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大災難拾穗

 

【第六印──超自然的災害】「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堙F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為祂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啟六12~17)

      這一次的天象變動和大地震,很像約珥書第二章三十至三十一節,和路加二十一章十一節所說的,將會發生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以前;也就是末期三年半大災難之前。另有一次更厲害的,將會發生在大災難之後。       

      第十九世紀及二十世紀,曾經屢次發生了大地震,火山大爆發。據身歷其境僥倖存活的人記述災情,都感覺猶如天翻地覆;火山爆發時的火山灰,或是由大地震引起的大火災,使滿山遍野密佈火燄,濃煙密佈,天空好像變成黑色毛布,滿月變紅好像滴血一樣,河山變色,極其恐怖,情況類似第六印的災害。其實,那些還是一般的天災地變而已。據世人所知的範圍,「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啟六14),至目前為止,尚未發生過那種的情景。但這只是試煉的序幕,是神對整個人類的警告而已。世人哪!何不趁著今日,恩典的門尚未關閉的時候,悔改相信耶穌,接受救恩,免去神的震怒呢!因為日子不多了;天使就要揭開第六印了。到那日,有何處能供你躲藏,又有誰能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呢?──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一號筒】「第一位天使吹號,就有雹子與火攙著血丟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樹的三分之一被燒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燒了」(啟八7)

      七枝號筒就是第七印的內容。每枝號筒一響,天使就執行神所定規的刑罰。因為人是神創造的中心,是祂的傑作。當初,「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堛熙翩A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一28)。換句話說,神賜給人的地位,是地球的主人翁,是陸、海、空的大元帥。所以人的好壞,與他們的禍福是息息相關的。當人墮落時,神說,「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創三17),後來又因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因此,在挪亞的時代,曾經用洪水毀滅了全地(創六至八章)。到了這個末世,人仍然頑梗不肯悔改,神不得不再施行審判。可是,神仍然盼望人能夠及時悔改,不至滅亡,所以施行審判的時候,先從人以外的事物起頭。神先審判了地、樹、草木等生活的環境,藉此警告人,喚醒人。──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二號筒】「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彷彿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變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隻也壞了三分之一」(啟八8~9)

      地上的生活環境惡化之後,神繼續審判了海及海上的船隻,藉此,打斷人擴張海權,貿易商業的企圖。──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三號筒】「第三位天使吹號,就有燒著的大星,好像火把從天上落下來,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眾水的泉源上;這星名叫茵蔯,眾水的三分之一變為茵蔯;因水變苦,就死了許多人」(啟八10~11)

      水是維持人生存,供應人生命的要素。人對它的需求,迫切的程度僅次於氧氣。人可以禁食數十天,仍然活著;可是人體若是缺水,不到幾天就會因脫水而死。因水變苦,能取用的水缺乏,就死了許多人。值得注意的一件事,乃是神的信實、守約。神在施行審判時,記念與挪亞所立的約,不肯用洪水毀滅。所以從第一號到第三號審判,都是用火。──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四號筒】「第四位天使吹號,日頭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被擊打;以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黑暗了,白晝的三分之一沒有光,黑夜也是這樣」(啟八12)

      與地球相關的太陽系眾星球,在上古時期曾經受擊打過一次。「祂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眾星」(伯九7),以致地的「淵面黑暗」(創一2),直到大約六千年前神重新整頓太陽系,「神造(造作,排列)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造作,排列)眾星」(創一16)之後,始恢復現今的狀態。然而在末期,它們又因著人不服神的緣故再次的受擊打,但是,這一次只是部分受擊打。第一號筒至第四號筒所稱的三分之一,在原文中的意思,可譯作第三部分。因此是否普遍的三分之一呢,或是專有所指,發生在特定的地區、部分呢?尚有考究的餘地。也許犯罪作惡特別厲害的地區,會遭受第一號至第四號的審判。── 黃共明《主的再來》

 

【教會和以色列人受逼迫三年半】「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膀賜給婦人,叫她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堻Q養活一載,二載,半載。蛇就在婦人身後,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地卻幫助婦人,開口吞了從龍口吐出來的水。龍向婦人發怒,去與她其餘的兒女爭戰,這兒女就是那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証的,那時龍就站在海邊的沙土」(啟十二 13~17)

      「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啟十三5)

      「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但七25)

      「並且他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他,他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但八11~12)

      「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太二十四15;可十三14)

      「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堙A自稱是神」(帖後二4)

      「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啟十三14~15)

      以上的經節告訴我們,因著撒但從天上被摔下來,牠就開始露出兇惡的真面目,逼迫以色列人,及遺下的基督徒;這段期間有三年半之久,就是公稱的世界末期三年半的的大災難。大災難開始於敵基督出現在聖殿時(這聖殿要到一七之前半,纔會被猶太人重建在耶路撒冷);也就是但以理及主耶穌曾預言,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時。他會自高自大,甚至坐在神的殿堙A自稱是神,並且設立自己的像,強迫人敬拜他。並且禁止以色列人在耶和華的殿中敬拜神、向祂獻燔祭,也要改變以色列人的節期和律法。他所設立的偶像,因有邪靈作祟,所以會說話,迷惑許多人。凡不敬拜獸和獸像的人,都會被殺害。除了向獸妥協、受印記表示臣伏於他的人之外,都不得作買賣,斷絕他們的生計。就著撒但的作為來說,是迫害;就著神的主宰來說,藉此顯明、聖別,誰是祂忠心的子民。──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五號筒──第一災禍】「第五位天使吹號,我就看見一個星從天落到地上;有無底坑的鑰匙賜給他。他開了無底坑,便有煙從坑堜馱W冒,好像大火爐的煙;日頭和天空,都因這煙昏暗了。有蝗蟲從煙中出來飛到地上;有能力賜給他們,好像地上蠍子的能力一樣。並且吩咐他們說,不可傷害地上的草,和各樣青物,並一切樹木,惟獨要傷害額上沒有神印記的人。但不許蝗蟲害死他們,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這痛苦就像蠍子螫人的痛苦一樣。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決不得死;願意死,死卻遠避他們。蝗蟲的形狀,好像預備出戰的馬一樣,頭上戴的好像金冠冕,臉面好像男人的臉面。頭髮像女人的頭髮,牙齒像獅子的牙齒。胸前有甲,好像鐵甲;他們翅膀的聲音,好像許多車馬奔跑上陣的聲音。有尾巴像蠍子;尾巴上的毒鉤能傷人五個月。有無底坑的使者作他們的王;按著希伯來話,名叫亞巴頓;希利尼話,名叫亞玻倫」(啟九1~11)

      第五號筒吹響,發生了幾件大事。第一,撒但從天上被摔下來。第二,神利用撒但要執行刑罰住在地上的人,所以把開啟無底坑的鑰匙賜給他。因著撒但開啟無底坑,釋放敵基督及被鬼附的蝗蟲出來,世界末期三年半的大災難,正式開幕。敵基督(參閱本章第壹大項,第二中項敵基督)就是那滅命者(亞玻倫);他從無底坑,滅亡之地(亞巴頓)出來,作蝗蟲之王,開始他毀壞全地的工作。

      聖經上記載,神曾用蝗蟲之災,審判埃及地(出十12~19);也曾預言,若不聽從神的話,會遭遇蝗蟲之災(申二十八3842;王上八37);但那些蝗蟲都是吃菜蔬、花草、樹木的普通蝗蟲。然而,末世將要從無底坑出來的蝗蟲,並不吃花草、樹木,卻專門咬人。它們的能力像蠍子,形狀好像戰馬,尾巴則像蠍子和毒鉤。它們因有鬼魔附身,有超自然的知識,不但能接受敵基督的命令,且服在神權能的命令約束之下,不敢咬額上有神印記的人(參閱啟七2~8)。它們雖然咬人,卻不准咬死人,只叫人受痛苦。被咬的人經不起痛苦,想一死了了,但都不得如願。那種痛不欲生的情況,似乎類似癌症末期的患者,或是麻藥上癮,卻得不到止癮者的徵狀。痛苦的期限是五個月。這就是第一樣的災禍。

      和第一樣災禍同時進行的,就是該撒尼羅的靈魂,藉第七位王(與以色列堅定盟約的那個)的屍體還魂復活,成為敵基督。先知但以理預言這人態度會變卦而說,「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與供獻止息;那行毀壞可憎的如飛而來,並且有忿怒傾在那行毀壞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結局」(但九27)。敵基督會忽然出現在耶路撒冷,他會改變友善的政策,成為轄制、迫害;禁止以色列人在耶和華的殿中向祂獻祭敬拜。他會自稱是神,正如生前的該撒尼羅一樣。隨他同行的有假先知,就是從地中上來的獸,賣主的猶大還魂復活。假先知會造敵基督的像,放在聖殿中,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啟十三14~17)

      敵基督,不但迫害以色列人,也會迫害其他的基督徒。並且先向羅馬天主教開刀。在大災難的初期,神允許,敵基督及其附庸的十王,毀滅她。──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六號筒──第二災禍】「第六位天使吹號,我就聽見有聲音,從神面前金壇的四角出來,吩咐那吹號的第六位天使,說,把那捆綁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釋放了。那四個使者就被釋放;他們原是預備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要殺人的三分之一。馬軍有二萬萬;他們的數目我聽見了。我在異像中看見那些馬和騎馬的,騎馬的胸前有甲如火,與紫瑪瑙,並硫磺;馬的頭好像獅子頭,有火,有煙,有硫磺,從馬的口中出來。口中所出來的火,與煙,並硫磺,這三樣災殺了人的三分之一。這馬的能力,是在口堙A和尾巴上;因這尾巴像蛇,並且有頭用以害人。其餘未曾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走,金、銀、銅、木、石的偶像。又不悔改他們那些凶殺、邪術、姦淫、偷竊的事」(啟九13~21)

      「有聲音,從神面前金壇的四角出來」,表示因為世人一再地拒絕福音,不接受主耶穌付出血價的救贖;所以神就根據否定救贖的罪,來對世人施行審判。為著這個目的,釋放了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犯罪墮落的天使),叫他們去執行懲罰的工作。經上說,「耶和華所造的,各適其用;就是惡人,也為禍患的日子所造」(箴十六4)。神從前把這四個惡者捆在伯拉大河的目的,正是為著世界末期禍患的日子效力。這四個邪惡的使者的本性是好殺的,他們一被釋放,立刻就著手殺人。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殺了三分之一的人。並且鼓動東方的人,編成強大的馬軍,準備到哈米吉多頓去殲滅以色列人。俄國的哥薩克族是以擅長騎馬,慓悍、好殺而出名。蘇聯政府一度加以壓制,以致委靡不振;據說,自從蘇聯瓦解之後,哥薩克族逐漸抬頭,有重整雄風之勢。也許將來會出現的二萬萬馬軍是以他們為主力。其他如蒙古族也擅長騎馬,曾經征服東歐,就是靠馬軍的快速行軍。他們被鬼魔所附,歸敵基督指揮,殘殺反對勢力。但受伯拉大河的攔阻,不得快速推行,直到「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啟十六12)時,這批馬軍纔得以湧進哈米吉多頓,參加大會戰。

      因著第六號筒──第二災禍,雖然眾多的人被殺,但世人仍然不肯悔改、歸向神,反而會犯罪作惡,大大得罪神。── 黃共明《主的再來》

 

【第七號筒──第三災禍】第一碗:「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啟十六2)

      盛滿了神忿怒的七碗,就是第七號筒的內容。這些災害和忿怒是針對著敵基督和跟隨他逼迫神子民的世人而發的。當摩西的時候,那些逼害以色列人的「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這瘡」(出九11),在末世,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都會生惡而且毒的瘡,叫他們痛苦。也許,因著這個懲罰,使敵基督的軍隊,行動不便,好叫以色列人能及時逃走,避免被趕盡殺絕。

       第二碗:「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堙A海就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啟十六3)

      這個災禍,逼使航海受阻礙,魚因腥臭,乾渴而死(賽五十2),在挪亞洪水時,逃過審判的海中活物,這時纔受了審判。靠海生活的人,完全失業,世人因缺少海產的補給,糧食會極度缺乏。

       第三碗:「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堙A水就變成血了。我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阿,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他們曾流聖徒與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神,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啟十六4~7)

      水是維持生命必需的元素,僅次於空氣,現在賴於維生的水源全部變成血了。可能為著活下去,世人還得勉強喝血;神如此報應他們殺害基督徒與神的眾先知。

       第四碗:「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人被大熱所烤,就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神之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啟十六8~9)

      神用大能主宰的手,改變了天象、氣候,用太陽的熱度烤人;然而人被魔鬼敗壞到一個地步,完全失去了反省的心;不思考遭受這樣的懲罰,是因為得罪了神;他們不但不悔改認罪,反而褻瀆神。

       第五碗:「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啟十六10~11)

      世人因第一碗至第四碗的災禍,已經痛苦不堪,又因第五碗的災,變成黑暗,無法治傷,更加疼痛。然而他們還是頑梗不悔改,求神赦免。

       第六碗:「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叫他們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啟十六12~16)

      伯拉大河又名幼發拉底河,發源於亞拉臘山脈(也就是亞美尼亞)流入波斯灣,從東方至迦南地必經該河。伯拉大河的河面寬廣,急流,渡河不易;在第六碗之前,二萬萬馬軍,可能被此河阻擋,不得快速行軍。神為要把敵基督的軍隊聚集在哈米吉多頓,以便一網打盡,所以使河水乾涸,促進馬軍行軍速度。三個污穢的靈,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叫他們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是無意中為神的旨意效力,免得各別擊潰,浪費時間。哈米吉多頓就是舊約所說的耶斯列,位於耶路撒冷城北方的平原。

       第七碗:「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又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利害的地震。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又有大雹子從天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約一百十四英磅)。為這雹子的災極大,人就褻瀆神」(啟十六17~21)。── 黃共明《主的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