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忍耐、琝圇B穗

(請參閱34恆、堅毅)

 

【待人要有忍耐】忍耐的德性不只是用在事物上,更要用在人際的關係上。聖經上說:『愛是琱[忍耐,又有恩慈』(林前十三4)。又說:『人有見識,就不輕易發怒』(箴十九11)。心理學家說,生氣是非常傷身體;據說發一次脾氣比作一個禮拜的工作更累人,事實上,一個人生氣,不但令對方傷心,自己也受虧損。有一本靈修書籍上說:『一個人若常在家裡發脾氣,必然弄得家人內心痛苦不安;一個人若在教會裡隨意發脾氣,對弟兄姊妹所造成的傷害,久久無法撫平。』所以我們應當培養自己忍耐的德性,不輕易發怒。

 

【發脾氣往往是從鬼來的,要藉呼喊主名來勝過】千萬不要以為,脾氣是從不好的性情來的。脾氣這個東西的確是小魔鬼,人發脾氣都發鬼瘋,都是被鬼附的。誰能趕鬼呢?只有主耶穌的大名能趕鬼。你的太太發脾氣,不講理,鬼就逞能。你不要和她辯論,你要喊『耶穌是主!』這樣一喊,鬼就嚇得跑掉了,你的太太就得釋放了。

 

【保持健康的良方】靈命的光景和身體的興衰關係至為密切。你倘若希望保持健康的身體,就必須避免一切心靈的惱怒、創傷,和吹毛求疵的批評。要知道,發一個小時的脾氣,比做一個星期的工作使你付出更大的代價;短短一分鐘的嫉妒,比喝一杯毒液更傷身體。心靈冷靜、愉快,是健康的重要因素。溫柔、和平的心,比任何安眠藥更為奏效。我們聽到有些人說出來的話是病態的,這絲毫不足為奇,因為他們心裡充滿了厭惡、成見、疑慮和畏懼,即使最結實的身材,也會被這些因素所拖垮。基督徒啊,你如果希望保持神給你的健康和能力,就當避免那些有傷身體的因素。─ 宣信《如何保健》

 

【信徒的忍耐】言語義行是基督徒外表生活的見證,忍耐是基督徒內在生命性情的見證。

       忍耐不是忍氣求和;忍耐不是吞聲討好;忍耐不是多讀道德書的涵養;忍耐不是年紀高了的飽經世故。聖經所說的忍耐,是聖靈所結生命的果子(加五22~23);是有神生命,肯追求進深,常住在主裡,自自然然流露出來的;不是消極的忍受而已,而是積極的、帶有屬靈能力的美好見證。─《Living Bible

 

【脾氣不好是貧窮的原因之一】有些人貧窮,是因為脾氣不好──和同事、上司處不來,辭職;和房東處不好,搬家;和配偶處不好,離婚;和人人處不好,打官司...這麼一來,還有錢得了嗎?而且這些人還不會承認這一點,乃要怨天尤人害他()窮。─ 周美德《大珠小珠落玉盤》

 

【訓練我們的脾氣】脾氣本身並不是一種壞的東西,也不是屬魔鬼的。如果我們放任我們的脾氣使它不受控制,它便會釀出不可收拾的禍事來;但如果它受一個奉獻的意志所支配,它便成為偉大能力的一種原素。有大脾氣卻能完全控制它,能使人生具有一種威嚴。無論怎樣的脾氣,靠神的扶助沒有不能控制的。如果我們有很暴烈的脾氣,使我們常常因此生氣犯罪,千萬不可因此失望。我們能制服我們的脾氣到一種地步,就是我們中間最急躁的人,在被人激怒到極點的時候,還能安靜柔和。雖然這樣,我們卻仍需要儆醒,因為一隻被馴服了的獅子,若是牠的舊性被惹動了,到底還是一隻獅子。─ 王明道《靈食拾零》

 

【甚麼是忍】這不是指忍耐的忍,乃是指忍等的忍。如雅各書五章七節說:『農夫忍耐等候地裡寶貴的出產。』忍與慢不同,慢是有機會,而失去了機會;忍是機會還沒有到,而在那裡等待機會。人不該慢,卻該等。殷勤作工,沒有失望。不是空望,乃是信他能作。能忍的人雖會感覺痛,卻能不動。農夫忍等地裡的出產,是讓時間來作事。忍不是消極,乃是更積極,只不著急就是。

 

【忍是能等不著急】雅各書五章說,種田的人要從地裡得到田產,是急不來的,要等時間到。能忍纔能等。這個忍不是一般作人所謂忍耐的忍,乃是不鬆懈、不馬虎,只知努力而不著急。作甚麼事都需要時間,下多少工夫,就會有多少成就,沒有便宜的工作。盼望一下子就作好的人,不能作神的工。作神的工是天天作,但不著急,不看暫時的,因為知道所託付的是甚麼,像農夫一樣很自然地在等――一面在田間工作,一面等。帶人很多時候是使人失望的,但忍的人不會絕望。你的工作遇到打擊要忍,時間是一個證明,時間會出來說話,時間會出來表白,會使事情水落石出,顯出真相。也許再等半分鐘,神的榮耀就顯出來了。

 

【忍需要操練】要積極而不著急,這是需要操練的。由忍而產生的性格是有價值的。對人、對事不要太快下斷語,再等幾天,底樣就出來了。對缺乏也要忍,忍就沒有告貸的事。保羅寫哥林多書的時候,他的心情多重多切,但是他能忍,這是事奉主之人必有的性格。許多人有一點為難就嚷出來,有一點事就反映出來,一件事來了馬上下斷案,這是沒有用的人。忍是等,和慢不同。不論性情快慢都要學忍。慢是有機會卻不抓住它;慢該破碎。但忍是既敏且捷;機會未到我能忍,機會一到我就抓住。我們天天服事教會,對於所遭遇的事和工作的結果,該是能忍著等的。凡沒有到收成的節令,我不著急,但我沒有鬆懈,也不懶惰。我對人、對事滿了感覺,我是敏感的,我是關心深切的,我是有眼光的,該作的我都作了,其餘的交給時間。時間相當代表神。

 

     有時你會忍耐你的兒女,卻不會忍耐你的傭人;有時你能忍耐同工,卻不能忍耐別人;我們該學各樣的忍耐。─ 楊紹唐