所有的危險,但身體內的白血球反而靠近那個危險,對付外來的侵略者,使身體得著保存。

 

【肢體必須接受身體的限制】在身體堶惟狾釭漯狣曈ㄛO接受對付的,沒有一個肢體是真正自由的。你的手很自由嗎﹖手一點也不自由,因為它受著整個身體的捆綁,它不能離身體在那媔簾辣繳N。有一次我到一位朋友家堨h吃飯,我朋友的女兒是個美術家,她畫了很多畫。在飯廳堭噩菑@副畫,我看來看去不明白:她畫了一張吃飯的檯,上面有餅有杯,但是檯中間竟然有一隻手。我不明白這手是甚麼意思,就問我的朋友;他說也沒有甚麼意思,只不過他女兒在畫的時候,感覺中間缺少了一些東西,所以就畫了一隻手。我說:這樣我吃飯也吃不下了,因為在吃飯的時候怎麼會突然出現一隻手呢﹖這給我們看見,我們所有的肢體都是受限制的,只有在限制的堶惜~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今天的人不懂得自由,以為自由就是隨心所欲,要作甚麼就作甚麼。這不是自由,真正的自由乃是你肯接受限制。我們在基督的身體堶情A要準備接受十字架的對付和限制。

 

【基督身體】一位屬靈的教士,告訴我他自己的一段經歷。他說,他從前是在某公會堶情A受派作某教會學校的教員。他因為愛主的緣故,就特別在學生中作工夫,拯救未信者,造就已信者,主大大祝福他的工作。大概就是因此,他的同工中,就有妒忌他的。

            後來,有一位竟在他所屬的公會年會時控告他以許多罪名。年會的委員並不宣佈原告的姓名,也不說出他被告的原因,只派數人告訴他說,公會現在不要他了,請他整理行裝回英國──革退!他聞知此事,如同半空霹靂,不知事從何來。他就要求那一班的委員說,他願意回國,不過他們應當告訴他,誰控告他,他被斥回國是因何罪。就是罪犯,也無不知罪案而上斷頭臺者。他們堅不肯告。後來,他就將這事在禱告中交給神。因為刺激之大,不禁在主前痛哭流涕。他自知並無過犯是叫他被斥革的。他自思:此後他的名譽,此後他的人格,將受人若何的鄙笑,就自以為若非令委員會以案情相告,爭個水落石出,不休。越想到他的將來,驕傲的心就使他不肯干休。

            但是他在禱告中,好像看見了主,主就教訓他說,你是屬我的;那誣告你的也是屬我的。我是頭,你們倆都是我的肢體。看我的手,拇指受傷,與中指受傷,在我()看來,究有何別?都是叫我()覺痛。是你受傷也好,是他受傷也好,總是叫我難過。你何必爭彼此呢?你何必要自己辯明,叫他蒙羞呢?你雖然脫離了誣枉,但我的痛苦豈不是一樣的麼?你何必自訴呢?我的孩子,安靜吧!將你的將來放在我的手中吧!他就回國了;受了人許多的誤會和輕看,以為他在中國犯了不可告人的大罪!今日他已又來福建作工約二十年了,從前與他同工的,早已無一留在中國了!

 

【不能用組織的辦法來對付教會的問題】教會乃是一個活的身體,是一個生機體。你絕不能用人的組織來支配教會。假定這埵酗@位青年人,他的耳朵、鼻子有毛病;請告訴我,是不是單單用組織辦法就能幫助調整他?『哦,弟兄,你這兩隻耳朵太小了,我要為你裝上兩隻大一點的。』你不能這樣作,這是不可能的。在人群的組織堙A你若不喜歡洛杉磯市市長,你可以說讓我們提案彈劾他,免他的職,換一個市長。但是假定所有的四肢都說,我們不喜歡這個頭,讓我們投票免他的職,另換一個頭;你不能這樣作法,因為身體是一個生機體,你若用對待組織的辦法來對待它,就要把它殺了。你知道當我們家中有人生病了,如果一時找不到醫生,我們不敢在病人身上隨意作甚麼。我們把手縮回來,把這病讓給身體堶悸漸糽R,這生命會照顧它。醫生能告訴我們,在早期沒有太多的藥,但是人身體堶悸漸糽R幾乎照應了一切問題。這就是身體。如果這位弟兄臉上割破了一點,一面說他應該照顧這傷,不過他必須照顧得得當。如果他照顧得不得法,那寧可甚麼也不作。他若縮回他的手,不理這傷,幾天以後這傷也就好了。是誰治好它的?是被身體堶悸漸糽R本身治好的。

 

【孤獨的屬靈會成為教會的毒瘤】個人屬靈是需要的,但是光有個人屬靈而沒有教會,那個屬靈就變作毒瘤。你們知道毒瘤並不是細菌,毒瘤是身體上的細胞。這些細胞集中在一個地方,不受身體的控制,就變作毒瘤了。你一直在那堸l求個人屬靈,末了你的屬靈就變作毒瘤了。今天在教會中,有的人不屬靈還不可怕,他愈屬靈愈可怕,就因為他那個屬靈有毛病,是孤獨的屬靈。

 

【孤獨的屬靈沒有用處】請想看,人若把我這個身體分解了,把手掛在天花板上,把腳擺在窗戶上,把眼吊在講台上,你看這些肢體還能有甚麼用?在天花板上的手說,我在這堳傸暔F,我非常高超,我比你們都高。擺在窗戶上的腳說,我一點也不屬地,我沒有與地接觸,我是清潔的,不像你們天天跑聚會,太人工了。眼睛就在講台上說,我多麼明亮,我看得最清楚,你們都沒有異象。弟兄姊妹,你們怎麼對待這些聲音?我也不管天花板上的手多屬天、多屬靈,我也不管窗戶上的腳多不沾地,我也不管講台上的眼睛多有異象,我只問說,你是人體,還是屍首?你是剖解的肢體,還是身體的肢體?我不要肢解的肢體,我要跟著身體走。我好像是在這婸*爾隉A實在我是諷刺今天所謂的屬靈人。

 

【我就是主的小指頭】有個美國人,用一小黑人作奴僕。一天,小黑奴聽道得救了,高唱:『安穩在耶穌手臂』。主人對他說:『主的手是創造天地的手,非常之大,祂的手指縫也是很大,若把你這小黑奴漏掉了怎麼辦?』小黑奴回答說:『不是的。我就是主的一個小指頭,聯合在祂身上,永遠掉不了的。』

 

【是你把我帶了去】有一次,一位姊妹去聽一位新派的神學博士講褻瀆的話。她回來對一位老弟兄說:『這人的道雖講得不對,但他的英文倒頂通。』那老弟兄說:『你那天去了麼?我也去了。』她立刻就回答說:『不,你不會去。』他就說:『是的,我自己是不願意去的。但是你把我帶了去。』這句話說得真通,因為彼此有身體上的關係,一個肢體在那堙A其餘的肢體也就在那堙C

 

【母親的畫像】有一位母親,患急症死了,遺下五個孩子。及至長大成人,大家都很相親相愛。一天,大家談起逝世多年的母親,打算找出她的像片,放大掛在客廳堶情A作為紀念。可是大家翻箱倒篋,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沒有法子,只好去請畫家來畫一張。畫家入門,便問:『給誰畫像?』他們說:『我們的媽媽。』『你們的媽媽在那堙H』『死去多年了。』『那怎麼好畫呢?』畫家想了一會,就問他們兄弟姊妹共有幾位。答說五位。『好罷!』就叫他們都到他的跟前說:『誰的鼻子像媽媽?』老三說:『大哥的。』又問:『誰的眼睛像媽媽?』老大說:『二姐的。』接著二姐說:『老三的嘴像媽媽。』大哥說:『對,可是老四的耳朵像媽媽;小妹妹的臉型很像媽媽。』畫家說:『好啦!請你們都坐好,讓我來畫你們母親的肖像。』畫家就取他們各人最像母親的一點來畫。畫好了,他們都很快樂的說:『母親這像畫得真像。』於是把它掛在客廳,作為紀念。

            同樣,我們信徒雖然不能完全都像基督;可是最少也有一部分相似。例如,有的很有愛心,這點就像基督;有的很誠實,在這堣]就像基督;有的很聖潔;有的很熱心;大家合起來就成了基督。基督的豐滿乃是藉著教會彰顯出來。「教會是祂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一23)

 

【拉琴】初學手提琴時,頭是一切的主。手是一直跟著頭的意思而動。雖然緊緊的跟,但是拉了起來,總是生疏不好聽。等到學了五年、十年之後,頭可以想別的事情,而手卻能自動的拉,且能拉出很悅耳的音調來。這是因為手學熟了,能把頭的意思表達出來。我們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應該持定元首,靠祂筋節得以相助聯絡,顯出基督的豐滿。「…持定元首,全身既然靠著祂筋節得以相助聯絡,就因神大得長進」(西二19)

 

【肢體辯論】有這樣一個比喻:口有一天發怨言,不滿意鼻子在他上頭,就對鼻子說:『我的功用多大,天天養活你,你卻沒有說一聲謝謝,反倒爬在我口上頭。』鼻子說:『你吃東西若不先有我聞一聞,是香是臭,是酸是辣,你連垃圾都會吃下去。』鼻子又瞧不起眼睛,很驕傲的說:『我的功用多麼大,這個小小的眼睛竟在我上頭,真是不服氣。』眼睛反駁說:『當走路的時候,若不是我眼睛注意前面的東西,你這突在前面的鼻子,必定碰得又紅又腫。』眼睛又不滿眉毛說:『你這幾根小毛,實在可有可無,你卻爬在我的頭上,真是叫我受不了。』眉毛辯說:『你這人哪,若是把我剃掉,看你像人不像人!下雨、流汗,我都在那堳O護,否則你這兩個眼睛,早就瞎了。』人身上的每一個肢體都是互相為用的,缺一不行。我們在基督堣]是互作肢體,相互為用,不可或缺的。所以應該忠心站住各人的地位,服事我們的身體,服事我們的元首主耶穌基督,和祂的教會。

 

【印第安地毯】那瓦厚的印第安人織的地毯異常秀麗悅目。看看他們織地毯,很是有趣。織的時候看不出甚麼樣子、花紋,但是設計卻很完全。織成之後,就是一條精美絕倫的地毯,叫人不能不欽佩他們的本領。用線各樣顏色無不俱備,而以鮮豔奪目、燦爛絢麗者居多;但是也有一些黯然無光、深灰褐黃的顏色,在外行人看來,或許以為有損地毯的美點。但當他們把各色的線織在一定的地方,就更能增添那些彩線的光耀華麗。這是因為他們善用背景、對比和襯托的緣故。基督的身體也是如此。身體上的每個肢體,都有它的用處,缺一就不美麗。「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林前十二1822)

 

【成全兒女不僅是教導,也是保養顧惜】弗四12~16。所有作母親的人都知道,成全兒女不僅是一件教導他們的事。所有的嬰兒都有完全的器官,但是它們的功能還未得到發展。他們有耳朵,但是不能適當地聽;他們有腳,但是不能走。他們實在需要母親成全的工作。假如你只是試著教導他們聽、看,並行走,你將殺死他們。這不是他們所需要的成全。真正的成全是餵養他們,滋補他們,並顧惜他們。那麼,他們所有的器官都將長成而達到適當的功能。

 

【保養顧惜的意義】『顧惜』與補養有一點不同。你們作母親的人,不只要補養你們的嬰兒,給他們一點吃的,你們還要顧惜他們,抱抱親親他們。這個抱抱親親不是餵養,而是顧惜。有些孩子,你光餵他們,他們還不滿意;把他們放在床上,他們還要哭。他們要甚麼?要你把他們抱一抱、弄一弄,這就是顧惜。有時外面刮風,天氣變涼,你隨手用一件毛衣把孩子蓋一蓋,這也是一種顧惜。有時狗叫,孩子害怕,你就抱抱他,拍拍他,這也是顧惜(弗五29)

 

【成全不是安排,乃是餵養】教會的生活是一件活的東西,它不像椅子可以安排。我們能把椅子安排得很好。但是,如果我們到一個果園去,情形就不同了。在一個果園中,你必須讓它生長。你不能說一棵樹太高了,所以必須把它砍短一點。或者另外一棵樹太矮了,所以你就把它拉長。這件事在安排椅子的事上行得通,但是如果在果園中你也這樣行,你將會殺死每一樣東西。果園中的樹木,所需要的是灌溉、保養和施肥。這樣他們才能正常的生長。同樣,沒有別的方法可以幫助聖徒的成全,你只能幫助他們從基督的豐富堭o到適當的滋補。

 

【成全聖徒乃是使他們長大】弗四11~12,我們若讀上下文,看到『長大成人』、『不再作小孩子』等話,就能明白『成全』實在就是叫人長大。譬如一個小孩,耳、目、口、鼻、四肢俱全,但他只有兩尺高,現在要如何成全他?你不需要再給他造一隻手,或一隻眼;他所需要的乃是長大。所以要給他吃豐富的東西,天天吃,愈吃就愈長大。聖徒得成全的結果就是各盡其職。初生的嬰兒,雖然五官四肢俱全,卻不能盡職。你們在教會中若不能盡職,就是證明還沒有長大,缺少餵養。

 

【吊眼皮】在福建有一個農人,他的性情非常癡憨。有一天,上山打祡,回來路上經過一叢林,偶一不慎,荊棘掛住他的眼皮,痛得不能前進。他憤恨的說:『你這個眼睛太沒有用,前面有荊棘,你都看不見,活該受苦,活該被刺。我的手不幫你的忙,看你怎麼辦。』於是眼皮一直吊在那堙C到了午飯的時候,家人久等不見他回來。就派人上山去找,以為他出了甚麼事情。尋找的人遠遠看見這位農夫,肩上挑了一擔祡,站在那堙A一動也不動。急忙上前問他:『為何這樣?』他說:『這眼睛太不管事,我要罰它。』尋找的人連忙把他勸救出來,帶他回家吃飯。我們看見一個弟兄遭難,若不前去幫助,反倒觀望譏笑,就和這個愚昧農人所作的一樣。「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加六2)

 

【盲跛相助】在一群乞丐住的破房子堙A住著各種病痛的、窮乏的、瞎眼的、癱瘓的許多乞丐。有一天,鄰居失火,所有能夠行動的乞丐都跑走了。剩下一個癱子,看見大火臨門,自己不能行動;另有一位瞎子,東摸西摸找不著出路。後來那位癱子就對那位瞎子說:『你把我背在你身上,我們兩個人合作,你作我的腳,我作你的眼,我們就可以逃出火坑。』於是瞎子就把癱子背在身上,癱子指揮方向,瞎子竭力奔逃,結果兩個人都平安出險了。這給我們看見,教會弟兄姊妹互為肢體,彼此幫助,可得多大的益處。若是各顧自己,不顧別人,結果皆要同歸於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