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得獎賞例證與靈感集錦

 

【得救和得獎賞不同】這堨i以用一個比喻:某富翁設立一義務學校,來學者不收膳學費,一切費用都由這富翁代出。校中學生,果有成績突出的,就特別有獎賞。得救可比進義務學校,肯來主耶穌那堛漱H,主都救他,所有得救的代價,都是主代付。作義務學校學生是頂容易的,不必花甚麼,來就夠了。得救也是頂容易的,不必作甚麼,信就夠了。但是,學生要得獎賞是很不容易的,應當下一番工夫。信徒要得賞賜也是不容易的,應當有許多善行。

         人未信之前,主為之負責;既信之後,當自負責。得救的事是完全主為之代作,人相信就夠了;得獎的事是完全信徒自作,單相信是不夠的。罪人不能行善以得救,聖徒不能相信以得賞。得救在乎信心;得賞只視行為。無信不得救;無行不得賞。如果我們謹慎讀過新約,我們就要看見得救和得賞,如何為神所分開。得救是為罪人;得賞是為聖徒。此二者都是神的命令──罪人當得救,聖徒當得賞。不顧此二者之一,都不能不無重大的損失。我們不可將救恩與賞賜,混在一起。―― 倪柝聲《啟示錄釋義》

 

【鐡的冠冕】「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二十二12

你曾聽過鐡冠冕嗎?我知道有鐡十字架、鐡制的馬、鐡鞋、還有鐡盔、鐡的足踝,但是有誰聽過鐡制的冠冕呢?冠冕是用黃金、寶石鑲制的,是給國王及皇后戴用。它們是榮耀和美麗的象徵,代表著歡樂,冠冕上的鑚石寶玉閃爍而大放光芒。但是鐡就不代表榮耀和歡樂了,而是意味著艱辛和痛苦。當我們提到鐡時,我們會說「像鐡一般的堅硬」,談到暴君,我們常說他像是帶著鐡棒統治的。我們也形容一個人具有鐡一般的力量,或說戰鬥艦為「裝甲艦」,當人們在經歷痛苦中備償失望或悲傷時,「鐡」便會進入他們的心靈中,我們經常可看到鐡的十字架在墳墓上,但是有誰見過鐡冠冕?

有許多人見過的,成千的人們每年都到義大利北部蒙察這個小鎮來看這頂鐡冠冕。這是全世界最古老也最有趣的一項冠冕,它屬於倫巴底這個小王國的,倫巴底國王及皇后戴過它,查理大帝戴過它,聖羅馬帝國統治全歐洲時的統禦者戴過它,拿破崙大帝更是驕傲地戴著它。

我曾見過它,是特意去看它的。當時真擔心它會叫我失望,因為保存這頂鐡冠冕的舊教堂已經空空洞洞,而我也找不到一個人可以告訴我一些有關它的事,我徘徊在舊教區裡,直到我來到一個隱蔽且有許多石柱及一扇似乎從來沒有人打開過的大鐡門後,在那裡我發現一個金色的大箱子,像一艘汽船那麼大,我一直確信那頂鐡冠冕一定在這裡沒錯。忽然間來了一個神父,我給了一些錢之後他很高興的為我搖鐘並叫來信教堂的司事,他還帶來了供神用的香祭和蠟燭,以及一把大的鐡鑰匙和一把小的銀鑰匙。那扇神秘的大門打開了,我們便舉行一個簡單的儀式,因為除了在這裡崇拜的儀式裡是沒有人能看到那鐡冠冕的。不久那口金箱子被打開來還有幾個金色的門也開了,我想:「現在我們應該看到那頂鐡冠冕了」,但是那裡卻甚麼也沒有。這時候那位神父拿起藏在金箱子後面的另一把鑰匙,移開一個盛黃金的立體盤子,就是那頂鐡冠冕,我當時實在失望因為它不過像其她的皇冠一樣,用金做成,鑲上鑽石和寶玉,根本不是鐡做的。這時候神父就牽住我的手領我爬上教堂的階梯,因此我可以從上面俯看那頂冠冕,然後我看到一小圈的鐡圍繞在冠冕的裡面,大約像人的小拇指那般寬,而像一塊錢幣那麼厚。就是因為有了這圈鐡才使這冠冕更加受重視,因為傳說這圈鐡是主耶穌十字架上的一根釘子,接著這箱子就被關上,鐡門上了鎖,我走出了教堂,心中依然想著這件不可思議的事。

究竟我訝異些什麼?當然我實在難以相信這一小圈的鐡是取自基督的十字架,縱然假使它真是從十字架上取下的,沒有什麼好崇敬的,因為我們並不崇拜十字架,或是鐡,或者是木十字架,我們崇拜的是死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基督,但是我實在懷疑是否所有真實的冠冕沒有摻雜一些鐡在裡面,你知道沒有其它冠冕會比上這些為國王戴過的。學者戴過冠冕、運動家戴過、藝術家也有冠冕、基督徒也戴冠冕,並且他們為這冠冕而爭戰並受苦,基督徒們犧牲並忍受艱苦,因為鐡代表了痛苦與忍受,這也就是為什麼那些盡忠至死的基督徒已被應允賜與一頂生命的冠冕。不要期望贏得一頂以金色陽光編織成的燦爛冠冕。記得任何一頂真實的冠冕必有一些鐡的成份在裡面。——修·提·卡爾《聖經真道故事》

 

【所該羨慕的是屬天的頭銜】英國有某公爵,其長子得了很重的肺癆病,將近就木。那公爵是信主的,他見其子將死乃叫其幼子前來對他說:你兄死後,你將承繼我而得公爵的高位了。但這個暫時的,屬世的頭銜,你不必十分羨慕牠,不過有一個永久的屬天的頭銜,你都要得成e。──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冠冕】經文:“……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林前 9:25)
  多少英雄為要得到冠冕而戰死沙場,多少偉人拜倒在閃金的冠冕之下而喪失品格。冠冕是人心目中的榮耀和權柄。
  現今在德國米蘭山的一個村鎮天主教堂之中還放著一頂歐州最古老的鐵冠,這頂冠冕原來是倫巴地國王戴的,最後一個戴的是赫赫有名的拿破崙,當一八零五年五月拿破崙在米蘭地方召開了一個莊嚴的軍事會議,他把這頂鐵冠戴在自己頭上,口中還誦著驕傲的宣辭上帝已將這鐵冠給我戴了,凡有誰摸這冠冕的有禍了。但事與願違,不出幾年拿破崙的鐵冠終於被英國的公爵軍隊打落于地。
  在蘇格蘭愛丁堡行宮,藏珍樓裡有一頂用黃金作的,羅怕、布羅斯英雄冠冕,這頂冠冕的黃金是蘇格蘭貴族婦女們將自己的釵鈈,首飾獻給當時的作戰英雄羅伯、布羅斯而鑄成的,但戴它的人早已死了。
  在德國亞亨,愛斯拉沙伯天主堂內,也有一頂冠冕,戴過的人至少有三十個,這些人戴著它經勝利,遭患難,受困苦,直到失敗與死亡,其中戴過它的有一個就是查理曼大帝,他的墳墓就在這頂冠冕的附近。似乎說明二者的距離並不太遠。
  法國巴黎盧維爾收藏了許多皇帝的冠冕,其中有一頂是維多利亞女皇的新冠,全部由寶石珍珠製成,中間有一顆是心形的紅寶石,據說是黑太子愛德華親手製成的,人們估計這頂冠冕的價值不下五百萬美元。
  但是你知道嗎?世界上最有名最被人紀念,最被人談論,最能感動人的冠冕,還是一千九百多年前我主耶穌戴過的荊棘冠冕,那個冠冕是羅馬兵丁編的,上面不是寶石,黃金,全部是刺,其上並沒有炫耀什麼權勢,卻滿了血,向人見證主的大愛,它的價值就不是以千萬黃金來計算,乃是以億萬人的性命來計算。見了這個冠冕,萬口無不頌贊,萬膝盡皆跪拜,因為祂為億萬人換來了榮耀的冠冕。
  親愛的信徒們;願我們為那永不衰殘的冠冕而努力。
  主說: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啟 3:10)
  祗有屬世的冠冕容易被奪去,正如大衛奪去亞們王的金冠冕(撒下 12:30)。唯有天上的冠冕才是永存。──《為甚麼要用比喻》

【勇敢】

·   經文:提後二:1~3

·   金句:你要和我同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

  美國有位名叫雷諾茲的著名新聞廣播員,曾在一本報導大戰的書中,談及戰時他在倫敦目睹的一件事。

  有次他在倫敦街道上,看到馬路對面一個大門前有個退役軍人轉業的守衛。那人年紀不小;戰時民生凋敝,他的制服已破舊不堪。

  正當雷諾茲注視他時,有位軍官從另一頭走來,經過老衛兵身邊,舉手行了一個軍禮,然後走過去。

  雷諾茲心想,難道軍官要向老衛兵敬禮嗎?

  不久又有一位官階更高的英國皇家空軍軍官走過,同樣在經過老衛兵身旁時,向他舉手致敬。

  雷諾茲很驚訝,他帶著好奇心看下去。

  遠遠的又走來一位官至少將的軍官,經過老衛兵身旁時,同樣對他舉手致敬。

  雷諾茲驚奇之餘,便橫跨馬路,打算把這個老頭瞧個仔細。走近一看,立刻瞥見他外衣左胸掛了一條勳章的綬帶,深紅色,是維多利亞十字勳章,那是英勇行為可獲得的最高榮譽獎章。

  只要帶上這種綬帶,海陸空三軍的最高長官,也須向他致敬。── 包恪廉,《天色常藍》,海天書樓,蒙允刊登

默想:未被人認識的英雄,在上主那裡都有榮耀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